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七 殺邊樂 第281章 咽喉之地   
  
卷七 殺邊樂 第281章 咽喉之地


楊凌和何炳文,劉知府以及雪貓父子推杯換盞,談笑風生之際,忽然"哐啷"一聲響,一個龐然大漢撞開房門,跌跌撞撞地闖了進來,房中嬉笑聲頓時一停.

楊樹凌懷里坐著的是個身材嬌小的俏麗女子,藝名叫做"香墜兒".可這"香墜兒"再怎麼纖巧,那一身溫香軟玉也有八十多斤,她自打撲到這位年輕英俊的欽差大臣懷里後,就搖身一變成了狗皮膏藥,黏在他身上連推都推不開.

楊凌的大腿被這香墜兒都壓麻了,可他存著心事,今晚又擺明是和雪貓到***場中尋歡作樂,所以一直虛應其事,強自忍耐.這時一見劉大棒槌,楊凌心知那事兒來了,趁機一拍桌子,厲聲喝道:"本官正和兒位大人飲酒,誰叫你闖進來的?"

說著他順勢在香墜兒的纖腰上一推,這位姑娘見欽差大人聲色俱厲,似乎發了脾氣,可不敢不見好就收,連忙輕抬粉臀,閃到了一邊.

劉大棒槌也會作怪,瞪著一雙綠豆眼叫道:"大帥,您快去看看吧,雪……雪貓的人反啦,現在城外到處是人,叫嚷著要殺了大帥,搶奪福州城,城里的百姓都亂了套了."

"什麼?"楊凌刷地一下站起身子,怒目瞪向雪貓.何炳文"嘩啦"一聲掀了桌子,大手一探就把雪貓的三公子揪了過來,一把扼住了他的咽喉.劉知府則慌慌張張地跑到門口,撲撒著雙手象只老母雞似的扯開嗓子大叫起來:"快來人呐,快來人呐,拿反賊!拿反賊!"

門外的侍衛們一擁而入,雪貓的親衛也沖了進來,只是他們人少,片刻功夫就被楊凌的人包圍住,一時雙方劍拔弩張.

雪貓慌了,連聲道:"住手,大家住手,這……這一定是誤會,沒有我的命令,他們決不敢攻城的?"

楊凌冷笑一聲,厲聲道:"說的好,沒有你的命令,沒有人敢攻城,那麼現在有人攻城,那是出自你的授意了?雪貓啊雪貓,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朝廷待你不薄,想不到你狼子野心,竟然以假招安的伎倆襲城造反,你該當何罪?"

"冤枉啊大人,不知……不知他們聽信了什麼謠言,才做出這等混帳事來.在下一直在您身邊,哪里會主使他們行凶啊?在下……在下馬上去城頭制止亂兵,請大人給我個機會!"雪貓哭喪著臉道.

他的心己經沉了下去.能從強盜窩里爾虞我詐的地方混成一方霸主,雪貓又豈是一個胸無城府,毫無心計的人?實在是他再如何精明,終究不過是個海盜,是個以前連小小知府都不曾見過的江湖人.

皇帝和聖旨,就是在這些視王法如狗屁的江湖大盜眼中,同樣是神聖的,不可置疑的,事實上這些遠離廟堂的人,比朝中的大臣們更加相信金口玉言這句話.

再加上他的船隊已經往返福州數次,楊凌待之始終如自己的部屬一般,對他的人他的船從無任何戒備限制,饒是雪貓奸詐似鬼,再生不起任何疑心了.

可是現在莫名其妙地聽說海盜攻城,雪貓立即就察覺出其中的蹊蹺來,但他心中還不願往最壞的地方想,只是希望能趕快約束住那些不知何故突然攻城的部下,只要不授楊凌以口實,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徐圖後計.

楊凌凝視他半晌,然後微微擺手,侍衛們持刀退開了幾步.

楊凌頷首道:"好吧,本官就給你個機會.你與本官同上城頭,如能喝令叛匪放下武器,接受官兵看管,本官就暫且放過他們.天明後我會查明真相,既不枉縱一人,也不錯殺一個.如果造反屬實……文島公,你可是罪在不赦呀!三位貴公子就要受點委曲了,來人,看住他們."

人為刀姐,我為魚肉,到此境地還有什麼好說的?雪貓垂頭喪氣地答應下來,令自己的侍衛丟下刀槍束手就縛,他的三個兒子也被看管起來,方才的座上客頃刻間已變成了階下囚.

四大名妓瞪著一雙雙漂亮的大眼睛,愕然看著這一幕,楊凌轉過頭來,臉上立時冰霜融解,滿面春風,他笑吟吟地對幾位姑娘微揖一禮道:"幾位小姐受驚了,本官要立即上城卻敵,幾位小姐且請回吧,真相未明之前,還請幾位守口如瓶."

幾位姑娘慌忙襝衽應了,楊凌帶著雪貓匆匆趕往東城頭.雪貓身後四名手持梅花勁弩的番子寸步不離,如果他敢有絲毫異動,立時便得敵國濺當場.

福州東城,激憤的海盜在城門外叫囂不已,可是他們能用來攻城的器械幾乎沒有,所以聲勢雖然駭人,實際上叫罵咆哮的成分居多,真讓他們攻,怕是一時半晌的也只能束手無策.

但是城頭上的官兵卻不敢馬虎,一隊隊官兵神情肅然,各種守城器械被他們搬運到備攻地點,巡視的,傳令的將校行色匆匆,穿梭如魚.

雪貓在楊凌的陪同下登上城樓最高處,一時四下燈籠火把齊燃,把個城樓照得亮如白晝,成為夜色之中最大的一個亮點,若非氣氛一片蕭然,乍一望去,就是個唱戲的台子.

而這戲的主角楊小生,己經長袖漫卷,在"戲台"上高聲念白了:"城下亂匪何故襲城造反?一個個不知死活,本官楊凌在此,你們馬上放下刀槍投降,本官饒爾不死!雪貓,你來說!"

兩個番子推著雪貓出現在另一個城牆垛口上,兩筒梅花弩頂在他的腰眼上,後邊為了加強效果,還有個番子提了盞燈籠來,搖搖晃晃地舉在他的頭頂,照著那張因為皮膚病而顯得蒼白的臉.

城頭下靜了一靜,隨即有人發現了這張加強了燈光效果的面孔,果然正是雪貓,他左右兩個番子站在碟牆兩旁,正被高處遮住,只把雪貓露在垛口,瞧起來倒象他毫無限制地站在那兒.

有人大聲叫起來:"快看,快看那里,是貓爺……呸!是雪貓,他果然和姓楊的在一塊兒."

雪貓趴在碟牆箭垛上往下看了看,城上亮城下黑,那點火把只能照見人影幢幢,哪看得清面目.他心急如焚地道:"混蛋,你們要造反嗎?誰讓你們跑到這兒的?睡魔症了你們?二蛋呢,叫他來見我!"

城下一個高大的漢子舉起雙手制止了群盜的喧鬧,慢悠悠地上前幾步道:"我說貓爺,咱們明人面前不說暗話,兄弟們跟著你出生入死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給咱摞下句明白話,讓咱們死也死個明白.你是不是串通官兵,要把我們一網打盡?"

"我盡你老母!"雪貓真急了,一時氣得血貫瞳仁,他聽口音知道那是陷空島主胡大明白,便扯起嗓子罵道:"胡大明白你個狗娘養的,這是什麼地方?這是什地方?你們要殺官造反不成?老子干嘛要殺你?你說官兵要對付你,那麼他們人呢?"

他話音一轉,又哀求地道:"胡老弟,你別犯混了,這一定是……一定是有些……有些不願意歸降朝廷的人故意散布謠言.你聽我說,你聽老哥的,馬上放下刀槍向楊大人表明心跡,我文某人不會坑你,我用我文家的祖宗牌位對你發誓,絕對保證你的安全,絕對不會害你!"

"我呸!"胡大明白一聽雪貓要他放下武器,更加相信他存心不善,胡大明白冷笑著向後退卻,指著城頭道:"你以為天底下就你雪貓聰明?我呸!算我們瞎了眼,竟跟著你這麼個畜生!兄弟們,你們都看到了,雪貓要咱們放下刀槍聽憑官兵處置呐,你們答不答應?"

"不答應!不答應!殺進城去!殺光官兵!兄弟們,反了啊!"城下***了起來.

何炳文不知何時頂盔掛甲登上了城頭,厲聲大喝道:"東海群盜假意接受招安,趁夜襲城造反,欽差大人好心招撫,群盜執迷不悟,罪大惡極,殺!"

"轟!轟!轟∼∼∼"城垛上一道道火舌噴湧,城樓上四門大炮,左右城牆垛口上各有八門大炮早已蓄勢以待,何炳文"殺"字一出口,二十門大炮轟鳴一聲,齊齊發射.

那大炮炮膛內填置的都是鐵釘,鉛丸和小石塊,一炮轟出方圓六十尺都在殺傷力籠罩范圍之內,二十門大炮轟得城下頓時倒下一片,慘嚎叫罵聲四起.

雪貓見狀心頭一陣慘然:這排炮,象是倉促防備海盜造反麼?這***是挖好了坑,等著我的人馬往里跳啊!完了,這下全完了.

東海上萬的海盜大張旗鼓地接受朝廷招安,這件事天下皆知,楊砍頭再怎麼歹毒,也不敢對他們不利.可是現在他的部下不知受了何人蠱惑,竟然莫名其妙地相信自己和朝廷要殲滅他們.

他們現在攻到福州城下就是授人刀柄,要想保住性命,唯有立即放下刀槍,接受官兵監管審問,到那時楊砍頭決不敢置城下六七千人束手就縛這一事實不顧,悍然以造反之名將他們屠殺掉.

可是道理歸道理,明白歸明白,天下人天下事,有多少是明知它的道理所在卻偏不那麼去做的?漫說現在城下群盜懷疑自己和官兵串通,就算他們仍然相信自己,此時叫他們放下刀槍,他們就肯了麼?恐怕彼此易位,換了自己在城下,到了這一步也是如騎虎背,再也回不得頭了.到了此時此刻,還能信得過朝廷嗎?已經反到城下再棄械投降,能相信朝廷的赦免嗎?誰手中坐擁六七千兵馬,會毫不反抗地放下刀槍,把自己的性命拱手交到對方手上去賭?

雪貓痛苦地閉上了眼睛:楊凌這一計太簡單了,也太陰險了.簡單到當它發生時,就可以讓自己輕易地看透這個局,陰險到明明看得破,卻沒有辦法去破解.

他深深地抓住了人性的弱點,抓住了人的心理,猶如鐵索橫江,大船直下,撞上去是死,跳船還是死,你看得到危險在那里,卻不得不按照他的布局硬著頭皮走下去,去謀取那可能的一線生機.可是,還有生機麼?海盜們的厮殺聲一起,城北林中號炮聲起,一隊隊扯著山東腔的官兵罵罵咧咧地沖了出來,當頭就是一陣密集的箭雨.與此同時右側也有官兵出現,在此起彼伏的"龜兒子"聲中,排銃如雷.遠方,六道火龍蜿蜒而至,那是原本駐守在河東岸的八千官兵趕到了.

大兵合圍,生機已絕!無論是城下的海盜,還是城上的雪貓.

雪貓痛心地看看自己的血本一點點被官兵吞噬掉,心如刀絞.楊凌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在一聲如秋風拂過枯葉般蕭索的歎息聲中,悄然轉過了身去,向另一側走去.

雪貓眼角余光瞥見了楊凌的動作,他想也不想,一聲絕望的厲吼,忽然十指屈張猶如鷹爪,雙足彈地輕如狸貓,向楊凌猛撲過去.

"噗噗噗"兩筒梅花弩,十枝油汪汪的勁矢,全部貫入了他的後背,雪貓一個趔趄跌在地上,他掙紮著爬起來,膝蓋顫抖了一刹才立起身子.目眦欲裂地瞪看楊凌,嚎叫道:"姓楊的!"

楊凌的身影頓了一下,他沒有回頭,只是緊了緊披風,沿著城碟繼續向前走去.身側,一門門火炮隨著他的經過,依次噴吐著火舌,毫不留情地向城下傾瀉著.

雪貓獰視著楊凌的背影,雙眼已開始模糊,眼前象是飄過一團團黑色的霧.何炳文冷酷地一揮手,一個按刀而立的侍衛霍地躍了過來,半空中便揚刀出鞘,厲喝一聲道:"雪貓謀刺欽差,圖謀不軌,斬!"

刀風殷然,刀光如輪.

鋒利的刀鋒從雪貓頸上一掠而過,一顆大好人頭飛上半空……

※※※※※※※※※※※※※※※※※※※※※※※※※※※※※※

天亮了,雙嶼之戰已進入尾聲,一萬八千名官兵窮搜左右兩島,搜獲的絲綢,茶葉,瓷器和從南洋運來的香料,珠寶不計其數.

海狗子在混戰之中傷了一足,行走不便,逃到島邊礁石上時,還未等爬上一條小船,就被蜂擁而至的官軍拖死狗一般搜了回來.

現在,還有部分官兵正搜索著島上星羅棋布的洞穴,將一些零星躲藏的海盜押回來.海邊,已經運走了十余船貨物和財寶,現在官兵正押著許多婦女和孩子登船.

每一艘船上都裝運部分海盜回去,他們被趕進黑暗的船艙,直至進了福州港才能重見天日.大批的海盜則被集中在那片空曠平坦的青石鋪就的沙灘地上,四周有弓矛手看管著.

韓武和彭小恙正指揮著一艘艘船只離開,忽地有人急急趕來報告道:"啟稟大人,南入港口外三里,出現兩條大船,要不要派人攔截?"

韓武和彭小恙相顧愕然,韓武搶先問道:"是什麼樣的船?可看得出來路?"

那士兵道:"離得尚遠,看不出門路,不過決不是咱們大明的戰船?"

彭小恙問道:"船上沒有明顯標志麼?"

那士兵道:"有,主帆上有一只海鷹圖案."

彭小恙哈哈大笑起來,擺手道:"不要阻攔,讓他們進港,然後再截住他們的退路,這是蘇臘國的大走私商阿貴的商船.他們不知雙嶼已經落到咱們手里,這是跑來轉運貨物了."

官兵依言隱蔽了行蹤,待那兩艘商船進了海港才現身出來,果然將兩艘裝滿各種貨物的商船堵個正著,初步估計兩艘商船的貨物價值不下十萬兩白銀.這兩艘船自然也就此換了主人,由韓武派兵連人帶貨駛向了福州.

這一上午的功夫,隨著一艘艘原屬于海狗子的船隊被明軍押送著運往福州的同時,北自朝鮮,日本,南自占城,爪哇,來住的走私商船自投羅網的不下三十條,貨物總值數百萬兩.韓武這才意識到雙嶼走私規模之大.

在朝廷連續發起剿倭,剿寇,海上戰事頻起的情況下,還有這樣多的商船避過重重阻隔趕來交易,那麼全盛之時雙嶼每日的走私貨物吞吐量得有多大?他提審了一個海盜的大頭目,獲得的情報是最盛時,每日進出雙嶼的貨船達兩百艘,聽的韓武為之咋舌.

韓武本想將島上所有人全部押回福州後就焚去島上一切房屋,洞穴,聽說了這情況後立即改變了主意,他命令島上駐留四千官兵,一律除下軍衣暫換做海盜服裝,專門負責接收尚不知雙嶼消息自投羅網的走私商船,自己和彭小恙至落暮時分才押著最後一批海盜登上戰艦,駛向彤云密布的天邊……

※※※※※※※※※※※※※※※※※※※※※※※※※※※※※※

東南大捷,海盜和倭寇幾乎被殲除一空的消息傳回京城,正德帝聞言大喜.他現在仍住在豹房內,已經徹底把那里當成了自己的家.

正德帝拿著軍情奏報,反複看了幾遍,拍案大笑道:"楊卿果然不負聯望,東南半壁魍魎鬼怪一掃而空,好啊!好啊!呵呵,老劉啊,馬上以邸報傳諭文武百官,讓那些嚼舌根子的蠢材也都知道知道."

"老奴遵旨."劉瑾皮笑肉不笑地應了一聲.

此時侍候在正德身邊的,是劉瑾,張永和邱聚三人.劉瑾趁楊凌離京這段時間,已經成功地把自己的權力觸手延伸至外廷,把朝中幾位柱國老臣被罷免後產生的權力真空全部彌補上了.

外臣中的游離分子紛紛投靠到劉瑾門下,如今劉瑾執掌內廷,外廷中又有幾個得力的代言人,其權力炙手可熱,放眼滿朝文武,除了巡游在外的楊凌,朝中百官無論資厲,權力,和在皇上受寵的程度,再無一人及得上他.

張永,戴義,牟斌等人故意示怯,不敢輕櫻其鋒的表現,更助長了劉瑾的傲氣和驕矜.至于朝中三大學士,焦芳老奸巨滑,按照與楊凌的定計,他現在對劉瑾唯唯諾諾,曲意奉迎,無他,不過是效仿劉瑾置政敵于釜上,架百官為薪火烘之的計策.

只不過楊凌察覺劉瑾此計時,以退為進,自詬自辱,最後推權讓利,化解了這一招.而劉瑾呢?他是甘于寂寞還是肯于讓權?

其他兩位大學士現在在政壇上也不是劉瑾的對手.李東陽滔光隱晦,頗悉與人相處之道.他縱然和劉瑾政見不合,也從不當面拒絕,拂他臉面,而是私下委婉相商.

好在二人所議的大多是國事,李東陽在政治權力上並不是劉瑾的絆腳石,所以劉瑾還挺給他面子,對他的反對意見大多還能接受,所以二人表面上看來相處融洽.

至于楊廷和,年輕氣盛,看不起內閹,倒是當庭給過劉瑾幾次不痛快,但是從此之後他呈送到禦前的奏折大多遭受到延押,駁回,再議的命運.

江南戰事緊張,沒有確切消息傳回京來的那些日子,劉瑾專趁正德焦慮煩躁時,把楊廷和報災報荒,要米要錢的奏折遞上去,再冷言冷語地挑撥幾句,終于惹得正德大怒,把楊廷和叫來一頓訓斥,楊廷和這才曉得劉瑾的陰險和睚眦必報的個性,這以後也消停多了.

三大學士的沉默變相成為一種縱容,隨著劉瑾不斷安插親信,打擊老臣,弘治朝留下的政治班底,在經曆了和楊凌的屢次交鋒,屢次折損後,又被劉瑾明中暗里不斷打擊,勢力愈發凋零,再也不複昔日振臂一呼群起響應的盛況了.

劉瑾笑嘻嘻地道:"說起來,還不是皇上慧眼識人,又不惜朝廷用度緊張,無論人力,財力,竭盡全力支持東南剿寇,才有這等戰果.東南平定,皇上才是首功呀!"

邱聚眼看劉瑾勢大,已完全倒向他一方,聞言忙讒笑配合道:"是呀,皇上,從洪武年間,倭國海盜就不斷來咱大明搗亂,為了這事,咱大明還持意下旨給日本國王嚴加習訓斥呢.算計著百十年下來,倭寇就沒消停過,可如今在皇上您手里,可是吃了大虧了."

劉瑾忽地跪倒在地:"如此百年禍患一朝靖清,真是我朝的大喜事,皇上的大武功呀.老奴恭喜吾皇,賀喜吾皇.依老奴之見,皇上應該行告廟禮,將此重大喜訊告慰曆代先皇在天之靈,再下旨將被生擒的賊首凌遲處死,以耀我大明國威……"

正德喜得合不攏嘴來,連聲道:"說的有理,說的有理,這麼大的喜訊,是該告慰例代先皇,呵呵呵,這事交給你去辦,到翰林院挑個文才好的,寫篇祭文出來,通知欽天監擇選良辰吉日,聯要焚香告天!"

劉瑾喜孜孜地磕了個頭道:"老奴遵旨."就在這時,一個小黃門匆匆走入,向正德施禮道:"皇上,滿刺加國王蘇端媽末求見."

正德蹙眉道:"那胖老頭兒怎麼又來了?一天跑八趟,煩不煩!"

張永陪笑道:"皇上,蘇端媽末連江山都丟了,也難怪他著急,楊大人為人沉穩,直至東南諸省基本平定,這才向皇上報捷,可是東南六省官軍大勝倭寇,水師船堅炮利的消息可是在這之前就傳進京來了,滿刺加國王聽了,自然心動,他想複國,還得靠皇上您呢."

正德神色稍霽,笑道:"他是聯的屬臣,被幾個天邊上跑來的紅毛海盜欺負了,聯自然是要替他撐腰的,只是他也忒急了些,嘮叼多了聯能不煩嗎?呵呵呵,罷了,叫他進來吧."

小黃門躬身出去傳旨,不一會兒只見一個身著異族服裝,頭上布飾還插有漂亮的錦雞雉翎的白胖老頭兒一溜小跑地奔進房來.

他提著袍子邁步進了門兒,頭還低著看著地面,也不抬眼皮,徑直奔著那桌角跑去,"卟嗵"一下准確無比地跪倒在龍書案前,行了個五體投地大禮道:"小臣蘇端媽末參見上明天國正德大皇帝陛下,皇上萬歲萬歲!"

正德唔唔兩聲,擺手道:"起來吧起來吧,不用每回都大禮參拜的,今天又什麼事兒來見朕呐?四夷館安排的膳食住宿不合適了?"

蘇端媽末連忙叩頭道:"不不不,非常滿意,小臣十分感謝皇上的厚待.小臣是聽說大明在東南打了大勝仗,東海倭寇和盤踞多年的四大海盜已全部靖清,是以小臣特地趕來向我皇道賀."

"呵呵呵."正德笑著向劉瑾使了個眼色,劉瑾忙上前將滿刺加國王扶了起來,笑嘻嘻地道:"國王殿下快請起來,皇上也是剛剛收到奏報,你的消息倒很靈通."

蘇端媽末畢恭畢敬地站在一旁,微微躬身道:"皇上,小臣聽說楊凌總督在江南督戰有力,大明天軍神威無敵,平定東南六省賊寇,摧枯拉朽,勢如破竹,小臣心中歡喜不禁.想那西洋紅毛番子倚仗武力,強行占了滿刺加,如今看我大明天軍神威無敵,只要我皇開恩,派出一隊人馬,收複滿刺加還不易如反掌?小臣再次懇請吾皇出兵,助小臣國,皇上,小臣求您啦!"

蘇端媽末說到這兒不禁淚流滿面,又跪在地上連連磕頭.

正德拈了拈楊凌那份厚厚的奏折,奏折中提起江南六省戰事,只是簡略帶過,並未大肆炫耀自己的戰功,但是卻對滿刺加海峽的重要性詳細描述,再三提及此處對于大明的意義之所在.

正德本意中,其實並不太在意海盜占據了滿刺加,他更在意的是蜀王造反的事.自他登基以來,修皇陵,修長城,北打韃子,南打倭寇,重建水師,國庫已極度空虛.

而天府之國不但本來就是極富裕的地方,而且幾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蜀王在藩王之中名聲最好,財力最盛,如果他真的有意謀反,這才是正德心中最忌憚的一根刺.

所以他本來屬意平倭之事一解決,立即命楊凌赴蜀,查探蜀王造反一事.而今從四川傳回的消息,蜀王一直在青羊宮養病修身,全然不見動靜,而滿刺加之事,又是早晚都要解決的.

他拉開奏折,又將結尾那段話看了一遍:"皇上,北上遼東,非只山海關一途,西通諸悉,非只哈密衛一徑.然我大明諸藩國欲慕天顏,大明商船欲通達四海,滿刺加卻是必經之地,故滿刺加不可失.夷人野心勃勃,所圖決非滿刺加一地,若容夷人武力占據滿刺加,則其野心勢必膨脹,南洋諸國則危矣.夷人蠶食南洋諸島後又欲何為?如今大海,東向蒼茫萬里,絕非我大明海船可以橫渡,交通萬國必取道南洋,則滿刺加咽喉之地也.咽喉扼于人手,手足再強,亦受制于人也.故滿刺加應速取,並效琉球例,永駐官兵斷蠻夷野心,促其唯取和平交易一途,茲事體大,關系長遠,臣乞陛下三思."

"嗯……卿之所求,聯也曾再三思慮,只是當時東南戰事正緊,騰不出手來啊.如今愛卿向聯借兵,亦無不可.可是,蘇卿呀,西夷自海上來,朕派了軍隊去,夷人若畏勢逃走,待朕大軍一撤又卷土重來,那時如何?朕的兵也不能總是往而返,返而往的折騰呀."

"這……"蘇端媽末已明正德之意,不過想想正德的話卻也在理,再說他這個國王本來就是一堆松散的部落共擁的國主,也沒有個強力的軍隊支撐,大明若取早就取了,如今駐兵也斷沒有奪他王位的意思.

至于分享商運利益,蘇端媽末心知肚明,大明海運通商一開,滿刺加海峽的商船將如過江之鯽,日夜不停.

這些良莠不齊,風俗不同,民風彪悍的各國各族海商,沒有一個強有力的軍隊和海關彈壓管理,勢必亂得不可收拾,隨便哪個有勢力的大海商鬧起事來,自己這個國王就得繼續跑路,同明廷合作是最好的選擇.

所以蘇端媽末立即跪地應承道:"南海匪患一向難清,小臣乞請皇上永駐天軍于滿刺加,驅逐海盜,海運共享,請陛下恩准!"

上篇:卷七 殺邊樂 第280章 今夜起網    下篇:卷七 殺邊樂 第282章 老娘當家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