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十四章   
  
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十四章

布卡雙手緊握成拳,彎著腰,低著頭,眼睛死死地盯著地面,賭氣一般不抬眼看前方站著的少女。

“到底有沒有頭緒了呢?”少女金色頭發,水藍色眼睛,身著樸素的白裙,臉上的皮膚比身上的稍微暗淡一些,但仍可一眼讓人辨認出她的獨特相貌。此時她站在布卡眼前,似笑非笑地看著正在賭氣的少年,輕松地問著。

“……”布卡不語。

“這事關法老的生死存亡,你別不說話呀。”

“……”

“喂?怎麼了?”

布卡索性把頭撇過去,就是不理睬艾薇。艾薇見狀,心里不禁來了脾氣,上前一步,一把拽住他的衣領,讓他抬起頭來……其實,布卡雖然年紀尚輕,但是他的個頭比艾薇卻高了不少。此時與其說艾薇拉著他的脖領讓他抬頭,不如說是拉著他的脖領讓他看著自己。場面確實有些滑稽。但她依舊理直氣壯,氣勢洶洶,“你不是西塔特村的勇士嗎!你不是想為法老效力嗎?現在你表現的機會來了,你怎麼不說話了!”

布卡被她拽著,無奈地看著她,但只過一分鍾,等她一說完,他又把頭擰到一邊去了。

“喂!”艾薇真的有些生氣了,她狠狠地推了布卡一下,松開了拉著他衣領的手。

算了,這個小孩怎麼了!她氣嘟嘟地走開,本來以為這是雙贏之計,他幫到她,他也可以得到法老的賞識,如願以償地加入禁衛軍。卻沒想到,他居然莫名其妙地鬧起了情緒……若是平常,或許她會花工夫勸他,或去揣測他的心思。但現在,幼獅像上的蓮花紋章快成了她的心病,她無時不刻不在考慮這個問題,她要找到這個答案,她一定要抓出幕後的那個黑手,她無暇顧及其他。

但是就怪了,布卡並非這樣莫名情緒化的人啊。艾薇還是止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艾……奈菲爾塔利殿下。”

他終于開口了!艾薇一聽他這樣叫自己,心中立刻明白了大半。她立刻板起臉,翻了他一個白眼,“滾滾!”

“奈菲……”這次沒等他叫出來,艾薇就幾步跑回去,抓著他,讓他把後半句話給生生咽了回去。

“我告訴你布卡在想什麼吧!”艾薇快速地說著,臉上帶著幾分怒氣。可看著布卡楞住的表情,她又忍不住覺得有幾分好笑。早點開口就好了,其實他的心思可真簡單,小孩子一個!“布卡在想,艾微這個小子,太不夠意思了!本來是這麼好的哥們,居然二話不說就成了那個什麼奈菲爾塔利,把布卡給徹頭徹尾地耍了!”

布卡呆了。艾薇盡全力板著臉不笑出來,“我說的對不對。”

布卡點頭,又搖頭,又想點頭……然後他終于垂頭喪氣地說:“算了!說不過你!”他輕輕地把艾薇拉著自己脖領的手松開。“畢竟是在這麼露天的場合,你這樣……再怎麼說也不好吧……”

艾薇這才意識到,自己與布卡正站在皇宮的後園里。這里很靠近冷宮,雖然平常鮮少有人出沒,但說不定也會有宮女經過,萬一被看到確實是不好,畢竟現在自己也不是“艾微”了,這樣和帝國雙璧之一孟圖斯的弟弟糾扯,不是很合禮儀。但至于兩個人是怎麼走到這里的……本來是在艾薇的寢宮見面,布卡一看到她便賭氣般地扭頭就走,艾薇跟在後面,一來一去,不知怎麼就跑到這里來了。

“所以還是你的問題!”艾薇把手抽回來,有點惱怒地小聲叫著。

“怎麼又是我不好了!?”布卡委屈地回了一句。就在這時,艾薇好像突然發現了什麼,快速地伸出手,一把將布卡的嘴巴堵住,示意他安靜,推著他,兩個人一同躲到了柱子背面的一塊陰影處。

“又怎麼了?”布卡扒開她的手,小小聲地問。

艾薇做出一個“噓”的動作,身體藏在柱子後面,雙眼緊緊地盯著往後宮方向走去的一個黑衣的男子。距離較遠,那人還穿著厚重的外衫,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實在難以看清面孔。但是他修長的身材,如同行云流水般的步伐,優雅卻不失風度的氣質,一個名字自然而然地浮現在腦海中。艾薇不由得輕輕地說了出來……

“禮、禮塔赫……”

這微弱的聲音剛剛出口,遠處那黑衣的男子就好像立刻聽到了一般,猛地回過頭來,看向艾薇和布卡的所在地。艾薇一慌,狠狠一推布卡,兩個人就摔倒在了地上。布卡躺在下面,艾薇壓在他身上,雙手緊緊按住布卡的嘴,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心中默念著不要被發現。

從艾薇和布卡所處的位置,到前往後宮的入口中間還有一些矮小的植物,如果兩個人趴下,那麼從禮塔赫那邊是很難發現柱子的陰影下還有人的。只要剛才那一秒禮塔赫沒有注意到艾薇。

兩個人一動不動地呆著,過了好一會兒,總算是沒有聽到人走過來的腳步聲。艾薇慢慢地轉過頭去,小心地望向後宮的方向……好,他不在了,應該是走遠了,所以沒有被發現吧。她心有余悸地想著,剛才那個人,確實是禮塔赫,他轉過頭來的短短一秒鍾,她看見了。……希望沒有被發現,直覺告訴她,禮塔赫是個難對付的角色,況且比非圖又那麼信任他,不管發生什麼情況,她不想和他交手。她又看了看那邊,確認沒有人了,這才轉回頭來。!!

布卡的臉一下子映到了自己的眼睛里,嚇得艾薇差點一個趔趄翻過去。紅發的少年,臉已經漲得和自己的頭發一樣快要燃燒起來了。他呆呆地看著艾薇,處于一種輕度癡呆的狀態。艾薇終于發覺自己太過不合于禮節的行為,她連忙從他身上爬下來,坐在一邊。“對不起,對不起!實在抱歉……”

布卡懵了一般,呆呆地沒有動彈。

艾薇心急地說,“別發呆了!剛才沒有看見嗎?”

布卡依舊嘴巴半張,傻乎乎地看著她,沒有說話。

艾薇拉住他的衣服,拼命搖晃他,“別浪費時間了!剛才沒有看見嗎?”

“我、這這這、你、那個、我……”布卡結結巴巴,語不成句。

艾薇狠狠地拍了他的腦袋一下,布卡不自在的情緒,幾乎都感染到了她,她有幾分惱怒了起來。“我知道你們埃及人是很開放的,況且剛才真的是意外!不要這樣,弄得我都尷尬起來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

布卡臉漲得像個紫茄子,他盡力集中精神,沖艾薇點點頭,示意她說下去。

“你也看到了,禮塔赫為什麼會來冷宮?”艾薇目不斜視,認真地問著布卡。

布卡又懵了,不過也不是因為剛才的事情,倒是真的……“我怎麼會知道……”

艾薇又回身望向去往冷宮的小路,奇怪,身為一個祭司,為什麼不帶隨從,自己跑來冷宮,究竟是找誰的呢?住在冷宮的妃子,恐怕也只有馬特浩妮潔茹了吧,但是打破腦袋也想不出來禮塔赫為什麼會來找馬特浩妮潔茹……說起馬特浩妮潔茹,艾薇腦海中浮現了幼獅像上的蓮花印章。

“該死!”她一拳捶在了布卡的身上,嚇了還半躺在地上的少年一跳。而她神色凝重,一言不發,還在繼續思考著什麼。

該死,思路被局限住了,那封粘土版的主人不一定是幼獅的主人,只要是蓮花紋章的所有者都有可能阿!那麼亞曼拉、馬特浩妮潔茹就都有可能,或者其他能夠刻出這個紋章的人也都有可能!但是,怎麼忘記了,馬特浩妮潔茹可是赫梯的公主阿……粘土版這種文書,她一定是會寫的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禮塔赫又是……

“奈菲爾塔利。”

沉穩而冰冷的聲音,毫無預警地出現在身後,打破了她的思緒。她剛想開口說“別吵我”,可下一秒,她立刻意識到了聲音的主人究竟為誰,讓她生生地把要說的話吞了回去。

她咽了一下口水,緩緩地轉過頭去。

拉美西斯俊美的臉龐又一次出現在了眼前,只是此時,他身後還跟著禮塔赫、以及若干士兵。

艾薇心中暗暗叫苦,所謂禍不單行莫過于此吧!

布卡慌亂地從地上爬起來,手忙腳亂、戰戰兢兢地跪在了法老的面前。不是開玩笑的,雖然曾經是一同出生入死的艾微,但現在怎樣都是法老認准的奈菲爾塔利了。大家都知道法老一向視奈菲爾塔利為珍寶,就連名字都不讓別人提一下,更何況現在……簡直是百口莫辯阿!布卡偷偷抬起頭,看了一下拉美西斯陛下的臉。天,都快沉到地上去了,這就更是印證了這一傳言。布卡慌張地低下頭去,暗暗地想著,這下別說是加入禁衛軍了,可以不死就是萬幸了!想到這里,身體竟然有些微顫抖了起來。

艾薇一看布卡的樣子,心里就涼了大半。這個傻小子,慌什麼啊!這個時候越慌張就越容易讓人懷疑。她鎮靜地抬起頭,看向拉美西斯鐵青的面孔,假裝不經意地掃了一眼禮塔赫,心中暗暗地詛咒著,不用想,剛才還是被發現了,但是真沒想到能把拉美西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給叫過來,難道法老都是不干活,每天閑著的嗎,居然會被臣子隨叫隨到?

她吸了一口氣,故作鎮定地說,“陛下是來看望馬特浩妮潔茹皇妃的吧。”

拉美西斯沒有說話,沒有表情地看著她和布卡。

艾薇心里小小地打了一下退堂鼓,她吞了下口水,盡量使語調平靜地說,“那麼,我就告退了。”

還好,他好像還沒有什麼反應。艾薇站起身,彎著腰,低著頭,慢慢地往後退去。對,就這樣,千萬別追上來。阿!

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拉美西斯已經抓住了她的胳膊,琥珀色的眼睛淡淡地看著她,但是卻隱隱含著一種令艾薇心慌的魄力。接著,他瞥了一眼布卡,語氣冰冷,卻不容置疑。

“把這個男人遣送回吉薩,終身不得離開。”

話音剛落,布卡的臉變得蒼白。不能離開吉薩,就是一輩子不可能加入法老的五大軍團,更別說成為禁衛軍的一員。他如同五雷轟頂,愣愣地呆在那里,一時竟不能言語了。法老身後走上來兩位壯碩的士兵,他們拉起了地上的布卡,架著他往外走。這位西塔特村村長的兒子,身懷絕技的年輕武士竟然難以自主地移動步伐,一動不動地被那兩個人往外面拖著。

艾薇突然覺得一股熱流沖上了頭,第一次見到布卡的時候,那個擁有火紅頭發的少年就一直在念叨著要去見法老,要去成為法老的禁衛兵。她知道這一切對他來說有多麼重要,西塔特村的村長之子,出色的勇士,他如果不能像哥哥一樣成為與眾不同的優秀軍人,他會是多麼痛苦、多麼失落。

而這一切,竟是因為她的不注意!因為她讓法老的顏面丟了,法老的遷怒!

她破天荒失去理智地用力掙脫著拉美西斯牢牢禁錮著她手臂的大手,但是他的手卻如同鋼鐵一般地堅硬,越掙紮,她的手臂就越疼痛。“放開我!你不能這樣對待布卡,你不能!”

而她的抗議卻如同螞蟻撼大樹一般那樣微不足道,布卡被越帶越遠,隨著他的身影越變越小,艾薇的眼眶竟然紅了起來。一路以來,一直都是他陪著她阿,這樣被帶開了,又要什麼時候才能見面呢?說不定直到她離開都不行吧!該死,她為什麼要回來,她又把一個人的命運改變了,她還要做多少錯事呢!比非圖的生命、真正的奈菲爾塔利的命運、馬特浩妮潔茹的人生……現在、現在竟然連這樣無辜的布卡她都……

她頹喪地掙紮著,竟沒有發現眼淚掉了下來。因為自己的無知、自己的無能為力以及愚蠢……

“我要是、沒有來過這里就好了……”

“你說什麼?”她幾近癱軟的身體突然被拎了起來,一直沉默著的法老突然開口了,他向來淡漠的臉上此時被賦有了幾分慍怒的神情。他直直地看著艾薇的水藍雙眸,語氣中帶有了幾分不怒自威的氣魄。

艾薇帶著幾分哽咽,“我說、我要是沒有來過……”

“住口!”話說了一半,就被他打斷了。“你是奈菲爾塔利,我大埃及法老的第一個妃子,你和法老的臣民做出這樣的事情,我是看在孟圖斯的面子上才沒有處他死罪!而你、而你現在!”

話說到這里,他竟然語塞了。而你,而你怎麼樣呢……

他的眼中充滿著怒氣、迷茫、悲傷……他突然把她橫抱在自己的懷里,丟下他身後的隨眾,快步向另一個方向走去。艾薇本能而慌亂地掙紮著,而卻始終說不出話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她不想要這樣,布卡怎麼辦……思緒紛雜混亂了起來,突然,透過拉美西斯的臂膀,在漠無表情的侍從身後,她瞥見了禮塔赫的臉。那是一絲帶有嘲諷和厭惡,但是卻又有幾分歉意的目光……這微妙的表情讓她感到了不解起來。

那是得意?或者是無奈?或者是一種難以說明的……恨?

為什麼?

而在她還沒有理清頭緒之前,法老就已經抱著她離開這令她迷亂的場景。

*

她被帶回了自己的房間,拉美西斯一下子把她扔到了床上,他壓到她的身上,用手扳住她的下巴,強迫她看向自己。

“疼啊……”艾薇輕輕地叫了一聲,盡力把臉別到一邊去。下巴很疼,如同要燃燒起來一般,但是她想要逃離他的掌控,那種猶如在冰山之下展露的怒焰仿佛要燃燒她的心髒。她知道他的感情是什麼,她懂,在她看到哥哥和米娜攜手離去的時候,在哥哥與其他女人調情的時候,在哥哥說要和米娜結婚的時候。她知道這是什麼,如果她是一個擁有至高無上權力的女人,她會殺了那些人,她會親手把她們的生命全部奪取!

所以她知道這是什麼。

她知道拉美西斯二世,這個偉大的法老在用怎樣的眼神看著自己,在以怎樣的心情等著自己。所以她怕了,她怕自己與這個荒謬的時代發生更多千絲萬縷的聯系,她更怕,她更怕的是在自己了解這份感情後,她會產生不該有的猶豫和迷茫,或者,情愫……

在她思考的時候,他的吻落到了她的唇上,那是一個略微粗暴、充滿怒氣和半強迫式的吻。她剛想張口反抗,他溫熱的舌就滑進了她的口中,熱情地挑逗地著她脆弱的情感。她閉緊眼,狠下心,一口咬了下去。

突然,她被狠狠地推開了,她伏在床上,鎖骨處被那粗暴的力量弄得隱隱作痛。抬起頭,拉美西斯的嘴角落下了一絲殷紅的鮮血,刺得她的眼睛發疼。

他難以置信地軾去嘴角的血絲,“你……為什麼反抗我?”

她把頭別過去,不看他。“因為我不想和你接吻,我只和我喜歡的人接吻。”

什麼?他的心突然緊縮了一下。“你不喜歡我嗎……”

她閉著眼睛,堅定地說,“不喜歡、一絲都不喜歡。”

突然,她感到一雙冰冷而堅硬的手緊緊地鉗制住她,強迫她面對那面若冰霜的法老。

“你再說一次。”冰冷的語調,艾薇心中漸漸怕了起來。

“我說我不喜歡你,一點都不喜歡你!”艾薇強打精神,叫了回去。對,不喜歡他,她回來只是為了更改回曆史,她喜歡的人不是他!不是他!

“那是誰!?你口中所謂的弦哥哥?你還和他在一起嗎?或者是布卡?你喜歡孟圖斯的弟弟嗎?”他搖著她,瘋狂地搖著她。為什麼,為什麼等了五年,等來的就是這樣一句話呢!她說她愛那個所謂的弦哥哥!好,他可以等她忘記他!那麼過了五年,為什麼她對自己臣下的弟弟表露出來的好感,竟然還要勝于對自己呢!在他與她見面之前,她和布卡,發生了什麼嗎……

痛苦,太痛苦了。他無法控制自己感情地猜疑著,身為大埃及偉大的法老,一國之君,他深刻地感覺到了自己力量的渺茫。無論自己怎麼渴求、怎麼虔誠,他就是等不到她喜歡他,更別提愛他。而自己,竟然連停止想她的能力……都沒有。

“我已經等了五年了,”他沙啞地說著,控制不住自己情緒地說著,“我還要等多久,你才會喜歡我呢?你既然可以愛你的哥哥,對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西塔特村少年產生好感,為什麼不能、為什麼不能喜歡我呢。”

艾薇愣住了,她斷斷續續地說,“我、我沒有喜歡布卡啊……就好像我不會喜歡你一樣,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你應該能想到吧。我是……”

“夠了,住嘴!”拉美西斯頹喪地喝止了她。“我禁止你告訴我你是什麼,你從哪里來,你將來會怎麼樣!我不想知道,我也不在乎。隨便你是什麼,貴族也好、奴隸也好,即使你是不屬于這個人間的神使、或是來取我性命的魔鬼,我也毫不在意。因為我已經看到你了,你就是奈菲爾塔利,我的奈菲爾塔利。不管發生任何事情,出現任何狀況,我都要你留在我的身邊。”

這番話,完全不像他的作風。那樣的沒有邏輯、沒有理智,就好像是一種壓抑已久的情緒從內心深處迸發出來一樣。但是,她就是那個奪走他生命的魔鬼阿!如果沒有她,他不會二十幾歲就英年早逝……

“我……啊!做什麼?”

拉美西斯把她抱起來,推開寢宮的門,大步地走了出去。兩旁的奴婢看著王那慍怒的表情,不由得都伏倒在地,一一拜禮。太多年沒有見過這樣情緒失控的王了。不知道那個外國的少女如何惹到了他。讓王這樣怒氣騰騰,卻仍然安然無恙地活著,恐怕也只有她可以了吧。

“你又要帶我去哪里?”艾薇推搡著他。拉美西斯不為所動,快步地前行著,向王宮的最高點走去。

“你給我看著!”他們來到了底比斯皇宮的最高點,那里可以看到美麗的夕陽正在漸漸沉入尼羅河,天空被晚霞染成了一片略帶哀傷的猩紅。不遠處可以看到一座氣勢恢宏的神廟,在夕陽的映射下,顯得格外神聖。“那就是辛克布神廟,你看那上面的雕塑,你仔細地看!”

艾薇用力地看著,但是仍然不明所以。

“中間的是我埃及偉大的太陽神,拉。那兩旁,坐著我,還有你。這說明,我不會忘記對你的感情,我敢于讓拉神為證。”他說著,“我還在籌劃建立新的神廟,叫做阿布•辛貝勒。我要讓它流芳千古,即使是天上的神,也可以看到我們,即使是萬年之後的臣民,也可以看到我們。我要證明,你是我的。不管你在哪里,不管你是什麼。”

艾薇怔怔地看著,阿布•辛貝勒神廟。拉美西斯二世時期最偉大的神廟,每逢拉美西斯的生日,就會有神光出現在其頭像之上的神秘建築。法老和他愛妃奈菲爾塔利的雕塑直至今日仍然栩栩如生。它穿越了時空,穿越了三千年,來到了她的時代。

“不、不要!”她恐懼地後退了幾步,“不要把我的塑像放上去,我不要!”

他轉身看向她,眼中帶著不解和痛苦。“為什麼,你不願意和我在一起嗎?”

她搖著頭,她不能再這樣妄為下去了,這樣下去,這段曆史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呢?她帶著幾分懼怕地後退著,卻被他一把拉住。

“奈菲爾塔利,你敢對著拉神的塑像,對著偉大的太陽神發誓嗎?”

“啊?”艾薇懵了一下。

拉美西斯的聲音里帶著微微的顫抖,那是一絲緊張還有一絲難得的懼怕。

“你敢對著它說,說你一點都不喜歡我嗎?說你不在乎我,你將我對你深刻的情感全部視為尼羅河底肮髒的淤泥?”

“我……”

“奈菲爾塔利,你說吧,我要知道你的答案。”

艾薇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拉神,如果真的有拉神。請原諒她吧!她只是……她只是為了保護自己,因為她、她不想再受傷害了。這種不可能有結果的感情,存在、本身就是一種錯誤,他們的相識本身就是一種錯誤,就好像她和弦哥哥那諷刺的初識一樣,她已經深深地體會到了什麼叫做欲罷不能,什麼叫做刻骨銘心。難道現在,同樣的痛苦還要她再經曆一次嗎……?

不。

她不再看他的雙眼,因為她怕看到那雙幾乎要把她溺斃的深邃雙眸,這會讓她死在那琥珀色的哀傷當中。

“……是,我一點都不喜歡你。”

上篇: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十三章    下篇: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十五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