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39章 以神之名   
  
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39章 以神之名


四大聖僧坐化之處已經成了聖跡,那時誰也不准動的.楊凌令親兵以布幔把焦黑一片的火場圍了起來,當場宣布要在此地建起一座七寶玲瓏塔,以紀念四位活佛成仙得道的神跡.

許多士紳,甚至窮嗖嗖的百姓們聞言立即要慷慨解囊,攘助建塔,捐的多的要求在功德碑上記載善行,捐的少的只要求在塔基磚石上刻個類似'某某某到此一游’的大號就行,把個金吾衛右提督梁洪樂的心花怒放,當場就抓住兩個秀才當帳房,要立刻鋪開攤子收銀子,卻被楊凌一把抓住.

楊凌好言相勸了半天,說四聖歸天是全霸州的光榮,是全霸州百姓的一件盛世,建塔費用將由以前眾香客們捐給活佛的銀子里出,由州府督造,這才將心不甘情不願的百姓們勸走.

今日來參加弘福大法會竟見到這樣一幕神跡,把個霸州百姓喜得手舞足蹈,個個大歎不虛此行.'四聖僧’飛升的消息還沒傳出去兩條街,就已經走形變樣了,經過信徒們的不斷加工,四聖僧在火中騰宵而起,駕云西去的情節已經勾勒得栩栩如生.

整個霸州乃至周圍縣鎮迅即***了,黯家後院兒本來是一片菜地,說它是聖地的多了,菜地便成了聖地.前來膜拜神跡的人絡繹不絕.

膜拜神跡的人多了,小商小販也就多了.緊跟著平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戶小姐,太太們也拋頭露面,求子的,求郎君的也紛至遝來,還有青樓妓女求早日從良的.

姑娘小姐,青樓美妓們多了,登徒浪子也就聞香而來,一個個指指點點,品頭論足,有時趁著人多擠近了碰碰手臂,蹭下屁股都能美上老半天.這一來,小偷小摸渾水摸魚的也就多了.

欽差的後花園子成了廟會,從早到晚人流不絕,到知州衙門報失竊,報非禮的案件陡升十倍.此時,副欽差梁洪終于找到了賺錢的機會,經向欽差大人威國公爺請示,與霸州知州衙門聯辦,參觀聖跡購票處隆重出台,梁洪還真的小賺了一筆.

霸州官員,士紳,百姓們原本就深信四位活佛是真正的活神仙,自然對欽差國公爺親口喊出的'破碎虛空,白日飛升’絕無懷疑,要不然焉有就此罷休還欣喜若狂的道理?

楊凌也故作虔誠,跟著跑前跑後安排各種善後事宜,到了晚間他終于才得空回到自己院子,穆生員一見到他立即淚水潸潸,長拜不起.

楊凌輕輕將他扶起道:"穆秀才何必如此長拜.本國公並非為你個人報仇,邪教蠱民心,為害鄉里,朝廷本該予以嚴懲的.本國公見了,焉有放過之理?"

穆生員檫檫臉上的淚水,感激地道:"話雖如此.這些妖僧上結交于官吏豪紳,下迷惑有萬千黎民百姓,層層關系猶如無數道信念織成的一道金光罩,誰想動他都覺得棘手,大人巧施妙計,學生才得以報此血海深仇,怎能不感激萬分?如此這伙禍害被除掉,霸州百姓皆受恩惠,大人無上公德啊."

楊凌啞然失笑,他扶著穆生員回到椅子上坐了,自也據旗而坐,說道:"懲此四惡,固然解恨,要說救霸州百姓于水火,那還差得太遠.你看看後園趕來膜拜的瘋狂信徒就知道了.

'四聖僧’白日飛升的消息一傳開,百姓更加篤信癡迷,其他的妖僧妖道還能不推波助瀾,蠱惑更多百姓,坑害更多良民才怪.四妖僧是除了,可是不但沒有解霸州百姓之厄,反而會令他們越陷越深,更加執迷不悟!"

穆秀才和苗剛一聽矍然驚醒:"是啊,自己想的太過簡單了,用這個方法處死四妖僧,固然不會引起霸州迷信百姓的憤怒和反抗,可是也令他們更加癡迷于這些神神怪怪,企盼自己能夠修行有道了,豈能算是得到解脫了?"

劉大棒槌正在後院排布兵丁保護'神跡’,此時只有宋小愛陪在楊凌身邊,她本來笑盈盈的對除掉四個禍害十分開心,聽了這話也是一怔,脫口道:"大人,那怎麼辦?這不是除去了四個妖和尚,卻成全了四十個,四百個妖僧妖道麼?"

楊凌歎息道:"是啊,除非那些受騙的百姓自己能夠清醒過來,否則誰能幫得了他們?人心所向,可不是靠律法能禁止得了的,更何況這些妖僧假借正宗佛法的名義,更富隱藏和欺騙".

宋小愛恨恨地一跺腳道:"這些妖僧可恨,那些被騙的百姓也著實可恨!大人,要不要末將立刻率人去四妖僧的住處查抄所有財產,多少也能為百姓們挽回一些損失".

楊凌微笑搖頭道:"不可不可,這些錢抄回來還給百姓,轉頭他們就能拿去孝敬新的活佛,神仙.送他們錢財,不如送他們一份理智.不過我相信這些新的神仙活佛之中,肯定沒有四妖僧的親傳弟子,他們知道自己師傅的底細,所以絕不會相信什麼白日飛升,天降法旨的把戲.

旁的妖僧妖道不知詳情底細,還會察言觀色,看看是否有可趁之機.但是智善四僧是被我楊砍頭給陰了,天降法旨也是我楊掃把的詭計,四妖僧的弟子們絕不會連這個都看不出來.只是他們有苦自家吃,不敢說出來罷了.

你說四妖僧這些弟子會不心虛麼?還敢留在霸州麼?他們一定會心虛,一定會擔心我要拿他們開刀,他們要逃,就不會舍得丟下欺騙來的金銀財寶,我猜......今晚他們就會席卷財寶逃之夭夭了."

宋小愛一聽就急了:"啊?你都知道還四平八穩的在這坐著呀,我的大老爺,您還真沉得住氣,咱們趕快去抄家......啊,不是,抄廟呀".

楊凌嘿嘿一笑,順手抄起茶杯,翹起二郎腿悠悠的道:"不能抄,不能抄,能否把霸州的魑魅魍魎一掃而空,我可全指著四大聖僧這些敗家徒弟呢.讓他們偷,讓他們逃,呵呵.誰攔著我跟誰急".

"嗯?"苗剛和穆秀才面面相覷,半晌才訥訥的道:"國公爺葫蘆里,這是賣的什麼藥呀?"

"嘁!還能賣什麼藥呀?"宋小愛不屑的一撇嘴:"裝神弄鬼唄!"

楊凌哈哈一笑,起身說道:"沒錯,就是'裝神’,'弄鬼’!我要以神之名,掃蕩一切牛鬼蛇神!從現在起,本國公就是神的代言人,霸州第一神棍!"

"……"

"小愛,你去哪兒?"

宋小愛回頭扮了個鬼臉:"末將去找大棒槌,趕緊給楊大師再搭一座弘揚大法的高台!"

***************

"老大咱們怎麼辦?"一堆锃亮的光頭聚在一起.

一個身材魁梧的僧人眼角抽搐了一下,猶有驚容的道:"楊砍頭,天殺星下凡,真的不假!真的不假!難怪他在福建一聲號炮砍下千余顆人頭,里面還有堂堂的一省布政使,連眼皮都不眨.他......他太狠了!"

僧人的聲音顫抖著道:"什麼白日飛升,破碎虛空,師傅四人有什麼本事別人不知道咱們還不知道嗎?他們能成佛?好狠啊,一把火就給燒了,活活地燒死四個人啊".

"大哥,我就奇怪了,咱們擺布的那火都有說道的,根本燒不著師傅,他們不知怎麼在下邊也放起火來了,可是師傅們怎麼就不知道躲呢?一動也不動的就那麼燒死了,我到現在還在納悶兒".

那個身材魁梧的僧人獰笑一聲道:"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師傅不是真正的金剛不壞身,他們喝酒吃肉玩女人,比咱們還厲害呢,肯心甘情願被燒死才怪.姓楊的動了什麼手腳我不知道,不過師傅們肯定是被他坑了".

他看看十幾個心腹兄弟.說道:"霸州咱們是待不下去了,眾目睽睽之下,人人都知道楊砍頭擁有師傅飛升後傳下的法旨,霸州的百姓被師傅迷的神神道道的,對楊砍頭造出來的狗屁法旨必然言聽計從.

如果楊砍頭是為公,那他就是知道師傅干的那些事兒了,他不會放過咱們的.如果是為私,想黑吃黑吞了師傅積攢下的金銀珠寶,那更是非殺咱們滅口不可,咱們得趕快走,這里不能待了.師傅的金銀能拿多少就拿多少,這幾年跟著他們咱也學了不少花哨了,換個地境兒咱們自己當活佛去!"

"好!"幾個根本沒有度諜,剃了禿頭就冒充和尚的漢子摩拳擦掌,雄心頓起."可是......",師傅的金庫鑰匙帶在身上,那麼一場大火,恐怕鑰匙都化了,咱們打不開呀".

"廢物!"老大瞪了他一眼:"還要個屁的鑰匙,不會五鬼搬運,你還不會五丁開山啊?哥幾個抄家伙,咱們砸金庫去!"

***************

"他們果然帶了金銀逃了?"楊凌微笑問道.

"是的,國公爺,一共十一個人,分成兩伙,各自背了包裹趁夜走掉的."

"嗯,盯上了?"

"盯上了."

"好,明天消息一傳開,就引著霸州官府的衙差去把他們抓起來,一個也不要逃了,不過先要秘密關押起來,不能聲張.他們是最後一張底牌,不到關鍵時刻如果翻出來,就起不到應有的效果了.呵呵,有沒有去他們的寶庫查探?"

"有,他們在龍泉寺占據一座大殿,因為信徒眾多,龍泉寺的方丈也不敢招惹他們,平素也不讓弟子們過去.那座院子就一直被他們占著,他們逃走了之後龍泉寺還沒人知道.

我們派人進去搜查,發現禪房下邊挖了暗窖,修了暗門,驗看時大門已被劈開了,里邊還胡亂丟棄著一些不易變賣的珠寶玉器,金銀首飾,現成的金銀不多,應該是被四妖僧的弟子們弄走了".

楊凌點點頭,說道:"好,盯住現場不要動,明天一早.本公爺就去接收財產."

第二日,霸州知州樊陌離,推官江海文率領三班衙役,楊凌領著親兵,又叫上城中各處的保甲里正,士紳代表,在大群興沖沖的百姓簇擁下趕往龍泉寺,一路上聞訊加入的百姓越集越多,彙成一條長長的人龍.

霸州龍泉寺.位于霸州信安鎮,始建于唐末,原名龍花寺,金代改名"普照禪院",元代定名為龍泉寺,寺院內大雄寶殿前的中軸線兩側有兩口古井,水如泉湧,故得名"龍泉".

寺里正殿大雄寶殿面寬三間,進深三間,後為千手佛閣,另有旁院三間,這幢旁院就是被四聖僧先以掛單為名寄住,卻逐漸霸占,甚至不許龍泉寺的和尚跨進半步賊巢,也是那些狂熱信徒們眼中不正殿的大雄寶殿更加莊嚴的聖地.

此刻,這座他們心目中的聖地一片狼籍.被劈開的窖門,散落的金銀.人去廟空的場面,令所有的信徒驚呆了:這怎麼可能?佛爺親自調教出來的弟子們竟然背叛佛祖,竊取金銀逃之夭夭了?

一片死一般的靜寂當中,楊大神棍閃亮登場,即席發表了他的第一道神諭:"鄉親們,士紳們,四位神僧飛升靈山了,本官和大家一樣,深切緬懷著四位聖僧的音容笑貌,和他們可親可敬的大師品德.

這些財富是佛爺留給你們的.你們這些百姓,為了捐獻香資,敬獻佛前,變賣家產竭盡所有.你們的虔誠,四位神僧在天有靈是心里有數的.四位神僧傳下法旨,令本官按照你們的貧富和當初捐獻的多少,適當返還財產,可是四位神僧的弟子卻見利起意,背叛神佛逃之夭夭了.

我和樊大人,江推官,是一定會派人緝拿的,我們一定會盡量把他們緝捕歸案,挽回大家的損失.現在,只剩下這一點點財產了,大家不要急,不要慌,請大家排好隊,自覺維持秩序,我先將剩下的這些財寶,分配給你們.

這座大殿里的一切都是你們的,大家請放心,我們官府是一文不要的.沒有分配到的鄉親也不要急,你們先在官府做個登記,如果,一旦,萬一我們能抓住已經逃走的叛徒,而且錢還沒被他們揮霍掉的話,我們會把你們叫來繼續分配的".

老百姓一聽就急了,如果,一旦,萬一?還......還得是沒被他們揮霍,那才多大把握啊?今天要是分不到我,豈不是要聽天由命?

這就是楊大神棍玩的心理戰術了,原來這些信徒們心甘情願勒緊了褲腰帶,把錢都捐出當香油錢,圖的是什麼?就圖的種善因得善果,來世有福報啊.現在允喏給他們這一切的活佛自己成仙了,未來一片渺茫.幸好四位活佛聲明要把這些錢返還給他們,現在又鬧出這樣的把戲,那不是雞飛蛋打一場空嗎?

貪欲開始在每一個人的心中升起.百姓們***了,開始爭先恐後的向前擁擠過來,生怕落在後邊會少了他那一份.對于財富的貪婪,取回原本屬于自己財產的渴望,在這一刻壓倒了對于宗教的盲目狂熱,而且隨著別人的爭搶,周圍氣氛的影響,這種心理在互相感染之下變的更加強烈,迅速發展成一場不亞于暴亂的大戰.

在楊凌的授意下,宋小愛和劉大棒槌早就對自己的人耳提面命,一見情況不妙,他們的人馬立即高呼著"保護國公爺要緊",然後很無恥的撤出了戰團,獨留下霸州知州衙門的官差們圍擋在並起來的幾張大桌子前邊,桌上擺著從地窖里搬出來的全部財產.

一見來自京城的大官兒威國公爺的官兵都撤退了,百姓們大受鼓舞,尤其是後邊的人,擠在人堆里的人,根本不擔心會被官差看到或者記住他,更是肆無忌憚的狂呼亂叫,煽動著大家往前沖.

一場大哄搶開始了,衙差們帽子也丟了,風火棍也沒了,袍帶靴子全不見了蹤影,連滾帶爬的從瘋狂的百姓中逃了出來.樊陌離和江推官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些暴民瘋狂擁搶,好象他們的身體已經不是肉做的,從四面八方擠過來,竟把結實的香案擠的咯吱作響卻沒人呼痛.

搶到了東西的人連口氣都來不及喘,立即從兩側殺出重圍.緊緊攥著手中的項鏈,耳環逃之夭夭,後邊沖過來的百姓見桌上已經沒了東西,心有不甘,立即沖向別處,見到什麼值點錢的抱起來就走.香爐,蒲團,懸掛的布幔,就差拿小刀刮佛像身上的金粉了.

這些原本就意志薄弱,很容易被他人言語,情緒所左右的信徒是很容易被感染的,尤其是此刻貪心已起,又是在這樣狂熱的場面刺激下,後邊的人已經沒有什麼可搶的東西時,開始心有不甘了.

"不患寡,而患不均",偉哉斯言,古人誠不欺我!

這些信徒還沒有看破紅塵,他們如果不計較利益,不比常人更在乎利益,就不會捐獻大量財產種善因,期盼來世非富即貴了.別人得到了,而他們沒有,這份不平,嫉妒,使他們已經狂亂的情緒達到了顛峰.

他們痛罵著,哭喊著.全然忘記了這里曾是他們敬畏膜拜的聖地,好象缺了這些錢一家人馬上就要餓死似的,不依不饒的圍住楊凌和樊陌離等官員,兩眼通紅,喊冤告狀,一定要得到補償,討得說法才肯走人.

楊凌要的就是這樣結果,利用他們的痰盂,先告訴他們每人都將分到一大筆錢,就象四個神棍給這些信徒們開出的讓他們來世成王成侯,大富大貴的空頭支票,讓他們的心理預期先膨脹到一個高點,然後用一個突然打擊使他們的希望變成泡影.

在他們的失落中,少部分人卻實現了這一願望,其他人的嫉妒心和攀比心理因此迅速發酵,導致他們希望落空的罪魁禍首又是最崇敬的活佛身邊的人,種種心理衍化出來的盲目憤怒,很容易就可以被他主導和利用了.

"怎麼辦啊大人?"江海文緝匪抓盜半輩子,還沒見國本來老實巴交的百姓會變得象瘋狂的獅子,一時也沒了主意.

"怎麼辦,國公爺?"樊大人六神無主的轉頭問楊凌.

楊凌咳嗽兩聲,忽地跳上一張桌子,振臂大呼道:"所有的人都不要吵,統統給我聽著!"

喧囂的大苗頓時一靜,擁擠的人潮凝止在那兒,目光齊刷刷的投在楊凌身上.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以神弑神!

楊大神棍在眾多信徒滿心焦灼,憤怒,急欲宣泄的時候,拋出了他親手炮制的第二篇神諭:"鄉親們不要急,四位聖僧早料到這些弟子們心志不堅,動機不純,四位聖僧在時,他們尚不敢胡為,聖僧歸返靈山,他們就會胡作非為.

昨夜,四位聖僧托夢給我,四位聖僧說,其實霸州有許多人冒充神佛,招搖撞騙,四位聖僧在時,因為心懷慈悲,希望能以一顆佛心感化他們,所以始終不忍揭穿他們的騙局.現在四聖僧功德圓滿,已經回返靈山了,這些騙子沒了顧忌,就要變本加厲的欺騙百姓了.

你們看,追隨四位聖僧的親傳弟子都背叛了他們,其他人就可想而知了.這里已經沒有資財可以給你們,但是你們知道霸州還有什麼人稱仙稱聖的吧?除了四位聖僧,那些大神半仙,統統都是假的,他們都是榨取百姓的錢財而已.

我們要把他們趕走,我們要把被他們騙走的錢財搶回來.現在,出發吧,四位活佛在靈山上看著你們,你們要把這些裝神弄鬼的家伙統統趕走,維護真正的淨土!"

如同一鍋沸水,轟轟烈烈的群眾滅神運動在楊凌大手一揮下誕生了.浩浩蕩蕩的'打擊一切假神仙’隊伍呼朋喚友不斷擴大,迅速向十里八鄉傳播開去.

楊凌的話給了他們一個合理的理由,一種自我欺騙,自我催眠的心理暗示:我干的是對的,我去趕走那些大神半仙,搶走他的錢財不會觸怒神靈,因為我是奉了真正的神聖的旨意,我是正義的!

霸州這幾年簡直成了神仙鍾愛之地,真人,法師,如雨後春筍一般不斷誕生,可是因為四聖勢力最大,影響最廣,曆史最久,所以其他的神棍都公認他們是最具神通的人,想開山立戶都要備了大禮拜碼頭的.

現在這些神棍一向公開承認是最具神通的活佛,而且他們剛剛在眾目睽睽之下白日飛升,名望已經陡升到至高無上的境界,這個時候他們的代言人公開聲稱其他一切所謂有神通的人都是騙子,又有無數的信徒作證,擁護,還有誰敢質疑?

那些神棍有苦難言,甚至難以做出任何解釋.他們不敢說四聖是假的,那麼就不能說堂堂威國公爺傳的神諭是假的.這樣就無法用任何理由反駁神諭說他們是偽神,是神棍的罪名.這就像太平天國時的東王楊秀清,當大家已經公認他是神明的代言人時,那麼最初造神的人也只能默認他的存在,否定他就是否定自己,否定自己創造的神,自己釀的苦酒只能自己喝了.

整個霸州開始了牛鬼蛇神大清洗.發動群眾斗神棍,是最行之有效的辦法,既不會招致百姓們的反對,而且各縣各鎮,哪兒有大神,哪兒有半仙,這些老百姓最清楚.

而且這些信徒口口聲聲說是奉了四位聖僧的旨意,所以根本不曾發生信徒之間的械斗,許多大神半仙地信徒在聽說威望最著,而且已經白日飛升的四位聖僧把他們信賴的神仙定性為神棍之後,立即反戈一擊,加入了倒攻清算的陣營.

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一切,以神之名![天堂之吻手 打]

***************

霸州的神棍們這個年不好過,一個個都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最令他們痛心的是,這些攆得他們東奔西躥,丟家舍業的百姓,打起的居然是他們一向用來蠱惑百姓的旗號.這些往日里威風不可一世,到處受人尊敬的大神半仙們,敗在了他們自己創造的神的手中.

楊凌有意識的調節著百姓的行為,既不打壓他們的熱情,又避免他們造成過激的行為.或者擴大打擊范圍變成一場無法控制的暴亂.

隨著一個個裝神弄鬼者被揭發出來,楊凌又令地方官員把他們和追隨他們一齊騙人的弟子,心腹們,押上街頭現場表演他們所謂的神通,以及如何招搖撞騙榨取錢財.

這些伎倆的揭發和表演,成了霸州各地的新年一景,百姓們既解恨又解惑,而且內容五花八門,猶如一場魔術表演,看他們在場子里辛苦表演完了,不用往里扔錢,還可以扔磚頭瓦塊,這可吸引了無數霸州百姓.

許多商號發現這樣挺能吸引人,干脆不再聘請舞龍隊,舞獅隊慶祝過年招攬生意了,而是主動請求把批斗大會開在他們店鋪門前,作為優惠條件,他們給衙差們免費提供茶水,午餐,板凳.

隨著一場場騙局的揭露,以及與四大聖僧曾經用過的相類似的魔術手法被揭露,最開始很狂熱,很光榮的執行著清剿"偽神仙,異教徒"的百姓們開始惶惑了,動搖了,心中堅定不移的執著和哪個不容侵犯的神靈開始被撼動了.

那些被關進大獄等待處置的神棍們,現在是一無所有.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何況是死了還要連累兄弟的狗屁"四聖僧",許多神棍豁出去了,開始有意揭發和四聖僧有關的騙局,聲勢浩大的宣傳使百姓們對"四聖僧"的疑慮越來越重.

現在,沒有人為"四聖僧"辯白,當各路"神仙"被清算揭發近于尾聲的時候,越來越多的不利證據指向了"四聖僧".無數的證據顯示,他們同樣是神棍,真相已昭然若揭,只是驟然失去寄托的百姓們沒人敢去捅破這層窗戶紙.

"四大聖僧"破碎虛空的第九天.也就是正月十二,保甲,里正,更夫們開始敲著鑼,敲著梆子四處宣布:官府已經抓住了攜款潛逃的四聖僧的徒弟們,明日將在霸州城公開審理這些僧侶.

第二天聞訊趕來的百姓人山人海,知州衙門根本放不下這麼多觀審的百姓,欽差行轅後院兒,那一大片圍牆都推倒了,就在"四聖僧"白日飛升的地方,由樊大人,江推官主審,威國公旁審,對四位聖僧的徒弟們開起了公審大會.

他們干的一樁樁,一件件案子,無不是四個神棍主使和指揮,許多案子都牽涉到破家亡命的重案,這些弟子們豈肯把罪責攬在自己身上?現在已經坐實了攜款潛逃的罪名,他們無法再和"四聖僧"攀關系,藉由眾多百姓的支持來脫罪.那就只有拼命往"四聖僧"身上潑汙水,把一切罪責都摘乾淨,把自己說成是無關輕重的小嘍羅,才有活命的機會.

造神,以神滅神,最後再把自己親手樹起的神聖拉下神壇.當所有的神棍在狂熱的信徒們的幫助下,象秋風掃落葉一般席卷一空後.失去利用價值的"四聖僧"就象塊破抹布一樣,被楊凌從神壇上丟了下來.

他們的徒弟當眾說出了一樁樁陰謀,穆生員拖著殘腿,滿臉翻著猩紅的血肉泣血悲訴,最後由四聖僧的徒弟當眾再次表演了一番所謂神跡,所有驚懼,疑慮的目光都投到了神的代言人,親眼目睹,親口說出四聖僧白日飛升的威國公身上.

楊大神棍的最後使命完成了.這次,他頒布的不再是神諭.而是簡單說出懲治四妖僧的手段後,立即發表措辭嚴厲的打擊邪教,打擊神棍的官方聲明,宣布徹底取締近十年來成立的一切門道會社,原屬于占用的正規佛教,道教的廟產,地產立即歸還,身負重案的神棍嚴格審查,按律處治......

最後一座神龕,在他鏗鏘有力的宣讀聲中,轟然倒塌了......

***************

神棍門榨取的錢財要清算,地產,房契要歸還,身負的血案要審理,這個時候當然不能接收黯家差抄的財產,瓜前李下要避嫌呐,萬一老百姓懷疑本公爺假公濟私,往里邊摻和霸州百姓捐給佛爺,道爺們的香資怎麼辦?

楊凌的理由冠冕堂皇,樊陌離只請示了一回,也就沒空再來,昔日在神棍們面前叩頭如搗蒜的信徒們轉移了陣地,把叩頭地點換成了知州衙門.

原來是叩頭祈福求來世富貴,然後遞上大把的銀子,現在是叩頭哀求返還財產,討還血債.然後遞上淚痕斑斑的狀紙,衙門口的大鼓短短兩天都敲破了四個了,忙得樊大人,江推官團團亂轉.

普通百姓的案子他們還能拖一拖,象穆秀才這樣在地方頗有聲望和勢力的家族,受騙上當的也不計其數,做官的人對地方豪紳的依靠是很大的,對他們就不能馬虎了.至于張忠張公公,衛所朱千戶這些不遞狀紙遞帖子的官兒們,咬牙切齒的讓他們嚴辦神棍,盡快追回他們捐獻的財產,那就更不能馬虎了.

所以現在樊大人巴不得國公別來給他添亂,他也實在沒時間辦交接,清點查抄物品了.楊凌正好得其所哉,東游西逛,拖延時間不回京去.

副欽差梁洪這個年過的也很忙,他把'四聖飛升神跡展示處’的牌子一翻,寫上'千刀萬剮四大神棍斃命處’,進來一個十文錢,如果肯拿十三文,還外贈狗糞包一個,供他們投擲發泄,照樣賺得錢如流水.

正月十五,鬧花燈.

在霸州鬧花燈,自然要去勝芳鎮.勝芳的花燈十分有名,其制作技巧或繁或簡,有大有小,大至丈余,小不盈寸,可玩于手掌之中.各式各樣的宮燈,人形燈,植物燈,鳥獸燈,風物燈,建築燈等有數百種之多.

霸州上下都在忙.楊凌卻輕裝簡從,悄然抵達勝芳鎮,要夜賞花燈了.

這段時間,他並沒有放過京師的一舉一動,京師官員陸續回朝.實際上由于今年劉瑾來了次突擊大考核,除了李東陽,楊廷和等較有遠見的人遠離京師避開這即將發生的暴風雨,大部分官員都沒走,都忙著拉關系,走後門,跑官要官呢.

因為劉瑾又下令要裁撤人員,精簡機構了.京師各大衙門要裁出三百人的名額來.但是只要是他門下出身的,不論貪汙,年老,有病,一概保留.都指揮以下的官員,現在只要劉瑾寫個"委任某某為某地某官"的條子,吏部就立刻照辦,不敢再奏.

就連那個一向喜歡對著干的小蘿蔔頭楊慎,似乎因為靠山全離京了,也變的安分多了.除了調動軍隊官員還提出反對意見,其他時候大多裝壟作啞,不聞不問了.

三大學士就剩下一個焦芳了,可這老頭兒據說生了大病,整日不露面.劉瑾對他如此識相很是滿意,于是投桃報李,聽說焦閣老討厭江西人,因此規定江西人不准擔任京官.他想起當初謝遷力主處死八虎,而謝遷是余姚人,又規定余姚人不准擔任京官.

劉瑾的權利越來越大,得罪的人也越來越多,這種種行為,不但是朝中地方的官員,連各地的生員士子,都為之憤慨.

劉瑾勒令各部自查自糾,刑部尚書無所彈劾,被劉瑾喚去痛罵一番,回來之後無可奈何只好把下屬王尚賓三人請來喝了頓酒,然後一邊道歉一邊宣布要彈劾他們,隨便找點罪名,以證明自己也是堅定不移的執行劉公公的旨意的.

最令人拍案稱奇的是,劉府收禮已蔚然成風,所有京官出差回來後都要到劉府送份厚禮,過年返鄉的自然也不例外.其實京官遠不如地方官手頭富綽,還不容易出去一趟,地方官贈送的程儀禮物還不夠給老劉送的.

張彩知道劉瑾這麼干,早晚把人全得罪光了,你吃肉要是別人連湯都喝不上一口,那誰還死心踏地的跟著你?可他又不敢勸劉瑾不收禮,而且也知道勸了沒用,便委婉的柬言道:"公公,地方官都是比較有錢的,而且遠在地方,讓他們孝敬些禮物那是應該的,可是京官兒大多沒什麼來錢的門路,出趟公差才能撈點油水,如果他們來送禮,那出京後必然加緊搜刮,還把罪名全栽在您的頭上,說是為了給你送禮,這不是敗了您的名聲麼?

再說,京官就在您眼皮子底下,平常辦事都是用得著的人.只要他們聽公公的話,安心為公公辦事就行了,還差他們那點禮物麼?"

劉瑾當時不太高興,可是等張彩走了,想一想又覺得大有道理,就在這時候禦史歐陽云等十幾個人剛剛過完年回京,提了禮物來給劉大官人送禮,劉瑾為了顯擺自己清廉,禮物沒收,把十幾個人全送刑部去了,以賄賂罪判了刑.

這一來百官惶恐,全不知道什麼禮物該送,什麼禮物不該送了,要送禮之前還得先備份禮,買通劉瑾身邊的人問個明白,以免犯了他的忌諱,結果層層小鬼伸手要錢,需要花費的銀子反而更多了,百官更加怨怒.

楊凌聽了手下的稟報,只覺得啼笑皆非:這位仁兄......還真是位搞笑專家.在皇上面前,他八面玲瓏,心思機巧,從來不干出格過分的事.可是一到了下邊,什麼昏招都出來了,這不是想著法兒給自己刨坑呢麼?

楊凌囑咐手下靜觀其變,自己沉住了氣在霸州等機會.他和宋小愛,劉大棒槌等人到了勝芳鎮時,先期已有六七十名侍衛趕到了,這些全是心腹,化裝成普通百姓包下了一處客棧.

楊凌到了住處,沐浴更衣,換上一身衣袍,那袖箭火槍仍習慣性的佩在身上,就在房中用了晚餐,便帶了四十余名精銳侍衛信步出了客棧,先在勝芳鎮街頭閑逛.

勝芳花燈有農曆七月十五中員節盂蘭盆會"放河燈",再就是元宵大葦棚"冰燈大會",同時鎮內舉辦元宵燈會.由于此地燈會聞名于外,也有不少外地富紳前來觀賞.所以盡管楊凌一副生面孔,卻並不惹人奇怪.

楊凌身穿一襲青衫,一頭黑油油的長發挽成一結,用青綢子系上沉香木發箍.外邊卻罩一襲昂貴的雪白輕裘,面如冠玉,目如郎星,就連腰間一枚玉佩隨著步伐輕輕一蕩,都透著儒雅風流,瞧得鎮上不少姑娘媳婦兒頻頻回頭,投以愛慕欣賞的眼光.

侍衛們扮做游客,遠近散落,楊凌身前只跟著大棒槌和宋小愛.大棒槌身著青衣小......大帽,氣勢凶凶,一副豪門豪奴模樣.

宋小愛作清秀俏巧的小侍女打扮,黑亮的頭發挽成未婚少女的三丫髻,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皮鮮肉嫩,小嘴櫻桃,眉目如畫,粉臉桃腮,猶如一朵含苞欲放的鮮花.

這一行三人都有吸引人的本錢,尤其那貴介世家的氣派,立即引起了幾個扒手的注意,開始有意無意的躡在左右.

剛值傍晚,但是街上已經很熱鬧了,剛剛走到三岔路口,忽見前邊一條凜然大漢,也做秀才打扮,只是那身子段兒實在粗獷,頜下虯髯與大棒槌相似,卻環目大眼,極是威風.這樣一條威風大漢,路上走的卻是極是小心,只見他扶著一個身披斗篷,嬌嬌俏俏的美人兒,正緩緩行于街頭,那小心翼翼,倍加呵護的舉止,可以看出對這女子是何等的寵愛.

那女子是個少婦,比虯髯大漢矮了一大頭,身材秾纖合度.她頭梳盤龍髻,水湖綠織花比甲,窄袖子同色繡富貴花的蜀錦夾襖,迤地百褶裙,小不勝握的小蠻腰上,鸞帶里掛著一條隱約可看到金花影的彩巾.

粉臉桃腮,檀口帶媚.一雙水汪汪的明眸,一顰一笑風情萬種,盡管她所穿的衣裙是冷色,卻依然如春水蕩漾.款款移動間,裙底弓鞋隱現,這位婦人顯然就是那位大汗的妻子.

這樣一個身材魁梧的大汗,卻娶了這麼一位嬌媚可人的小嬌妻,楊凌瞧著有趣,不禁注意地看了兩眼,發覺那大汗雖粗獷高大,只是天生骨架粗大,看其神情氣度卻絕非粗人.那大漢也在看他,一番打量,似乎對他一行三人的氣質也頗為欣賞.

二人相視一笑,互相點點頭,正要錯肩而過,那大漢目光一閃,忽地瞧見一人,不由哈哈大笑道:"封半仙,好久不見,你也來看燈麼?"

這人雖非粗人,可這嗓門實在太大,楊凌等人不由自主的扭過頭去,看向他招呼的人,只見一個三十多歲的清瘦漢子,唇上兩撇鼠須,身上袍子雖顯示家境不錯,可是縮肩塌背,走起路來有種狼顧之感.

那人氣急敗壞,連忙提著袍袂跑過來,一邊跑一邊恨恨的道:"你個趙瘋子,別亂囔啊,我叫封小木,不叫封半仙.你可別害我,楊砍頭在霸州城正屠神滅仙呢,誰沾著神啊仙的誰倒黴,鎮上的劉大神兒說是跳神時占了人家老婆便宜,剛被人家男人剁了一菜刀,都不敢報官呢!"

被稱作趙瘋子的大漢暢聲大笑,拍手道:"哈哈哈,任你道行再高.神仙也怕菜刀.呵呵,不叫便是,不過你孤家寡人的,怎麼有興致來看燈啊,不是想趁機蒙倆錢兒花把?"

那封半仙面皮漲紅,趙瘋子渾然不覺,又調笑兩句才陪著妻子告辭,隨風還傳來他妻子細細柔柔的聲音:"看你,人家又沒惹你,何苦這般挖苦?總是給自己惹......"

楊凌想不到滅神運動如此深入人心,估計神棍在二三十年之內在霸州都休想有市場了,他和宋小愛相視一笑,轉身向鎮外走,要去瞧瞧久負盛名的勝芳花燈.

封半仙見趙瘋子走了.恨恨的啐了一口道:"呸!真是個瘋子,仗著家里有兩糟錢兒,不把老子放在眼里."

這時兩個緊跟著封半仙的人追了上來,說道:"丞相,您慢點兒呀".

這話聲音絕對不大,站在楊凌這兒本不該聽到,可是這是三岔路口,楊凌正要往鎮外走,風呼的急,正順風向他這個方向,嫋嫋的話音兒陡地入耳,一閃即逝,卻被楊凌聽了個真切.

"丞相?!!!"我沒聽錯把?這是什麼稱呼?

楊凌大駭,難道汗唐宋元某位大官人穿越過來了?

楊凌眼睛發直,目光微微一轉,正碰上宋小愛那雙古怪的眼神,四目一對,兩個人都從對方眸子里讀懂了一句話:"你沒聽錯,他喊的就是丞相!"

***************

PS:(今天的標題貼切,不加上三字實在可惜,哈哈,天作之合呀)如果有月票,請投給辛苦碼字的我吧~投關關者得永生,呵呵,本神棍要開始蠱惑人心啦!!

好累好累,腰和肩胛越來越疼了,我失算了,買了把沒扶手的椅子,靠背離的又遠,坐著好累啊,這個星期天一定得去九路弄把好椅子.

上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38章 破碎虛空    下篇:卷九 決戰紫禁之巔 第340章 滿堂皇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