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八章 卡爾納克 之三   
  
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八章 卡爾納克 之三



走了約有半個小時,兩個人到達了神廟的門口。

沒有祭祀活動的卡爾納克神廟保留著莊重的靜謐。數十個公羊頭的詩芬克斯列席通往正門的道路兩側,耀眼的陽光帶著幾分侵略性地灑瀉下來,黃金顏色的石路夾雜著包著金箔或銀箔的石板,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這條通路極致狹長,一邊連接著卡爾納克神廟的正門,一邊通往底比斯的中央。

艾薇隱約想起,這座神廟就是她穿越回來時,睜開陌生肉體的眼睛,第一個看到的景象。

“原來她是卡爾納克神廟的女祭司……”她站在華麗的通路前,喃喃自語。

卡爾納克神廟是底比斯最為古老的廟宇,經很長時間陸續建造起來,曆經數個王朝的修葺完善。著名的女法老哈特謝普蘇特、圖特摩斯三世、拉美西斯三世等都在這里留下了流傳千古的痕跡,更不用說是建築的瘋狂愛好者拉美西斯二世。艾薇不由輕輕笑了起來,即使是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還可以在卡爾納克神廟的諸多位置找到拉美西斯風格的石柱、壁畫。

他一定是很想讓後世知道他的偉大功績,所以才留下那麼多東西吧。

“……殿下?”看著她莫名展露的笑容,冬不禁又一次變得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還沒來得及問,艾薇已經收斂了微笑,透明的灰色眼眸犀利地看著眼前碩大的神廟,

“帶我去平常祭司出入的門。”

“難道你不知道嗎?”冬真的很想這樣問,但是看回眼前的少女,一襲簡樸的白衣,嬌小的身體飽含著難以述明的氣質,清脆的聲音敘述出平淡的語調,既不是命令也不是疑問,但卻讓他無法忽視、無法拒絕。

艾薇公主的事情,他聽說過不少,多半是一些負面的話語,從沒有人說過她會具有這樣的魄力與影響力。那種不經意間顯露的超越年齡的穩重氣質,使他幾次三番不受控制地聽從她的差遣。

冬撓撓頭發,看著艾薇平靜的面孔,無奈地扯出一個如常的笑容,“好的殿下,這邊走吧。”

向南走了數百米,前方漸漸出現了神廟的主體。平時祭司去神廟工作,並不是通過祭祀使用的華麗通路,而是另有入口,冬引著艾薇向一扇巨大的石門走去。

眼看就要到達石門,身旁突然傳來了慌亂的跑步聲。艾薇不由停下腳步,側身望去,只見一個瘦小的孩子瘋也似地向她跑過來。

那個孩子衣著破爛,臉上和手臂上沾滿了汙泥,但是卻遮不住他外族人的面孔——蒼白的肌膚、淺棕色的頭發,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眶。

他上氣不接下氣地跑過來,一下子摔跪在艾薇面前,用力地抓住艾薇潔白的裙擺,小小的關節泛出嚇人的白色,大大的眼睛里堆滿了恐懼的淚水,“求求……求求您,救救我!”

艾薇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地看向冬。冬的笑容卻突然凝結在臉上,他愣愣地看著那個小孩,然後又看看艾薇,眼里莫名地染上了幾分難以置信。最後,他輕輕地拉住艾薇的手腕,“不用管他。”

那男孩聞言,更是用力地抱住艾薇的小腿,言語里帶著聲嘶力竭的祈求,“求求您!不然我會死的!求求您!”

正在猶豫間,孩子身後又穿出幾個人凌亂的腳步聲。艾薇一抬頭,看到幾個滿臉凶煞氣相的埃及士兵,正手持刀劍,氣勢洶洶地追趕上來。

男孩見狀,嚇得立刻躲到艾薇身後,用盡全力抱住艾薇的腿,小聲地抽泣著,“求求您……求求您。”

埃及士兵站在艾薇面前,抬手用刀指著艾薇的鼻子,粗聲粗氣地說,“我們奉命捕犯,速速將他交予我們!”

艾薇抬眼看了一下那些宛若餓虎一般的士兵,沒有顏色的軍服,略微挺起的肚子,顯然不是五大軍團的將士,卻在這里耀武揚威;又垂眼瞥了一下自己腳下顫抖不已的孩子,大大的眼睛里充滿了無辜的恐懼。

這個孩子,連五歲都沒有吧……

她沒有表情地看回士兵,淡淡地說,“請問這孩子犯了什麼罪。”

“什麼罪?”士兵粗聲粗氣地說,“少廢話,這是法老的命令!你若包庇,我連你一起砍了。”

她微微皺眉,拉美西斯的命令?時空怎樣變,他也不會愚蠢到大肆地捉拿孩子開刀。即使是重犯的孩子,也至多是發配邊疆,不會這樣興師動眾地要他性命吧。

艾薇正打算說什麼,一旁的冬上前一步,冰冷的手稍微用力地握住了艾薇的小臂,深胡桃色的眸子里竟然染上了一絲古怪的神色,那一雙眼睛是這樣溫柔,卻又是那樣冰冷,“不要管他。”

艾薇沒有注意到這微小的變化,她咬住嘴唇,她偏不信。不信拉美西斯會有那樣不知所以殘酷的命令,她只當是這些士兵扭曲他的意思,妄自菲為。

她垂首,將剛才敲碎護腕剩余的碎金子全盤端出來,輕輕地說,“這些給你們,孩子我要了。”

幾個大漢一愣,緊接著就轟鳴一般地笑了起來,為首的一把搶過金子,“這金子可以救你不懂法令的罪,但是卻不能救這孩子,我們的命還要呢!”

什麼意思?

“你瞎了不是,這孩子是希伯來人!不僅如此,他是反抗法老的希伯來人。”

記憶猛地劃過艾薇的腦海,在三千年後的圖書館,記載著關于拉美西斯二世最血腥的一段傳說,在他的時代,他曾下令,將全部初生的以色列男嬰,一律殺死。這一切迫使幸免于難的摩西帶領以色列人,翻越西奈山,逃出埃及。

以色列人在得到這個名稱之前,是叫做希伯來人的!

她只當這一切是傳說,然而……眼前這凶神惡煞一般的士兵,那明晃晃的刀劍,好像印證了這一切絕非虛假。

他真的可以,那樣地殘忍嗎?他這種冷酷凶殘的面貌,為什麼自己好像從未見過。她一低頭,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不,拉美西斯是不可能下達這種沒有附加條件的命令的。他縝密的思考不會允許他這樣做,即使是殺戮也必然會是建立在某種原因之上,她相信他,以她對他活生生的了解,她信他遠遠勝過那本破舊的曆史書。

愣神之際,腿邊的孩子仿佛為了支持她的想法一般,突然發狂一般地叫喊了起來,

“不是、不是這樣的,我沒有反抗法老,我沒有——我只是不小心撞到了他——”

他抽泣著,辯解的話語被吞噬到靜默的空氣中,停頓了數秒,他便發瘋一樣地向艾薇身後跑去,甚至不給時間讓艾薇說句“等等”。他幾乎是手腳並用地拼命逃跑,瘦小的身影看起來是那樣地軟弱。但他畢竟是個孩子,不管是多麼地努力,又能躲過多久呢,他怎麼可能逃過這幾個大兵的追殺。這幾個明顯是假借法老之意,想要大開殺戒的下等士兵!

“他逃了,追!”數個士兵握緊刀劍,丑陋的臉龐因為即將到來的殺戮而展露出興奮的神色,准備向孩子奔去的方向追趕。艾薇靈巧地蹲在地面上,抓起一把塵土,毫不猶豫地扔到了跑在最前面的大漢臉上。大漢狂叫一聲,捂住自己的眼睛。艾薇就勢坐到地面上,雙手撐住身體,修長的腿用力伸出去,踢向站得不穩的士兵。

正在原地跺腳的士兵不出所料慌亂地向前跌去,但是手里的長刀不受控制地揮向艾薇的臉頰。艾薇連忙抬起手,在那一刹那,冰冷的刀刃劃過艾薇潔白的肌膚,瞬時在她白皙的小臂上留下了一道赤紅的傷痕。

鮮紅的血順著她潔白的小臂滴落了下去,掉在黃土鋪成的路面上,漸漸化為猙獰的黑色。

跑了一半的孩子停住了腳步,充滿淚水的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宛若根本不相信會有人挺身而出保護他。

“愣著做什麼!快跑!跑出底比斯,別再回來!”艾薇沖他大喊一聲,那孩子一呆,含著淚水的眼睛用力地看著艾薇,慢慢地退後幾步,隨即快速地轉頭,拼命地向北方跑去。

轉回身來,為首的大漢眼里已經充血,他惡狠狠地將裝著碎金子的布袋向地上一扔,“你今天死定了!”一揮手,幾人張牙舞爪地沖上來。

“哼,來吧,怕你們不成。”艾薇輕蔑地吸吸鼻子,反正自己喜歡的人也不要自己了,回去的方法八字還沒有一撇,至少自己剛才還做了一件好事,而且還有一個美少年在身邊,死了也有一個墊背的。

不過……看著那些明晃晃的刀片,還是有一點怕的……

嗚……逃跑吧!

夜晚的盧克索神廟,正上演著恢弘的聲光秀。

上篇: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八章 卡爾納克 之二    下篇:法老的寵妃之荷魯斯之眼 第八章 卡爾納克 之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