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第三十七章 出征 之一   
  
第三十七章 出征 之一



前情提要:現代少女艾薇陰差陽錯地回到了十九王朝的古代埃及,結識了聞名遐邇的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並不小心取代了曆史上奈菲爾塔利的位置,更改了曆史。為了使曆史回歸原有的軌道,她不由再次置身于曆史的洪流當中,隨著步步深入,艾薇的想法和情感都逐漸發生了變化。在迷茫猶豫之時,曆史更加偏離。法老的摯友禮塔赫為保護君主被刺死亡,但因為一時迷惑艾薇卻放走了赫梯的神秘使者雅里,各種誤會導致原本在五年後才應爆發的赫梯-埃及全面戰爭提前。艾薇終于跳出心結,坦誠面對自己對拉美西斯的感情。然而一夢醒來,事事皆非。法老不再信任艾薇,真正的奈菲爾塔利卻神秘地出現在他的身旁。

沒有緣由背叛埃及的內奸-亞拉曼公主、被拉美西斯指派上戰場做餌的布卡、擔心弟弟而焦急不安的孟圖斯將軍、因愛人死去而充滿仇恨的赫梯公主馬特浩妮潔茹、神秘莫測的赫梯使者雅里、突然出現的真正奈菲爾塔利、醒悟已晚的艾薇、冷漠莫測的拉美西斯,命運的繩子將他們緊緊綁在了一起,命運逐漸編織了一張錯綜複雜的網,法老的寵妃,繼續給您講述穿越三千年的神秘故事……

*

艾薇從床邊的箱子里拽出自己的背包,坐在地上慢慢整理了起來。戰術手電、信號彈、手槍、望遠鏡、牛仔褲、藥品還有……哥哥送給她的那副黃金手鐲。這些,就是與現代唯一的聯系。她看了看那副黃金手鐲,自回到古代的那一天起,鐲子上汙跡斑斑的鏽點就驟然褪去,以一種奢華嶄新的面貌重新出現在她的眼前。獨留那只由紅寶石制成的冰冷蛇眼,依然仿佛帶有生命似地嘲笑著她荒謬的命運。

奔騰的尼羅河水,耀眼的陽光,駿馬上的年輕君主,豪華的王城,錯亂的心意,被更改的曆史!

倘若不是這個手鐲,怎麼會有現在那可笑的一切。冥冥之中,仿佛有某種神秘力量在決定、操縱著這些命運。不知道接下來,事情將會如何發展,結果又會是怎麼樣。

未知雖然可怕,但是此時心中,卻沒有絲毫後悔。

她將淡色的金發在腦後束起,戴上了短短的黑色假發。

“我要走了。”

艾薇輕輕地自言自語了一句,水藍的眼睛里泛起一絲溫和的光芒。

走了之後呢,拉美西斯二世就可以和真正的奈菲爾塔利在一起,一切回到正軌,一切都順利地進行下去。一切都結束之後,她應該把這些都當成一場夢,回到未來,回到那個陰雨朦朧的倫敦。這些刺得令人張不開眼睛的豔陽、絢藍的晴空、黃金的沙漠、鮮活的人們,都終將變為穿越千年之壁畫上的古跡,或某本世界通史上的記載。還有那份遲來的、卻是剜骨的情感,好了,都過去了,她可以忘記。

在走之前,只有三件事情要做,她只需要集中精力,全部放在在這三件事情上。第一件,把布卡那個小子拽回來,她知道,舍普特一直看著他呢,她一定要幫上忙,為了舍普特的幸福,為了幫助過自己的布卡;第二件,亞拉曼公主,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她要背叛埃及,但是將她留在拉美西斯身邊,多少是個隱患;第三件,也是初衷,要讓曆史歸回正規……看來,這件事很難做到了,命運已經偏離了軌道,她能做的,就是在它沒有背道而馳之前早日讓它回歸原路。比如,盡力推遲赫梯與埃及真正的全面戰爭,比如,不讓拉美西斯親征,比如……讓真正的奈菲爾塔利獲得應有的地位。

應有的地位,埃及的皇妃,那個人的……妻子。

艾薇把背包挎在肩上,輕輕地歎了一口氣,推開門,走了出去。

*

“全軍整隊,黃昏時刻一定要出發。”孟圖斯對著塞特軍團下達完命令之後,便走回了高台內部。他焦急地在原地走來走去,恨不得立刻就策馬趕上自己那年幼輕狂的弟弟。為了爭功,何苦如此?布卡,這次真的搞不清楚你在想什麼了。但是更不清楚的,卻是那年輕君王的想法。明知自己只有這一個寶貝弟弟,但是卻輕描淡寫地決定讓他率軍去打頭陣,策略雖然是清楚,但是卻不懂為何要布卡,為何偏偏是布卡。

這不是法老一貫的作風啊!

“荒謬!”焦躁的神情破天荒占據了紅發青年英俊的臉,他看著窗外尚掛在半空中的太陽,不由更加心神不甯起來。依照命令,大部隊黃昏後出發,但是黃昏什麼時候才來。

叩叩。

敲門的聲音輕輕響起,孟圖斯不耐地說,“是誰。”

門輕輕一響,一個身形瘦小的黑發少年就走了進來。孟圖斯剛要令他退下,卻驟然看到了那一抹奇異的藍色。“奈菲爾塔利……殿下?”他本能性地想單膝下跪,但是卻被艾薇連連揮手制止。

“孟圖斯將軍,我是來拜托您幫忙的。”艾薇客客氣氣地對著這個年輕的第一將軍說,“請您帶著我一起出征可以嗎?我願意作您的侍從。”

孟圖斯眼前一暈,帶著她?能有什麼用處。如果陛下發現了,又是不必要的麻煩,他猶豫著,心里盤算著如何委婉地拒絕這個淘氣的小妃子,而艾薇卻突然神色黯淡地說,“拜托你,我真的希望能幫到布卡。”

孟圖斯一愣。

艾薇卻認真地說,“我來到這里,都是布卡保護了我,我也希望能幫到他,不管怎樣,相信我,我一定會對你有所幫助的。”艾薇堅決地看向孟圖斯。那一刹,孟圖斯明白了,布卡這小子,一直都跟著奈菲爾塔利,兩個人看來還有一些情誼,不管是什麼,法老心里一定還是不甚愉快,雖然拉美西斯的氣量是毋庸置疑的,但他對奈菲爾塔利的感情,及因此會做出的事情,是難以用常理來估量的啊。

“不行。”想到這里,孟圖斯便斬釘截鐵地說道,“這次出征路途遙遠,勝負難辨,屬下實在沒有信心能夠……”

“不要拒絕我,孟圖斯將軍。”艾薇突然板起臉,嚴肅說道,她要隨著布卡出征,以避免他的死亡,以挽回即將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為此,她不惜一切代價。“如果你不帶我前往,此戰必敗!”

什麼?孟圖斯眉頭不自覺地微微一踅,心中因她顯露的狂妄而略感不快,但很快,他就壓抑住了不自覺湧出的諸多想法,恭敬而謙卑地回答,“奈菲爾塔利殿下的智慧,自然是毋庸置疑。只是此戰凶險,屬下十分擔心殿下的安全,所以才……”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孟圖斯將軍。”孟圖斯聞言,不由得又是一愣。艾薇見狀,微微揚起嘴角,“你在想,你身為埃及的第一將軍,帶兵打仗已有數年,眼前一個乳臭未干的妃子,居然大言不慚地在你面前言論勝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帶著她不過是麻煩,不如早點把她打發算了。”

孟圖斯低頭不語。

“將軍,”艾薇雙眼忽然現出冰冷的藍色,“我說這話都是有原因的。你們的作戰計劃,恐怕已經被敵人知道了。”

話一出口,屋內的空氣仿佛凝結一般冰冷。

近日宮內不知從何處傳出了種種消息,說法或許有些出入,但是大體的意思基本相同:藍眼睛的寵妃奈菲爾塔利是奸細。她惑言法老,串通赫梯,害死了禮塔赫,放走赫梯的使者就是最好的證據。艾薇昏迷這幾天,謠言已經傳得沸沸揚揚。她說出這話,想必是不知道這些事情吧,不然難不成在暗示他,作為奸細的她,早已把消息告訴了赫梯?那麼她過來請求隨征的意圖又究竟何在呢?孟圖斯不由有些迷惘。

“別誤會,”艾薇卻好像看透了他心里所想,沉靜地說了下去,“我是不可能泄露這機密的,我被你們的法老派人用藥迷昏了整整三天,恐怕你們的作戰計劃就是在這期間制定的。你只要想想都有誰參加了這次計劃制定,或者有誰知道這些計劃的全局,答案就很清楚了。”

計劃,那是陛下、自己和軍團副將共同制定的,她的意思……難不成是副將?孟圖斯臉色一沉,“屬下信任自己的副將,他在軍中的時間長于屬下。”

艾薇搖搖頭,“我不是那個意思,還應該有人知道全局的布畫。我聽說……你們會將出征的時間和線路告訴最高祭司,來占卜吉凶。”

“禮塔赫他……已經……”

“與神對話的少女。”

“你是說……?”

“不管禮塔赫在世與否,一直以來,你們不是都會請亞拉曼公主占卜吉凶並且祈求賜福嗎!”艾薇堅定地說,“孟圖斯將軍,相信我,雅里的逃走,我確實幫了忙,這是我懊悔的事情,但是這件事情的交換條件就是,告知我潛伏在埃及的內線究竟是誰!亞拉曼公主就是內線,內線所遺留線索,她都具備,印有荷花圖樣紋章的密信、高貴的身份以及對埃及的大半出征信息了若指掌。”

孟圖斯皺著眉頭思考著艾薇所說的話,雅里那個名字總覺得耳熟。艾薇焦急地拉住他的衣襟,“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請你相信我,我們不能承受這次戰役失敗的風險,因為打頭陣的……是布卡!請讓我隨軍前往,我一定可以幫到忙……”

話音未落,突然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停留在了門口,打斷了二人間緊繃的氣氛。只聽來人撲通一聲跪在門口,上氣不接下氣地說著,言語間夾雜著驚慌和憤怒。

“稟報將軍,大事不好了!陛下,陛下他遇刺!……”

上篇:第三十六章 遲來的心意 之二    下篇:第三十七章 出征 之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