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十 白衣天下 第370章 劉六軍來   
  
卷十 白衣天下 第370章 劉六軍來


吳橋縣外楊家寺,名為楊家寺,卻是一個小村莊.這里就是劉六大軍暫時的駐紮地.劉六攻城掠的,卻從不在城中居住,糧草輜重也不厭其煩地全部搬出城來,在附近村莊駐紮,這是他做響馬盜養成的毛病,一有風吹草動,可以迅速脫身.

劉六大軍攻城掠地一向挑那些駐紮兵馬不多,而且城池不太難攻的中小縣鎮,所以勢如破竹,從無阻擋.這樣的縣鎮可以輕易得到他們需要的輜重補給,而且不會產生較大的傷亡.

劉六做悍匪多年,對于馭人並非外行.他的軍隊有自己投效的,有一貧如洗被迫參加的,還有被裹脅來的,剛剛拉起來的隊伍,士氣最重要,在把這些兵培養成霸州響馬盜一樣悍不畏死的部下之前,必須要少受失敗.

現在選擇攻打德州,是因為他的部下已經具備了一定的作戰力.南船北馬,北方人不會騎馬的本來就少,而且這一帶是朝廷馬政施行了百余年的地區,百姓們的馬術還挺不錯.再加上河北山東一帶自古尚武,具體了這些基本條件,又在官兵銜尾追剿中殺進殺進幾經淘汰.

現如今能夠幸存下來的人,無論馬術,武功,還是作戰經驗,都已是上上之選,至少比那些毫無斗志的衛所兵高出不只一個檔次.同時,隨著人數的增加,以及朝廷有目的的堅壁清野,小縣鎮掠奪的糧草,已經不能滿足他的部隊需要,他們急需擁有自己的地盤.

趙燧提出分兵兩路南下,因為許泰和江彬在河北境內窮追不舍,他們人多勢眾,調度,補給有一定困難,分兵一是易于補給,二是易于擴充新的地盤.

恰在此時,縱橫整個山東,逼得山東指揮使司龜縮在濟南城中不敢出來的楊虎,派人給他送來了秘密,提出里應外合,盡奪山東之地,以此為據地,北扼京師,南控中原,掐斷運河命脈,以圖江山社稷的計策.

趙燧一見拍案叫絕,這個計策可謂高明,而且極見膽略.趙燧提議分兵,本來是為了補給,同時由于劉六用兵強暴,不修德行,趙燧漸起異心,想自己去打造一片天地.

如今見了這封密信,趙燧大為興奮,于是對計策予以補充,建議由劉六,劉七帶主力往山東,奪德州,控運河,配合楊虎攻占濟南,趁朝廷著眼山東,自己領兵往山西,一旦得勢,東西呼應,河南唾手可得,介時南北便被他們完全斬斷,要奪江山便易如反掌了.

劉六對此深以為然,正因如此,他才下定決心謀取霸州,這是他們攻打的第一座軍事要塞,雖然這段時間他對官軍的戰力越來越是輕蔑,還是有些緊張.

他穿著一件露膊的白布短褂兒,青綢子的功夫褲,打著綁腿,坐在棗樹底下,面前一張短桌,桌上擺著幾個大茶碗,正和兄弟劉七討論著攻打霸州城的事情,齊彥名騎著一匹黃驃馬從村口急馳而入,到了籬笆牆外一躍下馬,把缰繩丟給一個手下,敞著懷走了進來.

劉六笑道:"老齊,怎麼樣,朝廷來了多少援軍?"

齊彥名一屁股坐在旁邊的石墩子上,端起一大碗茶咚咚咚地喝光了,順手從劉六手中搶過蒲扇,呼呼地扇著道:"朝廷就來了一個威國公楊凌,只帶了三千騎兵,除此之外,再無人手".

劉七驚笑道:"才三千人?朝廷就派了一位國公爺來壓陣,紅口白牙,空著一雙手守德州".

齊彥名是讀過書的人,為人也比較謹慎,自不會象他這麼大意,他搖頭道:"聽說伯顏猛可又來襲邊了,這頭猛虎不可小覷,邊軍抽不出人手,京軍中外四家軍已經撥出一路讓許泰,江彬帶著去追瘋子了,他們還敢出人麼?不怕咱們象老趙一樣,突襲京師?

再說,守易攻難,德州城現在駐紮有六萬兵馬,咱們只有三萬,正常情形下,咱們得超過他們一倍,攻城才有取勝之道,現如今的兵力應該是綽綽有余了.派楊凌這個常勝將軍來,還不放心嗎?"

劉六皺眉道:"這麼說來,打德州可不象咱們平素攻打縣城堡寨,真要打下來,死傷慘重,只怕打得下守不住啊!"

齊彥名"嗯"了一聲,這時有人給他端上一碟烙油餅,一把大蔥,還有一碗大醬和半條鹵狗腿,齊彥名把油餅大蔥一卷,一邊吃著一邊道:"不管怎麼樣,這是關乎我們是繼續做流寇還是有機會問鼎江山的重要一步,我們必須嘗試一下.富貴險中求,要奪江山,風浪多著呢,豈能知難而退?"

劉六濃眉一挑,說道:"嗯,老齊說的在理兒,就這麼辦.你先吃,吃飯了咱們就開拔,去德州城試試他小楊的本事.這個小子為人還不錯,保那昏君可惜了的,要是能生擒活捉了他,老子就收了他,將來老子做了皇帝,也給他個國公當當,就看他識不識相了,哈哈哈哈……".

******************

水西門是碼頭區,平時最是繁華,官船民船絡繹不絕,有時晚上裝船卸貨,也是***通明亮如白晝,而現在卻冷清多了.京師南來的船已經絕跡,北上的船寥寥無幾.而且大多是舟師艦船,有水師保護,或者根本就將軍艦暫做了貨船,盡管如此,船仍只能至此而止,再往北去不但盜匪橫行,而且運河中多下了木樁暗鎖,難以通行了.

現在就有三艘大戰,正靠岸停泊,船是江南水師的,船舷上是黑洞洞的炮口,這是楊凌在江南剿匪時所建造的新式戰艦,火炮也是發速甚快的新式火炮.

看到這些,楊凌甚感親切:不知道帶隊的將官有沒有自己熟識的人.看樣子,這軍艦是運送軍械器物的,自己在江南帶出的幾員水師將領現在都獨擋一面,是江南,東南的水師要員.應該不會擔負這樣簡單的任務.

楊凌想了想,喚過一個親兵吩咐道:"去碼頭看看是江南水師哪位將軍帶隊,貨物卸載完畢,不要忙著走,叫他們的將軍來見見我".

吩咐完了,楊凌和羅指揮沿著城牆向北門走去,伍漢超,宋小愛兩人帶著楊凌的親軍四散護侍著.

羅光權的傷不是很重,不過眾目睽睽之下,執法隊也沒有作假,只不過一棍子下去,是傷皮不是動骨,那是有技巧的,象羅光權這二十軍棍,敷以上好的金瘡藥,並不礙事,不過畢竟創口新綻,所以由兩個心腹侍衛攙扶著.

緩緩走在青磚的碟牆箭垛間,巡城的士兵見了都停下腳步閃在一邊,敬畏地看著羅指揮的屁股,再敬畏地目送威國公步履悠然地離去,這才挾起槍矛箭盾,加快腳步繼續巡城.

現在,沒有人聽了上司軍令還二五馬哈的應付差使了,太陽再烈,他們也不敢不把甲胄穿戴整齊,拿起全套裝備認真巡城.夜色再深,也沒有人敢匆匆溜出去晃上一圈兒,然後尋個地方困大頭覺,而把戒備責任只交給那些固定崗哨的士兵.

城外出現了一片樹林,為了防止反賊利用樹林的掩護悄悄接近城池,靠城牆的一面,近百尺范圍內的樹木全都砍伐一空了,遠處的也被伐掉不少,變得稀疏起來.遠方,運河沿著堤岸曲折遠繞,延伸向遠方.

河堤內側有一些房子,現在已經成了破敗不堪的殘垣斷壁,有的已傾倒,有的已塌陷,也不知是風雨侵襲所致還是響馬盜或者白衣軍前幾次攻城時的傑作.

那片殘垣斷壁下邊,是百姓們拓出的一片空曠田地,四周有林木遮風,堤壩上可以用風車汲水,那里本該是一片良田,現在應該長滿莊稼,可是現在只有一片荒蕪,野草叢生.

楊凌深深歎了口氣,指著那片荒蕪的土地對羅指揮道:"民從賊,多起于饑寒;兵從賊,多緣于缺餉.如今百姓因饑寒而從亂,卻又反過來更加破壞農耕,只會使天下更亂,更多的百姓沒有活路.

剿匪,用兵只是表象,根本的方法還是要讓民眾有活路.其實也沒有什麼靈丹妙藥,無非是減少苛捐雜稅,讓百姓們負擔輕些,當官的多干些實事,讓百姓們吃飽穿暖.

只是,這些事僅僅依靠幾個清官,在他治下不難實現,放眼整個江山,首先就得保證吏治的清明,律法的公正,而不能單單依靠官員的自律了,這才是最難的,整頓吏治,絕非一時一日之功,說著容易,做起來何其難也".

羅指揮道:"國公爺勿需擔憂,當今皇上聖明,朝中有國公爺這樣的忠臣良將,都察院,翰林院,科道言官又已大肆整頓,吏治清明,一定能辦到的".

楊凌苦笑一聲,對羅指揮道:"我軍缺少訓練,單兵戰力差,野戰能力尤其差,作戰時多以武器優勢彌補人的差距,所以善守不善攻.可是最要命的,是士氣太低落,士氣低落,縱然武器先進,一旦打仗,還是會一敗塗地的."

羅指揮深以為然,點頭道:"是呀,德州情形就更複雜了,尤其軍隊來源不一,彼此攀比,調度起來十分頭痛.桑圓口是德州與滄州的交通要道,十二連城與德州互成犄角,守望相助,都是極重要的地方,國公將保定,天津援軍派去獨自堅守,是否合適呢?下官冒昧,下官……真的是忐忑不安呢".

楊凌呵呵笑道:"你放心不下,以為把他們留在眼皮子底下才好看顧麼?呵呵,德州城主力分別來自三個地方,那才真的是無法發揮呢.我把他們調開,兩路援軍各守一處,沒有攀比,各負其責,反而更易發揮他們的作用.

今日我以軍法立威,使將士們畏法知法,軍紀在短時間內必可深入人心,令士卒奉行不逾,如何保持長久,那就是你這位帶兵將領的本事了,軍紀森嚴,賞罰分明,不罔顧人情,就能做的好".

羅指揮謹然道:"國公說的是!"

楊凌又道:"軍心士氣要調動起來,說易不易,說難不難,就是一個為何而戰的問題.你說這些士兵為何而戰呢?報效朝廷還是保地安民?若有這個心,他們也不會厭戰畏戰了.我頒布將令,殺死響馬者,所獲財物一概歸個人所有,效果不會立即可見,等到打上幾仗,有人嘗了甜頭,全軍就會如同貪虎了."[天堂之吻手 打]

楊凌微笑道:"我大明用兵,一向以文官統兵,少上前線卻坐後指揮,掣肘于將軍.而在他身後又有監軍,掣肘于文官.本國公這次來,無文官指揮,無監官干擾,盡付大權于你,權令集中,可以令你便宜行事."

楊凌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說道:"天下人調侃,都說我楊凌是天殺星,楊砍頭,可是殺人立威的事我還從來沒有用過.接掌神機營時沒有用,白登山抵禦韃虜時沒有用,江南平倭,東南打擊佛郎機人,乃至在四川剿滅都掌蠻時全都沒有用過.

神機營的鮑參將也罷,福建巡撫阮大文也罷,都有取死之道,不循軍法,單以國法也是該殺的.唯有今日為嚴肅軍紀,殺了二十多個小卒,是實實在在為了樹立軍威,嚴肅軍法,不如此,我擔心你駕馭不了這支雜牌軍啊.本國公唱個黑臉,給你羅指揮樹起了軍心人望,德州安危所系,我可全指望你了".

羅指揮肅然道:"國公放心,羅士權職責所在,定不負國公重托,唯有盡心竭力,死守城池,人在城在,人亡城亡".

"不夠,人在城在,人亡,城也得在!"

"是!人在城在,人亡城也在!"

瞧著楊凌向前走出一陣,羅士權忙示意兩個親兵扶著自己追近了些,說道:"國公,您的計劃,末將還是有些擔心.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國公位高爵顯,現在又掌管山東一省軍政,一身所維干系重大,這麼做……".

"噯,這個時候還說這些做什麼?你盡管照做便是了,出其不意,以實擊虛,正合險勝嘛".

"更何況,流賊這幾個月來攻必克戰必勝,朝廷大軍追在後邊對他們毫無威脅,反賊驕氣日盛.驕兵,總是會主動送給對手許多破綻的!"楊凌輕輕一捶城牆,目光閃動著道.

二人邊走邊磋議著城防事宜,走到北門時,忽見城下聚集了一群人,正在那里連哭帶喊,城頭上的士兵向下邊厲聲喝喊道:"滾!統統滾開!這是軍事重地,奉羅指揮使將令,不得放一人進城,聽勸的趕快往別處逃難去吧,再在這兒吵鬧,老子的弓箭可不長眼睛!"

底下的百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提包挎籃的,一看就是群躲避兵荒逃難來的百姓.有個六十多歲白發蒼蒼的老人哭求道:"官爺,求求您開恩呐,附近幾個縣全讓土匪占了,到處兵荒馬亂的,俺們實在是沒地兒去啦,官爺,小老兒給您磕頭啦,您抬抬手,給俺們一條活路吧".

老頭兒一跪,百姓們忽啦啦跟著跪倒一片,城頭守軍嚷道:"去去去,別他娘的拜俺,老子還沒死呢,真是晦氣!"

楊凌怒氣頓生,蹙眉道:"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不放難民進城?"

羅指揮急忙道:"不能放!國公爺,不能放他們進來!別看這些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可說不好誰是響馬盜,有時候他們一窩子都是強盜.父子是,母女也是,根本就是全家投匪的,還有的時候則是攙雜在其中混水摸魚.

這些人進了城,或者搜集城防情報,或者里應外合襲奪城門,再不然就在強盜進攻時于城中各處放起火來,大叫響馬已經進城,散播虛假消息擾我軍心.齊河,惠民等縣大多都是混進了響馬盜,才被他們輕易攻進城來,掠奪奸淫,荼毒全城的".

楊凌聞言不由默然,他方才只是憐心大起,脫口而出罷了,羅指揮就是不提醒,他也馬上反應過來了.

兩軍陣前,婦人之仁使不得,雖說這些人看著沒一個象響馬盜.可是響馬盜本就是剛剛拉起的一支農民隊伍,上馬做賊,下馬做民,根本都不需要偽裝.

或許這些人是真的難民,或許其中有真的難民,可是能怎麼做呢?自己不是無所不知的神仙,沒有無所不能的本事,如何去區別,區分?人生本來就充滿無奈,雞鳴驛的城頭上,自己不也咬牙狠心,不顧黃縣丞等人的阻攔,把被韃子裹挾的無辜百姓炸成了碎片麼?

亂世之中,人命賤于草芥,最可憐的,永遠是這些默默耕作,默默奉獻的良民百姓.

楊凌淚光瑩然,心中酸楚,開城的命令卻始終無法從他的嘴里說出來.他只能咬著牙,硬著心腸,看著百姓哀求再三,最後絕望地離去,他們扶老攜幼,腳步遲滯,三步一回頭地走著,或許心中還在企盼著城頭的守軍會突然發善心打開城門.

如果國富民強,百姓們安居樂業,他們何至于會流離失所,家破人亡?造反,縱然有那樣的野心家,又哪里會有群眾基礎,會有人響應?

楊凌在心里暗暗發誓:我一定要努力,盡快地平息這場動蕩.在我的手里,在我的有生之年,盡力地去改變產生這種動蕩的根源,改變我們的國運,改變那一次次在兵荒馬亂中受盡煎熬的百姓的命運!

從走出楊家坪那個窮山溝起,冥冥中仿佛有一股力量,一步步把他推到了今天這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踏上仕途用了兩年,接近中樞用了一年,這種速度可謂天之驕子了.

而他,也沒有辜負上蒼的厚望,從擬定自己的人生目標開始,就一直在努力,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圍之內,劈開重重阻力,嘗試做出的一些改革現在已經在部分地區施行了半年.

雖然楊凌做的,不是激進的,直接從制度本身做出的改革,可是卻是和它聲息相關的,他能做到的,也只有這些了.不可能直接對這個龐大帝國的政治,經濟,文化制度做傷筋動骨的大手術.那樣翻天覆地的改革,在非其時,無其勢的情況下,就是皇帝也做不到.

但凡改革而能成功者,沒有一個是按著他的設想硬生生鋪設一條道路,然後要求天下人按照他的想法去實現他要做的事.這樣的人,沒有權力他就是空想家,如果有權力,那就只能害人誤己.

偉大的成功者之所以成功,是因為整個社會已經蓄積了足夠的可以做出某種改革的需求和條件,他最先清楚的發現應該做出這種改革,去因勢利導罷了.

還有一種情形,就是這種需求和條件已經產生萌芽,那麼這個試圖變革的人就得把精力放在培養這個萌芽上,為它創造更多的條件,促進它的成熟,當曆史洪流波濤洶湧不可阻擋之際,他才會出手疏尋,水到而渠成.

舉重若輕不露聲色的達到變革目的,這才是以四兩撥千斤的高明政治謀略.逆天造勢,在不具備社會條件的時候去搞大躍進,亦或在改革條件剛剛露出一點苗頭,還薄弱的禁不得一點風雨的時候就去拔苗助長,只會把自己鬧的身敗名裂,甚至被尚占主流的舊勢力扼殺了那小小的萌芽.

楊凌現在正在做的,就是呵護培養那個小小的改革萌芽,為它創造產生的土壤,當這些條件成熟時,它就會催生文化條件,政治條件的演變,然後改革才能應運而生.

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或許在他有生之年也不能看到它開花結果,但是利用手中的權力有意識地去培養它,卻能讓曆史少走些彎路,搶在那長達數百年的愚昧,落後到來之前,讓它實現.

現在,這一切剛剛開始,已經漸現曙光,決不能讓它受到破壞,決不能讓人用無窮的破壞毀了這個希望,這場動蕩,必須盡快平息!

殷殷如雷,低低傳來.楊凌霍然抬頭,只見遠處平坦的驛道折彎處塵土飛揚,黃沙滾滾中有無數人馬的身影若隱若現,鐵馬金戈,殺氣盈野,塵埃里現出一面大旗,迎風招展,上書斗大一個"劉"字.

劉六來了!

***********************

PS:今天上午不到十點,單位網絡系統癱瘓,至今未好,吃完飯偶急急趕回家來上傳昨晚碼好的,然後還得趕回單位.

早在一個半月前,區區不才在下我,就一直聲稱要休息一下,結果一直也未休成,這幾天准備放慢速度緩口氣兒,所以今天原准備碼八千左右就行.不料這一來把時間全浪費在往返路上了,缺了中午11點30至1點的休息時間,下一段來不及碼出來了,只好先更這些.今天中午伙食不錯,吃了一大碗梅菜扣肉,可算是開了葷了,HOHOHOHO∼∼

大氣還沒喘勻,我得回單位了.月已過半,念在關關一片赤誠,有票的朋友還望竭力相助,多謝,偶閃了,一閃,二閃,再閃^.^

上篇:卷十 白衣天下 第369章 調兵遣將    下篇:卷十 白衣天下 第371章 奕戰如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