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七 殺邊樂 第278章 布網驅魚   
  
卷七 殺邊樂 第278章 布網驅魚


"這兩天累壞了吧?既然一切已經安排就緒,讓鄭老督促軍器局的人加緊生產就是了,你這兩天歇一歇,不要天天往那兒跑了.我已吩咐劉知府給軍器局撥了四倍的工錢,工匠們干活也干得來勁."楊凌翹著二郎腿,抿了口茶道.

"嗯,我喜歡待在你身邊,可是你處理公務時我悶得好無聊,和別人又沒什麼話說,去了軍器局很自在,那里的工人都很好."阿德妮坐在床邊,脫下鞋子,邊換軟靴邊道.

"呵呵,整天讓你待在閨房內那是一定會悶壞的,在那里你如魚得水,不止那些工匠,怕是鄭老都對你欽佩萬分吧.我不禁你出入,要去哪兒都行,不過記得帶上侍衛,現在世道還是不太平呢."

阿德妮嫣然一笑,昵聲道:"放心吧,我的大人."

她拍拍腰間,抽出兩柄精巧的短火銃往床上一放,得意地道:"看,我改造的,原來軍器局生產的火銃射程,殺傷力和精確度都要差些,有這兩柄火槍在手,誰也休想近得我身."

楊凌瞪了她一眼道:"不要大意!你以為大明的盜賊和你們那兒一樣,十個八個湊在一塊兒,就是轟動全國的什麼俠盜大盜了?大明人口眾多,為盜的人結伙成幫至少也有百人,真要有人打你主意,兩柄火槍根本不濟事."

他說完又指著床頭道:"對了.換那身紅色的,你的五官曲線明朗,配上豔色麗而不俗,十分動人.再拿出你剛見我時的模樣,畏畏縮縮,任人擺布,那就完美了."

阿德妮警覺地瞪著他,問道:"你要干嘛?"

楊凌笑了起來.說道:"今天雪貓派了他的大公子給我送來一些倭俘和戰利品,他知道海狗子送給我一位西方絕色佳人,而且甚得寵愛,出雙入對,形影不離.我要去接見他,你總得陪我去演場戲嘛,刺激刺激他,雪貓邀功之心一定更盛."

阿德妮這才恍然,向他扮個鬼臉,莞爾一笑.

楊凌又道:"對了,徐經和吳濟淵等豪富,是江南世家中對本官支持最得力的人物.由于投資船廠,捐資剿倭,以及東海戰事的緊張,現在海運幾乎已全部停止.徐氏家族其實一直暗中有海上生意,為些損失巨大.如今海疆戰事稍微平靜,幾大富豪准備了幾船貨物,急于運到呂宋去.以水師護航,取代這些海上走私商的私人武裝.並換取他們的政治和財力支持,是我既定的政策,這也算是一個開端吧."

"楊,你決定動用水師幫助他走這趟貨?"阿德妮說著站起身,將外衣掛在床邊的銅鉤上,從床上拿起大紅的湖絲比甲換上,拿起牛角梳梳理著頭發.

她右手舉高,比甲微松,露出領口內的緋色湖紗抹胸,那里豐滿的酥胸撐擠出曼妙堅挺的丘形,讓楊凌的目光留連不舍.

"嗯,徐家的絲綢,茶葉和瓷器一船下來就獲利驚人,回程再購買柏香,檀香,羅斛香,乃至價值連城的龍涎香,以及寶石,玻璃和用來給瓷器著色用的'蘇麻離青’等等,跑一趟船就能吃一年.就算是投桃報李吧.否則寒了江南士族的心,那可是大事.何況去的並不遠,只是到呂宋,再由人轉運出去.所經的海路主要是白小草的區域,呂宋的西洋海盜自獨龍島一戰後銷聲匿跡.不敢再四處活動,我想風險不大.再說,如果海上完全沒有風險,還要武裝護衛船隊做什麼?"

阿德妮眼波一閃,梳理頭發的手忽然停滯在空中,臉色微變道:"楊,你……是不是想讓我帶領水師助他們運貨?"

楊凌怔了怔,失笑道:"怎麼會?我知道你是行船和打仗的行家,皇家海軍上尉嘛,呵呵.我現在整頓水師,軍武,這些事其實都是你在策劃,調兵的事當然要讓人知道.派你去?我哪舍得.哪怕有一絲風險,我也不舍得你去的,如果再被人擄了去,我豈不是要急得發瘋?"

阿德妮喜悅道:"楊,伴著那些海盜在那兒待了兩年.對呂宋,我是真的有種莫名的畏懼,尤其是你不在我身邊.其實,我很願意你做任何事的.如果你決定征服滿刺加的話,阿德妮就很願意做你的戰士!"

楊凌起身走到她身邊,幫她系好比甲的扣子,柔聲道:"你對他們的戰法一定很熟悉,到時我會帶上你的,不過不是做戰士,而是將軍.葡萄牙國王太小氣了,才封了你這個天才美少女一個小小的上尉."

他笑晏晏地道:"我要提拔阿德妮上尉為將軍,一位女將軍,雅麗·阿德妮將軍."

阿德妮的眼神朦朧起來,就象一對迷人的貓眼,閃著誘惑的光.

她輕輕走到楊凌身邊,擁抱住他,臉頰在他頰上輕輕地摩挲著,柔聲說道:"喔,我倒甯願……早日成為楊·雅麗·阿德妮夫人.楊,親愛的楊,我愛你."

楊凌微笑著道:"我也愛你,阿德妮,將軍閣下!"

處在異鄉為異客.以阿德妮的身世,容貌,聰明和才干,在西方上流社會,她是個能夠呼風喚雨的美麗女男爵,而在大明,除了楊凌,她真的再沒有一個依靠和可信任的人.此刻真情流露,那種依戀和愛慕都是發自內心了.

她還不懂得利用自已的本錢魅惑男人.但是那真情流露的話語和深情迷離的眼神,一樣能夠打動人.

楊凌心中萌生起憐愛之意,兩張嘴唇輕輕地吻合在一起,舌實纏繞著,吸吮著.他的雙手也很自然地順著阿德妮柔滑的身體曲線輕輕滑了下去.

阿德妮身體兩側曼妙的曲線至腰部收緊,又至臀側蕩漾開去.處女的臀,像灌漿的果實般緊湊而鼓脹.楊凌掌握住那兩團渾圓,手指觸上去,綿軟厚重中有股驚人的彈力.

阿德妮被他的愛撫弄慌了,她很享受和楊凌的親吻,但是身體地愛撫,這樣過于親密的動作,對一個從未有過戀情的少女來說很難馬上適應.

阿德妮只覺心跳氣促,腳下一軟,腿彎碰到床沿,竟一屁股坐到了床上,這才逃出了楊凌的魔掌.她羞昵地看了楊凌一眼.用略帶沙啞和磁性的嗓音咕噥了幾句話.

楊凌無奈地翻了翻白眼,道:"別跟我說鳥語,你剛才說什麼?"

阿德妮羞澀地搖搖頭,想了想忽又"咭兒"一笑,俏皮地橫了他一眼,眸子里羞中有愛,澀怩地道:"楊.你這是要提拔阿德妮上尉,還是要推倒阿德妮上尉呀?"

這句一語雙關的話說完,她倏地一哈腰,從他身旁一溜煙逃了出去,房中只留下一串歡快的笑聲和一臉苦笑的楊凌.

***************

福州碼頭,徐經,吳濟淵等江南豪富的商船正要出海.

大海上,船犁碧波,浪花飛濺.隸屬雪貓的四艘六桅大帆船載著海盜和俘虜的倭人正向福州港來.

八艘上下兩層甲板密布著親式火炮的戰艦停在港口中,官兵,水手,商人忙忙碌碌,碼頭上一片興旺繁榮.

楊凌將東海大益雪貓獻俘和江南巨商運貨出海安排在同一天,同時展示強大的水師陣容,自然有著深層次的重要含義.

明軍水師原來裝備了三艘新式新艦,用剿獲的佛郎機炮又裝備了三艘,加上這段日子南京火器局和福州火器局日夜趕造出的大炮,全副武裝了八戰艘戰艦.

楊凌命浙江水師派新式戰艦護送徐經等人的二艘大商船來到福州,然後從福州港再揚帆出海.當然,屆時真正派出護航的戰艦只有兩艘載有新式艦炮的戰船,和兩艘一般的戰艦.

同時,由于這些海上巨商的私船原本就具有作戰功能,船上的水手其實也都是擅長海戰的戰士,所以非常時期行非常事.為了安全起見,楊凌又允許這些商船每艘配備了八門普通的火炮.

這樣強大的火力陣容只有擁有犀利火器的西洋海盜才能抗衡.而且他們還得事先了解船隊往返的准確日程,途經的詳細航線,同時派出過半的武裝力量,在商隊肯與其決戰的情形下,否則有這樣強大的武力,茫茫大海處處是路,商隊在戰艦掩護下要逃而不戰的話基本上不存在風險.

港灣內的波浪輕輕拍打著船舷,搬運工人正將各種貨物和清水,肉食,米糧,水果,青菜等分門別類地裝船.此次出海因事關重大,彭鯊魚特意派了他行船經驗豐富的長子,浙水師千戶彭大勇為艦長,商團首領則是徐家的二老爺徐綸.

徐綸三十出頭,一身湖絲直裰,頭戴方巾,顯得文質彬彬.彭大勇四十來歲,臉膛黑紅,矮壯剽悍,沉穩中透著精明強悍.兩人陪在楊凌,何炳文,韓武等人旁邊,後邊跟著各艦的管領軍官和一眾商賈.

"跑一趟呂宋並不算遠,不過海上行船,天災人禍都得防備,萬一遇上風暴,在海上就指不定飄泊到什麼時候,所以該准備的東西一樣也馬虎不得."

莫看徐綸斯文如秀士,朝廷禁海時,他可是徐家走私船的船主.穿上文袍便是秀才,光了膀子便是土匪,不但人悍勇,而且遠洋行船方面比彭大勇這些海上大盜還要熟稔.

"大人請看,除了米糧清水必須加倍准備,水果,豆類等也必不可少,少了這些遠洋行船海員們要生病的.水果不宜攜帶,便制成果干和蜜餞,還有干菜,醃菜和豆子,至于鮮魚可以隨時捕捉,倒不必准備."

楊凌點點頭,笑道:"徐公子常年跑船,見識豐富呀.這方面就不是我們水師所長了,一路行船還要請徐公子多多指點,將來我大明水師要揚帆四海.這些東西不注意,是要吃大虧的."

徐綸受寵若驚,連忙笑道:"應該的,應該的,不敢勞大人吩咐.其實,往返呂宋,縱遇風暴也不必准備得如此之多.呵呵,主要是因為勞動水師護航,家兄過意不去,所以才多准備了這些東西.因為擔心有些水師兄弟不喜魚腥,船上還備了熏肉,臘肉."

楊凌哈哈笑道:"當兵就得有個當兵的樣子,徐公子別太慣著他們了.一趟船跑下來,這些兵要是都養得肥頭大耳的,以後有仗還怎麼打呀?"

他笑吟吟地看了眼彭大勇,說道:"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徐公子厚意愛重,這一路安危可就要托付給你了."

彭大勇抱拳道:"謹遵大人吩咐,家父說過,這趟行船,要我小心在意,人在船在,人不在船也得在,決不能給大人丟臉."

楊凌滿意地拍了拍他的肩頭,就在這時,劉知府勿勿行來.向他施禮道:"大人,東海雪貓向大人獻倭俘和財,四艘大船已停伯在港口外,請求大人允見."

楊凌招招手,淡淡地道:"讓他先候著吧.來,徐公子,這邊請."說著泰然自若地舉步向前走去,好似揮不在意.

在場這些江南巨商私下行船東海,南海,雖說財大氣粗,船上也有武器,為了避免麻煩,以往走私還是要按規矩向四大寇晉獻財帛的.

他們早聽說王美人,白小草已歸附朝廷,如今這支水師更是由普陀山的老當家彭鯊魚的長子帶領.

如今見大盜雪貓向欽差敬獻戰倭和戰利品,毫無疑問這人也是降了,東海四寇至少有三家已經接受朝廷招安,風聞海狗子也在和朝廷密議招安,看來東海很快就要平定了.

今日又見大明水師船堅炮利,有這樣強大的水師保護,天涯海角何處去不得?將來跑船的次數可以大大增加,運載的商品可以盛運更廣,獲利之豐難以想象,眾商賈富紳一個個想到這里,心中振奮不已.

有些平時過于謹慎的富豪原來只是徐經,吳濟淵等人踴躍投資,參辦朝廷水師,所以跟風投注一些資金,為此還忐忑不安,生怕這些錢有去無回.如今見此情形,不禁暗暗後悔以前對龍江船廠和江南海事衙門的投資太少,以後想從中撈取好處也缺乏話語的資本.

這些人嗅覺靈教,最善于從風吹草動中觸類旁通,尋找商機,如今見此情形,一個個開始暗中盤算起了主意,准備回到蘇杭後就向谷大用的衙門投入更多的運作資金,以謀取最大利益.

楊凌若無其事地陪著徐經等人站在碼頭上,直到貨物裝畢,起錨揚帆,這才拱手送他們離開,一溜大船緩緩啟程了.

楊凌目送著船隊離開,這才對韓武低語道:"我在進貨碼頭茶室等他,叫關口放他們進入,不得有絲毫刁難阻攔,還有,不要派兵把守,不要上船檢查,只要不攜帶武器,允許水手下船."

十余艘軍艦護衛著幾艘巨大的商船浩浩蕩蕩揚帆出海時,雪貓的船隊正好擦身而入,明軍水師戰艦側舷上下兩層黑洞洞的炮口近在咫尺,看得海盜們心驚肉跳,輕佻狂傲之氣頓時收斂.

雪貓姓文,他的長子名志遠.這位文大少名字起得雖好,卻並不象他老爹企盼的那樣志向高遠,而是個志大才疏的家伙.

他明明是海盜.偏喜歡附庸風稚,平素一身輕袍,手執小扇,總喜歡溫文爾雅,只是那副尖嘴猴腮的形象怎麼看都象衣冠沐猴.

他是雪貓之子,雪貓的部下不敢不敬,其他諸島海盜卻送了他個綽號:賤貓兒.

賤貓兒在水師將校陪同下進了碼頭茶室,一見這位總督大人與自已年齡相當,不由得眼光一直,這才手握小扇,上前深施一禮道:"小生文志遠,見過總督大人."

楊凌大刺刺地坐在椅上正品著茶,面前一個綺羅紅衫的女人正蹲在那兒輕柔地蹲在那兒輕柔地給他捶著大腿,聽見他說說話,楊凌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擺擺手道:"這又不是公堂,不要拘禮了.來來,坐,坐吧."

說著他順手把茶杯遞給面前的女子,那女子盈盈立起,眼波低垂,趁旁人沒注意,飛快地嗔了他一眼.趁接杯的功夫,在他掌心掐了一把,這才捧杯退向一旁.

賤貓兒稱謝在側座坐了,一瞧這美女樣貌與中原女子不同,粟黑的卷發,高鼻深目,俏麗中別具韻味.眼光不由又是一直.

他心中癢癢地忖道:"想必這就是狗爺送給楊凌的那個西洋美人兒了?果然貌美.楊凌到碼頭上都帶著她,,看來狗爺果然送了個妙人兒給他,我們可真是落了後腳了."

楊凌瞥了他一眼道:"聽說雪貓島主在海上四處打擊倭寇,戰果非凡,本官已著人向京里遞上了奏折為他請了."

賤貓兒忙收攝心神,恭敬地道:"小生代家父謝過大人,家父接受朝廷招安之意甚誠.此番前來,小生特意攜了俘獲的倭人及財物進獻大人.隨著剿倭得力,今後定然還有進獻.朝廷方面,還請大人多多美言."

"哈哈,這是自然,本官剛剛送了一支商隊出海,你也看到了.貴島部眾常年在海上行船.待海運一通,水師急需這方面的人才.如果文島主表現得宜,本官就向皇上保薦他做海運都督,你看如何?"

賤貓兒聽得心熱不已,這海運都督實權何等之大,到那時整天打交道的都是豪商巨富,油水充足.自己再挾帶些私貨,日進斗金呐.而且朝廷真要是讓他們督管海運,勢必也得配備方才所見那種上下兩層甲板均可配備的重炮.

到那時自家百余條船全配上這種利器,進可為官,退可為匪,這樣的實力誰人能敵?如果利用海運遠洋之便在海外私蓄人馬,築基海島,既可利用朝廷的財力物力,在海上又儼然獨立一國,為所欲為,這樣的買賣太劃得來了.

楊凌信口開河,開出一張永不兌現的空頭支票,把賤貓兒美得心花朵朵開,站起來連連道謝.楊凌笑道:"難得文島主對朝廷一片赤膽忠心,本官就先接受獻倭,然後再為文公子接風洗塵."

這是第一次晉獻禮物,雪貓也不敢太寒酸了,除了捆綁來大批雙手染滿鮮血的倭寇,還送來大批的倭人家眷和財物.

楊凌象征性地做了個接收儀式,然後令何炳文將所有人員,財物押走處置,隨後為文志遠安排了住處.那是一幢前些天抄沒的官員豪宅,而且將這有園子有樓房的豪宅贈送了給他,當場交割了地契房據,至于那四艘海盜船,停泊在港口內,楊凌也未派重兵把守,並且暗中分吩咐韓武外松內緊,只要沒有人鬧事,任他們上岸回船,出海入港,決不做絲毫阻攔.

楊凌雖未親自陪同,卻讓福州知府及水師官員陪著文志遠飲宴,接來送往派馬派轎,對他熱情無比,還安排了幾個色藝俱佳的福州名妓陪宿.

那些仆役侍衛們見了他文大公子,更是言必稱公子,行必如大人,恭恭敬敬地把個賤貓兒哄得眉飛色舞,大有樂不思蜀之感.

文志遠在福州住了三天,這才戀戀不舍告辭回島.雪貓聽了文志遠的回複,比馬空聞捎回來的話更信了幾分,畢竟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嘛.

他詳詳細細詢問了一番在福州這幾日的動靜.聽說軍政官員對兒子禮敬有加,停泊在港口的海盜船縱是在晚間,官兵也不設侍衛看管,對他們寬和之極,終于徹底放下心來.

楊凌允諾的海遠水師提督一職,就象懸在驢子前頭的一捧草,吸引著雪貓只顧盯著這個位置,竭盡全力地多剿倭寇,以求取悅朝廷.

有文志遠和馬空聞推波助瀾,再有一眾嘗到了好處的手下慫恿讒言,海狗子那里的不滿,他已視同嫉妒心使然,根本就不管不顧了.

*****************

玲瓏洞冬暖夏涼,由于常年有人居住,又少了些潮濕氣,石床上,海狗子正抱著一個肉體豐腴白嫩的女人呼呼大睡.他那龐大的體形,壓在那女人身上,從他身下只露出一條光滑白皙的大腿和一只瑩潤粉白的手臂.

這個女人是日本對馬島的海盜小泉不二雄的寵妾花子,原本是個有名的舞伎,被他重金買了下來.不二雄在大明國土上屢屢受挫後保存了比較大實力,倉皇退到海上,向海狗子賄以重金,又把這個寵妾送給了他.以求暫時在他的勢力范圍寄身,想等待日本那邊剿寇風聲平息後再悄悄潛回日本.

海狗子含糊地咕噥了幾句,那雙大手抓住了豐滿的肉山豐丘,身子扭動了幾下.身下的女人不適地移動了下身子,把他弄醒了,海狗子睜開眼,色眯眯地嘿然一笑."叭"地在她胸脯上親了一口.

海狗子的精力和體力實在驚人,他需索無度就連這樣慣經風雨的女人也受不了.花子感覺到下面雄勃地跳動又充滿了自已的身體,不得不強打精神奉迎起來,兩條肉蟲又扭纏在一起.就在這時,老精從外邊噔噔噔地跑了回來,海狗子白晝宣淫甚至與他同樂的事已是家常便飲,他也毫無忌諱,所以根本不管海狗子正在沖鋒陷陣,只是站在那兒急吼吼地道:"老大.鄭二八的人耐不住,蹌出去做生意了,他們打劫了一艘由海路往山東遠貨的商船."

海狗子從豐滿的肉山里抬起頭來,一邊律動著身子一邊滿不在乎地嘿嘿笑道:"海路?嘿嘿,他娘的.肯定是……瞞著官府販私貨,劫就……劫了,你怕個……屁!"

"哎喲"伴隨著狠的,身下一聲呻.

老精頓足道:"問題是他們干得不乾淨,水師的船巡邏到此,他們倉皇退了,留下了活口,而且這群混蛋還掛著咱們雙嶼的旗,這事兒傳出去……"

"什麼?"海狗子一下停住了身子,然後赤條條地從石床上蹦了下來,撓著大光頭罵道:"這***,叫他們近日安份些,就會給我惹事,嗯……老二啊,你說咋辦?"

老精皺著眉頭道:"這事要說大也不大,姓楊的未必就能把我們怎麼著.可是貓爺已經單獨和楊大人搭上了線,這一來咱們的籌碼可就小多了,我看他未必肯那麼賣咱們的帳了.老大送了份厚禮給他,他一直不好明著拒絕,要不然何思改隔三岔五地往這跑,也不會一直沒個准信兒了,分明是在拖咱們.這回……鄭二八的人劫船殺人,可給人口實了,就怕姓楊的因此壓條件."

花子已經起了身,扯了條床單子卷身上,怯怯地站在一邊.海狗子聽的上火,一眼瞧見她,便惡狠狠地踹了她一腳,罵道:"滾!滾出去!"

花子一個趔趄,慌慌張張地跑了出去.海狗子光著腚往椅上盤腿一坐,一手捏著腳丫子,一手磨挲著頭頂,皺眉半晌才道:"你確定水師的人認出咱們來了?"

老精點點頭道:"錯不了,追得緊呢,要不是鄭二八船小,溜得快,就被人追上了,那旗也不知道降下來,哪能看不到呀?再說,那私船上的人也認出咱們了,他們死得就剩下孤兒寡母了,不和官兵說才見鬼了."

海狗子尋思了一陣,眼神漸漸陰冷了下來,目光閃爍地道:"如今和官兵硬抗是肯定不行了,雪貓那渾小子和我不再一條心了呀……"

"要投靠官府的話,不弄個總督之職獨霸一方,我的人馬早晚被朝廷吃掉.到那時還不是任人魚肉?該死的鄭二八."

他頰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兩眼幽幽地象閃著兩簇鬼火,慢慢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老精,給我做了他!"

老精吃驚地道:"老大,這樣……這樣合適嗎?"

海狗子臉頰上的橫肉哆嗦著道:"我們苦心准備這麼久,光是送給姓楊的那個西洋女人,就花了我三十根小黃魚,大事不能壞在他手里!"

老精聞言一陣遲疑,見海狗子正冷冷地盯著他,終于點頭道:"是!"

老精轉身走出幾步,海狗子忽地又道:"慢!"

老精扭過頭來,只見海狗子眼晴轉了一陣,發出一陣嘿嘿嘿的滲人笑聲,然後向他招了招手.老精疑疑惑惑地走過去,海狗子把剛搓完腳丫子的大手攏在他耳邊,陰冷地道:"兄弟,送人頭不如送的,把他和犯事的幾個混蛋捆起來,直按送福州交給姓楊的,面子要賣足,我看他還有什麼借口壓低條件.還有,從日本人送來的女人中挑幾個姿色出眾的,再帶上些金銀珠寶,福州說得上話兒的官,禮都要送到.媽的,又害我破費,他不死誰死?誰擋了我的榮華富貴,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老精無言地拱了拱手,轉身向外走去.洞口透進的一縷煦暖的陽光照在身上,他的心中卻沒來由地湧起一陣悲涼,寒意直透骨髓.

上篇:卷七 殺邊樂 第277章 兄弟反目    下篇:卷七 殺邊樂 第279章 磨刀霍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