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十一 南征北戰 第447章 夫唱婦隨   
  
卷十一 南征北戰 第447章 夫唱婦隨


【兄弟們,雙倍月票的好日子到了,今天就讓我們一起努力,拿下起點有史以來,迄今為止,單書月票總榜冠軍的桂冠吧!阿米爾,沖啊!】

世界萬物,總是陰陽相輔的.一個小村子,可能會有那麼一兩個潑婦無賴,但是大到一介城市,那地痞潑皮便會更多.

杭州做為目前最大的海市通商口岸,中外客流越來越大,城市人口越來越多,湧進城來的人有些是無業游民,本來就是以歪門邪道來糊口的,他們到了這里,與當地的流氓結合,就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幫會,有些甚至千方百計攀上了手握刑殺大權的官吏,是以猖獗一時,為害甚烈.

這些流氓組成了幫會,就叫打行,又叫撞六市.他們坑蒙拐騙,敲詐勒索,還負責收銀子替人打人,對付競爭對手等等.

有些幫會用首腦人數起幫名,叫什麼十三太保,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還有的用所用的武器起名字,比如棒槌幫,劈柴幫,折凳幫,斧頭幫等等,縱橫街市,賭博酗酒,欺行霸市,真是無所不為.

這些人一遇到人命案子,更是視做奇貨可居,只要打聽得那苦主沒有親人,立即派出兄弟冒充那死者的親戚,勒索無度,甚至逼人破家.再不然便去作偽證,尤其要是沾惹上外地的商人,那些人一則膽小怕事,二則出門在外,最後大多忍氣吞聲出點血了事.

那時的幫會不象後世違法犯禁者分得那麼門類清晰,諸如老千,造假販假,欺行霸市,充當打手,收保護費,敲詐訛人,文行武行,他們是什麼都做.

曾有一個扮成斯文秀才模樣的人跑到一位致仕的官員家中,冒充曾在西湖種梅養鶴的宋朝著名詩人林和靖的十世孫,說是落魄至此,希望這位官員予以援手.

那官員大樂,便拿出林和靖的傳記要他朗讀,那人倒真識字,只是當他讀到林和靖"終身不娶,無子"這句話時,不禁面紅耳赤起來,那官員笑不可抑,也未責打他,便叫家人將他趕了出去.這人也只好自認晦氣,不過他連官員都敢騙,可見這些流氓幫會膽量之大.

有一些幫會專門負責造假,曾有一個幫會中人用假銀子去甯波買牛,那牛主拿了假銀子再去繳稅,結果被官府識破,追究他偽造銀兩之罪,他哪里說得清楚,最後悔恨無及,自縊而死.常人只看到那流氓不過是造了幾錠假銀子,騙了些財物,誰能想到這背後竟是害得人家家破人亡?

諸于賣假藥,造假古董的也大有人在,甚至有人專門幫有錢人造族譜.

一些暴富的人想攀個有名氣的祖宗,這些人便搜羅秦漢以來的世家名門給他靠上,從族譜觀其祖先,莫不由王侯將相而來,曆代的封諡誥敕,名人序文具在,足以以假亂真.就是當代也很少有人辯識真假,只消再過上一二百年,那更是板上釘釘,再無人考證出真偽了.

這些地痞地賴平素行為雖然折騰得老百姓不得安甯,但真要鬧上公堂,一則證據難尋,二則既夠不上砍頭,又夠不上判刑,打一頓板子.那流氓無賴回來能用陰招鬧得你日日不得安甯,所以百姓大多選擇忍氣吞聲.

欺壓"天生秀"戲班的這個團伙,是號稱十虎的幾個結義兄弟,老大叫一條龍胡龍,老二叫地扁蛇鄧觀.這些人常到戲院子蹭戲兼當扒手,戲班子也是敢怒而不敢言.

假癡不顛癱了以後,已經沒有什麼人搭理他了,可是小春宴成了朱成碧的相好的消息在戲院子內外傳開不久,這十虎中的地扁蛇鄧觀就成了戲院子里的常客,而且經常跑到後邊去和癱在床上無所事事的假癡不顛喝酒聊天,彼此竟成了朋友.

也就是在這不久,假癡不顛暴斃.張老夫子曾去獄中探望過朱成碧和小春宴,據小春宴說,自她丈夫摔成殘廢,那地扁蛇郭觀就對她勾勾搭搭,尤其是有一次她被鬧煩了,對郭觀說起丈夫雖然癱了,這些年做名角也攢下了點家當,兩人就算不在戲班也足以渡日,這郭觀糾纏得更緊了.

小春宴的丈夫被害後,郭觀又曾威脅要她嫁給自己,小春宴不答應,郭觀便冷笑而去.班主告官後,出面做證說小春宴與朱成碧戀奸情熱,常常虐待親夫的幾個證人,大多是常在戲院蹭戲摸包的痞子,很難說和郭觀等人沒有關系.

現在二人被抓,未幾就突然冒出個小春宴也沒聽丈夫提過的堂弟,天天跑到戲園子哭鬧,又有胡龍,郭觀一幫地痞幫忙,攪得勾欄不得安甯,這些人就更加可疑了.

張老夫子早聽學生說過,這些幫會有些撈死人財的本事,比如在路上撿個孤苦無依的垂死老幼帶回去,悄悄把他弄死,丟在富有人家門口,然後冒充親友上門訛財的,假癡不顛這樁案子大同小異.

正德聽得氣炸了肺,惱怒道:"都說嚴嵩治政有方,難道眼皮底下有這許多黑暗,他竟視而不見?"

張老夫子苦笑道:"這倒不怨知府大人,現如今杭州城天天人來人往,摩肩接踵,知府衙門那點人手光是處理正常告官投訴的案子都不夠用的,再說了,這些人,能讓人抓得到把柄的有什麼大罪?不就是以苦主親戚身份上門哭鬧麼?

對那百姓來說,柴米油鹽就是性命,這樣鬧足以要了他的命了,可到了官府卻無法量刑.你能怎麼樣?人家親人慘死,還不興上門痛哭?縱然不偏不袒,打上一二十板,他必十倍報于那戶人家,介時那戶人家為求平安,根本不敢再來官府再報案.

朱公子,這就是你說的刑不能治罪,法不能勝奸了.說得好啊,這些地痞無賴就是鑽了律法的空子,所行之事讓你套不上大罪,所行之惡卻足以讓百姓走投無路.亂世用重典?唉!就是按察使大人也沒有這個專斷之權,要做到談何容易啊?"

正德皇帝冷笑一聲,一指楊凌,說道:"楊卿!"

楊凌連忙離席跪倒,稟道:"臣在!"

"這件事朕交給你了,一群土雞瓦狗,從速解決,不得枉縱!"

"是!朕一定嚴厲打擊,從速緝捕,從速判案,從重處治,徹底掃蕩這些魍魍魎魎!"

張老夫子目瞪口呆,下巴喀地一聲,他連忙揉了揉,離席仆倒在地,磕頭如搗蒜地道:"草民有眼無珠,參見吾皇萬歲!"

正德哈哈一笑道:"你若有眼有珠,就不會水潑小天師,又對朕說出這番話來了.不知者不罪,起來吧,朕今日是微服出游,不要張揚".

"是是是!"張多重戰戰兢兢地爬了起來,皇上和威國公到了杭州他當然知道,知府衙門還特意下了通知,要求書院加強管理.近期約束學生少出去游逛呢.為此張老夫子找了六十多條題目讓學生們作文章,就是為了羈絆住他們,方才一聽這少年公子稱那年長的公子為楊凌,又自稱為朕,張多重還能不明白怎麼回事嗎?

正德聽了這件惱人的事,也無心繼續游覽下去了,便招呼皇貴妃唐一仙等人出來回府.符寶兒在內室獨自望著水中倒影發了半天的怔,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麼,待她再出來時,人卻變得文靜多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穿了這身衣服,提醒了她自己是個女孩兒家,反正走路文靜,說話也秀氣,再也不複那副粗魯莽撞的半大男孩模樣,看的永福,一仙嘖嘖稱奇.至于永淳和湘兒,她們可看不出張符寶有什麼變化,二人大大咧咧一如平常.

皇帝親自關注的事,那就是天大的事.楊凌也未通知地方官府,徑直調來東廠,西廠,內廠,錦衣衛在本地地主要頭目.各路頭目不知出了什麼大事,一個個心驚膽戰地趕來見楊砍頭,各路頭腦濟濟一堂,大堂上卻鴉雀無聲.

一見了這些人,楊凌就對他們開門見山地道:"此案,是皇上親自囑咐交辦的.你們誰和他們有交情,我不管.你們以前誰幫他們做過什麼,我也不管.哪怕昨天晚上你還蒙上面,跟著杭州城內的地痞流氓,幫會惡霸一塊打家劫舍,這罪我都給你們免了!"

楊凌冷冷地掃了一眼,唬的這些吃人不吐骨頭,連渣滓都不吐的廠衛特務後背心兒直冒冷汗.楊凌陰惻惻地道:"本國公今天給了你們這道免死金牌,你們就不必怕昔日稱兄道弟的人會把你們攀咬出來.但是!從現在起,還敢包庇罪犯者,通風報信者,同流合汙者,無論罪責大小,一律抄家嚴辦!"

三廠一衛的頭目轟然一喏,大堂上頓時殺氣沖宵.

官字兩張口,可以翻云,可以覆雨,這些笑面虎無害時,笑吟吟的一副和氣生財模樣,真要翻了臉,那就個個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活閻王,那些沒有執照的流氓哪有這些有執照的流氓專業?

楊凌的厲害他們是曉得的,現在楊凌把話交待到這個份兒上,誰還敢循私枉法?反正楊凌給了他們一道免死金牌,沒了後顧之憂,這些人的殺氣都被調動起來了.

楊凌沒有把"從嚴從重從快"的'三從’告訴他們,本來就是一群噬人的老虎,如果再讓他們肆無忌憚那還得了?隨即楊凌從附近府縣抽調了大批人手協助他們辦案,杭州城表面上一如既往,平靜繁華,暗下里號稱"颶風行動"的掃黑嚴打己緊鑼密鼓地開始了.

三日後的夜晚,杭州城的一個錦衣衛頭目受邀出面說和,'天生秀’老板擺酒設宴,公開向杭州十虎請罪.當胡龍,郭觀得意洋洋地從'天生秀’班主手中接過二百兩紋銀時,早已埋伏在附近的錦衣衛一擁而出,將他們全部拿下.

這個訊號一發出來,整個杭州城的收網行動開始了.一隊隊番子,錦衣衛以及剛剛被調來,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狀況的衙役,巡檢,民壯,按照事先早已擬好的名單開始逐個抓人了.

抓捕異常順利,一則時間已經到了深夜,大部分人都回到了家中.二則由于皇帝駕幸杭州,這些幫會份子早都得到老大的指示.最近安分的許多,只想避過這陣風頭,所以全都安安份份地待在家里,漏網之魚幾乎沒有.

民心似鐵,官法如爐.在放開手腳,不必循于常法的指示下,三廠一衛的"刑體"藝術還沒表演多久,這些流氓就把坑蒙拐騙的事交待得清清楚楚.審訊,取證,判刑異常快速,還沒等抓捕行動在民間造成恐慌,各種謠言還沒有來的及散播,對于這些幫派份子已經公開宣判了.殺的殺,關的關,流放的流放,到第六日已是塵埃落定.

這樣的雷霆手段雖是人治而非法治,但是卻沒有什麼可詬病的.總是出來一些新的犯罪行為,才會產生一個新的律法對應.調查研究,制訂推行新的律法,就算最快也得幾年,這段時間對社會產生的巨大破壞,對百姓造成的種種傷害視而不見?

犯罪猶如病毒,法律就是殺毒軟件,它來不及產生作用時,還要社會正常發展,那就只能來個格式化.楊凌入仕雖晚,朝爭黨伐,戰陣軍伍卻經曆得多了,殺伐決斷毫不猶豫.

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此舉果然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首先拍手稱快的就是各地趕來做生意的中小商販和勾欄,茶肆,菜市,酒館的經營者,以及社會最低層的百姓小民.

楊砍頭這次出來,只有到了蘇州才沒有動刀動槍,想不到到了杭州卻變本加厲全找了回來,此役砍了兩千余人,關押流放共計三千余人,杭州吃黑飯的兄弟幾乎被他連根拔起.偶而漏網的幾只小蝦米人人自危,走路都夾著腚溝.隨著杭州城的繁榮而剛剛活躍壯大的江湖幫派被打擊一空,杭州風氣大為扭轉.[天堂之吻手打]

楊凌親自坐鎮指揮,最擔心的是會影響杭州的正常秩序和經營發展,待一切處理事畢,他和嚴嵩等人分別明察暗訪,確定人心安定,沒有引起什麼動蕩,這才完全放下心來.

這幾日在外忙碌,什麼都顧不上,連皇帝行在都只是匆匆去彙報下情形下便急急離開,永福和湘兒更是難得見上一面.如今一切停當,楊凌放心地把善後事宜交給嚴嵩去處理,獨自趕回皇帝行在.

剛剛回到自己所居的西跨院兒,換下了正式官袍,門口便有侍女嬌聲瀝瀝地道:"永福公主駕到".

楊凌一杯茶剛剛斟了一半,忙放下杯子趕出門去,永福公主娉娉婷婷立于門前,一襲鵝黃衣衫,容顏嬌美,嫣然可人.雖說二人已有夫妻名份,可是大禮未行,見了還得隆而重之地行君臣之禮的,楊凌忙拱手一揖,說道:"見過長公主殿下".

永福公主矜持地一笑,拂袖道:"國公免禮,且進書房敘話".

楊凌忙頭前引路,永福公主領著兩個侍女進了書房,妙目一轉,說道:"就放桌上吧,你們先行退下".

"是!"一個侍女屈膝一禮,起步上前,楊凌這才發現她手里捧著一個托盤,托盤上有個東西,大約一尺來高,上邊蒙著紅綢不知是什麼東西,不過看過頗為沉重,那侍女托著挺吃力的.

侍女將托盤放在桌上,然後襝衽一禮退下門去,永福公主一直立在那兒,神態端莊,雍容大方,可是房門嚓地一響,她就象只剪水的燕子,翩然飛入了楊凌的懷中,嬌嗔道:"這麼忙麼?連著幾天連面都不見人家".

楊凌摟著她的纖腰對了個嘴兒,輕笑道:"小甯這副樣子才象個十六七歲的女孩兒,活色生香,溫香暖玉,可不似從前.一副只可遠觀,不可……嗯嗯的模樣".

"嗯?那現在就可以……麼?"後兩個字他不說出來,永福也不說出來,只是紅著臉白了他一眼.

楊凌屈指在她臀尖上一彈,永福佯做嬌呼的功夫,楊凌低笑道:"要是我不如此,只怕我的小甯兒反而滿腹委曲了".

永福公主羞嗔地拍了他一下.楊凌放開手笑道:"我剛回來,正想歇一歇再去看你.這是拿了什麼借口來看我?要是褒粥我可不喝,這麼一大罐子還不撐死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走過去掀開紅綢,這一看不由訝然道:"玉像?"

寶光瑩然,玉潤光滑,晶瑩剔透,好大的一塊極品美玉,雕工也極精美,曲線流暢,角度稍稍移動,潤滑悅目的翠綠光芒便隨之流動,黃金有價玉無價,美玉與劣玉只差一分,貴賤便是天壤之變.世上要尋這樣大的一塊通體剔透的極品美玉並不容易,要說這塊美玉價值連城那是毫不誇張.

楊凌左端詳,右端詳,看了半天一臉惋惜地道:"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永福站在他身側奇怪地道:"可惜什麼?"

"可惜了這麼一方美玉啊,它該雕成你的樣子才對,雕成個老頭兒,唉!"

永福失笑道:"人家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還不夠啊?還要雕個像.這是老君像,張天師親自主持開光的,你這幾日忙著殺人,他呢,就設壇,做符,念咒,給這塊玉雕開光,用了足足七天七夜的時間.

你行殺伐之事是為了朝廷,為了天下百姓,可是煞氣終究重了,這尊開光老君像留在你身邊,袪病去災,百邪不侵,縱有陰魂惡鬼也早逃得遠遠的".

"這麼靈驗?"楊凌不敢不信,張天師的本事他多少是見過的,世間騙人的神棍雖多,可是還是不乏真正的高人的.

楊凌上下打量著慈眉善目,仙風道骨的李老君,說道:"真難為了天師,耗了莫大心力,為這尊玉像開光".

"哦!這個呀,天師為這尊玉像開光,是敬獻給皇兄的,我見了,覺得你更需要它,就要來啦."

楊凌看看理直氣壯的朱秀甯,又看看笑容可掬的李老道,不由長長地歎了口氣,有妻如此,何其幸也!可憐的厚照兄弟,幸好老爹弘治只給他生了兩個妹妹,若是再多幾個,不知他還要被敲詐走多少東西.

美人恩重?何以為報?

花梨木的圈欄雕花大椅上,兩個人偎在一起親吻擁抱,狀極親熱.可是……

"喂,你老東張西望的做什麼?"永福嬌喘籲籲地嗔道.

"我……老人家眼睜睜地看著,弄得我不好意思",楊凌干笑道:"本來就雕得極生動,又是開過光的,心里別扭啊",楊凌站起身,把那沉重的老君像捧了起來,左右一張望,走到古董花架前把他擺在上邊,瞧了瞧又取過那塊紅布又把他重新蒙上.

楊凌這才拍拍手,說道:"這下好了,安心多了".

永福公主咬著唇笑,她站起身理了理凌亂的發絲,道:"讓你一說,害得人家也覺得總有人在偷看似的,真討厭!我回去啦!"

"啊?"楊凌被她撩地蠢蠢欲動,一聽這話不禁傻了眼,他苦著臉道:"你這就回去?那我……怎麼辦?"

永福公主調皮地向他皺了皺鼻子:"我才不管,誰叫你好幾天不來看人家?"

一串嬌笑聲中,永福公主的身影已經閃到了門口,門兒一開,妖嬈的小美人兒又變成了端莊高貴的長公主,儀態萬千,搖曳生姿地去了.

*****

出得廳堂,上得臥床,身份高貴,天皇貴胄,已是人間極品了,如果她是女王呢?不但是一位千嬌百媚,手握重兵的女王爺,而且叱咤風云,英武更勝須眉,那番滋味又如何?

就在楊凌對杭州城進行'正德帝南巡,城市衛生大掃除’的同時,夫唱婦隨,紅娘子也在草原上剛剛結束一場大掃蕩,此戰滅敵七千,俘虜三千,牛羊馬匹共計兩萬余頭,營帳兵器不計其數.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現牛羊.

翰難河流域富饒的土地上,蒙古氈房星星點點地散落在高坡前,大樹下,草地上,河流旁.縱目眺望,到處是一片青青蔥蔥,勃勃生機.

駐帳營地四周的草原上,馬嘶犬吠,牛羊成群,駱駝悠閑地踱著步子,湛藍色的,映著天空朵朵白云的斡難河水一路東流,在草原上環繞出一個個小小的湖泊,湖泊邊開滿了黃的,紅的,紫的鮮花,蝴蝶,蜜蜂在草叢中忙碌,如鏡般明澈優美的湖泊里,有各種水禽悠閑地鳧水,覓食……

河灘上,正有人在宰殺一頭羊,蒙古包前,一伙小孩子圍攏在一起,正為兩個在摔跤的半大小子"嗨嗨"地呐喊助威,這些孩子都強壯得象小牛犢子似的,用不了幾年,就是一批驍勇善戰的馬上武士.

"看到了?崔鶯兒把這里經營得有聲有色,短短時日能有這樣大的局面,雖說有我們暗中支持,也是極不容易的.我倒真有些欣賞她了".

成綺韻媚目一轉,風情無限地道.

馬頭琴悠揚婉轉,深沉激越的聲音遠遠地傳來,阿德妮騎在馬上欣然地看著眼前的一切,頷首道:"嗯,她是一個很了不起的女英雄,英雄總是能創造奇跡的."

在她們兩個身後,恭謹地追隨著六十多個騎士,有漢人,蒙古人,朝鮮人和日本人,甚至還有經由極北的喀山汗國越境來到這里討生活的羅刹人.這些人,都是阿德妮雇傭軍中的精干武士.

不過這一切並沒有引起營地百姓的不安,他們自己的人種就夠複雜的了.何況他們對長相最為怪異的羅刹人並不陌生,羅斯公國的伊凡大汗壯起膽子拒絕向蒙古大汗納貢,只不過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此前這些部落族民是經常見到長途跋涉趕來參拜大漢的羅刹人的.

"她按照蒙古人的方式,對日益龐大的部落和戰士進行了劃分,分別駐守在翰難河流域的不同地區,但是不同之處在于,各個部落間的聯系更為緊密,各部落只是負責游牧,而剩余資源全部輸送到這里,而這里,將在今年築起一座固定的城池,成為各個游牧部落的中心.

為了加強控制,同時也是為了讓遠出游牧的人機動,迅速,各個派出放牧的部落,凡老人,孩子一律留在這里,而這些人並不會閑著,他們可以在這里織紡氈毯,制作弓箭,開辟一些土地學習種植,負責築城,對宰殺牲畜留下的皮,毛,角,筋,膠,骨等分類進行再加工,這比直接出售原料要賺得多,而且培養出了一批成熟的工匠和農夫,嘿!很有頭腦".

成綺韻雖然在誇獎崔鶯兒,語氣里還是有點酸溜溜的,她可沒忘了楊凌說過這是他第一次主動追求的女人,相對于她自己的屢次引誘失敗,崔鶯兒表現的長處越多,她心中的酸味兒也就越濃了.

阿德妮笑吟吟地道:"而且這一來,各個部族原來的界限,權力上各自為政的特點,全都被打亂了,她可以按照中原的官吏制度進行封官統制,很聰明的作法.她是漢人,這是她最大的弱點,如果不是頭頂上還有一個伯顏大汗,很難想象這些蒙古人不使用血腥的武力就向她屈服.

然而用了這個辦法,削弱了那些部族貴族的權力,過上幾年,這些貴族的影響力會越來越小,各個部族的牧民將只知道一個領袖,那就是北英王.聽說她不識字?嗯!那她就是天才,操縱人心,建立權力,對她來說,是天賦之能,真讓人羨慕!"

"這小蹄子是故意的!"成綺韻恨恨地瞪了眼阿德妮:"老娘就是不吃醋,就是不上當!哼!"

她把鼻尖一翹,說道:"話是不錯,可惜呀,一時的榮光就如這春花野草,看似生機勃勃,不過是曇花一現.崔鶯兒現在已經危機隱現.野心地狼群已經紛紛盯上了她,可她還在東征西殺,根本沒有應對的辦法呢".

阿德妮聽到成綺韻酸溜溜的話,眼睛里浮起了一絲得意的笑意,那明媚的眼含了笑,便如一泓春水蕩起了漣漪,十分的動人.她發覺只要一誇崔鶯兒,成綺韻就會吃醋,這個方法屢試不爽,哪怕她知道自己是在故意逗她.

引誘這位驚豔絕倫的東方美人兒吃醋,現在成了阿德妮地一項主要娛樂活動.

牛馬羊群出現了異動,遠處蹄聲轟鳴如雷,旌旗獵獵,鼓角低昂,只見數千匹戰馬如同一條長龍遠遠馳來.成綺韻和阿德妮駐足觀看,馬上的武士遠遠看去,和蒙古部落並無不同,只是他們的氣勢更加驍勇,裝備更加齊全.

馬上,刀盾弓弩,皮甲齊全,唯一不同的是,每人都披了一件白披風.遠遠奔來,一面面披風如白云飛翔,更增氣勢.大軍如錢塘江潮,在轟鳴聲中瞬息便至.

沖在最前的人,胯下一匹白馬,一身白盔白甲,盔頂紅纓如血,那矯健的英姿讓人一見難忘.草原上難得見到這樣精美的全副披掛,一看就知道該是殺了大明的戰將,從人家那兒擄來的.

這員白甲將軍已經看到了站在河邊坡上注視他們的這隊騎士,本來正繞向一座巨大營帳的戰馬忽地一撥,直向成綺韻她們奔來,後邊頓時跟過來幾十個貼身侍衛.

"真英俊,就象我的楊一樣.呵,盡管她是女的!"阿德妮的英雄崇拜達到了極致.

"男人和女人有區別麼?每當我看到崔鶯兒,我就說,沒有!"成綺韻立即泛酸,阿德妮的"奸計"再次得逞.

"你們來了?"崔鶯兒用鞭梢頂頂銀盔,爽快地一笑,說道:"走,咱們去帳中敘話."說著一翻身跳下馬來,顯然是要和她們步行回帳.

"又打了個大勝仗?"

"也不算甚麼大勝仗,這個部落戰力不強,不過一直是鐵心依附瓦剌人的,把他們連窩端了,肯歸順的人已經分散安置到幾處營地了,牛羊財物還得晚幾天才到.到時有些富余的,暫時用不到的東西就交給你們運走."

"嗯,我早兩天就聽說你打了勝仗,原來是為了分散安置歸順者才耽誤了歸程?"

"呵呵,不全是!"成綺韻摘下帽盔,頭上有點冒汗,秀發梳成俏成的馬尾,十分簡單:"主要是女奴的分配,那些敵對部落不肯歸降者,戰死者的家屬,都要處理.按照草原上的規矩,戰敗的就是別人的私有財產,女人大多淪為奴隸,最好的結果是被牧民娶作老婆."

崔鶯兒道:"你們知道,我帶來的,全都是光棍兵,長期不讓他們碰女人要出亂子的,甚至打起仗來會發生燒殺奸擄不聽指揮的事.我呢,論功行賞,作戰勇猛的就先分老婆,讓他們成個家,使他們能安心地守在這里.哈哈,我的那些兵,可都很疼老婆的,不會虧待了他們.

再說,我發現要在這兒紮根立足,最好的辦法就是和當地人結親.他們劃分部落遠近親疏經常是以血緣姻緣區分的.我還鼓勵兄弟們和歸順我的這些部族的女子們結親,用不了幾年就全都是一家人了,那時誰還會拿我們當外人?"

幾個人進了崔鶯兒的汗帳,這里整理得干乾淨淨,富麗堂皇,里邊的擺設既有蒙古式的,也有漢人常用的家具,女仆見是經常往來的走私販子成姑娘和阿姑娘,忙取出珍藏的上好茶葉為她們沏上.

隨後崔鶯兒擺手屏退了所有人,包括已收做心腹的那幾個貼身女仆,然後卸掉一身盔甲,換上一件蒙古式的女人藍袍.

又解開一頭秀發,頓時從一個英姿勃勃的少年將軍化身成了一個柔媚動人的美女.

阿德妮笑嘻嘻地看了成綺韻一眼,用眼神回答她方才有關崔鶯兒男女難分的話.成綺韻裝沒看著,徑自對崔鶯兒道:"這次來,除了給你送來一批物資,運走一批財物,其實我還有一個原因.

你讓我打聽的那個部落族長我已經打聽清楚了.他的部落並不大,勢力也絕對組織不起一支裝備精良的千人隊.通過我的調查,你當日遇到的那隊人,應該就是朵顏三衛女王銀琦其其格的衛隊.也就是說,那個老人並不是重要人物,那天你在帳中所遇到的女孩,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崔鶯兒一呆,蹙眉想了想,展顏笑道:"難怪當日她總是搶著和我說話,那老人卻一直只是隨聲應和,我還當他是寵溺晚輩.銀琦女王麼?唉!本想結交幾個部落首領,她既是朵顏三衛女王,倒是不便接近了".

成綺韻搖頭道:"此言差矣.要知道當初大人令你出關,並沒有料到伯顏猛可會賜你土地,讓你這般發展,最初的設想,是你投靠伯顏或火篩,在他們之間取利,這樣你就必須明確和大明為敵,和朵顏三衛為敵的態度.

然而此一時彼一時,你的發展太快了,快到已經超過伯顏猛可能夠接受的極限,也超過了火篩和亦不剌的承受力.現在正是牧草豐美的時節,適宜大隊行軍,我想火篩和瓦剌聯軍很快就要對你采取行動了.

對你只是抱著利用態度的伯顏,巴不得你和火篩拼盡實力來耗損他們的兵馬.雙方一旦大戰,他決不會出動一兵一卒.那個時候怎麼辦?要大明公開大舉出兵對你表示支持麼?

我盤算了一下,大明要經過一番休養生息,要有足夠余力出兵,至少得在兩年之後.而你要鞏固你的地盤,讓這里的部族徹底對你這個漢人歸心,那麼至少也得七到十年,你有這個時間麼?"

崔鶯兒微微思忖片刻,說道:"成姐姐,把你的詳細想法告訴我".

成綺韻道:"這里是最肥沃的斡難河流域,是成吉思汗的龍興之地,他就出生在這條河河畔的迭里溫孛勒答黑,也是在這里發跡直至封汗.因此這里的部族很有身為蒙古勇士的自豪和驕傲感,這里的部族最不易被你一個漢人首領征服.

伯顏之所以把這里給你.固然是因為這里當時被瓦剌人占有,他想不費一兵一卒,用你的人馬來牽制火篩和瓦剌,同時也是因為一旦你羽翼漸成,讓他控制不住時,你是漢人,他是蒙古人,只要他領兵殺到,你就失了人和,很難在安撫內部的同時與他抗戰".

崔鶯兒點點頭,微微閉上了雙眼,沉思著道:"繼續!"

成綺韻道:"這是你先天的弱點,而且短時間內無法消彌.但是,他並不知道你有我們的暗中支持,所以本該是最難熬的一冬,最不便利行軍的一冬,對你沒有造成什麼阻礙,相反,趁著這些對瓦剌來說極不利的條件,你用一冬,征服了大片土地.

現在,你的勢力擴張得如何了呢?向西,到了肯特汗山,俯視瓦剌人的烏蘭巴托城.向北,游騎已至貝加爾湖,向東進入奴兒干都司名義控制范圍內的呼倫湖,貝爾湖,東南方向則是朵顏三衛.

看看你四周的勢力吧,向北是喀山汗國和阿斯特拉罕汗國,他們之間經常征戰,無力南下.向西是瓦剌人的地盤,他們已經感受到了你的威脅,必欲除你而後快.東北是奴爾干都司,沿石鞍喀河一直過來,彭小恙的民團和韓威的木河衛倒是能夠為你奧援,但是不能最後關頭,現在還不能暴露你是大明官兵的事實.

南面呢?隔著一條克魯倫河,就是伯顏的地盤了,瓦剌與你大戰時,他不會出兵助你,甚至還可能在你們兩敗俱傷的時候堂而皇之地以大汗身份趕來接收你的勢力和地盤,從中漁利.

你,現在需要一個強有力的盟友!"

崔鶯兒茫然張開眼睛,問道:"我的盟友在哪里?"

"在東南,在伯顏身旁,就是朵顏三衛!"成綺韻沉靜地道:"銀琦女王內外交困,現在也是需要一個強大盟友的時候,我想,你們應該能夠各取所需."

"怎麼可能?別忘了,當初之所以以白衣軍的名義出關,一是為了不引起伯顏和火篩對大明的戒懼,另一個原因就是為了避免朵顏三衛故意把大明拉入戰團,我怎麼去和朵顏三衛結盟?不說出大明的身份,那麼我就仍是一個馬賊,銀琦女王敢冒著得罪大明朝廷的風險與我聯手?"

成綺韻笑笑,說道:"你用白衣軍的身份,本身就是一個掩護,是為了讓他們都覺得你對他是可利用的,是無害的,你們有一個共同的敵人,方便你站住腳.現在你已經站住腳了,甚至因為站得太穩,已經成了他們的眼中釘,你還顧慮些什麼呢?"

至于說朵顏三衛,哼!花當在時,就已經露出欲叛大明而去的野心了,現在他們擁有不弱于伯顏和火篩的實際實力,如果再能得到你的援手促使他們內部不再分裂,那麼他們還會擔心大明朝廷會不滿?

再說,即便有些擔心,這些事也好運作,要讓銀琦相信她迫不得已之下的結盟不會遭致大明強烈反對易如反掌,朝廷只要稍稍用些手段,就能配合你的行動了."

成綺韻抿了口茶,嫣然一笑道:"伯顏猛可想把你打造成他手中的一柄利刃!而你,扛著他的大旗,打下了自己一座大大的江山!現在,老東家眼紅了,要翻臉了,可你又沒到自立門戶的時候,怎麼辦?你這個大草原的副汗要想繼續渾水摸魚,就需要找個新東家,一個同樣讓草原部落們認可的人做傀儡!"

"銀琦女王?"

"銀琦女王!"

上篇:卷十一 南征北戰 第446章 春心.殺心    下篇:卷十一 南征北戰 第448章 姻緣天注定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