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二十七章   
  
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二十七章

艾薇跳下“黑冰”,驟然覺得自己已經不會走路了。

“腰……好疼噢!”她一邊揉著自己的後背,一邊略帶淒慘地說,“以後堅決不騎馬!……喂,你那是什麼臉色。”

她在前面直不起腰般地走著,布卡卻黑著一張臉,神情低落地跟在後面。艾薇騰地一下一股怒火沖上頭來,本小姐這樣辛苦,不都是為了救你嗎大佬!那副臉算是給誰看啊!

她當時真想沖上去,揪住布卡的領子大罵他一頓,但是思忖再三,她忍住了,他一定是因為自己首戰不利而消沉吧,這也正常。因此,她轉而采用起了委婉的語氣,“溫柔”地問道,“布卡,怎麼了?”

布卡抬起頭,看了艾薇一眼,什麼都沒說就走上前去,一把將艾薇的手臂拉了過來。

“疼,你輕點兒呀。”艾薇不由次牙咧嘴了起來,肘關節摔腫的地方還很疼呢,布卡怎麼這麼大力。

紅發的少年俊俏的臉上露出了絲絲心疼的表情,翠綠的眼睛里驟然失去了往日明朗的顏色。他從隨身的口袋里拿出了草藥,艾薇帶著懷疑地看著那堆黑乎乎的東西,猶豫著到底要不要拒絕他。布卡就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一邊輕輕地拉起她的袖子,一邊說到,“這是我們村子的秘藥,百年來一直為西塔特村的武士所獨用,效果是很驚人的。”

布卡把藥輕輕地塗在艾薇胳膊青腫的地方,霎時間艾薇就有一種涼涼的感覺,火辣辣的疼痛感減輕不少。古埃及的醫術,果然還是有它先進的地方。布卡慢慢地把藥塗開,一句話也不說,氣氛驟然靜謐得有幾分尷尬。艾薇便想主動地說些什麼岔開話題,“果然,不愧是孟圖斯將軍啊,這麼快就接應過來了,剛才走得匆忙,沒有和他說上幾句話,等一會會師就可以好好敘敘兄弟之情了。”

布卡看了艾薇一眼,悶悶地垂下頭去。

“不過赫梯的人,居然會傻乎乎地就那麼追上來,難道一點腦子都不動嗎?”

布卡又拿出點藥給艾薇的胳膊塗抹了起來。

“唬~你這個人!”居然拿本小姐的話當放p,艾薇腦子上的青筋都快暴出來了,眼看她就要拿起手邊的軍旗扔到布卡的臉上,沉默的少年終于開口了。

“西塔特村……”啥?艾薇為這沒有邏輯的話語驟然懵了一下,布卡就繼續講了下去。“西塔特村的武士,世世代代都有兩樣最重要的東西。”

艾薇愣愣地看著他,少年火紅的頭發就好像晚霞一樣美麗,他翠綠的眼睛就好象清澈的深潭一樣純淨。他認真地說著,艾薇這時突然發現,原來布卡並不是平凡一個小毛孩子,他其實是一個十分、十分俊美而充滿英氣的少年。

難怪舍普特會一直看著他……

“第一樣,是視為終身摯友的動物。我們養育它、與它並肩作戰,誓言不棄不離。就好像路之于我,黑冰之于我的兄長。”

艾薇點點頭,路確實是和布卡一直在一起的,所有的戰役,路就好像探路兵一樣飛在前面,有路的地方就有布卡,有布卡的地方就有路。

(眾:一直都沒有看到路呀~悠:我沒寫並不代表沒有噢^_^)

“第二樣,是我們願為之效忠的‘主’。”

“‘主’……?”

“西塔特村的武士,多半都是為法老宣誓不二的忠誠,法老就是他們的‘主’。他們願將生死交于陛下,為陛下效犬馬之勞,如果陛下因心血來潮而想他們死,他們會毫不猶豫地去死;如果陛下想他們塗炭生靈,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地將刀劍架在小孩子的脖子上。”

“這不是愚忠嗎?”艾薇不由輕輕地歎息出聲。

“選定‘主’的權利是被武士們自己擁有的,但一旦選定一個‘主’,除非那個人拋棄自己,不然一生一世都要追隨那個人,即使不分黑白、不辨是非。被‘主’所摒棄的武士,相當于失去了生存的意義,即使回到村子里,也會被嘲笑謾罵。因為如此,因為錯選主,而發生的種種悲劇數不勝數……或許改日我可以慢慢給你講幾例。”布卡的眼睛里閃過了一絲凝重的悲哀,仿佛幕幕慘劇正從眼前掠過,接著,他的眼神又漸漸恢複了堅定,“布卡也到了選擇‘主’的日子。十八歲,就是要選擇效忠一生的那個人的日子。”

布卡所希望效忠的人,不就是法老嗎?這麼長時間走來,艾薇的耳朵都快給磨出繭子來了。沒有必要再舊事重提了嘛……

“布卡心中希望以一個人為‘主’,願為那個人奉獻生命……”少年望著艾薇,眼中閃耀著難以形容的神色,“但是,因為一件事情……我,猶豫了。所以,我……才冒昧出征,我,想獲得榮譽、想證明實力,這樣、我……才能、才能……”

不知為何,他的言語變得斷斷續續起來,臉頰漲得通紅,即使是透過他那健康的古銅色皮膚,依然可以看得出來。他支支吾吾地半天,還是沒有說出個所以然來。好像說出那句話會比登天還難。

到底會是怎樣的句子……艾薇想等他說完,可是驟然,布卡的眼神透過艾薇凝固了起來。還沒等艾薇轉過頭去,他就已經喃喃地說出了聲音,“陛下……”

這兩個字的聲音雖然微弱,但是于艾薇卻就好像五雷轟頂一樣,她霎時間無法移動。

布卡叫陛下的……只有可能是那一個人吧。

但是那個人,現在不是正應該好好地呆在底比斯嗎?

小規模的邊境侵擾,犯不上所謂“禦駕親征”吧!

那麼那個人,在這里究竟是為什麼嘛!

“奈菲爾塔利。”

冰冷卻熟悉的聲音宛若在腦袋上裂開了,布卡的眼睛閃動了一下,慢慢松開了正在給艾薇上藥的手,退後幾步,單膝跪在了地上。

艾薇當時第一個反應,就是快點戴上黃金鐲,離開這個地方。既然心意已決,她可不想再見到他!以免又是不必要的動搖,而且,她有點頭皮發麻地感覺,如果繼續呆在這個地方,後果會很嚴重吧……她倔強地不回頭,匆匆環顧四周,這才突然發現,一直帶在身邊的背包不翼而飛了。

“奈菲爾塔利,你是在找這個嗎。”

那聲音冷漠而平穩,聽不出這淡淡的語氣下究竟隱藏著如何的心思。

艾薇擦了一下腦門上宛若突然冒出的冷汗,咬了咬牙,看來,不回頭不行了。

一直以來,艾薇都覺得拉美西斯的臉在過去的幾年里多半是得過某種類似于“面癱”的疾病,看不出喜怒哀樂,更不知道一天到晚在想什麼,只好讓周圍的人去猜。猜准了雖然沒有什麼獎賞,但是猜不准的麻煩卻就大了。這一次,艾薇戰戰兢兢地回過頭去,盤算著如果又是面對著一個平板臉,自己該做何反應,但轉眼卻因為拉美西斯破天荒明顯的情緒幾乎欣喜地要雀躍了起來,看出來了耶,居然看出來了耶!

他在生氣!

他是在生氣……厄?生氣啊!

拉美西斯,左手緊緊地拿著艾薇的包包,右手握著鞘上沾有血汙的寶劍,一步步緩緩地走向艾薇。他抿著嘴唇,濃濃的眉毛緊緊地糾在一起,琥珀色的雙眼里竟然有了幾分肅厲的煞氣。

法老如此明顯的怒氣,是周圍的軍士、官兵所從未見過的。大家不由本著明哲保身的態度,自動地退到兩旁,低著頭,大氣也不敢喘一下,更別提上前勸阻他了。

艾薇覺得自己混身一寒。

她要死了,她真的感覺自己會死。

他那個樣子,擺明了就是來找她麻煩的。

這個念頭一蹦進腦海里,艾薇本能地跳了起來,快速地沖著與拉美西斯相反的方向跑去。不管怎麼樣,能跑遠一點就是一點吧!她還不想這麼早死啊!

拉美西斯見艾薇轉身就跑,眼中的肅殺之氣不由更為強烈。他把背包往邊上一扔,拽過身邊的戰馬,一躍上馬,就要起身追向艾薇。尚未起步,布卡突然從旁邊站了出來,穩穩地跪在了法老的馬前,抬起頭來,翠綠的眸子堅定地看著拉美西斯。

“陛下,請您放過奈菲爾塔利殿下吧。不管有何傳言,殿下這次成功地幫助擊潰了赫梯軍隊,並救出了屬下。如果陛下要怪罪,就請怪罪屬下吧!”紅發的少年誠懇地說著,全然不怕拉美西斯會一個沖動將自己踩在駿馬的蹄下。

“滾。”

拉美西斯只是冷冰冰地甩出這樣一個字。

“陛下,請您不要為難奈菲爾塔利殿下……”

布卡的話還沒有說完,拉美西斯右手一低,寶劍隔著鞘便挑起少年扔到一邊。隨即、未等到布卡反應過來,拉美西斯雙腿一夾戰馬的肚子,那馬便如同離弦之箭一樣,飛也似地沖了出去,丟下了一路塵土。

布卡摔落在一旁,兩邊的軍士慌忙扶起他。少年的眸子里閃過了一絲陰霾的神色,定定地望著飛馳而去的年輕法老。

如果艾微出了什麼事情的話……

不管那個人是誰,他不會放過他的。

*

艾薇用力的跑著。

活了這麼大,頭一次跑得這麼努力。周圍的士兵漸漸少了。自己究竟跑到哪里了呢?

已經有點呼吸困難了,但是她卻一步都不敢停。身後宛若有洪水猛獸一般,她已經能感到某人的怒氣正在漸漸逼近自己。

可是究竟為什麼!為什麼要生氣啊!

他不是以為她是叛徒嗎,她今天並沒有背叛埃及,還算是給埃及立了一功呢!怎麼想都應該嘉獎自己才對吧!

他不是嫌她礙事嗎?可是看到他已經有了真正的奈菲爾塔利相伴,她不是已經乖乖地、知趣地離開了嗎?這難道還不夠善解人意嗎!

難道他以為她偷了什麼機密要件?不會吧,自己就帶了那麼一個包包出門。里面的東西可都是屬于艾薇她自己的財產!他應該已經看過了吧!

那麼!為什麼那個人還要這樣不辭辛苦、怒發沖冠地追過來阿!

到底要她怎麼樣嘛!

“唉唉!”艾薇終于跑不動了,就在她的步子漸漸緩慢下來的時候,突然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攔腰抱起,雙腳驟然脫離地面,仿佛飛起來一樣以一種相當快的對地速度前進。“阿!不要殺我呀!”

她真是無助得只能這樣叫了。

“奈•菲•爾•塔•利!”

嗚……實在是不敢回頭看他。

拉美西斯單手橫攬著艾薇,將她一下子就拽到馬上來,左手牢牢地禁錮著她的腰,右手一邊抓著寶劍,一邊握著缰繩,雙腳用力,戰馬就跑得更快了。看著懷里嬌小的人一幅要死要活的樣子,琥珀色的雙眸不由得更加怒氣四射。如果自己能夠做到,他真想干脆一刀殺了她,做成木乃伊,是不是只有這樣,她才能不四處亂跑,踏踏實實地留在埃及阿!

“那個……究竟為什麼生氣,我這次可什麼壞事都沒做啊。”艾薇雖然心中有諸多不滿,不過此時還是聰明地采用了溫和的口氣,試探性地問向自己身後暴躁的男子。“我覺得這次你應該表揚我才對……”

“你閉嘴。”

What?居然對她這樣說話!艾薇一怒,頗想轉身大罵他一頓,可眼角一瞥他右手鞘上染著血汙的寶劍,到了嘴邊的話又那麼生生吞了回去。忍耐,一定要忍耐。不然自己的生命就只好在三千年前的古埃及畫一個不算完美的句點了。

“奈菲爾塔利,我只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不老實回答,我就把你扔到尼羅河里喂鱷魚。”好像是開玩笑一樣的話語,今天由他嘴里說出來卻有著幾分不容忽視的恐怖。艾薇不由不受控制地點起頭來。

她的自尊、她的驕傲……難道果然還是要屈服于強權了嗎。

“你和雅里•阿各諾爾到底是什麼關系!”

什麼?誰?

話一出口,艾薇愣住了。“雅里•阿各諾爾……你說誰?”

拉美西斯不語,琥珀色的眼眸里添了幾分冰冷。握著寶劍的手不由緊了一些,隱約地可以看到凸現的青筋。艾薇注意到了這微妙的變化,慌忙擺手。“別別別別激動,你是說那個赫梯的雅里嗎?”

又是不說話。

“我和他能有什麼關系?”根本就是倆時代的人,見面都不超過三次,能有什麼關系。

“那你為什麼放走他。”語氣頗為認真,語調很是陰霾。

“不算是我放走的……我只是想交換而已。”

“交換?”

“我給他自由的機會,他告訴我宮廷里的內應究竟是誰。”

又是一陣沉默,艾薇可以感覺到他在猶豫到底是否要相信自己。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從來沒感覺和這個人說話這麼累。艾薇撇了下嘴。

“為什麼你那麼想知道宮廷里的內應是誰,關你什麼事。”

“當然關我事了!”艾薇不由得義憤填膺地叫了起來,“還不是怕你不小心死了!”

話一出口,艾薇立刻後悔了。

自己剛才到底說了什麼!

“還不是怕你不小心死了。”話一出口,艾薇愣了一下,緊接著恨不得一掌打在自己臉上。又是這種話,人家都已經和真正的奈菲爾塔利在一起了,干什麼還假裝好人似的說了這麼多。“當我沒說,當我沒說,反正我遲早都要回去的,我就是想,你應該多小心點身邊的人……呀!”

話沒說完,艾薇的下巴就被人以雷霆萬鈞之勢狠狠地捏住了。

“再說一次。”

“你應該多小心點身邊的人……”

“不是這句!”

“當我沒說……”

“不是!”

“反正我遲早都要回去的,你對我凶個什麼勁兒啊!”艾薇耐不住,終于大聲地喊了出來,豁出去了!隨便吧!去你的拉美西斯大帝!

“你都和真正的奈菲爾塔利在一起了,還要我怎麼樣。就算我放走雅里不對,你也沒必要懷疑我到非給我下安眠藥吧!就連我幫你治療一個傷口,你都不信任我!”艾薇說著,越說越激動,水藍色大大的眼睛里面竟然蒙上了一層霧氣,“告訴你吧!我艾薇才不惜得要你的什麼命!我和你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啊……”

艾薇捂住了嘴,這樣說……不好吧。他一定會以為自己瘋了的。

“我早就知道了。”

回答竟然是出奇的平靜,拉美西斯松開了捏住艾薇下巴的手,輕輕地勒了勒缰繩,戰馬很快就停了下來。他攔腰一抱艾薇,跳下馬來,將她放在地上。自己則坐在她跟前,劍眉微踅,直直地看著她。

“好了,全都告訴我吧。”

“告、告訴你什麼……”

琥珀色的眸子冷冷地看了艾薇一眼。

“好吧……但是你到底要知道什麼呀。”水藍色的眼睛無辜地眨了眨,看了他那張肅煞的臉,便又乖乖地垂了下去,“好吧……我是來自未來的人。”

果然如此,他早就想到了,從吉薩的那個小山丘上見到她的時候,他就知道了。已是五年的光陰,在她的身上卻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跡。她的一切,都好像他們初見時一樣。時光在自己身上流逝,但是卻在她身上靜止。

顯然,她與他,不是一個世界的。

再見她的心情,是狂喜、更是絕望!那種複雜的情緒沖突,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幾次,她都想告訴他這件事情,他知道,但是他不讓她說,他就當沒有這件事!

如果她再離開他,說不定又是一晃數十年,或許只有等他老態龍鍾的時候,才能再見到仍如今日的她。若是那樣……若是那樣的話……

不,他不能讓事情變成那樣。

艾薇偷偷地看了看拉美西斯,依舊是沉著一張臉。她不由得垂下頭,自顧自地嘟囔起來。“我來自未來嘛,所以我發現你可能會遇到點困難。我是來幫助你的。”艾薇沒敢說是因為自己讓他的壽命縮短了,在這個場景說這些,恐怕會小命不保。況且……她確實愧對他。

“所以你相信我,我做這一切的初衷都是為了幫助你,因為等把曆史……厄,我是說,等確信一切都好的時候,我就可以回家啦。”

沉默。

“相信我!雖然你們都懷疑我是內奸……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害你,我只是想、只想……”

“奈菲爾塔利是內奸。”冰冷的話語里平添了幾分難喻的殘戾之氣。

“都說了,不是我!”

“大家認為奈菲爾塔利是內奸,我便找出一個奈菲爾塔利去做內奸。”

什麼?他這話是什麼意思。艾薇怔怔地望著拉美西斯,一時間竟然反應不過來。

“如果那天不是你非要代替她給我治療傷口,我早就把她依叛國罪現場斬首。”

什麼意思。她怎麼聽不懂呢……拉美西斯坐在她面前,輕描淡寫地說著,語氣中卻有著分明的堅決,“你不是說我懷疑你嗎?我可以告訴你,從來沒有過;不,應該說,就算你是內奸,我也不在乎。”

艾薇懵了一般呆呆地坐在拉美西斯面前,看那個男人一字一句地說著她大腦理解不了的話語。

“我跟你說過的話,你最好能記住。我,已經是埃及的法老,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給你。如果是合理的,那麼你要一,我給二;即使你要的是不合理的,我一樣可以作一個不明事理的君主。滿足你。所以,如果你要的是我的命,我自然一樣可以給你。”他淡淡地說著,仿佛在討論明天的天氣,但是卻讓人絲毫輕松不起來。“作為交換,我只要你留下來,留在我身邊。”

直接地講了,就是這麼簡單。

“如果你想走,也可以。先殺死我。”

這這這……這樣不負責任的話,怎麼能由一國之君的嘴里吐出來呢。艾薇很想開口把這句話給他說出來,但是嗓子卻哽住了,嘴里就是發不出聲來。

“說回祭司•奈菲爾塔利的事情。”琥珀色的雙眼里驟添幾分冷酷陰騖,“利用自己的妹妹放走赫梯人雅里,以祭司的身份伺機接近法老,趁治傷之機想給法老下毒。她就是內奸,當死。”

艾薇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睛。

“獄卒報告雅里逃走的當天,我親自拷問了他,拷問到他說絕對沒有見過王妃奈菲爾塔利,拷問到他永遠也說不出話來。來尋你的出發之前,我已經安排好數日後將祭司奈菲爾塔利以及她的妹妹送上刑場。之後,如果有人再說你是內應,就是誣陷,”殘酷卻最為簡單的解決方法,“殺。”

“不要呀!”聽到這一番冰冷的話,艾薇幾乎要崩潰一般向前跪去,緊緊地拉住拉美西斯的衣襟,雙眼紅通通地盈滿了大顆的淚,死死地盯著眼前那冰冷男人的臉。“為什麼這樣做,為什麼!奈菲爾塔利,舍普特,明明是無辜的呀!別人誤會我,就隨便他們去吧,反正我都是要走的阿!”

“因為我發現,你聽不懂我說的話。”他冷冷地看著艾薇,“我只是要你留下來。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一定要走,如果你是因為被懷疑而感到立場尷尬,那麼以後永遠都不會有人懷疑你。——不管你要走的理由是什麼,我都可以逐一消除。如果你還是要走——”

“好了好了,別說了。”艾薇將抓住他衣服的雙手移了上去,緊緊地堵住了他的嘴。“你何苦要這樣為難我。”

“你是我的妃子,我要你留在我的身邊,有錯?”他沒有表情地拿掉捂住自己嘴巴的手。

艾薇驟然感到幾分無力感,所謂妃子,不也是趁自己回現代的時候他自作主張追封的名號。根本就是強買強賣……“那你還用安眠藥迷倒我。”

“為了不讓你跑出來妨礙我。下次給你要用對付獅子的分量。”

妨礙他?妨礙他陷害奈菲爾塔利以來“救她”?……

“可是,如果留下來……”她就再也見不到哥哥了呀,還有父親,還有那陰雨連綿的倫敦。雖然討厭那天氣,但是若永遠都見不到,她會想啊……她可能,真的做不到阿……

“如果你走了,”淡淡的聲音又一次殘酷地響起,“我就把布卡、舍普特、奈菲爾塔利,全部殺死。”

嗚……可恨,這個人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陰險卑鄙又難纏啊!

艾薇垂頭喪氣地坐在馬上,拉美西斯坐在她的身後,兩個人不緊不慢地往軍士集中的方向走回去。沉默如同夢魘一般緊緊地攫住了兩個人。艾薇不說話,拉美西斯更是不會主動說,只能聽到馬蹄的聲音在地上踏踏踏踏,更顯出了幾分尷尬。

好不容易看到了賽特軍團鮮紅的軍旗,艾薇才如獲大赦一般狠狠地呼了一口氣。鼓起勇氣,說起了話。

“你、你不會殺死他們的。”

沒有回答。

艾薇吞了一下口水。

“布卡是掌握了大量兵權的孟圖斯將軍的寶貝弟弟,舍普特和奈菲爾塔利也是貴族高官之後,你這樣做,豈不是要眾叛親離。”

仍是沒有回音。

“就為了一時的沖動想把我留下來,這麼做,值得嗎?”艾薇大眼轉了轉,“所以你不會的。因為你很聰明。”

“如果我不會。”聲音冰冷得讓艾薇覺得自己簡直要被凍住了,“我為什麼要把布卡派上戰場做第一先鋒,為什麼要下令經由舍普特給你下安眠藥,為什麼突然把那個奈菲爾塔利弄來當祭司。”

厄……?

“他們的命就在我手里,即使我要他們死,于外人看也不過是名正言順。”

原來如此,之前那些奇怪的行為,全部都是布局。

他不是開玩笑的,這次他一定會說到做到。她感覺到了。

她舍不得他們死,他看准了這點,才會處心積慮地做這些事情。目的,就是為了“要挾”她,要挾她留在他身邊。

那麼,他應該還是喜歡她的,他沒有喜歡那個奈菲爾塔利,氣惱之中居然有了幾分竊喜,一開心,眼淚都要流下來了。她拼命地晃了晃小腦袋,不行不行,都決心要回去了,如果真的把自己的情感表達出來……

萬一真的舍不得回去了,該怎麼辦。

難道……不回去了?

這個念頭蹦到腦海里,艾薇自己都被嚇住了。

不回去了?忍受沒有沖水馬桶,沒有淋浴,沒有電腦,沒有手機,沒有Gucci,沒有大學,沒有爸爸……沒有哥哥的世界?

真的可以忍受嗎?

她偷偷地轉頭過去,看看拉美西斯那一雙透徹得宛若琥珀一般的雙眼。他發現她轉身過來,低下頭來掃了她一眼,左手輕輕地把她的頭扭了回去。“坐好。”

怎麼辦,她好像真的很喜歡他了。

看到他受傷會擔心。

想到要離開他會心疼。

猜到他可能會喜歡別人,心都要碎了。

喜歡他的心情,好像真的要超越喜歡哥哥的感覺了。不、已經是遠遠超越了吧……

這個世界,最舍不得的人,不是舍普特、不是布卡、不是奈菲爾塔利。

原來是他啊,那個冷漠、殘酷、自大、面癱的暴虐法老。

他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早就抵過十個劍橋、千個Gucci,一萬個手機,十萬個沖水馬桶了。不不,無價的……

“如果我留下來……你可以把手鐲還給我,讓我定期回去看看哥哥和父親嗎?”艾薇試探地開口了,這已經是很大的讓步了!手鐲是個好東西,是連接古代和現代的樞紐,方便得很呢。

“不行。”回答地斬釘截鐵。

艾薇雙目睜大,瞪得溜兒圓。“太霸道了吧!我都說留下來,偶爾回去看看都不行嗎!太殘忍了你!”

“首先,你再也不許見你哥哥!”拉美西斯面目陰沉,雙眼隱隱的殘忍嗜血之色,“如果我見到你們在一起,即使是你的哥哥,殺。”

你應該不會見到我們在一起的……艾薇抹了一下冷汗,他應該還是對自己曾經于哥哥的迷戀感到無法釋懷吧。

“第二,我不信你。”

什麼?

“你若回去了,不再回來,或是故意隔很久才回來,我也無法控制。所以你不能離開我,一步也不能。”

什麼什麼什麼?這個賤人!枉費她剛才還一本正經地考慮自己是否要留下來,結果不管自己如何猶豫、如何考慮,他一開始就是抱著不讓她走的打算過來和她談判的。既然如此,為何還要問她那麼多!她沮喪地垂著頭,“那麼我不是一輩子都見不到父親他們了……”

“除非等到你給我生了孩子,就可以回去。”

What?

“我不會強迫你,反正你不給我生,就一輩子不能回去。依你的性格,只有這樣,我才相信你一定會回來。”

What?What!不是吧,太前衛了點,連結婚她都沒有想好要不要呢,他就已經談到了這一步嗎。

“這里離孟斐斯比較近,”他淡淡地說,全然不理會艾薇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狼狽樣子,“到了孟斐斯,立刻舉行儀式。”

“什、什麼儀式?”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呢。

“迎娶你為埃及皇後的儀式。”

邊說著話,兩人已經回到了最初的地方,拉美西斯一攬幾乎變成化石的艾薇,輕松地就抱著她從馬上躍了下來。四周的兵士慌忙圍了上來,恭恭敬敬地向兩個人拜禮,布卡也在其中,翠綠的眸子看著艾薇,有著幾分揮之不去的擔心。

“包呢?”拉美西斯冷冷的問,旁邊的軍士慌忙恭敬不迭地雙手呈上艾薇的背包。拉美西斯扯開包,從里面將那副閃著冰冷光輝的黃金鐲掏了出來,小心地收在懷里,才把剩下的東西扔給艾薇。“我說過的話,你要記住,不要再讓我說第二次了。”

艾薇抱著背包驚魂未定地看著拉美西斯。

琥珀色雙眸中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溫柔,仿佛在看世界上最為珍貴的寶貝,宛若一種充滿憐惜的寵愛。艾薇並沒有注意到這奇妙的表情,反倒是布卡看到了,霎時間,臉色變得更加陰沉。

很快,年輕的法老就轉身過去,收斂起了流露的真實情感,冰冷淡漠地喝令道,“把孟圖斯叫過來,全軍啟程,前往孟斐斯。”

艾薇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

他他他,他是玩真的!

上篇: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二十六章    下篇: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二十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