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七 殺邊樂 第283章 小魚吃大魚   
  
卷七 殺邊樂 第283章 小魚吃大魚


何炳文一聽苦笑不得地道:"成大人,行軍出兵非同兒戲,靠抓閹決定……咳咳,是不是有點兒……"

成綺韻笑道:"既然行軍打仗不是兒戲,我一個婦道人家,又不是軍中將領,如何拿得主意?"

何炳文為之語塞,只好苦笑道:"成大人是怪我臨事推諉麼?要說作戰,無論水陸,調兵遣將盡有相通之處,具體戰法又有水師將校,本官何慮之有?實是……楊大人常說戰爭非為戰爭而戰,不能圖個一時痛快.可何某打仗在行,談朝政就是門外漢了,所以這仗該不該打,什麼時候打,打到什麼程度,我可就拿不准了.成大人一直追隨在總督大人身邊,對大人的心思比較了解,所以本官才誠心求教."

成綺韻微笑道:"早這樣說不就結了,那我今日就臨時充任何大人的參贊,幫您出出主意.阿德妮說的情況來看,我們所稱的佛郎機並非一個國家,而是兩個,現在呂宋佛郎機,滿刺加佛郎機,澳門佛郎機是不是全來自一個國家,彼此關系如何,我們不知道.第二,西方海盜有朝廷支持,甚至……一些正規軍隊其實干的就是海盜買賣,所以滿刺加海盜到底是什麼身份,我們不知道.因此,盡殲這伙走私商人,滿刺加"海盜"會作何反應,是否會破壞現在這種暫時僵持的局面,我們也就無法揣測.畢竟戰陣之上殺敵再多,都不會成為國家之間結怨的理由,但是由于走私者挾怨刺殺了一名貪官,便將千余婦孺老幼盡皆殺死,占不住一個理字."

成綺韻看了何總兵一眼,見他聽得入種,便繼續道:"但是另一方面,占據滿刺加的佛郎機人,沒有武力威懾是絕不會拱手相讓.所以和他們這一仗是打定了,他見識了大明水師的實力,才肯放棄巧取豪奪的念頭,以後規規矩矩地和大明做生意,從這一點上來說,對他們又不必太客氣."

"不過,他們現在畢竟是海上霸主.自西而東的海洋線,他們已捷足先登,掌握手中.大明要發展海運就不能不正視他們的存在.兩國相隔萬里.真要走彼此交惡,由于戰線漫長,路途遙遠,誰也沒有能力傷及對方的根本.戰事連綿徒耗財力,說不定反叫別的國家混水摸魚,那又何苦來哉?所以……"成綺韻端起茶,微笑道:"所以這仗就要打得有學問了,既要打痛了他,打怕了他,又不能結下不解的仇恨."

何炳文聽了若有所思,沉吟半晌道:"成大人的意思,這仗還是要打的,只是要盡量少殺傷人命,以留下今後轉寰的余地."

成綺韻欣然說道:"正是!"

阿德妮聽說那島上過半是佛郎機國婦孺,不免動了惻隱之心.趁機說道:"若要不戰而屈人之兵固然困難,不過要想盡量減少傷亡卻不難.他們倉皇出逃,船上火炮不多,再加上有許多婦孺,戰力是難以保證的.如果我們在作戰時將他們戰船引開,另外運兵趁島上空虛占領浯州嶼,斷了戰船的後路.同時以島上婦孺為人質,再宣布一旦投降朝廷將從輕發落,諒他們不會再存著玉石俱焚的決心."

何總兵雙目一亮,笑道:"妙,明修棧道,暗渡陳他.挾持人質,投鼠忌器,最後再施攻心之策,阿德妮姑娘此計甚妙."

阿德妮有點心虛地笑了笑.這計策可不是她想出來的,達·伽馬的艦隊攻擊土著部落時,由于艦隊兵力有限,就常常使用這一招.

他們倚仗火器犀利,用一股部隊將土人戰士引開,然後另外潛伏的部隊就趁機攻入他們的部落,挾持婦幼後再威通他們投降.

只是……土人被迫投降的結果,常常是有戰斗力的青壯年被屠殺一空,"從輕發落"從來都是一句空話,如果他們的兵力不足以控制整個部落,屠殺就成了必然的手段.

成綺韻又道:"方才見幾位將軍在外面試演戰船,正提及以小船打大船,以多船打少船的戰法.這股佛郎機人戰力有限,我們又是以迫降為主,不宜大量殺傷人命,正好讓艦隊拿他們試演一下這種戰法."

何炳文笑道:"你說彭鯊魚的'五點梅花陣’麼?唔……"他略一思忖,雙眉一展道:"好,就這麼辦!來人呐,擊鼓聚將!"

※※※※※※※※※※※※※※※※※※※※※※※※※※※※※※

"塞拉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應冒險逃向滿刺加,盡管有大明水師阻擋,可是只要沖過去我們就是安全的,現在怎麼呢?站在這兒我都看得到對面的陸她,大明朝廷一定會派軍隊來的."

一個金發男子不耐煩地搖頭道:"皮雷斯,不要再抱怨了,滿刺加的人是一群海盜,我們沒打過交道,可能還是些西班牙人呢."

短火銃在他腰間的皮帶上晃蕩著,他扯斷了一根草莖,皮靴踏著郁郁蔥蔥的野草攀到崖頂,叉著腰端了幾口粗氣:"就算他們是葡萄牙人,也不過是一群流氓,囚犯,強盜的組合.明朝的官員也許會砍掉我們的頭作為懲罰,可是落在這些海盜手里,他們會把我們所有的男人沉到大海里,然後搶光我們的金幣,玩弄我們的女人.

他聳聳肩,說道:"親愛的皮雷斯,如果這樣的話,我甯願落到明朝人手里.也不願意被海盜們的雙刃斧大卸八塊,丟到海里喂魚."

他說著,走到懸崖邊的一塊岩石上坐了下來.

崖下是湛藍的海面,澄澈的如同一塊美玉,拍擊在岩石上的浪花,潔白得就象綴在美玉上的百合花,海浪推動出一條條白線,如同美麗的花紋.

他把雙肘支在膝蓋上,煩躁地扶住了額頭,海風拂動他的頭發,就象他的心情一樣煩亂.皮雷斯是個四十多歲的紅發男子,他在塞拉弗肩膀上寬慰地拍了拍.然後也在他身旁坐下來.

海鷗掠空低翔,傳來一聲聲鳴叫.皮雷斯低聲嘟囔道:"我們攜帶的糧食只夠吃七天的,馬考官員被殺的消息一定已經呈報給他們的政府,我不認為他們會坐視不理,總得想個辦法."

他說的馬考就是澳門,初來此地時他們登島向正去媽祖廟里進香的百姓生問起此地名稱,百姓誤碼以為是問廟名,便回答說"媽閣",這些語言不通的葡人便認定此地叫"Macan",如今雖然知道這里的真正地名了,但是他們已經習慣了以馬考來稱呼它.

"我知道,如今逃去呂宋更安全一些,可是能否站住腳還不好說.另外"美人魚"號受炮擊嚴重,得停港維修一下,最可惜的是我們還有三艘商船沒有回來.我們匆忙從馬考逃走,恐怕要和他們失散了."

塞拉弗激動地站起來,攤開雙手大呼道:"我的上帝啊,那是我剛剛出資建造的三艘貨船啊,他們得不到消息,返回馬考時會被明軍收繳的.該死的,我的船,我的船.船啊!"

他最後一句"船啊"聲調陡然拔高了八度,形同鬼叫一般,把皮雷斯嚇了一跳,連忙道:"塞拉弗,冷靜一下,冷靜一下,中國人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我們在呂宋重新紮穩腳跟,船還不是想建多少就有多少."

塞拉弗象見了鬼似地指著海面,直著眼繼續嚷道:"船啊,好多船!我的上帝,是明軍的戰艦!"

皮雷斯愕然扭頭望去,海面上果然有數十艘戰船浩浩蕩蕩向這里駛來,船帆張布,乘風破浪,皮雷斯不由臉色大變,也跟著怪叫起來:"上帝,好多船啊!快快,馬上逃走!"

塞拉弗定晴看了看,眯起眼道:"全是小船,沒有大型戰艦,論速度我們跑不過它的,憑我們的火力可以干掉它們,來吧,馬上下山讓戰艦出港,被堵在海灣里就要完蛋了.把它們打沉,撞沉,在他們派出大型艦隊前,我們還可以有充分的時間修好'美人魚’,然後逃往呂宋.快走,皮雷斯!"

危機臨頭,兩個投機走私商人亡命的本性被激發出來,他們匆匆下山召集戰船出海迎戰.當他們起錨升帥,緩緩駛出海灣時,在那些明軍戰船後面出現了同樣數量的平底沙船,半途轉句,利用適于淺水和暗礁區行船的特點,向唔州嶼多礁石的一面海岸迫近,而正從海灣里拐出來的葡人戰船根本沒有發現這另一股敵人.

這伙葡人有五艘戰艦,但是在逃跑中,"美人魚"號受損嚴重,正停岸修理,僅余四戰艦,此外還有兩艘配備四門炮的武裝商船,憑著船堅炮利,他們呈雁翅型向明軍艦隊氣勢洶洶地迎了上去.

湛藍的海水翻湧著,對面的明軍艦只雖然很多,可是明顯都是些小型戰船,根據他們的了解,這樣的戰船每船只配備有兩門火炮,這樣的火力顯然不放在他們眼里,所以充當排頭兵的"海盜王"號根本沒有等候兩翼的配合,就加快航速向明軍艦隊沖去,想首當其沖打沉幾艘明艦,從氣勢上將明軍戰艦打垮.

白發蒼蒼的彭鯊魚扶著船舷站在艦首,韓武和另一名水師將領站在舵盤旁邊.這一戰是首次經微弱火力的多船對抗火力密集但數量相對較少的敵艦,屬于技術戰,為了以防萬一,象韓武這樣半道出家的水師將領多抱著學習和觀摩的態度,而將正式指揮權力交了海戰經驗嫻熟的老將.

彭鯊魚眯著老眼注視著敵艦的動靜,正中央那艘大型戰艦脫離了翅形船隊行進的行列,在沒有兩翼艦船掩護的情況下突然冒進,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

敵艦的主帆刷地一下落了下去.彭鯊魚見狀立即下令道:"敵艦要進攻了,各艦分開,切割包圍!"

敵艦龐大的艦身行進速度放緩,船身開始傾斜起來,那一排排密集的舷炮已經露出了第一個炮口.但是經驗豐富的彭鯊魚早在對方放下主帆時就下達了分散的命令.小船的機動靈活在此時完全發揮了作用.

巨大的艦身正緩緩移動到攻擊陣位的"海盜王"號愕然發現,對面呈鋸齒狀參差行進的明軍戰船已經分成兩隊向左右駛開,中間一塊開闊的海域完全讓給了他們,船身已完成橫向待攻的"海盜王"號必須重新調整戰位.

可是趁此機會,四艘小型明軍戰艦象瘋了似的從艦首,尾方向朝它急速貼近過來.與此同時,分向兩翼的明軍戰船再次分散,兩隊變四隊,四隊變八隊.爭隊艦船都由四至五船組成,利用突然的插入和船體的靈活.一邊避開葡船的舷飽要害,一邊竭力向他們靠近.

"轟轟轟"後續趕到的葡艦先開火了,炮火在海上激起一道道水柱,但是由于明軍戰艦的避讓,同時先鋒戰船已經穿插進葡軍陣營,使他們的火炮無法毫無顧忌地發射,所造成的危害有限.

"嗵"地一聲響,一艘明軍的快船貼到了"海盜王"號上,"海盜王"龐大的艦身搖晃了一下,水手們抓起戰斧和火銃沖向船舷,趴在船幫上向小船射擊和投擲武器.

可是他們驚訝地發現,戴著頭盔,舉著藤牌的明軍根本沒有試圖登船,沒有鉤鐮,撩鉤拋上船舷.只聽"咚咚嗵嗵"一件響,然後明軍就象膽小鬼一樣舍了戰船紛紛跳下水去拼命地向遠處游開了.

船上不知堆積了什麼,烈火瞬間蔓延開來,而且那火船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緊貼著"海盜王",船行它也行,烈火也燒不斷,眼尖水手發現明軍用"過船釘槍"將十幾道鐵索釘在了"海盜王"的船板上.于是水手們只好咒罵著拋下刀槍去取抽水滅火裝備.

可是這時其他幾艘明艦逼近了,他們使用了大量的燃燒性火器,火箭,噴筒,火球,火蒺藜,煙球,煙罐等,雖然不致對葡艦造成太大的傷害,卻也弄得烏煙瘴氣,讓水手們應接不暇.由于船離得近,雖然明軍船上只有兩門火炮,但是兜著***打,再加上葡人戰艦巨大,目標明顯,所以傷害不容小覷.

一武裝商船被明軍戰艦鉤住了,船上大炮失去了作用,四艘船用鉤索鉤住了商船,開始有士兵向船上攀爬,另一艘船游戈著用火銃和弓箭壓制著船上的火力作掩擴.

"糟了!這樣打簡直就是螞蟻吃大象,我們的火力優勢根本得不到發揮!"一時大意的塞拉弗驚覺上當,立即傳令所有戰艦脫離戰斗,擺脫明軍的包圍,以便重新展開對戰陣形,用遠戰和大炮進攻.

葡人的戰艦強行突圍,但是"海盜王"號的一側船舷已經燒出了大洞,此時海上波浪不高,否則風掀巨浪,湧水入艙的話,"海盜王"勢必側翻.另一艘"塞拉姆"號也拖著火船,船屁股上冒著濃煙緊隨著逃了開去.

除了明軍自焚的火船,另有三艘被他們的戰艦擊毀,從兵員傷亡上看明軍要多一些,但是四艘葡人戰艦兩艘受損,這是他們承受不起的損失.

"海盜王"號收攏了戰船,驚魂尤悸地重新布置攻擊陣形,他們只剩五艘船了,有一艘葡人商船在打退了明軍三次攻擊後,最終被明軍沖上船來,塞拉弗命令艦隊擺脫戰圈時,那艘船還停在原地爭奪控制權,現在看上去應該已經被明軍徹底占領了,因為它也加入了明軍戰陣,向自己擺出的攻擊隊形.

※※※※※※※※※※※※※※※※※※※※※※※※※※※※※※

運兵船已經在另一側悄然靠攏,大批的步兵涉水上岸.由于浯州嶼過大,葡人在這一面根本沒有安排守衛,派出摸索地形,探察敵情的斥候搜索出近三里山路也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蹤跡,已然趕回報告.

彭小恙秀著那身雄健的肌肉.肩頭扛著鬼頭大刀,板著臉喝令那些步卒整肅好隊形.阿德妮英姿颯爽地與他他並肩站著,她穿著全套亮銀色魚鱗甲,頭上的銀盔閃閃發光,但是她沒有持劍.腰帶上只插著兩柄短火銃.

她的盔甲其實並非鐵制,而是紙制盔甲,這樣輕而易行.本來何炳文和成綺韻都是堅決不允許她出戰的,她對于楊凌的重要性,兩人都心知肚明,可是阿德妮堅持要來.再說要找一個精通佛郎機語,又能迅速取得島上婦孺信任,安撫住他們的人,也非阿德妮莫屬,最後二人只好同意.並暗中囑咐伍漢超和宋小愛一定要保護好她的安全.

此時宋小愛正笑盈盈地蹲在旁邊,忍俊不禁地看著伍漢超在那兒干嘔,她一邊捶著伍漢超的後背,一邊嗔笑道:"彭大人都說了這海船比不得內陸的官船四平八穩,叫你坐下來還逞能站著,嘻嘻.武當的千斤墜定得住你的腳,可定不住你的胃吧?"

"嘔∼嘔∼,死丫頭,輕一點,嘔∼∼,你怎麼沒事呀?"

"嘻嘻,我也沒坐過船呀,可就是沒事.我哪知道.",宋小愛掩口笑道.

"伍將軍沒有事吧?要不然讓他留下歇會兒吧,我們帶軍前去就好."阿德妮關切地道.

伍漢超苦笑著站起身,搖搖頭道:"我沒有事,准備出發吧,我跟得上."

開玩笑.他可是負有保護阿德妮的重任的,豈能自己留在這兒.漫說阿德妮在改良明軍火器方面是極重要的人物,單是總督大人未婚妻的身份,他就大意不得.

明軍沿著蜿蜒的海岸出發了,弓箭手和火銃手在前,刀盾手在後,軍中並沒有重裝步兵和裝備.

葡人在向陽的一面山坡上紮營,營帳中留有六十名持有武器的警衛,另外"美人魚"號上水手正在加緊搶修,他們也都是隨時可以參戰的士兵,其他的人都是這些葡人走私商的妻子,兒女和奴仆.

由于海上正在打仗,盡管站在這里看不到戰局,但是所有的家眷們都憂心忡忡地站在岸上眺望著遠方,當明軍從他們的後面出現時,還沒有一個人發現,最後還是船上的水手先發現明軍正飛速靠近,急忙高喊起來.

驚慌失措的婦孺們關叫著一轟而散,士兵們則抓起武器找著掩體,火銃聲此起彼伏,海岸上一片硝煙.前方的岩石後突然站起兩名葡人,幾名弓箭手慌忙搭箭瞄准,只聽"砰砰"兩聲響,那兩名葡人手中的火銃已遠遠地飛了出去.

阿德妮提著兩枝冒煙的火銃蹲回了石後,只露出一對漂亮的大眼睛盯著前邊的戰況,她正要重新裝填彈藥,兩個嚇得一愣的葡人就被幾枝利箭射穿了身體栽倒下去.阿德妮蹙眉叫道:"失去武器的人不要再殺,盡量活捉他們!"

同時她提高嗓門用葡語向對面高聲喊話,可是盡管聽得懂她的語言,那些葡人怎肯相信,仍然倚仗這里處處是岩石掩體而負隅頑抗著.但是他們能戰的士兵太少了,除了正在僵持戰斗的,這片山坡已經有明軍分散開來去抓捕四處逃散的婦女和兒童,很快就要形成四面合圍,葡人在明軍的弓箭和火銃打壓下反擊已經愈來愈弱……

※※※※※※※※※※※※※※※※※※※※※※※※※※※※※※

海面上,雙方再次展開交鋒,遠遠的葡人就以猛烈的炮火開始實施打擊,但是經過方才第一輪較量,明軍對于梅花點陣式切割包圍已經有了些心得,船體移動更加靈活,角度更加刁鑽.

看起來毫無陣形的明軍戰船四五艘為一組,各有目標,穿插迂回.炮彈在它們周圍炸起道道水柱,靈活快速地移動使它們中彈的可能減至最低,它們一面用炮火還擊著,一面有目的地靠近,在又損失了三戰船後再次形成了分組合圍之勢.就象一群瘋狂的小食人魚,盯住了一頭長著獠牙利齒,卻無處下嘴的大海鯊,肆無忌憚地攻擊著.

葡人的主力戰艦空有密集的炮火,雙方的戰船一旦形成混雜隊形,它們根本無法形成有效的打擊,那情形就象是一個巨人揮舞著拳頭和一團空氣開戰.塞拉弗快要被氣瘋了.

就在這時,一串密集的爆炸聲傳來.爆炸的聲浪既密集又劇烈,塞拉弗駭然向爆炸響起處望去,只見一道道火光仍在不停地響起,"瑪利亞"號上濃煙滾滾,火光熊熊.

隨著又一串密雷似的沉悶爆炸聲,整艘船從中間斷成兩截,海水迅速灌入船腹.將兩截斷船又向中間壓合過來,船頭和船尾翹起老高,一些僥幸沒有炸死的水手驚叫著從船上拼命地向海里跳去.

戰斗在這刹那似乎停止了,所有的人都望著那條長十五丈,高三層的巨船在爆炸聲中一寸寸地陷向海水,看著它被濃煙和烈火包圍.終于有人驚呼起來:"上帝啊,'瑪利亞’的火藥庫被擊中了,它被擊沉了!"

明軍的戰艦也暫時停止了攻擊.圍攻"瑪利亞"號的五艘小船上的炮手懵懵然的也不知道是誰發的炮彈那麼巧,正好擊中敵艦的彈藥庫,以致將這艘龐然大物就些擊沉.

蒼涼的海螺號聲將交戰的雙方驚醒過來.皮雷斯失魂落魄地望向海灣方向,只見一艘小商船正搖搖擺擺地駛向戰場,桅杆上懸掛著一面刺眼的白旗.

船越來越近了,每一個人都可以清晰地看到,船頭上站著十多個婦人,老人和孩子,在他們的後面,是衣甲鮮明,刀出鞘,弓上弦的明軍士軍.

葡人的斗志迅速消失了,他們盡管也戰斗,但他們並不是真正的戰士."瑪利亞"號的沉沒,"海盜王"號的重創,再加上海島已被占據,妻小已成俘虜的事實,讓這些走投無路的走私商人萌生了怯意.

塞拉弗注意到士兵們望向自已的目光已充滿了猶豫,尤其是當船頭的葡人家眷高喊著"放下武器投降,明廷會寬大處理"時,許多人手中的武器已緩緩垂了下來.

塞拉弗知道大勢已去,他的船在激戰中已被湧起的海浪灌進了一些海水,船體有些傾斜,他踉踉蹌齧地走到船舷邊,半晌才喊道:"降下旗幟,我們投降!"

他的部下毫不遲疑地馬上執行了這一命令,塞拉弗望向大海的南面,臉上擠出一副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或許……皮雷斯是對的,如果我當初逃向滿刺加……"

楊凌私密回到福州城時,就聽到街頭巷尾在傳說明軍又打了大勝仗,俘獲了大私的番鬼.男人和女人都繪聲繪色地描述著戰俘剛剛被押進福州城的情形,楊凌不知出了什麼大事,不由得心里一緊.

如果他不在時出了紕漏,作為主帥,他將毫無疑問地承擔全部罪責.楊凌打聽到番人已被押到何總兵軍營,連總督府也沒回,就匆匆穿城而過,直奔大營而去.

楊凌沖進大帳,頭一眼就看到帳中站著兩個金發碧眼的男子,旁邊另站著兩個人,黑漆漆的好象剛從煤堆里扒出來,一眼晴的白眼仁特別明顯.楊凌征了征,驚奇地叫道:"黑人?"

這時一聲驚喜的嬌呼道:"親愛的楊,你終于回來了."說著,一個身穿亮銀魚鱗甲的英俊小將軍,一下子撲到了他的懷中.

上篇:卷七 殺邊樂 第282章 老娘當家    下篇:卷七 殺邊樂 第284章 聯合會議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