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十 白衣天下 第367章 備戰、出征   
  
卷十 白衣天下 第367章 備戰、出征


"德州城現屯兵馬,民壯,丁勇共計六萬人,其中德州城內駐軍三萬,距城十里官道旁的十二連城駐兵一萬,更遠一些,四十里外的桑圓口,是安陵廢縣的故城,那里現在也駐紮一萬兵馬,此外大水驛,店官驛等儲粟的河倉也駐紮有兵丁,共計一萬人.不過為安全計,我們已經將過半糧草搬來德州城."

羅光權介紹道:"這六萬人,分屬德州衛,德州左衛,天津,保定,地方團練,還有部分來自齊河,臨邑,惠民等縣官兵,名義上統由末將統領,事實上由于各有統屬,彼此不熟,所以調度起來非常困難."

德州衛指揮使羅光權猶豫了一下,本想把一些軍隊軍紀敗壞,人心煥散,不聽號令畏戰怯兵甚至偷摸拐騙滋亂鄉里的事一並稟告,不過這些兵的將官也都在場,這話說出來就要與人結下嫌隙,所以略一猶豫,只強調了由于各有統屬調度困難的事.

楊凌坐在上位,已換了身白綢梅花飾紋的儒衫,頭戴平定四方巾,翩翩儒雅,豐神如玉,毫無一絲統兵將帥的威嚴,在座的還有文官,除了本地府治的官史,還有濟南,泰安等地派來聽候剿匪指示的特使,有這些文官陪襯,楊凌更顯得鶴立雞群一般,十分的出眾了.

楊凌笑吟吟的聽罷,只是點了點頭不做可否.事實上有關德州情形,他還未到,手下便已稟告回去,所以對這里的情形了解實比羅光權介紹的還要多.

他向正襟危坐的諸位將領看了看,問道:"聽說喬四海喬參將也在守德州,怎麼沒見他?"

羅光權這才想到江南平倭時喬四海增兵浙江,曾在楊凌手下打過仗,忙恭聲答道:"回國公爺,十二連城原有駐軍不過三千余人,為安全計,末將派喬參將增援十二連城,國公要見他,末將馬上把他找來".

楊凌忙擺手道:"不必了,大敵當前,軍中主帥豈可擅離.咱們先議議公事吧.德州濠深牆厚,兵強馬壯,諸位英勇善戰,曾遭楊虎三次攻擊而屹立不動,本國公在京里也是聽說過的."

羅光權與眾將一聽,盡皆臉上榮光.其實楊虎三次攻城,為的只是糧草,那是他還沒有明確的戰略目標.根本無意打下這座連接南北,貫穿西東的重鎮,所以攻而不下,便轉向他處劫掠,戰事並不算十分激烈.

而這一次不同.依楊凌的了解,楊虎此人志大才疏,在綠林中雖有威名,而且武功了得,不過行軍打仗謀略用計實非所長,這一次白衣軍一反常態,不再漫無目的的四處流竄,擺出對德州,濟南勢在必得之勢,而且霸州響馬盜與之遙相呼應,里外夾攻,顯然雙方已經取得了聯系,並就重要的軍事行動取得了一致意見.

從流竄,改為試圖霸占山東,山西,以此為根據地,再圖河南,將京畿所在的河北變成一片孤地,這樣的宏圖大略楊虎想不出來,那群響馬盜也沒有這種見識,估計十有八九是出于趙瘋子的主意,不過現在白衣軍勢力在響馬盜之上,卻能從善如流,看來楊虎手下也有能人,不但贊同趙瘋子的軍事部署,而且影響了楊虎.

一方面,這是反賊手下智謀之士策劃的戰略,另一方面,這也是一支隊伍日漸壯大後的客觀需要,他們需要建立一個據點,一個根據地了.就算沒有人謀劃,楊虎現在想不到,隨著他的軍隊日漸壯大,這個問題他早晚也會意識到.

楊凌知道,這兩支反賊已成朝廷心腹之患,然而大明目前無論是從財力還是軍事上,針對白衣軍的行軍特點,都不可能從帝國調集大量軍隊剿敵于山東一隅了.

朝廷的戰略也是因時因地隨時改變,白衣盜力弱時,楊凌和內閣的意見一致,都是堵死白衣盜的出路,畢全功于一役,拼著山東遭受重創,也要把他們全部消滅在山東境內.

然而,隨著白衣軍的力量日漸強大,狼已經變成虎,而朝廷既無法,也不能更沒有時間把全國的精銳之師,全國的財力都集結起來用之于山東,甚至隨著朝廷統治在山東的徹底癱瘓,這里有成為猛虎嘯聚的山林之勢,那就只有逼虎出山,不給他們營造根據地的可能.

流匪禍害再大終是流匪,是無法動搖國家統治的,而擁有自己的根據地,那麼隨之而來,他們就會建立統治,建立政治制度和律法,建立後勤,並且把完全的破壞改造為有目的的建設,那才是最可怕的.

朝廷已經制定分地負責堅壁清野,各府各道各司其職的剿匪戰略,驅虎出山,雖然白衣軍馳騁中原,禍及的地方更多,但是首先把他們趕離了京師重地,不使京師所在,天子之府時時陷于危急之中;二則免致京師周圍的山東,河南,河北,山西四省被他們禍害得徹底糜爛,幾十年時間生產力也得不到恢複,那樣兵災還會隨出現.

而驅狼流竄,既可乏其兵,挫其銳,把傷害分散開來,易于剿匪之後恢複經濟,又可充分利用如果集中起來使用將消耗巨大,且效力難以發揮的各地財力,物力和兵力,共同剿寇.

這一點只有朝廷中樞的人才知道,這樣殘酷的決定是不可能告訴地方的.如果讓地方知道中央為了避免國本動搖,為了充分發揮全國的力量剿匪,有意把他們逼出去,受到侵害的地方難免產生怨尤甚至民心思變.

然而,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站高望遠,有時候,縱觀全局,統籌決定的苦心,地方未必能夠理解.而且出于地方利益,他們也不願意執行.山東山西,河南河北就算變成人間煉獄,沒有身受其害的其他府道的官民士紳沒有切膚之痛,也不會毫無怨言的供應財力物力.

如果各處都消極應付,等到北方的反賊趁勢坐大,那麼天下所受的傷害將更加難以估計,不這樣做,有幾個人會有那麼長遠的目光呢?

想想明朝末年北京城破城在即,朝廷甚至沒有軍餉來調兵支援,而讀過書,見過世面的高官富紳們家中財積如山,卻仍不肯拿出一文一毫來坐等城破被人抄家的鼠目寸光,就可見一斑了.

這些宏觀戰略楊凌自不會說給這些將領們聽,他先誇獎了一番守軍們的英勇,然後說道:"目前趙瘋子打出了'建國扶賢’的口號,又口稱反貪官,不反皇帝,其實不過是蠱惑民心罷了.

他西進山西.只有萬人,不過依我看,這才是心腹大患,遠非劉六劉七和楊虎一群草莽可比,所以盡管德州岌岌可危.許泰大軍還是被朝廷派去追剿,勿使他不得立足山西,引火燎原.因此上,本國公這次來,只有數千精騎侍衛,此外再無一兵一卒".

他的目光凌厲起來,肅然說道:"也就是說,德州之圍,山東之難,你們沒有什麼外力可以借助,完全要靠自己.本國公帶來的,只有一顆頭顱,為你等共進退罷了!"

這番話聲色俱厲,即是說給在場將領們聽的,也是說給各地孤城懸立,翹首待援的州府官員們聽的,他們的特使聽了不禁為之怵然.

眾將領先是一怔,隨即紛紛起立,慷慨激昂各表忠心,楊凌淡淡一笑,舉手安撫道:"諸位將軍請坐,其實白衣軍,響馬盜雖然風頭正勁,也未必便不可打敗.我自朝中來時,中樞對于白衣軍響馬盜,也曾有過種種議論.

有議和的,認為招撫為上.本國公招撫過兩次,一次在江南,成功了.一次在霸州,失敗了.此時我卻不贊成招撫,賊軍士氣正旺,未嘗一敗,沒有強大的威懾力,如何能逼人簽下城下之盟呢?招撫只能助長他們的氣焰,他們根本不會有誠意.

而且,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京畿流賊悖理枉法,荼毒百萬.朝廷一出師就議撫,凡有血性的人,沒有不痛心疾首的,從此野心勃勃者必眾,朝廷官兵也再無顏面可存.所以朝廷已決意必戰,死戰,法不容情!"

楊凌情知各處孤城府縣的官員,甚至許多將領,畏于白衣軍,響馬盜的強悍,同時由于楊凌曾經招撫過響馬盜,所以都抱有一線希望,希望朝廷招安叛匪,解了自己的困厄,所以一些地方將領和守城官員持有觀望態度,作戰不力,猶豫不決,所以先說了這番斬釘截鐵的話,表明朝廷的決心,打消他們的幻想.

隨後楊凌凜然立起,說道:"本國公先來說說目前的局勢,然後再宣布朝廷的剿匪,安民之策".

楊凌徐徐踱到大堂正中,德州是貫穿南北西東的交通要道,商貿發達,稅賦豐厚,所以設有地方官府,但是這里同時也是駐兵練兵的重要城池,此地一直以軍事管制為主,這座府衙就是德州衛指揮使官衙,大堂甚是寬闊.

楊凌一動,文武官員紛紛立起,屏息恭聽.

楊凌道:"響馬盜和白衣軍用兵一直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作戰凶悍狡詐,各股部隊時分時合,行蹤飄忽,而且居無定所,能戰則戰,不能則避,所以朝廷官兵無法實現擊其要害,行雷霆一擊,一鼓而平.

而且,他們的物資全部是劫掠而來,部眾大部分是裹脅的亂民,朝廷大軍一旦圍剿,他們可以毫不猶豫的拋棄所有的輜重,戰馬,甚至被圍的小股部隊,然後逃之夭夭,伺機又卷土重來,如同豺狼野狗,逐之不及,避之難防.

對這樣來去如電地盜匪,朝廷大軍的確吃力,我們要籌措糧草,運送輜重,需要尋找馬賊的主力,需要守護每一個重要城池和交通要道.需要時間精力來籌劃協調,更要花很大的精力來處理流民過後的善後安撫工作.

破壞,永遠比建設容易.顧此失彼,確實有些狗咬刺猥,無從下口.如果以小股精騎追擊,縱然追上,也是杯水車薪無濟于事.各地官兵各有防守地區,調動困難,主要是就地利用,由于用兵事權不一,不相統屬,集中調度困難重重.

此外,大明百萬軍隊,要戍邊,要守城.而且內地官兵由于成本高昂難以負擔,很少有完全的騎兵戰隊,縱有騎兵,也是以步騎混編為主,非常依賴于輜重糧草供應,這就注定了游擊戰非我所長,我們的長處是善于構壘築城,以防代攻.

這樣,才使得響馬盜,白衣軍猖狂一時,趁機坐大,現在他們勢力日壯,完全靠掠奪,完全靠游擊戰,已經不能適應日益龐大的軍隊需要,于是占據一塊地方,需要一個屬于他們的根據地來繼續發展,攻打德州,泰安,兵圍濟南,試圖將整個山東掌握在手中,就是他們做出的第一個嘗試.

這樣,也就給了我們機會.可以發展我們善守之所長,在守戰中盡量消耗敵人兵力,挫敵銳氣,使其軍心煥散.這一點,要傳達給各州府縣治,一體遵守."

楊凌籲了口氣,繼續道:"這是戰事上的主要要求,還有一件事,比這件事更為重要,那就是被白衣軍破壞過的地方,各州府官員不得只是苦守城池,對這些遭受破壞陷入無治狀態的地方置之不理.

要恢複村莊,想盡辦法籌集糧種交給村民播種,搶耕搶種,能收一顆是一顆,有了希望,百姓們才不會被迫跟著白衣軍去殺,去搶,要及時委派官吏,有條件的地方派駐些軍隊.對于白衣軍,不必過分的擔心,他們現在野心越來越大,軍隊也越來越龐大,已經不會在意那些幾度受到搶掠破敗的村落了."

"此外!"楊凌的聲音嚴厲起來,堂上眾將領和文官們為之一震,只聽楊凌厲聲道:"我們的一部分軍隊,戰力低下,軍紀敗壞,甚至和土匪強盜比著賽的禍害百姓,不要以為本國公不知道.

我現在宣布:對這些事,既往者不糾,但是再有觸犯者,各地官吏要嚴格處理,大惡大罪者公開處治,重典用刑,格殺勿論!自己的軍隊敗壞的一榻糊塗,唯利是圖,奸淫婦女,何談剿匪?他們自己就是匪!

還有,衛所之中掛籍吃空餉的,要趁著戰事迅速清理,以老弱病殘冒名頂替的士兵,全部剔除出去,這些人縱然上了戰場,也是驅羊入虎群,白白送死.本國公已請了聖上旨意,各地可以便宜行事,招納部分新兵,丁壯入伍,嚴加訓練,以戰練兵.指揮調度不利的官員,將領一經查實,格殺無赦!"

楊凌說的殺氣騰騰,兩眼凶光直冒,眾文武駭然失色,不由自主拱手稱是.方才他們被楊凌儒雅斯文的外表所欺騙,只覺這位國公毫無架子,說話和氣,直到現在,有關這位國公爺的種種事跡才突然從他們的記憶中回想起來.

楊砍頭,楊掃把,所過之處腥風血雨,福州城內,一日梟首千百余級,這麼一個天殺星,大掃把,殺人不眨眼的冷血魔頭,怎麼剛才愣沒想起來呢?[天堂之吻手 打]

許多官員怵然心驚,不由暗暗出了一身冷汗.

楊凌沉聲道:"再有,對地方,皇上和朝廷是十分牽掛地,對亂匪,朝廷也不是一味的厲法酷刑.本國公現在宣布,爾等回去後要張貼榜文,曉諭地方:流寇盜匪,凡自首者無罪,凡臨陣投降者以自首論,亦無罪.同時,盡管朝中連年用兵,財政拮據,皇上仍下恩旨,免山東一年錢糧稅賦.

這是朝廷休恤百姓,各位特使回去後還要記著告誡地方官吏,租子免了,調,役也要控制,不要隨意征用民財民役,匪患禍亂,許多百姓破財毀家,赤貧如洗,人都活不下去了,如果官府不能安撫休恤,反而借戰事層層盤剝,那就是逼民為匪.白衣軍能這麼快聚起十萬大軍,未嘗沒有這種官吏的'功勞’,簡直是在給匪寇送兵,這些兵反過來又要了他的腦袋,愚蠢至極."

楊凌緩和了口氣道:"今年陝西糧食大獲豐收,這些新糧既可食用又可作種,晚一些也不怕栽種,而且兵荒馬亂的百姓無心認真侍弄,這些農作物正好不太嬌貴,成活極易.

本國公已經通知從陝西啟運糧食,由于陸路盜匪橫行不甚安全,同時為了節省財力人力,決定取道江南,大江入海,再從海路送到山東,糧食一到民心便穩,大大有助于地方盡快安定下來.諸位.如今形勢,在敵而不在我,諸位請與我撫民剿賊,同舟共濟,我們定可熬過難關!"

眾官員齊齊拱手.凜然道:"是,我等謹遵國公號令,同舟共濟,共度難關!"

楊凌點點頭,袍袖一拂道:"響馬盜已二攻德州城,本國公新到,他們摸不清虛實,這才暫時收斂,待探明我未帶兵馬,必定再次攻至.各位官員將領要各守本份,各司其職,抓緊備戰.明日一早,本國公校場閱兵,各部司好生准備了!"

*****************

尖銳的一聲鳴叫,一道白影箭一般自高空掠下,翩然落在花當寬厚的肩膀上,鋒利的雙爪緊緊扣住皮護肩,歪了歪頭,睥視了一眼主人.

翩翩舞廣袖,似鳥海東來.這是一只海東青,大小如鵲,但天性凶猛,可捕殺天鵝,小獸及狐狸.由于不易捕捉,故有"九死一生,難得一名鷹"的說法.在金元時期甚至有這樣的規定:凡觸犯刑律而被放逐到遼東的罪犯,誰能捕捉到海東青呈獻上來,即可贖罪,傳驛而釋.

這只海東青更是內中極品,純白色的,被稱為玉爪,秋黃,波黃,三年龍等名種比起它來都要略遜一籌.花當撫撫海東青的羽毛,喂給它一塊鮮肉,微笑道:"前方已發現伯顏部落的營帳,大家小心些."

"是!"經過長途跋涉,大家都已經有些疲倦了,聽此命令不禁興奮起來.他的兒子阿爾斯愣大聲向後邊傳遞著命令.花當向前一指道:"他們的營帳在西南,距此不出十里.巴雅爾,你率三千騎兵繞過去,堵住他們的後路,現在遇到的營盤,應該都是伯顏的外圍部落,不可讓他們逃走,走漏了風聲".

"是!"巴雅爾舔了舔厚厚的嘴唇,握緊了手中的全鋼鐵叉,領著三千騎兵風馳電掣,呈弧線型向前奔去.花當的大隊人馬由白音,阿爾斯愣和他本人分成三隊,猶如一柄鋼叉,向伯顏部落的營帳襲去.

天蒼蒼,野茫茫,碧綠連天,天際一輪夕陽已豔紅如血,花當的大軍就在血紅的太陽背景下驟然加快了速度,萬馬奔騰,如殷雷滾滾.

牧羊犬"汪汪"的驅趕著牛群和馬群入欄,氈包上空已飄起朵朵炊煙.經過難遨的冬季,總算又有了生活的希望.由于日常食用的主要就是牛羊肉,再加上生老病死,繁衍生息的需要,一家如果沒有二十多頭羊,是很難維持生活的.

巴旺是這個小部落的族長,他家里的生活相對富裕些,可是現在所余的羊群也不足三十只了,以致現在他不敢隨意宰殺牛羊,日常食用除了打獵得到的野物,還攙雜了大量野菜,雜糧,以爭取利用今年水草豐美的好形勢,讓牛羊盡量繁衍多些.

他才四十五歲,身材魁梧高壯,盡管去年隨著伯顏可汗侵襲大明邊境時,在攻城時被擂木砸跛了一條腿,不過騎在馬上並不妨礙他放牧羊群.

他向南方無垠的草原眺望了一眼,輕輕歎息了一聲:"今年兒子又跟著可汗出征了,已經出發二十多天了,長生天保佑他們.但願兒子平安無事,這回可以多掠奪些財物,糧食和奴隸回來.

原來,當糧食,財富,奴隸短缺的時候,去漢人的地方掠奪是多麼容易啊.漢人們溫順的就象不知反抗的綿羊,他們只會修築城池,提心吊膽的等候著我們的強弓利箭,任由我們的索取,而去年………".

他輕輕搖搖頭:"但願兒子不要碰到那個人,戰無不勝的伯顏可汗,黃金家族的嫡系血脈,最尊貴勇敢的戰士,也被他的兵馬追的逃之夭夭,一萬多名戰士的性命啊.我們何曾有過這樣的失敗?要不是我傷了腿,成為第一批押送俘虜和財物回來的幸運者,那些慘死者中或許就會出現我的名字吧."

他歎了口氣,費力地爬下馬,一個瘦瘦弱弱的小姑娘怯生生地趕過來接過了馬缰繩,這是去年第從大同掠回來地一個女孩兒,叫小翠兒,大約十五六歲年紀.原本白白淨淨十分的俊俏,在這里被當成奴隸日夜役使,臉龐也變的黑紅起來,不過仍可看出眉目清秀,骨骼纖巧.

她是巴旺的女奴,也是他泄欲的工具,但是巴旺不會因為她的俊俏就會多一分憐惜,上個月她看顧的羊群公羊打架,人小力弱又不知道該如何分開它們,結果一頭羊被頂死了,暴跳如雷的巴旺把她抽得奄奄一息,眼看就斷了氣.

巴旺毫不憐惜地把她丟棄在帳蓬外,完全不加救治,都准備一斷氣就丟到草原上去喂狼了,可是偏偏卑賤的奴隸生命力卻越發的強大,她三天水米未進,可是竟然熬過來了,于是還要繼續受著巴旺的奴役,白天為他賣力的干活,晚上當他需要的時候,還得承受他近二百斤的健碩軀體摧殘.

巴旺鑽進了帳蓬,妻子已經准備好了晚飯,以前家里食物非常的豐盛,有鮮美的手扒肉,烤羊腿,奶皮子,奶豆腐,馬奶酒,然而現在主要是奶茶,炒米,野菜,偶爾才能開開葷了.

他盤膝坐在氈上,剛剛端起一碗馬奶酒,碗中的酒開始蕩起層層漣漪,地面震顫起來,如同殷殷滾雷一般密集的聲音,做為一個從小活在馬背上的人,一個真正的戰士,他立即辨別出那是馬蹄聲,至少足足上萬匹戰馬狂奔的聲音.

大草原上,戰馬雖多,甚至最富有時,一個家庭就放養至少幾十匹馬,可是為了草場,每個部落都分成許多小部落,平時各自分開放牧的,誰能集中如此大量的馬群一齊狂奔?只有他,只有偉大的伯顏,莫非是他的大軍回來了?這回實在是太快了.

巴旺興奮地跳起來,扶著瘸腿一瘸一拐地奔出氈包,只見女奴翠兒懷里抱著一捆柴禾呆呆地站在院子里,小嘴張開著,愣愣地看著遠方.巴旺下意識地罵道:"該死的,去干你的活兒".

要不是離著還有幾步,他會跳上去狠狠摑一巴掌,而現在,他只罵了一句,就趕緊向馬蹄聲的方向看去.這一看,巴旺傻了,先是一只雪白的鷹隼箭一般從氈包前掠過,緊跟著無數匹戰馬一哄而至,猶如一股摧毀一切的巨浪,從他身邊一卷而過.

巴旺強壯高大的身子此刻就象巨浪中的一片樹葉,如果不是那千軍萬馬都有意地讓開了氈包和人畜,他會被踏成一片爛泥.翠兒瑟瑟縮縮地蹲在地上,雙手抱著頭,嚇的臉色蒼白.

呼號聲彙聚成一片恐怖的聲浪遠遠卷去,只這聲勢,已令十幾座氈包中的男人完全喪失了反抗的勇氣,他們都是不能隨軍遠征的老弱病殘,即便不是如此,他們也沒有能力對抗如此強大的馬隊.

盡管都是蒙元後裔,但是彼此的穿著打扮,使用的弓箭刀矛,還是有些許差異的,巴旺是久經戰陣的戰士,也曾經跟著伯顏攻打過朵顏三衛,他認得出,那是朵顏三衛的人.

"天呐!這麼多人,朵顏三衛的精銳戰士也傾巢而出了,他們竟敢攻打.……不,這是徹底的掠奪,掠奪伯顏的部族!"巴旺一陣絕望.

後邊的人馬明顯放慢了速度,盡管只是一個小部落,但是他們的習慣就是這樣,前鋒只管沖鋒,沖毀一切試圖阻擋他們的東西,不會為了掠奪讓整個隊伍鋒利的攻擊陣型受到影響,這些收繳戰利品的工作,自有後邊的人負責.

兩匹馬停在了面前,馬上的人都穿著土黃色的肥大蒙古袍子,右衽,斜襟,高領,長袖,腳蹬馬靴,緊紮腰帶,非常的魁梧剽悍.他們的刀還插在腰間,手里只提著馬鞭,氣定神閑.

"你,從現在起,是我們的奴隸",馬上的騎士用馬鞭指指已經嚇得跌坐在地上的小姑娘翠兒.然後又指指巴旺:"還有你,交出你的刀和弓箭.從今天起,你和她一樣,也是我們的奴隸!"

幾副強弓,箭壺和蒙古刀,還有一柄摟草打狼的鋼叉,所有可能的武器都被搜羅出來,還有他的女人和他的奴隸.其他的族人也被集中過來,因為他的氈包,是這十幾個牧人中最大的.

馬全被收走了,成為朵顏三衛戰士的備用坐騎,緊跟著,巴旺心疼地看著他的財產,那些精心飼養的羊,被戰士們用一柄小刀輕易地殺死,剔掉皮,除去內髒,然後分成幾斤重一塊的鮮肉,然後就在他家灶底猶溫的鍋里點火燉了起來.

所有的羊,一只不剩.他們是掠奪型的戰士,不帶給養.

巴旺眼里的光黯淡了,既便現在這些朵顏三衛的戰士放他逃走,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活下去了,失去了這些牛羊,他們一家只有餓死,或者……做奴隸.

巴旺下意識地看向一直不被他當人看的翠兒姑娘,臉上浮起一片淒慘絕望的笑容.他默默垂下頭,然後一雙皮靴走到了他的面前,再然後,他看到一個年輕的戰士笑吟吟地向他打招呼:,

嗨,兄弟,告訴我,其他的營帳部落大致的方位,省的費力氣.尤其是……,塞里木卓爾皇後的部落營帳區,聽說我們草原上的第一美人兒沒有陪同伯顏那老家伙出征?"

********************

PS:要出去理個發,然後洗白白,所以今天碼不到一萬了,介個介個……含羞而走.喔,對了,加精趁早,偶晚出發十分二十分的,呵呵.

謝謝大家支持,月票記錄持續突破中,今天,你破了嗎?^.^

上篇:卷十 白衣天下 第366章 五星上將    下篇:卷十 白衣天下 第368章 緊鑼密鼓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