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二十二章   
  
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二十二章

“這些小意思,請拿著。”

“噢噢,這個、這麼漂亮的珠寶,我怎麼好意思拿著呢?”肥頭大耳的埃及士兵滿臉堆著惶恐的神色,而貪婪的笑容卻抑制不住地從眼里流露出來。他一邊推辭著,一邊用眼睛不住地瞄著舍普特手上的各色珠寶。奶奶的,每一塊都夠他幾年的俸祿了。

“別這麼說,這次還有勞了。”舍普特假意笑著,把手里的珠寶往那胖的幾乎轉不過身來的士兵手里推。兩個人做戲一般前後推搡了幾次,那士兵終是把珠寶收下了,裝進隨身袋子里的時候,他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臉頰上的肥肉仿佛都要擠到鼻梁上去了。

“怎麼,舍普特姑娘,這可是皇宮的秘獄,讓你進來這麼一趟,我可是抱著要被殺頭的危險,你們可千萬別給我惹出什麼亂子來。”士兵看了看袋子里的珠寶,又不放心地囑咐了一句。

“怎麼會呢,我和我姐妹兩個女孩子,怎麼可能給您惹出什麼亂子。我們進去一下,您在外面幫我們守著,等順利出來了,還有些禮物要送給您呢。”一聽說還有禮物,士兵的眼睛都擠成了月牙形,他四處張望了一番,便打開了拴著厚重青銅大門的鏈子,用力一推,門就開了一個小縫。

“算你們運氣好,現在換班,就我一個人在這里守著,下去,走七十七級台階,直走里面最深處的牢房就是了。你的姐妹居然要看那個要犯,這件事我可什麼都不知道,以後出了什麼事情,你們也千萬別把我供出去。”士兵不停地說著,誰都知道那個牢房里關押著的是赫梯的使者,這個時候來看這麼敏感的政治要犯,出手又如此闊綽,恐怕也不是簡單的探監。當了獄卒這麼多年,他也清楚個中的利害和皇宮的潛規則,總之他就不聞不問,拿到金錢就假裝什麼都不知道。這麼多年,靠著這個原則,居然也撈了不少暗財。

舍普特強壓著心中的蔑視,點了點頭,便揮手叫了遠方蒙面的女子過來。那女子身材嬌小,體態輕盈,但是卻被厚重的層層面紗遮得嚴嚴實實,甚至連半寸皮膚都見不到。她輕輕地走過來,經過他的時候,他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雖然是半垂著眼瞼,怎麼卻好像看到了一抹奇異的藍色。可在自己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快步走了進門去。

“別盯著我姐妹看,她早就許了人家!”舍普特凶巴巴地沖著他喊道,然後又收斂了自己的情緒,盡量穩重地說,“那就請您在這里守著吧,我們進去了。”

舍普特一側身,就擠進了那青銅質的厚重大門。士兵看兩個人走了進去,撓了撓頭發,不明所以地關上了門。“搞什麼嘛,神神秘秘……看多一眼就發了這麼大脾氣……”

艾薇順著陰冷的樓梯往下快步走了約五十級,舍普特才在後面跌跌撞撞地趕上自己。

“奈菲爾塔利殿下,奈菲爾塔利殿下……等等舍普特……”小侍女上氣不接下氣地跟了上來,話沒說完,一件厚重的紗布就扔到了自己的頭上,她慌忙摘下來在手里拿好,抬起頭來一看,才發現艾薇正一邊往下走,一邊把身上層層圍裹的厚紗或薄紗一一拆下,隨手扔給舍普特。

“舍普特,幫我拿一下,時間有限,這些東西實在是礙手礙腳!”艾薇一邊叫著,一邊快速地往下跑,舍普特在後面手忙腳亂地追著,不時還要彎腰下去撿起落在地上的紗布。“舍普特,你就在入口處等我,我很快就出來!”

一眨眼,一身輕快的艾薇就不見了蹤影,只留下舍普特一個人在後面收拾她丟下的重重紗布。

艾薇走在長長的回廊里,四周牆壁上的火把將她略顯嬌小的身影拉得長長的,隨著火光的跳動而變得搖曳不定。這里是底比斯皇宮的“秘獄”,是位于宮殿後方地下的一成矩形的深層地下建築,用于關押機要重犯或者是皇室欽犯。這里是一個神秘的牢獄,若不是舍普特各種打聽,艾薇是找不到這里來的。秘獄里充滿著多種秘密與傳說,曆朝曆代以來自殺的、被害死的、枉死的囚犯數不勝數。

入口處的青銅重門便是這間秘獄唯一的出口,下行七十七級台階就到了秘獄的外廊,這里是共有十八間監牢,列于回廊兩側,可關押五十數名囚徒。由于秘獄的特殊性,犯人也格外的少,因此這一外廊的監牢,多半是空的。

往內側行走約五十米,便進入了內廊,此地共有七間監牢,一字列開,牆壁上掛著各種各樣拷問的刑具,令人不寒而栗。從外經過看不到監牢里的情況,艾薇一路走過去,並未聽到半點聲音,應該都是空的吧。

再往里走,是一條幽黑曲長的通道,艾薇的腳步聲在空蕩的通道上回響著,走了有一會,前面就逐漸出現了火光。火光的下面映著一個空曠的屋子,屋子後牆的正中綁著一個年輕的男子。

塔利果然就在這里。

艾薇上前幾步,隔著隔欄可以看到塔利憔悴的臉龐。EagleKey噴霧的效用早已褪去,此時他虛弱的情況顯然不是由那對人體完全無害的噴霧造成的。他垂著頭,稍嫌白皙的皮膚上泛著點點的青紫斑痕以及明顯的鞭笞痕跡。雖然法老暫時說不殺他,但是那些對他心生怨恨的大臣或士兵肯定少不了對他的折磨。但這些,其實僅僅是對殺死禮塔赫的穆穆察的遷怒罷了。

想到這里,艾薇覺得他有些可憐起來,不由輕輕喚到:“塔利。”

沒有回答。

她加大了音量,“塔利!”

年輕的男子輕輕地顫動了一下,艾薇便接著喚到,“塔利,醒過來。”

塔利慢慢抬起頭,張開了眼睛。當他第一眼看到艾薇的時候,因為消瘦而深深陷入眼眶的水藍色雙眼流露出了一分驚訝,然後那份驚訝很快就轉變為了一絲溫柔和欣喜的神色。“是你。”

艾薇點點頭,略微不自然地說,“是我。”他太像艾弦了,這一點讓艾薇一直難以釋懷。

塔利嘴邊勾起了一絲笑容,可這笑好像牽動了臉上的傷口,于是他又小小地刺牙咧嘴了一下。“第一次見你的真實樣子,陽光一般顏色的金發,流水一般顏色的眼眸……你果然很美麗,原來你就是所謂的奈菲爾塔利……看來我沒那麼容易帶你走了,”他低頭看看自己,自我嘲解地說,“反倒是你囚禁了我在這里。”

“不是我囚禁的。”艾薇把視線別開,“我想問你幾個問題。”

塔利的眼中渲染回了往日的滿不在乎,“你問。”

“你到底是誰?”

“你覺得我是誰。”

“你……”艾薇歪頭想了一想,決定循序漸進,“你怎麼知道那天我手里拿的東西是手槍?”

“什麼手槍?”

“那你為什麼讓我扔下。”

“你說那個看著很結實的金屬塊,怕你砸我嘛。”塔利認真地說,“況且我注意你用它指著幕幕察,或許還有什麼其它神秘的效用,我可不愛冒險。”

原來他不知道手槍是什麼,雖然聰明,但歸根結底還是一個不折不扣地古代土人。艾薇歎了口氣。“那,你到底是誰?”

“塔利阿。”

“你騙我。”

“好吧,我不叫塔利。”

“與你叫什麼沒關系。你不可能僅僅是一個普通的使者,你是赫梯的王子之類的人物吧?”很自然的想法,反正都遇到法老了,再遇到個王子又有什麼特別的,況且只有王子才配擁有哥哥那種絕美的長相。“告訴我啦,我不會害你。”

不會害他?不會害他他怎麼會在這里被結結實實地綁在牆上,好像一條咸魚一般。塔利歎息了一下,雙眼轉瞬便銳利地看向艾薇,日常溫和的藍色驟然變為寒意十足的冰藍,“我叫作雅里。”

雅里,ok,sowhat?艾薇看著他,不明所以。

“你不知道雅里這個名字?”雅里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驚訝。

“是什麼?和塔利有什麼區別。你作王子的正名嗎?”

雅里冷冷地看著她,“別把我和愚蠢的赫梯王室混為一談。我就是雅里,雅里就是我。”居然還有人不知道這個如雷貫耳的名字,雅里看了看眼前略顯傻乎乎的女孩子。這麼沒有常識,當時在殿上的表現卻真是果斷、聰慧而具有勇氣。她真是一個矛盾的人,難怪自己看到她第一眼就被她所吸引,恐怕不僅僅是那雙美麗的水藍眼眸,更多的是潛藏在她外表深處的特別氣質吧……嗬嗬,自己看人果然是沒有錯過。

“噢,雅里。”艾薇的聲音打斷了他暫時的自大,“我和你作一筆交易。”

雅里挑起眉毛,看向艾薇。

“你呆在這里很快就會死的,我借你個東西,增加你逃跑的幾率,相對地,你要告訴我這宮廷里與你們呼應的內奸到底是誰。”

她真是越來越讓人覺得與眾不同了!雅里壓住自己濃濃的笑意,認真地說。“沒問題,但是你不怕被埃及人發現嗎,那你就會被當成是叛國罪。”

“叛國罪個啥,我又不是埃及人。”艾薇低下頭,在口袋里翻找了一陣子,“諾,就是這個東西,別人問起,我就說是掉了,不知道怎麼跑到你那里去了。你怎麼逃的我可什麼都不知道。”

嗬,她可真能算上是個奸詐的小女人了!雅里定睛一看,艾薇手里握著一個精美的飾品,上面畫著特別的圖案。“這是……”

“不鏽鋼制成的徽章……算了你也不懂。反正就是非常堅硬的金屬,比你的鐵劍還要堅硬,有了它,有了耐心,你什麼鎖什麼門都可以磨開。”艾薇頓了一下,然後用徽章在青銅制成的隔欄上用力劃了一下,出現了一道深深的印子,而徽章卻絲毫未損。“怎麼樣,誰是內奸。”

雅里看了一眼那個徽章。奈菲爾塔利,她果然是一個奇妙的女人,不僅美麗,不僅聰慧,還有那麼多令人不解的神秘之處。他越來越希望能帶她走了,多希望能把她留在身邊,等她給自己解釋她特殊的魅力和種種奇妙的物品都是從何而來。但是,恐怕這一切都不能心急……想到這里,他輕輕一笑,“亞拉曼。”

什麼?艾薇以為自己沒有聽清楚,他剛才說什麼。

“交易完成了,把那個小玩意兒扔進來吧。”

“等等等等,你剛才說亞拉曼,是拉美西斯的妹妹那個亞拉曼公主嗎?她是和你們串通的人?”

雅里笑笑,“串通談不上,她只是定期告訴我們法老的動向為何而已。”

“你們不是串通要采取所謂的‘第二計劃’麼?要謀害法老不是嗎?”

雅里的眼中流露出一絲不解,“什麼第二計劃?謀害法老?那也輪不到找那個小公主啊,誰都看得出她對法老的愛慕。況且這個時候謀害法老也沒有任何意義,埃及的強大不是毀壞一個君主就可以摧毀的——雖然我承認拉美西斯是一個厲害的角色。”

“那、那你們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候晉見?難道不是想接頭、想陷害法老嗎?”

“不、當然不是。”雅里淡淡地說,“穆瓦塔利斯希望我們來看看馬特浩妮潔茹,他一直希望她能夠離開埃及,回到赫梯,被強嫁,還被打入冷宮畢竟是奇恥大辱,但是那個傻瓜卻執意說要和什麼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經曆如此屈辱還要堅持呆在埃及。我來,是為了賜毒予她,這樣活著,不如死了……”

他語氣冰冷,輕描淡寫,仿佛將馬特浩妮潔茹的生死當作明天天氣一般去描述,那個公主,連自己的祖國都將她拋棄,禮塔赫也已經死了,還有人在意她接下來究竟會怎樣嗎……艾薇皺了一下眉頭。

“為什麼選擇亞拉曼……”

“不是我們選擇她,是她主動來接近我們,說想和我們合作……”雅里的眼神閃過一絲冰冷的輕蔑,“女人真是荒謬的動物……”艾薇等著他說下文,但是他卻沒有繼續說下去,反而是話鋒一轉。“不過我相信你不是,把那個小東西給我吧。”

“又不是不給你。”艾薇嘟囔了一下,順著欄柵的縫隙,將徽章扔到雅里的腳邊,看雅里靈巧地用腳趾一勾,將其提扔到自己手里。

“奈菲爾塔利,如果我逃走了,你和我一起回赫梯吧。”雅里用徽章反手劃了一下自己的鏈子,之後就看似漫不經心地丟下了這麼一句。

“我跟你回那個鬼地方干什麼。”艾薇估算了下時間,覺得應該上去了。“別忘了,這個秘獄只有一個出口,你能不能逃走還另講呢。我要走了,等你活著跑了再說其他吧。”

語畢,艾薇就轉身要走。走了幾步,她又突然回頭過來,盯著雅里美麗的水藍眼眸,“你長得太像我的哥哥了,不然我才不管你的死活,但如果你不幸被抓了回來,千萬別透露我的名字,不然我就和你拼了。”

然後她就轉身快步地走了,看著她的身影漸漸消失,聽著她的腳步聲磕噠磕嗒地漸漸遠去,雅里才將視線收回。像她的哥哥……她可真是懂得怎麼叫人難受啊,這個小姑娘。

上篇: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二十一章    下篇: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二十三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