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十九章   
  
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十九章

能夠遇到陛下

是我生命的開始

即使有一天

我被所有人憎恨

我被所有人誤解

我都還是要繼續保護他、維護他

就算他不再信任我

所以,我不能帶你走——

*

一開始,他不叫禮塔赫,周圍的人都叫他比耶。

自從記事起,比耶就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而父親,則更是對自己不聞不問,鮮少出現。比耶這個名字,就是父親送給他的唯一的禮物。年幼的他,一直跟著一名照顧他起居飲食的嬤嬤生活。自六歲起,比耶就展露了對神學出奇的強烈興趣,他積極地拜訪各大神廟、認真研讀相關的書籍,並且很快就在這方面嶄露頭角,引起了相關人士的重視。

在那個時代,如果是可以從事神職,將會是一件無比榮耀的事情。而少年時期的比耶並沒有考慮那些功利性的好處,卻僅僅是抱著一種單純的想法而開始為神廟供職:“如果我可以成為一名偉大的祭司,父親就會對我笑了吧,他就會以我為榮、經常來看我了吧。”

但是每次他這樣充滿希望地問向嬤嬤的時候,日常溫和的笑容就從那個上了年紀的女人臉上褪去了,她會很不自然地將頭撇到一邊去,不再看比耶,不管他如何追問,她都一言不發。雖然是如此,比耶仍然抱著強烈的信念,並且更加努力、更加勤奮地為了自己心中所抱有的那個幻想而奮斗。

比耶十四歲那年,通過了試煉,當上了底比斯一座神廟的初級祭司,從而變成了全國上下最年輕的正式祭司。同樣在神廟里學習的同僚們,自是十分嫉妒比耶的成就,他們便將他圍起來,推搡著他、辱罵著他。但是卻沒想到,這些風言風語,竟然讓少年比耶得知了一個自己一直以來都不知道的秘密,一個石破天驚、幾乎令他崩潰的秘密。

“雜種、雜種!”

“比耶是赫梯女人的小孩來的,你這敵國的野雜種,怎麼配當我們偉大埃及的祭司,快滾回赫梯去吧!”

“連自己媽媽是誰都不知道的野種!”

比耶難以相信地反抗著,卻被那些人一次次地推倒在地上。“不、我是埃及人!我的爸爸是一個不折不扣地底比斯人!我的媽媽也是一個埃及人!我是埃及人!”他哭著,叫著,幾近瘋狂地撲向那幾個個子高出他一頭的少年,用牙齒咬他們、用手抓他們。

“他瘋了。”

“這個雜種瘋了,我們走吧!”

少年們用力推開比耶,揚長而去。穿著嶄新祭司服裝的少年倒在了泥土當中,臉上分不清楚是汗水還是淚水,他喃喃地說,“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這不可能!嬤嬤,求求您告訴我,我是埃及人!我的爸爸是一個普通的底比斯人!我的媽媽是埃及邊境村落里的農婦!我是埃及人!我有父母!”比耶跌跌撞撞地跑回到住所,瘋狂地搖著陪伴自己十數年的嬤嬤,為什麼、難道不是這樣嗎?這十多年來,自己一直相信母親是因為身體的原因才去世,而父親則是因為繁忙的工作才鮮少有時間來看自己。他們應該是相愛的,自己的誕生應該是被他們所希望、所祝福的!

嬤嬤別開頭,一語不發。比耶更為用力地搖著她,她終于跪拜在地上,老淚縱橫地說:“請原諒我啊,拉神!我背叛了我的誓言,因為我實在不忍看到眼前這個孩子晶瑩的眼淚啊!”

“嬤嬤……?”

“比耶,不,殿下!您的真實身份、您的真實身份是當今國王的弟弟、尼哥殿下的王子啊!而您的母親……”嬤嬤停止了說話,伏倒在地面顫抖著、囁嚅著,久久不能發出一個音節來。

“我的母親,我的母親怎麼樣?”比耶也蹲跪了下來,緊張地看著嬤嬤。

“請原諒我,尼哥殿下……您的母親,是尼哥殿下從赫梯邊境虜獲回來的女奴。在生下您以後,自盡了。”

那一刻,世界仿佛碎了。

嬤嬤細碎的話語還在耳邊回蕩,但是他已經聽不懂那是什麼意思。他,原來是自己心中最偉大的、最接近神的埃及皇室與敵國赫梯的女奴所產下的孩子!

自己的誕生是多余的……難怪父親幾乎從來沒有來看過自己。因為父親,以自己的存在為恥辱,他不想見到自己,不管自己付出多少努力,他永遠都不會以自己為榮!沒有人希望他留在這個世界上。包括母親,那個從未謀面的母親,甯願自殺,也不願意陪伴他多一點時間嗎……

不。他不願意不去想,不願意去知道。

比耶,被遺棄之意。比耶,他原來一直是一個被遺棄的、被厭惡的孩子。

自己存在的意義,究竟是什麼呢……

“不……不會的……”比耶幾近崩潰地奪門而出,全然不顧在身後叫著他的嬤嬤。他瘋狂地跑著,跑向橫亙底比斯的尼羅河,血紅的夕陽正慢慢沉入河底,將天空染成一片悲哀的猩紅。他跪在尼羅河之畔,任憑河水一次次地將泥土拍擊到自己的身上,將那潔白的祭司服裝暈上泥土的顏色。

“阿蒙神、拉神、伊西斯女神!能夠看到過去、看穿未來、橫跨生死兩界的諸神!比耶在這里懇求你們,請讓我看到‘真實’!請告訴我,這一切究竟是不是真的!”他哀鳴著,但是卻久久得不到回應,只有尼羅河的流動聲,怒吼一般帶走了所有的寂靜。

“與其問那些不一定存在的神,為什麼不靠自己去尋找‘真實’?”年輕的聲音蹦入了他的腦海,打斷了他的思緒。他帶著幾分忿忿轉過了頭去,赫然望見不遠處的沙地上坐著一位氣宇不凡的少年。少年看起來年紀與自己相仿,卻有著一份與年齡不符的銳氣,那雙仿佛看透一切的琥珀色雙眸讓他不由得有幾分焦躁起來。

“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少年翻身站起來,走到比耶的眼前,夕陽的余暉籠罩在他的身上,竟讓比耶產生了如同見到天神般些微的錯覺。“你就是比耶嗎?我聽說你是全國上下最年輕祭司,你願不願意跟我走?我可以幫你得到你想知道的答案。”

愣了一下,比耶惱怒地站起身來。“關你什麼事,你不會懂的!”

少年冷冷地一笑,俊俏的臉宛若反射了美麗光照的冰山一角。“你想知道,你猶豫,這是遲早的事情。但是沒想到你居然從心底懼怕這個事實,懼怕現實。”

比耶一愣,接著一種宛若被羞辱的神情就落到了臉上,“你也是來嘲諷我的麼?”

“不、當然不是。”少年微微側身,望向尼羅河的另一側,停了一會,又開口說到,“你看,底比斯的西岸。”

比耶看過去,被尼羅河所隔開的城市的西側,那是另一個世界,死去的人們,都被葬在那里。

“比耶,”少年接著說了下去,“不管你還是我,甚至最高等級的祭司,無論怎樣祈求神的庇佑、祈求永生,一旦生命的火光消失,那麼一切又都化為塵寂。所以何苦相信神論,我更相信自己,我願意用我短暫而淺薄的一生去追求我想要的東西、去親手解開我所不知曉的謎團、去達到我希望達到的目的。”

“你和我說這些做什麼。”比耶將頭撇開,不去理會他。

少年笑了,他走過去,一手扳住比耶的肩膀說,“我需要你的幫助,不是因為你是最年輕的祭司,而是因為你的聰明、你的才智,我早就聽神廟的那些老頭子說過關于你的所有傳聞。我不管你與誰有著怎樣的糾葛,那些與我都沒有關系,我希望你能跟我走,呆在我身邊,為我效力。你對我來說有這樣的價值。同樣、”他微微一頓,眼中射出了危險的光芒,“跟著我,你也可以達成你自己的目的,親眼目睹你所謂的‘真實’,或者……改變它。”

比耶被他冰冷的眼神攝住了,直覺告訴他眼前的少年絕非善類,那不是一雙一般人所擁有的眼睛,那是一雙屬于帝王的犀利雙目。但他漸漸猶豫了起來,眼前這個小子說的或許有幾分道理,但是……雖然自己心中開始懷疑父親、憎恨父親,但是卻始終不願下定決心去做什麼。在他心底深處,他仍然願意相信父親對自己還有那麼一絲絲憐愛,只是礙于身份才故意對自己不聞不問。

他願意相信。

“怎麼樣?如果你今天和我走,明天就可以見到你父親了,有什麼疑問,你當著他的面問清楚就好了。”少年放開了抓著他肩膀的手,輕描淡寫地說道。比耶呆呆地看著他,眼前這個人,或許真的有什麼特別之處,真的可以讓他逃離這個令自己迷亂的情形,讓自己不再迷惑,但是……

“對不起……”但是,他心里還是抱著那一絲絲希望的。

少年輕輕地頷首,“沒有關系,你可以慢慢考慮,希望下次見到你,得到的是你肯定的答案。”

比耶看了少年一眼,那清澈的琥珀色雙眸竟然使自己慢慢冷靜了下來。他轉身,走出幾步,又回頭看了他一眼。或許,如果不是還抱著對父親的最後那一絲希望,他會和他走,但是現在,他只想,等待,等待自己成為偉大的祭司,等父親過來親口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誤會。

也或許,他只是膽小、不敢去問而已,怕真的一問,得到的那“真實”會將最後的希望也變成泡沫,擊碎。他還沒有做好這樣的准備,去承受那一切。

嬤嬤死了。

比耶回到自居住了十四年的小屋時,發現慈愛的嬤嬤倒在地上,倒在一片血泊里,停止了呼吸。那一刻,他的呼吸幾乎停止。

“她違背了自己的誓言,所以理應死去。殿下不要為此哀傷。”背後走出來兩個手持刀劍的蒙面埃及士兵,“如果殿下什麼都不知道,那麼殿下還可以繼續活下去,既然現在一切都偏離了原有的軌道,那麼,你們,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泛著冰冷光輝的劍高高地舉起來了,比耶漠漠地看著那蒙著臉的士兵,突然,他發現自己心中最後的希望,如同尼羅河翻騰的潮湧所制造的泡沫一般,消失了,消失了。

那一刹,他驟然笑了,如同沒有生氣的陽光、如同不能流動的死水。那詭異的笑容,竟讓兩個士兵呆住了。難道他瘋了嗎?可這疑問還沒有說出來,下一秒,兩個人的身體就裂開了,被人從身後橫斷,發黑的血柱噴湧了出來,濺到了比耶潔白的祭司禮服上。琥珀色眼睛的少年從鮮血中走了出來,“沒想到叔父竟然這樣殘忍,幸好我跟過來了。誒?你沒事吧,死了人,你為什麼還那麼開心呢?”

“誒?我、我沒有啊……”他的臉上,還留著那份特別的微笑,自己卻並不自覺。

少年上前一步,向他伸出手,“奇怪的人。但這就是真實,真實有的時候是殘酷的。和我走吧,你想做的事情會更加容易實現。”

比耶看著他,深黑的眸子里不帶有一絲情感,也再看不到任何情緒波動,“神已經不再是我的信仰,我的生活已經沒有目的,我想我幫不到你任何事情了。”

少年微微揚起的嘴角,扯出一絲略帶輕狂霸氣的表情,“那麼便信仰我吧!為我,成為埃及上下的第一先知,我將讓你看到比真實更大、更廣闊的世界。”

他的表情那樣堅決,竟讓比耶微微地感動了起來。即將消逝的夕陽,將金紅的光芒賜予了眼前這個英氣四射的少年,他身上還殘留著剛才噴濺出來的血液,而那清澈的琥珀色雙眸,就好像沖破了一切汙穢,清楚地說明著他自己所希望的方向。

比耶覺得自己,或許應該跟他走。

“記住我的名字,我叫做拉美西斯。”少年看著比耶,自信而幾近狂妄地說,“這個名字,在千年之後必然會作為埃及最偉大法老的名諱,刻在我國各個輝煌的神廟之上,接受眾人的朝拜。而你,則會作為我最信任和重用的臣子,與我的名字一同出現。”

比耶呆呆地看著他。

“從今天起,你沒有過去,你是我拉美西斯最得力的臣子。你不是比耶,從現在起,你叫禮塔赫。”

少年霸道地宣稱,完全不在乎比耶接受與否。

比耶愣了一會,然後,笑了。這次的笑容是那樣沉靜、那樣溫和,宛若陽光,更似流水。他深深地鞠了一躬,深黑的眸子里閃出了猶如黑耀石一般的光芒,含蓄卻暗藏銳利。

“是,那麼,禮塔赫從命。”

直到今天,禮塔赫想起這一段還不由會會心一笑,當時並不知道拉美西斯是誰,為什麼就那樣相信了他呢?現在想想,一定是被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王者氣質所深深吸引了吧,看著他就好像能看到明天,看到比真實更為令人歎服的無限未來。那種使人不得不信服的霸氣和信心使他不由得也被同化了,然後漸漸的,拉美西斯的夢就變成了禮塔赫的夢,拉美西斯,就成了禮塔赫的信仰……

*

兩年後,第七王子拉美西斯被法老封為年長國王之子,即攝政王子。禮塔赫成為底比斯神廟的第二先知,其前所未有的年輕與睿智,使他一躍成為全國上下廣為流傳的神話。

又過兩年,皇叔尼哥在一次用膳的時候被人毒死,至今仍未找到凶手。同年,禮塔赫成為了為數不多的第一先知,並列位于眾臣,參加議事。

又過半年,禮塔赫在執行一次任務的時候,在埃及-赫梯邊境認識了一個美麗的女孩子,她有著烏黑的頭發,明亮的雙眼,白皙的皮膚配上鮮紅的嘴唇,竟好似不屬于這個世界的驚豔。那一刻,禮塔赫年輕的心被深深地打動了。不知道彼此的身份、不知道彼此姓名,他們約定一年後再次相會,然後,便永遠地在一起。

又過了幾個月,一個自稱叫奈菲爾塔利的外國女孩闖進了拉美西斯的生活。

她聰明,但是卻缺乏基本的常識;她有謀略,但是卻不怎麼知曉禮節;她敏銳,但是卻遲鈍地不能意識到拉美西斯對她的迷戀。

這個略帶古怪的女孩子改變了拉美西斯,那短短的數月,那簡單的一舉一動,竟無一不牽扯著拉美西斯的喜、怒、哀、樂,讓年輕的他幾乎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禮塔赫曾想過,或許她消失會更好。後來她真的消失了,就如同空氣一樣,無論如何也尋找不到半分蛛絲馬跡,但是她卻也帶走了拉美西斯那如同炙熱的太陽一般的情感。

他不會忘記她消失的那一天,因為那天,是他又一次見到自己心愛女子的那天。第一次聽到她的名字,第一次知道她的身份。但,居然,幾乎是訣別……

後來,又是五年。

五年時間,發生了太多事情,一切,竟天翻地覆。

拉美西斯如願登上了帝王的席位,那冰冷而漠然的性格,相較起十年前,簡直判若兩人。沒有變的,是那雙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堅定的琥珀色雙眼,和那永遠無法隱藏的君王氣質。

他還在他身邊,他打算一直在他身邊,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將要發生什麼事情。

他希望能一直看著他,微笑地看著,如同陽光、流水。

他要伴隨他,一直前進,去尋找真實,或更多,看到超出真實的,更為寬廣的、更為動人的世界。

這就是禮塔赫一直以來的,信仰。

上篇: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十八章    下篇: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二十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