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39章 再祭屠刀楊將軍   
  
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39章 再祭屠刀楊將軍


"如果取消朝貢貿易,不再限制貢使和貢物數量,改由民間自由來,加強我朝與天朝之間的交易,坦率地說,我們是十分贊同的,但是有些事情我們還存在疑慮."

大內義勇端起杯來喝了口茶,說道:"今日與兩位大人開誠布公,在下實話實說.我來舉個例子,以前勘合貿易時,大明朝廷厚往薄來,賜予我朝的饋贈確實豐厚,但遠不能滿足我朝的需求.

出于這個考慮,我朝向大明朝貢時,貢使常常攜帶許多貨物,在沿途大埠,比如蘇杭,金陵一帶出售給當地富商,但是民間富商多有以種種理由拖欠帳款不付的,為了討回欠款,我朝的人不得不乘舟往來,甚至把官司打到布政使司衙門,仍然得不到保護.在下想問,如果民間自由通商,大明如何保障我朝商人的利益."

楊凌向大內義勇淡淡笑道:"這個問題,我們已經想到了.事實上,一旦自由通商,我朝去往日本國的商人一定也不在少數,所以我們決定:第一,設立專門的有司衙門,制訂專門的海事律法,通商律法,以保障雙方商人的權益.當然貴國也要設立同樣的部門,互作保障,相關律法的制訂,還需要雙方各自派出精通律法的人共同制訂."

"同時,"王華欠身道:"為了保障有司衙門秉公執法,貴國可以派出常駐使臣,駐守在我們的京師以及雙方交往密切的城池,監督律法執行衙門,如果處事不公,做為使臣,有權向上一級有司衙門甚至三司衙門,直到向我皇帝陛下提出訴訟.當然,我們也要向貴國派出特使,負責相關事宜,彼此權利均等."

王華說完,和楊凌相視一笑.經濟,永遠要有政治和律法的支持,王華提出這一建議合情合理,大內義勇心懷大放,不禁連連點頭.

他卻不知,一向眼高于頂,根本不把番夷小國放在眼里的大明天朝,提出這個建議其實還有一個目的.大明對日本皇室和幕府的興衰以及他們對全國的控制能力,還有九州幾個強藩的政治態度,根本就是孤陋寡聞,完全不知情.

在這樣的情形下,連正主都找不准,想要合作,尤其是軍事合作,根本就是空中樓閣.楊凌提出派駐大使,以六部官員為文官,廠衛番子為武官,派駐日本,全面搜集他們政治,軍事,經濟各個方面的情報,做到知己知彼,才能保證有的放矢,保證相關國策真正能夠實行下去.

細川澄明微笑道:"王大人此議甚好,兩國一旦解海通商,商賈如云,帆揚如幟,難免會產生許多糾紛,如果沒有一個強力衙門保障公平,勢必要引起民間許多事端.

另外,我朝需要的大明貨品極多,無論絲,棉布,水銀,瓷器,藥材,調料,字畫和佛經等,這些東西一旦銷往我國,其利價增十倍.

而我朝銷往大明的商品除了一些屏風,扇子,盒子,刀劍之外,多是銅,硫磺,蘇木,珍珠等原料,價錢便增值甚少,是否有所不公呢?"

楊凌笑笑道:"這些東西要看百姓需求,何況這些原料一旦運來,我朝民間還要重新進行加工,總要給他們再留出賺頭吧?細川貢使可有什麼好的建議?"

細川神色一喜道:"大明可否允許我朝百姓在大明自行設店設廠,聘請大明工匠,學習制造工藝,運來材料後就地生產商品再行出售呢?"

他又抱怨道:"另外,像珍珠,采珠女入海采珠,極其凶險,可是珠子販到大明,其利並不豐厚,而大明珠寶商人加工一番再行出售卻可獲利翻倍.我朝加工完畢的珠寶,一向受到大明珠寶商人抵制,不能予以出售,何其滄桑也?"

王華放聲大笑,拂袖道:"細川貢使此言差矣,想我大明絲綢錦緞,也要從種桑,養蠶,抽絲,制錦一步步行來,辛苦難道就少了麼?大明賣給貴國的可是絲綢,而不是做好了的吳服(和服)."

楊凌也笑吟吟地道:"日本國要在大明自行設廠,雇傭大明工匠當然亦無不可,可是如果我們要求貴國允許我朝百姓去你們那里聘請貴國工匠,學習從白鉛中提煉白銀技術,學習倭刀鍛造技術,貴國能否應允呢?"

細川澄明聽了一覺一窒,就這麼幾項看家本領,如果全被明人學去,以他們的資本和實力,還有得混麼?

楊凌又送他一粒寬心丸道:"當然,剛剛開海通商,許多事情可能不是我們現在想得到的,設立駐使衙門,也是為了及時溝通,以便雙方可以不斷完善律法,條件成熟的時候,您的提議我想也是會逐步放開的,只要有利于雙方百姓,有利于雙方朝廷嘛."

王華清咳一聲,說道:"是啊,這些事不可一夕而就,尚須慢慢計議,我想首要之務就是如何解決開海通商的最大障礙:海盜!他們在海上四處游蕩,擇人而噬,有他們在,解禁通商不過是一句空話,大明水師與貴國水師配合剿滅海盜乃首要之事,不知貴使是否已經就合作事宜有了腹案?"

大內義勇,細川澄明聞言,神色都是一緊,彼此謹慎地看了一眼,身形都不由自主地向前傾了一傾.方才互市通商他們可以各行各道,互不干擾,可是派出水師與大明合作剿滅海盜,這就要涉及軍事.

在如今大名紛起,各自稱雄的時

代,一支強大的水師可讓對于他們統一日本有著極大的作用.大內氏和細川氏是如今勢力最大的兩個大名,誰能撐握了它,在剿滅四海群盜的過程中不斷壯大,對于將來獨霸天下用處最大.兩個使者自然都想知道大明一方的意見,奪得這一使命.

楊凌將二人神色瞧在眼中,想起成綺韻說過的'買家有兩個.咱們就能提價;賣家有兩個,咱們就能壓價’,不由會心一笑,他當然不會任由兩個大名之一趁勢坐大,反正大明要組建四支水師,大可建議對方各組水師,分別和大明合作,保持他們的勢力均衡.

于是雙方就水師組建和合作事宜又唇槍舌劍,討價還價起來.

楊凌對此事極為重視,自然有他的內在原因.大海浩瀚,如朝鮮,琉球,呂宋,澎湖等星羅棋布,與大明環海對望的國家,地區,部族之中,即便是在日本大名群起,內亂頻繁的現在,仍以日本最為強大.

楊凌籌謀讓大明開放海禁,交通萬國,並進一步吸收各國進步技術,先進思想和先進制度,保持大明在世界上的先進地位,需要一個平靜的海疆,在大明新興的水師力量尚力不及遠的時候,此事極需日本國的配合.

何況倭寇去了還有番寇.楊凌記得玩大航海游戲時曾接觸過一點資料,葡萄牙,西班牙等國萬里路遙趕來大明,以澎湖,台灣為基地紮下根來,一待就是幾百年,靠的就是走私貿易.

他們利用大明禁海,與諸國交易不通的情況,居中成為走私主力,從而越發壯大,直至誘引得遠在西方的諸國漸漸把注意力放在東方這塊沃土上,而且野心不斷膨脹,以武力掠奪的念頭一度占了上風.

如今大明主動開放海禁,西方海盜以走私立足的根本已經消失了.但是西方國家最初周游世界的船隊大多數帶有海盜性質,在無利可圖的情形下,他們勢必搖身一變,從走私犯徹底化身海盜,那麼倭寇沒了,就會出現番寇.

倭寇和番寇如果只靠大明一方來消滅,不知要付出多少犧牲,支付多麼龐大的軍費,既然在這個過程里中日雙方有共同利益,那麼為什麼不讓他們出一把力?只有把番寇們打狠了,打怕了,他們才會放棄強盜野心,規規矩矩地和大明做生意.

至于日本國水師趁勢坐大,楊凌倒不擔心,以目前大明的實力和厚重的基礎,同步發展過程中,肯定要比他們快得多.

一日之間,自然不可能就把所有事宜統統解決,但是顯然大內義勇和細川澄明都極有誠意,雙方已就許多事項達成一致意見.解海通商是楊凌一力促成,也是他最大的一件政事.

現在反對開海禁的一方只是暫時失敗,他們一面等著離京在外地領袖們回京,一邊時刻關注著雙方議商開海的所有事宜,只要出現岔子,他們就會緊緊抓住再行最後一擊,所以楊凌自然不敢大意,眼見有了成效不免心中暗喜.

雙方自清晨談至晌午,雙方議商使共進了午餐,楊凌和王華才告辭出來.今日議談的內容王華還要拿回去整理,同時准備明天的磋商事宜,所以急急和楊凌拱手告辭,返回了禮部.

楊凌也急著回去把今日所議的事情告訴成綺韻這個貼身智囊,以便做到下一步心中有數.春陽不烈,和煦的照在村莊里,地壟里農民正在辛勤勞作,驅趕著耕牛,在內廠培訓過的家匠教導下撒撥著玉米種了,在山坡,脊地上栽種著地瓜,馬鈴薯等作物,一派朝氣蓬勃.

楊凌趕回院落,院子里靜悄悄的,微風輕輕拂過,云兒坐在廓下,手里拿著繡活,卻已倚柱打起了磕睡;碎石子鋪就的小路上偶爾幾只鳥雀懶洋洋地走來走去.

楊凌也未驚動她,輕輕走過去直接拐向了內書房,成綺韻穿了一身水墨花草的白袍,越發顯得唇紅齒白,無限風情.那袍子連帶子也未系,顯得既肥大又隨意,可是偶爾一動,袍子飄蕩,偏能覺得她纖腰一握,玉體盈盈.

瞧見楊凌進來,成綺韻嫋娜起身,腰肢款擺地迎上前來,笑顏道:"大人,今日議事如何?"

楊凌道:"我看彼此提出的主要問題,雙方都無太大的反對意見,只是一些細節,還有涉及到他們內部分髒的問題,恐怕還要議議,估計再過三兩日,就可以請皇上召見貢使了."

成綺韻喜動顏色,眉尖一揚道:"如此甚好,我看大人做事,總是坎坷不斷,幾乎事事都要刀兵隱現,不見了血就分不出個高低上下來,這回總算是平平安安,一帆風順了."

楊凌失笑道:"這叫什麼話?說的本官像個掃帚星似的."

他話音剛落,云兒已匆匆跑了進來,慌慌張張地道:"老爺果然回來了."

楊凌皺眉道:"怎麼也不喚一聲就進來了?我回府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云兒結結巴巴地道:"不是的,老爺,老管家叫我請老爺去前廳,兵部侍郎劉宇劉大人請見."

"嗯?"楊凌和成綺韻不由相視了一眼,劉宇原是都禦使,劉大夏罷官後,焦芳把他安插進兵部,暫任侍郎,最終目的是想要他接任尚書,此人算是楊凌一系,他急急趕來有何要事?

楊凌急道:"我去

看看!"

成綺韻走回案旁,從椅上勾起一條紫帶,一邊靈活地束在腰間,一邊道:"反正是私宅見客,又非外人,我陪大人去."

兩個人匆匆走到中堂,只見劉宇不時搓著雙手,滿頭大汗地走來走去,一見了楊凌出來,方喜出望外道:"大人,出了大事了,大人派了大內侍衛,千叮嚀萬囑咐的,可是這班侍候皇上的大爺哪把那些倭人看在眼里啊……"

他話未說完,楊凌已動容道:"怎麼了?大內侍衛和使團中人發生了沖突?"

劉宇頓頓腳道:"哪兒呀,倭國使團中人上街游逛,那些普通的浪人,侍衛們哪放在眼里,竟沒一個跟著去的.這班倭人,自本朝初立前來朝貢,就沒一回不鬧事兒的!有個叫河野龜四郎的倭人,自己上街喝醉了酒,藉酒裝瘋,調戲骨頭鋪子老板的女兒,結果和老板發生爭吵,這蠻人厮打間竟然把那老頭子給推到大湯鍋里去了,活……活活給燉了!"

楊凌臉色刷地一下變了,成綺韻眸子一動,看了楊凌一眼,急問道:"那凶手呢?"

劉宇道:"這倭人見了酒倒是嚇醒了,一溜煙兒逃回四夷館躲了起來.因為事涉外使,巡城禦使不敢擅作主張,他派兵先圍了四夷館,然後上呈順天府尹,請求緝拿凶手,可是……順天府尹張有張大人也不敢作主,又上呈三法司.

三法司的諸位大人有的認為蠻人向來不習禮儀,況且乃是醉酒失手,又是慕我天顏而來朝貢,如果嚴懲會失遠人心,成化年間倭使來朝也曾當街刺死了人,皇上以'遠夷’之名免了他的罪,故此循舊例應請旨恩免.

有的就堅決反對,認為要嚴懲凶手,最後鬧到內閣,六部九卿各有所持,一時委決不下,事兒傳到翰林院,太學院,群情激憤,現在事兒,事兒鬧大了."

上一任順天府尹是牟斌的人,被劉瑾藉故杖死後換上了他的親信張有,開海解禁對司禮監有利,他自然不願為了一個街頭擺攤的枉死老漢阻了劉瑾的錢程.

至于三法司和六部九卿現在有楊凌的人,劉瑾的人和原來弘治一朝的老臣,除了那些老臣,無論是楊凌一派,還是劉瑾一派,自然也要竭力維護主子,不願因此和日使結怨,毀了合作大計.

"醉酒無行就可以將人活活推到湯鍋里給煮了?"楊凌臉色鐵青.

劉宇遲疑一下道:"楊大學士已出面彈壓,要求翰林院,太學院暫時穩下來,焦大學士派我來聽聽大人您的意思."

他也知道楊凌對于解海通商付出了多少心血,自古道一將功成萬骨枯,為了做成一件大事,求得長遠利益,犧牲無數性命又算得了什麼,要做一個合格的政客,就必須得冷血.

想到這里,他忍不住提醒道:"大人,弘治九年,日本國以僧人堯夫壽蓂為正使,曾進貢我朝,在歸途時,于山東濟甯有使團中武士持刀殺人,我朝……亦下旨赦免,著日本使節帶回本國嚴懲."

他說到這兒便不再言,其中話意自是說,先後各朝皇帝采取的都是這一國策,大人為了大事就算放過那日本浪人,有先帝舊例在前,任他百官如何激憤,也不敢把你怎麼樣.

成綺韻自幼飽經不幸,無人援手,早已養成心狠手辣的性兒,若非她真心牽掛愛護的人,休想她動了憐憫之心.可是與楊凌交往日久,她對楊凌已十分了解,自然知道楊凌的性情.

她有心勸楊凌暫且隱忍此事,待了解了日使的意向,再決定是否逮捕那個河野龜,這是最理智的辦法了,畢竟楊凌所謀劃的是涉及千萬人的利益,可是話到嘴邊,她只是動了動唇,還是咽了回去.

看著楊凌噴火的眼睛,成綺韻默默無語;"如果此事真的因為河野龜殺人受懲而告吹,我竭盡所能再重新來過便是.他現在要做什麼,我就跟著他去做吧,無論他是對的還是錯的!"

楊凌除了同胞感情的極度憤怒,並非絲毫沒有考慮可能對貢使團的影響,可是盡管大明一直對日使的野蠻報以寬宥,盡管他若是放過此事,朝野誰也撼動不了他,盡管他已漸漸融入明朝這個世界,但是這件事他無論如何無法用一個明朝政客的思維去思考.

楊凌霍地抬起頭來,直視著劉宇,一字字地道:"快去,通知焦閣老,立即抓捕凶手,然後……移交東廠,這個人,一定要殺!而且要公開地殺!明正典型地殺!以牙還牙地殺!我現在就去見皇上."

上篇: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38章 垂拱而治大丈夫    下篇: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40章 鑊烹河野龜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