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七 殺邊樂 第254章 狼煙四起   
  
卷七 殺邊樂 第254章 狼煙四起


杭州灣水師傾巢出動,畢竟這是大明水師重建以來與倭寇的第一仗,其政治意義遠甚于戰爭本身的實質.官校,旗軍,水手,火長,民梢,舵工,班碇手等各就各位,大軍乘風破浪,奔向韓武與倭寇海船遭遇的海域.

水師士卒中原水師官兵占了一半,新近招募訓練的新兵占了一半,還有少數彭富貴的心腹,分散在各艘戰艦上.

此際,彭富貴也心急如焚,出海的三艘戰艦是千戶韓武帶隊,副千戶是他的小兒子彭小寶,這是彭老爺子的第九妾給他生的最小的兒子,今年才十八歲,雖說自幼耳濡目染,隨著他老子練就一身水上的本領,畢竟沒有獨自帶過兵,何況還是以寡敵眾?

彭富貴輕易不招惹東洋倭寇,只有趁小股倭寇落單時,才會下手洗劫一把,為避免麻煩,抓住的倭寇全部沉石入海,毀尸滅跡,所以倭寇真正戰力如何,他也不甚了解.

碧海一望無際,海鷗翔回藍天,三十余艘戰船以一艘二號福船為中心,劈波斬浪向東南駛去.三艘三桅三帆的哨船成品字型在船隊最前方哨探領航.chy1123

由于此時風自海上吹向陸地,戰船逆風不能直紅行駛,必須以一定角度斜行以借風力,輪流換向才能繞向出事地點,所以艦隊駛向的方向與韓武等人演武地點頗有點南轅北轍的味道.

帥船上,輪值的舵工聚精會神地保持著以太陽為方向,校正著船的方位,火長則用牽星板測量計算著地平緯度.旗手不停地按照命令升降著各種訊號旗.指揮著整個艦隊操舵,操帆,調戧,校正航向.井然有序地行進.

楊凌立在帥船上,看著曾守備和彭富貴不斷下達著各種指令,心中實是焦灼萬分.雖說整個杭州水師艦隊已傾巢而出,縱然遇險也大可保得帥船無恙,但楊凌是欽差,谷大用,白重贊不願冒險,所以一力反對讓他隨船出海.

楊凌敢知道自己隨不隨船出海無甚作用,可是那三艘艦上有幼娘的二哥.幼娘和兄弟骨肉情深,如果韓武有個好歹,幼娘這時又有身孕,聞訊之下後果堪虞.

而且此次海戰意義重大,它不但關系到開海解禁能否順利推行,而且別人不知道,楊凌卻知道有皇帝全力支持,但朝廷能投入的資金已是竭盡所能了,現在全靠沿海商人籌資入股.如果水師艦隊受到重挫打擊了他們的信心,紛紛抽資退股予以觀望,恐怕朝野反對力量又要卷土重來.

所以楊凌發了狠心,如果韓武的三艘戰艦已被殲滅,那麼就是傾整個艦隊之力,也要把這支倭寇擊敗,從而挽回政治上的被動形勢.如果他不在船上督戰,實在難以保證杭州水師是否肯竭力用命.因此楊凌一意孤行,留下成綺韻等人和谷大用,白重贊等坐鎮中軍,自己隨船出海.

艦隊再次折向逼近演武地點,九桅福船滿帆加速,後邊兩縱六艘七桅十四帆的尖底戰船緊躡不舍,再後邊馬快船,平底沙船也排列出了戰斗隊形.

三艘哨船遙遙行在前邊,晴空萬里可視度極好,站在船頭望去,湛碧的波濤上沒有絲毫的艦只蹤影,楊凌再也沉不住氣了,他忍不住走到船頭,扶欄遠眺.

前方三只哨船明顯放慢了,呈擴散紅狀四處搜索著敵我雙方的船蹤.

"彭千戶,就是這片水域?為何……為何不見一艘船影?"楊凌語音微微有些發顫地道.

彭富貴見海上沒有船蹤,反倒放下了心,聞言忙道:"大人,找不到什麼痕跡才好,說不定韓千戶已經擺脫了倭船,我們再向前搜搜看."

楊凌聞言心中稍定,就在這時有人大聲喊道:"看海上,海上有木板."

楊凌,曾守備和彭千戶聞言急忙走過去,扶著船舷向海面上看去,只見起伏的波浪送來幾片破碎的木板,彭富貴一見已變色道:"是艙板,有船沉了!"

楊凌聞言心中一沉,曾守備扭頭喝令道:"減速,落半帆!"

就在這時,水面上隱隱起伏又送來幾具尸體,幾位大人屏住了呼吸,緊張地盯著水中那隱約的人影,船速減緩下來,一艘平底沙船越眾而出,從兩條大船間穿過,用長長的撩鉤鉤過一具尸體,然後向帥船上大喊道:"大人,這是倭寇,不是咱們的人."

其實就算他不說,從服裝上楊凌等人也看得清楚,縱目望去,附近幾具尸體從服裝上看,也不象是大明的將士,他們心中不禁浮起一線希望.chy1123

前邊一艘哨船繞了回來,用鉤槍鉤住大福船下層的船舷,固定後搭上了舢板,一個百戶赤著雙腳跳上起伏不定的舢板飛快地走了過來,這人是追隨彭富貴多年的心腹,水上功夫自然不凡.

他攀到二層炮台上,向楊凌,曾守備和彭富貴施禮道:"大人,我們搜索了附近海面,找不到韓千總或者倭人的戰船,我們從海面上搜索到四十幾具尸體,死的都是倭國人."

彭富貴目光一閃,喝問道:"韓千戶的三艘戰艦都是剛剛從龍江船廠開出來的,是極易辨認的新船,你們有沒有查過水上那些破爛的船板,是不是韓千戶的新船?"

那百戶一愣,吃吃地道:"這個……"

彭富貴怒道:"廢物!還不快去查驗?"

那百戶一見老大發怒,慌忙答應一聲,連滾帶爬地回到了哨船上,指揮士卒撈取水上的船板.經過查驗,那些船板色彩陳舊,而且木料並非韓武所驅戰艦使用的南方硬木柚木,這下子楊凌也放下心來,估計韓武見勢不妙,已經率領戰艦逃逸了.

他立即命戰艦滿帆前進,艦隊呈雁翅型搜索海域,約行了五海里,帥船上負責瞭望的水兵忽地高喊道:"注意,前方哨船傳回訊息,出現戰艦,前方出現戰艦!"

旗手立即向各艦打出命令,帥船上的士兵也都緊張起來,操炮手各司其位.楊凌,曾守備等人登上瞭望台遙看遠方.只見遠處隱隱看見一片船影,正迎面駛來.

又過片刻,瞭望兵再次喊道:"大人.哨船傳訊,取消戒備狀態,取消戒備狀態."

楊凌等人聽得莫名其妙,他們沉住了氣,待雙方再接近了些,只見三艘哨船成品字形正急急向回駛來,後邊帆布張揚,前二後三五艘大船正緊追不舍.曾守備大吃一驚,立即下令道:"准備作戰,左右兩翼包抄上去."

雁翎狀陣形漸漸變成內彎的半月,迎向對面的大船.這時已可看出三艘哨船後邊兩艘大船張揚的帆上繪制的正是八幡大菩薩,那是倭寇戰船的標志.曾守備急忙下達旗令,整個艦隊開始以帥船為中心,向兩側微微改變著航向,將陳設火炮的一面船舷迎向敵艦.

可是瞭望台上水兵傳回的消息仍然是取消戰斗狀態,好在火炮在兩百米外既無准頭,殺傷力也有限,雙方戰艦雖然已看得甚是清楚,目前仍無法交火,曾守備不知哨船傳回消息的用意,他一面令艦隊擺出最有利的攻擊陣勢,一面派出通訊舟迎向哨船,已取得准確消息.

彭富貴老眼十分銳利,這時他也看出情形不對,指著對面喊道:"大人,你們看,那兩艘倭船後邊三艘戰艦的旗幟……是大明的戰船,是韓千戶的戰船."

楊凌等人抬眼望去,雙方的戰船又接近了些,後邊三艘戰艦的旗幟確是大明的軍旗,中間一艘的將旗赫然是個韓字.

曾守備看出有異,立即令大軍原地待戰,對方的兩艘倭船也順勢落下船帆,靜靜地停泊在海面上,隨即打出海盜間通用的投降旗語.

彭富貴見狀哈哈大笑,興奮地道:"大人,咱們的戰船平安沒事,這兩艘倭船定是被韓大人俘獲了."chy1123

楊凌聽了差點兒咬了舌頭:韓武只有三艘戰艦和五百新兵,而對方是十一艘戰船,一千二三百名倭盜,韓武不但未敗,未逃,反而俘獲了兩艘敵船,這可能嗎?可是眼前的情形若非如此,又能作何解釋?

雙方的艦隊就這麼靜靜地停泊在海上,彼此對峙著.趕回的探察哨船中有兩艘左右分開,橫亙在兩支艦隊中間,第三艘哨船飛快地向帥船靠來.楊凌看清站立在船頭的那員將領,不由長長地舒了口氣:那人是韓武.

韓武自去年楊凌調回京師時,就安排馬昂接替了他的職務,把他調到水師任職,經過這半年多在海上的錘煉,韓武原本就有些黑的面龐變得更加黎黑.海風,陽光地吹曬,讓他的皮膚也變得粗糙了,下頜留著短短的胡須,多了幾分沉穩之氣.

登船見到楊凌,他的目中也閃過一絲喜悅,但是經過這些日子的磨練,韓武的穩重顯然正在向他的大哥韓威靠攏,他抑制住見到親人的喜悅,按照軍禮認真地向楊凌和曾守備見禮.

楊凌急忙扯住他,說道:"不必急著見禮,韓大人,到底是怎麼回事?聽說你的艦船和倭寇遭遇,敵眾我寡恐極危險,所以我和曾大人率領水師艦隊急速趕來增援,看這情形你們還俘獲了兩艘敵船,我軍傷亡如何?"

曾守備知道楊凌和韓武的關系,見狀欣然笑道:"我軍將士和戰艦無恙便好,大人,咱們進艙坐下,再請韓大人詳細敘說吧."

楊凌連連點頭,眾人回到船艙客廳坐下,韓武才將原委細細道來.

原來,韓武和彭小寶正在海上演武練兵,冷不防十余艘倭寇的戰船突然出現在海面上,韓武見來不及調轉船頭撤走,便立即令人乘小船趕回報訊,自己集結三艘戰艦向倭船迎頭沖去.

主將韓武本來就極是好戰,副將彭小寶初生牛犢,血氣方剛,又是從小跟在鯊魚王彭富貴身邊打殺慣了的,這兩人一心求戰,率領五百剛剛訓練有成的新兵悍然向倭寇進攻,令這支倭寇的將領九鬼一雄大喜過望.

日本國掃寇十分嚴厲,大內,細川兩家的勢力根本不是這些倭寇可以應付的,他們住在本國近島嶼.給養,軍需又依賴于國內,是以一打就垮,各路倭寇不得不呼朋喚友,奔著任他們予取予求的大明而來.

九鬼這支十一艘戰船組成的艦隊就是由三股倭寇組成,他們同已經占據了一個小海島的倭寇發生了小小沖突,由于自忖沒有能力打敗那股倭寇,九鬼只得帶著他的人繼續在海上搜尋新的落腳點.

倭寇不需要准備太多給養,所以很少繞道朝鮮附近.而是直接從日本海來到大明,一向是以戰養兵,如今九鬼在海上盤桓了幾天,吃的喝的都用得差不多了,他眼見明軍只有三艘戰艦,料想可以一舉獲勝,不但能因此獲得大批給養,還有可能獲得這三艘大型戰艦,壯大自己的實力,所以一見明軍迎頭沖過來,正中下懷,馬上命戰船迎戰.

可是一雄低估了大明水師的戰力,以前他們偶爾同大明水師正面遭遇,吃空餉,少訓練,軍官貪腐,士氣低迷的大明水師敗在膽氣和軍心上,並非裝備不如他們,而韓武這三艘艦卻沒有這些問題.

雖然有些大名暗地里扶持倭寇,但是自己都難以應付軍備的壓力,不可能給海盜提供大量的武器,所以倭寇的武器主要通過走私和地下兵工廠制造,這樣他們根本沒有能力獲得裝備複雜的大型武器.

倭寇的主要武器是長矛和刀,由于日本不用煤煉鐵,也不用灌鋼,而采用滲碳法制鋼,鍛工出色,因此質量優于大明.倭寇的遠攻武器,就只有日本大弓了.這種弓用竹木合成,拉開省力,而且能發射重箭,殺傷力勝于明軍的輕箭,但是由于材質所限,在海上維護保養極其困難,所以也為數不多.chy1123

至于盔甲,漫說鐵甲,就是皮甲也只有頭目才有得穿,火炮更是非常罕見了,他們只有在攻克城池或要塞,以及打敗官軍以後,可以使用一下來自明軍的戰利品過過癮.

韓武這三艘巨大的戰艦是用上好的柚木制成,船板可以使用至少六十年,整船堅固異常.而倭寇的戰船則純屬粗制濫造,由于財力和工場所限,他們用不起大船,主要是用快速商船和仿制的關船,這些船能快速行駛以避開戰艦,並且適于進入淺水區和內水,但因為船小無法與大船對抗,更難以抵禦火器的攻擊,用來載人還差不多,並不適于水戰.

這一來拿著優質鋼刀,坐著十余艘破船,持著少量遠攻武器的九鬼一雄先生就預演了一番義和團大戰八國聯軍的鬧劇.

當他們興沖沖地迎向忐忑不安的大明水師時,隔著百四十步,明軍戰艦上共計二十六門火炮就咆哮著開火了,頭先兩艘戰船當即散了花,變成海面上的一堆舢板,沒死的倭寇也全落了水.

其余倭寇借著船快輕便,而明軍船體巨大,轉寰不靈,同時火炮搬移困難的缺點,避開火炮遁入死角逼近韓武的三艘戰艦.隔著七十步,明軍漫天的火箭攢射過去,又有幾艘倭船起火.

被激怒的倭寇一面滅火,一面哇哇大叫著驅使戰船強行靠近,堪堪距離四十步時,明軍戰艦上一道道火龍噴射出來,這種強力竹筒裝的燃油順風時可以噴出百米,百余支'火焰噴射器’使三艘剛剛被火箭射得船帆處處破爛起火的倭船迅速燃燒起來,一時濃煙漫天.

趁此機會,彭小寶命令戰艦脫離戰圈,盤旋半圈拉開了距離,再次使用火器進行遠程攻擊,可憐那些倭船空有無數悍不畏死的強盜,在船上氣地跳腳,卻根本沒有用武之地.

三艘船帆著火的倭船已經無法移動,變成矗在那兒的活靶子,被明軍的火炮毫不留情的摧毀,剩下的六艘倭船見勢不妙,立即轉向逃逸.

韓武和彭小寶殺得性起,命令三艘戰艦追逐著六艘倭船尾隨不舍.此時倭寇還沒有一件武器能攻擊到明軍戰艦,明軍士氣大振,但倭寇航速甚快,除了三艘船帆起火,來不及除滅的倭船被迫停在海上,另外三艘船逃之夭夭,很快將明軍甩在後面.

韓武的三艘戰艦逼近落帆滅火的倭船時,倭寇仍負隅頑抗,如果能抓到活的倭寇做俘虜,對于振奮軍心效果自然更好,是以韓武令火炮停止發射,戰艦接近時七十步用火箭,四十步用飛天噴筒,二十步內投射標槍,待雙方船體接近了,火磚,霹靂雷便一股腦兒扔上去.

這樣一個百步之內多層次的武器攻擊,使倭船甲板上連人都站不了,更遑論反擊了.一艘倭船被明軍扔進船艙的一個火藥桶開了口子,被汩汩的海水卷進了深淵,另兩艘倭船只射了幾箭,就被迫投降.

在韓武戰艦的威懾下,倭寇乖乖地滅了火,從艙中取出備用的船帆換上,然後一路被看押著向大明方向駛來.正遇上楊凌的救援船隊.

楊凌和曾建雄等人聽完韓武的介紹驚笑不已.楊凌喜道:"這麼說,我水師殲沉倭船六艘,俘獲兩艘,戰艦竟無一損傷了?哈哈,好!好!士兵傷亡情形如何?"

韓武苦笑道:"士兵麼……死的沒有,傷了四十余人."

曾建雄寬慰道:"韓大人,你以三艘戰艦對十一艘倭船,五百新兵對一千二三百名悍盜能夠大獲全勝,已是天大的功勞,士兵只是傷了四十多人,實在算不了什麼."chy1123

韓武搖頭苦笑道:"大人有所不知,傷的這四十多人,除了其中一個是被倭寇的弓箭所傷,其余的人……全是初次作戰慌里慌張的,有摔下甲板的,有撞傷砸傷的,竟無一個是被倭寇所傷,看來我水師官兵仍然極為缺乏戰陣經驗,如果倭寇有強大的戰艦和火炮,勝負實難預料……"

※※※※※※※※※※※※※※※※※※※※※※※※※※※※※※

明軍水師與倭寇正面作戰,首戰大捷的消息迅速傳開,一時蘇杭兩地乃至整個江南的百姓歡欣鼓舞,士紳名流勞軍慰問的絡繹不絕.

然而大捷的戰報剛剛送去京城,陸續趕到大明沿海的倭寇,利用綿延千里無法盡防的海岸線,偷襲上岸,開始大舉入寇.

倭寇連艦千百,蔽海而至,山東,江蘇,浙江,福建,濱海數千里,同時告警,上了岸的倭寇勢同猛虎,一時狼煙四起.

四月七日,倭寇攻擊浙江昌國衛.同日,另三股倭寇進攻太倉縣,乍浦,劫掠了平湖,海鹽,海甯等地,殺死殺傷官軍數百人.四月九日,大股倭寇攻入上海,乍浦所,江陰等地.

四月十日,倭寇攻擊山東榮成,殺死縣丞陸家成,搶掠,收集民船,沿海南下進入江蘇地境,與另一股倭寇彙合,在射陽利用細作設伏,大敗衛所官兵,明軍一千六百人被五百倭寇伏擊,死亡四百余,敗兵倉惶渡河逃走,又有近三百人自相踩踏或溺水而亡,衛指揮使陳靖寬被殺.

倭寇氣勢大勝,三日中,分別有幾股倭寇攻道州,泰興,海甯,嘉興,揚州,明軍衛所官兵前追後堵,敗多勝少,揚州千戶洪興,泰興千戶文士友,甯德參將馮志恭皆戰死.

各地都指揮使剿寇不利,倭人利用收買的眼線避實擊虛,處處得手,軍情急報如雪片一般飛往京城.

正德大怒,四月二十七日,以八百里急詔下旨,令欽差楊凌緊急總督浙,直,山東,兩廣,福建軍務,主持剿匪事宜,並賜天子劍,貽誤戰機者格殺勿論!

上篇: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53章 剿匪之策    下篇:卷七 殺邊樂 第255章 勃然大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