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47章 洞房傳道   
  
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47章 洞房傳道


楊凌笑吟吟地道:"我已經說過了啊,就是方才那句'毫無疑問,你做的詩,是全天下,最好的詩’."

成綺韻和馬憐兒"噗吃"一聲,笑成了掩口葫蘆,唐伯虎也只當他在玩笑,不禁有些啼笑皆非,楊凌見這世之聞名的才子雖說性情狂放不拘,卻也不像後世描述的那樣放浪,便笑道:"和伯虎兄開個玩笑罷了,今日幸遇江南才子,實是有緣,我們正要下山,請伯虎兄同住吧,咱們下山再談."

唐伯虎喜道:"好好,大人請."

一行人到了山門前,喚過抬轎抬了馬憐兒,在便衣侍衛們的護擁下向山下走去.石階上往來游山,進香的行人川流不息,還有賣手工,零食的小販.

伍漢超混在人群中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忽地一個細微的聲音傳入耳中,那語聲提及"師公"二字,伍漢超身為武林中人,對此最是敏感,不禁放慢腳步循聲望去,只見一個布衣短袍的鄉民陪著一個錦衣大漢匆匆下山,一邊低聲說道:"五師公,胡小二到處找您呐,請您老今晚去給傳道."

那錦衣大漢一邊緊著腰間武士帶,一邊皺眉道:"***,本來今晚還想去城里逛逛,怎麼不早說一聲?"

那布衣鄉民陪笑道:"五師公,新媳婦兒娘家爹就快病死了,這不合計娘家辦著喪事時成親不吉利嘛,要是過了七七,又得守孝成不得親,所以臨時操辦."

兩人步履甚快,這就趕下去了.他們聲音雖輕,以伍漢超的耳力卻聽的清清楚楚,他看看侍衛們將大人護的周全.便腳下一緊,也跟上兩步,那錦衣大漢哼了一聲,摸著胡茬子問道:"新媳婦兒是誰家的,漂亮嗎?"

布衣鄉民道:"是牛頭村河沿兒口上的老李家的閨女,水靈的跟朵花兒似的."

錦衣大漢嘿嘿淫笑兩聲,這腳底下更快了幾步.

伍漢超心中一動.忽地想起一位俗家師叔說過的一些江湖故事,不覺起了疑心,他順手扯過鎮江知府蕭紅朱派來陪著游山的徐班頭,向前一指道:"你趕快盯上那個人."

徐班頭抬頭一看,奇道:"倪家武館的館主?這小子犯了事兒啦?"

伍漢超一聽放下心來,喜道:"你認得此人?"

徐班頭點頭道:"認得.這人倒還有些名氣,是山下一家武館館主,姓倪名克.武藝還使得."

伍漢超既知他身份便不再著急,他笑了笑道:"原來如此,不必跟著他了,咱們下山再說."

一行人下了山.尋了處雅致的酒家要了些清淡些的酒菜.楊凌與唐伯虎一番攀談,這才了解他往京城的用意.

楊凌想了想道:"這個好辦.朝廷即將開海通商,同時與日本國水師聯手剿滅海盜,今後彼此交往也會極多,需要一位名聲響亮,博學多才的人往來于兩國為使節.

唐兄詩詞歌賦,琴棋書畫無所不通,乃江南第一才子,而倭人對我天朝文化最是仰慕,有你出面,定能震住這班家伙,呵呵,何況你還精通倭語,正是向日本國灌輸我天朝文化的不二人選,回頭我會向皇上奏一道密旨,對你特旨恩免,加封海事官員."

唐伯虎疑道:"學生何時通習倭語……".他瞧見成綺韻遞了個眼色,頓時會意,呵呵笑道:"如此,學生多謝大人,大人既往江南,學生這便折返江南等候大人."

楊凌笑道:"好,本官要先往金陵,不能攜唐兄同行,飯後我修書一封,唐兄持往江南交給江南鎮守太監谷大用,讓他先在海事衙門給你安排下來,熟悉一下事務,待皇上旨意下了,本官再正式頒予官職."

飲宴已畢,楊凌修書一封,又著人送了唐伯虎一筆盤纏,唐伯虎告辭返回蘇杭.楊凌回到行驛,已是落暮時分,成綺韻陪了馬憐兒先去後宅,伍漢超見廳中沒了旁人,立即道:"大人,今日在山上,卑職見旁邊路過的一對行人十分可疑."

楊凌疑道:"什麼行人?如何可疑了?"

伍漢超將那兩人的對話重複了一遍,楊凌已聽出話中關鍵,沉吟道:"他是武館師父,如果有徒子徒孫,叫聲師爺師公也不希奇,可這傳道二字作何講法?"

伍漢超贊道:"大人所疑正是,既說傳道,當是道家中人了,那人家成親,傳的什麼道?卑職在山上時,曾聽一位師叔講及一些江湖秘辛,那山上二人所講的話,隱隱和某個邪教的教義相符."

楊凌目光一凝,問道:"什麼教派?"

伍漢超道:"紅纓會.這個教派是白蓮教的分支,屬于山東唐賽兒一脈,當年唐賽兒被官府擒拿卻越獄逃脫後,就此失了蹤跡,估計是嚇破了膽隱匿了起來.

她那一脈的徒子徒孫造謠說她神功無敵,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出入天牢如入無人之境,這一來,雖在朝廷嚴厲打擊之下,他們竟然仍能聚起一幫愚夫愚婦繼續為禍,後來他們在山東站不住腳,便逐漸南遷,漸漸地已不太引人注意了."

伍漢超道:"據說紅纓會入會不分男女老幼,只要納香金兩百文,就算是紅纓會會徒了,入會的貧民,紅纓會施米舍茶,病了有藥醫,冬天送衣被,所以貧民趨之若鹜,而且還每日傳授教眾拳術槍棒."

楊凌冷笑道:"紅纓會要扶助貧民,錢從哪里來?打量招入貧民,每日傳授拳腳,怎麼看都看不出是善良之輩.今晚咱們正好待在這兒,去查查他們的底細."

"是!"伍漢超恭應一聲,就在這時.鎮江知府蕭紅朱又風雨不誤地准時趕來請安了,楊凌見他來,不禁笑道:"蕭大人來的正好.本官正有一件要事與你商量."

蕭紅朱受寵若驚,連忙諂媚笑道:"欽差大人客氣了,您有什麼事盡管吩咐下來,下官萬無不應之理啊."

楊凌道:"金山鎮里倪家武館,極可能是隱藏于此意欲謀反的邪教,本官著人今晚去探個究竟,你是鎮江知府.這事總要知會你曉得."

蕭紅朱一聽自己治下竟有邪教以武館身份公然傳教,頓時嚇得臉色蒼白,他擦了一把頭上冷汗,強笑道:"下官……下官去年冬天才到任上,開了春就忙著治理農桑,漁業,是以還未顧得上理清民政……"

楊凌見他嚇成那副樣子.忙安慰道:"蕭大人勿需自責,鄉民多有愚昧無知者,邪教憑些戲法魔術引誘.他們上了當,還拼了命的幫著邪教中人掩藏,明明就在眼皮子底下,官府卻懵然無知的比比皆是.大人又剛剛到任.本官不是責怪于你."

蕭紅朱感激涕零地道:"多謝大人體諒,下官感激不盡."

楊凌點點頭道:"嗯.我會派人探那倪家武館底細,如果萬一真要動起手來,還要你衙門里派人彈壓地面."

蕭紅朱自無不允,當下滿口答應,三人又計議一番,伍漢超便從內廠番子中挑選了四十個武藝高強的漢子,隨著蕭紅朱去了知府衙門.

成綺韻自後堂出來,恰瞧見伍漢超陪了蕭知府離開,楊凌便將經過對她說了一遍,成綺韻細細推敲一番,這般准備,要抓捕幾個未做防備的邪教中人,已算是無懈可擊,實也不必補充什麼,不免擊節歎賞.

**********************************************************

蕭知府回了衙門,立即叫簽押房通知推官周大人帶人來見.周推官不知知府大人有何要事,立即帶了兩位巡檢,八十名官差匆匆來到知府衙門.

伍漢超打聽到倪家武館在此已開辦了八年,擔心官府中有邪教眼線,所以不敢將真相告訴他們,至于民壯工兵,雖然剿襲匪徒比巡檢衙門的官差更具戰力,可是他們同當地豪紳財主更加密切,所以伍漢超更不允蕭知府集召.

伍漢超對自己帶來的番子密密囑咐一番,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才叫一個刀頭帶路,自己領了十人,悄然離開了知府衙門.

金山鎮胡小二今日娶新媳婦兒,隔著兩條街就是倪家武館,伍漢超悄悄潛來就是想看看所謂傳道是怎麼回事,從他們的儀式上該可看出是否屬于邪教中人,他已吩咐其他番子再過半個時辰帶了人趕去武館,並封鎖這條街,只要這邊動起手來,兩邊同時行動,抓捕一切可疑的人物.

胡小二家不算富裕,一套民宅三間房子,前邊院子里種著兩棵杏樹,後邊半畝地的菜園子,用石頭土塊壘起半人高的牆來.伍漢超對幾個心腹番子囑咐一番,然後自己借著夜色翻過矮牆,悄然摸向那幢民房.

洞房已經鬧過,喝喜酒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院子里只剩幾個至親好友正幫著收拾碗筷桌盆.倪克喝的臉龐通紅,他一邊剔著牙,一邊乜斜著胡小二道:"都准備齊啦?"

胡小二是個十八歲的小生,他老子胡實在忙憨厚地陪笑道:"五師公,香案,公雞都准備妥了,今天勞煩您了."

倪克擺擺手,慢條斯理地道:"你們是本會會徒嘛,嗯……傳道是本師公的責任,這也沒什麼好謝的,行了,你們去睡吧,麻袋,草魚,你們兩個替本師公護法,都打起點精神."

麻袋,草魚是他的兩個親傳弟子,滿臉浮滑,也喝的有了幾分醉意,聽了師父吩咐.忙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應了一聲.

胡小二的母親死得早,家中只有老父一人,這孩子看來極是老實.木訥的說不出兩句話,胡實在忙拉著他,謝過了師公,回了左邊的小房子.

倪克嘴角一歪,丟掉剔牙的木棍兒,起身朝房中走去,麻袋和草魚嘿嘿地淫笑一聲.坐在堂屋里,就著整雞整魚,繼續喝著小酒兒.

胡實在和兒子進了房,不一會兒就吹熄了燈睡了.原來,他們入的會的確是紅纓會,紅纓會信奉太上老君.會律極嚴,教中弟子生老病死,你婚我嫁都須稟報師公知道,這師公並非江湖門派中的師祖.而是紅纓會的專有稱呼,意指首領.

按照教規,迎娶新娘的時候,男方須恭請道君祖師蒞臨降福.這祖師是神仙.肉眼凡胎自然看不見,就由師公代替.請神上神.新媳婦要排擺香案,跪接師公入新房,施以仙法秘術,直至天明師公才會施法完畢,新娘再俯地躬送師公離開.

在這個過程中,新浪並親戚眷屬一例遠避,不許私自窺探,否則祖師就要降禍.附近小王莊曾有兄弟二人,弟弟成親時一時好奇,因為他的嫂嫂也曾受過祖師賜福,便私下向嫂嫂問起,孰料嫂子只是漲紅了臉,無論如何不肯對他說出賜福經過.

這小子心中實在好奇,夜晚時偷偷跑到新房窗外窺看師公施法,不料被師公的門下弟子發現,對他斥責了一番,第二日他出門時便因和一個過路人口角被殺死了,據說這是得罪了祖師,才招來殺身之禍,從那以後,再無一人在師公施法時敢予偷窺.

草魚喝了兩杯,有些尿急,搖搖晃晃到了房後,此時伍漢超已摸到窗下,隱約聽得腳步聲起,立即躥身而起,半空中腳尖在磚牆上輕輕一點,如同狸貓兒一般翻上了屋簷.

今天一輪明月,曬下淡淡銀輝.伍漢超聽得後窗下那小子哼哼唧唧地唱著不成調的曲子,嘩嘩地解起手來,他四下看看,輕輕挪到中間房頂,先解下外袍罩在頭頂,然後才悄悄啟下一塊瓦來,借著一點縫隙向內望去.

只見房中到處掛紅,喜氣洋洋,兩枝紅燭已燃了少半,貼牆擺了一個香案,那叫倪克的武館館主紅帶束腰,已斬了公雞滴血入酒,在那兒念念有詞地禱念半晌,然後抓起一張畫了符箓的黃紙迎空一抖,那紙"嗤"地一聲就在他手中燃燒起來.

倪克虛空舞了幾下,將那紙符擲入了摻了雞血的酒中,旁邊已掀了蓋頭恭敬而立的新媳婦見了這神奇的一幕,不禁訝然輕叫一聲.

伍漢超雖不是道士,但是對這引燃符箓的道家戲法並不陌生,瞧那人神秘兮兮故作神奇,他不禁哂然一笑.

倪克捧起酒杯,莊重地念道:"紅纓肇生,元尊始創,無生老母,真空家鄉,有難相死,有患相救,恭請祖師,蒞臨我身",說著身子一陣亂抖,然後對新娘子威嚴地道:"把聖酒喝掉."

那新娘子才十六芳齡,莊戶人家女子,膚色微有些黑,但是彎眉俊眼,小嘴櫻桃,長得果然水靈靈花一般的漂亮.她見師公好像祖師爺上了身,雖然不會飲酒,卻也不敢推辭,忙接過杯來,將那水酒一口飲了.

水酒是江南米酒,酒力不深,只是滲了雞血紙灰,雖說是聖酒,那味道並不怎麼樣,李家姑娘嗆了一口,眼睛頓時變得水汪汪的,倪克見了色心大起,他嘿嘿一笑道:"你本名叫什麼?"

李家姑娘囁嚅道:"回五師公,奴家姓李,本名小雨."

倪克和聲道:"小雨呀,本座現已請了祖師上身,快吹熄了燈寬衣去床上躺下,本座要施法賜福了."

李小雨吃了一驚,揪緊衣領吃吃地道:"五師公,還……還要熄燈寬衣?"

倪克眼一瞪道:"大膽,本座現在是道君法師元神在身,紅纓會徒娶親皆是這般賜福,你還猶豫甚麼?還不聽命行事?"

李小雨嚇了一跳,想想本村就有幾位姐姐,嫂嫂是五師公賜福施法,也未見她們說過甚麼.想來天神施法就是這個模樣的,她不敢再違逆倪克,連忙乖乖地吹熄了蠟燭.摸到床邊悉悉索索地脫了大紅的外衣,只穿著小衣含羞爬上了床.

房中一暗,伍漢超已看不到房內情形,不過這時他已猜出幾分,估摸這神棍以邪教道義要誘騙姑娘的身子,這姑娘竟然這時還對他信任有加,絲毫沒有懷疑.直令伍漢超都覺得不可思議.

伍漢超幼讀詩書,又在武當多年,文的武的,黑白兩道,多少都明白一些,他自然想象不到村夫愚婦對于神鬼的迷信程度.要知縱然五百年後的今天,時常還有鄉民被些神棍騙去了清白都不自覺.更別提那個年代了.

倪克匆匆褪了衣褲爬上床去,姑娘一摸,竟是一具光溜溜的身子.不由大駭,驚叫道:"五師公,你……你做什麼?不要碰我……"

倪克淫笑道:"怕的什麼?本座施法賜福一向如此,這十里八鄉凡是本會的信徒.成親時都是這樣.現在還不是好好的?這是本會秘法,任何人都不可說出.你放心,本座明日教你個法子,不讓你夫君察覺你失了身子便是."

李小雨又驚又怕,同時又覺四肢酥軟,眼皮也覺重起來,就連掙紮的勁兒都弱了,她不知那酒李摻了東西,仍自苦苦哀求:"五師公,放開我,哪有……哪有這般施法賜福的?"

伍漢超暗暗慶幸:今夜若不是自己來,這姑娘就要被人騙奸了身子,這啞巴虧吃了,為了清白和怕失去丈夫,她又不敢對人說出,無形中就還要再造成更多的姑娘遇害.

他本想看看這神棍還有什麼戲法,如今看來下一步戲法也算不得獨門秘技,是個男人都會使了.伍漢超伸手從瓦上拗下一片,估著那倪克的聲音體形,攸地屈指彈去.

李小雨對于祖師深信不疑,同時那麼多姐妹都經曆過這一幕,如今也不見一個指說出來,這不免令她半信半疑,她沒有及時呼救,現在縱然想要再叫,也已是眼皮沉重,四肢綿軟呼喊不出了.倪克光著身子正去脫她的小衣褻褲,忽然屁股一疼,不由唉喲一聲,駭然回頭喝道:"什麼人?"

他叫完才怔了一怔:這屋內怎麼可能有人?

伍漢超微微一笑,摸出金錢鏢反手彈出射向後院,夜色中一聲悠悠長嘯傳出,後院牆外十個番子一個衙差發一聲喊,拔出刀就翻牆重了進來.

伍漢超將頭上蒙的衣服一扯,一縷月光直射入房,他腳下使力一頓,嘩啦一聲踩碎了屋瓦直落下去.

塵土飛揚,在射下的月光中恍若一團云霧,伍漢超笑道:"武當通微顯化真人第七代傳人前來會會你這位紅纓大仙."

通微顯化真人是英宗賜予武當張三豐的封號,算是地行仙的級別,到了下一輩明世宗,就要封為真君,改成天上的神仙了.他見倪克裝神弄鬼,是以搬出了祖師爺名號,有那塵霧繚繞,瞧起來還真象仙人下凡.

倪克大駭,赤條條地從床上跳了起來,可是他裝神弄鬼在手,開武館那些拳腳功夫比之伍漢超差的不可以里計數,人若赤身裸體,功夫又打了三分折扣,哪里是他對手,三拳兩腳便被伍漢超踢翻在地,那一腳踹在肋下,骨頭都斷了兩根,骨碴倒刺入骨,疼得鑽心,他哪里還站得起來.

伍漢超掏出火折子點亮了蠟燭,笑吟吟地走到床邊一看,只見那位小雨姑娘瞪著一雙淚汪汪的眼睛望著他,只是身子已動彈不得了.

麻袋,草魚兩個鄉間的痞貨喝得醉眼朦朧,聽到房中嘩啦一聲,還道今晚師父賜福賜的太過賣力,正自賊笑不已,就見十多個明火執杖的大漢沖進房來,還沒等他們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已被摁翻在地.

這邊一動手,街頭把風的人立即通知了圍堵武館的番子,三十名內廠高手和八十名巡檢司的官兵一哄而入,武館里的人都已睡下,又是群龍無首,不知發生了什麼事,除了三五個悍然反抗,被內廠番子毫不留情地砍死之外,余者全部就縛.

知府衙門得了准信兒,曉得這武館確是秘密幫會紅纓會的山門,蕭知府立即命令知府衙門快壯皂這三班衙役全部出動,又命人調集民壯,楊凌撥了五百官兵協助,開始全城鎖拿所有與倪家武館有關的人員.

楊凌和成綺韻在廳中,飲茶相候,待見伍漢超興沖沖地趕回來把經過說了,楊凌擊掌道:"好!這人既是五師公,相比他上面還有大魚,叫知府衙門盡快問出口供,最好將紅纓會一網打盡!"

伍漢超笑道:"大人放心,知府衙門正在審問倪家武館一干人等,一俟問出有關人員,都是稱緝拿入獄的."

成綺韻冷眼旁觀,忽地道:"大人,有一件事,卑職覺得大人應該馬上吩咐下去."

楊凌喜道:"你想到什麼了,快講!"

他素知成綺韻智計百出,絕非他所能及,以為成綺韻又有何妙計,是以急急相問.

成綺韻輕聲道:"大人可否請伍公子再辛苦一趟,那胡家父子媳婦兒,還有知府衙門問案的官差,紅纓會不法之事必多,大可用來治罪.這洞房傳道的秘密,能瞞就瞞了吧."

楊凌啊地一聲站了起來,只覺身上燥熱,脊背都出了一層細汗,立即喝道:"漢超,馬上跑一趟,那胡實在一家,還有官府中知情的衙差,官員,誰敢說出洞房傳道機密,嚴懲不饒."

伍漢超這才警覺,連忙答應一聲,掠出門去翻身上馬,又狂奔而去.

成綺韻幽幽歎道:"胡實在一家也被拿進了官府,只要恐嚇住他們,想必這秘密不致傳揚了出去,只是朝廷就少了一條嚴緝邪教的理由."

楊凌搖搖頭,他慢慢起身,走到成綺韻面前,向她深深一揖,成綺韻慌了,手足無措地道:"大人,你……你這是做甚麼?"

楊凌感激地道:"綺韻姑娘,明日這鎮江乃至整個江南,少了無數離散的家庭,上吊的婦女,沒有母親的孤兒,皆是拜你一言所賜.我也因此少了一樁負疚一生的大罪孽,綺韻,我真心真心的謝謝你!"

上篇: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46章 鎮江金山    下篇: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48章 龍江再興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