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十一 南征北戰 第403章 誰識女兒心   
  
卷十一 南征北戰 第403章 誰識女兒心


威國公回京了,焦芳,楊廷和,梁儲及六部大員們前來相迎,眾官員只是到城外接迎,楊凌到京時已過正午,今日勢必不能談及公事,諸位大人包括焦閣老只是簡單慰勞幾句,盡了禮份,把楊凌接進京來,便各自散去了.

楊凌看看天過正午,皇上已經散了午朝,一般會稍晚一些才返回豹圓,忙羅完了今日是趕不及去見他了,便吩咐手下將佐持令箭去兵部,五軍都督府和京營辦理交割,自率了親兵先折回了城西的國公府.

府里已經收到他今日回京的消息,韓幼娘,高文心和雪兒玉兒,唐一仙,帶著家人喜氣洋洋地迎出門來,憐兒曆經三載,今日再次踏進楊府,才算是堂堂正正的楊家人,一瞧見幼娘,文心幾位夫人,再看到門楣上"楊府"兩個大字,盡管她一向堅強,為人又極理智,也不禁喜極而泣.

說起來,楊家眾夫人實以她坎坷最多,幼娘與她相交于貧寒之時,彼此感情最深,見她流淚也不禁眼淚汪汪的,兩個女子先擁抱輕泣著訴說起來,還得文心和玉兒上前相勸,這才轉啼為笑.

楊盼兒冰雪聰明,粉妝玉琢,是個極可愛的小女孩兒,一家人看了都很是喜歡.尤其是腰腹愈見粗笨的雪兒和喜歡小孩子的唐一仙,兩個人把楊盼兒抱下車來,牽著她的小手兒極是親熱,兩個女子容貌俏美嬌甜,又是女子,盼兒見了並不怕生,便任由她們握著小手,一家人有說有笑的進了門去.

到了二堂入口的內眷會客廳,羅漢床上小丫環云兒正陪著大少爺在床上玩.一見老爺和眾位夫人進來,連忙喜洋洋地迎上來見禮.看得出她今日也著意地打扮過,不但換上了一身顏色鮮豔的新衣裳,臉上也淡掃蛾眉,淺淡梳妝,已經稍稍長開的容顏清麗,喜氣.

楊凌知道她是牽掛著劉大棒槌,他笑看了眼兒子,對云兒擺手道:"沒事了,你忙別的去吧".

云兒喜勃勃福了一禮:"謝謝老爺",然後穿花蝴蝶一般,自諸位夫人身旁繞過去.急急奔前廳去了,惹得雪兒,唐一仙兩個尖牙利齒的丫頭一陣訕笑.

楊凌看看兒子,只見楊大少爺穿著開襠褲,大模大樣地坐在床上正沖著他們傻樂,顯然是看見人多熱鬧,心里開心.這一笑,露出兩個明顯的小白牙,想不到上牙床上已經長了兩顆小門牙了.

他的小雞雞露在外邊,自己也渾不在意,楊大少爺手里舉著根棒子糖,吃的口水淋漓.鼻子下邊掛著兩淌清鼻涕,趁人不注意就咻地一聲吸了回去.楊凌看的好笑,走過去哈下腰,拍拍手道:"來,乖兒子,嗬!這鼻涕淌的,怎麼了這是?"

楊大少爺記性倒好,兩個月不見,仔細瞧了瞧倒還認出了老子,便舉著棒棒糖向他爬過來.楊凌一把抱住,先從袖中摸出手帕替他擦去鼻涕,大少爺不耐煩地躲閃著又想要爬走了.

幼娘從楊凌手中接過手帕,輕輕給兒子擦著,笑道:"這孩子淘氣唄,一個不留神,自己就往外跑,也不管穿的多少,著了涼了".

"哦,沒事,小毛病,不發熱就行,得點小病身子骨結實",楊凌不在乎地道,然後張開嘴,假意說道:"來,乖兒子,給爹吃口糖".

楊大少爺一聽,急忙把吮的口水淋漓的棒棒糖藏到了身後,逗得楊凌哈哈大笑.這時,楊盼兒掙開雪兒和一仙的手,走過來牽住了他有衣角,嘟著小嘴問道:"爹爹,他是誰呀?"

看樣子小丫頭見自己爹爹對別的小孩子這麼親熱,有點兒呷醋了.她雖刻意把醋意藏起來,可在場的都是大人,又個個是人精,誰還看不出來,大家不禁竊笑起來.

楊凌見了便把她也抱起來放到炕上,笑道:"盼兒,這是你的弟弟.你是他的小姐姐,以後在這里,就有弟弟陪著你,你們一起玩耍,一齊讀書,好不好?"

盼兒嚴肅的小臉放松下來:"我是姐姐?"她高興了:"喂,鼻涕蟲,快叫姐姐".

大少爺咬著棒棒糖很好奇地看著盼兒,難得見到同齡孩子的楊大少爺平時除了一堆姨娘和丫環,仆人,就只有那只比他體形還小了一多半的哈巴狗作伴,這時好不容易看到一個歲數差不多的孩子,他可真比任何人都開心.

楊大少爺立即乖乖地叫了聲:"姐姐."然後很大方地道:"來,給你吃",說著從嘴里抽出棒棒糖遞了過去,楊盼兒閉著嘴躲開,然後蹙起小眉毛道:"我才不要,好髒".

楊大少爺呵呵傻笑兩聲,把棒棒糖又咬在口中,忙炕上一趴,飛快地爬到坑頭上,從被褥後邊扯出個小籮筐來,里邊亂七八糟一堆小孩地玩具,然後獻寶似地道:"來,姐姐玩".

楊盼兒一瞧里邊花花綠綠,什麼五花八門的東西都有,不禁眼睛一亮,她扭頭看看憐兒,憐兒笑道:"去吧".

楊盼兒這才興沖沖地跑了過去,楊大少爺不但把自己視若珍寶,平素連姨娘們都不許碰的那些"寶貝"全拿出來了,又想起他那只哈巴狗兒,忙叫道:"狗狗,狗狗!"

炕頭懶洋洋蜷伏著地哈巴狗兒聽了小主人召喚,忙爬起來,象團小雪球兒似的滾了過去,看得楊盼兒雙眸發亮,伸出手去想摸摸它的毛,卻又不敢.

她正怯怯地盯著,楊大少爺滿不在乎地抓住她的手往哈巴狗身上一放,嚇得盼兒尖叫一聲,他卻抽出糖來很認真地道:"姐姐不怕,狗狗不咬".

楊盼兒瞪著亮晶晶的眼睛,又怕又愛地再試了兩下,果然那只長相奇怪的小狗兒溫順地伏著並不叫喚,楊盼兒不禁開心地笑了起來,楊大少爺見她高興,自己也樂得直蹦.

楊凌見兩個孩子玩的開心,便笑著對兩個侍婢道:"你們看著點兒他們,我們先去後苑".

回到家里那感覺就是和外邊不一樣,溫馨,輕松,一家人其樂融融,談談家長里短,談談各自負責的生意,談別後發生的一些事情,談行軍打仗的趣事,東一句西一句,熱鬧烘烘的時間消磨得特別快.

很快到了晚餐時間.一家人圍坐在餐桌旁用餐,雪兒的膳食是文心特別調配的,專門用于孕婦食用.她食欲很好.原來尖尖的下巴現在漸漸圓潤起來,臉蛋依然明麗照人,不過卻增添了幾分珠圓玉潤的少婦味道.

楊凌關心的呵護,溫柔的語氣,讓這小妮子更開心起來,明玉似的臉蛋兒上泛起一抹桃紅,撫著隆起地肚子,雪兒這個自己還象個小孩子的美人兒,竟也露出幾分為人妻的羞澀,為人母的自豪.

玉堂春,高文心兩個人看在眼里,心頭別是一番滋味.就是尋常百姓家也是希望子孫滿堂,香火鼎盛,何況堂堂的威國公府?偏偏現在兩人還沒個子嗣,玉堂春還好些,畢竟她年紀尚幼,可高文心如今已二十出頭了,眼看著姐妹們一個個先後身懷有孕,這位姑娘不禁著急起來,便連吃飯也沒了胃口.

憐兒何等聰明,知道自己攜女回府,對這兩位還沒有子嗣的姐妹刺激不小.如今不比上次,上次是怕夫君分別日久,淡漠了自己,那是巴不得楊凌多陪陪自己.這一段日子獨承雨露,今日又終于正式成了楊家人,她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既嫁給了楊凌,自己就得想著法子促進一家和諧,再說高文心又是楊凌的平妻,地位可比自己高些,見她有點傷感,憐兒眼珠一轉,心中已有了計較.

*********

一家人在花廳談笑終了,待回到臥房,高文心換了睡衣,撫著平坦地小腹,輕輕歎了口氣,自去架上取下一本醫書,坐在桌前,移近***,細細地翻看了起來.

其實她成親時日尚短,未曾有孕事屬尋常,她自己便是郎中,自然心中有數,可是事不關己,關己則亂,楊凌已有三房妻室有孕,那是一定不會有問題的,她就不免找起了自己的緣由.

醫書翻看了半晌,暗暗記下了幾個上古的方子,文心正欲起身睡下,門格兒一響,楊凌穿著件松軟的長袍,一頭濕漉漉的頭發隨意一系,披在肩後走進門來,文心一看頓時愣在那兒,竟然忘了起身.[天堂之吻手打]

楊凌見她扭腰坐著,一身晚妝打扮,一頭烏黑柔亮的秀發直披到腰際,小夾襖映襯得纖腰一握,她的右腿半蜷著,左腿伸直了蹬在地上,這使她細軟的腰肢和豐碩的圓臀顯出迷人的線條.

"老爺怎麼……怎麼……今夜要宿在妾房中麼?"文心慌慌張張站起來,又喜又羞.

"憐兒和幼娘同榻夜話,兩個小家伙也擠上去了,我若再去,床就得塌嘍.呃……你不會也趕我出去吧?那我去玉兒……".

"不會不會",高文心急了,急忙跑過來一把攬住他的胳膊,隨即瞧見他促狹的笑容,才驚覺上了他的當,兩頰頓時浮起兩抹紅云,她恨恨地在楊凌屁股上拍了一下,然後把發燙的臉頰埋進了他的懷里.

"呵呵,不趕我走就好,唉,這一路坐車,坐久了骨頭縫兒都發癢,我的俏娘子,施展你的妙手,為相公按摩一下可好".

"嗯"高文心溫柔地應著,陪著楊凌進了內室,然後喜悅不禁地端了東西進去,只見楊凌已脫掉棉絲軟袍,裸著上身,正往下脫一條犢鼻褲兒,文心呀地一聲叫,連忙拿手捂住了臉,卻從指縫間瞧著他,頓足羞道:"你這人,怎麼都脫了呀?"

"嗨,自己女人,又不是外人,這樣按摩舒服呀",不以為然地說著,大楊凌小楊凌一齊晃蕩著就上了床,仰面往文心香噴噴軟綿綿的床榻上一躺,拉過被子斜搭在小肚子上.遮住了羞處,高文心這才紅著臉上了床,見楊凌躺在外側,她就從床腳兒爬上去,轉到了床里.

相公的身子有點黑了,也有點瘦了,不過看起來摸起來卻更加精壯結實.高文心紅著臉頰,把托盤放在枕邊,將自己調配的按摩藥油倒在掌心,輕輕在楊凌胸口撫開,然後指壓推拿.

楊凌舒服的半眯著眼睛,隨口問道:"文心,你管著咱家的藥材生意,你懂醫術卻不通商道,做的還合手麼?"

"那是自然,人家學什麼都是一學就會,又有幾個大掌櫃幫襯著,你就放心吧",桌上獸爐燃著檀香,文心由于用力,俏美的臉蛋上微微滲出了香汗.

她掠了掠鬢邊的發絲,說道:"戰時最好經營的就是兵甲,糧食和醫藥.幼娘管理的兵甲,玉兒,雪兒管理的糧食都獲利極豐呢,不過咱們家取利還是取之有道的,不敢牟取暴利,一些地方上的大戶屯集了糧食,藥材,本指望大賺一筆,由于咱們壓價出售,他們的價格也被迫平抑了下來."

楊凌嗯了一聲,閉著眼道:"商號掛的招牌不是咱們府上,這事兒還得繼續保密,另外軍方采購的藥材比咱們的成本略高一點即可,朝廷現在很是拮據,皇上為此極為頭疼,國難當頭,能替朝廷分憂,咱們就分擔些吧".

"是,老爺放心,賣給大明官府的藥材一直都是平價的,賣給日本方面的藥材都是金銀交易,因此是打了折扣的,就是這樣也把價格提到了五成.現在關外的韃靼,瓦剌,朵顏三衛由于戰事不斷,也在向咱們的商號定購大批軍用藥材.

他們沒有多少金銀可付,便用貨易貨,換來的戰馬交給了綺韻姐姐的牧場,換來的膠,角,骨,筋,獸皮等等則送往皮甲作坊加工.現在他們還用許多戰俘充作奴隸拿來換藥材,只是這些奴隸賣不了什麼好價錢,咱們在關外的商號不願收容."

"戰俘?"楊凌猛地睜開眼,文心坐在旁邊為他推拿著,夾襖已被她脫去,小衣半敞,胸圍子是鴛鴦戲水的月白色湖絲料子,上邊繡著一對並蒂蓮花,正好綻放在高聳的乳峰上,這一推動起來,豐乳顫顫巍巍,好象那蓮花正在水中輕輕搖曳.

楊凌見之情動,不禁輕輕握住了她的玉足,文心的腳在諸女當中最是可愛,被楊凌一把握住,她不禁嚶嚀一聲,身子也顫了一顫.

"要馬上通知遼東商號,那些戰俘奴隸我們全都要,只要不賠錢,哪怕不賺都可以,不管是老人,孩子,婦女還是戰士.老人擁有草原戰陣的許多經驗,婦女可以生養,戰士屬于現在,孩子屬于未來,我們每收容一個,他們的部落就減少一分力量,這一點至關重要".

盈盈一握的玉足,觸手更是既腴且潤,不但纖秀動人,而且肌膚像祟脂白玉般柔潤光滑,粉嫩可人.楊凌的撫摸讓文心的嬌軀不禁火熱起來,她的秋波中已蕩起一片春意,卻咬著唇,強忍著聽著楊凌的吩咐,不斷地點著頭.

"嗯……不過只記住一點,這些奴隸必須分開,遼東三衛各自控制著廣袤無人的草原,山區,現在已經有大批百姓移民過去,很快,就將有更多的漢人過去".

楊凌想起了憐兒提過的江南墮民,繼續說道:"有楊慎在那兒,有關奴隸的安置他會制訂一套完備的措施,避免虐奴事件發生,開墾拓荒有功的還可以取消奴藉,分給土地.不過這些奴隸必須分開.每個定居點,必須保證漢人占絕對多數以策安全.這個我會通知楊慎注意,關外商號在直接向移民發賣奴隸時也要注意登記,同一地區不可發賣過多".

"是……是的,老爺",文心的聲音嬌媚起來,楊凌的手從腳,小腿,向大腿處滑了過去,文心的雙手再也無力推拿了,她呻吟了一聲,俯在了楊凌的胸上,一頭秀發散亂在圓滑的肩頭,更襯得肌膚勝雪.

見此媚態,楊凌也無心再談公事了,他在文心下巴上勾了一下,輕笑道:"小妮子,動情了?"

文心不依地扭了扭嬌軀,不肯回答,一條豐腴圓潤的大腿卻搭上了楊凌的小腹,楊凌輕輕撫摩著她圓滑豐滿的粉臀,那里豐盈挺翹的.足可使任何男人激起最原始的欲望,尤其她臉上那種拒還迎的羞澀神情,更是令人心兒直跳.

楊凌貼著她的耳朵輕笑道:"我的妻妾之中,以你年紀最長,偏偏花徑最是細窄,相公每次都不能興盡,你就泄的一塌糊塗了,現在天冷了,我也不想跑來跑去的,相公把玉兒喚來可好?"

高文心本來聽得羞臊無比,一聽最後一句,忙哀求道:"不要不要,那樣的事情,人家……人家實在不好意思,老爺,求您……".

楊凌只是試探一問,知道她大戶人家出身,兩女共侍一夫,大被同眠的***場面必定羞怩難耐,不敢嘗試,如今見她果然緊張,只得歎息一聲,在她胸前蓓蕾上擰了一把,說道:"你呀,若是害得相公傷風,就拿你問罪".

高文心的雙眼蒙上了一層輕霧,目光便如春水一般輕柔,腰肢兒蛇一般扭動著,媚眼如絲地小聲道:"要不……要不老爺今晚一宿都睡在人家房中好了".

"嗯?"楊凌的大手順著高文心後背優美的曲線滑向挺翹的玉臀,著手處幾如凝脂一般滑膩,他輕輕捏住臀瓣,壞笑道:"你受得了麼?"

不入虎穴,蔫得虎子?

舍不得身子套不著郎.為了留下夫君,多經曆幾場云雨,以便早日成孕,一向不喜爭寵的高文心也不禁垂下眼睛,羞羞答答地小聲道:"大不了……你想怎樣,人家都肯……就是了嘛".

文心在諸女之中最是靦腆,漫說綺韻,玉兒,雪兒亦或憐兒那樣花樣百出的房中技巧,就是玉女吹簫也只嘗試過一次而已,現在聽那口氣,為了留住愛郎讓他盡興,便連後庭插箭也是肯的了,楊凌一聽喜出望外:文心,真是傳統仕女的典型,悶騷呀!

他一把攬住文心的柳腰,翻身將她壓在了身下,一聲嬌呼,文心氣喘籲籲的,好似弱不禁風的模樣,一條玉臂卻適時的從楊凌臂下伸了出去,摘下了金鉤上的幔帳……

梅花幾度,香汗淋漓的文心再也吃不消了,那敏感的地方只要被楊凌一碰,兩條大腿就象抽筋兒似的哆嗦,只得嬌怯怯地翻起身來,妖姬臉似花含露,玉樹流光照後庭了.

弓起了光滑雪白的後背,嫋娜的柳腰深深地塌陷下去,昂起了宛宛香臀,卻把一雙俏眼閉了起來,不待黃昏後,誰知女兒羞?

文心太緊張了,以致緊湊無比,楊凌盡管塗抹了油脂,還是怕傷了她.他輕拍那豐盈的粉臀,低聲道:"文心,莫要害怕,你看雪兒,玉兒體形嬌小玲瓏,都可以的.來,放輕松些,說些不相干的事情給我聽,慢慢就不怕了".

"嗯",文心嬌羞地應了一聲,隨意地說起些事情來,緊繃的身子真的漸漸放松下來,楊凌振奮精神,正欲一鼓作氣直搗黃龍,卻聽文心說道:"對了,永福公主已經搬進對門的皇庵了呢".

楊將軍正要擰槍出戰,高文心偏抬了位公主出來,楊凌這一嚇,差點兒就萎了.

**********

PS:關關求月票,想看下個月我們站在同一起跑線上拼奪年票榜,兄弟們就加把勁兒把月票砸我,讓我這個月把這七百票的差距攆上去吧!上帝們保佑,阿窗∼∼∼^.^

上篇:卷十 白衣天下 第402章 回程    下篇:卷十一 南征北戰 第404章 節流獻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