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十 白衣天下 第395章 心系伊人   
  
卷十 白衣天下 第395章 心系伊人


大混戰結束了,戰場上尸橫遍野,血流成河,剛剛從酣戰中冷靜下來的官兵們正在疲憊地清理著戰場,一具具尸體搬到了一起,刀槍劍戟都收羅起來.

楊凌望著面前如山般屹立的南京城,長長地舒了口氣,南京城未失,白衣軍全面潰散,他們已經一敗塗地了.江彬猶自一臉殺氣騰騰地來到楊凌面前,大聲道:"國公,響馬盜遺尸計有五千多具,余盜突圍已逃往射陽湖一帶,要不要立即追剿?"

楊凌四下看了看,長途奔襲,連番厮殺,連飯都還沒顧上吃,士兵們已經精疲力盡,兩眼無神,楊凌搖了搖頭,說道:"他們已經無路可走,西有大江攔路,南面江西,湖廣的軍隊正在推進,北面是我們的各路大軍,向東往浙江早就陳有重兵,他們已經無路可退了."

他走到江彬身邊,拍拍他的肩膀,輕聲道:"響馬在拼命,我們的兵比拼勁兒還差了些,圍堵靠地方軍隊,要殲滅還得靠我們的騎兵咬住他們,傳令下去,命各路部隊對射陽湖形成合圍之勢,明日正午前各自進入布防區域,我們的騎兵主力休整一晚".

他看了看天邊血一般豔紅的晚霞,說道:"周德安驍勇善戰,長于攻守,又熟悉這里地形,讓他協助安排".

"是!"江彬領命而去,片刻功夫又跟著許泰和兩名百戶急匆匆地返了回來,許泰面色沉重,見了楊凌拱手說道:"國公,周德安周大人戰死了!"

"甚麼?"楊凌大吃一驚,現在各路軍隊太過混亂,大戰剛剛結束,都在各自收攏軍隊.有的將領都還沒有來得及拜見主將,楊凌實未想到嚴令堅守南京決不出戰的周德安會戰死沙場,他急問道:"他何時出戰的?"

目光落在兩個染血帶傷的百戶身上,楊凌沉住了氣,問道:"你們是周大人麾下將佐?周大人如何戰死的?快講".

一個百戶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拱手道:"回國公爺,我家大人聽說楊虎一路軍潰散,擔心首惡逃走,因此領了三千兵馬出城協助搜索,在一座小山村截住了大盜楊虎並手刃此獠……".

"楊虎死了?"他定了定神,說道:"說下去,周大人可是與他交手時受了重傷,不治……而亡?"

那百戶抿了抿嘴,神色怪異地道:"周大人身邊四名親軍以死阻敵,周大人趁間下手,斬殺大盜楊虎豪發未傷,可是……可是周大人回兵時,聽說楊跨虎正在攻城,立即揮兵急進,堵住了那女匪的歸路.

楊跨虎要與周大人獨自決戰,周大人見對方三千騎兵.我們的槍林陣只能阻住兩輪沖鋒,為拖延住響馬盜,等候各路援軍到達,是以慨然答允出戰,可是誰料…誰料大人卻命喪楊跨虎之手".

又是一個大消息,楊凌接連受的刺激太多,愣了半晌才艱澀地道:"紅娘子殺了周將軍?"

晚風幽幽吹來,涼意中帶著股血腥味兒,楊凌一陣茫然:朝廷意欲招安時,他們始終不肯,現在潰敗不堪,朝廷萬無再行招安之理,偏在此時,她又陣前斬殺朝廷大將……,紅娘子,你要我如何還能護你?你報了仇了,終于報了仇了!同時,你也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國公爺?國公爺?"

楊凌回過神來,意興索然地道:"好生收斂周將軍的尸首,暫且停棺安放,我們進城".周德安立下斬殺敵酋的大功,南京城又衛護無憂,他已戰死,國法不外乎人情,沒有人還會去追究他擅離職守之罪的.

一邊向城中走著,楊凌一邊低聲向許泰問道:"我們的傷亡情況如何?"

"呃……",許泰猶豫了一下,低聲道:"我軍傷亡情形較重,死者九千多人,傷者不計其數……,困虎搏命,其勢尤猛".

楊凌點點頭,冷靜地問道:"騎兵傷亡如何?"

"還好,傷亡總數,沒有超過三成,我們的戰力猶在,而響馬盜傷亡更大,他們只是憑著一股哀兵士氣,加上各路來援的官兵匆匆趕到,彼此無法聯系響應,看似八面是兵,卻是處處漏洞,這才讓他們逃了去.只要稍事休整,按著殲滅楊虎北進大軍的策略,四面合圍,以泰山壓卵之勢,定能畢全功于一役!"

兩人並肩走著,既然周德安已死,這安排部署之事就得交給許泰,楊凌又囑咐一番,命他與本地將領商討決定圍剿細節,一切吩咐妥當,許泰匆匆告辭離去,楊凌領著親兵走進城門,兵道上有人高呼一聲:"國公!國公!"

楊凌抬頭一看,只見馬昂興沖沖的跑了下來,馬憐兒也是一身白衣,又被裹挾在白衣軍當中,城頭只放亂箭,沒人敢趴在那兒仔細察看,他還不知道妹妹已被擄走,此時一見了國公妹夫,馬昂興高彩烈.

在這地方楊凌不便論及私人身份,便只喚道:"馬將軍!"

馬昂興沖沖地拱手道:"國公,今日好險,白衣匪冒充江陰巨富徐經的車隊入城,幸好我妹子正在城外看出有異,向我發箭示警,這才及時關閉了城門,盡剿入城匪寇".

他的功勞,可也不願讓別人搶了去,見了楊凌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自己的大功說了出來.楊凌一聽卻怵然一驚,急忙把他扯到一邊,緊張地道:"大哥,那憐兒?她可無恙?"

馬昂笑道:"國公放心.我這邊發動前,便示意她早早離開,現在想必已繞道入城回府了".

楊凌急道:"沒見到人,我實是放心不下,不行,我要回府看看……".

馬昂見楊凌對妹子如此在意,心中更是歡喜,連忙喚過兩個親兵吩咐他們帶著國公爺回府,他對楊凌匆匆地道:"關守備巡視北城去了,我得去南城看看情況.把防務交待清楚,便回府去".

楊凌忙道:"不可,公務要緊.萬萬不可擅離職守,匪寇被剿滅,只是近日之間的事,待叛亂已平,咱們再慢慢敘舊不遲".他頓了頓又道:"周大人已經理職了.防務要由你和關守備負責,干系重大,不可怠忽".

馬昂一呆:"周……大人死了?"

馬昂急忙鎖緊眉頭,壓住要飛起來的眉毛,上翹的嘴角也使勁朝下一抿:"響馬盜該殺!周大人盡忠職守,殺敵英勇……".

他見楊凌臉色陰沉,忙道:"那國公先回府去看看憐兒吧,南京城的防務您盡管放心".

看著楊凌匆匆離去,馬昂開心地跑上城頭,看看城外還在打掃的戰場,急急向南城去了.

************

"還沒回來?"楊凌呆住了,臉頰一下子變得蒼白起來.

楚玲見他神情,不由也驚慌起來:"小姐她……她出了什麼事?"

這是一幢雅致的庭院.雖然不大,卻亭台樓閣,小橋流水,排布得當,幽雅入微.一角紅樓前,匆匆迎出來的楚玲剛剛見了楊凌,就被他當頭詢問小姐是否在府中,她知道城外剛剛大戰,一見楊凌如此神態,聰慧如她,立即便知情形不妙.

楊凌立在當地,臉上一片茫然:現在兵荒馬亂,憐兒一介妙齡女子,能到哪里去?她若繞到其他城關叫城進來,不會不去城頭給哥哥送個信兒,起碼也會回到府中.若說她被擒住,方才一場大戰,白衣軍會不嫌累贅帶著一個俘虜?

楊凌慌了:不會的,一定是她到了其他城關時,城上已得到警訊關了城門,她一會兒就會回府的.楊凌這樣想著,卻焦灼地回頭吩咐道:"棒槌,馬上去城頭,告訴許泰打聽憐兒下落,你也去,把所有的親兵馬隊都帶上,務必盡快找到憐兒,有任何消息立即回報!"

大棒槌見楊凌聲色俱厲,慌忙應了一聲,帶著人急匆匆地去了.

"怎麼辦?怎麼辦?"楊凌急的團團亂轉,想要親自出去尋人,又不知該向哪里去,若是這時憐兒回來了怎麼辦?

楊凌心如油煎,恨得一腳踢去,把小徑旁一只栽著花草的花盆踢了出去,"咣啷"一聲掉在丈外,摔得粉碎:"紅娘子!你這個不明是非的蠢女人,若是憐兒有個好歹,我決不饒你!決不饒你!"

楊凌氣的鼻息咻咻,兩眼通紅.

這時一個奶聲奶氣地聲音道:"你是誰?我的花,壞蛋!"

楊凌攸地回頭,只見一個粉妝玉琢的小女孩兒,雙手捧著個鮮紅的大蘋果,站在門邊上,瞪圓了一雙烏溜溜的眼睛,很生氣地看著他.

楊凌下意識地走過去,慢慢蹲下身子,小女孩非常可愛,一雙漂亮的眼睛,依稀有幾分憐兒的神韻,她警惕地看著楊凌,撅著小嘴兒,見楊凌伸出手來,立即一閃身向楚玲跑去,貼著她的大腿,指著楊凌道:"姨姨,打壞蛋!"

楊凌鼻子一酸,他努力放松臉上的線條,柔聲道:"盼兒.乖,不怕,我不是壞人,是爹爹!"

小女孩驚詫地看著他,圓溜溜的眼睛里閃著一絲疑惑,卻一聲不吭.

楚玲抱起她,貼著她的小臉蛋兒道:"盼兒,他是你的爹爹,真的是你爹爹,姨姨告訴過你的呀,爹爹可以騎大馬帶你玩,買好多好吃的給你,快叫呀,叫聲爹爹".

楊盼兒扭過了頭,說道:"姨姨,找娘,娘回來".

楊凌眼里氤氳著霧氣,慢慢站起身子.輕聲道:"爹爹一定把娘給你找回來,盼兒乖,陪著姨姨,我這就去".

楊凌雖不知該往何處去找憐兒,可是讓他一味地在府中等候消息,卻實在熬不下去了,他急急走出大門,親兵牽過馬來,楊凌正欲扳鞍上馬,忽地劉大棒槌的聲音遠遠傳來:"國公,國公,這個人說他知道馬姑娘的下落".[天堂之吻 手 打]

楊凌一回頭,只見劉大棒槌陪著一個公子急匆匆走來,楊凌立即棄缰過去,連聲問道:"你是誰?你知道憐兒的下落?"

他沒認出這曾有一面之緣的關公子,關公子也未認出這位國公爺來,他急急地道:"馬姑娘真未回府?這可糟了,方才城外救回一個斷了肋骨的侍衛,據他說馬姑娘逃走路上正被白衣匪劫住,他雖未親眼看到馬姑娘被殺被抓,可是那白衣匪首馬術武功皆稱上乘,馬姑娘十有八九是凶多吉少了".

他說到這兒眩然欲淚,忽然眼睛又一翻,想起一件同樣重要的大事來,結結巴巴地道:"你……你是威國公爺?國公來馬府做什麼?馬姑娘她.……她……".

楊凌平靜地道:"多謝你送來消息,我,是憐兒的相公!"

在關公子目瞪口呆之中,楊凌轉身上馬,忽地厲吼一聲:"隨我出城,活要見人,死……要見尸,給我把憐兒找回來!"說著縱馬一鞭,當先奔去.

侍衛們慌忙上馬,健馬絕塵而去,關公子張著嘴巴吃了一嘴土,臉色也灰敗如土:"難怪傳言說馬姑娘是某位權勢人物的禁孌,原來……原來是真的,還是堂堂的威國公".

可憐,這一番癡情今生是再無希望了,關公子抱著一顆殘破的心,垂頭喪氣地走了.

楊凌一陣風般卷出城去,象瘋了一樣縱馬馳騁,每到一處便駐馬向到處正在流動集中的散兵詢問消息,直到繞城一圈,城外已完全寂靜下來,他才冷靜下來.

站在一個路口,楊凌茫然四顧,侍衛們靜靜地勒馬隨在身上,手中的火把被風吹的呼呼作響.四下望去,數丈之外已是一片黑暗,天上的星也黯淡無光,就象他的心一樣.

憐兒還沒回來,看來是真的凶多吉少了,可是為什麼連尸首都找不到?她一個妙齡女子,如果落到窮途末落的響馬賊手中…….楊凌想到這里不寒而栗.

遠遠的,忽然出現了一條火龍,馬蹄聲疾迅速馳來,雖然這里不太可能再出現白衣匪,劉大棒槌還是領著十幾個親兵縱馬迎上前去,兩方人馬一碰,然後又一齊奔了過來,當先一人正是江彬.

威國公下令搜尋馬憐兒的消息已傳遍三軍,他自己又親自在外奔波,至晚不歸,只要不是白癡,誰都知道這女子和他是什麼關系了,各路將領豈會放過這樣的效命機會,紛紛派出人馬查找,卻沒有一絲消息.江彬安頓了隊伍,也領著親兵離營搜索,這時恰與楊凌碰上.

見到楊凌,江彬馳馬上前,氣虎虎地道:"國公爺,今晚莫要休整了,立即出兵吧,馬上揮軍射陽湖,全殲響馬盜,說不定……能找到馬姑娘的下落".

說到後來,他的聲音也弱了下來,顯然也想到縱然白衣軍不知道馬憐兒和威國公的關系,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的妙齡女子落進挾怨含憤的虎狼口中,該是什麼後果,縱然找到,只怕也更是不堪,更難面對.

從昨日至今,一路追殺,一路鏖戰.楊凌雖未親自動手,也已身心俱疲,再經此事打擊,更是焦躁至極,他地心早已追到射陽湖去了,這時聽了江彬的話,楊凌想也不想,睜著一雙滿是血絲的眼睛,厲聲道:"盡起三軍,連夜拔營,攻打射陽湖!"

"好!"江彬大喜,一撥馬頭便走.

楊凌帶領親兵趕回城去,不一會兒.城內城外各路駐軍地云集都指揮官衙,許泰江彬先行趕進內室,只見楊凌默默面牆而立,二人忙放輕了腳步,走近了輕聲道:"國公,各路將領已經趕到,請國公下令!"

楊凌默然半晌,開口道:"回去!"

二人錯愕道:"甚麼?"

楊凌緩緩道:"北進各軍尚未到位,如今城外大軍自昨日凌晨起,戰劉七,戰楊虎,戰趙瘋子,連戰不斷,精疲力竭,連飯都沒吃幾口,再不讓他們休息一晚,連夜趕到射陽湖時,已是一群疲累的毫無戰力的官兵,而敵人以逸待勞,如何能戰?"

許泰急道:"國公,馬姑娘……".

楊凌打斷他的話,淒幽幽地道:"我知道,我恨不得插翅飛到射陽湖,全殲白衣匪,可是我不能為了一己之私,付出可能幾倍的傷亡.再說,現在去,只怕……已經晚了!"

許泰江彬默默垂手,不再言語了.

楊凌忽地轉身出去來到正堂,只見堂上堂下戰將如云,雖然個個一臉疲憊,但都甲胄在身,肋下佩劍,一枝枝火把映著他們身上的盔甲,映射出道道寒光.

一見楊凌出來,所有的戰將全體肅立,馬刺鏗然作響.楊凌團團一拱手,朗聲道:"各位將軍,我軍已接連作戰兩日尤其南直隸各軍,隨楊虎,劉七各軍進攻方位不斷調動,以步卒翻山越嶺,乘舟過河,奔赴阻擊位置攔截騎兵,兩日來水米不進,勞累不堪.連夜進軍,是本國公考慮不周,各位將軍還是各自回營,治療傷兵,探問士卒,讓他們好生休息,明日一早,我們再拔營起兵,行最後一擊!"

**********

PS:現在票數越差越遠了,已經差了一百三十多票,再次呼籲一下月票,請書友們多多支持.現在差一百多票了,我們能追上去嗎?

關于月票,有朋友建議我縮短章節,一日三更,我會根據自己碼的內容來決定,如果是一氣呵成不好斷開的章節,我不會斷的,一章的字數多少我想應該是看能否完整講完一段故事,而不是字數達到了多少,況且月票跟不上的原因我想並不全在于此,當然會有部分影響,那是肯定的.

從自身找原因,我想一是最近寫的是戰爭,喜歡輕松溫馨感覺的朋友比較多,另外連著幾個月過于疲乏,質量可能也有些下降,好在以作戰為主的章節就快結束了,質量上我會注意努力提高,還有就是最近拜票可能比較淡,缺乏誠意?呵呵∼

另外就是,有些朋友對紅娘子的表現很不滿意,覺得不夠爽.這一點,我無法順從更改,一個人物有什麼表現,應該是他的性格和經曆,背景來決定的,紅娘子在前文中的確有關心百姓的表現,但是這並不能就把她寫成一個深明大義,可以拋卻父仇家恨,為了天下黎民百姓如何如何,那樣的話她還當什麼山賊?她可以去岳母刺字了.

她只是一個沒有讀過書,從小在綠林中長大的女人,她講義氣,明恩怨,從小在山寨長大男兒般的性格又讓她有擔當,知道該肩負起自己的責任.她不是一個為愛昏了頭,以夫為綱,以夫為天的小女人.她愛上楊凌,勸父親投陣,結果父親卻被誘殺,那是怎樣的一種仇恨和歉疚?如果不是她從中斡旋,深山中的老寨不會大意被偷襲,無數的男女老幼被官兵殺死,以她的性格,會把這份深深的罪背在自己身上.

而且有沒有她,該反的還是會反,在這場動蕩中,她個人並不能左方什麼,她本來可以采用暗殺的方法來對付周德安,可她選擇加入白衣軍,是因為那些家破人亡的親友們為了複仇,選擇了造反這條路.深諳楊虎已經利益熏心性格的紅娘子,擔心自己這些親人被他利用,為了能夠約束他們,這才加入.

如果不是她在,這些人會加入趙瘋子相對紀律比較嚴明的隊伍麼?早跟著楊虎燒殺搶掠,干出十倍的壞事了,沒有她在,黃河決堤,整個山東一片汪洋,那要害死多少人?又要有多少人為了活命跟著造反?

我尊重讀者的意見,但是不能不符合人物背景性格的亂爽一氣,讓她臣服在主角腳下,什麼父仇親恩,江湖道義全都不管了,那樣的爽是不切實際的,這個人物也被人為的扭曲了,那是為了利益不尊重讀者,她的身分,性格,就該有這樣一個發展過程.至于梅暗花明,有所轉變,那是有過程的,為了楊,把一個女匪寫的失去了靈魂,只為了滿足大男人主義,可是那樣真能滿足麼?全是千篇一律毫無個性的女人是不合理的.如果是因為這一樣,我會對書負責,哪怕因此令您不能投票,我也會堅持按著她的性格讓她的戲表現下去.我覺得,這才是對您負責.

現在秋水MM在幫我管理書評,不過喜歡熱鬧,喜歡看讀者書評的我仍然在,仍然時刻關注著你們的發言和意見,我不會離開的.

最後,再次向我的書友呼籲月票,我們趕上去!

上篇:卷十 白衣天下 第394章 殺    下篇:卷十 白衣天下 第396章 靜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