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第三十七章 出征 之三   
  
第三十七章 出征 之三



士兵松開了手,艾薇紅著眼眶走向拉美西斯。

拉美西斯琥珀色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情緒的波瀾,他只是淡淡地揮手遣退身旁的禦醫。孟圖斯幾分擔心地上前了兩步,拉美西斯微微揚起頭,示意他退下。

這是懲罰嗎。以前自私地不願意承認自己的心情,恣意地濫用他對自己的嬌寵。現在呢……她摘下書包,從里面拿出瑞士軍刀、碘酒、針管和抗生素。

“其實我不懂醫學。”她緩緩開口說,周圍又是一片嘩然,充滿了對她的猜疑與忌測。“但是我想過一些可能的情況,曆史上不少很多君主或名人都是因為傷口沒有好好處理、壞死而導致死亡的。在銅器盛行的年代,這種事情想必更是司空見慣,所以我准備了一些最基本的處理物品。”

她拿出瑞士軍刀,取豎出薄薄的一葉刀片,置于不遠處的燈火上加熱片刻。“我現在要將你的傷口稍稍擴大,接下來才可以進一步清洗。相信我,不會有事的,只會有點疼……”

“陛下,萬萬不可阿……”西曼顫顫巍巍地上前,有幾分欲言又止地說。“擴大傷口,這種事情……陛下……”

拉美西斯抬起右臂,掌心對准西曼,示意他閉嘴。西曼的聲音就如同被攫取了一樣,頓時什麼話都沒有了。

“奈菲爾塔利,你還愣著做什麼,再不過來,我可隨時會改變主意。”拉美西斯淡淡地說,將左臂伸出來,“擴傷以達到深層清洗的效果,這種事情以前並不是沒有聽說過……交給你了。”

交給你了。是不是也是一種信任呢,但是擴傷還僅僅是第一步,她一定要把這件事情做完。她咬了咬牙,開始用瑞士軍刀擴大傷口,又深又窄的傷口被漸漸地擴大,里面的血肉幾近猙獰地現露了出來。這一切進行的時候,拉美西斯依舊是沒有表情地看著前方,甚至連眼都不眨一下。孟圖斯、奈菲爾塔利、周圍的臣子甚至馬特浩妮潔茹都怔怔地看著這一幕,那可是埃及的法老阿,居然可以有人這樣傷害著偉大法老的肉體嗎。

“碘酒……”艾薇放下刀子,拿出碘酒,“用這個清洗傷口。”

“等等,殿下,請在屬下手上先行使用。”孟圖斯上前一步,拿出短刀,打算在手臂上劃出一道血痕。

“不用多此一舉。”拉美西斯淡定地說,“繼續,奈菲爾塔利。”

艾薇點點頭,故意不去看孟圖斯擔心的神色,開始用碘酒清洗傷口,隨後又使用了禦醫置于旁處的清水,再次小心的沖洗受傷的地方。“好……包紮。用繃帶吧……”她拿出一卷繃帶來,“恩……喂!”她沖著愣在一旁的禦醫叫到,“你過來,可以上你們的外傷藥了,順便幫我用這個東西把傷口包紮好。”

禦醫反應了一下,見拉美西斯默許,才略帶猶豫地上前來,照艾薇的話做下去。

“好……最後一步。”艾薇呼了一口氣,拿出一次性針管,將抗生素吸入其中。“這個,抗生素,可以有效殺毒消菌,防止傷口腐爛。”

拉美西斯不置可否,艾薇就大膽地為這個年輕的法老注射起了抗生素。“噢噢,我現在在給三千年前的偉大法老使用抗生素啊,這是不是也算錯亂曆史呢。”艾薇心中不由幾分自嘲。一切步驟都結束,拉美西斯放下了手臂,被繃帶包紮的地方看來應該是完美無缺了吧,周圍的臣子提起的一口氣終于又都放下,表情漸漸緩和了起來。

“好了。”她轉向一旁楞住的奈菲爾塔利,她美麗的面容上閃著不安的神色,修長的十指緊緊地絞駁在一起,帶著幾分歉意一般的神色看著艾薇。她的歉意,是源于剛才法老對她的信任更勝于自己吧,艾薇苦笑了一下,何須歉意,那些本來不就應該是她的?

想到這里,艾薇又抬眼看了一眼那個冷漠的男人。他依舊在淡淡地看著自己,看得令人心疼。那雙琥珀色的眼睛里面究竟包含著怎樣的訊息呢,那平靜的外表下面隱藏的究竟是怎樣一顆心呢?那份炙熱得如同地獄沙漠一般瘋狂的迷戀,是否因為那不該的誤會和本能的猜疑徹底地褪去了呢,或者是,不知何時,已經轉移到了自己心里呢……?

艾薇晃了晃頭。

多麼令人無奈的境遇。

“我的事情做完了,你來繼續吧……”她對著奈菲爾塔利輕輕地笑道。不光是繼續療傷,以後……也要拜托你了。而這後半句,卻沒有說出來,她把書包裝好,搭在了自己肩上,轉身向殿外走去。

“奈菲爾塔利!”

突然,一聲尖銳的叫喊撕破了肅靜的殿堂。艾薇和奈菲爾塔利不由同時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被兩名士兵牢牢治住的馬特浩妮潔茹公主,倔強地抬起了頭來,那雙烏黑的眼眸里閃著毋庸置疑的恨意,她狠狠地看著艾薇,幾近瘋狂地喊著,“奈菲爾塔利!我恨你,恨你!既然你可以為拉美西斯療傷,你為什麼,你為什麼!為什麼不幫禮塔赫——你一定可以幫他的,不是嗎!?”

兩名壯碩的士兵將她死死地按倒在地上,她卻依然她撕心裂肺地喊著,絕望地掙紮著。她美麗的長發落了下來,散亂在她的面前,她的淚水與汗水布滿在那張完美得仿佛天人的臉上。那個宛如假人一般的白瓷娃娃,如今全然沒有了那矜持與空靈。她不顧形象地叫著,每一聲都如同一把利刺,狠狠地紮進艾薇的心里。

她當時沒有救禮塔赫,不、她是沒有辦法救禮塔赫阿!那個如同陽光流水一般青年的生命消逝得太過迅速,快得甚至連讓她妄想抓住一線希望的機會都沒有。更何況,她只帶了一些基本的藥,最多是眼鏡蛇毒的血清一類,那種毒,那種赫梯的毒,她真的沒有機會能幫他啊!

但是,她卻再理解馬特浩妮潔茹不過了。

這個瘋狂的女人,首先,是一個女人啊,一個為愛瘋狂的女人。如果是自己,如果死去的是拉美西斯,她恐怕會做出更過分的事情吧!就算是殺了那個人,也不為過。

想到這里,她慌忙止住一旁剛要下令將她拖出去的孟圖斯,撲通一聲跪倒在拉美西斯面前。

“拉美西斯陛下!請——”

話說了一半,拉美西斯突然沖她伸出左手,制止了她接下來的言語。他琥珀色的眼眸掃了她一眼,然後又看向了馬特浩妮潔茹。

他明白她要……說什麼嗎?艾薇猶豫地看著他。

“皇妃?馬特浩妮潔茹。”拉美西斯冷冷地說,“——是叛國罪。”

轟隆一聲,艾薇感覺自己的腦袋要從中心點裂開了。

“但她是先皇塞提一世親自指派的妃子,又是我第一個偏妃,免極刑。”年輕的法老慢慢地說著,始終看不到他表情的起伏。“但是,她依然要被剝奪”生“的權利。從明天開始,銷毀一切關于馬特浩妮潔茹的文書,抹殺其于埃及的一切存在,將其移居至底比斯西岸,囚住于神廟,終身侍奉死亡與輪回之神。”拉美西斯說著,旁邊的文書官就忙不迭地都給記錄了下來,除了書寫的聲音以外,廳殿里就宛若死一般的寂靜。

馬特浩妮潔茹空洞地看著拉美西斯。

拉美西斯隔了片刻,又開始說,“從明天起,你的名字,就是比?比耶。你需舍棄你的性別,終身不可結婚。帶下去吧。”

兩個士兵拉著馬特浩妮潔茹——比?比耶往外走,五年前初見的美麗公主,早已沒有當時嬌慣的銳氣。她拼命地、不顧一切地愛著禮塔赫,但是卻被種種陰差陽錯,最終天人兩隔。拉美西斯的心情,艾薇都理解了。這何嘗不是一種溫柔。從今天起,比?比耶就可以擺脫世人的嘲笑與流言,名正言順地、永遠地呆在禮塔赫的身邊了。古埃及人信奉轉生。拉美西斯一定是希望,有朝一日,他們可以盡快再會吧……

但這種帝王的溫柔,又何嘗不是一種殘酷的縮影呢。

會不會有一天,他也會用那種溫柔,將她亦傷得體無完膚呢。

“公主!”

艾薇跑出了宮殿,追上了前面緩緩前行的馬特浩妮潔茹。

“我……對不起!”她深深地鞠躬,把頭埋在雙肩之中。

馬特浩妮潔茹看著她半晌,長長睫毛下烏黑的雙眼中閃過了短短的一絲靈動。但很快,那種生存的氣息就消失了。比?比耶,她唯一還記得的,或許是六年前,那個溫暖悠閑的午後,那個不知姓名卻猶如陽光流水一般的少年吧……一切的開始,或許就是一切的終結。事到如今。恨已經不再有任何意義了。

“奈菲爾塔利殿下……”年輕而穩重的聲音輕輕喚著艾薇。

艾薇沒有回頭,怔怔地望著馬特浩妮潔茹遠去的身影。“若是沒有開始,事情又怎會這樣結束。都是我的錯……”

“殿下,禮塔赫的毒是致命的,並不是您的問題啊!”孟圖斯望著艾薇的背影,那一刻竟覺得她好像要在風中消失了。

“不、我不是說那件事……不是……”

她並不是為了自己不能救禮塔赫而懊悔,她懊悔的是她不該出現在這里。

她只是一顆小石子,但是激起的波紋,居然大到無法控制……

“孟圖斯將軍,你……會帶我出征嗎?”

上篇:第三十七章 出征 之二    下篇:第三十八章 雙方的攻防 之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