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60章 運籌軟禁之中   
  
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60章 運籌軟禁之中


"梁洪回京後,劉瑾立即帶他進宮,召來內閣和六部九卿,當眾指訴是大人召安的霸州響馬盜舛傲不馴,不肯安分守已做官,守不了軍紀約束,于是起而造反.這些人熟悉軍營情形,襲殺緝盜營守備童大人,奪取軍械庫,占了霸州城.目前我們知道的情形就是這些".

面前,是一個普通士兵裝扮的人,皇上下旨軟禁楊凌,這聖旨還是要遵的,所以楊凌的探子只好穿上宋小愛的官兵服裝,偷偷潛進來稟報情況.

成綺韻柳眉一蹙,問道:"鄭和毅,霸州情形到底如何?"

面前的內廠探子,鄭和毅面有難色地道:"二檔頭,卑職剛剛派人赴霸州調查,至于到底情形如何,目前還不知道."

成綺韻不悅的道:"京戍重地的事務我全交給你了,怎麼連這麼點消息都打聽不到?"

鄭和毅緊張地道:"二檔頭,咱們從內廠脫離出來的精干人馬,約有三千五百人,大部被您抽調到遼東,江南和閩南一帶,河北一地所余不足二百人,大部分用來在京師探聽消息,以及保證國公安全,小小霸州實未顧及".

成綺韻知道他說的是實話,漫說內廠的精干力量只有兩千多人,就算有二萬,偌大的江山灑下去,也看不到人影了,小小霸州從來就不是他們關注的焦點.再加上三廠一衛落在劉瑾手中後,內廠在河北近京畿的地區行動必須小心再小心,以防被人發現這股神秘力量.

就是自己都從未把霸州放在眼里,做不到未卜先知.何以怪人?現在因為惱火楊凌被軟禁,有些所責非人了,因此只是微哼一聲,沒有再言語.

倒是楊凌溫和一笑,說道:"不怪小鄭,誰會想到我和劉瑾在這兒玩太極推手,小小霸州的一場民變居然會影響戰局?"

笑容微微一斂,他又沉吟道:"響馬盜歸降,本來應該妥善安排,我已盡量將他們分散安置了,不過他們都是霸州本地人,一共也只有數百人,分故意容易,想合也是傾刻之間的事,容易的很.

唉,張茂身家億萬,劉六,劉七,邢老虎等人也有家有產.他們落了案底,又委了官職,會因為不守軍紀約束而以區區幾百人,裹脅上千余百姓造反?內中一定有別情.如果能找到他們造反的理由,或許就是我脫罪的理由".

鄭和毅動容道:"既然如此,卑職馬上親赴霸州,務必探聽得真切消息".

楊凌點點頭,又搖搖頭,閉目沉思片刻,輕歎道:"如果我能在霸州多呆些日子,就不會有這場風波了,可惜的是,人算不如天算,太皇太後猝然駕崩,留給我的只有三天時間,我要搶在三天之內,處置完霸州所有的貪官,招安霸州響馬盜.

唉,隨後就進京部署,全力應付劉瑾.中間又插了件選駙馬的鬧劇,小小霸州……誰會料到小小霸州卻會捅出了大漏子".

他看了鄭和毅一眼道:"你不必急著走,一會兒還有兩個人來,等我安排一下,你跟他們同去".

一會兒功夫,宋小愛帶了兩個士兵進來,拱手說道:"國公".

兩個士兵衣著雖然普通,但是相貌不凡,氣宇軒昂,和一個普通兵卒全不相符.一個白淨面皮,眉清目秀的赫然是驍騎尉伍漢超,另一個身材魁梧些,比伍漢超多了幾分沉穩之氣,正是京師外四家軍總兵官之首許泰.

二人齊刷刷向前一步,躬身施禮:"卑職參將國公".

楊凌點點頭,向兩位愛將微微一笑道:"你們坐,不必拘禮".

二人落坐,楊凌先向許泰道:"聽說皇上命你率兵赴霸州平叛?"

許泰腰杆兒筆直,雙手按膝,全然一派軍人氣質,恭聲答道:"是,不知副帥有何吩咐?"

外四家軍的統帥威武大將軍朱壽就是當今皇上,副帥就是楊凌,只不過這兩位大帥近來事情都挺多,外四家軍又沒什麼大事,只是日常訓練事宜,所以平素很少登門就教.原內廠二檔頭連得祿現在遼東軍中,彭繼祖則在許泰手下任副將.

楊凌說道:"霸州民風剽悍,百姓尚武,且百十年來一直為朝廷養馬,百姓們馬術極為精湛,我曾親眼見過百余名響馬盜沖鋒陷陣,氣勢如虹,如我所料不差,戰力較之關外的韃靼鐵騎只高不低.他們人手雖少,卻熟悉當地地形人物,你去剿匪,切切不可大意".

馬泰還真的沒把千名造反的百姓看在眼里,聽得楊凌如此慎重吩咐,忙肅容道:"卑職遵命.皇上動用外四家軍,曾親自召見卑職,要卑職務必盡快平息叛亂,朝中許多大員指斥副帥姑息養奸,引狼入室,要求皇上追究副帥的責任.

副帥寬心,依卑職看,皇上這麼慎重,平息千余亂民就動用京軍精銳,就是想盡快青息叛亂,減少此事的影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便免予追究國公的責任.卑職此去霸州,一定竭盡所能,以犁庭掃穴之勢盡快平定叛亂,解救副帥脫厄".

楊凌點點頭,一指鄭和毅道:"這是我的一名部下,你也帶去,我懷疑霸州響馬降而又反,必有隱情,你們此去,盡量查清原因".

成綺韻眼神一動,插嘴道:"大人,如果響馬盜造反真的別有隱情,當尋些知情的人回京來以為人證,如果卑職所料不差,梁洪該是知道真相的一個人.如果響馬盜造反,是別有隱情,比如由賊而官,受人輕視脅迫,勒索錢財,這種事是屢見不鮮的,劉瑾既然要藉此為由打擊大人,空口無憑的話是無法取信與人的".

楊凌一語驚醒,沉思片刻道:"不錯,所言有理.許泰,霸州推官華鈺,為人耿直忠誠,如果響馬盜確是受人敲詐勒索,被迫再反,你可以將華推官請回京師以為人證".

"是,但是據說霸州城已失守,華推官死活尚未可知.如果華推官已不幸殉職,何人還可以用?"

"那些官員首尾兩端,如今我被軟禁,劉瑾風頭再起,恐怕那些官吏們未必敢出面作證.我對固安縣生員穆敬有大恩,此人若知詳情倒是定會幫我,可惜霸州之事他未必曉得……對了,還有江彬!江彬是我的故人,同時也是張茂表弟,他曾助我說服張茂投降,張茂再反,他或知道原因.

此人料來不會造反,傳回的消息中也沒有此人造反的消息,你們見機行事吧,如果能找到他,當可成為有利的人證,如果此人也不可尋,那……你們只好見機行事了".

目送許泰帶著鄭和毅出去,伍漢超拱手道:"大人,有什麼需要卑職去做的?"

楊凌臉上輕松的神色消失了,站起身來沉聲說道:"漢超,這回真的有一件大事要你去辦.劉瑾禍國殃民,為害甚烈,能不能除掉這個奸佞,全看你了!"

伍漢超臉上掠過一絲厲色,在燭光下滲出一股肅殺的寒氣,凜然回答道:"大人,卑職明白.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無論是為了大明江山,還是為了大人安危,除劉瑾,我伍漢超都義無反顧!不知大人要我什麼時候動手,漢超拚得一死,也定將劉瑾老賊刺殺于劍下!"

楊凌一呆:"刺殺?誰要你刺殺劉瑾了?"

伍漢超聞言也是一呆,疑道:"大人不是要卑職除掉劉瑾老賊麼?"

成綺韻'吃’的一笑道:"呆子,現在全天下都知道大人與劉瑾交惡,劉瑾遇刺,矛頭所指何人?況且這又不是兩軍對壘,作為朝臣,以刺殺消滅政敵,這一生都無法安枕了,一旦哪一天陰差陽錯被人揭穿,豈非滅門之禍?"

伍漢超臉色一紅,訕然道:"那大人的意思是……?"

楊凌上下打量他一番,對成綺韻道:"韻兒,你有把握麼?"

成綺韻走到伍漢超面前,捏捏他的肩膀,托起他的下巴,一雙媚目上下打量,宋小愛一旁瞧見有點沉不住氣了:成綺韻不是大人的……,她怎麼調戲小伍啊?

宋姑娘瞪圓了杏眼,不知該如何斥止.伍漢超經過片刻的怔愕也反應過來,吃吃的道:"成……成二檔頭,這是做什麼?"

卻見成綺韻向楊凌回眸一笑,說道:"大人,伍將軍剛剛到兵部不久,京師中識得他的人廖廖無幾.再說,扮個下人,本無幾人注意,卑職有把握給他改個樣子".

她妙目一轉,盈盈望向臉色微微帳紅的宋小愛,說道:"除了宋將軍等極親近的人,就算對面相遇,他人也未必認得出來."

"好!"楊凌欣然道:"驍騎尉伍漢超自明日起告假還鄉,為期一個月.小伍,要委曲你做一陣子轎夫了!"

******************

劉瑾府上,張文冕和劉瑾正在書房密議.

劉瑾哈哈笑道:"這真是吉人自有天相,楊凌想扳倒咱家,可他招安的響馬盜卻反了,這真是作繭自縛".

張文冕見他一副樂不可支的模樣,說道:"劉公,此時還不是高興的時候,許泰大軍已赴霸州,咱們商議的情形您沒有告訴旁人吧?"

劉瑾端起茶來抿了一口,笑眯眯的道:"沒有沒有,這種掉腦袋的事兒,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算是咱家的親兄弟,也沒必要告訴給他知道呀".

張文冕放下心來,笑道:"那就好.霸州響馬盜造反,只是個機會,咱們得趁勝追機,擴大這個機會,搞得楊凌丟爵罷職.最好充軍發配,永絕後患".

劉瑾也獰笑一聲,說道:"那是自然.千余亂民造反,皇上並沒放在心上,只把楊凌軟禁在家,還派了他的人去看管,分明是想盡快平息叛亂,大事化小為他脫罪.這次的監軍是梁洪,咱家已密囑他拖住許泰的後腿,錢糧輜重咱家也是能拖就拖.一定得讓這伙強盜把事兒鬧得大起來,大到連皇帝也不能包庇楊凌,哼哼哼……".

張文冕點點頭,仔細想了想道:"梁洪敲詐響馬盜不是什麼光明正大的事,梁洪沒有張揚,響馬盜們也不會去求那些本來就看不起他們的官,所以因此逼反他們的事知道的應該沒有幾個.現在朝中百官忌憚您手中的書柬,不敢逼迫劉公,劉公正宜借此機會把楊凌徹底打倒.讓他再無翻身的機會".

劉瑾笑吟吟的點點頭,此時門子匆匆進來稟報:"公公,盧公子來了".

劉瑾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地時候,聞言笑嘻嘻地道:"喔,盧公子來了?快快請他進來".

二門里,盧士傑走下轎子,撣撣衣袍,說道:"我去見劉公,二管家,給轎夫們安排個住處吧,今兒我要住在劉公府上".

盧士傑是劉瑾眼前的紅人,時常會在府中住下的,所以二管家想也不想,連心陪笑道:"是是,公子請進,這些事小的會安排".

四個轎夫抬著空轎隨著二管家向仆役房走去.四個轎夫,都是棒小伙兒,其中有一個面目黎黑,濃眉如墨的高挑青年,一邊扛著空轎走著,一邊小心的觀察著周圍的情形.

劉瑾的私邸沒資格有官府派人護衛,不過劉瑾自己雇傭了許多家丁護院,楊玉,石文義兩個錦衣衛的敗類為了討好他,又派來錦衣衛在外圍警戒,防衛也不可謂不森嚴,不過防衛工作一向都是外緊內松的,沒有人在自己的內宅後院兒整天布滿護院家丁的,一進了這二門兒,除了尋常的丫環仆役,就沒有多少人了.

周圍的房舍,道路,角門,全和盧士傑繪出的圖形一模一樣,伍漢超早已爛記于心,此時他主要觀察的是來往的人物,各項建築之間的具體距離,包括房屋牆壁的高度,房屋之間的假山,花圃和可供隱藏行蹤的地方.

盧士傑原本有四個固定的轎夫,不過負責掀轎簾兒的那個犯了點過失.轎子到了工地,盧公子出轎時沒留神,把自己絆了個大跟頭,盧公子是斯文的讀書人,當著下人丟了這麼個大臉,不禁惱羞成怒,就把那轎夫辭了.

盧公子走路一向目高于頂,不看腳頂下,工地上又坎坷不平,這事兒怪得了誰?那轎夫倒了黴,不過旁邊一個正扛石頭的役夫動作麻溜兒,趕緊丟了石頭搶過來把他扶起,盧公子一高興,就把他指成自己的轎夫了,這個人就是小伍,現在叫小關.

轎頭兒見伍漢超東張西望的,便喚道:"小關呐,大戶人家規矩多,別東張西望的.走吧,劉老爺的飯菜香著呐,就是咱們這些苦哈哈也是有酒喝的,一會兒咱們哥幾個喝幾盅".

小關急忙陪笑道:"好好,聽頭兒的,小的頭回見這麼大的房子,太漂亮了".

二管家一聽,嗤的一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笑道:"小子,你就長見識去吧,漂亮?這兒是仆役房,你要是看到我們劉公的住處,嘿嘿,富麗堂皇,那才是人間天堂呐".

劉瑾見到盧士傑進來,笑臉相迎道:"盧公子,玄明宮那兒進度如何?"

盧士傑說道:"劉公放心.最遲五月,大殿就能蓋成".

劉瑾喜上眉梢,說道:"那就好,那就好.到時請皇上和太後去慶祝玄明宮成,就是咱家一樁大功."

盧士傑關心的道:"劉公,這些都是小事兒,小可擔心的是朝中的大勢呀.以書信賀貼相脅,雖使百官不致站到楊凌一邊,可是小可越想越覺得有些擔心,百官對公公如此忌憚,早晚必釀禍端,公公應該早做綢繆啊".

劉瑾笑道:"恨咱家的人多了,再加幾個有什麼打緊?恨我不要緊,他得有扳倒我的本事,放眼朝野,這樣的人現在不過就是楊凌一個而已.而楊凌……哼哼,霸州戰火不熄,他就完蛋了.沒有楊凌,旁人還沒有一個放在咱家眼中".

盧士傑聽出劉瑾話中有話,心中不覺一動:劉瑾敢冒天下之大不諱,利用權勢故意擴大霸州戰事,以便給國公加罪?

盧士傑心中凜凜,可是這種話是萬萬不能問出口的.他與劉瑾,張文冕各回座位,這才誠懇的道:"劉公,小可今日來,就是為了這件事.依小可之見,威懾百官,還當恩威並舉,這樣才是長遠之計.

小可說一件事,文冕想必是知道的,昔年漢光武帝劉秀討伐王朗的時候,也曾經得到數千件自己的臣子平時與王郎交往的書柬,字畫,詩詞和禮單,朝中百官人人惶恐,有的意欲逃走,有的召集家將准備拼死一搏,更有人四下串聯,意欲公開造反.

而漢光武帝呢?他當眾一把火把信燒光,表示百官與王郎交往,不管是什麼緣由,概不追究,文武百官又是慚愧又是感激,許多人跪在他面前痛哭流涕懺悔己過,自後死力效命,再無二心."

張文冕連連點頭道:"不錯,不錯,這事兒史書有載,學生也是知道的.盧公子的意思是,盡毀書信以安人心?可是……劉秀燒的是王郎留的信,劉公私蓄百官信柬,現在自己燒去,能夠招攬到人心麼?"

盧士傑道:"非也,小可的意思,不是讓公公毀去百官信柬,而是公公手中握有百官來往書函,必然招致百官怨恨,就算明著不敢與公公為難,今後對于公公的命令消極怠慢那也是不好的.

我的意思是,公公不妨取出信匣,讓小可和文冕檢選一番,那些官高位顯,書信有些份量的,單獨束成一部留存,另擇選官職較低的,信函內容不足以威脅到對方的另行束成一部,待楊凌大敗,不再成為威脅後,把這些人的書信還給他們.

然後咱們對外放出風去,就說這些人忠心為公公辦事,所以公公賜還信函.這樣一來,這些官員必然感激.其他官員也必然忠心耿耿為公公辦事,盼望有朝一日,他的把柄公公也會還給他們,這樣以餌釣魚比完全的脅迫威逼更好些,也會分化那些人".

張文冕沉吟片刻,頜首道:"盧公子所言有理,一打一拉,一緊一松,乃是上乘的控人之道,劉公不妨采納".

劉瑾一見兩位智囊皆是這個說法,便欣然道:"好,咱家聽你們的,管家?叫大管家來,把密匣取出來."

片刻功夫,劉瑾的親戚,現任劉府大管家的劉二漢匆匆趕來,聽了劉瑾吩咐,忙推開一旁書架,露出牆上一道小小的銅門兒,劉二漢從腰間取出一串鑰匙,撿選了一把碩大的鑰匙,探進銅門的虎口之內.

盧士傑看到這里,眼中悄然閃過一絲詭譎莫名的異彩……

******************

許泰的大軍終于趕到霸州了,放眼一片倉夷,兵災之後整個霸州城已全然變了模樣.處處都是扶老攜幼逃難的百姓,並沒有因為許泰的大軍已到就安下心來.

梁洪先領著人馬回到自己的鎮守府,只見原本宏偉壯觀的府邸已經化為一片平地,廢墟上還有余煙嫋嫋,不禁跳腳兒大罵起來.

梁洪罵的正起勁兒,兩個百姓鬼鬼祟祟的湊了過來.那邊士兵一喊,聲嘶力韻的梁洪立即避到了官兵後邊,瞪起兩只眼睛望去,只見那兩人滿臉鍋灰,就跟一對兒小鬼似的,沖著他一邊跳著腳喊,一邊招著手:"梁公公,梁鎮守,我們是知州衙門的胡班頭,杜班頭啊,我叫杜行遠,您還記得嗎?知州大人請您吃酒,是我們來送的貼子呀".

梁洪聽了有了點印象,仔細看看確實面熟,便戰戰兢兢的道:"好……好象是他們,帶他們過來,等等,先搜搜身!"

兩個班頭被搜查了一番,然後在士兵押送下到了面前,兩個班頭到了面前,"噗嗵"一聲往那兒一跪,放聲大哭道:"公公呀,你要給我們報仇啊.響馬盜進了城,霸州已被劫掠一空啊……".

"說!是誰燒的我家房子?"

"說!響馬盜現在何處?"

梁洪和許泰同聲喝問.

杜行遠抹了把大花臉,哭喪著臉道:"我們不知道是誰燒的呀,我們不知道響馬盜在哪兒呀,霸州城被攻破了,知州,同知,推官等官員全都戰死城頭了,江游擊奪回了霸州城,然後又被人攻破了,連番燒殺天下大亂啊.

小的們換上百姓衣服這才逃了一條性命.現在兵荒馬亂,響馬盜招兵買馬四處劫掠,江游擊的兵也不知去了哪兒,小的們,喔喔喔……我的娃兒,孩他娘,全都不見了啊,啊啊啊……".

鄭和毅一聽華推官戰死,不由心頭一沉,喝道:"不要哭,許將軍奉皇上意,發兵霸州,就是為了平息叛亂,消滅響馬盜,快把你們知道的情形都說出來!"

杜行遠被他一喝,止了哭聲,這才把知道的情形一一說了出來.

原來,那夜張茂等人襲城,霸州城根本是不可能守住的,城里除了巡檢司和三班衙役哪有可用的人手,可是做為一州之主,你是只能守不能退的,甯可全部戰死,你敢逃就是上菜市口的命運.

所以新任知州大人只得帶領全部官衙人員上城作戰,華推官體傷未愈也一瘸一拐的上了城牆,響馬賊都有勾援攀爬的百寶勾,還有從緝盜營取來的云梯,霸州城牆不高,加上根本看顧不過來,一個時辰之後響馬就攻上了城,開始到處放火,然後打開城門,引入大隊人馬,霸州城第一場大劫難開始了.

霸州城的富戶先倒了黴,隨即稍有資財地人家也被洗劫,再之後便是有姿色的女人開始受到強奸汙辱,全城一片混亂,逃難的人群自發打開城門,四下奔逃.

不到天明,張茂就控制了全城,開始招兵買馬,一些久受官府欺壓的人,和趁亂打劫,搶劫財物,奸淫婦女的地痞無賴嘗到了甜頭,同時也為了自身安全,便紛紛響應,加入張茂的隊伍.三百多人到天高就發展成一千二百人.

劉六,劉七見勢大喜,只有迅速發展人馬,才有同朝廷對抗的能力,所以他們立即要求帶兵出征,趁消息還未擴散,迅速攻擊文安,固安,永清,雄縣,這些縣府都沒有常駐兵馬,可以迅速奪取足夠的財富,招攬貧民加入.

張茂也知道當務之急就是迅速壯大自己,所以毫不猶豫的同意了,分派劉六,封雷等人各領一軍,同時奇襲各縣鎮.不過霸州城內還有許多事情沒有處理完,一些糧草,金銀還沒搜羅齊全,張茂便自告奮勇,留在霸州處治.

劉六等人擔心江彬近在咫尺,聞訊來攻,張茂對江彬卻甚有信心,相信他不會為了朝廷而棄兄弟之情不顧.況且江彬若引軍來攻,他隨時可以逃走,人多打不過,逃還是不成問題的.劉六劉七知道他的本領,略一思忖,考慮到時機稍縱即逝,便同意了.

張茂留了六十名精兵和百二十名新招收的兄弟,逐個大戶人家搜查,正在匆忙聚斂財物,有人來報,游擊將軍江彬率十二騎叩城求見.張茂腳踏知州大人座椅,一聽這消息便哈哈大笑,對左右言道:"如何?我兄弟只率十二騎求見,分明是來投我的,哈哈哈,快快隨我相迎".

張茂興沖沖帶人迎出城去,只見江彬領著十二騎親信.正在城門一側站立,一見他出城,便策馬單騎迎來,見面便驚詫道:"我方才去了緝盜營,果然毀了.游兵散戈四下逃散.大哥,你……你怎麼真的反了?"

張茂獰笑一聲道:"還不是梁洪老賊?勒索無數,逼迫太甚,我們兄弟受不了這醃臜氣,干脆反他娘的.兄弟,你是大官,前途似錦,哥哥也不難為你,我不帶兵去襲你的軍營,你也莫來找我晦氣,小小霸州是留不住我的,湊夠了軍餉人馬,大哥就遠走他鄉,不在你的地盤為難你,如何?"

江彬"呸"了一聲,罵道:"放屁,一個官兒了不起嗎?一世人,兩兄弟,義字薄云天,你若作賊,兄弟身為游擊將軍,難保不與你為惡,我核計了一下,你既要反,朝廷看我更是不順眼,這官兒不做也罷,兄弟隨你反了!"

張茂大喜,盯著他道:"此話當真?"

江彬怒道:"自然當真!你還不信我嗎?這幾個兄弟,是我生死與共的好兄弟,從宣府帶過來的,我對他們說過了,他們願意跟著我干,我這不是就來投你了麼?我的軍馬剛剛接手,實在放心不下,不敢把我的想法告訴他們,所以……只有這區區幾人,不能對大哥有所助益,還覺有些沒有臉面見你".

張茂一抖馬缰,圈馬過來與他並轡而站,豪氣干云的道:"若不信你,大哥也不會只率這寥寥數人出城了.引不來官兵怕什麼?兄弟你一人,足抵得千百精兵,來,隨大哥入城,今後咱兩兄弟一同打江山,一同坐江山!"

江彬與張茂鐵掌一合,哈哈大笑,然後馳馬進城,入了賊伙.

臨到午時,二人就在知州大堂上,看著眼前搜羅來的金珠玉寶,用知州大人的公案做了酒桌,大碗酒,大口肉,開懷暢飲,商量招兵買馬後的動向.

二人同桌飲酒,喝至酣處,江彬忽的敲碎海碗,只一愕的功夫,醉眼朦朧的張茂頸上一陣巨痛,割斷了動脈,熱血噴湧而出,濺了江彬一臉.

張茂大吼一聲,一掌劈出,江彬早有准備,已彈身退了開去.張茂戟指怒喝:"奸詐小兒!"一語出口,兩眼發花,已經站立不穩.

江彬團身後退,立即取下掛在柱上的兩柄斬馬刀,運刀如輪,毫不遲疑,只聽"噗"的一聲,大好頭顱揮上半空,江彬一把刺在刀尖上,大吼:"賊酋已死,誰敢反抗?"

只見他一身鐵甲光寒,滿臉鮮血淋漓,手中雙刀揚起,刀頭一顆怒目猙視的人頭,宛然如生,真是駭破人的七魂六魄.

他那十二名從宣府邊軍中帶出來的悍勇士卒一見將軍得手,立即躍起發難,狂風掃落葉般,把大堂上的幾名悍匪屠殺殆盡,等正在城中搜刮的劉廿七聞訊領著人趕來,江彬已率十二騎殺出城去,與候在數里之林密林中的大隊彙合,重新殺將過來,霸州城失守.

在縣道得手的劉六等人聽了劉廿七送來的消息,一聽張茂中計被殺,頓時肝膽欲裂,領著數路裹脅來的大軍浩浩蕩蕩又殺奔霸州.這一通大戰,劉六一方不計傷亡,全力攻城.他手中兵將雖未經訓練,但武藝馬術盡皆不凡,絕非尋常人可敵.

鏖戰半天功夫,竟然重新沖進城中,江彬見勢不妙,立即搜羅殘兵退出城去,霸州再度易手.響馬盜們以百姓泄憤,又有無數人家遭受荼毒.

江彬聽說表哥反了,而且這次是公開造反,絕非上次做響馬盜時罪名輕易可恕,也頗費了番心思.不出兵,由于兩人之間的關系,必受朝廷彈劾,這官十有八九是做不成了.如果出兵,手下的將領們對他心存疑慮,總擔心他會與張茂合謀葬送自己,這樣出兵如何取勝?江彬陷入尷尬兩難的境地.

要他放棄錦繡前程,隨張茂造反他是絕對不肯的,可現在不殺張茂,他的大好前程就要被張茂毀了.江彬左思右想,終于狠下心來,決定殺了張茂.

富貴險中求,機會得靠自己爭取.張茂現在是毀他前程的人,也是能給他送來高官厚祿的人.一旦拿定了主意,江彬便不再瞻前顧後,他彙齊手下將校.當面說明自己意圖,並言明自己搶先進城,取了張茂首級,再引大軍進城,盡管如此,眾將校仍在半信半疑,不過總算是點頭答應了,于是就出現了這出詐降計.

江彬手下兵馬數千人,雖說按照楊凌的說話,戰力不及響馬精銳,可那是霸州最精銳的部隊,當初朝廷派遣大軍剿滅山賊.他們是本地攜助剿賊最得力的部隊.就算霸州城矮牆薄,不利堅守,可是被響馬盜半天功夫方才攻下……

許泰神情嚴肅起來,立即命令全軍入城駐紮,派出探馬斥候摸清響馬盜動向,以便決定大軍行止.鄭和毅聽說江彬率殘兵潰逃,現在下落不明,不禁大為焦急,此人是國公指明的重要人物,可能關乎國公安危,華鈺已死,此人若再有個好歹,如何弄清霸州反亂真相?

一俟大軍駐紮下來,鄭和毅便悄悄去見許泰,對他說明自己的擔心.許泰也急于找到江彬,可是現在整個霸州的官治已徹底破壞,大軍如盲人瞎馬,什麼情況也不了解,況且大軍所攜不過兩日口糧,輜重車輛都在後面,不可能讓軍隊漫無目地的游蕩.

兩人計議良久,決定派出一些小隊人馬,由杜班頭,胡班頭及逃回的一些衙役帶路,化妝成小股逃難隊伍,四處打聽江彬消息,如果能夠找到他便要他速來霸州相見,同時搜羅響馬盜的情報.

一隊隊探馬派了出去,鄭和毅到城中顯要處做了些記號,希望自己內廠的人馬看到了能夠及時趕來聯絡,可是霸州已經鬧了個底朝天,所有的消息渠道在戰亂中都受到了破壞,僅余的情報人員根本是各自為戰,中間固定的消息傳遞人員,傳遞節點已不存在,效率變的極其低下,等了許久也不見有人前來彙合,鄭和毅也只能企盼上蒼保偌,早來得到江彬消息了.

******************

文安縣趙家莊外的蘆葦蕩中,江彬領著十多個兄弟正避在其中,手下的兄弟很多身上有傷,一個士兵撕下條衣帶裹著臂上傷口,恨恨的道:"他娘的,這些莊稼漢子還真是輕視不得.大人,這些響馬賊比韃子還狠,咱們的趕快逃出去呀".

江彬懶洋洋的躺在蘆葦地上,枕著兩把刀望著蘆葦飄搖的湛藍天空,說道:"厲害個屁!要是我的人馬是咱邊軍的兄弟,至于這麼窩囊嗎?都是本地的兵,戰力差些不說,一聽說各處鬧匪,就連將校們都只顧著打聽他們的家鄉如何,心里就系掛著自己的村子,自己的親人,人心不齊啊,我才剛到,規攏不了這幫廢物,要不然……".

他說到這兒忽的一咕嚕坐了起來,低斥道:"噤聲!"

說著擺手示意大家不要說話,同時輕輕抓起刀柄,只聽悉悉索索一陣響,似乎有人在草叢中穿行過來,部下們都提刀在手,屏息注意.過了片刻,一條人影閃現出來,兩個士兵惡虎撲羊一般猛的躍起,一把將那人撲倒在地,刀鋒攸的橫在那人頸間,嚇得那人尖聲叫喚:"饒命啊,饒命啊,小的只是個普通百姓,壯士們開恩……".

江彬放下心來,低喝道:"住嘴!再吵宰了你!把他弄起來."

那人被兩名士兵扯起來,原來是個白白胖胖的婦人,身材溜圓,細皮嫩肉,頭上還包著塊素布巾,乍一看還真是莊戶人家打扮,只是那身肉可有點象是養尊處優的地主人家了.

江彬疑惑的上下打量一番,那婦人瞧見江彬,兩只小眼睛也霍的睜大了.過了半天,兩人忽然齊聲說道:"是你?!"

那人喜出望外,拍著肥胖的胸脯說道:"可嚇死我了,以為遇上了亂匪,江大人,您怎麼也躲在這兒?"

江彬哼了一聲道:"我哪是躲?我的人被打散了,只是帶人在此裹傷歇息一下.喬縣令,你怎麼……固安縣也被亂匪攻陷了?"

固安縣令喬語樹一身婦人裝扮,他扯下頭上青布巾,擦著滿臉油汗和沾上去的蘆花,說道:"可不是嘛,固安哪有什麼兵啊,響馬盜一攻就破.唉,虧得我見機得早,趕緊脫了官袍換上女人衣裳溜了出來.他們只顧搶東西,也沒人理我".

江彬撇撇嘴道:"就你這模樣,響馬也懶的碰你,你怎麼一個人也不帶啊?"

喬知縣哭喪著臉道:"顧不上啊.固安我不敢回,東躲西藏的一路到了這兒.我路上聽說,朝廷已經派了大軍,現在駐紮霸州城內,可是我守土有責,去也不是,回固安也不是,這真是兩頭為難呀".[天堂之吻手 打]

江彬一聽朝廷大軍到了,不由大喜:"朝廷派兵了?哈哈,那就好辦了,咱們馬上回霸州,嗯……喬大人,你手下就三班衙役,守土有責?守土有尸還差不多.你也別東躲西藏了,跟我回霸州,我幫你說合一下,就說你率衙役死守,奈何敵強我弱,固安失守後本欲與城偕亡,幸虧本官率軍趕到與敵激戰,才把你救出來,這樣不就沒責任了麼?"

江彬三言兩語,一件大功到手,喬語樹一聽感激涕零,連忙用兩只油乎乎的胖手抓住江彬,眼淚汪汪的道:"多謝江大人,多謝江大人,江大人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喬某無以為報,我有個寡居的妹子在家……".

江彬不耐煩地擺手道:"免啦免啦,你妹子就算啦.唉,我那剛娶過門兒的王美人兒,這兵荒馬亂的,十之八九算是完啦".

他遺憾的搖搖頭,提起雙刀道:"走吧,加入亂匪的人太多,到處都是人,而且劉六劉七象是盯准我似的,他***,咱們抄小路回霸州".

他領著十多個人悄悄沿著蘆葦蕩的邊兒走了一陣,忽的向後一擺手,隨即伏了下去,後邊的人急忙蹲伏于地.喬語樹一緊張,整個人趴了下去,嘩啦壓倒一片,氣的旁邊的士兵直想罵娘,幸好外邊的人也正急急逃命,根本無人注意.

只見一個青袍魁梧的大漢,懷里抱著個女娃兒,右手攙著一個身段窈窕如柳的美貌婦人,正沿著蘆葦蕩旁的土梗兒急急而行.那美貌少婦是一雙小腳,在這崎嶇不平的道路上奔行東倒西歪的,雖有那男人扶持,仍是踉踉蹌蹌.

江彬剛欲長身而起喚人,就聽那人後邊傳出追喊之聲,立即又伏了下去,借著蘆葦間隱約的縫隙看去.只見那婦人聽見追喊聲,心里一急,一下扭了腳,疼得跪蹲于地,那濃眉大眼,極是粗獷的漢子急問道:"娘子,你怎麼樣?"

那婦人嚶嚶哭道:"相公,奴家行不得了,你帶著孩子快快逃走吧,不要管我".

大漢急道:"那怎麼行,快快起來,我背你走".

就在這時,追兵已至,大漢回頭看看,焦急萬分,無奈放下只五六歲的小娃娃,說道:"守著母親,勿要離開",說完返身迎了上去.

想不到這大漢倒是一身好本領,追上來的三四個漢子有刀有棍,他赤手空拳也能對付,只是想是有所顧忌,始終不敢傷人,只是吼道:"趙某只是尋常百姓,諸位好漢何以苦苦相逼?"

一個亂兵窺著那抱著女兒的美貌少婦淫笑道:"這樣出色的小娘子,實是少見,哥幾個加把力,結果了這粗漢,兄弟我拔個頭籌兒,哈哈哈哈……".

說著腳下加力,奔過去一把扯開女娃娃,少婦尖叫一聲,已被他撲倒在地,便去扯她衣衫.

"相公,相公救我……".少婦淚眼汪汪,狂呼救命.

大漢扭頭一看,勃然大怒,本來還不敢傷人,這時掄起一雙碗口大的鐵拳左揮右擊,無人可當,逼散了眾人,虎步一躍,猛撲過來,一把揪起那非禮妻子的大漢,一記鐵拳記在太陽穴上,當場將他格斃.

眾亂匪驚怒,齊齊圍了上來,大漢撿起死尸身旁的棍子,使得嗚嗚風起,幾條大漢一時竟近不得身.就在這時,後邊又有大隊響馬追了過來,領頭的漢子正是劉六.

江彬心里一驚,知道他既現身,尾隨盜匪必眾,自己計殺表哥,劉六恨自己入骨,今日若露了行蹤,萬難逃命,于是伏于地上,屏住呼吸,再不敢發一聲.

劉六瞧那大漢一身武藝不凡,神威凜凜,端的是一條好漢子,便一揮手道:"上去幾個,莫要傷他".劉六身邊響馬盜立即沖出幾人,那大漢武藝雖高,終究難以敵眾,加上妻女在旁,又不敢逃,竟爾被生擒活捉.

鋼刀加頸,大漢猶然不服,雙目怒視,直欲噴火.劉六上前喝道:"你是何人?膽敢撒野!"

大漢嗔目回道:"好一個呆強盜,連文安縣趙瘋子都不認識麼?"

劉六素來敬仰有膽氣的豪俠之士,他也是文安縣人,怎麼不知道這位仗義疏財,文俠義氣的趙秀才,一聽是他不由肅然起敬,連忙拱手道:"原來是趙先生,久仰俠名,惜前此未曾面熟,竟致冒犯,還乞先生原諒!"

趙燧挺身道:"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何必與我客氣?"

劉六振眉道:"貪官汙吏,滿布天下,我等為他所逼,沒奈何做此買賣.今得先生到此,若肯入股相助,指示一切,我情願奉令承教,不知趙先生意下如何?"

趙燧仰天大笑:"就憑你們,也能得天下麼?"

劉六不驚不怒,微笑道:"王侯將相,甯有種乎?成者王侯敗者賊,成敗之後論出的英雄,難免一身光鮮,其實古來成就霸業者,大業未成之前,與我等何異?"

趙燧未想到這強盜竟有這般見識,不禁另眼相看,臉上狂容稍斂.劉六察言觀色,便微笑道:"來人呀,不許為難夫人孩子,恭請先生回到村上,劉某還要細細請教".

他知趙燧為人豪爽仗義,多有替窮苦人出面之時,既受人愛戴,又因此屢受官府排擠,雖有真才實學,始終難以入仕,自己手下不缺悍將,可是要成就大事,正缺一個有謀略的人才,是以有心籠絡.趙燧早對官府不滿,又深愛妻兒,以此相脅,未必不能成功.

趙燧妻女在人手中,無奈只得隨了他怏怏的往村中走去.眾強盜拱衛著劉六,包圍著趙燧一哄走了,眼見風搖蘆葦,重歸寂寂,江彬一躍而起,說道:"劉六回村,此時正是良機,我們快走,馬上奔赴霸州報告消息,引軍來襲!"

******************

霸州戰事連綿,由于朝中劉瑾拖延,梁洪在軍中胡亂牽制行動,戰事久決不下,霸州愈發變糜爛,不可收拾.

京中傳回的消息,響馬盜吸納了文安縣諸生趙燧入伙,趙燧散盡家財,與兄弟趙潘,趙鎬以及家丁,佃戶等五百人加入反賊,任響馬盜劉惠的副元帥,改名趙懷忠.

有他嚴肅軍紀,號令統一,原本如游兵散勇,漫無目地到處搶劫的響馬盜開始有目的的行動,攻城池,殺官吏,鎮壓豪紳地主,所過之處,先邀當地士紳名流,告知百姓不必驚慌走避.

吸納的部眾越來越多,攻下博野,饒陽,南宮,無極,東明等縣,當地衛所官兵望風而逃.許泰地邊軍雖能一戰,可是響馬盜來去如風.且熟悉霸州地形,一晝夜可馳騁數百里.只是避開了京軍,只顧各處打壓豪紳,吸納部眾,許泰受梁洪牽制.只能在後尾隨,替他們收拾破爛攤子,現在亂民主力軍已近一萬五千人.

消息傳回京師.六部震撼,天子震驚,劉瑾一派大造聲勢,不斷要求加派大軍平叛,要求殺楊凌以謝天下,形勢急轉直下,原本以為可以快速平息叛亂,楊凌也不過只略受責斥的官員們也察覺到了形勢的嚴峻,京師晴空萬里,春風和煦,百官心中卻是一片陰霾.

這日晚間,鄭和毅帶著一個人快馬到了京師,在宋小愛的安排下悄然混進了楊府.當夜,楊府內書房***通明,通宵不滅.

第二日夜晚,李東陽,楊廷和,焦芳,楊一清等大員的府邸也各自迎來一個不速之客.他們正為朝中的局勢憂心忡忡,本就沒有入睡,當神秘來客走後,他們地府邸更是***通明,通宵不滅.

與此同時,京師許多文武官員都在深更半夜被人喚起,當這些大人們驚惑不安的從床上爬起來,匆匆著衣走進客廳時,持了焦閣老拜貼,候在客廳里的神秘人便笑吟吟的奉上一個拜匣,然後一言不發,拱手告辭.當他們滿心疑惑的打開盒子時,里邊放著的,赫然是自己與劉瑾的信函,禮單,字畫……

牟斌,戴義,張永等人也是徹夜不眠,更難得的是,從來不在夜間開工的北鎮撫司軍器局,有人持了牟斌的親筆書信叫開大門,里邊"叮叮當當’一夜不停,不知在打造些什麼東西,守夜的老人十分好奇,可惜門禁全換了牟斌的心腹,根本不容任何人踏進半步.

天亮了,百官臨朝.

李東陽懷揣一張趙燧親筆的安民告示,那上邊羅列著劉瑾三十條大罪,六十條小罪,和起兵討伐朝廷的理由.他筆直的站在百官最前面,精神飽滿.

一直以來,喜歡居于幕後,從容布局的這位首輔大人,知道今時今日是必須站到台前,堂堂正正打敗對手的時候了.

威國公府,仍在侍衛親軍的嚴密看守之下,不過楊凌卻穿起了蟒袍玉帶,端坐在書房之內,眼前是一杯香茗,清煙嫋嫋.他現在正在軟禁之中,可是這副打扮卻象是馬上就要上朝面君似的.

在他對面坐著一員虎將,身著甲胄,卻故意弄滿了傷痕,臉上塗抹著一片鮮血,手里拿著把小扇子,正在奮力的扇呀扇地,好象要盡快把那血跡扇干.

詭異,一種令人心怵的詭異……

劉瑾精神抖擻的上殿了,內臣本無資格論政,可是這幾日劉瑾一直是朝堂上的常客.昨夜和幾個心腹議論了一晚,有些困倦,但是他卻斗志昂揚.他決定,要利用霸州大亂的好形勢,今日集中力量一鼓作氣把楊凌徹底打倒,讓他就此再難翻身.

一身蟒袍,前胸後襟還有雙袖,共有四蟒,坐蟒袍,滿朝之中,只有他劉瑾和楊凌獲此殊榮.然而從此以後,天下就只有他一人了,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劉瑾微微一笑,手按著玉帶向百官們望去,就象一位君王望著臣服于他腳下,卑微恭順的臣子.忽然,他覺得有些奇怪,那一雙雙眼睛,都有點兒冷,一股幽幽的冷意,就象一群噬肉的野獸.

一股莫名的寒意,從脊背上升了起來.

就在這時,正德皇帝升朝了,他穿的是龍袍,頭戴翼善冠,五爪金龍袍.

******************

PS:國慶七天長假,還有一天半了,機會不多了,繼續求月票支持.國慶七天長假,想休卻沒休成,苦熬不轟,眼睛還是通紅,不過辛苦付出終有回報,大家的支持使我得到的驕人的成績.天道不酬勤,酬勤的是公道,是諸友.

月關不比其他作者多什麼優厚的持遇,不多廣告機會,可是我是首頁上的常客,手機短信榜,推薦票榜,月票榜,出版榜,你們的巨大能量,就是一只金手指,在起點打造的這片廣闊平台上,精英輩出,是你們為我撐開了一片天地,待遇不輸于白金,月關既自豪又感激.

我盡我力,盡我所能回報大家,也坦誠對待大家,我會一如既往的努力下去,認真碼字.在此繼續求月票支持.VIP書友越來越多,想每隔一段時間,破月票記錄都會比前邊的要容易一些,值雙票佳季,想多出一些,貪心一點,希望在記錄榜上多站些時候.

同時,在此預告一下,八號上班,至十號這三天,更新量可能會有所減少,因為所有月初該報的報表,由于過節,全延後了,八號上班之初,恐怕要忙的不可開交.同時,休了七天,企業來銀行辦理的業務也會增加,其他時間應該沒什麼問題了.報告完畢!^.^

上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59章 禍從天降    下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61章 遙勝于紫禁之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