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十一 南征北戰 第444章 春夢無痕   
  
卷十一 南征北戰 第444章 春夢無痕


公主因為何事自尋短見,因為事涉皇家隱私,當然不會有人不知趣地去追究查問,總之,大家都知道的是,威國公為了救人事急從權,兩人做下了夫妻間才可以做的事,為了皇家體面,她修不得行,出不得家了,得嫁予楊凌為妻.

那時社會風氣,夫妻之間親熱是很開放的,後花園中鋪席尋歡,葡萄架下秋千相愛可不是西門慶那種紈绔的專利,大戶人家夫妻行房著侍婢一旁侍候是常有的事,但是這只限于一家人之間,不相干的男女大防那是極嚴重的,也就是合了身份那是人倫大禮,天公地道,沒什麼好羞恥的,不合規矩身份那便是雷池一步不可逾越.

當然,更重要的是,天師說他們本有夫妻之緣,這話早就說在前頭,又有新任南直隸副總兵江彬作證,那是鐵板釘釘,再無虛假,龍虎山因此更是威名遠著.

正德皇帝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楊凌,湘兒,永福,永淳以為把他瞞在鼓里,殊不知正德卻是把所有人都瞞在鼓里,雙方各自沾沾自喜,自鳴得意,那種心情實在是微妙得緊.

楊凌一連作了兩個駙馬,幾乎囊括了正德皇帝的所有妹妹,雖說都是事出有因,也可見得他在皇帝心中的位置,這一來地位更是無比尊崇.

江彬得誼,天師得名,永福,永淳,湘兒得遂心願,楊凌得了兩個身份尊貴的佳人,正德皇帝了了一樁心事,而且自己兩個妹妹壓著楊凌一個妹妹,就算抵消一個,這姐夫也是當定了.

正德只覺自己占了人家莫大的便宜,想起來就洋洋得意.看起來大家是各取所需,皆大歡喜.不過唯一不好的事,永福公主病了.

永福公主身份嬌貴,什麼時候被冷水浸濕受過寒氣?雖說她在宮中騎馬射箭,鞠蹴投壺,運動並不少,身體也不弱,可是從來沒有碰過的東西抵抗力總是弱些的.正德趁機理直氣壯地實施第一項報複,讓楊凌照顧永福的起食飲居,求醫問藥,不折騰折騰他,這口氣總是難出的.

谷大用陪著正德皇帝和佛郎機國特使巡視各處織坊,染坊,書坊和茶園等處,楊凌就在滄浪亭內陪伴三位公主殿下,照顧永福起食飲居.

楊凌也會討佳人喜歡,明明只是小小傷風,卻把蘇州最有名的神醫請了來,顯得極為慎重,每日早起還親手折了花兒用玉瓶盛了清水放在永福床頭,喂藥時更是把蜜糖調好連哄帶勸,平素沒事坐在她的身邊講講後世不知渲染加工過多少次的完美愛情故事.

這些手段縱然尋常,可是永福哪曾體味過?就連永淳和湘兒在一旁看得臉紅心跳,更別提永福這妮子心中的感受了.永福苦盡甘來,盡享愛情甜蜜滋味,湘兒知道永福承受的波折,雖說見了他們親熱心中有些酸溜溜的,倒也不常來打擾.

當然,她想打擾也不成,永淳總是拉著她東游西逛給姐姐創造機會.湘兒也沒有辦法總是跑來見他.張天師經此一事,總算重新確立了他在皇帝心中的地位,現在正德又迷上了對道家的研究,各處巡視時少不得要把他帶在身邊.

符寶無處可去,便和兩位小公主厮混在一起.三人年齡相仿,又都是女孩兒家沒有避忌,符寶便不免常聽她們津津有味地說及那日楊凌"救治"永福經過和這幾日與永福在一起的一些旖旎情形,不期然想起在天師府那一夜楊凌的粗魯,心中什麼滋味可就不得而知了.

她從小陪哥哥待人接物,周游天下,其實人情世故,閱曆見識遠超于兩位養在深閨的小公主,至于男女之事,她雖從未接觸,情感上也是個清澀少女,在性知識上卻絕不是懵懂無知.

她是誰呀?張天師的後人!

張道陵當年傳教的一項重要內容,就是傳授道家合藉雙修的房中術,教人延年益壽,袪病強身的,到了宋朝,因為接連幾個皇帝信教,龍虎山一時聲名大熾,但是同時理學觀念開始加強,做為風口浪尖上的龍虎宗自然也要有所收斂,可能是怕"辭太近褻"而遭到詆毀吧,這些事才很少張揚了.

可是對外低調,並不代表這些道籍失傳,張符寶乃是嫡系傳人,有關合藉雙修的什麼十修,十熱,八觀,五欲,五音.《素女經》中的"九法",《洞玄子》中的"三十法",《天下至道談》中的"七損八益"都是了解的.

"男欲求女,女欲求男,情投意合,俱有悅心",張符寶可是個理論派美少女,紙上談兵的本事怕是許多子孫滿堂的婦人還沒她知道的十分之一多呢,湘兒和永淳毫不避她地談些東西,懵懵懂懂似是而非,讓她聽了不免暗暗好笑,可是卻又浮想翩翩,那一顆芳心早被春風不知不覺間萌動了……

**********

一對精巧玲瓏,淨素華貴的連盞台燈放在近床頭的紫檀木茶幾上,兩盞燈前放著一瓶兒桃花,燈映桃花,枝影迷離在永福公主秀發掩映下嬌豔更勝桃花的粉面上.

明燈照耀下,可以隱約可見一扇屏風後邊的妝台,上邊放著各式名貴手飾,釵鈿釧鐲,晶瑩璀璨,一扇光可鑒人的銅鏡反映著珠光寶氣,更是寶光瑩然.

可是卸了珠寶,只用一頭秀發為飾的朱秀甯,瞧起來卻更加柔婉動人,少了幾分高貴雍容,卻多了幾分女兒家的嫵媚風采.

她躺在一乘透雕的矮足繡榻上,靠背引枕俱全,床頭床尾各設一個紫檀木的描金小幾,床頭放著台燈和楊凌親手采摘的玉瓶梅花,床尾幾上放著茶碗,漱盂,絲巾之類的東西.

二月早春天氣還有些涼,再加上永福患了傷風,所以房中還置了一只不到三尺高的銅火爐,里邊燃著用涿州,通州,薊州,易州及順天府所屬的宛平,大興等縣用硬木燒成的紅羅炭,里邊還加了香餅,暖融融的香氣彌漫滿室.

一個身穿月白色錦紗直裰,戴著一頂六合一統瓜皮圓帽,上嵌一塊碧綠瑩潤的上好翡翠.腳下一雙粉底皂靴的白面微須中年人,正在床前聚精會神地為公主殿下號脈.楊凌靜靜地負手站在一旁,偶爾碰上永福盈盈如水的一對柔波,彼此含情脈脈,相遞傳神.

楊凌頭戴幞頭巾子,身穿石青色錦袍,革帶束腰,英姿翩翩,著實不凡,也難怪永福公主越看越是中意愛慕.

這位郎中乃是蘇州名醫.吳中曆來多醫官,狀元和詩畫雙絕的才子.這位葛郎中就是吳縣名醫後人,吳縣葛氏自宋元明三朝已傳了六七代,這位葛先生是年輕一輩中的翹楚,這樣小病怕是他剛收的學徒也不屑去治.可是這病放在公主身上,那就看得無比認真了.

過了許久,葛郎中放下公主皓腕,垂眸恭瑾地道:"恭喜殿下,殿下所患小恙已經好了,平素再注意多加調養便是".

永福公主嫣然一笑,頷首道:"多謝葛先生".

"不敢不敢,能為公主殿下診病,那是草民的福氣",葛郎中連忙起身,作揖說道.楊凌一笑道:"總是先生妙手,公主康複得才這麼快.葛先生,本國公送你出去".

"不敢不敢",葛郎中雙手連搖,惶恐地道:"草民不敢勞動國公大駕.公主殿下,國公爺,草民告辭了",葛郎中連忙背起藥箱,一路作著揖,倒退出房去,然後兩個小太監打著燈籠,引著他沿曲廊慢慢離去.

"看吧,人家都說好了,偏你不放心,這麼晚了還勞動先生跑一趟",永福望著楊凌,莞爾笑道,語氣嬌滴滴的,頗有在情人身前撒嬌的意味.四下的宮女,小太監知趣地退出門去,把房門緊緊地掩上了.

其實他們不出去也看不到兩人,這房中用各式的屏風精巧隔斷,隔離出一幢幢單獨的小空間,從門口兒進來七折八繞的想繞到床前並不容易,他們站在遠處,也只是能聽到二人說話而已.

可是作下人的何等乖巧,頭一回是讓人攆出去的,下一回哪能不長記性?

楊凌和永福藉著照顧病情為由,這幾日下來已是極熟稔了,男女情愛本來就是心心相映最快的辦法,何況兩人早就情愫暗生呢.

楊凌一笑,在椅邊坐了,說道:"還是小心為好嘛,要是不加注意,小病也能變成大病,想當初幼娘……,就是我一時大意,險些讓我悔恨終生.再說,我總覺著皇上看我的眼神兒有點不對勁,他叫我來照顧你時,那神情語氣頗為詭異,讓我心里發毛,就象他知道了什麼秘密似的,我要是不盡心竭力,總象皇上要趁機整治我似的".

永福公主嬌嗔道:"好呀你,原來是怕了皇兄,才這麼照顧人家!哼!"

她嘟起小嘴,撒嬌地撇過頭去,楊凌被那嬌俏的神情逗的心中一蕩,忍不住握住她的柔荑輕輕刮著自己頷下的胡茬,低低笑道:"秀甯,你生氣時的樣子真是叫人又憐又愛呢".

永福公主聽了"噗哧"一笑,白了他一眼道:"瞧你,又拿好聽的來填兌人家",那聲音甜甜的,顯然楊凌的馬屁讓她甚為受用.

"呵呵,秀甯這一笑起來,就如春花綻放.更是令人驚豔了".

永福被誇得不好意思了,抿著小嘴兒,臉上帶著一絲羞澀的笑意緩緩垂下了頭.

楊凌又贊歎道:"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似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

永福哪聽過這些的贊美,只覺心尖兒一顫,被他握在掌心的小手好象都沁出汗來了.她忸怩地勾了下手指,撓了撓他的掌心,昵聲道:"好啦,你說的人家都不敢笑了".

"不笑時也是別具風韻,一動有一動的風情,一靜有一靜的味道,美人兒一顰一笑,都是風情萬種的".

永福白了他一眼,黏黏膩膩地道:"你是不是嘴里吃了蜜啦,說話這麼甜,你的夫人們不是就被你這麼哄回家的吧?"

楊凌嘿嘿一笑,輕聲道:"秀甯寶貝兒的嘴里才是吃了蜜了,聲音甜極了".

永福被他這聲寶貝兒叫得心中一蕩,那可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誰也不曾喚過她寶貝兒,這個詞兒聽起來,有種被心愛的男人寵溺在心窩里的感覺,心里真是說不出的熨坦.

楊凌一探身,從矮幾上取過一碗冰糖燕窩碧梗粥,用銀匙攪了攪,柔聲說道:"來.現在涼熱正好,哥哥喂你吃了,然後早些休息".

"我不嘛,人家早就好了.就是你,偏要人家在床上躺著,沒事兒就睡覺,人家根本不用嘛!我要你陪我!"永福立即依依不舍地攬住他的小臂,好象他馬上就要離開似的.

"受不了,受不了",楊凌一邊對這旁人見都見不到的溫存旖旎暗呼吃不消,一邊端起碗來,湊到永福唇邊,說道:"好,好,那哥哥就陪著你,來,先吃點東西".

"嗯,人家都讓你喂胖了".永福一邊乖乖地張開小嘴兒,一邊還含羞帶笑地嗔道.

一小碗碧梗粥喂下去,楊凌拿起小幾上的絲巾,輕輕擦拭著永福的唇邊,永福忽然反手握住他的手腕,那雙明媚的眼睛中情絲纏綿地望著楊凌.

那種渴望楊凌怎麼會看不出?自從前日與她一吻,這丫頭顯然是食髓知味,而且是嗜此不疲了.

看到楊凌放下玉碗,緩緩地俯身過來,永福立即"訓練有素"地閉上了眼睛,嘴角還噙著甜甜的笑意.內媚是琴棋浸潤,詩書蘊藉出來的韻味兒,一旦化為情火,那樣的女子展露出的風姿真是風情萬種,令人神蕩魂消.

尤其她歇了幾日,不但病情好了,得到愛情滋潤的她更是充滿了活力,那裹在薄被輕衣下的胴體雖然看不到任何纖巧柔媚的曲線,但是額著一僂青絲的垂下,頸間一抹粉膩的柔嫩,都讓人感覺得到她身上那種輕盈靈動,魅惑妖異的性感薄衾衣袂間盈盈欲流,使人不由自主的興起一股憐香惜玉的柔情.[天堂之吻 手 打]

輕輕的一吻,吻在那薄軟芬芳的櫻唇上,然後緩緩滑向冰瓷凝玉般質感的臉頰,永福的膚質是楊凌所遇見過的女人中最好的,肌膚微微透明,光滑粉嫩如嬰兒,卻又清豔絕俗,讓人感覺得到那種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靈秀嫵媚.

尤其是今日,永福不再是被動地淺嘗輒止,當楊凌的嘴唇離開時,她居然勾住了楊凌的脖子,那對櫻唇反湊上來,又戀戀不舍地吻上了他的嘴唇,這樣的反應更讓楊凌為之情動.

楊凌很久沒有女人了,他的欲火漸漸被勾了起來,一只大手不由自主地輕輕滑進被底,探到了永福的胸前.那里還沒有漲挺飽圓的感覺,似軟似挺一團柔膩,叫人憐惜不已.楊凌今天還是頭一次撫摸她的身子,永福不由緊張地一顫,不過她的手剛剛抬了起來,卻又緩緩放了回去,悄悄捏住了被角".

楊凌有點克制不住了,尤其是今天閑得無聊還剛剛看了和准大舅哥正德皇帝交換的一本春宮圖,可他更知道眼前這位可是公主殿下,娶回家去怎麼都好,現在做了太逾矩的事情,一個不慎就得惹身麻煩.

楊凌只是溫柔地輕撫了一陣,感覺那小小的蓓蕾慢慢漲挺起來,永福公主雙腿絞纏著,呼吸急促,臉頰紅暈,一雙眼睛也濕得幾乎滴出水來,便慢慢移開了手掌.

永福的身子放松了些,輕輕喘息著膩聲道:"你……你好壞,人家剛好了一點,你就使壞……".

楊凌低低一笑,說道:"喔,那你是說,等你大好了,人家就可以使壞了是不是?"

永福聽他挑自己的語病,還有意學自己說話,不由大羞,她"呀"地一聲輕叫,把頭埋在了楊凌懷里,再也不好意思抬起來了.

楊凌被她時而忘形大膽,時而含羞嬌怯的模樣勾引的欲火如熾,如果現在有人跑出來邀他去青樓一游,說不定楊凌就立馬去跟著墮落一回了.可是……雙駙馬呀,哪個家伙腦袋被驢踢了,敢邀他去逛青樓?就算永福不說什麼,只怕也要被湘兒撕成碎片了.

至于自己去……,楊大人沒試過,有賊心沒賊膽呐.

*******

和聲細語地陪永福又說了陣話,楊凌心癢癢地輕拍永福的香肩,說道:"秀甯,天色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我明天一早就來陪你好不好?"

"不要.再陪人家一會兒",永福一聽,雙手摟得更緊了,含含糊糊地道.

她這雙手一緊,忽地感覺楊凌後腰上有件東西,手指微一摸索,竟是一本書的模樣,不禁嬌聲問道:"什麼東西掖在腰里啦?"

楊凌以為她是說前邊,不禁嚇了一跳,低頭看看,沒事呀,雖說下邊早已勃如怒蛙,可是自己坐在床邊,她根本沒碰到嘛.

永福見他茫然未答,便探手往他腰間一摸,抽出本書道:"人家說這個呀".

"啊!那個是……給我,你不方便看的".楊凌一見是大舅子剛和他交換過來的一本春宮圖,不由心中大驚,急忙向永福索取.

永福乜了他一眼,見他焦急模樣,不禁更加奇怪,她坐直了身子,嘟起嘴道:"不給,人家要看看,什麼東西藏得這麼秘密".

"不要……",楊凌還沒說完,永福已經翻開了那本《風流絕暢圖》,只翻到第一頁,永福就羞得頰紅如火,嗔怪地瞪了楊凌一眼,說道:"你……你怎麼看這些東西呀?"

楊凌大奇:"你也看過麼?"

永福招駙馬時,宮里女官自然也是捧了幾本春宮圖向她傳授過這些知識,只不過卻不曾看過這本,永福咬著唇哼了一聲,眼前只有一個心上人在,又是靜謐的暗室,加上她自己也已經情動,她竟然壯著膽子繼續翻了下去.

秋千上,女上男下一幅歡好畫面,旁邊春花綻放,還有蝴蝶對對,意境極其悠遠,旁邊還有題跋:"倒垂蓮:自厭春情草草,翻上郎身傾倒.玉腕枕朗肩,桃腮櫻口煞相連.顛磨顛,顛磨顛.搖曳花心不倦,倒溜清泉一線.好個柳腰,果三伏三起不知休.羞不羞?羞摩羞?"

永福看著那畫,讀著那詩,一時春心蕩漾,只覺雙腿之間一團膩熱,忍不住把雙腿絞的直直的,楊凌心驚肉跳,干巴巴地道:"呃……這個是,此次出京,離家日久,我……閑來無事,見到有趣,順手買了一本……".

如果是旁的事,他一定立即抬出朱厚照來頂缸,他是老大,他不頂缸誰頂缸?可這事兒對人家妹子可就說不得了,楊凌又怕永福不悅,只得硬著頭皮搪塞道.

永福睨了他一眼沒有應聲兒.楊凌見她並無不悅,臉上反而春情一片,不禁放下心來.永福公主羞紅著臉兒輕啐一口.說道:"還以為藏了什麼寶貝東西!"她將畫冊往楊凌身邊一丟,那畫冊一翻,又現出一副圖來,楊凌瞧見那畫上兩行大字,不禁將那詩句吟了出來:"清風明月無從覓,且探桃源洞底春."

永福一瞧那畫,躍入眼簾便是繡榻上一只姣美的水蜜桃兒,不由羞紅了臉移開了去,一抬頭,卻恰迎上楊凌火熱的雙眸.

永福想起那日自己說過的"清風明月本無價,遠山近水皆有情",倒似要印證這一幅畫,不禁羞不可抑.楊凌那種雄武灑脫的男兒氣息在這種旖旎時刻更加令她動心,永福的眼神變得朦朧起來,眸波中一時煙氣迷離.

楊凌強忍著心中沖動,攬著她的身子,永福不自覺地挪了挪臀部.整個上身都躺進了他的懷里,楊凌輕輕拿起那冊春宮,一邊輕輕翻給她看,一邊低聲道:"你我回京後安排典儀成就夫妻,早晚……早晚也要做這些事的,男女情愛,閨房之樂,皆由此起."

"唔",永福也不知是應承還是反對,只是含糊應了一聲.一雙眼睛卻偷偷瞟著那畫冊看,雙手緊緊抓著楊凌,顯然還是非常緊張.她頸上肌膚都滲出無比動人的暈紅,宛如微微醺醉之後,鼻息咻咻,輕微嬌軟誘人之極.

楊凌從衣領間窺見若隱若現的一抹粉光致致,如雪團暈霞極盡妖嬈,不禁喉干舌躁,他怕自己再也克制不住了,門外還有宮婢太監侍立,可不能狂妄大膽不顧一切,只得艱難地咽了一口口水,啞聲道:"甯兒乖,現在先不要看這些東西了,我……我先回去了,你休息吧".

楊凌抽身欲起,永福卻偎在他懷中不肯起來.她盈盈抬頭,低聲道:"凌哥哥,你……你離家日久,是不是……,是不是忍耐不住了?"

楊凌沙啞著嗓子,卻因心虛不敢咳嗽清嗓,他低聲道:"甯兒,我們不能,外邊有人呢,這可……這可使不得".

"我……我注定了是你的妻子了,凌哥哥,服侍你是我的本份,我們……",永福臉色紅得如要沁出火來,卻壯起膽子說道:"你……你就坐在床邊,人家服侍你".

"啊?什麼?怎麼做?"楊凌呆了.

朱秀甯眸如春水地睇了他一眼,***蘭花般婉約的手指輕輕一點那本畫冊,此時那圖正是一幅"月夜吹簫圖",楊凌腦海中轟地一聲,魂兒飄飄蕩蕩,已經找不著北了……

最難辜負美人恩,楊凌怎麼會不讓她先嘗到這種男女歡愛的美妙滋味?新剝雞頭肉,初綻鮮筍尖,鮮嫩光滑,盈僅一握,小小的胸乳酥酥潤潤的被他撫弄的堅挺起來,若有若無的呻吟聲中,另一只手探進了被底……

永福咬著發絲,胸膛劇烈起伏,雙頰如塗胭脂,張著小嘴兒不住嬌喘,雙眼中一片水霧迷蒙,雪白的鼻尖,脖頸上布滿細細的薄汗,說不出的晶瑩可愛."呀"地一聲輕呼,陡然雙腿伸的筆直,在不斷的哆嗦之中,這初涉情愛的少女被楊凌的愛撫送上了天堂,人間天堂.

當她緩緩醒了過來,瞧見楊凌用濕巾拭手,不禁羞不可抑地撲進了他的懷里,過了一陣兒,她壯著膽子掀開袍子,露出方才已經又驚又怕地撫弄半晌的東西,瞧著那壯碩堅挺,一時意蕩神迷.

如果有人繞過屏風走來,或許會看到楊凌坐在床前紫檀木的大椅上,公主殿下則躺在矮榻上,誰會料到室內竟是一片春光?

朱秀甯如受催眠,紅嘟嘟的小嘴微微地張開,兩片柔唇像綻開的花瓣,迷離的俏眼輕輕地合攏了,然後那小手引導著,小嘴慢慢成了O形,誘人的桃腮微微地有些內陷進去……

楊凌有種說不出的滿足和成就感,身下,是一位無比尊貴的小公主,本該高高在上,享受所有人的頂禮膜拜,而她此刻卻柔馴無比的俯在自己面前,俏美的鵝蛋臉上滿布紅暈,是那樣可愛,飄飄欲仙的感覺讓他全身起了一陣戰栗.

微風漫卷輕紗,滿月輕穿簾籠***.桃腮鼓起,香舌無路,靜謐的室內隱隱傳出啾啾之聲,楊凌有些失去焦距感的眼睛無意識地落在那副圖的詩句上:"此簫非彼簫,不竹不絲不石,肉音別自唔咿.流蘇瑟瑟紗垂,辨不出宮商角徵.一點櫻桃欲綻,纖纖十指頻移.課吞添吐兩情癡,不覺悟靈犀味美……"

*********

張天師一大早兒就派人來接符寶回去,這丫頭昨晚和永淳,湘兒是睡在一起的,畢竟是皇家,要想盡一切辦法接近,可是該保持的距離得保持,有時神秘一點反而更好,若即若離的心理技巧可不只是用在男女之間才有效.

但是符寶卻把人打發了回去,據說是湘兒公主和永淳公主與她相處極為融洽,所以再三留客.然後真正的原因,自然只有符寶知道.

她才不回玄妙觀,而且她決定,從現在起,她決不踏進任何一座道觀,除非遠離楊凌八百里以上的安全距離.

她昨夜做了個夢,一個惱人的春夢,她夢見在一池春水旁,就如那夜風景,只是夢中的她並沒有象那日一般反抗.反而和楊凌兩情相悅,恩愛得很.

她不斷地告訴自己不要靠近他去,就算修不成仙道也不嫁這個三妻四妾的花心大蘿蔔,可是不知怎地.夢里的她卻偏偏貪婪地去享受楊凌給予她的美妙感受.就在這時,她忽又發覺自己被趕出了紅綃帳外,那里邊承受著楊凌柔情蜜意的人,分明便換成了永福公主.

她又是傷心,又是難過,可是她想撲過去,卻被永淳和湘兒阻住,兩個人拉住了她,她根本無力掙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楊凌和永福親熱.符寶在夢中無比憤怒,無比委屈,卻邁不了步,張不開口,閉不了眼,她正急得芳心欲碎,卻忽然一頭冷汗地從夢中醒來.

符寶這才發現偌大的一張雕花大床上.剛睡覺時規規矩矩的兩位公主殿下已經都滾到了她的身邊,跟八爪魚似的,不但壓住了她的雙手,還壓住了她的雙腿,符寶不禁啼笑皆非.可是想想夢中一幕,自己竟然甘心悅媚于楊凌身下,心中實是不忿.

仔細想想,"半輪明月一江水,白骨山上絛紅綃,兵戈起時春影動,老君像前許良人",老爹留下的這四句偈語,似乎已經實現了三句,那最後一句就著落在老君像上了,如果自己回去道觀,天知道那可惡的家伙會不會突然跑上門去,又莫名其妙地應驗了最後一句?

"貧道決定,過道觀而不入,見老君而不拜,你這家伙再鬼再滑,又豈奈我何?"張符寶站在山頭,迎著春風,憤憤然地攥緊了拳頭,好象老爹對她所說的天命良人,就是這楊凌設下的一個圈套.

她張大小姐自然想要拼命逃出人家的圈套,好象那天命是楊凌設下的一個圈套.小孩子,總是有些逆反心理的.

當然要這樣,她,英勇無畏,神通廣大的小天師,唯一的使命就是逃出楊凌的圈套,戳穿他的陰謀,不讓他的詭計得逞!所以她現在甯可待在楊凌身邊,就是不往老君像旁邊去,這樣總沒有危險了吧?

"為了逃避而接近,天下還有比我更聰明的人麼?"張符寶想著想著,心中那股莫名其妙的委曲和憤懣消失了,開始洋洋得意起來.

她的嘴角剛剛牽起一絲得意地笑容,永淳公主就蹦蹦跳跳地跑來,說道:"符寶,你看,楊凌造的這'千里眼’真是神奇極了,我剛剛吩咐工匠也給我造上一副呢,這個是從皇兄那兒討來的,你試試看,好不好玩".

"楊凌造的東西麼?真是討厭,人家越是不想和他沾上半點干系,偏就有人在我面前提起他!"張符寶撇撇嘴,心想:"他造的東西,我才不稀罕碰,不過……千里眼嘛……我試試看!"

張符寶接過望遠鏡湊到眼睛上,永淳公主興致勃勃地道:"你瞧,那邊那座塔,塔上的鈴鐺都看的清楚,你再看那邊,那柳枝,我剛看時嚇了一跳,一看那柳枝拂動,馬上就閃了一下,呵呵呵,原來那柳條遠遠地,都拉近到面前了,我還怕打在臉上呢",永淳公主格格地笑.

張符寶小大人兒似地皺皺眉頭,心道:"小屁孩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我咋就沒覺的他造的這玩意兒有啥了不起?"

她微感不耐地移了下鏡頭看向他處,鏡頭里忽地躍出一個人影,那張臉離得太近了,好象馬上就要湊到她的嘴上,嚇得張符寶"哎呀"一聲,下意識地退了幾步.

她放下"千里眼",就見楊凌昂首挺胸,道貌岸然地向她們***走來,距離還在幾十步外."唉,豈止越不想見的人越有人念叼,這不,連活的都念叼來了",張符寶苦惱地蹙起了一對秀氣的眉毛,旁邊永淳公主笑得直不起腰來:"哈哈,我都告訴你了,你還被嚇到,膽子比我還小,哈哈哈哈……".

"哈哈哈,兩位殿下好,小天師好,你們玩得很開心啊,我們今日就要啟程去杭州了,你們還有沒有特殊想要捎帶的東西呀?我著人去給你們買",楊凌滿面春風地道.

******

PS:從12月25日起到2008年1月3日期間共十天,全是雙倍月票,有月票的書友注意嘍,在此期間投票,投一票,系統算做兩票.請大家屆時多多幫忙啊,能否站上VIP單書總票榜的頭把金交椅,能在這把交椅上坐多久,可全靠大家了,兄弟作揖∼∼^.^

上篇:卷十一 南征北戰 第443章 緣份到了    下篇:卷十一 南征北戰 第445章 萬松書院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