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46章 天下熙熙   
  
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46章 天下熙熙


霸州暫時進入了一片平靜.百姓們正月里到處搜打神棍,按香貢簿向官府索回被騙取的財產,鬧鬧哄哄的剛消停下來,緊跟著勝芳鎮抓了一百多號"大順國官員"入獄,隨後固安民變,打死了鎮守太監張忠.現在官府方面沒有任何反應,百姓們不知道朝廷將如何對待這次民變,市井間徹底安靜了,沒什麼事的話都很少有人上街.

以致官府宣布勝芳鎮亂民段長,又名趙萬興,妖言惑眾,自立稱帝,罪大惡極,判刑斬首,所謂六部尚書,左右丞相和大將軍發配到哈密衛,余者盲從之輩予以釋放後,無論是西市斬囚,還是一眾囚車轆轆駛離霸州,都沒有幾個人敢出門觀看,這倒避免了王滿堂的尷尬,王家只派了個老家人,帶了一頂小轎,悄然把女兒接回了家.

已經出了正月,可是周邊縣鎮的大小官員跑霸州反而跑的更勤了.這些異動梁洪並非一無所知,何況霸州官員檢舉結發張忠罪行的事楊凌也根本沒想瞞他,梁洪立即把有關情形詳詳細細記述下來,著信使趕赴京城飛報劉瑾.

劉瑾現在正為內廠煩心.劉瑾過了個朝里大權在握,家里日進斗金的正月,眉梢眼角的喜氣兒還沒下去呢,皇親國戚們也喜氣洋洋的登門了,只不過不是來送禮的,而是每人拿著一份和內廠簽訂的契約,興高采烈的來領紅利了.

劉瑾開始還沒當回事,一臉微笑的打發了那些貴人,說是生意越做越大,盤賬要費些日子,讓他們過幾天再來,然後遍吩咐人去內廠讓羅祥趕緊清算賬目.孰料內廠一結算,居然虧了大本,憑著那幫廢物怎麼查,帳務上都找不到一點毛病.

劉瑾氣極敗壞的趕去內廠親自坐鎮,緊急召見告病在家的吳傑,吳傑倒聽話,一叫就來了.老家伙不到倆月,養的精神奕奕,滿臉紅潤,好像還胖了一些,不過……人家說過,得的是風濕,就算氣色好,長得胖,你還能說什麼?

劉瑾率領內廠一幫新任檔頭向這位吳廠督詰問一番,吳傑不慌不忙,侃侃而談.向他們談了一通生意經,什麼先期投入,中間產出,無形資產,有些詞兒是于永說的,有些新名詞全是楊凌當初教給玉堂春和雪里梅,又轉教給內廠的帳房的.吳傑只是耳濡目染,雖然說得出來卻不明白它的意思.

吳傑自己都不明白,卻大言不慚的教訓劉瑾等人,一通云山霧罩的胡扯,聽得劉瑾和一群不學無術的內廠檔頭們暈頭轉向.本來是拉開了架勢要好好教訓吳傑的,這一下自己先露了怯.

劉瑾只好換上一副笑臉,奉上好茶,請他坐下,客客氣氣的問:"吳廠督,咱家可聽說內廠成立之初,就日進斗金呐,怎麼這差使接到了咱家手中,反而賠了呢?"

吳傑翹著二郎腿,神秘的左右看看,這才壓低嗓門道:"公公,這里邊是有門道的,我說出來,您可別對外邊人說呀,要不然皇親國戚們一抽資,咱們的生意就徹底的賠……啦!

劉瑾一聽要賠錢,臉皮子不由一緊,連忙俯身過來,如同孺子求學一般,畢恭畢敬的道:"吳廠督請直言,你我現在是一家人嘛,咱們自己家里人說話,不會讓外人聽去",一堆親信檔頭也呼的一下圍了上來,豎起耳朵靜聽.

吳傑這才詭秘的道:"公公知道為什麼咱們內廠的生意剛開張就財源滾滾,投資入股的那些皇親國戚,包括皇上,皇太後,幾位公主,駙馬,還有那些公爺,侯爺都大賺了一筆麼?"

劉瑾跟撥浪鼓似的把頭一搖,說道:"不知道啊,我要知道,干嗎還問你呀?"

"嘿嘿嘿!"吳傑奸笑三聲,壓低了嗓門兒道:"公公,你說咱們一不偷二不槍的,哪有上個月才開張,它下個月就招財進寶的?根本不可能嘛!"

劉瑾急了:"不可能?不可能怎麼那些皇親國戚馬上就分著錢啦?大把大把的真金白銀呐,這可假不了,你怎麼說?"

吳傑翻了翻白眼道:"這還不簡單,拆東牆補西牆啊".

吳傑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樣道:"公公,做生意嘛,雖說有咱們內廠關照,可要打響招牌,招攬足夠的,穩定的回頭客,怎麼著也得兩年時間,到時候咱們就靜坐家中,招財進寶了,可一開始不行呀,咱們資金不足需要錢,又需要讓皇上,皇親們開心,放心,怎麼辦呢?

楊廠督……啊!不不不,是楊國公,就用後來聞訊入股的皇親國戚們的錢,去給一開始就入股的東家們發紅利,而且對他們說,這是做生意賺來的,于是招牌就打響啦,就有更多的人急著給咱們送錢,咱們左手進來右手出,左手進來右手出,就這麼著,愣是沒一個看出來的,都覺著咱們內廠神通廣大呢……".

"哦……"眾檔頭們眉開眼笑,齊齊松了口氣:原來不是我們無能,而是楊凌太狡猾.

劉瑾一聽卻連脖子都粗了,蹭的一下站起來道:"這不是空手套白狼麼?鬧了半天是過路財神呐?現在肯入股的都入過了,能騙的也騙的差不多了,那我怎麼辦呐?"

"噓~~,內廠機密!"

"喔喔,機密……",劉瑾趕忙又坐下,壓低嗓門兒道:"現在能騙的都騙得差不多了,如今皇親國戚們找我要紅利,我憑什麼替他姓楊的付錢呐?不行!咱家不吃這啞巴虧,我得和東家們說明情況,叫他們和楊凌算帳去,咱家不替他頂缸!"

吳傑一拍大腿道:"公公,這缸您不頂不行啊!"

劉瑾瞪眼道:"怎麼不行?誰敢逼我?"

吳傑撫須道:"首先,這不是楊國公欠的帳,而是內廠欠的帳.您讓他們去找楊國公,挨不著啊.再說,咱們的生意馬上就要開始賺錢了,我琢磨著開春就開始有進帳了,到年底就可以財源滾滾.

現在說明情況?說我們騙你們的,我們還沒賺錢呢.以前那就是拿你們的錢糊弄你們呢,這些皇親國戚一翻臉,肯定抽資走人,那樣一來,公公剛接管內廠,名聲就要受損了.別的不說,還有咱內廠上上下下幾萬口人呐,每月的薪水以後從哪兒來?這不是小雞剛養到會下蛋,就被咱們給宰了嗎?"

劉瑾一聽很有道理,他摸摸光溜溜的下巴,問道:"那……楊凌原來打算怎麼辦?要是他還掌著內廠,也遇到這場面,總不成一點法子沒有吧?"

吳傑一攤手道:"這個……卑職愚鈍,公公知道,卑職原來只是個大檔頭.主要負責訓練探馬斥候,這方面實非卑職所長.當初卑職也問過楊國公,他只是微微一笑,說道:'你盡管放心,山人自有妙計’,卑職聽了也就沒有再追問,如今……如今怎麼辦,卑職也不知道了".

劉瑾聞言發了會怔,忽問道:"于永呢,他不是一直負責生意麼?咱家接掌內廠一個多月了,怎麼他還沒有回來拜見?"

"公公,您也知道,年底盤賬嘛,咱們只懂得打打殺殺,誰明白這些事呀,全指著于永到處奔波呢,現在還有兩個府道的帳沒有查完,應該也快回京了."

吳傑頓了頓,又擔心的道:"公公,如今可是咱內廠的一道坎兒啊,過得去就一帆風順,過不去可不只是丟人現眼了,一文錢難倒英雄漢呐,咱們內廠在三廠一衛中向來是一枝獨秀,如今能不能立得住可全靠您啦".

"是啊是啊,公公,你得拿個辦法呀,皇帝還不差餓兵呢,沒銀子,我們怎麼指揮數萬部眾啊",眾檔頭齊聲應和.

劉瑾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得笑容,說道:"呃……你們不必著急,呵呵呵,這點小事難得住咱家麼?嗯……吳廠督這幾天看著點兒,看看都欠了皇親國戚們多少銀子,盤出個賬目來,咱家自有辦法!"

吳傑大喜,翹翹拇指贊道:"公公真神人也!卑職心中毫無頭緒,內廠上下人心不穩,有公公這句話,軍心立定!"

劉瑾干笑兩聲:"你們忙著,賬目盤明後,給咱家報個數上來",說著起身就走,吳傑忙率眾長揖:"恭送公公".

劉瑾向羅祥悄然使個眼色,然後擺手道:"免了,你們忙著,不必送了",說著當先走了出去,羅祥忙悄然跟在後邊.

劉瑾走出內廠,站在山頭上下,臉上陰晴不定.兩排侍衛左右肅立,不發一言.羅祥踮著腳尖兒走上來,微微哈著腰道:"公公".

劉瑾頭也不回,只是輕籲道:"你聽著,網羅些生意人和管帳先生,逐步把內廠的生意掌握過來,不要著急,先摸透了所有的門道再下手,原來的掌櫃,帳房,伙計,如果信不過就換人,一個府一個道的換".

羅祥目光一閃,悄聲道:"公公是……信不過吳傑的話?"

劉瑾搖搖頭,又點點頭,哼了一聲道:"不是信不過,說起來,咱家也不是剛剛開店面做生意,立馬就賺錢的,說不定楊凌真是用的這個辦法哄騙了那些皇親國戚.只是今日想查清賬目咱們才發現,什麼都由得人家說,賬目看不懂,經營買賣的又是楊凌原來的人,不放心啊".

"是是,嗯……今日又有兩撥皇親國戚持著契單來要紅利的,公公可真有了什麼妙計應對?"羅祥現在可是管著內廠的生意,當初那些司禮監派來的檔頭們不懂做生意,把這差使讓給他,他還覺得撈了件肥差,現在整天面對著一些討債的人,羅祥可有點吃不消了.

劉瑾一聽這話就有點肉疼,他唆了唆嘴道:"你不用管了,這個缺兒,咱家還對付得了,你回頭就著手更換人員,清理賬目吧."

"是是",羅祥覷他面色不好,連忙答應一聲,不敢再追問了.

劉瑾轉身走向轎子,一個侍衛忙打起轎簾兒.就在這時,一匹馬直馳上山來,到了近前翻身下馬,急匆匆走到劉瑾身邊,雙手呈過一封信,低聲道:"公公,這是霸州梁公公吩咐小的必須親手呈交得信件".

劉瑾一怔,順手接過來攏入袖中,不動聲色的道:"知道了,回府再說".

那信使謹然稱是,牽了馬匹隨在他的轎旁.

劉瑾入轎.小轎顫悠悠的向山下行去,轎子一起,劉瑾便急急打開信來,緊張的察看其中內容.照理來說,霸州不該有什麼大事才對,可是信使竟然不及在府中等候,而是急急追到這里,又說必須親手呈交,劉瑾心里還真有點緊張.

他安排梁洪在楊凌身邊做耳目,原也沒指望真能探察到什麼重要消息.楊凌去霸州抄個家而已,抄家還能抄出什麼大事來?不料前些日子傳來楊凌妙計治神棍的事,京師里傳得轟轟烈烈,連正德皇帝都聽得津津有味,不過這事兒和官場可沒什麼關系,如今神打完了,莫非他難耐寂寞,又搞出什麼動靜了?

展開信來一看,劉瑾大吃一驚:張忠死了?

他急忙把信看了一遍,不禁啞然失笑:"想當初威風不可一世得楊廠督,現如今也黔驢技窮了,居然以為趁張忠被亂民殺死的機會,搜集他的罪狀尋咱家的麻煩.呵呵,漫說一個張忠,就是一百個張忠落罪,便扳得倒咱家嗎?"

劉瑾不屑的一笑:咱家派了張忠去,張忠給咱家一些孝敬,這是心照不宣的事兒,又沒有白紙黑字擺在那兒,你奈我何?張忠是我舉薦的人,這不假,不過頂多落個薦人不當的過錯,就憑皇上對我的信任和咱家現如今在朝中的勢力,這點小事還擺不平?

不過……張忠死了,蓋玄明宮的銀子可就沒了著落,唉!又是銀子,張彩總勸咱家不要收錢,這麼大一份家業,又要買好皇上,不收銀子能成麼?不收賄賂咱家上哪兒整那麼多銀子?內廠欠了那麼多皇親國戚的紅利,這事拖不起呀,如今只好先拿自己的錢墊上,等那些店鋪有了盈利再撈回來.

劉瑾不以為然的收起梁洪的密信,開始絞盡腦汁的琢磨從哪兒撈些銀子,補上蓋玄明宮的缺口,最好……最好把內廠欠的紅利也全補上,拿自己的錢,真是肉疼啊!

*****************

如果要問現在大明各地的官吏之中誰最忙碌,忙到廢寢忘食,日夜顛倒,那除了張忠張老爺絕無第二個人了.他明明知道楊凌的用意,也知道楊凌是在利用他,可他還是心甘情願的被利用.

楊凌破不了此案,還是做他的威國公,與他張忠並沒有什麼損失,要是破了此案,楊凌的功勳地位也不可能再有高升.而對于霸州的官員們來說卻不同,當初一塊兒貪汙,個個都對我拍馬奉迎,現在我張忠落了難,卻立即落井下石.我吃了虧,他們坐享安樂,死都不合眼呐.

尤其親眼看到那一份份奏陳中不但詳盡揭他的種種惡行,而且添油加醋,極盡誇張,還把他們作惡的事一股腦兒全栽在自己的身上,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張忠是懷著一種刻骨的仇恨去逐人反駁,揭露他們的罪行的.

每說出一個人的罪行,張忠就仿佛看到一個人栽在自己手里.看到一副痛不欲生的面孔,那種感覺真是快意無限,甚至有一種主掌他人生死禍福的極大成就感.張忠常常一手拿著筷子,一手握著饅頭,還在口齒不清的大講某人貪腐的事跡.

楊凌一開始還擔心他胡亂攀咬,對他說出的事跡,和所述官員揭發他的公文逐一對照,並派人暗暗調查取證,卻發現盡皆吻合,並無虛假.

張忠現在每拿起一份揭發他的公文,都像看著一個仇人:你不是告我嗎?你不讓老子好過,我也不讓你好過.要死一起死!抱著這種心態,他也根本沒有精力想著陷害別人了.

如果有哪個貪官現在不揭發他,不把自己的罪行栽到他的身上,張忠沒准兒真會放過那個人,可是又有哪個貪官不想趁機洗清自己,從此不留後患?

宋小愛抱著一摞公文回到自己的小樓,到了關押張忠的房間,只見房中一燈如豆,燈影搖曳,張忠已和衣在床上睡下了,三班輪流倒換班記錄的師爺也累的蜷在椅子上打起了瞌睡.宋小愛忙放輕了腳步,躡手躡腳的走進去,將那摞公文放在了書案上.

她的手不小心碰到了斜擱在硯台上的一支毛筆,筆滾到地上.竹制的筆杆和地板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宋小愛連忙彎腰撿起,不料這聲音已驚醒了床上酣睡正濃的張忠.

張忠蓬頭垢發,兩眼通紅,顯是睡眠不好,不了一見原本空空的桌上又出現兩摞公文,頓時雙眼一睜,精神一怔,臉上湧現出一種異樣的神采,咯咯怪笑幾聲道:"很好,又有告我的啦?嘿嘿嘿嘿……!"

反腐斗士張忠先生一掀棉被,蹭地一下跳到地上,風風火火的跑過來,抱起那摞公文回到自己那張圓桌旁坐下,然後麻利的挑亮了油燈,斟上一杯茶,精神抖擻的拍著桌子吼道:"起來,起來,不要睡了,趕快醒醒,開始記錄啦!"

兩個師爺被吵醒了,一見這瘋子開心的像過大年似的,只好無奈的歎了口氣,拿起一支筆,攤開紙張有氣無力的道:"嗯,張公公請說吧,咱們……記著呢!"

張忠趾高氣揚,象只斗雞似的狠瞪了他們一眼,斥道:"混帳,精神著點兒,記錯了怎麼辦?"

然後他蘸蘸唾沫,翻開一份公文,很敬業的看了一會兒,就抑揚頓挫的說道:"霸州通判齊龍禹,曾經收受賄賂,枉縱殺人凶手.殺人凶手叫魚藏,現在是咱家手下的一個員役,所以此事咱家一清二楚,此人原是霸州一個無賴,與人……".

張忠臉上那種病態的亢奮,讓宋小愛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冷戰,她略帶憐憫的搖搖頭,轉身悄悄的下了樓,到了中堂正屋.

楊凌坐在中堂外書房一張紅木躺椅上,膝上蓋了一條金絲絨的薄毯,雙目微闔,似乎正在午睡.宋小愛見狀正欲轉身離去,楊凌忽的說道:"什麼事?"

"大人沒睡?"宋小愛轉回身來.[天堂之吻手 打]

"嗯,正在想些事情,坐吧".楊凌張開眼睛,把毯子往上拉了拉,微笑道:"本來是在想事情,你若不來,一會兒就真要睡著了.有什麼事?"

"沒什麼事",宋小愛在一旁椅上坐了,輕輕歎了口氣:"就是方才看到了張忠,然後……就忍不住想來看看大人你".

"嗯?"楊凌好奇的眨了眨眼.

宋小愛苦笑道:"真是惡人還須惡來磨,他被大人整治的……已經快瘋啦,現在一見到有告他的文狀就興高采烈,他……唉!"

楊凌淡淡一笑:"同情心泛濫了?他的罪行之多之重,罄竹難書.遠的不說,想想你親眼看到的那一家四口吧,正月十五上了吊啊……"

楊凌閉上了眼睛:"他罪無可赦,有什麼值得同情的?不過也沒有人想逼瘋他,張忠如今心魔已生.既想虐人,又想自虐罷了."

宋小愛歎道:"卑職知道,卑職也不是同情他,只是有所感觸罷了.這個人,前幾日還威風八面,不可一世呢,記得大人設計請四妖僧上門弘法時,張忠受邀登門,本地官員對他的巴結和畏懼,比對大人你還多著幾分呢,誰知道幾天的功夫就成了今天這般模樣,大人的手段好……好厲害!"

楊凌呵呵一笑,悠起搖椅來:"想說我毒辣就直說好了.使用非常手段,我也是沒有辦法.張忠在此苦心經營多年,黨羽眾多,官員們皆相維護,難尋確證.如果想用正兒八經的辦法查他,我就是坐鎮霸州,也不知查到猴年馬月才能查的明白呢".

宋小愛道:"現在好辦啦,張忠'死了’,而且是被亂民打死的,這一來霸州官員全都牽扯在內,要負責任的.如果把一切罪責歸于張忠,是他壓迫百姓起而反抗,則所有問題迎刃而解了.

大人設下了這座八卦陣,獨留一道生門,逼著霸州官員往里鑽.偏偏'死掉’的張忠,就躲在這道生門里鬧鬼,呵呵,也算是惡有惡報啦.大人准備什麼時候動手捕人?"

楊凌搖搖頭道:"我方才想的正是這件事.差不多該起網了,不過這網眼該多大,是大魚小魚蝦米王八一鍋端,還是留下點小魚小蝦?要是留的話留到什麼程度,留多少,頗費思量啊".

宋小愛烏溜溜的眼珠一轉,詫異的道:"為什麼還要留下一些?這些禍害應該統統剿除,那才大快人心,大人捕了那麼多大魚不怕,反而不忍對那些小魚小蝦動手了?"

楊凌笑道:"不是不忍,而是不能.小愛,你雖是一族頭人,還是太單純了些,快意恩仇,黑白分明,是不適宜于官場的,對百姓也沒有絕對的好處.水至清則無魚,那是至理名言呐."

他又閉上眼睛,輕輕搖著椅子道:"霸州全境沒有一個熟悉民情,民政的官員能行麼?霸州境內各級衙司的差官可都是舊人啊.再者,新的官員從哪兒來,就能保證他們個個清廉,個個能干麼?

從現在已經調查清楚的情況看,霸州的官吏貪腐成風,但是其中有些官員是隨波逐流,別人貪我也貪.如果煞住整個霸州的不良風氣,再設立清廉些的巡查禦史,法紀威懾與察緝監督之下,這部分官員就不敢再動貪念.

還有些人是因為整個霸州風氣如此,又沒了什麼約束,僅憑心中道德不能約束自己,甚至要保清廉還會收到排擠,下場會象華推官那樣,這才跟著一起趟混水.這些官兒也可以放過.要不然怎麼辦?霸州大大小小的官兒全都除掉,破而後立?

那麼百姓們就得先經曆一番破的痛苦,除非推翻舊朝,建立新政的年代,這種激烈手段是根本不適用的.要知道,我們是保大明江山,不是毀大明江山,大殺大伐的是很痛快,但是害卻遠大于利,尤其是……民心.霸州的官全抓了,朝廷在天下百姓眼中是個什麼印象?

百姓不會為之振奮,而是以一及百,必然猜疑天下的官員統統如此,對朝廷信心盡喪,所以……罪大惡極者一定要嚴懲,隨波逐流者卻要區別對待,外松而內緊,這火候不好掌握呀."

楊凌靜了靜又道:"一年之計在于春.馬上開春了,農耕,馬政,商賈,貨運等等都得盡快運行起來,否則這些事情陷于停頓,我們清除了腐敗官吏,除了引來一片叫好聲,對于百姓沒有任何實際意義.

此外,還有這些官員被捕後如何處治的問題,押去京城交三法司處治,必定曠日持久,這些官員一旦惡跡敗露,互相攀咬,牽連無窮,輾轉拖累,了無止境.再者把他們抓去京中審問,還要調查取證,官吏信使不斷往返兩地,不但滋擾地方,而且會弄得各處驚慌,傳說紛紜,這樣對安撫地方也不利.所以我准備向皇上進言,就地,從快,從簡處理,以便盡快平息民心和政局".

宋小愛一雙柳眉彎了起來:"唉,還是打打殺殺的痛快,大人只是說給我聽,我就頭疼的厲害,這些事情牽涉太多了,這里也顧忌,那里也擔心,聽的悶".

楊凌哈的一聲笑了出來:"引火燒身,虱子是淨了,可是渾身的皮肉也傷了.你以為憑著一腔熱血,把貪官殺個乾淨,就算是為百姓做了好事了麼?後續要處理的事情多著呢.要給人挖毒瘡,金瘡藥你得備好吧?繃帶你得備好吧.否則不挖瘡人家還能活,讓你一刀把瘡剜出來,瘡是沒了,人也完了.

這些事都是溫不得,火不得,使不得陰謀詭計的.國家大政,百姓生計,牽扯到芸芸眾生的切身利益,非同于武力相爭,必須用中正平和的手段,正大光明的方法,踏踏實實的去做,才能真正行之有效.

楊凌想了想道:"回頭把華推官請來,他是本地官員,為官清廉,又熟悉此地大小官員,這些卷宗讓他幫我理清.懲判的角度,深度,我也想聽聽他的意思."

*****************

江彬滿面春風的進了張府.張茂忙暢笑迎出,與他把臂入廳,笑道:"表弟,可有日子沒來了".

江彬剛剛去了王智府上,王智女婿以謀逆罪被斬首,嚇得這個訟棍安分了許多,接了女兒回家後,這幾天都不怎麼敢出門,一見霸州游擊登門,他還以為朝廷反悔,頓時嚇得臉色蒼白.

直到江彬撂下四色禮物,直言不諱要納他的女兒為妾,王智這才轉驚為喜,女兒不但嫁過了人,而且還是反逆遺屬,這輩子算是完了.如今被堂堂的游擊將軍看上,能給他做個侍妾,攀上這門親戚,那是求之不得呀,王智二話不說,一口便答應下來.

兩人商量好了迎聘過門的日子,江彬便轉到了張茂這兒.他笑嘻嘻的道:"剛剛接手軍隊,公務比較忙嘛.大哥,今天兄弟來,可是有事相求啊".

張茂哈哈一笑,說道:"見外了不是,咱們是什麼人?有話盡管說,只要大哥幫的上你".

江彬在豪奢華麗的大廳中坐下,狠盯了一眼那個送茶上來的小丫環一眼,十二三歲年紀,嬌體玲瓏,粉妝玉琢,雖不及王滿堂的妖嬈,卻別具一股清新氣息.表哥府上一個奉茶的丫環都是美人兒呀.

江彬豔羨的舒了口氣,往椅背上一靠,翹起二郎腿道:"大哥,兄弟也二十好幾的人了,可還沒娶老婆呢,前兩天相中一戶人家,嫁過人的,不過那模樣兒,兄弟看著合胃口,今天去和她老子商量好了,要納她為妾,你知道,我住在兵營當中,不能有女人的,得在城里安個家不是,可我剛到霸州,另外有了錢就順手花了,也沒個積蓄……".

"喔,原來是這事兒呀,沒什麼大不了的",張茂不以為然的道:"我這宅子數百幢房子,不過你要是想圖個自在,哥哥再給你在城里買一幢".

江彬大喜,嘿嘿笑道:"那就……多謝大哥了,弄個單門獨院兒的地方就行,反正我也不能整天在家里待著".

張茂道:"那哪兒成呀?你是我張茂的兄弟,又是堂堂霸州游擊,還能寒酸了不成?霸州大地主王聽霜正要賣宅子呢,我把它買下來,你是霸州游擊,將來要在這兒娶妻生子的,就當大哥提前送給你的婚禮了".

江彬提起茶蓋正要喝茶,這一聽喜出望外,忙道:"表哥,你……好大的手筆,偌大的宅子,兄弟受之有愧啊!"

張茂一則家財億萬,不在乎這點錢,而且他為人豪爽仗義,自家表弟他也沒什麼不舍得的,再則這個表弟又是霸州游擊,單從官場上那也是要巴結的人物,豈有小氣的道理,要送當然就要送件讓他一輩子也忘不了的禮物.

張茂呵呵一笑道:"無妨無妨,王聽霜是父親那輩子發了橫財,成了暴發戶,沒見過什麼世面的土財主,家里雖然高樓大院兒的,也忒俗了些.回頭我買下來,你且先去住著,等天氣暖了,再著人給你重新修繕設計一下".

江彬深為感激,忙放下杯子,抱拳道:"多謝大哥了,那王財主的宅院在什麼地方?"

張茂笑道:"不遠不遠,隔著前邊富貴大街,東巷里最大的那一幢便是".

江彬恍然道:"啊!大哥是說那個王現眼啊,呵呵,軍中諸將為小弟接風洗塵,就是在東巷酒樓擺的宴.右山牆的窗戶一開,下邊就是王家大院兒,嚯,那棟宅院不小,雖比不上大哥這兒,在霸州城也是數一數二的了".

"王現眼?"張茂雖是本地人,而且是個大盜,不過霸州城內的富紳他卻不能打主意,所以也不怎麼關注王家的事,這綽號還是頭回聽說.

江彬笑吟吟的道:"是啊,小弟是聽軍中袍澤說起過的.王員外沒什麼見識,卻喜歡附庸風雅,這土老財大前年進了趟京,卻大大的現了眼,這事兒市井間盡人皆知啊.

這厮聽說男風是達官貴人才玩的玩意兒,就專門去了趟相公堂子,想試試當達官貴人的滋味,結果被一個牽羊的扮作嫖客和他叫板,明明一百兩就可以睡一宿的,他包了個相公卻足足花了三千兩.

王員外上了炕卻心疼起錢來,越想越覺得不值,在霸州嫖個窯姐兒才二十兩,京師的兔子咋這麼貴呢?他心有不甘,便一邊抽送一邊罵:'一十兩,二十兩,這他娘的三十兩.你是鑲金的?嵌銀的?六十七十八十兩,憑啥你值三千兩?一百一,一百二,爺爺我心里冤得慌……"

江彬翹著二郎腿,一邊說,一邊用蓋碗兒敲著杯沿兒:"當里個當,當啷里個當",廳下侍候的四個美貌侍女漲紅了臉蛋,紛紛偏過頭去捂住了嘴吃吃的笑.

江彬卻忽地住了嘴,看了張茂一眼,收了笑容問道:"大哥,有什麼心事嗎?笑得這般勉強,可不像你的做派".

張茂確實有心事,張忠死了,少了一座大靠山,以後行事諸多不便.還有那位河間府的袁參將,那人和他打過照面,是認得他相貌的,張忠一死,他會不會又來生事?

雖說時過境遷,所有證據都已經沒有了,那位參將是捕盜的官兒,不能又當證人又當兵,就是來了也奈何不了自己,可是這事一旦張揚開,引起別人注意,以後這生意就沒法干了.自己是暗盜,不是山賊,身份敗露還如何作案?

遷地為宜的話,在此地苦心經營多年的人情網,關系網怎麼辦?這麼大一份家業那是說搬就搬的嗎?張茂存著心思,想攜帶一筆重金,去河間府再活動一下,最好把袁參將的事徹底壓下來,霸州這兒不管誰當官,自己有的是錢,還可以慢慢交往.

他心里思索著,漸漸就有點神思不屬,想不到江彬看似粗獷,竟被他瞧了出來.張茂一驚,忙道:"喔……嗨!還不是為了張公公的事兒.你也知道,大哥做的生意雜,有時……還偷偷運點違禁的東西,偷漏點稅賦,這些事,哪個豪門大戶不這麼干呐?

可是官場上得有人罩著才行啊,霸州誰最大,就是張忠了.為了交通張忠,大哥可是花了大筆的金銀呐,他的胃口大,你也不是不知道,唉,可惜,年前剛還送了他兩箱金珠玉寶,現在他一死,雞飛蛋打啊".

江彬一聽,逗的呵呵直笑,又想起足足兩箱子金珠玉寶,不免又有點心疼.大哥慷慨大方,自己納妾送了這麼一份大禮給自己,若不投桃報李可說不過去,國公爺雖說過嚴格保密,不過張茂不是外人,那是自己的兄長,而且不是官府中人,透露點消息給他,囑他保密,也沒什麼大礙.

想到這里,江彬起身,湊到張茂耳邊,詭秘的道:"大哥放心,張忠還沒死呢".

"甚麼?"張茂這一驚,刷的一身冷汗,兩只眼睛都突了出來.江彬一把捂住他的嘴,左右瞧瞧,壓低嗓音道:"大哥,這可是一件大秘密,你是我的血親兄長,我才說與你聽,可萬萬張揚不得,這事兒是國公爺設的一計,張忠去固安時……".

張忠聽得臉色一連數變.

江彬說罷又囑咐道:"他沒死,這帳就有得算,何況還有老弟我呢,等到張忠公開亮相的時候,我代表大哥出面向國公爺討回你的財物就是了.不過現在還不是公開的時候,大哥可千萬不要聲張.我說與你聽,讓你暫且安心也就是了".

張茂連連點頭,滿面含笑道:"多謝兄弟,那麼大哥就……放心了!"

說著話,他的虎目中悄然掠過一道令人戰栗的寒芒,附在他耳邊說話的江彬卻毫無察覺.

*****************

PS:拜票拜票,你投我要^.^

今天上午去人行報送材料,一路哈欠,進了辦公司時兩眼含淚.平素去的時候,兩位姑娘都帶搭不理,今日瞧我如此尊榮,不知發生了什麼事,那叫一個熱情,順順當當就讓我把事兒辦了,偶決定,下回去機關部門辦事,還要兩眼含淚的去,呵呵.

明天休息日,今晚可以早睡覺了,呵呵呵,點更新發布時,偶都心花怒放滴~~~

上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45章 小人正當道    下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47章 各懷心機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