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七 殺邊樂 第279章 磨刀霍霍   
  
卷七 殺邊樂 第279章 磨刀霍霍


鄭二八是海狗子未發跡時的伙伴,那時二人同一條船上打家劫舍,這人作戰時凶悍勇猛,只是為人脾氣暴躁,又缺心機,昔年的伙伴們一個個都混出了頭臉,海狗子更是成了坐擁十九島,一萬三千人馬的海上巨盜,而他只是當了一個小頭目.

但是畢竟有著這麼一層淵源,所以鄭二八雖知一時忍耐不住惹了禍,卻萬萬沒有想到海狗子會如此絕情,竟要將他送到福州給那個楊砍頭祭刀.

鄭二八被綁在桅杆上時淚流滿面,破口大罵,這一來惹惱了海狗子的親隨,當下就有人用刀柄敲掉了他滿口牙齒,塞進去一團破帆布.鄭二八目眦欲裂,滿口鮮血,那副模樣看得所有人都心生惻隱.

楊凌接到海盜行凶擄船的消息大怒,但是隨即便收到這幾個被縛來的海盜,不由轉怒為喜,他對海狗子派來的人大加褒獎一番,又回賜了一些金銀禮物以示勉勵.

隨後楊凌當著來使的面命人備了一條小船,將鄭二八幾個海盜綁在船上,船中堆滿柴草,驅船到海上放火點燃,按照本地的說法那是死了不能尸骸入土,從此淪為孤魂野鬼.

海狗子急于堵楊凌的嘴,免得他借口壓價,卻未意識到這件事對他忠心耿耿的部下們造成了多麼嚴重的傷害.楊凌對鄭二八的處置傳回雙嶼,群盜更是暗生兔死狐悲之感.

以往海狗子無論用刑多麼慘烈嚴厲處置部下,甚至因為有部下忤逆他,被塗滿脂油,倒吊崖下點了天燈.但那畢竟是海盜們之間的事.如今將自己的部下綁赴朝廷,交給官兵處理,群盜心生怨恚,他的威信和控制力正在迅速削弱.

"當初大人對沿海盜寇執行的是剿,撫,誘降三計.如今倭寇剿除得差不多了,東南半壁已沒有他們存身之處.殘存的倭寇已不敢劫掠大埠大城,現在鑽山投林,混得和叫花子差不多.他們既無補給,又沒有兵員補充.僅是在山中病困而死自然減員就將他們的戰力削弱到了極致.而衛所官兵卻越戰越勇,從心態上已經對他們沒有一點畏懼之意,消滅他們只是時間問題.退回水上的倭寇由于大明水師和日本水師雙重攔截,進退不得,只得投靠海狗子和雪貓.現在雪貓他們翻臉不認人,寄居在海島上的倭寇就如甕中捉鼇一般,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辦得束手待斃.所以倭寇問題現在可以忽略不計.撫的方面,東海四大寇中王美人已經降了.白小草見機得早,也已主動來投,這兩個人一個雖然打家劫舍,但是頗有幾分劫富濟貧的俠盜作風.另一個根本就是武裝商人,重財不重權.歸附朝廷後是不會有二心的.使人堪慮的是海狗子和雪貓.這兩個人野心勃勃,絕不是甘居人下的人物,一入官場受不了束縛,早晚還是要反.況且朝廷也不可能答應給他們允份的自由和權力,做自由自在的海大王,那就唯有除掉了."

成綺韻扳著手指一條條地說著,同時習慣性地在房中踱著步子.

她很清楚楊凌一邊聽著她說話,一邊正心醉神迷地品味著她的一舉一動.因些舉手投足間,向心愛的男人愈發展露出成熟和嫵媚的風韻來.

她的軟袍內未縛抹臉,一對圓潤豐挺的乳峰在袍內俏皮地跳躍晃動著,看得楊凌的心也跟著跳躍晃動起來.

"來,坐下說."楊凌剝著早熟的荔枝,向成綺韻頷首道.

他的下巴點的是自己的大腿,成綺韻嬌俏地白了他一眼,卻還是依言溫順地靠過來,香骨珊珊,縱體入懷.那香臀豐若有余,柔若無骨,就算是隔著一層輕軟綾羅也依舊能感覺出那種妙不可言的圓潤挺翹.楊凌不由地攬住了這惹人愛憐的可人兒,雙手從她肋下穿過去,剝下最後一片紅綃,拈著瑩白如冰雪的荔球遞到她鮮嫩豐滿的唇瓣間.

成綺韻甜甜地看了他一眼,輕啟朱唇將荔枝含在嘴里,嘴唇一陣蠕動,忽地返身就唇,一股甜甜的味道渡入楊凌口中,原來這片刻功夫她竟用靈舌將那荔枝完整地剝下,汁水幾乎沒有破損太多,整塊果肉喂給了他吃.

成綺韻笑盈盈地將核兒吐到碟中,說道:"嗯,海狗子在雙嶼苦心經營多年,從何思改傳回的消息看,如果用船炮攻堅,以現在火炮的威力,根本難以攻破要塞.同時對于雙嶼的海路不熟,所付傷亡代價太大,所以硬攻不可取.至于雪貓那邊,海路較遠,尤其是去路要繞過海狗子,如果取不下海狗子而出師伐貓,就怕海狗子斷了我水師退路,前後夾攻,所以,也是硬攻不得."

楊凌用一塊雪白的絲巾拭淨了雙手,雙手象游魚似地游進了她的袍子,捉住了那兩團酥膩豐挺,輕笑道:"所以……我們誘降,來軟的.只是現在……"

他雙手一緊,貼著成綺韻小巧的耳垂道:"現在要如何雙管齊下,一勞有逸,韻兒可有了主意?"

成綺韻怕癢似地縮了縮脖子,漂亮的鎖骨緊了一下,下面兩團酥乳滑膩結實,受到牽動還輕微跳動了一下,那感覺豈只銷魂蝕骨四字可以形容?

"嗯……"成綺韻咬著唇輕吟了一聲,紅著臉道:"說到誘降,難就難在既要除得掉他們,又不能損了朝廷體面.朝廷總不能出爾反爾,做出先招安再屠戳的事來.韻兒最初……是想挑撥這一貓一狗的關系,從中尋找機會火中取粟.為此我還早早布置,在他們身邊安插了眼線.不過現在看來,這兩大盜由于利益之爭,彼此的嫌隙已難彌和,而且滿刺加海盜又不知會何時生事,這里還是速戰速決的好.所以,韻兒以為,應該隨機應變,適時調整原來的計劃."

楊凌有了興趣,微笑道:"說來聽聽.我的韻兒又有什麼害人的好辦法了?"

成綺韻白了他一眼道:"我的意思是,雙管齊下,同時出刀.使計誘殺雪貓,但是這一來必然打貓驚狗,引起海狗子警覺.所以殺貓的時候,就得同時對海狗子用兵.至于理由倒好辦得很,就說他遲遲不肯接受朝廷招安,拖延敷衍,心懷叵測,朝廷改撫為剿便是."

楊凌其實一直也在想除掉雪貓,海狗子的辦法,而且對付海狗子他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想法.只是既然要招安雪貓,聲勢一定鬧得不小,如果雪貓真的舉兵來投,那時要如何才能名正言順地除掉他?

所以楊凌微微蹙眉道:"現在我不怕雪貓不來投,怕的是投來了卻找不到把柄收拾他.我又不能一直在福州和他耗下去,日久恐生變故.至于海狗子……你也有了對付的辦法?"

成綺韻扭過身來,嫣然道:"韻兒只會害人,不會打仗.要坑雪貓,我去辦.要打狗子,還是大人出馬吧."

楊凌目光一閃,微笑道:"我?我哪有什麼法子?"

成綺韻嘴唇一撇.酸溜溜地道:"大人沒法子麼?那倒是韻兒會錯了意了,前幾日見大人下令火焚鄭二八幾個海盜,人家還以為大人您智珠在握了呢."

楊凌哈哈大笑,雙手一緊,攬住了她的纖腰道:"要屠狗就得先宰貓,要宰貓就不能驚了狗.說來說去,還是得同時下手,時間要掌握得恰到好處,我現在只想知道,你准備如何對雪貓下手?"

成綺韻返手攬著他的脖子,一邊輕憐蜜意地甜吻厮磨,一邊對他說出了自己的打算.待到計劃說完,已是鬢亂釵斜,俏臉生暈.

楊凌聽完沉吟良久,終于頷首道:"使得.我立即派人召宋小愛,孟四海,蔣洲三部官兵私密入閩."

※※※※※※※※※※※※※※※※※※※※※※※※※※※※※※

大小各種船只,一望無邊,船帆張布如云.

雪貓回頭看了看如同一只巨龜探海的龜島,帶著些依戀地歎了口氣:要離開了,在這兒待了大半輩子,島上的每一塊頭都熟稔無比.如今,終于要回到陸地上去了.當年一文不名的窮小子,如今已是飛黃騰達的海運提督,光宗耀祖啊.

他滿意地看看忙忙碌碌的部眾,這就是本錢啊,等我更換了朝廷的新式戰艦和火炮,手擁重兵,坐鎮一方,到那時就是朝廷也要忌憚三分.

嘿嘿,海狗子想當大都督?做夢去吧.我今日投靠了朝廷,他是水落船低,到時候沒准要把他的人馬全劃歸我管理呐.

他摸摸懷里的聖旨,一時還象是在做夢.這是馬秀才看過了的,真的是金絲蘇繡的雙龍搶殊,貨真價實的皇帝聖旨,絕不會錯.

從他掌管的十多個島嶼彙集來的船隊已布滿了海面,雪貓登上自己的座船,志得意滿地揮手道:"出發!"

數不清的船隊,浩浩蕩蕩向福州灣進發了,自凌晨第一艘船駛出,彙集的各島船只連綿不絕,直到午後才全部駛出龜島.

福州碼頭,此刻也是旌旗招展,兵甲如云.

海水拍岸,濤聲舒緩.在一陣陣海鷗歡鳴聲中,遮天蔽日的船隊已經駛向碼頭.迎候的儀仗盔甲鮮明,煞是威武.儀賓禮樂隊奏起了喜洋洋的曲子.楊凌率著福州軍,政有司官員一百多人,再加上福州有頭有臉的仕紳名流,在彩綢棚下靜候雪貓.

為了避免雪貓疑心,碼頭上除了儀仗隊外,只有三千散騎兵勇駐守警戒.今日劉知府可是忙壞了,要安排雪貓部眾的駐地,飲食,要安排人在雪貓大大小小千奇百怪的船只入港後,盡快疏卸人員和財物,安排車馬把他們運往駐地,還要指揮空船駛離,以便後續船只繼續進入.雖說這些事不用他親自去做,指揮張羅也忙得汗流浹背了.

雪貓的主艦入港了,碼頭上響起一片號角的嗚嗚聲,低沉雄渾,緊接著鑼鼓喧天,鞭炮齊鳴,何總兵,劉知府等人聯袂趕到碼頭迎接.

雪貓早早站在船頭,船一靠岸拋貓,跳板才剛剛搭上.纜繩還未系妥,他就領著三個兒子,七個排得上名號的首領滿面春風地走下船來.

何思改陪在一旁.將雙方人士介紹一番,彼此接迎酬答,慰勞致謝,雪貓聽了這幾位的身份,覺得楊凌對自己禮遇甚重.心中既是歡喜又覺光彩,不禁連聲道謝.隨後眾官員陪同他們談笑晏晏地步入彩棚晉見欽差.

楊凌蟒袍玉帶,端坐紅綾鋪就的長案後,左右站著兩個侍衛.捧著欽差節印和尚方定劍.雪貓一進彩棚,便笑容一斂,急急搶上兩步,雙膝跪倒道:"罪民死囚文漢成,叩見欽差總督楊大人."

楊凌連忙自案後閃身站起,滿臉堆笑地迎出來,呵呵笑道:"文提督,文大人,呵呵呵,往事已矣呀.你今後就是朝廷重臣了,皇上對文大人恩遇之重無以複加,大人今後當以國事為忠,竭盡所能報效朝廷,方才不辜負皇上厚愛呀."

"是是是,多謝楊大人提攜之恩,文某一介粗人,在海上渾橫慣了,不知禮法,不懂規矩,今後還望大人多多關照."

行了見面禮,楊凌當場宣讀聖旨,就地讓雪貓換上了簇新的三品武將官袍,然後親親熱熱地與他把臂而行,步入福州城.

滿城百姓盡見欽差楊大人與歸附招安的大盜雪貓攜手入城,禮遇隆重.

隨後,楊凌將雪貓和他手下親信將領帶至福州城內最豪華的'壽山亭’酒家,請文武官員,地方士紳陪同,三百余人濟濟一堂.席上魚蟹蝦蠔,珍饈美味自然都是最上等的菜肴,又有歌伎伶人歌舞娛樂,自是一番熱鬧.

那些海盜首領全著了官衣,儼然也是朝廷大員了,被別人一口一個大人,奉迎的飄飄欲仙,初時還端出點大人的架子,到後來喝到興頭上,不免還是擼胳膊挽袖子,踩凳子拍桌子吆五喝六起來.

大家正喝得酒酣耳熱,楊凌轉眼瞧見劉知府從外邊進來了,便一面舉杯四下敬著酒,一面向他走過去,兩人站在廊柱下,楊凌輕聲道:"安排妥了?"

劉知府點點頭道:"是,全部安排在江邊洲,何總兵派了八千名官兵在河東駐紮,降盜駐紮在河西,憑水相望."

楊凌嗯了一聲,問道:"他們沒有懷疑吧?"

劉知府一笑道:"沒有,他們剛剛歸降,朝廷派兵以防萬一是應該的,再說他們上萬人,咱們才八千人,還隔著一條河,海盜們放心得很.下官已命人送去一百口豬,三十只羊,還有四車好酒,讓他們喝個痛快."

楊凌似笑非笑地道:"嗯,他們沒給你什麼好處?"

劉知府一愣,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半晌才吃吃地道:"下官有罪,他們……他們的確送了下官一匣金銀首飾,和……和兩個十三歲的倭女."

楊凌若無其事地向鄰桌豪飲的兩個大盜舉杯示意,然後對劉知府低聲道:"收了就收了吧,今夜兵荒馬亂,留在那兒沒准連命也沒了.本官也懂得水至清則無魚的道理,只是提醒你不要過份.汪飛凌前車之鑒,當初他未必就有資敵殺官的膽量,只不過是為利所誘,越陷越深,最終不能自拔."

劉知府扯起衣襟擦擦額頭冷汗,嘴唇還有點發白地道:"是是是,下官知道節制,知道什麼收得,什麼收不得,決不敢貪髒枉法,禍害百姓.今日收購的那些豬羊美酒,下官都照價付銀,不敢拖欠百姓一文一毫."

楊凌呵呵一笑道:"好,奔忙了一天,你也去喝點酒吧.你是文官,今晚沒有你的事,盡管放懷暢飲便是."

楊凌舉著杯晃晃悠悠地走了回去.劉知府余悸未消地想了想,今天派去送海盜家眷和財物的馱夫車馬,還有現購的米糧還賒著百姓銀子未付呢,他也顧不得飲酒,先跑出去叫來自己的師爺,讓他馬上去把此事辦妥,再三囑咐不得從中克和,這才返回宴廳.

楊凌回到桌前,和雪貓又干了兩杯,借口方便向後宅走去.他穿過天井,花廳,拐進右邊一間書房,成綺韻早已在此相候了.楊凌一進門便急問道:"怎麼樣?"

成綺韻嫣然起身道:"韓大人,彭大人率十艘新造的蜈蚣戰船先行出發,這船不必揚帆,可用來作首輪偷襲.浙水師和福建水師共派出一百二十艘馬快船,遠送兵員一萬八千人遙遙相隨,只等舉火為號,便立即攻山.我們的新式戰艦已增至十二艘,為防萬一,也全部派去接應.今晚,一定能拿下雙嶼."

楊凌松了口氣,笑道:"好!你再去孟四海,蔣洲那兒看看,現在漢超和小愛不在營中,這倆球千萬可別鬧出事來.今晚是咱們收網撈魚的時候,有點風吹草動的,可別把魚嚇跑了!"

成綺韻掩口笑道:"那麼大人只怕要失望了,你這一網打上來,頂多一只貓再搭一條狗.還想打魚?漫說魚了,怕是連小蝦也休想見到一只."

上篇:卷七 殺邊樂 第278章 布網驅魚    下篇:卷七 殺邊樂 第280章 今夜起網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