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三十七章   
  
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三十七章

埃及與赫梯關于敘利亞的爭端,在過去的一百年從未停止。連年戰火,使得富裕的埃及元氣大傷,赫梯依靠鐵帶來的強大軍事力量,逐漸在敘利亞的爭奪中取得了優勢。自從兩個國家各自上任了一名年輕的統治者,雙方不約而同地想要尋找一個合適的時機展開一場決定性的對決,確立己方的霸權。

拉美西斯二世即位後的第四年,埃及首先出兵占領了南敘利亞的別里特(今貝魯特)和比布魯斯。次年年初,赫梯出兵,鐵蹄踏過了敘利亞的首都大馬士革,重新獲得對敘利亞的絕對控制權,趁埃及法老的大婚儀式,軍隊向埃及邊境挺進。

四月末,拉美西斯二世禦駕親征,率三大軍團從下埃及三角洲東部的嘉魯要塞出發,沿里達尼河谷和奧倫特河谷揮師北上,路上間或遇到些微赫梯的抵抗,均被強大的阿蒙、塞特以及拉軍團的軍事力量踩碎。

埃及乘勝追進,經過近一個月的行軍,進至卡迭石地區,于卡迭石以南約15英里處的高地宿營,位于奧倫特河上游西岸的卡迭石,河水湍急,峭壁聳立,地勢險要,是聯結南北敘利亞的咽喉要道,也是赫梯軍隊的軍事重鎮和戰略要地。埃及軍隊的戰略是試圖首先攻克卡迭石,控制北進的咽喉,之後再向北推進,恢複對整個敘利亞的統治。

——

紅發的青年晃了晃頭,把晶瑩的水珠從頭發上甩落。清晨的陽光照射在他古銅色的肌膚上,增添了習武之人獨有的力量之感。

他高高地伸出左手,對著天空吹起一聲嘹亮的口哨,不遠處一只鷹慢慢地飛了過來,在他頭頂盤旋了幾圈,最後落在他結實的左臂上。

那只鷹眼神銳利,毛色亮麗。青年從身旁的牛皮袋里面拿出一塊肉,扔向半空,它便立刻飛身過去,叼住那塊尚帶有鮮血的肉,驕傲地在空中盤旋。

“好樣的,路!”青年贊許地笑著,翠綠的眸子如同寶石一般,迎著初升的太陽,閃耀著活力的光芒。

“布卡大人。”士兵恭敬的聲音突然在身後響起,青年收起了微笑的表情,轉身看向身後的士兵,他們手里押解著兩個穿著赫梯軍服的人。“在陣營不遠俘虜了兩名赫梯降兵。”

布卡看向兩名狼狽的逃亡者,若有所思地問道,“你們……不像是赫梯人。”

兩個人忙不迭地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地說,“大人英明啊,我們只不過是普通的貝都因游牧人,我們是被赫梯抓過來充當士兵的啊!”

“大人,我們好不容易逃出來的!我家里還有老婆和孩子啊!大人,我們願意告訴您赫梯軍隊的情報,求求您放我們回家吧!”

布卡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一揮手,示意帶他們入帳。

埃及軍士將兩名赫梯戰俘推進帳子便恭敬地退了下去。兩個人戰戰兢兢地跪在地上,嘴里不住地求饒著。

布卡在帳中寬大的椅子上坐定,雙手交叉,“說吧,什麼情報。”

兩名俘虜爭先恐後地說了起來,“大人,其實赫梯在卡迭石軍力不強,大可以放心進攻。”

“是的大人,赫梯主力尚遠在卡迭石以北百里之外的哈爾帕,卡迭石為數不多的守軍士氣低落,力量薄弱,畏懼埃軍,特別是敘利亞王侯久有歸順埃及之意……”

布卡一拍桌子,濃重的眉毛緊緊地擰在了一起。跟隨哥哥孟圖斯在軍中輾轉隨行五年,他已經不再是五年前那個年少輕狂容易中計的毛躁小子。翠綠的雙眼咄咄逼人地看向眼前的降兵,讓那兩個跪在地上的人心中暗暗起了寒意。

壓抑的氣氛持續了許久,布卡終于緩緩地開口,“你們並不是赫梯人,何苦為他們說謊。倘若你們現在不說實話,我恐怕你們再也不能回到你們的家人身旁。”

兩個戰俘輕輕一抖,猶豫地對視了一下。

布卡當下作勢要叫軍士進來。兩個戰俘連忙叫住了他,當下幾乎帶著哭腔地說,“大人、大人!求求您,我們真的是普通的貝都因游牧人,我們的家人都在赫梯人的手里,我們也是不得已啊!!”

布卡挑起眉毛,“那麼快說吧,赫梯的真實實力。”

兩個人依舊躊躇。布卡終于失去了耐心,“不說你們就死在這里吧。老婆還會再有,孩子還可以再生,如果人死了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其中一個終于結結巴巴地開口了,“大、大人……其實,赫梯的主力軍隊就埋伏在卡迭石附近的奧倫特河東岸。”另一個狠狠地看了他一眼,他卻依舊斷斷續續地說,“就等埃及軍隊過河的時候,給予沉重的打擊。”

布卡沉吟了一下,年輕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大人,這是真的!請您放我走,求求您!”

布卡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臉上忽然浮現了暴戾的笑容。“那麼……謝謝。”

電光石火之間,他抽出寬大的寶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猛地刺入了眼前可憐的貝都因游牧人的身體。鮮血倏地噴湧了出來,濺到了青年英俊的臉上,在另一個人還沒反應過來之時,他又手起刀落,讓他一並去地獄報道。

他沒有表情地看著他們,翠綠的眸子隱隱地閃過一絲幽暗的神色。

甩去劍身上的血汙,他開口叫道,“來人,我有要事要稟報陛下。”

拉美西斯坐在軍中大帳的中央,手里拿著寫有戰報的紙莎草書,深棕色的頭發隨意地束在腦後,琥珀色的眸子淡淡地看著眼前恭敬跪著的年青將領。

“你說有要事稟報。”

紅發的青年垂首不語。片刻,他抬起頭來,面容平靜地宛若暴風雨前的海面。他緩緩地開口,“陛下,我剛才抓獲了兩名赫梯的逃兵,得到了重要的赫梯軍情。”

“說吧。”

布卡停頓了一下,然後便清晰地說了下去,“兩名俘虜謊報赫梯在卡迭石埋伏重兵,讓我們繞行北上,在屬下的拷問之下,得知其實,赫梯主力尚遠在卡迭石以北百里之外的哈爾帕,卡迭石為數不多的守軍士氣低落,力量薄弱……屬下認為現在是攻打卡迭石的最好時機。”

拉美西斯的眼睛微微閃動了一下,他看著眼前恭敬單膝下跪的布卡,思忖了片刻。

“你有多少把握?”

“屬下願以性命加以擔保。”回答不假思索,語氣斬釘截鐵。

接近金色的琥珀色雙眸看著布卡,空氣宛若凝固一般沉靜。

不知過了多久,年輕的統治者最後終于開口,“好,明日清晨,全軍出發,經由薩布吐納渡口跨過奧倫特河,攻入卡迭石。”

“是!”

布卡低下頭,翠綠的眸子里倏地染上了幾分陰暗暴戾的神色。

對不起,兄長,對不起,西塔特。

布卡一輩子效忠的人,只有一個。

——奈菲爾塔利。

他親眼看到了,在孟斐斯的宮殿,拉美西斯不顧她的掙紮,將她帶入寢宮。

他親眼看到了,哥哥將她帶離皇宮的時候她滿是淚痕的面容與凌亂的衣衫。

奈菲爾塔利是他的夢想,她猶如陽光一般淡金色的頭發,天空般透徹的水藍雙眼,透明般美麗的白皙肌膚,留在他心底深處,猶如最神聖珍貴的聖地,他小心保護著。他不敢碰她,甚至在腦海中妄想能夠擁有她——即使一瞬——都是那樣奢侈。他銘記五年前的誓言,他發誓效忠這猶如神賜的少女,一生一世。

傷害她的人,全部應該死去。

他要保護她,不遺余力。即使要他陪葬,他也毫不猶豫——

*

清晨,第一縷陽光喚醒了大地的呼吸。

奧倫特河上游的水流湍急的流動著,打過岸邊的岩石,在清晨的光照下閃耀著冰冷的光芒。

埃及的三大軍團,阿蒙、拉與塞特整齊列隊,金色、橙色和血紅的旗幟遙相呼應,太陽從軍隊身後緩緩地升起,映得身穿鎧甲的軍士如沐神光。

年輕的法老身著金色的戰衣,鮮紅的斗篷隨著微風輕輕飄揚,深棕色的頭發束在腦後,微微垂下的發絲撫過他棱角分明的臉龐。

透明的琥珀雙眸微微眯起,看著太陽的方位。

諾大的空地安靜得沒有一絲聲音,甚至連威風凜凜的戰馬,都一動不動,放輕了呼吸了力度。只能聽到奧倫特河飛速地流動,發出陣陣激蕩的聲音。

過了片刻,拉美西斯突然從身邊抽出王室華麗的寶劍,唰地發出凜冽的聲音。瞬間所有的軍士都轉頭看向英俊的法老,他右手持劍,高高地伸向蔚藍的晴空。

被精細打磨過的劍身,在太陽照耀下,發出如同星辰般遙不可及的華麗光輝。

他輕輕開口,“開始渡河——”

三大軍團立刻變幻隊形,金色的阿蒙軍團在最前,橙紅色的拉軍團緊隨其後,二軍團隊伍調整至寬平形狀,以求在同一時間盡快過河。

赤紅的塞特軍團由布卡帶領,呈一個半弧陣型,向河岸反方向退去。目的是保證在敵人來襲之時可以保護正在渡河的軍隊,爭取時間讓他們重新調整隊型,全力殲敵。

拉美西斯的寶劍指向奧倫特河的西岸,阿蒙軍團開始踏入河水。雖是四月,清晨的奧倫特河卻仍是有些寒意,軍士們卻毫不猶豫,一往直前,步履整齊。金色的旗幟仿佛熾熱的光芒,要將這清冷的河水燃燒煮沸。他們選擇于淺灘徒步渡河,水花飛濺,發出金屬般的閃光。

一個小時不到,阿蒙軍團五千人,順利渡過了奧倫特河,在西岸重新整理隊伍,繼續向東北方向前進,預計中午時分將在卡迭石西南側落下營寨。

拉美西斯嘴角微微揚起,隨即起手指向拉軍團。

拉軍團的將士高舉著橙紅色的旗幟,開始踏入水中,軍隊在水中有條不紊地前進。拉美西斯輕扯缰繩,毛色亮麗的棕色駿馬飛速地踏著河過去,追著阿蒙軍團的方向先行前進。

阿蒙軍團在拉美西斯的帶領下,整齊快速地前進著,行進了不久,遠處突然隱約傳來了凌亂紛雜的兵戈之聲,這使得已經離開奧倫特河數里的拉美西斯與阿蒙軍團不由停下了腳步。正在猶豫間,突然一騎滿身血汙的將士,從遠處匆匆趕來,他手里緊緊地握著有些破損的拉軍團軍旗,臉上遮掩不住地焦急與恐懼。

到達了拉美西斯眼前,他氣喘籲籲地翻下馬來,摔跪在地上,顫抖地說著,

“陛、陛下,赫梯……赫梯軍隊的埋伏!”

上篇: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三十六章    下篇: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三十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