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42章 明朝紅日還東起   
  
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42章 明朝紅日還東起


艾員外是本地的商賈,此人善于投機經營,獲利頗豐,此人談不上樂施好善,做生意喜歡斤斤計較,小利也不讓人,所以得了個鐵公雞的綽號.不過他為人倒還本份,從不招搖.據說最近鎮守太監張公公奉旨在本地勘探金礦,挖到了艾員外的宅基下,艾員外八方拜神,四處求佛的走關系,希望張公公能換址勘探."

楊凌問道:"霸州出金礦麼?"

要是霸州真出金礦,百姓多少可以惠及,此地窮苦立時可以扭轉過來,可是……金脈豈會那麼小?需要跑到人家房基底下去挖麼?楊凌對古代勘探礦物的方法不甚明了,是以出口詢問.

派去打聽情報的侍衛說道:"聽說是請的一位堪典大師,給很多大戶人家看過風水的,此人斷定這一帶必有金脈……".

楊凌的眉毛豎了起來,不敢置信的道:"看風水的?勘探金礦找看風水……".

他說到這兒忽然停住了,古代許多學科沒有明確的分工,很多學問確實是包容在一些傳統的職業之下的,比如一些巫醫,其實就包含了心理醫生等等行業的技巧.至于風水師,也未必就不懂地質.

他記得曾在報上看過一則報道,說昔年後金立國,選址在奉天,就是因為風水大師說那里是神龜之背,地下有上古種龜馱伏,所以江山以四平八穩.這些話固然是討好當官兒的,可是現代勘測,那一片的地質是巨大的岩石版塊,所以相對比較平穩,不容易出現大地震,確是比較好的建立重要城池的地點.

當時報道消息說,這是用現代儀器勘測到數百米的地下才勘測出的,很奇怪古代的風水先生是根據什麼有此測算.當時楊凌也就是當軼聞看的.並不知道這消息的可靠性,不過卻在他心里留下了一個印象.

楊凌沉住氣道:"繼續說,後來如何?"

"是.我們私下找到艾家逃離的家人向他們打聽,據說艾家花了大筆的錢,張公公本已決定換址勘測了,恰在這時在艾家地下真的發現在金脈的跡象,這一下艾家為了保住家宅,只得又拿出大量財產,手頭沒有余款.把商鋪都變賣了,一番上下打點,張公公才松了口.可惜,艾家流年不利,這時又有人告發他們家想把挖出來的洞穴埋上時挖出了古物,卻藏了起來不肯上繳朝廷,為此又被張公公勒問,結果一家人回來就……".

"砰!"宋小愛柳眉倒豎,恨恨地道:"大人,不用再問了.這分明是張公公借機勒索,勘礦勘到人家房子底下,那是外城啊.如果金脈就在霸州城里,還要全城遷走不成?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分明是貪圖人家財產,有意勒索,這種貪官汙吏應該予以嚴懲!"

楊凌定定的看她一眼,問道:"怎麼嚴懲?"

"逼得人家家破人亡,全家人在正月十五上吊,這樣沒人性的貪官不該砍頭麼?"

楊凌沉住氣道:"嗯,說的對.問題是,誰去砍他的頭?是奉旨查抄黯家財產的威國公,還是京師皇庵護法宋大將軍?"

"呃……",宋小愛臉一紅,強嘴道:"我們……可以稟告皇上".

楊凌笑笑,說道:"張忠是本地鎮守太監,權柄極大,要證明確在艾家挖出過金砂很容易,就是想找出艾家私藏過古物的人證,物證,也易如反掌.告到皇上那兒又怎麼樣?有這些證據在,那張忠勒問艾家就沒有罪,艾家的人自己想不開自盡了,也不能因此治罪于張忠,否則以後如何安撫各地鎮守太監?何況……還有個劉瑾在那兒拖後腿".

宋小愛氣鼓鼓地道:"那……我們就置之不理了嗎?大人,小愛戰場殺敵,從不手軟,可是看到那一家人正月里全家上吊的慘景,心中到現在還酸酸的,難道我們就坐視這樣的禍害繼續利用他的職權,用些冠冕堂皇的借口一家家的害下去,害得百姓家破人亡?"

楊凌默然片刻,說道:"這件事我要了解更詳細的情形,然後才能有所定奪.小愛,官場詭譎多變尤勝戰場十倍.出師無名則自陷被動,不能揪住要害則勞而無功,空有一腔熱血是不夠的.你們先下去息吧,夜已深了,我還要寫份查抄黯府和勝芳鎮大順立國的奏章".

宋小愛等人無奈,只得拱手退下.楊凌在空蕩蕩在房間里背著手踱了一陣,忽地走到窗前推開了窗子,冷風撲面拂來.

他在臨窗的桌前緩緩坐下,就迎著冷風,提筆就著,開始寫起給皇帝的奏折來.楊凌的奏折寫了兩份,第一份只是簡要說明霸州近來發生了許多事,查抄事宜因故不能及時完成,這份奏折是要直送通政司的,估計會在第一時間被人送到劉瑾那兒,而劉瑾對他這個討人嫌的家伙不能及時回家,想必也是心中暗樂.

第二份就沒那麼文謅謅的了,說是奏折倒似親人之間的家書.他先給太皇太後,皇太後和皇上問了安,拜了年,然後說明因要變賣黯家財產,盡量賣個好價錢,以免修蓋皇庵時動用內庫的錢,故此處理相關地產,房產比較費時費力,有些珍貴寶物還要起運江南富庶之地,以便賣出個好價錢,需要逐項甄別等等.

寫到最後,楊凌將勝芳鎮愚夫愚婦自立稱帝被自己發現,只派了兩個家丁便將謀逆者抓獲的事說了出來.楊凌寫的誇張有趣,把這件事寫的如同小兒游戲,並有意提起昔年弘治帝處置愚民稱帝的事來,冀此希望正德小皇上看後也能付之一笑,不要大動干戈的追究,否則直要定個謀反大案,那數百人連其九族,怕不有數萬人要人頭落地.

楊凌寫到最後,停筆沉吟片刻,再加上最後一行字:"霸州馬賊絕跡久矣.然臣在霸州,驚悉擾民害民者,馬賊之禍猶在其末,神棍橫行,響馬大盜時隱時沒,為害更甚于馬賊十倍.臣見皇上子民深受其苦,為之掛心".

臣受皇上恩寵,不敢不鞠躬盡瘁.此三害不除,霸州百姓難安,故臣請纓,願得複陛下威望,清官吏,剿響馬,保一方安靖.為恐泄露消息,驚擾貪官響馬,使其有所戒備,故以秘折上奏,乞皇上恩准,允臣暫節制霸州軍政有司官員."

此秘折寫罷,楊凌吹吹墨跡,在封皮上寫上"一仙轉呈吾皇萬歲",然後向外望去.

繁星皓月,天空朗朗,一枝梅花疏斜,枝干虯曲,梅花或含苞待放,或傲然怒綻,清婉嬌羞,已是深夜了,氣氛靜謐空幽.

風吹梅花,枝干搖曳,楊凌眼前依稀閃過四具飄蕩在空中的尸體,和宋小愛有些失望的眼神,他慢慢站起身來負手而立,望著靜謐的夜空長長籲了口乞:"明朝紅日還東起,流水難悄壯士心.無論誰把我楊凌當成沒牙的老虎,都會付出尸骨無存的代價地".

**************

劉瑾正在發火,他拍著桌子罵道:"嘿!調皮搗蛋的還真不消停,楊慎那個小兔崽子安份了,又蹦出個郗夔,他怎麼說,咱家遞了條子,榆林戰功他還是不肯呈上去?"

身邊的小太監躬身道:"是,郗大人說,今年邊疆無大戰事,榆林報呈軍功的將領就逾百二十人,斬獲敵將首級有一千四百級,可是事先卻全無相關軍情報告,所以需要查核一番,以免邊將冒領戰功,甚至斬殺百姓冒充敵酋".

"混帳!混帳!咱家的面子他也敢拂逆,一個小小的六品給事中!"劉瑾氣的吹眉毛瞪眼睛的,都督神英聯絡榆林邊將給他呈送了大批金銀,劉瑾早答應給他們記功犒賞,加升官祿,沒想到最後在一個小小的給事中郗夔這兒絆了個大跟頭.

劉瑾恨恨地罵完,問道:"他什麼時候去榆林查核?"

"明兒一早就隨軍驛的馬車走".

劉瑾雙眉一鎖,想了一想冷笑起來:"叫人給他送禮,如果他肯收下,放過此事那還罷了,如果不然,等他走後,叫人以他送回的名義弄些東西給他府上送去,等他一回京就抓起來,辦他個貪汙收賄,直接送錦衣衛!"

"是是",貼身小太監匆忙答應一聲,這時又匆匆跑進一個小太監,說道:"公公,國子監祭酒王大人到了,要求見公公".

"嗯?國子監祭酒?他來干什麼?"劉瑾暗想:"莫非是來送禮的?"劉瑾在椅上坐了,說道:"喚他進來".

國子監祭酒王云鳳匆匆走進來,一見劉瑾便拜倒在地,說道:"下官王云鳳拜見劉公公".

劉瑾也斜了他一眼,慢條斯理地道:"嗯,起來吧,來見咱家,有什麼事兒呀?"

王祭酒陪著笑臉道:"公公,前兩天您下令讓國子監增加陝西學生的名額,還保送來六個文生,兩個武生……".

"是啊,怎麼啦?"劉瑾不耐煩地問道.

王云鳳一見劉瑾臉色,心里有點著慌,結結巴巴地道:"這個……增加陝西太學生名額,已引起太學生們鬧事了,公公保薦去的幾個學生.在國子監呃……不太安份.昨天還打傷了一個貴州的太學生,如今許多人都跑來向下官抗議,就連幾個司業,主薄也多有不滿……".

劉瑾正為怎麼把給他送禮的一百多個將校提拔起來覺的煩心呢,那可不只是受了禮呀,也在軍中的勢力一向低微,楊凌雖然退了,影響力仍遠大于他.只有盡快提拔一些他升先遷的將領才能讓軍隊也聽從他的指揮,這才是大事.國子監一幫書生添的什麼亂?

劉瑾砰地一拍桌子,一下子站了起來,指著王云鳳的鼻子尖罵道:"混蛋!廢物!沒有用的東西!咱家有多少國家大事要管,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你也煞有介事地拿來煩我.太學生不好好念他的書,插的什麼嘴?不安份的就讓他卷鋪蓋滾蛋!

司業,主簿們不滿了?好呀,多少閑職散秩官兒還愁沒地方安排呢,一天上門求告職務的人多的象螞蟻,哪個不服?讓他一塊滾蛋,趕緊的給好人騰地方!還有你.你這個祭酒是干什麼吃的?屁大點事處不了,祭酒祭酒,何物祭酒,呸!一口豬毛".

王云鳳被他嚇的"卟嗵"一下跪在地上,連連磕頭道:"下官知罪,下官知罪",他匆匆擦了把汗,生怕劉瑾一怒之下真的撤了他的職,急忙拍馬屁道:"下官來,不是向公公您訴苦的.是看到許多太生和官員常有怨言,不能理解公公的苦心.公公施政嚴明,令出如山.可是文武官員常常因循守舊,不知領會.因此……".

他抬起頭來看看劉瑾,陪著笑臉道:"因此下官想……請公公到太學視察,給太學生們講講國家大事,叫他們知道公公您的苦心.另外,下官想和幾位大人把公公您的講話,政令,處理各種公務的要求,實例按六部順序編撰成書,作為法令在全國頒布,官員們有章可循,就不會盲惑施政了".

可憐這中央大學校長,被劉瑾一嚇,滿口胡言起來,竟讓字都認不太全的劉瑾去給滿腹經綸的太學生們講課,這不是寒磣人麼?

可劉瑾倒不覺得自己不夠資格,一聽之下轉怒為喜,呵呵笑道:"起來吧,嗯……去太學視察,給太學生們上課?"

他覺得這主意還真挺不錯,便慨然點頭道:"那好吧,你安排一下,咱家一定在百忙之中到國子監去,給那些不懂事太學生們好好上一課,講講朝廷的律令,做人做官的規矩.把咱家的施政實例編撰成書以法令頒布天下,這個提議也很好,你盡快去辦,所需的撰書,印書費用,咱家可以讓戶部撥付,呵呵,辦得好咱家一定會奏明皇上,重重嘉獎".

王云鳳喜出望外,沒想到不但化險為夷,反而因為這靈機一動的馬屁,得到了劉公公的青睞,他急忙應是,又恭維一番,這才急急退下,安排劉瑾到太學講課和編撰《劉氏文集》的事兒.

王云鳳退出門去,正碰上一個白袍峨冠,打扮古雅的文人大袖飄飄的走進門來,他不認得這是何人,不過看氣派,昂首挺胸,旁若無人,眼晴習慣性的看著門框,好象是個很了不起的大人物,連忙兜頭一揖.

所謂禮多人不怪,王云鳳行了禮,抬頭正想搭訕兩句,一看眼前那人已經沒了,一扭頭只見人家早已經進了大廳,想是習慣了這麼走路,還愣沒被腳底下的門檻絆著,王校長只好摸摸鼻子,訕訕地走了.

劉瑾見到盧士傑很是開心,他對這位同鄉名士還是很敬重的,一見他來連忙笑容可掬地道:"啊,先生來了,快快請坐.來人呐,上茶".

"先生,建宮之事如何了?"盧士傑剛剛落座,劉瑾就迫不及待地道.

劉瑾現如今位高權重,放眼朝野,無人與之抗衡,得志意滿之下,便想著光宗耀租,祈求長生.他請旨在朝陽門外蓋玄明宮,供奉玄天上帝.

本來朝中財政緊張,正德是不允的,劉瑾便花言巧語.說是永福公主殿下為太皇太後祈福.要出家修行,感動了京師士紳商賈,一再請願要求建一座浩大的宮殿為太皇太後祈求長生,以表達臣民們的愛戴,如果皇上不允,不免傷了臣民們的心,正德一聽很高興.于是便下旨由劉瑾主理,在朝陽門外建一座玄天宮.

以此借口,劉瑾在朝陽門外霸占了數百頃地,京城西郊的皇庵還沒開工.朝陽門外大冬天的就干的熱火朝天,劉瑾拆毀官居民宅近兩千間,發掘民墳近三千塚.劉瑾倒不敢十分過份,讓百姓大冬天的給凍死,他遷的費用和用地還是批了,不過墳地占址就得額外付錢了,這樣一來除了少數官員士紳有錢購地.大部分百姓根本無錢購買墳地,以致白骨累累暴露于野,百姓罵聲不絕于城.

然後劉瑾又派東廠的人挨個商家大戶的募捐,試問東廠的番子皮笑肉不笑的上門要錢,口口聲聲說讓他們表示孝心,為太皇太後的鳳體安危籌蓋玄天宮,誰敢不拿錢?誰敢少交錢?劉瑾果然是正德眼中的理財高手,用這辦法,居然在短短半個月里,籌銀四十余萬兩,足以蓋一座氣勢恢宏壯觀的大殿了.

劉瑾趁這機會,又向正德進言,說他為太皇太後蓋祈福宮,想起自己生身父母,常常暗夜流淚,心中不安,可是要侍候皇帝,不能盡孝膝下,請正德皇帝念在他侍候多年的份上,賜他一塊匾額,要在父母墳前立塊牌坊,以示榮光.

這點要求正德自無不允,于是親筆些"忠義"二字交給劉瑾.劉瑾取了正德親筆題字,立即矯詔,命令陝西原籍地方官請風水先生勘測,找出一塊福地,劃出四十頃來修墳蓋廟,為劉瑾父母建起有碑亭石器的響堂,墳瑩,又在墳地內建義勇永安廟,整座墳陵規格直逼王侯.

陝西地方官府雖然竭力奉迎,也拿不出這麼多銀子,而且那是自己的老家,劉瑾對老鄉還是極好的,也不忍心讓家鄉父老掏錢,這筆銀子自然著落在京師百姓頭上,劉瑾借修玄天宮的機會勒銀四十余萬,從其中拿出八萬兩解送陝西,用來給父母修墳蓋祠堂了.

劉瑾也知道他的手下個個貪心,如果把差交給他們,勢必層層盤剝,而盧士傑卻不好財,所以全都委給他看管照顧.盧士傑拱手道:"劉公,玄天宮籌措用銀,還有近十萬兩的缺口,現在剛剛施工,倒不著急,只是建至後期,必然缺少用度,還需及早准備才是".

劉瑾吃了一驚,脫口道:"還缺這麼多?開始不是……"他說到一半兒才省起自己撥走了八萬兩,所缺的銀子自然更多了,便改口道:"既如此,再著人向商賈富戶們募捐便是".

盧士傑假意規勸道:"劉公,此意只怕不妥,這里畢竟是天子腳下,許多豪紳富戶都和王侯貴戚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上次收錢,已經引起他們諸多不滿,如果再次募捐,這些人的怨尤之言上達天聽……".

劉瑾矍然驚醒,說道:"先生所慮甚是",他蹙了蹙眉頭道:"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咱家對京城是不能太過份了,可是十萬兩可不是小數目,難道讓咱家自己掏腰包?可恨!各地巡撫進京,還得幾個月時間,否則這點銀子……".

他眼前一亮道:"對了,張忠報呈說霸州有金礦,請旨勘探,也不知現在怎麼樣了,嘿嘿,這事兒就著落在他身上了.先生莫急,咱家上令張忠籌措十萬兩銀子,兩個月內解付京城!玄天宮可是給太皇太後蓋的,皇上也關心著呢,絕對耽擱不得".

********************

樊陌離憂心忡忡地道:"張公公,如今這般大張旗鼓的,可不太合適,威國公雖說管不著咱們,可是那是皇上跟著的人,要是給咱遞幾句小話,皇上一怒,就吃不消呀.現如今農夫們進城賣菜賣糧,賣肉食雜貨,收稅奇高,出城進城外雙份收錢,鬧得百姓不敢進城,城里的店鋪不敢開業,到處一片荒涼.

這還不算,公公招收的員役們.大多是各地的地痞無賴,這些人一邊替公公您收稅,一邊自己撈錢.鬧得民怨***,固安那邊招收的員役們,有的公然抄沒自己的仇家,連個理由都懶得找,甚至假借公公您的名義,鞭撻地方小吏,搶劫過往商旅.引起商民普遍的憤恨.霸州百姓一向尚武好斗,再這麼下去怕要出亂子呀".

張忠不以為然,翻了翻眼道:"能出什麼亂子?那些刁民!拱手把錢財散于神棍就心甘情願,叫他送給咱家就哭爹喊娘!你不用擔心,這次是劉公公的命令,是為了拾太皇太後蓋玄天宮祈福,皇上都知道的事兒,咱家越賣力氣,越顯得咱家忠心.嘿嘿,真出了紕漏.那也是太忠于皇上,咱家是皇上家奴,頂多責怪兩句.只會更加信任,你不要怕.安生坐鎮知州衙門,有人敢告狀,就給咱家往死里整!"

張忠說完了狠話問道:"威國公還沒接收黯家財產麼?"

樊知州無奈地坐回椅上,說道:"接……倒是接了,他可仔細著呢,是逐塊地的看,逐件器物的查,半天功夫查收不了多少,緊接著又曾被四神棍等人欺騙過的一些鄉紳出面感謝,飲宴迎送,到現在連一半的財產都沒查完呢".

這事張忠倒是知道,因為張茂跟他說起過.張茂其實並非他的同族兄弟,只是因為同姓,兼且臭味相投,才彼此相合,以兄弟相稱,來往走動時對外便說是同族兄弟.

張茂的表弟江彬從大同來此地接管原指揮使周德安的軍隊,任霸州游擊將軍.他和楊凌原是舊識,有這層關系在,張茂現在和楊凌也十分熟悉,今日張茂和表弟江彬宴請楊凌,還曾派人問過他是否一同赴宴呢.

張忠嘿嘿笑道:"楊凌那兒你不用擔心,他現在是個有祿無權的國公,出了公差還威風些,這不也在借機斂財麼?只是他畢竟貴為國公,放不下身段學咱家明著搶.艾敬那只死公雞全家上吊,不是他發現,然後把案子送到你知州衙門的麼?楊青天?你看他對此案放個屁沒有?還不是每天飲酒尋歡?"

他起身拍拍樊陌離的肩膀道:"不要擔心了,有咱家在,就保你無事.咱家要去固安看看挖礦情形,改日再請你上門吃酒".

樊陌離見張忠不聽勸告,只好苦笑著告辭離去,張忠送走樊知州,立即沉下臉對管家韓丙道:"你剛才說固安推官華鈺笞打咱們的人?"

韓丙道:"公公,何止呢,那個推官不識抬舉,咱們的人去固安掘礦,那些刁民去華推官那里去告狀,他常常帶人阻擾咱們的人向富戶鄉紳的宅院里挖洞,昨日咱們派出的稅吏到鄉下收稅,暴民反抗,追打稅官.咱們的人飛騎跑去署衙報案,請求派人支援,那華推官竟藉口咱們的人騎馬直闖入衙犯了規矩,給綁起來打了一頓鞭子".

張忠大怒,尖聲道:"這個華鈺好大的狗膽,竟敢不把咱家放在眼里!"

韓丙火上澆油道:"公公,我看這華鈺一定是收受了那些富戶地好處了,有這個人撐腰,固安的富紳們就敢和咱們的稅吏對著干,這人礙手礙腳地,兄弟們收不上錢來啊,公公方才怎麼不對樊大人說呢".

張忠冷笑一聲道:"說了又怎麼樣?那是固安推官,職位雖比樊陌離低,可是姓樊的也罷不了他的官.走,去固安,咱家親自會會這個華鈺,看看是他的骨頭硬,還是咱們的鞭子狠!"

**************

張茂府上,賓主盡歡.

張茂公開的身份也是個大地主,大豪紳,他的表弟與楊凌是故交.張茂聽說後心中大喜.對他來說,楊凌是京中翻云覆雨的大人物,能有緣結識,對他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所以藉由表弟的關系,今日隆重設宴,款持楊凌.

楊凌為了拖延在霸州停留的時間,放下架子有宴必赴.今日是江彬的約請,楊凌正在知州衙門拿著兩串籍家號稱每串一百零八粒珍珠串成的大項鏈正逐粒的檢查,清點,一聽有請抬屁股就走.樊陌離一見正是得其所哉,于是抽空兒趕去張忠那里訴苦.[天堂之吻手 打]

張茂毫無鄉紳地主的腐氣,為人豪爽大方,楊凌看他倒還順眼.言談之間才知道,原來張茂祖上並非漢人,而是昔年永樂年間遷居內地的朵顏三衛後人,當初曾有大批朵顏三衛後人被安置在霸州.張茂祖上改了漢姓,在此居住下來,曆百年創下了這份基業.

江彬沾沾自喜的向表兄吹噓了一番昔日和楊凌同在雞鳴驛時的關系,那時楊凌還是知縣衙門一個師爺,在雞鳴驛一戰中根本談不上什麼功績,可是在江彬嘴里說出來,倒似楊凌生來就是有勇有謀的大將,雞鳴驛一戰若非楊凌,便早已被蕩為了平地一樣.

楊凌聽著好笑,張茂倒沒懷疑.楊凌在大同,在江南,在滿剌加乃至四川的表現有勇有謀,誰會想到他在雞鳴驛時還是只小小菜鳥.聽了江彬的介紹,張茂大表欽佩,連忙捧杯向楊凌敬酒.

三人笑飲幾杯,江彬趁隙問道:"國公,我去知州衙門相請時,見有朝中太監出去,可是朝里下了什麼旨意?莫非是處置勝芳鎮亂民稱帝的事?"

楊凌其實昨夜已收到正德秘旨,正德皇帝見楊凌鬼鬼祟祟的通過唐一仙給他呈上秘旨,又要討密旨將令要微服辦案,一時玩心大起,立即躍躍欲試的要趕來霸州和他彙合,一塊兒懲貪官,抓響馬.

只是當初三大學士的利嘴他不在乎,唐一仙那張嘴他可吃不油,主意剛說出來,迎面便是一聲獅子吼,吼得正德失魂落魄,乖乖打消了出京胡鬧的主意,給楊凌複了道旨意,令他節制霸州官吏,兵馬,全權負責相關事宜.

他的旨意上也提及了對愚民稱帝的處理.正德年紀小,可不象弘治那般看得開,在他看來,天無二日,國無二君,不管國家大小,是否兒戲,擅稱皇帝,那就是取死之道,如果大明容許一個稱過皇帝的人安然無惹的活著,那不是鼓勵其他人造反麼?

所以正德給楊凌的旨意中說,擅稱皇帝的趙萬興必須處死,至于左右丞相,六部尚書和大將軍,一體發配.其余人等及弱質女子,皇上宏恩,不予追究.今天早上去知州衙門清點查抄之物,恰好處置此事的明旨下達到知州衙門,楊凌又聽了一遍,此刻自不必隱瞞.

楊凌領旨道:"不錯,這些愚民,雖然可笑卻也可憐.當今皇上仁厚,下旨赦免了那些附從的無知之輩,不過對擅稱皇帝的主囚趙萬興,為警戒世人,可就……".

楊凌搖了搖頭,江彬才不在乎那些傻瓜死活,他在意的只是王滿堂一人而已,江彬不由緊張的道:"這麼說,首犯終究是不可赦免的,那位稱了皇後的王姑娘,也會被殺頭嗎?"

楊凌道:"這倒不會,一個女子能作得什麼亂?皇上下旨,首惡必除,附從封賞二品官以上者,發配哈密衛,余者及女子免罪."

楊凌說到這兒,蹙了蹙眉,疑惑的道:"要說奇怪,我只是奇怪為什麼不是發配遼東,而是發配哈密衛,皇上怎麼會想起那個地方?好生奇怪".

這兩年的案犯一般都按楊凌的倡議發往遼東去了,根本沒有罪囚發往西域,而且哈密衛現在並不在大明手中.哈密衛初設于永樂四年,成化九年,吐魯番搶占哈密衛,又過九年,大明重新奪回哈密衛.

從此,大明和吐魯番就在哈密衛開了拉鋸戰,弘治元年,吐魯番再奪哈密衛,弘治四年,大明收複失地:弘治六年,吐魯番三占哈密衛.弘治八年再收哈密衛,旋即失守.弘治十年,又收複哈密衛,但是到了弘治十八年,趁弘治駕崩,韃靼鐵騎襲擾九邊,吐魯番出兵又一次奪取哈密.

曆史上,大明從此之後再也沒有光複哈密.大軍屢作嘗試後唯有退守嘉峪關,經過近一百年的反複爭奪,大明最終無奈的放棄了哈密衛,放棄了這條扼守西域咽喉的要道.

而目前,大明還在嘗試收複哈密,同時為了鉗制瓦剌,逼迫他們與韃靼爭奪草原,雖然哈密城已失,但是楊凌在京師和皇帝定下驅虎斗虎,坐觀其變.以內爭削弱韃靼之計時,仍令大軍駐守在哈密衛外,既作收複哈密衛的嘗試,又可隨時對瓦剌施加壓力.

現在不是對吐魯番大舉用兵的時候,旁的都好說,就是缺錢,各項充實國力的舉措要見效,總得有幾年時間.大明國力充足時,每次收複哈密最少都要用兩年到四年的時間重整軍備,依楊凌估計.就算調集精兵強將遠征做戰,重奪哈密衛也不是舉手間能夠完成的事.

在不恰當的時候用兵,正確的目的也會變成窮兵黷武,于國于民有害無利.皇帝的一舉一動,很多小事都是預兆著他的一些目的和看法.楊凌很擔心這是正德要馬上對哈密衛用兵的表現,不過如果他真有這種想法,留守京師的焦芳不會一點消息聽不到,所以楊凌十分困惑.

他哪知道這全是劉瑾的靈機一動.劉瑾聽說有人擅充帝王,憤憤然向正德皇帝大表忠心,要求對這些謀逆百姓抄家滅族,不料正德先看了楊凌的密信,先見為主,不想大行殺戳,劉瑾無奈,只得在正德的話上鑽空子.

正德只說發配,卻未說發配到哪里,劉瑾想起哈密衛那邊和吐魯番小戰不斷,駐紮的全是大兵,由于遠在異域,正常的士兵因生病,瘟疫減員者也達到三成以上,如果發配幾個奴隸過去,他們的生活條件更加困苦,恐怕還不如痛痛快快挨那一刀,于是便自作主張,加上哈密衛三字,把大順國的左右丞相,六部尚書,還有那位威武大將軍全弄到邊疆玩命去了.

江彬聽說皇帝要赦免那美貌女子的大罪,心中卻是狂喜,他原本擔心謀逆大案,不知皇上如何裁決,那女子再是妖嬈,也是個欽犯,路上沾點小便宜還行,可不能和自已的腦袋過不去,所以雖然心中不舍,但是自她被關進大獄,就不曾再動過她的念頭.

這時一聽皇帝竟要對她無罪開釋,江彬的花花心腸頓時話絡起來,她的丈夫要被砍頭了,她又是欽犯之妻,自己堂堂游擊將軍,把這美貌女子弄進府來當個侍妾還不輕而易舉?

江彬想到這里,一時心癢難搔,恨不得插翅飛到獄中,先把那美人兒輕憐蜜愛一番.

江彬暗想:"皇上的旨意不會這麼快傳進獄去,知州衙門要安排衙差,制造囚車,押送這些發配充軍的囚犯遠赴西域,就得淮備好幾天,我若是去獄中以抄家殺頭恐嚇一番,再她一個沒有見識的民婦必然驚惶恐懼.

到那時,我再露點口風,答應幫她脫罪,讓她主動求我……嘿嘿,等她出來,還不對我感恩戴德?嗯……說不定在獄里,我就能唬得那風騷的小娘子好生服侍我一番,盡情嘗嘗這美嬌娘的銷魂滋味兒.身嬌肉嫩呐,哈哈哈哈……".

楊凌對突兀發配囚犯去哈密衛一事,百思不得其解,只得把這事先暗暗放在心里.他撂下心事,端起酒杯道:"大過年的,不談這些沾了血腥氣的事,江兄,咱們……江兄……?"

楊凌奇怪的看著江彬,堂下的舞伎在剛才聊天時就撤下去了,江彬這是看什麼呢?怎麼盯著一盤子燒雞笑的那麼淫蕩?

"江兄?"楊凌提高嗓門又喚了一聲.

江彬想象著王滿堂那樣風騷的小妖精在自己身下婉轉呻吟的模樣,一時情熱不已,下邊久不知肉味的小兄弟也翹起頭來,和老大唱起同一首歌,忽然被楊凌一喚,他嚇了一跳,手一碰,"咣當"一聲,一杯酒傾在桌上.

頓時,褲檔濕了……有點蟄得慌……

**************

PS:《天寶風流》的水葉子,正向大家拋媚眼兒,希望大家去寵幸她,呃……大家與朕同去一幸吧,如何?^.^

上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41章 我上青天找清官    下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43章 固安民變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