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四章   
  
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四章

白衣的青年恭敬地拉開車門,艾薇快步走下了車來。眼前一片荒涼的景象,讓她不由得失望地吸了一口氣。



“這里就是孟斐斯。”艾弦從後面跟了上來,慢慢地說,“擁有五千年的曆史,貫穿了古埃及全部的輝煌。”



所以那個木乃伊能夠以此為聯接將他帶到她的身旁嗎?不過對她最後說的那句話,他依然心存芥蒂。他自己也是一個契機?這是什麼意思?所有的人都叫他雅里,這又是什麼意思。



艾薇一言不發地往荒涼的遺跡走去,艾弦連忙停止了自己的遐想,跟上前去,“薇薇,你去哪里?”



艾薇望了望純淨的藍天,伸手指向前方,“他的宮殿,就在那邊。”



穿越了三千年的天空,穿越了三千年的城市,尼羅河仍舊載著泥土永不疲倦地向前奔流,陽光依舊耀眼地照射在大地上。但那比太陽更為輝煌的國度已經不再存在了,奢華的孟斐斯,經曆千百年的風吹雨打,只剩下了眼前那支離破碎的殘垣斷壁。



艾薇站在那里,閉上眼睛,仿佛可以看到熱鬧的集市、來自各國的商人、琳琅滿目的商品、華麗的建築,鼻子還可以聞到女人身上各種撲鼻的芳香,一伸手仿佛就可以拉到身邊的那個人。她一伸手,



卻是什麼都沒有。



她張開了眼睛。艾弦正擔心地看著自己。



“哥哥,我去里面看看。”她躲開他關切的眼神,慢慢地往里面走去。如果每走一步,可以退回一年該多好,那麼她走了三千步,就可以又見到他了,哪怕只見一面,再讓她看看他那雙比琥珀還要美麗的眼睛,親口問他一句話,再之後,即使她還要往前走,她會去什麼地方、什麼時空,她都不在乎了。



“小姐,”一個有著濃重埃及口音的英語硬是打斷了艾薇的遐想,一個棕色皮膚的大叔笑容可掬地站在艾薇面前。“來參觀薔薇牆的?”



艾薇一愣,驟然想起日前在電視上確實看到了那堵刻畫著薔薇的牆壁……原來已經被當成景點了,當下她腦袋一懵,全身無力地點了點頭。



棕色的大手擺出一個大大的五字,“五十埃鎊。這里是不對外開放的,幸好你碰到了我,我可是這里的工作人員噢!”



艾薇又是一愣,然後尷尬地想起和艾弦在一起的時候自己的身上是從來不帶錢的。大叔見她不答話,面孔一沉,冷冷地說,“參觀時間6點結束,過時不侯。”



艾薇想回頭找艾弦,但是突然想起剛才他專注的眼神,一時間腳步竟然重得不能移動。



“英鎊可以嗎?”還在猶豫,艾弦的聲音已經在身邊響起,回頭過去,他還是淺淺地笑著,水藍的眼睛散發出溫和的光芒,“給你英鎊美元,帶我們倆進去。”



大叔的眼睛迅速地眯成了一條縫隙大小,忙不迭地收了錢,開心地帶著他們往里面走去。艾薇想開口說什麼,卻被艾弦淡淡地打斷了,“我陪你。”



帶著微笑,但是語氣卻是那樣的堅定。還沒等艾薇反對,他已經大步走在了前面。艾薇躊躇了一下,低著頭,最終還是慢慢地跟在了後面。



那一切存在的證據,就在前面。



“到了,就在里面,”大叔把二人帶到一片尚未修整好的遺跡前面,“這里因為還沒有開放,所以比較零亂,但是薔薇牆最近可是個熱點,你們進去看吧,別隨便亂動,負責文物修護的人過幾天就來了,到時候不一定還能看到這樣原始的風貌了噢。我在這里等著你們。”



艾弦點了點頭,轉身看向艾薇,“是……這里嗎?”



艾薇眼睛定定地看著前方,是這里,是這里!



不遠處隱隱聽到尼羅河水緩緩流動,風兒輕輕地吹著,十二月,她竟然感到空氣中仿佛飄散著蓮花的清香。



時空在這一刻錯位了。



她不顧一切地跑向前去。閉上眼睛,這里就是孟斐斯的宮殿,巨大的雪花石雕像、高聳的蕨類植物、青花石的地板。



薔薇的牆壁。



褪去的顏色、扭曲的圖案。



她睜開眼睛,在那堵美麗的矮牆前緩緩地蹲下。



這就是證據,這就是那個夢真實的證據阿!



“那個年代是沒有薔薇的,雖然形狀不甚准確,但這可真是只能用奇妙來形容啊。”艾弦跟在她的身後,輕輕地說著,“薇薇,這是……你弄得嗎?”



艾薇沒有回頭,只是慢慢地搖著頭。



“不是的,”她的言語仿佛從遙遠的地方緩緩飄來,“這是……他送給我的,他為我建造的……”那一切果然……都不是夢。



“薇薇,那就不要難過啊,你該高興,不是嗎?”艾弦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腦袋,苦笑著說。



艾薇又是搖了搖頭。



這才是最悲哀的地方,如果那一切都不是夢,為什麼他可以毫不在乎地撕碎他們彼此的誓言,殘酷地依照原本的曆史,迎娶上百位妃子。



那一切不是夢,這樣的真實,反而是更加地殘酷阿。



她怔怔地望著眼前薔薇的牆壁,突然在最下面一塊小小的磚上,看到了一個奇怪卻幾分熟悉的圖案。她用力地看著,半晌,終于恍然大悟了過來。



那是一個漢字的“薇”,而且寫倒了過來,歪歪扭扭的筆劃,但是她仍舊可以認出來,和她當初寫在沙地上的卻是一模一樣。



“我不叫奈菲爾塔利。”

“當年說這個名字是為了好玩兒的,其實我的名字,叫艾薇。”

“准確地說,我的名字就是一個字,‘薇’。”



“薇……?”



“你看,這個字是這樣寫的。”



……



他的記憶力真是不得了,難怪可以當上最偉大的法老,即使這種筆劃複雜的方塊字,他依然可以這樣記得准確。她笑了,唇邊勾起一絲溫和的弧,臉上的表情卻與之不相配的更加悲哀。這麼好的記憶力,那麼他不會忘記他們說過的話吧。



她伸手過去,輕輕地撫摸那個寫倒過來的文字。突然,她感到了一種奇怪的觸感,在文字底端有一個小小的機關,如果不去碰觸,根本就看不出來。

她回頭看了一下艾弦,他站在離開她身後大約五米左右的地方,靜靜地看著她。



她轉回了過來,輕輕地按下了那個機關。



那塊石頭,居然從牆上松動了。



她的指尖驟然變得冰冷了起來,一股緊張的情緒竟然從心底漸漸升起。她顫抖著,輕輕地將石頭取了下來,一個木質的盒子展現在了眼前。



那是一個古樸的盒子,上面刻著精致的蓮花,右下角寫著古老的埃及文字。它應該是在牆建成時就被巧妙地藏在了里面,如果沒有觸動那個機關,它就會一直被嚴絲合縫地放在那里,連空氣都被隔絕。盒子展露的那一刻,時光仿佛突然在它上面開始流動。鮮亮的顏色迅速褪去,飽滿的木頭漸漸變得干枯、腐蝕、邊角開始破碎。



艾薇當下果斷地打開了盒子的蓋子。



映著太陽,盒子里的東西竟然晃出了耀眼的金光。



黃金鐲正靜靜地躺在里面。



在盒子被打開的一瞬間,光鮮的外表同樣開始飛速地褪色,鐲子上漸漸出現了一道深刻的裂痕。那時,盒子已經開始破碎,只剩下殘缺的數片,零零散散地掉落在地上。艾薇捧著眼前古樸的手鐲,紅寶石制成的蛇眼冰冷地看著自己。



“薇薇。”



艾弦發覺妹妹的神色不對,不由得擔心地叫出了聲音來,他上前幾步,驟然發現艾薇手里拿著那個他送給她的手鐲。只是那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痕,之前是沒有的。



“那個手鐲……”他在艾薇身邊蹲下,頓了一下,最後終于什麼都沒有說。



他呼了一口氣,坐在了艾薇身邊,一言不發地看著天空,不知過了多久,太陽就要漸漸地沉入地平線下,埃及大叔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快六點了,兩位快點出來哦,不然晚上有人來檢查,我可就沒辦法交待了!”



艾弦依舊看著漸漸被夕陽染紅的天空,輕輕地說,仿佛呢喃一般,“薇薇,我們走吧。回倫敦吧。”



艾薇沒有回答。



又是長久的靜默。



“你……要去了嗎?”



艾薇還是沒有說話,她出神地看著手上龜裂的黃金鐲,仿佛在衡量著什麼、思考著什麼。



“艾薇,還有什麼能讓你留下來嗎?……”艾弦低下頭,看著眼前破舊的牆壁,仿佛耳語一般地說著。那些歪歪扭扭但是卻出奇精細的薔薇,雖然已經飽經時間的風霜,卻依然可以看出每一朵上面所蘊含的心思。他可以想到,那個男人,一定很重視艾薇,不惜花一切心思滿足她的願望、疼惜她、保護她。



難道會比他更加呵護眼前這個如同薔薇一般美麗卻堅強的女孩子嗎。



她的心里,除了那一個遠在三千年的男人以外,什麼都容不下了。艾弦緊緊地皺起眉毛,水藍的雙眸染上了一絲迷茫的神色。他希望她能快樂,他希望她能幸福,他可以對她好,可以把世界上她想要得任何東西都給她,滿足她的所有願望,只要她想,他就可以去做,只要她能夠對他笑。



但是,做所有的這一切,都是以哥哥的身份,唯獨那一件事情,他真的無法做到。那個時候,從她的眼睛里能夠看到,她最想要的,偏偏卻就是那一件事情……



他欺騙自己、他逃避,他把她推開,推得遠遠的,扮演一個最完美的哥哥。傷害她,也傷害自己。如今,她走出來了,要離開他了,而他卻還深深地陷在里面,回味著昔日由自己一手造成的傷痛局面。



應該開心嗎,這本就是他的希望啊。



可為什麼,事到如今,他卻無法笑著鼓勵她,去追尋自己的幸福呢。



“薇薇……”



聽到他叫她,她抬起了頭,看著他,看著他那雙與自己出奇相似的眼睛,叫出自己名字的聲音是那樣的溫柔,一貫平靜的面孔下仿佛隱藏著就要迸發出來的情感。他要說什麼呢,那雙水藍色的眼睛在充滿情感的時候,是那樣的令人心醉,簡直要把她吸收進去溺斃了。



她應該聽他說完嗎,那句話會是什麼呢。



他的那句話,會使她動搖嗎……



艾薇不敢再看他水藍色魅惑的雙眼。她匆匆地低下頭,把視線集中在手中的黃金鐲上,先發制人一般地對艾弦說,或許也是對自己說,“哥哥,我要去。”



許久的靜默。



只感到風攜帶著沙土,輕輕地打在她嬌嫩的臉上。



天色漸漸地轉暗,遠處間或傳來埃及大叔又一次焦急的催促聲。她卻始終不敢抬起頭來。只能朦朧間感受著艾弦在自己不遠處的存在。



突然,她只感到一雙大手將自己攬了過去,將她的臉緊緊地貼向一個溫暖的胸膛。那雙修長的手,用著溫和卻堅決的力道撫摸著自己的頭發,觸摸間帶著略微細碎的顫抖。



“薇薇,”或許是風吹得太猛,那溫和的聲音斷斷續續地,恍惚間宛若帶著幾分哽咽,“你去吧……我相信你可以去的任何地方都會有我,任何時代,都會有我。我會和你在一起,像現在一樣,保護你,永遠保護你,像你的哥哥,一樣……”



他放開了她,退後了幾步,看著她。臉上帶著一貫和藹的笑容,水藍色的眼睛漾著溫柔的光芒。



剛才那脆弱的聲音,恍若從未存在。



他微笑著,拉過艾薇的手,曲了一下身子,輕輕地降吻落在她白皙的手背上。



“讓我知道,你一切都好。”



他依舊微笑,卻緩緩轉過了身去。



艾薇的眼睛霎時一片模糊,艾弦的身影已經不再清晰。她帶著幾分猶豫地說,“哥哥……你要去哪里。”



朦朧中,只見那個熟悉的身影輕輕地擺手,“我不想看著你離開我。哥哥也會有任性的時候,讓我去吧。”



艾薇的淚水難以抑制地湧落了下來,滴在帶著深刻裂痕的黃金手鐲之上。她幾乎要沖上前去,緊緊抱住那個她生命中第一個迷戀的男人,但是雙腳卻猶如生了根,一步也邁不動,雙手好像慣性一般,緊緊地握著手中古老的黃金鐲,小小的指關節泛出點點白色的痕跡。



在很久以後,艾薇有的時候還會想起這一天,如果那時沖了過去,事情會變得怎樣,是否一切會就此不同。是否也可以獲得幸福。



可那個時候,她終究是沒有過去。



因為那一刻,手中的黃金鐲突然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自己就已經將鐲子套在了腕子上。



她已經不需要想答案了,她的身體已經替她做出了決定。



現在,她或許就要最後一次飛躍遙久的時空,去印證那個令她刻個骨銘心、難以忘懷的誓言。她不顧一切,只為追尋一個答案。



那一切,究竟是否真實。



金光如同要迸裂的能量,溫暖的感覺經過艾薇的四肢緩緩地注入了她的身體,她閉上眼睛,暗暗吐氣,盡力平穩自己的心跳。感受自己的身體隨著那古老而神秘的力量漸漸地飛離真實的場景。



最後的一刻,耳邊仿佛響起了朦朧的聲音,“黃金鐲是樞紐,制造了兩個時空,黃金鐲消失,虛構的時空就會消失……”



而轉瞬間,那聲音就消失了,身體唯一能感覺得到的,就是一片無盡的金光。



在光芒盡頭等待著她的,究竟……會是什麼。

上篇: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三章    下篇:法老的寵妃Ⅰ-卡疊石之戰 第五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