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57章 你戰我戰   
  
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57章 你戰我戰


朝堂上楊慎,黃景唇槍舌箭,寸步不讓,文武百官看的津津有味.不過正德皇帝卻坐在上邊,臉拉的長長的,氣色說不出的難看.

今天要集中力量攻訐楊凌,劉瑾托辭生病,在自己府中,壓根沒來宮中.司殿當值太監是那個憨厚老實的杜甫,杜太監見皇上臉色越來越難看,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不禁也換上了一副苦瓜臉.

楊慎,黃景好象壓根沒看到正德的表情,兩個人越吵越凶,正德也越來越不耐煩.無論是黃景指責楊凌擅權專斷,昏匱無能還是楊慎指責劉瑾貪墨成風,搜刮民財,正德皇帝都不願意聽.那是他的左膀右臂,是他最信任的人.

"楊凌在外邊幫他打江山,立下了多少汗馬功勞,今年兩次祭告太廟,風風光光,那種榮耀如果不是楊凌,能這麼揚眉吐氣嗎?

父皇臨終,只給了朕這麼一個可伴終生的股肱之臣,楊卿也爭氣,盡給朕長臉了,從來沒有他辦不成的事,而且用不了多久那就是朕的親妹夫了,他昏庸無能?你找個能的來朕瞧瞧.

至于劉瑾,那是從小侍候朕的人,要說他占點小便宜,朕信,其他的這些,什麼買官賣官,什麼搜刮民財,什麼索賄百官,可能嗎?楊慎的哪件事都和錢挨著……,唉呀,朕這兩年手頭緊呐,全仗著劉瑾給朕張羅,別是因為這個才招人恨的吧?這些科道官,一向嘩言取寵,一粒芝麻在他們的嘴里也能說成西瓜!"

尤其是,黃景為了博得百官同情,把那些少爺兵,太子黨說成了土匪,而科道官則成了無辜的受迫害者,那番慘景描述出來就象他親眼看見的一般,真是聞者傷心,聽者落淚.偏偏正德是自從一上任就被科道整得狼狽不堪的荒唐皇帝,越聽越高興,這回可算是解了恨了.

他正想把這倆斗雞似的給事中給攆下去,殿上忽啦站出一片,張彩,劉宇,曹元等劉派大臣同聲應和,指責楊凌破壞科道,以致天下士子失心,請求皇上嚴懲.

焦芳眯著眼睛一看.就知道大決戰開始了.老頭兒吸了口長氣,心中暗道:"老夫都八十了,也沒幾年好活,夾著尾巴做了一輩子受氣官,我招誰惹誰了,可就連劉健,謝遷都擠兌我,要不是楊大人,哪有我今日揚眉吐氣?

大兒子現在做著官呢,小兒子,大孫子還沒著落,憑楊大人的本事,什麼地方安排不了.至少去四川做著官,蜀王爺肯定庇護他們.行了,沒啥牽掛了,砂鍋子搗蒜,我一錘子買賣,大肚子走鋼絲,我鋌而走險.要是楊大人倒了,我就是背鍋翻筋斗,兩頭不落實,常言道士為知己者死,成不成的就今個兒了."

老焦做完了戰前總動員,一拂長長的白須,噌的一下躥了出去,高聲喝道:"皇上,據老臣所知,吏科給事中楊慎所言,句句屬實,臣請我皇嚴查,懲辦國之大賊,以正朝綱,以清吏治,以撫民心!"

王華,楊一清,李鐸等官員就等他的信兒呢,一見老頭直指劉瑾為老賊,分明是圖窮匕現的最後關頭,立即應聲而出,蟄伏已久的楊派官員全體登場,開始反擊.

正德看的兩眼發直:昨兒不還好好的嗎?這是為什麼呀,怎麼兩個小小的給事中吵架,蹦出這麼多幫腔的?滿朝文武,幾乎全出來了,唔……還好,還有一少半沒動彈.

正德正暗自慶幸,楊廷和若有深意的看了眼站在最前邊的兒子,心中深深一歎:"初生牛犢不怕虎,不知道楊凌有了多大把握,現在就敢和劉瑾決戰,可是這一戰如果輸了,就再也沒有翻身的可能了,已經無法做伏兵了,哪怕為了兒子,現在也只能赤膊上陣了".

楊廷和終于也一步邁了出來,俯身道:"皇上,臣也彈劾劉瑾,劉瑾納賄自肥,專權亂政,一手遮天,飛揚跋扈,皇上應予嚴懲".

楊廷和一站出來,原本就躍躍欲試的清流派立即一擁而出,呼啦一下全跪了下去,同聲應和領袖的理由,這一下朝堂上站著的就沒剩幾個了,全是混吃等死的糊塗蟲,這些人左看看,右看看,大家都跪著,自個兒站著不太好看,于是也悄沒聲兒的跪下了,也不言語,誰也不知道他們是贊成哪一派的.

正德真的傻眼了,滿朝文武全部下跪,一伙人吵著要求罷楊凌,另一伙吵著要求除劉瑾,這下可不能再裝糊塗了,這下怎麼辦?正德瞪著眼瞧了半天,也不知是該查楊凌還是辦劉瑾,正發懵的時候呢,一個小黃門匆匆入殿,高聲宣道:"李東陽大學士上殿見駕!"

*********************

李東陽回來了!

劉派一驚:這下子可又多了個對手了,平時李東陽對劉瑾那也是恭恭敬敬,有閑空的時候還請他喝頓酒,可是官場上整天一塊兒喝酒的也未必是朋友,楊廷和公然站在楊凌一邊,李東陽還跑得了嗎?

清流派和楊派卻是心中一喜,又來了一個重量級人員,自己這一派說話更有影響力了.

李東陽這一路悠哉悠哉的蹭時間,即便收到太皇太後病逝的飛馬快報了,還是裝作身體衰弱,快行不得.一天幾十里的晃,因為他還摸不准京里的情形,不知道楊凌到底何時動手.他是內閣首輔,如果回去早了,很多事就要首當其沖,對于一個有經驗的官場老油條來說,最不利的局面就是過早的把自己暴露在所有人面前,讓人明白自己的目的和言行,哪怕他不是唱主角的.

直到他派往京師的家人傳來消息,楊凌開始整頓科道了,李東陽才突然加快速度,日夜兼程的往京師趕.別人都猜到楊凌這是借力打力,趁機把科道重新從劉瑾手中奪回來,李東陽卻看出了他更深一層的含義:舉火燎原,人人勢危!

當人人都陷入危機的時候,無論他們出于什麼目的,需要領袖出來承擔一切是必然的結果.這一次,是楊凌和劉瑾的最終決戰了,勝負在此一舉,做為一位托孤老臣,他豈能置身事外?

正德被這種滿朝文武全部參予的大決戰場面嚇呆了,如果換一個被彈劾的大臣,他不會這麼失措,然而現在要他斬去一條手臂,那是一種什麼心情?就在這時,李東陽到了,正德大喜,竟然一下子從龍椅上站了起來,高聲道:"宣,快宣李愛卿!"

李東陽上殿一看,也嚇了一跳,這場面……,所有的官員全跪在地上,滿臉激憤.一如當年劉健,謝遷和自己三人率領滿朝文武向皇帝逼宮,要求誅殺八虎時的情景,不同的是,那時滿朝文武是一條心,就連一向倔強的正德也幾度動搖,險些真的殺了八虎.而這一次,其中卻有不少是劉瑾的人,上一次一邊倒的局面,殺不了劉瑾,這一次呢?

所有的官員都微微扭頭,看著一步一步穩穩前行的李東陽,正德站在龍書案前,也興奮的沒有就坐.李東陽在眾人注視之下,一邊前行,一邊緊張分析著眼前的局面.

老眼微微一掃:兩個正主兒都沒露面.想起楊凌,李東陽心情稍稍放松了.上一次八虎未死,是因為楊凌秘密回京,以雷霆手段攻下東廠,智取司禮監,把內廷,十二團營一夜之間掌握在手中.這一次楊凌和劉瑾之戰,可以預料的是三廠一衛外加十二團營,都決不可能幫助任何一方用武力打擊對手,就看這兩人如何斗智斗力了.

李東陽走到最前方,面色從容,行禮如儀的道:"臣李東陽叩見吾皇萬歲!"

頓了一頓,有關太皇太後病逝的事他沒有提,畢竟喪禮已畢,朝堂上現在劍拔弩張的,他這一邊一問候,皇上那邊就得答,配著這氣氛不倫不類的.做為托孤老臣,三朝元老,少不得一會兒得去後宮祭拜靈位的.

正德皇帝迫不及待的道:"愛卿請起,快快請起,愛卿一路勞頓,真是辛苦了.朕現在正有一件難決,李愛卿是內閣首輔,還望愛卿能為朕分憂解難".

正德這話一出口,李東陽頓覺一道道目光自左右向他射來,眼睛微微一閃,只見右邊焦芳,楊廷和,王華,楊一清目光灼灼的正瞪著他,再往左一看,張彩,曹元,劉宇等人也不錯眼珠的緊盯著他,身後……,

如果那些目光是箭,李東陽將是一支最偉大的箭靶.李東陽長長吸了口氣,躬身道:"老臣剛剛回京,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請皇上垂詢便是".

正德將雙方的沖突重複了一遍,然後說道:"李卿,你是三朝元老,先帝托孤重臣,老成持成,威望卓著,你看朕該怎麼辦?"

李東陽略一沉吟,不理左右那道道目光,拱手說道:"皇上,所謂無風不起浪,滿朝文武各執已見,事情恐怕不會是空穴來風那麼簡單.今日時辰已晚,依老臣之見,不妨于明日宣召威國公,劉公公和機要大員,當面說清楚的好."

一件大事,做為一個臣子,你精心籌備,再三盤算,哪怕准備了多少年,能否成功,可能只在皇帝一念之間,君王的無尚權力,決定了這條游戲規則就是如此,現在皇上被百官沖擊的情緒已在激動之中,給他一個緩沖,他可以靜下心來,也更容易思索,更容易接受意見.

昔日三位托孤老臣,劉健,謝遷全都倒了,只有李東陽屹立不倒,就是因為他的從政風格與那兩位截然不同.百官逼宮,要殺八虎時,他是內閣里唯一一個建議流放而不殺的人,就因為這,激進的劉健,謝遷被驅逐,劉瑾卻沒動他.

現在百官之爭已經逼得皇帝必須正視這個問題,他就沒有必要現在表明態度了,楊,劉二人在皇帝心中的位置遠非他可以相比的,他現在表態,皇帝仍然不過是把二人召來質詢,不會因為他一句話就把劉瑾下了大獄.既然如此,莫不如保持中立,立場超然,隨機應變的機會才多些.

要想河邊不濕鞋,永遠離河兩三尺,這棵政壇長青樹深諳左右逢源之理,倒不是他不辨是非,而是他的性格決定了他的政治斗爭手段謹小慎微,預留余地.這也不是生來就有的本事,也是在一次次政爭中逐漸形成的.

正德最希望就此息事甯人,一筆揭過.可是見李東陽也這麼說,不禁失望的坐回椅上,沉思片刻道:"明日內閣,大九卿,小九卿,及督察院,十三道禦使,六科一眾官員,于中和殿開午朝會.退朝!李卿,隨朕到乾清宮去."

群臣俯首:"恭送陛下!"

正德一言不發,默默離開寶座,楊廷和等人雖然急欲上前與李東陽攀談,可是張彩等人虎視耽耽的,李東陽既然沒有明確表態站在他們一邊,必然有其用意,在皇帝即將單獨召見之前與他交談,不免會貽人話柄,所以他們只是望了李東陽一眼,便默默退出了大殿.

張彩等人眼看著李東陽向後殿走去,彼此對視一眼,立即心急火燎的出了大殿,急著去給劉瑾送信.宮中講究禮儀,不得奔跑快行,這些官兒拉著架子一步三搖,心中卻急如油煎.剛剛出了午門,他們就提起袍裾,一溜小跑地奔向自己的官轎,直奔劉府去了……

*********************

"如今局勢明朗,誰也無法後退半步,有關劉瑾貪汙亂政的罪證,我已收集齊全,現在其實也沒什麼東西好再預作准備了,閣老先回去休息,明日便大開大闔,正面決戰了".

"是!門下告退,門下回去再拜訪李東陽,楊廷和,王華等人,大家敲定個一致的調子,配合國公行動".焦芳瞥了眼坐在牆角的成綺韻,拱手告辭.

"有勞閣老",楊凌起身送客,成綺韻也從牆邊椅上站了起來,清眸如水,黛眉如煙,娉娉婷婷,風情萬種,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意.

楊凌將焦閣老送出宅去,徑自回到內書房,剛一進屋,成綺韻已翩躚飄至,兩條翠袖玉臂環住了他的脖子,灼熱的雙唇緊緊啜住了他的嘴唇.

楊凌也下意識的擁住了她結實而充滿彈性的小蠻腰,指尖向下觸處,是腰窩兒一陷隨即攸然賁起的曼妙曲線,那下邊是渾圓結實,豐潤中透著厚重彈性的隆臀.

懷里的美人兒昵喃著思念之情,噴出的呼吸都是灼熱的,可是她的身姿和神情仍然給人一種水一樣的美感,盡管,那是一汪沸水.

江南女子的美,美在水一樣的風情,這種風情決定了她無論是豐滿一些,還是贏弱一些,都象小池流水,靈秀婉約.

兩個人就這麼吻著,走著,輕快的步伐竟然奇妙的契合著,仿佛曼妙的舞步,一直走進內書房里的小房間內,這里幾乎已經固定變成了成綺韻每次登門時的住處,也成了兩個人偷情的快樂天地.

柔軟平坦的小腹隔著幾層衣衫,都感覺到了楊凌下腹的火熱和堅挺,小妖精滿意的笑了,唇邊溢著蜜一樣的甜意,輕輕分開了身子:"大人,分開這麼久,你的一舉一動我都知道,可是不知怎麼的,見了你還是想問一遍,好多好多話兒……".

這時的成綺韻,完全拋開了機心,純淨的如同一個未諳世事的小女子,那種妖媚魅惑的風情也一變如水般純淨.在她豐碩圓潤的翹臀上一拍,楊凌笑道:"可是你的舉動,我卻一點也不知道,快說說,內廠分離後,咱們的人手安排的怎麼樣,江南一切都好麼?"

成綺韻撇撇嘴道:"人家才不信呢,科道幾十個官員落馬,有的是遠在千里之外的罪行,有的是幾年前的舊帳.你沒動用咱們的人手?可是動用的是哪一組人馬,我居然一點兒也查不到呢".

楊凌呵呵一笑,拉著她在椅子上坐下,讓她坐在自己腿上,攬住了她的纖腰,一邊上下其手,恣意品嘗這絕世尤物的銷魂滋味,一邊貼著她的耳朵低聲道:"別忘了,內廠是我一手創辦,要調動人手容易的很,也自然有我的門道.[天堂之吻手 打]

不過要了解你的動向,那又要安排一批專門的人手,你沒有消息送回來,我就知道你那邊安然無恙了,何必監視你的一舉一動呢,需要告訴我的,你自然會說給我聽,是不是?"

成綺韻的身子一僵,然後忽的轉過身來,緊緊抱住了他,柔滑的臉頰貼著他的胸膛,一句話也不說,過了許久許久,她才緩緩抬起頭來,眸子里閃著瑩瑩的淚兒,恬靜婉然,柔聲說道:"大人,人家真的為你粉身碎骨都甘心,真的,哪怕為你去死,人家心里都是甜甜的".

楊凌知道她語出真誠,也為這女子的癡心所動,他不願兩人相見這麼傷感,忙換了語氣道:"咱們的人手脫離內廠後布署的如何了?江南是內廠財富的重要來源,脫離內廠後生意經營,必然要受些影響,不過我們已經有了基礎,再加上江南吳濟淵,徐經等世代豪商的加盟,應該能很快運轉正常吧?"

"嗯……",成綺韻又象貓兒似的偎進他的懷里,輕聲把內廠真正的勢力脫離開來後的部署安排,給楊凌詳細敘述了一遍.楊凌聽了微微有些疑惑的道:"我是叫你重視遼東,畢竟,朝廷只要一安定下來,再加上韃靼內亂已生,平定北疆適在必行,可是……咱們的人才,財力是不是投注的太多了點兒?"

"不算多啊",成綺韻軟綿綿的偎在自己男人的懷里,任由他的大手探進自己的褻衣,在光滑如緞的肌膚上摩挲著,舒服的秀氣的雙眼微眯了起來,呵氣如蘭的道:"劉瑾掌控著三廠一衛,雖說三廠一衛的首腦對他只是虛應了事,但是劉瑾卻把三廠一衛中一些投機取利之輩拉攏了過去,為了以防萬一嘛……去!"

她羞笑著打開楊凌毛燥的大手,那手已探進她的胯間,觸到了細嫩如豆脂的大腿內側肌膚,那里變的滾熱,一股濡濕滑膩使她羞得不願讓楊凌知道她迫切的需要.

眉梢眼角一片春情,水汪汪的眼神勾了楊凌一下,卻不敢繼續惹火,因為她發現楊凌的眼里也在起火.她繼續說道:"這樣,我們的勢力部署必然得遠離中原,以免為劉瑾察覺,影響你的除奸大計.我的意思是南北呼應,北在遼東,南在夷洲(台灣),中間江南.

遼東有大明,朵顏三衛,女真,還有韃靼的一些部落,勢力錯綜複雜,是牽系各種勢力的重要所在,有利于我們在那里發展壯大.夷洲是各地移民散居,沒有官府治理,現在不過是幾個豪紳富商,倚仗財勢維持當地基本的秩序.但是那里與泉州,福州等地來往密切,在那里設置重要據點,發展壯大,既不會引起朝廷注意,也可以隨時根據需要移駐內地.

至于中間……,那就純粹是大爺您的金銀山啰,那里主要是做生意,而且現在開海通商,只要經營得法,可謂財源滾滾,現在阿德妮和憐兒在江南主持大局,這兩個人,一個善理政,一個擅理財.而且生意開始全面向海外經營發展,這可是暴利.一船船貨物運出去,載回來的可都是真金白銀".

成綺韻吃吃的笑:"沿海一帶從北到南,谷大用,閩大人,韓武,彭小恙,嚴嵩,何總兵,王美人全對大人您奉若神明.這樣的關系我怎能不用?一出了海,在琉球,朝鮮和滿刺加你的影響也無人能及,至于日本也不用說啦,那位唐大才子倍受禮遇,簡直是樂不思蜀,有他在那,你的生意一路暢通,所以現在咱們是最大的海商,找咱們合作的富紳豪門打破頭的往里擠呢".

楊凌微微一笑,文化傾銷是長遠,最見效的侵略.他也知道許多不得志的江南才子現在紛赴日本傳經授道,中華文化風糜一時.他還准備等劉瑾一事了結,讓青城狂士盧士傑帶動一批川陝才子再赴日本呢,要徹底改變深埋那些人心底的劣性,說不定立體化,全天候的'孔聖大軍’攻擊,遠比刀劍更加有效.

聽到成綺韻不拘于一時一地,如此開闊長遠的安排,楊凌心中還有些暗暗稱奇:這個妮子.老是給他驚奇.旁人不知道,他卻知道這幾個地方無論是從經濟上還是戰略上的重要性.東北各種原始資源最是豐富,簡直拖出森林就是錢,或者迅速轉化為戰備物資.

江南維系南北,且是大明糧倉,天下稅賦十之六七出于此地,經濟地位無處可比,如今開海通商,那里更是萬舸運集,商賈如云,商機無限的所在.

至于夷州,說實話,那里現在還沒有發展起來.無論農業,工業,商業都還很脆弱,在當地更是無錢可賺,可是這個地方如果占據下來,海運成本就將大大降低.做為一支龐大的私人海運組織,如果要在官府之外私設一定的武裝護航,夷洲將來……".

楊凌心中忽地閃過一個古怪的念頭,閃目向成綺韻看去,只見她懶洋洋的躺在懷中,滿臉甜蜜和滿足,仔細想了想,饒是她聰明絕頂,見識非凡,也決不可能有這樣長遠的謀劃,大膽的設計,這個丫頭,怕是一心撲在賺銀子上,自己因為預知未來,不免有些疑神疑鬼了.

注意到他地凝視,成綺韻微微抬起翦翦的水眸,嫣然道:"在想什麼?"

楊凌忙收懾心神,笑道:"喔,沒什麼,我在想……憐兒帶著孩子,又從沒經商經驗,至于阿德妮,對大明又不熟悉,她們能承擔得了這麼重大的責任麼?你也真是的,就放心全交給她們了".

成綺韻格格一笑,說道:"你放心吧,就憑你在江南沿海乃至海外的關系,派個傻瓜就能坐在家門兒里收錢.更何況……憐兒和阿德妮,不但不是傻瓜,而且個個都精的跟九尾狐狸精似的,有吳老先生,徐經公子等人指點,這些事他們勝任有余".

楊凌輕輕歎息一聲,道:"憐兒,盼兒,真有些對不住她們娘兒倆,等劉瑾事了,我就把她們接進京來.以前在朝為官,怕有人以此大作文章,攪了朝廷正事.現如今我只是一個散秩的國公,什麼德行有虧,願意說說去,總不成因為這點事兒罷我的爵位".

成綺韻俏生生的坐直了身子,嗔道:"就知道向人家問這問那,現在才曉得說劉瑾?你現在發動攻擊,可已有了取勝的把握?說出來讓人家幫你參詳參詳,要不這心里總是放不下".

楊凌象逗弄小妹子似的親昵的刮了下她的鼻子,成綺韻微微皺起鼻子,雙眸一潭春水,刹那間竟有一種少女嬌憨的稚美,楊凌看的不由一呆,成綺韻有種被寵的幸福感,羞笑說道:"人家明明比你大著幾歲,老拿人家當小孩子".

楊凌雖知她對自己死心踏地,可那種驚世駭俗的故事也不敢說給她聽,便嘿嘿笑道:"韻兒,在江南的時候,好象有個可愛的小女子,就象小羊羔兒似的,不只一晚上顫瑟瑟的叫人家'輕些個兒,好哥哥……好哥哥……’,唔……言猶在耳,怎麼歲數又比我大了?"

"啐!"成綺韻紅暈上臉,星眸含暈,羞不可抑的瞪了他一眼,卻被他撩撥的春情蕩漾,只覺下體濡滑如油,不由夾緊了大腿,抑制著被他挑逗起的騷癢滋味,嬌聲嗔道:"你快說嘛,可有把握對付劉瑾?"

*********************

"楊凌能掐會算不成?咱家今日先發制人,突然襲擊,他竟然也能早有安排,焦芳那個老賊帶人公然跟咱家打擂台?還有楊慎!該死的楊慎,這幾日都是他值殿,咱家都沒在意,怎麼就忽視了這個小兔崽子,壞了咱家大事!壞了咱家大事!"

劉瑾怒不可遏,張彩等人噤若寒蟬,盧士傑眼珠一轉.說道:"公公,楊凌既有早有准備,必定真憑實據在手,恐怕……他抓捕科道官員的那些罪名,都是給公公您看的.真正的目的,是想要您不法的證據啊.事已至此,公公何不現在入宮,立即去見皇上表述一番忠心,皇上重情,只要有了先入為主之念,明日或可有驚無險".

劉瑾眼睛一亮,忙道:"對呀,對對對,百官逼宮要害咱家性命時,咱家還不是一哭扭敗局?我馬上回宮".

張文冕被劉瑾在六部里委了差使,不過品秩還不夠上殿站班的資格,所以知道消息最晚,這才剛剛趕到,所以知道一些散朝之後的事情,忙道:"公公,現在怕是來不及了,李東陽進宮見駕之後,聖諭就出來了,提前宮禁,今日皇上誰也不見".

劉瑾一呆,繼而大怒:"李東陽這只老家賊,咱家還當他是好人,原來也是繞著彎兒整人,一定是他建議的!一定是他建議的!李東陽老賊,焦芳老賊,楊廷和老賊,王華老賊,楊一清老賊……統統都是老賊!"

劉瑾正罵著,羅祥急匆匆的趕了來,一聽劉瑾正慷慨激昂的聲討滿朝老賊,嚇的也沒敢言語,連忙站到了一邊兒,劉瑾罵完了,看看羅祥,眼圈兒一紅,忽然哭了:"一群喂不飽的白眼兒狼啊,羅祥,人皆稱咱們是八虎,可誰跟咱家一條心呐,就你還肯來看我."

羅祥摸著鼻子心道:"這是出了什麼事兒了?我來……我來是要銀子的啊,內廠的生意又虧了,還得公公先給墊上,這……這是誰那麼本事,居然把劉公公給氣哭了?"

羅祥也不敢說來意了,只好含糊地哄道:"公公莫要生氣,總有法子的,總有法子的".

劉瑾抹了一把眼淚,哽聲道:"老羅啊,爺們不是生氣,也不是害怕,爺們傷心啊.你說說,咱們算是什麼人呐?皇上身邊一個奴才,陪著小心,看著臉色過日子,做什麼還不都為了哄皇上開心,咱們做奴才的就開心?

皇上從太子爺一天天長大了,做了皇帝了,咱們也熬出頭了,比他們十年寒窗哪兒容易了?咱們就想著享點福,跟著萬歲爺揩點油水,老了有個好日子過嗎?咱們干什麼了啦?他們外臣是治理朝政,為君盡忠,咱們做奴才地不就是應該陪著皇上玩,哄著皇上樂呵,這才是盡忠嗎?有什麼看不慣的呀,你有本事你也進宮侍候皇上啊!"

旁邊張彩,劉宇等人一臉的糗樣,默默站在那兒一言不發.

劉瑾拍著桌子罵:"咱們吃苦的時候誰看著啦?太子夜生病的時候,咱們沒白天沒黑日的站在床邊侍候的苦誰看著啦?怎麼剛享點福就有人眼紅呢,把咱們罵成妖魔鬼怪似的,逼著皇上殺了咱們.老羅,你說,當時要不是爺們領著你們七個去哭求皇上.還能等到楊凌回京?咱們早被人剮了."

羅祥連忙點頭道:"是是是,可不是的嘛,要不是公公您……"

劉瑾抬起手來,'啪’的給了自己一個嘴巴,把羅祥嚇的一趔趄,差點兒沒趴下,曹元等人驚叫道:"公公,您……您……".

劉瑾這一巴掌抽的真重,臉上頓時紅了一片,劉瑾目露凶光,咬著牙根兒笑:"我***多余,當時死了就算了,救了一輩子畜牲!受外廷欺負的時候,都把咱家拱出來,咱去哄皇上,咱去得罪人,現在外廷聯起手來整我,他們一個不見了,別人不說,馬永成呢?他是大內總管,宮禁之前派個人出來報個信兒總成吧?"

張文冕莫名其妙地問道:"公公,您讓馬公公出來報什麼信兒呀?能知道的咱都知道了,皇上和李東陽密議了什麼,馬公公也不可能知道啊".

劉瑾也是一愣,光顧著生氣這幫人不幫著自己,倒忘了這碴兒,他擦擦眼淚,嘴硬道:"那他……也能派個人出來,看看咱家吧,不是我,他能當上大內總管?"

張彩悠悠歎了口氣:"這位爺全部的權力和本事,都來自皇帝,有皇帝在,他無往而不利,任你大智大慧,當世高賢,也休想和這個老太監抗衡,因為他掌握著生殺予奪的權力,不管說的多麼冠冕堂皇,真正決定高下勝敗的永遠是權力,那才是真正一擊必殺的實力.

這份權力交給一個廢物,他都能威風八面,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無所不能,世上就會認為這個人睿智聰敏,心機深沉,城府如何了得,隨便一句話,一個舉動,大家都以為有莫大含意,把他看的與眾不同.

一旦奪去他的權印,罩在他身上的神光立即一掃而空,比個普通人還不如.劉瑾不正是這樣的人麼?現在皇上還沒說要辦他,就這麼張惶失措,不趕快想辦法,只會怨天尤人".

劉宇也不耐煩了,看看劉瑾這德性,再想想原來追隨的楊凌,他實在無法想象楊凌捶桌子摔凳子,一臉鼻涕眼淚破口大罵會是什麼樣子,這就是自己改投的門庭?劉宇開始暗暗後悔了,緊要關頭,許多事也忽然想明白了:

劉瑾有什麼本事?在君權至上的天下,一步登天,權傾朝野靠的是皇帝的信任,沒有這份福氣的人,才需要爾虞我詐的官場上步步小心,互相傾軋,利用智慧,人脈和本事來打拼,楊凌和劉瑾都是洪福齊天的人,直接跳過了這一步,是皇上的寵臣.

這兩個人要麼不爭斗,要斗的話,皇上的寵信就可以互相抵消,倚靠的就是他們各自的能力,一如反樸歸真,要靠智慧心計,人脈本領來分個高下,這方面劉瑾能跟楊凌比?跟錯了人,跟錯了人啊!

劉宇正在痛心疾首,曹元忍不住了,忙道:"公公,咱不能坐以待斃呀,怎生想個法子,就算不能扳倒楊凌,也不能敗在他的手中啊".

張文冕長長吸了口氣,說道:"公公,楊凌一黨全面發動進攻,朝中許多牆頭草也倒了過去,聲勢不可謂不大,咱們是不是該動用那個密匣了?"

劉瑾聞言,精神一振,說道:"不錯,爺們還有個殺手锏,他未必就整得倒咱".

盧士傑目光一閃,問道:"公公有何妙計?密匣又是何物?"

張文冕想要阻止,可是一想要用密匣,消息必然得傳出去才有效,那時盧士傑也一定知道,此人現然是公公面前的紅人,倒是不可得罪,便笑道:"這是小可為公公出的一個主意,也算不得什麼大計,說出來讓公子您笑話."

盧士傑微微一笑道:"但說無妨,在座諸公都是劉公心腹,咱們心中早有准備,才能安撫軍心,同仇敵愾以抗強敵嘛".

*********************

"你看,這樣證據夠不夠?"楊凌把自己掌握的情況娓娓道來,隨著說話,成綺韻已衣衫半裸,發釵橫亂,圓滑的香肩上拂著幾縷烏黑的秀發,豐滿的乳房起伏的也越來越急劇.

"別……別……",成綺韻氣喘籲籲的撥拉著越來越讓她難以抵抗的大手,仍然認真的思索著:"不行,還不夠!"

"嗯?"握住豐乳的手頓了一下,楊凌吃驚的道:"這麼多證據,夠他死一百遍的,還不夠?"

"不夠",成綺韻姿態美妙地搖頭:"如你所說,當今皇上最重情誼,其他的反在其次,這些罪過若是換一個皇帝,早就把他砍了.可是貪墨?以皇上對劉瑾的情意,是不會處罰他的,況且大明財政緊缺,朝廷又是用兵,又是接連幾樁大典,全靠劉瑾張羅,他若說貪墨的錢有一些用在了朝廷和皇室上,皇帝更是諱之不及".

"還有亂政,陷害忠良,買官賣官,攪亂地方".

"這些,若是證據確鑿,能免劉瑾之職,卻難及殺頭之罪".

楊凌輕輕歎了口氣道:"若非劉瑾這麼多罪孽,而僅僅是朝爭之戰的話,我是很反對對政敵窮追猛打,必欲置之死地而後甘的,象宋朝那般就很好,朝爭失敗,失敗者流放外地為官,很少迫的對手抄家滅門,為政者就要一定一手血腥嗎?這種風氣很不好,如果只是罷職,也未嘗不能接受".

"唉,把對手打的死不能翻身,何嘗不是血的教訓?大人呀,忘了谷大用不成?"

"谷大用?"

"不錯,激起邊軍嘯變,皇上一怒罷職,結果今日還不是東山再起,大人怎知道劉瑾若是垮了台,就不會卷土重來?劉健,謝遷那般人都是垂垂老朽,你以為他們就真的心狠手辣,必欲置對手于死地?

那是不得已而為之呀,你也好,劉瑾也罷,只要不死,必有東山再起的一天,這才是他們與你們為敵時,必欲置你們與死地的原因.你一動,牽扯到多少人的前程和身家性命?行不得婦人之仁呀,我的大老爺.劉瑾若說有取死之道,那就是皇上的信任,就因為皇上對他存有情意,所以,他不得不死!"

楊凌悠悠一歎,說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已,連殺人也是這樣.那麼,依你之見,如何一擊置之于死地?"

成綺韻蹙起秀眉,又認真思索起來,配著她發絲凌亂,酥胸半裸的風景兒,可真夠瞧的.楊凌不禁"噗嗤"一笑:"韻兒一思考,有人就發毛.只是……你想著怎麼害人時,模樣還是那般好看".

成綺韻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沉吟道:"大人四川之行,凶手迄今沒有找到.何如把此事栽在劉瑾頭上?傷害皇上至信至親,就是觸了他的逆鱗,劉瑾雖也得皇上寵信,可是貪髒枉法之外,要是再加上這一條,就足以置之死地了."

"不可!"楊凌立即搖頭:"坑我兩千軍卒,此事我早晚要查個明白,還這些冤魂一個公道,此罪置于劉瑾身上,那就結案了.再者,蜀王府查過好久,楊廷和去四川,又查問過,硬指是劉瑾所為,恐為他們懷疑.現在雖是盟友,但是留個把柄在他人手中,那便睡不安枕了.

而且你可不要忘了,我的乖乖小韻兒,謀殺政敵,傷及兩千官兵,罪名雖大,總得要人證,物證,劉瑾使謀的鐵證,這些東西一個安排不慎露了馬腳,就會自蹈死地為對手所制,殺人的絕招變成自殺了,不可取,不可取".

成綺韻嫣然一笑,在他頰上"啵"的一吻,嬌滴滴的道:"大人越來越了得了,我看很快就用不著人家給你出謀畫策了".

楊凌這才明白她的用意,不禁好笑的瞪了她一眼:"就喜歡比呀斗的,快說你的主意,想跟我斗?一會兒老爺我就斗得你哭爹喊娘叫哥哥……".

成綺韻臉紅紅的道:"嘁,那你試試看啊",一見楊凌真要動手,她立刻換上一副討好的笑容哀求道:"別別別,說正事,人家說正事嘛.若要殺劉瑾,還有一策,而且根本不需要人證,物證".

"什麼辦法?"

"謀反!告他謀反!搜查劉府,必是廠衛.而廠衛,原本就是大人您的派系,劉瑾倒台,對您更是死心踏地.現在滿京城對你和劉瑾之爭都在拭目以待,到處都是有心人的耳目,大人且不必急.

明日午朝時,對關系他們前程的這件大事.廠衛必派親信探聽消息,大人只要暗示一句,無論是苗逵,戴義還是牟斌.搜查時都會歡歡喜喜的給劉家捎點兒東西,捎點兒足以要他腦袋的東西,他還能不死?"

"這個……".

"既成生死對手,臨戰切勿留情!"成綺韻笑的甜美,說的話卻帶著堅逾鐵石的冷酷,隱隱透著一股殺伐血腥.隨即她又環住楊凌的脖子,撒嬌似的道:"大人若再猶豫,就等著一家老小,還有傾心依靠,對您百依百順的韻兒被拉去砍頭算啦!"

"啪!"

"哎呀!"

一聲嬌呼,豐臀挨了一巴掌:"好!殺伐果斷,用計用謀,我知道孰重孰輕,不會再對能置我于死地的對手留情了."

成綺韻乜著杏眼嬌嗔道:"討厭!你表白你的,打人家屁股做什麼嘛?麻酥酥的,一定打紅了".

"嘿嘿,青竹蛇兒口,毒蠍尾上鉤,我摸摸你的屁股上有沒有鉤子呀".

成綺韻蠻腰一擺,長腿錯落,臉上溢出一股說不出的柔媚,媚眼如絲,笑得又妖又甜:"那你再好生摸摸,看看人家那里有沒有鉤子".

還要鉤子干嗎?只這一雙眼睛,就把人的七魂六魄全鉤走了,楊凌因為這一番計議商量,久久壓抑的欲火頓時蒸騰而起,蠻腰兒一摟,成綺韻呀的一聲輕呼,已被楊凌按倒在書桌上,裙擺一揚,褻褲便被扯了下去,耷拉在兩條欺霜賽雪的腿管兒上,露出兩條修長筆直的大腿和一盤明月.

成綺韻看似纖瘦,實則豐腴,雙腿並擾,中間合絲攏縫,緊的連一根小指都塞不進去.成綺韻絞著一對粉光致致的美腿,扭過頭來,眼波流轉的嬌吟道:"冤家,你……你想在這要了人家麼?"

那美麗,真是一顧一盼都是風景無限,楊凌拉起她月色的襦裙縵衫,掀上來把她的頭臉上身都罩在里邊,成綺韻眼不能視物,雙手罩在裙內,不由緊按著桌面,嗚呀道:"做什麼,做什麼,大人……."

楊凌穿的長袍,那時又沒內褲,只解開玉帶,一扳成綺韻的雪臀,成綺韻空有一身***本領,看不見人,動不了身,盡施展不了.被他一按,只好塌下腰肢,垂下粉頸,認命的俯在桌上,火熱的胸膛壓在涼潤的桌面上,不盡銷魂滾滾來……

無邊春色,卻只有楊凌一人得見,成綺韻整個上身被包裹了起來,只能感覺楊凌的勇猛強大.她被沖擊的頭暈目眩,雙手無力的一劃拉,硯台,筆杆,書冊稀里嘩啦灑了一地.

成綺韻陡生一種徹底臣服的快感,檀口中不由發出一聲嬌吟,縱然不見春光俏面,僅那嬌吟勾魂攝魄,亦無愧江南花魁,當世尤物:"大人,你溫柔些兒,輕些個兒,好哥哥………".

*********************

"這……這是什麼?"

劉宇,曹元,盧士傑圍著桌子,桌上一只匣子,里邊放著大大小小五顏六色的紙單,貼子,這叫什麼密匣,這些玩意兒就能反敗為勝?

劉瑾得意的一笑,為了安撫手下軍心,主動解釋道:"這是咱家擔任內相以來,朝臣外官,皇親國戚們平日拜謁的名刺,饋贈的禮單,來往的書信,請托辦事的條子,還有宴請吃酒的柬貼,朝臣七七八八,就連李東陽,楊廷和也在里邊.

他們告我不要緊,就看安插個什麼罪名.輕了,不痛不癢的,咱家不在乎.重了,那就是與我勾結相交的證據,想不受牽連,想要自保,唯有站在咱家一邊,替咱家脫罪!"

劉瑾一臉狂意:"咱大明的連坐之法可是厲害呀.他們不想出現太祖時候滿朝公卿過半被屠的情景,就得惦量惦量辦.退一萬步講,就算皇上肯開恩不罪及他們.有這麼一堆堵心的東西擺在那兒,他們以後還想升遷?還想受到皇上寵信?嘿嘿嘿嘿……".

劉宇等人見了面色十分難看,有了這堆東西固然心中一輕,可是他們與劉瑾交往那是最密切的,劉瑾既然留了這些東西.他們的肯定也在其中,劉宇剛剛本來有點動搖,打算一離開劉府就去楊凌那里痛哭流涕,倒戈相向,這一下也徹底死了念頭.

殺手锏,誰知道這個老王八蛋的殺手锏不是整治楊凌的,而是拖人下水,玩法不責眾的呀.這里邊還就沒有楊凌的貼子,楊凌壓根兒就沒那習慣,來了叫人通報一聲就得了,可是這些科舉出身的官員全都講究一個禮字,來拜過劉瑾的人,沒有一個不拿拜貼的.

更何況劉瑾氣焰熏天,就連內閣首輔李東陽寫給他的書柬都客客氣氣,語多恭維親近,其他的官員寫的有多肉麻可想而知,雖然那都是一堆馬屁,可是不出事那是馬屁,出了事兒就是要命的鍘刀.要是給他安排個大罪,這些人能脫得了干系嗎?

想不到張文冕這麼陰,居然給劉瑾想了這麼一個法子,這絕對是一道利器,正如劉瑾所說,就算皇上不搞株連,那些恭維親近的書信落到皇上手里,從此以後看你也一定是怎麼看怎麼硌癢,你說整天被皇上翻著白眼看你,那日子還怎麼過啊?

盧士傑暗暗心驚:"威國公想一擊必殺,利用真憑實據,加上百官聲勢,迫使皇上認真對待,屏棄私情嚴懲劉瑾,僅憑貪腐一條是扳不倒他的,必然羅列重罪,可是有這些東西在手,可要投鼠忌器了.而且劉瑾把這消息傳出去,但凡有點私心,那些官兒就的維護劉瑾.

就是李東陽那種明明只是敷衍奉承的書柬,一旦把內容傳揚出去,被士林曉得,他堂堂首輔,大明名士,為此氣節喪盡,名聲敗壞,丟不起這人呐.怎麼辦,得趕快想辦法通知國公,否則若是明日全力出擊,百官忽然倒戈,便自陷危地,甚至一敗塗地了".

盧士傑心中焦灼,又不能現在便走,只得和劉宇等人面露喜色,贊譽一番.劉宇等人雖然寬了心,可是想想把柄在人手中,也是說不出的別扭,心中五味雜陳,到底是何滋味,也只有自家知道了.

劉瑾和張文冕,都是一副偏激個性,張文冕心知劉瑾得罪人甚多,而且又不會交朋友,八虎日漸疏遠,雖然權柄日重,難免不會有一天因為樹敵太多,遭受群攻.

他思忖劉瑾除非失了聖心,否則普通罪名很難奏效,如果百官羅織重大罪名,眾口爍金之下,劉瑾怕是要寡不敵眾,于是便想了這個'火燒連舟’的法子,迫使百官榮辱與共,利害同攸,所以這些東西都是平時收羅以備不時之需的.

有些官員來往不多,只是簡單一張名刺,沒有太大說服力,劉瑾還裝作附庸風雅,硬向人家討要親筆的詩詞歌賦,若贈詩詞,哪有寫些不相干的東西之理?自然要極盡贊美歌頌,表達自己仰慕擁戴之情,如今可就都成了劉瑾挾制自保的武器了.

劉瑾見幾個心腹焦急擔憂的神色已經消失,知道軍心已定,不禁哈哈大笑,吩咐親信家丁把信匣又收了起來.張彩幾人臉色略有些不自在,他也明白其中原因,平時也不想鬧的這麼難看,如今沒辦法,既然已經撕破臉皮,他也不在乎了.

劉瑾意氣風發的道:"滿城公卿都在觀察行色,彼此來往商量進退的官員必定也不在少數,張彩,劉宇,你們幾人馬上回去,再安排些心腹,把書信一事悄悄透露于那些當事人知道,叫他們曉得其中利害.

明日楊凌不使絕招便罷,咱家就跟他推來攮去的扯皮,他要是想給咱家來個狠的,那就一拍兩散,大家完蛋,除非我劉瑾穩當當兒的,否則,誰也別想好過!"

"謹遵公公吩咐!"張彩幾人總算有了點兒笑模樣,把柄在他手里就在他手里吧,反正自己追隨劉瑾,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要不然劉瑾倒了黴自己一樣好不了,現如今不過是等于簽了賣身契,想轉場也沒了機會罷了.

事已至此,還能怎麼樣?認命吧,就在老劉這棵歪脖子樹上吊死得了.

盧士傑見張彩等人走了,忙也拱手道:"公公既有後著,那我也放心了,這便告辭!"

劉瑾說道:"不忙不忙,盧公子且留下,咱家這記殺手锏,是撕破了臉皮的無奈之舉,此時一公開,文武官員縱不敢動我,恐怕以後也會心存疏運,唉,這也是沒有辦法,反正他們奈何不了我,隨他們去吧.

只是,如果楊凌不使狠著,咱家這一計就用不上了,那些尋常的罪過總還得搪塞一下,你是當今才子,腹有經綸,且幫咱家想些說辭,以便應對".

盧士傑一愣,見張文冕站在一邊正看著他,不敢有絲毫猶豫,忙道:"好好,那麼在下就和文冕一起為公公謀劃一下".

"呵呵呵,好好,來人呐,備酒.還有,把客室拾掇好,今晚士傑,文冕都要在府上過夜".

盧士傑一聽,暗暗叫苦:"這可怎麼辦?劉宇等人走訪那些當事人去了,但願國公能因為他們的異動有所察覺,只是……這樁丑事,哪個人聽了會說與旁人?國公啊國公,但願你吉人天相,千萬不要偷雞不成,反被人乘!"

*********************

PS:以下是我寫的PS,不料一寫就收不住了,字數太多,看了一下大約有四千多字,我還是發單獨章節吧,章節名叫《三個願望》,是免費的,請朋友們放心訂閱.那是關關自傳,有許多心里話,還有一些很少對人談起的經曆,大家一定要看一看:)

最後呐喊一聲:我要月票,呵呵,晚安.昨天碼的多了點兒,睡的太晚,頭有點疼,今天回來又修改了些,加上我的那篇心里話,好乏,我去睡一下,回頭再加精吧,不過精也不過多了,不要多吃多占啊~~

*********************

附:《我的三個願望》(免費呀,閑得無聊就瞅瞅,您當解悶了^.^) 2007-10-3 16:54

為什麼關關今天鄭而重之的寫一回長篇說明要月票呢?諸位看官且聽小生慢慢道來:

第一,當然是為了爭取本月第一,沒有機會我就不想,大家把我捧到這個位置上了,那我就拼一下,隨波逐流,順時而變,那就是我啦.

第二,是因為本月靠七天雙倍月票,這幾天您的支持,產生的作用極大.八月份時月票破曆史記錄,大家紛紛發言,什麼我代表山東人民,我代表福建人民祝賀你什麼的,雖然是大家游戲嘛,但是很好玩.

哈哈,真的比過年還好玩,結果我光顧加精了,想置頂時,不知置哪一個好,我很想再破一下自己的記錄,然後建幾個置頂貼,請大家發在里邊,我把網址記下來,等本書全本時,永久置頂保存,留下我們友好互動的足跡.

第三,就是為了年度第一,本書元月一日上架,從未下過推薦榜前十,月票榜前十,即便四月初,大約是4月9號吧,我寫到紅娘子在京城擄走楊凌,許多朋友擾議,說這處情節太不嚴謹.

我便在PS中宣布當月一張月票不要,以此作為對自己的懲罰,當月我真的再沒開口要過月票,盡管如此,當月仍是第六名.這里面有我風雨不輟的努力碼字,和對故事的認真負責,可是同樣與你們的支持和厚愛是分不開的.

本書我打算年底結束,有位前輩作者朋友對我說過,看人氣的話,看推薦,只要你推薦未下前十名,說明大家仍然喜歡.你就可以繼續寫下去,新開一本未必成功,而繼續寫下去的收益要遠遠高于重開書的風險.

我知道這其中的利益得失,但是我不想這麼做.心中想描述的故事寫完,那麼這個故事就完畢了,我甯願重新開一個故事,不願意為了可以容易的賺錢,而無休止的寫下去,直到大家厭倦了,才匆匆寫一結尾,另尋一個機會.我是業余的,所以對寫作的熱愛,所以心態的輕松,可能更多一些.

也因為如此,那麼新書要開,最快也要一個月之後,公眾版最少又得一個月,恐怕上架最快得在明年三月份,也就是說,明年我怕是沒機會拿年度第一了.除非大家仍象現在這樣的支持,或有可能,因此今年的機會我更加珍惜,希望能夠成功.這就是我的理由.

我的三個願望,其實是一而三,三而一的,碼字給我快樂,在書評區和你們.我的好朋友們聊天打屁也很快樂,寫這番話,我是笑著打出來的,真的很開心.有你們在.

希望當我的新書問世時,仍然得到你們的喜歡,但是如果不喜歡,我也希望我們是朋友.沒必要因為這個故事我不喜歡了,于是就恨這個作者,開始惡語相向,我把每一個書友當朋友.如果看到我熟悉的ID,忽然很仇恨的那般對我.那是心里象流血一樣的痛,從《顛覆笑傲江湖》,《成神》一直跟過來的朋友,也許知道這一點.

《成神》太監了,許多人說是被罵太監的,不是的,我是因為看重書友,把你們全都當成真正的好朋友,結果被其中一個深深的傷害了,那份疼,現在想起來心中還有種悲涼.

是的,或許主角性格懦弱了些,或許因為女主角不是處女,激怒了許多書友,但是我並沒有因為被人罵而太監.

從第十章,一個非處的女主角出場後就開始罵,一直罵到一百多章,日日夜夜不停的挨罵,那時我很少使用禁言,刪貼的手段,于是我眼看著一座座高樓平地起,正反雙方都是言之有物,長篇大論,結果居然是半小時一座樓.

我自嘲的說,我的書評區是全起點最熱鬧的.

有作者朋友興沖沖地跑來,問我:"你是怎麼做到的,這人氣,太熱鬧了,教教我吧".[天堂之吻手 打]

兄弟我欲哭無淚啊.

我是最重視書評,看每個讀者發言的人,那種心理壓力有多大?可是我沒有因此斷了這本書.我很悲涼的在我的PS里哀求大家,我什麼都不要,我就要一個安靜,請讓我安靜的把它寫完,你不喜歡別看就是了,何必呢?

可是不行,謾罵仍然永無休止,書友之間仍是吵個沒完,我忍,繼續碼我的字.(這里插一句:直到最近,認識了一個作者,他當初也看我的書,認識之後還很得意的告訴我,你把VIP章節全刪掉了,幸好我當初全都下載下來了,現在還留在我電腦里,有空就看一看,不過看了真堵心啊.

我說:"那你刪了啊".

他說:"不行,刪了我又想看,你什麼時候從寫一下,把它寫完啊?"

我干笑……

估計我請求大家別看別鬧的時候,有不少這樣的朋友吧.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熬到12點多,眼晴生疼,已經碼了七千字了,我刷新網頁看了一下,忽然發現一個很熟悉的名字,那是從我寫《顛覆笑徽江湖》時就一直追看的書友,在群里還聊過天,但是已經很久沒露面了.

我沒想到他會那麼惡毒的罵我,我懵了,我一直發貼追問他為什麼,整整追問了七八層樓……他的名字我不想提了,他那千瘡百孔的理由和我後來才弄明白真相的所謂原因,我已經知道了,現在也不想說了.

不過就是那一刻,我沉重的心理壓力,就象負荷超重的駱駝,這最後一根稻草壓上來,我垮了.我刪掉了剛剛碼完的字,上床睡覺,可我睡不著.

躺到三點多,我爬起來,打開電腦,給我的VIP讀者們最後一個交待.

天很冷,我一直不寫大綱的,我哆嗦著,把我腦子里想好的故事梗概打出來,交待最終的走向和結局,然後我說:對不起,我知道我不對.但是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我承受不了了.

很久以後去我的書評區看,我還能看到用最惡毒的語言咒罵的馬甲,何來仇怨?

我說不寫了,休息了一個多月,心境平息了,于是我換了馬甲,從頭再來.沒有人知道我是誰,我從頭寫,盡管被罵的郁悶.但是我想這麼多人反對,總有反對的理由,盡管他們的方式很粗暴,這一次,我吸取了教訓,我成功了.

所以,我威謝那個曾經的朋友,包括無休止的痛罵我的讀者們.

成功了,但是我沒有變,我還是我,就象現在還放在《顛覆笑傲江湖》作品相關區的那些我親口答複讀者的貼子里表現出的我.爽快重情,只不過被磨勵的要成熟的多了.

盡管如此,我有一個永遠不改的習慣,看書評.每個人的書評我都看,有些朋友指出我的錯誤,有些朋友對情節的揣測對我產生啟發,可是不可避免的.有些人的惡意發言,冷嘲熱諷,乞的我坐在電腦前渾身發抖.

直到今年六月,我暫居第一大約十天左右的時候,忽然有幾個人跑來,鍥而不舍的追罵不休,攪得我不得安甯,那時我是月票榜第一,但是有一天晚上我沒有碼字更新,我發公告說家里有點事,停更一天.

其實我是用了一晚上時間,寫了些推心置腹的話,大約五千多字,反複修改,比寫正文還認真,然後半夜一點多發了上去,然後我吸著看回複.

我看到有人惡意的剝離上下文,從中斷句來分析我話中有什麼含義,我苦笑,這還不夠誠意麼?我不指望把你們拉回來看我的書,我只是希望大家在網上做個朋友,互相理解一下,寫書看書而已,哪有那麼多齷齪陰謀?

緊接著,我看到有人對我的五千多字心里話發表了簡短的發言,我忘記他的名字了,但是我永遠感謝他,他發表了振聾發聵,醍醐灌頂,當頭棒喝的二字真言:"垃圾!"

關關不到一年半寫了三本書,四百余萬字,始終勘不破,始終被這類書評困擾的鬧心,直到這一刻我大徹大悟了.

這位朋友,我仍然要感謝他.在《成神》區不斷辱罵的人,逼出了《回到明朝當王爺》這本書.這位朋友的一句"垃圾",使我終于悟過來,從此做到書評照樣看,書友照樣親,垃圾貼子無視之的境界,真的謝謝他們,絕無諷刺.

記的還有一件事,我忙忙碌碌的碼字,一般十一點就得停,困為我得理順一下,修改修改以便上傳,這樣一般時間就在12點左右了,結果就有人惡意猜測,並跑來發言攻擊:"他是為了月票,為了讓大家不斷刷網頁加點擊".

我猜他說的應該是推薦票,因為12點後系統給的就是推薦票,而不是月票.另外,刷新首頁應該是不加點擊的,你得打開故事內容刷,才有點擊,我沒更新呢,刷首頁加什麼點擊呢?

郁悶嗎?郁悶!我改,改成每天中午更新,這下好,我吃完飯,中午在單位還能碼一段時間,我的更新字數就是從那時起,比以前大有增加.塞翁失馬,焉知非輻?何況我還沒有失馬.能從逆境挫折中得到好處,是上天對我的厚愛.

不過,那畢竟是不愉快的經曆,現在我有十萬收藏者,我把你們都看成我的好朋友,如果將來我寫下一本你不喜歡,希望你提出正確意見,或者不再支持了,就是不要惡語相向,何苦呢?

說這番話,主要是看到最近有幾個熟悉的ID在一位作者書評區的發言,我知道畢竟我們是讀者和作者的關系,我無權約束你們,也從你們的發言中看出,你們是真的在看那一本,所以提意見的話,我也不能當你們是給人家搗亂去的,我要是硬出面做點什麼,那就有點自以為是了.

我只是以朋友的身份,勸你一下:"畢竟大家上網都是為了快樂,何必呢,如果他現在寫的讓你不滿意了,你不看就是了,或者你換一種語氣,那位作者也容易接受.別人我不知道,從我來說,你們的發言,你們在我書評區里的快樂氣氛是能夠感染到我的."

希望你們能認真想想,我,一個自視為你們朋友的人說的話.

我一直引以為豪的,是我當第一的兩個月里,我的書友沒和第二,第三的作者書友吵架,而且,有幾個馬甲跑來故意挑釁,被我刪禁之後,跑去這兩個書評區挑撥,居然被這兩位作者的書友給掄了大米,我真的很開心,盡管這些書友不看我的書,但是對我人格的認定,對我書友人格的認定,讓我特別開心,我喜歡那兩位作者和他們的書友.

大家寫書,各憑本領,咱們不搞那些亂七八糟的,上個網圖個樂呵,還連累父母親人跟著挨罵,圖個啥呢?真誠希望我的書友,和這位朋友的書友,一直友好下去,各看各書,友好相處.

好了,最後說一句:我在《顛覆笑傲江湖》的大結局中,讓吳天德實現了三個願望,使聖姑任盈盈心甘情願的嫁給了他.你們能不能幫我實現這三個願望,讓我心甘情願的……呃……怎麼說?反正是把心都交給你們就對了,呵呵^.^

上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56章 風滿京城    下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58章 進退兩難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