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十 白衣天下 第400章 閨議   
  
卷十 白衣天下 第400章 閨議


江彬在霸州所納的小妾就是那個大順皇後王滿堂,這事兒楊凌知道.白衣軍亂霸州,與官兵走馬燈一般大戰,霸州幾度易手,這個美人兒一家人就此也不見蹤影,江彬還曾費盡心機去找,想不到她居然流落到南京來了.

楊凌聽了江彬的話也不禁大為意外,失聲道:"王滿堂?她竟然在南京?"

原來響馬攻霸州,把藏在地窖里的王智一家人掏了出來,搜出全部金銀,王智眼見一生積蓄被人搶走,哭喊阻攔,結果被響馬盜一刀砍成兩段,這王滿堂就落到了響馬手中.

她那妖嬈身段,美麗姿容,縱是響馬又怎忍殺害,那小頭目便把她攜出城去,可他也只享受了一晚,便被地位較高的頭領發現,如此幾經易手,占有王滿堂的首領級別也越來越高,最後占有她的人劉七的堂弟劉行,王滿堂脫身不得,就此淪為強盜的女人.

劉行倒真寵她,無論走到哪兒都帶著她,為了行軍方便,劉行給她穿了身男人衣裳帶在身邊.劉六攻德州失敗,彙合楊虎殘軍逃往江南,來攻南京的那一晚,因周德安指揮得當,將士用命,劉六楊虎的大軍落荒而逃.

江南水鄉不利大批馬隊馳騁,因此隊伍拖的很長,劉行攻城時陣亡,便無人死盯著王滿堂了,她騎著匹馬落在最後,被官兵俘獲.錢甯是南鎮撫司鎮撫使,當時也在城頭督戰,看到官兵押回一個女人,頭巾掉了,一頭長發延邐,雖著男裝,妖嬈不減,頓時色心大動,便隨去向周德安索人.

周德安並不好女色,又有心迎合這位鎮撫使,王滿堂便移交了給他.錢甯一番詢問,聽說她是霸州一個小游擊新納的小妾,剛剛過門兒就被人擄走,淪為盜匪的女人,便恩威並施,要她做自己的女人.

王滿堂要是在乎貞潔,也不會委身江彬,更不會被響馬盜禮物一般送來送去的.江南繁華之地,錢甯官位遠高于江彬,長相不弱于他,自己又正在落難,豈有不肯?這王滿堂巧梳妝,俏打扮,羞羞答答又做了回新人.

王滿堂兼有江南女子的嫵媚,又有北方佳人的火辣,錢甯甚是喜歡,今日他帶著這個新納的寵妾來逛夫子廟,恰好遇到進城瞧熱鬧的江彬.

二人爭執之中錢甯要他拿出聘書,偏這聘書原是擱在家中的,霸州戰亂時早不見了蹤影,錢甯心中大定,哪里還肯放手,便令人將王滿堂領進夫子廟先藏起來,想倚仗自己的權勢威逼江彬放手.

偏這江彬什麼事情都能忍,就是女人的事不能忍,這人雖然浮滑.但他只認一個理兒:男人要是窩囊的連自己喜歡的女人都往外讓,那還不如買塊豆腐一頭碰死.何況王滿堂本來就是他花了聘金買回來的小妾?

一念至此,江彬雄性激素噴薄而出,轟地一聲直沖百彙,化作一腔血性,也顧不得什麼後果了,非要從錢甯手里把人帶走不可.

如今一聽威國公語氣,想來江彬納的這個妾國公也是認識的,要是這樣所謂聘書已失就算不得什麼了,國公一語難道還沒聘書可信?

楊凌問明白了經過,只覺一陣頭疼,這王滿堂要是李倩娘,自己就扮個許九經,她喜歡誰把她斷給誰也就是了,可如今不成啊,漫說她本就是個水性揚花的女子,而且早已經是江彬的人了,與情與理都沒有讓著錢甯的道理,可錢甯這兒……

楊凌抬頭一看,只見錢甯,江彬兩個人都眼巴巴地瞅著他,一瞧那眼神兒,這到了嘴邊的話愣是沒法說出來.楊凌起身踱了幾步,握拳就唇咳了兩聲,說道:"錢大人,你請過來".

錢甯連忙起身,江彬攥著一對飯缽似的大拳頭,瞪起一雙眼睛緊張地看著,錢甯走到楊凌身邊,低聲道:"國公……".

楊凌一扯他的胳膊,走到一株奇形怪松下邊,干笑兩聲道:"老錢呐,在京師的時候你就有四個如花似玉的小妾了吧,金陵城美女如云,你到了這里算是如魚得水了,呵呵,如今又討了幾房妾了?"

錢甯露出一絲笑意,說道:"托國公爺的福,也不多,又納了四個妾,兩個是秦淮名妓,還有一個是小戶人家的女兒,另一個嘛,是因莫清河一案被清算的知府的女兒,個個都是如花似玉,這位知府千金如今還給我生了個兒子呢".

楊凌笑道:"恭喜恭喜,有子萬事足,這可真是大喜了.說起來,你身邊有這麼些美女,我相信王滿堂雖美,也不致于傾國傾城,人間絕色,你小子色性太重,怕只是為了圖個新鮮吧?為這事兒鬧得滿城風雨的,不合適."

錢甯的臉色難看起來,干干地道:"國公,卑職和您是老相識,尤其是來到江南任職後,卑職感謝國公提舉之恩,但凡國公爺的事,卑職是鞍前馬後,從無怠慢.錢甯不敢和國公爺比,可在這南京城,也算是數得著的人物,現在鬧成這樣大的場面,您說讓我乖乖拱手讓人,我丟得起這人嗎?"

楊凌哈哈一笑,立即扣住他這句話,笑嘻嘻地道:"我就知道,你還不至于為了一個女人這樣不計後果,該是為了你的官名和錦衣衛的威風吧".

錢甯僵著臉色拱手道:"國公明鑒".

楊凌點點頭,正色道:"老錢,正因為咱們倆不是外人,所以有些話我得明明白白告訴你,不管你愛不愛聽.你說我為什麼要你把人還給他?不錯,我是向著他了,可我是為了你好."

他抬手制止張口欲言的錢甯,說道:"你別急,聽我說,看我說的在不在理兒.咱先從國法上說.王滿堂是江彬的妾,這事不只我知道,北軍中許多將領都去江家喝過喜酒,他的聘書因戰亂丟了,可人證有的是,還全都是官面上的人物,這些人證都是北方的官兒,你管不著那一片兒,你說說,就算我不出面.這官司真打起來,你能贏麼?

江彬沒把她轉過手,那麼你納她為妾,就不合理法.再者,這官司一旦鬧起來,又得惹出另一樁官司,那就是軍法.大明軍法規定,殺民冒功者,奸淫婦女者,包括未經發落的賊婦者,一律處決.

你是堂堂錦衣衛鎮撫使,你說,王滿堂是什麼身份?如果你說他和江彬沒有關系,那就是俘獲的賊婦,大盜劉行的女人,你卻私蓄府中,該當何罪?"

錢甯臉色難看,卻一言不發.

楊凌緩和了口氣,輕輕攬住他的肩膀,親昵地道:"我說老錢,什麼樣的女人你沒有呀,犯得著為了一個王滿堂影響了自己的前程?你瞧瞧,你瞧瞧他,鬼頭蛤蟆眼的那熊樣,就是一個傻大三粗的武夫,你是夠橫,可橫的怕愣的,這小子耍起驢來,你不是自找不痛快嗎?"

錢甯扭頭一看,只見江彬坐在石凳上,瞪著一雙牛眼,頰上兩個白肉疤,擰成兩個大酒渦,只不過那酒渦是旋渦狀內凹的,連帶著整個臉看起來有點嚇人,還真象個狗屁不通的莽撞武夫.

江彬瞧兩人竊竊私語那模樣,又見錢甯一臉不高興,就估計國公爺是幫著自己說話了,心里還挺高興,一見兩人扭頭望來,江彬把胸一抬,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德性,錢甯看了撇撇嘴,又轉過頭來.

楊凌又低聲道:"這是從公里講,我就是不幫著他,可也不便愣壓著他不許討人,這事兒你老錢也能理解.咱再從私里講,對你就更是有好處了.你知道麼?我在霸州抓過一伙欽犯,一伙無知的愚民自立一國,在鄉間橫行達一年有余,這個王滿堂就是那自立為帝的欽犯所立的皇後.

當今皇上英明,首犯處死,余者發配哈密,這女人網開一面放了,可她畢竟曾是謀逆欽犯的女人,你可是掌管江南半壁的情治工作,司謀反事的,把這麼一個女人留在身邊,皇上放心麼?牟大人放心麼?你看江彬頰上的傷痕,那是中了箭矢卻不退縮,一刀把悍匪劉廿七從頭到腳劈成兩半的悍將,皇帝下旨嘉勉,允入外四家軍,現在就算是天子門生了,回頭他向皇上哭訴,說他在戰場殺敵,浴血厮殺,妾室卻被你倚勢搶走,你說對你有什麼好處?"

這一番話說的錢甯心眼活了,他苦著臉道:"國公爺要這麼說,那是為我錢甯好,不就一個娘們嗎?還真沒什麼了不起的,可我是堂堂的鎮撫使啊,他江彬是什麼東西,一個小小的游擊將軍,我就這麼把人交出去,我……我這臉不丟光了麼?"

楊凌壞笑起來,一副私己好友的模樣,用肩膀撞了他一下,輕笑著罵道:"滾你的蛋,你丟人?你丟個屁人!人家的妾,讓你弄到府上白白享用了這麼久,到底誰丟人啊?是江彬丟了人,讓你把人還給他而已".

錢甯一聽也笑了,楊凌又道:"子不語怪力亂神,我是讀書人,本來不該講這些的,不過我和張天師交往時曾學過一些秘法,我觀那王滿堂八字特硬,你看怎麼樣,克死了丈夫,克死了老父,隨了那大盜劉行,又克得他戰場送命,就這個江彬,煞氣沖天能壓得住她,結果還是受了傷,這種不祥的女人,你老錢冒這風險干嗎?"

錢甯嘿嘿一笑,情知人家都說到這份兒上了,不還人是不行了,他一咬,故作大方地一拍大腿,說道:"好!國公爺想給我要人,那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兒?您里里外外說了這麼半天,那是給我面子,錢甯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我聽您的,人我還他".

楊凌一聽頓時大喜,這兩個人都是他的得力臂助,他可不願二人傷了和氣.王滿堂是妾不是妻,娶妾娶色.雖說她被強盜蹂躪過,又被錢甯染指,但江彬對王滿堂欲多于愛,不會在意這個,能圓滿解決這兩個人的事,使他們免傷和氣那是最好,因為他已經飛馬送往京師的奏折上,請留駐南京城的兩員戰將,就是許泰和江彬.

楊凌笑道:"這就對了,那就把那個惹禍精領出來,交給江彬帶走吧".

錢甯訕訕地道:"國公,剛剛的在夫子廟前鬧得跟打仗似的,現在讓他把人往外一領,那我不用出門啦.容我三天,容我三天成麼?三天後,讓他弄頂小轎兒來,悄悄的把人領回去就算了".

楊凌一聽,敢情王滿堂這個主角沒什麼重要,兩個男人斗得你死我活的,倒是十有八九為了雄性的自尊性.他無奈地點點頭道:"好,我去跟江彬說說,叫他先帶人回去,三天後,你可得把人交出來".

"國公放心,國公放心",錢甯滿臉是笑.

看著楊凌放心地向江彬走去,他的笑眼中卻忽地閃過一抹厲色:"媽的,你個小小的游擊將軍敢當眾跟老子叫板,國公的面子我不能不給,可也不能就這麼便宜了你!你讓我丟人,我就能你現眼,三天,嘿嘿,你就等著三天後來接人吧,老子給你一個驚喜".

***************

夫子廟前雙雄奪美,被傳為秦灘河一件風流韻事,就憑這件事情,如果那王滿堂有心入籍為妓,保證能紅極一時.江彬不畏權勢,為了紅顏敢向鎮撫使大人拔刀,也成了秦灘河上的風云人物.

白衣軍剛剛被打散,南京城外地血腥味兒還沒完全消失,又是一片燈紅酒綠,醉生夢死者流連花舫,恢複了太平盛世景象.

楊凌解決了錢甯,江彬的爭端,沒有即刻回府,而是先去指揮使衙門點了個卯,處理了一些公事,給南京六部昨日登門拜訪的主官們回了封拜貼,又會見了幾位致仕在南京城養老的前朝老臣,皇親國戚,這才回府.

第二天傍晚河南方面送來消息,紅娘子一路人馬逃出南直隸後,趁著官兵反應不及,現在已潛入桐柏山,伏牛山一帶,瞧那模樣果然是奔陝西商洛去的.

苗逵聽說響馬盜輕易奪船渡江,以致不能將他們全殲于江東,自知錯在自己,不由嚇了個半死,楊凌的信使趕到的時候,他正收拾行裝,准備趕赴南京向楊凌哭訴.聽了楊凌的命令,老苗忙把眼淚一擦,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開始調兵遣將,指揮河南大軍慢慢壓向河南,陝西交屆處,西部防線重兵云集,意圖全殲紅娘子殘匪,將功補過去了.

只是響馬盜還沒有離開莽莽叢山,山中處處是峰巒峽谷,要入山圍剿難如登天,苗公公只能眼巴巴的候在外邊等著他們出現,目前雙方正處于僵持之中.

夕陽西下,彩霞滿天,正是秋高氣爽時候,滿天的秋霞,清爽的秋風,令人心曠神怡.一座曲池,池畔有蘆橘幽篁,一徑深曲,蒼苔細石間一條小徑,通向憐兒住處.

憐兒和寶貝女兒沐浴之後,陪著清清爽爽,臉蛋紅潤的可愛小家伙回到臥室,正在榻上玩耍.女婢們在沐室換盛了清水,剛剛穿著便服聽完許泰的軍情奏報的楊凌回到內苑,先到了浴室.

他手里握著厚厚幾卷花名冊,那是許泰剛剛送來的.楊凌除去衣衫掛在橫杆上,然後坐進浴桶,溫暖柔和的水浸漫了身子,他舒服的閉上眼睛,輕輕歎了口氣,過了半晌,他才探身取過花名冊,倚著桶壁,翻看那厚厚的兵員名單和記錄.

他讓許泰以表功罰過,清查空餉為由,索取了江西,湖廣,南直隸趕來赴援的各路兵馬花名冊,事實上他真正要看的只是江西軍方的名單.這一次江西方面抽調了四衛兵馬來援,如果甯王要有動作,那麼他在軍隊中必有布置,檢查這四支軍隊的將佐任命情況,一定程度上可以推斷出整個江西駐軍的情形.

楊凌翻看極快,他並不看士兵名單,只看軍官任命,果然,江西地方中低級將領升降頻繁,很多將佐都是在這段期間突擊任命的,楊凌見了不由暗生隱憂.

甯王要造反,決不會挑個天下太平,物阜民豐的時候,白衣軍在北方大鬧的時候.他就擔心過甯王會趁亂而起,不過那時甯王手中的實力還有限,再加上白衣軍當時招兵買馬,發展太過迅速,甯王只要不蠢,就得考慮一下當時造反,會不會為他人做嫁衣裳,成全了白衣軍,把朱家的江山拱手送給外人.

現在則不然,大明事實上已經撲滅了白衣軍造反的可能,大明軍隊立下赫赫戰功,看似大勝大捷了,可那只是民間百姓的錯覺,認為朝廷大軍打了大勝仗就如何強大.實際情況如何,朝廷內部的人是了然于心的,一直關注朝廷動向的甯王更不可能不知道.

這一場仗,已經把大明朝廷僅余的財力都耗光了.現在的大明軍隊就象一個剛剛打了勝仗的猛士,看似風光無限,實則外強中干.如果現在不能休養生息,而是持續調動全國數省的軍隊往來作戰,卻長期拖延相應的餉銀和戰時補貼,任你百萬雄獅,也是不戰自潰.

所以他趁南下剿匪主掌軍事的機會,以剿匪為契機請旨對各大軍區司令們來了個大換防,把得力的將領以剿匪的名義作掩護調到江西四周,一旦甯王發動,就得迅速撲滅,速戰速決.

從甯王的人在京活動頻繁,甯王主動出面討取兵權和中低級官員的頻繁調動來看,甯王發動之期不遠了,他能利用剿匪之機調遷這麼多中低級軍官,決不是一個剛剛接管江西軍政的甯王辦得到的,江西指揮使司衙門必然有相當多的官員早已經被他收買,並為之效命.

甯王能在京師不惜重金交好官員,目的僅僅為了讓他們對自己一些似是而非的小動作含糊過去,那麼對江西本地的軍政官員勢必早在十多年前就開始用盡心思栽培,收買,自己入朝才不過兩年時光,精力又一直放在不斷的朝爭和外戰上,對江西情形了解有限,對隸屬于甯王的隱藏勢力更不了解.

這樣的情形下派一兩個干員入江西,根本不可能插進甯王苦心經營多年的勢力***,甚至一旦事發即為其所害,所以楊凌只能從外圍下手,一方面密切關注甯王的可疑動作,一方面以其他事由為借口,調兵遣將對江西形成隨時可以合圍的包圍圈.

楊凌一邊分析著情況,一邊思索著正在做的對策是否還有漏洞,是否會引起甯王的警覺和緊張,過了好久才發現水有點涼了,他忙揚聲喊了一句:"來人".

兩個挽著褲腿,袖筒,露出白生生的胳膊和秀美小腿的俏婢應聲出現在門口兒,盈盈一笑,躬身道:"老爺,需要搓洗麼?"

楊凌怔了怔,下意識地往水里縮了縮.這一陣子在軍中,都是劉大棒槌給他換水搓洗,方才想的入神,忘了這是在家里了.讓兩個俏美的小姑娘給他搓洗身子?他可受不了這個罪,楊凌支唔了一下道:"喔,給我拿件袍子來,我洗好了".

兩個俏婢斂眉應了一聲,失望地退了下去.她們容貌雖美,卻是自幼被人發賣的奴婢,楊凌功名至高,又年輕英俊,這樣的主子打著燈籠也再找不到第二個.

今日侍浴,兩個小丫頭本來還欣喜不禁,萬一被老爺垂幸,由一個女婢升為侍妾,對她們的命運來說就是一步登天了.若是為他洗身拭身,巧施手段,就不難勾引的他情動,兩人未經召喚不敢進門,好不容易聽到召喚卻是希望落空,不禁怏怏退下另尋機會.

妾是有三六九等的,側房,侍妾,通房丫頭,婢也是諸多等級.誰不想著往上爬,楊凌渾不在意,他還不知道自己在這兒費盡心思算計甯王,門口兩個小姑娘也在准備施展狐媚功夫算計他呢.[天堂之吻 手 打]

楊凌穿了件輕軟的白色博袍,施施然的回了房間.到了這年代久了,他現在也習慣了不穿內褲的日子,一件大袍晃晃蕩蕩,胯底生風,八方透氣兒,倒也逍遙自在.

床上趴著兩個美人兒,大的不到十九,小的不到兩歲.憐兒和盼兒都是白綾小衣,白綾小褲,肩並肩的趴在床上,一人捧著一本書,翹著腿子晃悠著秀美的小腳丫在悠閑自若地翻閱.

盼兒白白胖胖的小腿,和秀氣的小腳丫十分可愛,看到楊凌進來,她笑嘻嘻地抬起頭,脆生生地喚道:"爹爹".

"噯",楊凌歡喜地應道,走過去坐到床邊,這兩天抽空兒就陪她玩,尤其是好潔的憐兒以前堅決不允許她玩泥巴.楊凌卻陪她和泥和的很開心,小家伙現在對他親熱的很.

摸摸盼兒的頭,楊凌輕聲道:"寶貝兒看什麼呢?"

"盼兒看大妖怪,看,牛角的,大妖怪",盼兒回答.楊凌俯身一瞧,竟是一本神怪志一類的繪圖冊子,手工繪的,還上了色,這樣給小孩子看的奢侈東西可不是尋常人家買的起的.

馬憐兒抬起頭,溫柔地瞥了眼夫君,見他側身而坐,一條腿盤在床上,頭發濕漉漉的,挽了個松松的懶人髻,人如玉樹,面如敷粉,真的是英俊非凡,他的發髻上斜斜地插了一根檀香木的簪子,身上散發出一股淡淡的香澡豆的味道.

明時化妝和洗浴用品已相當多,洗面奶,面膜等物品應有盡有,這方面大概唐一仙算是專家了.香澡豆是由零陵香,甘松,白芷,瓜萎仁,冬瓜仁,豌豆,大豆各等原料研粉制成的,不但爽身潤膚,浴後還有淡淡香氣.

憐兒抿嘴一笑,悄悄從女兒身上探出腳去,淘氣地踢了他一腳,楊凌彎著腰看著女兒翻書,卻伸手一抄,一下子捉住了憐兒的腳丫,憐兒掙了掙沒有掙脫,便任由他握著,只是由于怕癢,那整齊紅嫩的五顆腳趾害羞似的蜷了起來.

楊凌一邊和女兒咋咋唬唬地討論著大妖怪的厲害,一邊似笑非笑地瞥了眼憐兒,然後忽地抬起她的玉足,在腳心攸地吻了一下,憐兒一聲輕呼"呀",同時下意識地縮了下腿,卻仍牢牢地被楊凌握住了.

盼兒奇怪地回頭看了眼媽媽,憐兒忙忍著笑湊過去,大驚小怪地道:"呀,這麼嚇人的大妖怪啊,盼兒怕不怕啊?"

楊盼兒嗯嗯地點著頭:"大妖怪嚇人,盼兒不怕,打大妖怪",憐兒趁機向楊凌扮個鬼臉,嬌俏地皺了皺鼻子.

這一番掙紮,肥松的綾褲蜷縮了一段,露出一截秀美的小腿,沐浴後的肌膚珠光玉潤,給人以光豔清華的極致美感.在楊凌的注視下,憐兒的眼睛變得水汪汪的,腿被一直舉著,她有點酸了,便向楊凌做了個討饒的表情,又縮了縮腳.

楊凌呵呵一笑,放開了她的玉足,也挨著女兒趴在了床上.馬憐兒身子一顫,只覺一只大手越過女兒的身子,已經撫上了她的翹臀.小蠻腰纖美柔韌,纖細的曲線至腰側收緊,至臀側又蕩漾開去.豐美翹挺的圓臀象灌漿的果實般緊湊而鼓脹,再向下是一雙白皙,修長,漸呈渾圓的大腿,柔軟光滑,令人愛不釋手.

楊凌的鼻息有些熱了,他沉住氣對盼兒道:"寶貝兒啊,該睡覺了,今晚和楚玲姨姨睡好不好啊?"

"不要",盼兒一把攬住馬憐兒的脖子,嘟起小嘴道:"盼兒陪娘親睡".

"呃……,爹爹會打呼嚕的啊,會吵了小寶貝兒睡覺的".

"那……",盼兒眼珠骨碌碌一轉,說道:"盼兒陪娘親睡,爹陪姨姨睡."

楊凌摸摸她的頭,"沉痛"地道:"真是好孩子,爹沒白疼你".

馬憐兒嬌嗔地瞪了他一眼,換上一副溫柔笑臉對盼兒道:"盼兒乖,你去陪姨姨睡.明天爹爹會給你捉兩只青蛙,抓蟈蟈,陪你抓蟋蟀,一人指揮一只,看誰厲害,那多好玩呀".

"真的嗎?"盼兒雙眼一亮,要妥協了.

"對對對,當然是真的,爹爹給你抓一只好厲害的蟋蟀,銅頭大將軍,妖怪都斗得過",楊凌一見有門兒,連忙繼續誘惑.同時使勁兒捏了把憐兒豐隆的翹臀以示贊賞.

憐兒笑得象只小狐狸,她眼波輕垂,乘盼兒沒注意,飛快的嗔了楊凌一眼.楊凌一邊繼續哄著女兒,一邊輕輕撫摸著憐兒圓潤嬌嫩的臀.他的手已探進小褲,著手處光溜溜的幼嫩無比,如絲一般的光滑,楊凌的手指漸漸下移,留連在迷人的臀縫處.

馬憐兒咬著唇,伸出手來,媚眼如絲的輕輕捶了他一拳,開始恐嚇女兒:"去陪姨姨睡,明天爹爹就給你捉蟋蟀玩,要是陪娘親睡,那明天就繼續連曲子,《將軍令》第二段不練會,就不許吃飯喔".

"嗯!"盼兒馬上變乖了,很乖很用力地點頭:"盼兒陪姨姨睡,陪姨姨睡".

楊凌連忙縮回手,讓盼兒爬起來,然後一把抱起她,在她腮上親了一口,笑道:"盼兒好乖,明天爹爹捉一大罐蟋蟀給你,好不好".

"嗯,爹爹好",象是要報複媽媽似的,盼兒攬住比媽媽更疼她的爹爹,親熱地吻了一大口.楊凌哈哈大笑,走到門口兒拉開房門喚道:"來人,來人".

側房內侍候的女婢忙走了出來,楊凌把盼兒遞給她,笑道:"把小小姐送去楚玲姑娘那兒".

他又對盼兒道:"盼兒乖,早點睡,要是睡得晚沒精神,明天斗蟋蟀就贏不了啦".

"嗯嗯",盼兒興高彩烈地點頭.

一看她被抱走了,楊凌立即高抬腿,輕落步,跟只大馬猴兒似的蹦進房去,鬼頭鬼腦地插好房門,長籲口氣道:"我的媽啊,總算把這小靈精給騙走了."

憐兒已經坐了起來,一腿蜷一腿伸,笑盈盈地解著頭發,淡雅恬靜而又媚豔入骨,宛若水中一朵俏美的睡蓮,她白了楊凌一眼,嬌嗔道:"瞧你,這麼騙女兒,還得我當壞人,嘁,狡猾透頂".

楊凌嘿嘿一笑,走過去坐在床頭,說道:"不哄走小家伙,豈不壞了她老爹的好事.呵呵,你在看什麼書?"

"啪"地一聲,馬憐兒打掉了楊凌又不規矩地撫上大腿的手,一雙粉光致致的長腿重新暴露在燈光下:"我哪兒有空看書呀,還不是為了我的夫君,在絞盡腦汁的想事情".

憐兒嬌慵地伸了個懶腰,如花嬌靨,肌骨瑩潤,一抬手間寬袖滑下,露出白生生花枝似的手臂,動作如水之柔,燭光照耀下,瑩瑩如玉的肌膚隱隱透出豔豔暈紅,宛似姑射仙子.

楊凌也上了床,攬住她輕輕一吻,憐兒的唇柔柔的,身上散發著一股淡淡的幽香,少婦馥郁芬芳的體香異常誘人.兩個人和身倒下,並肩趴在床上,看著擱在枕上的書冊.

憐兒道:"這是綺韻姐姐從關外送回來的資料,奴兒干都司地域廣闊,人口稀少,雖然山東,河北地區已經去了大批移民,但是相對于地域來說仍然顯得稀少.

想發展,人口少是個大問題,耕種,畜牧,漁獵,貿易,開礦冶煉,鑄造,造船等等,都缺人手,還有這些事情的配套人員,耕種需要有人制作耕具,漁獵需要有人制網,開礦需要冶練,鍛造人才,這些環節人手不足,都會嚴重阻礙發展.

除了移民,關外的苦役,罪犯,甚至死囚全都派上了用場,仍然不敷應用.如今關內已經穩定下來,如果不能讓百姓盡快嘗到好處,難保他們不會返回關內,那樣的話一切努力就全白費了."

楊凌翻身躺倒,長長歎了口氣道:"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一個好點子,好政策,真要具體實施起來,方方面面的問題,不知要耗費多大精力,用上多少時間才辦得到.

這一次白衣軍大鬧北方,產生了大量衣食無著的農民,這才遷往遼東大批人口,否則的話還談什麼開拓關外?光是移民就不知道要搞上幾十年才有效果,那豈是出個點子,下道命令就辦得成的事?唉,憐兒,相公真的好累.".

憐兒合上書冊,溫柔地偎進他的懷里,柔聲道:"憐兒知道,人人都看著你春風得意,可是誰知道你付出了多少辛勞?我這不是正在幫你想辦法嘛".

這樣側身而臥,寬松的衣領望下去,修長白皙的粉頸玉項,宛如天鵝般優雅,美麗的曲線滑過精致細長的鎖骨之間,越過那小小的凹陷,直落在堆玉一般的嫩滑溝壑里,甚是魅惑.

楊凌的手不覺探進去,輕輕握住了一掌柔盈,憐兒滿臉紅暈的瞟了他一眼,輕聲道:"朝廷在其他地方也在招募移民,但是關外冬季酷寒,越往南來的百姓越不願去.楊慎有封信來,明兒你再看看吧,我已經看過了,他建議招募蒙古人,女真人做工.

此外,女真人從朝鮮掠奪過來許多奴隸,倭國正在內亂,許多人家家破人亡,農民流離失所,還有許多半大的孩子,這些人都能吃苦耐勞,而且價錢便宜,楊慎已定制允許當地漢民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買進這些人做耕農.

北方極遠之地的羅刹鬼經常有小股部族流落過來,這些游牧小部落的生活與野人女真還差,只消允許他們定居,就能成為大明子民的,不過這個就得得到朝廷允許了".

楊凌點頭道:"嗯,不過緩不解急呀,這又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吧?無論是招募女真人,蒙古人還是購買奴隸,接納羅刹國人,那是說一句話就辦得到的嗎?"

隨著楊凌的愛撫,原本就峙立堅挺的玉雪雙峰更加豐盈挺翹,憐兒欲火漸升,玉乳變得盈碩豐腴起來,顫顫巍巍,乳蒂嬌紅.她似拒還迎地推著楊凌的手,最後卻握緊了它,把它緊緊按在自己的乳房上,扇弧形的眼簾半掩著星眸,嬌聲道:"別鬧,人家……人家還沒說完呢".

慵懶恍惚的眼波,媚得幾乎滴出水來,小衣已被楊凌解開,纖腰如柳,香臍如渦,馬憐兒的小腹白皙光滑,平坦而微微隆起,以極其圓滑優美的曲線延伸于胯股之間.楊凌瞧著眼熱,卻還是拉起衣衫,悄悄替她掩住,卻拉起她的素手,探進了自己的袍子.

柔滑纖長的手指觸到一團堅挺火熱,先是一縮,卻又貪婪地湊過來握住,輕柔地套動起來,楊凌的難耐稍獲舒解,他舒服地歎了口氣,閉上了眼睛笑微微地道:"你說吧,難道還有辦法".

憐兒輕哼了一聲,卻不忍夫君難受,仍然輕柔地愛撫撩撥著他,低聲說道:"你說的不錯,招納女直,蒙古,羅刹人,購買奴隸雖是一個法子,這些事救不得急,我想來想去,倒是想起一件事來,這件事若辦成,不但遼東人口危機立即可解,而且夫君也算是做了一件大慈大悲的大好事,要說萬家生佛也是毫不誇張".

"什麼事?"

"墮民,賤民",憐兒地聲音低了下來,幽幽地道:"當年起兵抗元,後來又和太祖爭天下的張士誠,陳友諒,方士珍等人的部將,士卒,家眷,太祖得天下後全部貶為墮民,賤民,不許做官做吏,不許讀書識字,不許務農作工.

他們生活在最底層,苟延殘喘的活命,女兒生得多了養不下,不是丟掉就是一生下來就溺水淹死,男人長大了只能做傭人,仆人,漁夫,永世不得翻身.他們都住在江南一帶,足足幾十萬人.百余年下來,他們全成了目不識丁,老實巴交的窮苦百姓.

受人欺壓,打罵,不當人看,連他們自己把這些都當成了理所當然.可是就算他們都成了愚昧無知的小民,也希望擺脫這種身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一生下來就注定一生苦難.

夫君要是能勸說皇上開恩赦免了他們,條件是去遼東務農經商,就算再苦再累,對他們來說,都是天堂一般,這樣不但解了遼東漢人太少,開發不易的難處,也算是行了一件大善事".

"嗯,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地先人是什麼人根本就不重要了.我不是救苦救難的活菩薩,不過不管是為了朝廷,還是為了百姓,這件事我都會盡快去做的……,我的女菩薩,話說完了吧.現在……",楊凌喘息著道:"你還是先救救我吧".

"啐",馬憐兒滿臉暈紅.感受到他逾來逾堅挺的沖動,憐兒的眸子也愈發嬌媚清豔,異樣的媚惑從骨子里散逸出來,無處不媚,顛倒眾生.衣衫重又被拉開.鼓帳起來的紅櫻桃,被楊凌吮進口中,憐兒呻吟一聲,閉上眼睛享受夫君的愛撫.

曲線的最高峰,兩顆嫩紅的櫻桃輪番受著楊凌的吮吸,她的嬌軀被吸得一陣顫抖,小蠻腰不由自主地挺了起來,粉嫩的肌膚滑膩膩地蹭著楊凌的臉頰,一雙整齊美麗的眼簾微微合攏著,朱唇微啟,已經陶醉在愛撫之中.

枕頭被墊高了,楊凌半跪在床上.托著她的香臀把她往上抬了一下,讓她半倚著靠在枕上,憐兒一直沒睜眼,就那樣掛著甜甜的笑,享受著楊凌的服務,不知不覺間,一雙手也情不自禁地撫上了自己赤裸,滾燙的胸膛.

憐兒正舒服的眯著俏眼,忽然感覺一柱火熱頂在香唇上,詫異地一睜眼,剛剛驚訝地一呼,朱唇稍一開啟,那令她又怕又愛的東西已趁虛而入,頂著她的雀舌登堂入室了.

憐兒嗔怪地在楊凌臀上拍了一記,"啪"地一聲脆響,她才認命地抱住楊凌健碩的雙臀,口中發出旖旎動聽的唔唔啾啾聲.

秀發蓬亂,滿臉紅暈,憐兒上翻的俏眼似欲求饒地望著楊凌,偏那眼神又是無比的迷離,惹得人更是欲興勃發.

俯仰動吟哦,黃鶯恰恰啼,紅唇破婉轉,雪項輕相依.一曲春江花月夜,一管洞簫寄良辰……

*************

如此良宵佳夜,金陵城西清涼山下,一艘官船卻剛剛泊岸.丫環扶著一位年約四旬,風韻猶存的婦人上了岸,黑沉沉的山影,就連寺廟也隱在一片黑幕之中,只在這秦灘渡口的高杆上掛著兩串燈籠,映得水中紅光斂灩,波色鱗鱗.

"時泰",婦人喚著丈夫的字道:"叫你這老家伙明日再行,你偏性急,這可好,夜色已晚,不但城禁,就連水道都關了,我們如何進城?"

伍文定捧著一把大胡子笑呵呵地迎了過來,說道:"是我記的岔了,原記得這里有一處客棧,怎麼如何卻沒有?"

碼頭的漢子笑嘻嘻地道:"老爺記的不差,這里確有一處客棧,只是前些時日鬧匪,店東也跑回城去了,這兩日張羅重新開張,可還沒從開門兒呢".

伍文定眉頭一皺,說道:"這可如何是好,難道今夜就在這船上住宿不成?"

伍夫人嗔道:"一路行程辛苦,現在還要在船上顛簸麼?睡一宿覺還不暈死了?"

"老爺,那清涼寺下院,現在是接待外客的,而且還清靜,您可以去那兒寄住一宿,不過是要捐獻些香油錢的".

伍文定笑道:"那也無妨,便去寺中下院一住吧".

在妻子的埋怨聲中,伍文定只是捋須而笑,下人們抬箱扛籠進了寺院,這下院和主寺是分開的,中間一道門也鎖了,禪房中雖然簡陋,確實比住在船上要舒服許多.

伍夫人見了怨氣稍減,知客僧提著燈籠,陪著這位赴南京吏部報到的新任知府大人和夫人搖搖晃晃進了西廂,含笑道:"這里安靜些,也沒什麼外人,旁邊屋子住了一對小夫妻,也是朝廷里的人,安全是不成問題的.施主和夫人且請早些安歇,貧僧告退了."

老僧把燈往牆上一掛,慢悠悠地出去了,伍文定還沒適應目中光線,他舉起燈籠正要看個仔細,忽聽旁邊房里一個年輕女子聲音喚道:"小伍,算了,這又不是正經客棧,還要洗浴什麼,待明日進了城再說".

然後另一個聲音似乎剛剛進屋,聲音由遠而近:"不妨不妨,我給了火頭僧一些散碎銀子,水已經燒上了,你小聲點兒,院子里剛住進一位過往官員呢,莫吵了人家".

聲音漸漸弱了,老伍兩眼直了:"這……這聲音不是我兒子嗎?兒子這是和誰呀,此時夜深,他們顯是住在一起,連女子洗浴的私隱之事他都攙和,這……這……"

老伍想到這里,頓時眉毛與眼皮齊飛,轉眼去瞧娘子,卻見娘子一動不動,伍大胡子急忙提起燈籠照照,才見一向彪悍的夫人也是呆若木雞.

***********

PS:照例該說句求票的話,可該說的早說盡了,不知說什麼好了,嗯……就當是個提醒吧,手中有票的書友,莫忘了投票^.^

上篇:卷十 白衣天下 第399章 兩虎爭食    下篇:卷十 白衣天下 第401章 埋恨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