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33章 釜底抽薪   
  
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33章 釜底抽薪


劉大夏布衣輕袍地將同幾位摯友送出大門上,大步流星正欲趕回,還沒走到中堂,後邊一聲大吼:"聖旨到,兵部尚書劉大夏接旨!"

劉大夏愕然回身,只見四名錦衣衛校尉簇擁著一個虎背熊腰,滿臉絡腮胡子的大漢,手托聖旨,雄糾糾氣昂昂地沖進兵部大門.劉大夏不知剛剛停了朝會,皇上有什麼旨意匆忙送到,急忙迎了幾步,一撩袍襟就地跪倒塵埃,恭聲說道:"臣劉大夏接旨."

劉大棒槌瞪起綠豆眼看目的地自己這位本家老大爺,咳了一聲,煞有其事地打開旨宣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劉愛卿,朕聞大明海圖昔年自陵遷送京城,藉沒于兵部庫房.朕欲對我大明海域有所了解,今著劉侍衛去取,曉諭愛卿和有司衙門官員周知."

他不識字,但是記性過人,只須聽人念過一遍,就一字不差地記在心里.

劉大夏聽了大吃一驚,定了定神才道:"回複上差,鄭和海圖已遺沒多年,無處查找."

劉大棒槌嘿嘿一笑,說道:"大人放心,皇上也猜到幾幅海圖查找起來一定不易,大人公務繁忙,想必也沒心思幫著找這東西,這事兒就不勞您操心啦.來人呐,兵部武選,車駕,職方,武庫四清吏司的庫房,從即刻起接管徹杳,不翻出鄭和海圖來,今晚上就住在這兒啦."

劉大棒槌話音一落,從兵部大門外呼啦啦湧進大隊的錦衣衛,由四名千戶帶

領,就要往里闖.劉大夏見狀大怒,勃然而起,嗔目喝道:"誰敢?兵部重地,天下兵馬中樞,豈能容你等如此放肆?"

劉大棒槌呵呵笑著,將手中聖旨一舉道:"尚書大人逾禮了,這聖旨你還沒接呢.俺們可不是山賊土匪擅闖兵部衙門,俺們是奉了聖旨查找鄭和海圖的,皇上體諒大人,知道你沒那功夫幫著查,這不……俺自己帶人來了."

劉大夏忍住氣道:"今日朝會,皇上已說過解除海禁之事非東瀛倭國來朝便暫且擱議,為何突然意欲尋找海圖?本官馬上就進宮……就去豹房見皇上.來人呐,守住兵部衙門,不許任何人擅入!"

一隊官兵匆匆奔出,橫在中堂大門前.不過兵部衙門是京師六部常設衙門,駐守的兵丁並不甚多,人數遠遠不及劉大棒槌帶來的人馬,而且對方又是皇差,這些士兵不免有些膽怯,氣勢上頓時弱了幾分.

劉大棒槌厲聲道:"皇上富有四海,要看看自己疆土的海圖有何不可?劉大人有所不知,日本國文龜國王已遣特使進京覲見,皇上要看海圖,正是為了心中有數.本欽差連三大學士的馬腿都打得,還怕你這兵部衙門的士卒攔路?統統給俺閃開!"

劉大夏聞言恍然大悟:中了計了!原來楊凌在朝中發動的蓄謀已久,那般激烈的朝議根本就是一個幌子,就是為了要把自己等人引入彀中,'朝貢祖制’才是他們有十足把握的致命一擊!

劉大夏悲憤地白須飄飄,大勢去矣,自己等人在朝堂上信誓旦旦,只要日本國遣使朝拜,剛同意解禁通商,開放四海以納八方萬國.如今還有什麼話說?

劉大夏緊了緊雙拳,想到解禁通商開放四海必須有大商船和強大的水師,而大明自禁海以來百年,能造大船的式匠已廖廖無己,若毀去海圖還有阻止皇上的最後一線希望,態度立即又轉硬了起來.

他輕蔑地看了劉大棒槌一眼,把長臂一拋,素袍布履往門前一站,須發如銀威風凜凜恍若天上神將,赫赫大笑道:"解海通商,禍國殃民,老夫在此,誰敢進去?"

劉大棒槌聽楊凌說了半天才記下的台詞現在總算派上用場了,他立即大喝道:"放屁!皇上親口說過,大明海域亦是大明江山!大明將士守土有現,守海亦有責!你身為兵部尚書,卻一味鼓吹禁海,使俺大明從此喪失海權,萎縮在陸地之上.

小小海盜竟令你這百戰老將畏之如虎,真是外強中干.大明帝國揚威四海的機會就此成為泡影,再過上百年,俺大明工匠連能出海數里的船艦都造不出來了,你就是千古罪人!還自以為是為民請命,冒昧透頂!岳武穆碑前白鐵鑄就奸佞像,一跪就要上千年,俺看給你劉大尚書鑄個像,長跪在三寶太監像前也不為過!"

劉大夏一聽氣得臉孔醬紫沁血,他是

堂堂兵部尚書,就連弘治帝見了他都客客氣氣叫聲先生,如今卻被一個小小錦衣校尉如此痛罵,甚至把他比成秦檜那個千古奸臣,簡直是奇恥大辱.

劉大夏大吼一聲,猛地踏前一步,戟指嗔目,厲喝道:"你好大的狗膽,竟敢如此侮罵老夫,你……你……你你……"

劉大棒槌看他環目暴睜,須發似炸,心中也有點害怕,連忙喊道:"奉聖諭,尋鄭和海圖,劉尚書違抗聖旨,出面阻攔,把他給俺拉到一邊去!"

當下兩個小校按刀上前,就來扯拿劉大夏.劉大夏一身武藝,焉肯被他們所制,他今天是毛了心,非要硬抗聖旨.不料他雙膀一掙,其中一個眉清目秀的小校手臂竟變得綿韌如蛇,攸地避開他的力道纏繞上去,在他上臂麻筋上不著痕跡地一點,一條臂膀頓時沒了力氣.

劉大夏弓馬嫻熟,可是江湖人的短打功夫並不在行,這個身手又實在高明,在旁人眼中看來,根本不覺絲毫異狀.倒似劉大夏倒繃雙臂主動就縛一般.

那小校如法炮制,另一條手臂也沒了勁道,待他雙臂酥麻稍解,雙手已被那對小校緊緊反扣住,動彈不得了.

劉大夏幾曾受過這種待遇,一時心灰若死,只覺一生效忠大明朝廷,想不到一朝天子一朝臣,先帝尸骨未寒,新帝竟然如此對待自己這老臣.試問這莽撞校尉,若無正德口諭,豈敢如此對待自己?

劉尚書老淚縱橫,眩然泣道:"罷了,罷了,放開老夫,老夫立刻去見皇上,告老還鄉!"

劉大棒槌得意洋洋,瞟了一眼扮成小校的伍漢超,大吼一聲道:"來人呐,掘地三尺地給俺搜!"

*************************

吏部尚書馬文升受到的待遇也不比劉大夏強多少,他回到府中,擬了個單子著人去將單上所列的朝中大員請回家中商議對策.然後坐下給韓文寫了封親筆信,將京中所發生的事情詳詳細細說了一遍,叫他暫且擱下北疆互市事宜,立即飛馬回京.

他將密信加了火漆,還未等著人送出,皇上聖旨就到了.聖旨說日本國特使來朝,皇上下旨鴻臚寺比照安南,高麗,爪哇等不征之國朝貢禮制接待,同時皇上已決定就開放海禁,共同剿滅倭寇事設大使與來使商談,並提及一堆內外廷官員名單要馬文升更遷職務,以充使者.

馬文升只聽了日本國使者來大明覲見就知不妙,自己所擔心的事終究還是發生了,再看那聖旨上所列的官員名單,盡是今日朝議時投靠焦芳一派贊成解除海禁的.有這麼一幫子人,豈能不干出喪權辱國的事來?

馬文升斷然拒絕遵旨調遷官員,意欲去尋皇上論個公道,那傳旨太監陰陽怪氣,冷嘲熱諷,馬文升忍了一肚子氣趕到豹房,不料卻吃了一個閉門羹,皇上根本不見.

馬文升怒發沖冠,對傳訊的小黃門喝道:"請回複皇上,臣是吏部尚書,考核升遷官員是吏部的職責.皇上任命官員有不妥之處,身為吏部尚書有權請求皇上再議.若是皇上以為微臣的意見不足采用,那麼微臣這個吏部尚書還有何用?老臣近年來一直體弱多病,強自支撐操勞國事,如果這樣就請皇上准臣因病致仁告老還鄉罷了!"

小黃門見馬大人發怒,急忙一溜煙去了.過了陣兒,又施施然走了回來,尖聲尖氣地道:"皇上說:馬大人年歲已高,體弱多病,朕聞之甚憫,所奏恩准了.請大人回府,待禮部議定賞賜,再著驛丞署護送還鄉!"

馬文升目瞪口呆,他沒想到這小皇帝竟有如此魄力,竟然做得這麼絕,滿朝老臣盡皆辭去,他靠誰來扶保江山?

待他醒過神來,小黃門早已轉身離去.豹房門口只有八名佩刀校尉直挺挺地立在那兒,可是那看似目不斜視的眼中,分明帶著一絲憐憫和同情,不由像一根根針似地紮進他的心里去.

馬文升悠悠吐出胸中一口濁氣,他知道:不久之後,他將像劉健,謝遷一樣,站在十里長亭上,像京中故舊們告辭,離開他曾經叱咤風云的朝堂……

*********************

楊凌半躺在靠椅上,微微地闔著眼,呼吸輕微,好似已經睡著.

玉姐兒腰段兒苗條,如斜插柳枝似地在躺椅角上坐了,一雙粉粉潤潤的小拳頭輕柔地給他捶著大腿,和煦的春光自只開了半扇的窗扉映進來,照在楊凌的身上,玉堂春背對著光,更凸顯出她一身完美無瑕的嬌美曲線,有股說不出的誘人之媚.

回報消息的番子說完了,靜靜地候著大人的指示,楊凌過了半晌,才輕輕擺擺手,說道:"知道了,下去吧."

"是!"番子掌班恭應一聲,悄然退了出去順手帶上了房門.

玉堂春眼波盈盈,妙目一轉,伸手從榻邊矮幾上擱著的瓷盤上取了粒里餞,用兩根蔥白似的手指拈著,悄悄遞到了楊凌的唇邊.

楊凌忽覺唇上一涼,有股甜香沁鼻,睜開眼睛,只見玉堂春向他嫣然一笑,那柔媚的五官有種輕撩慢撚的韻致,不覺一笑道:"不許胡鬧,再搗亂家法侍候.以為你家老爺擺譜兒呢?唉!為了籌備今日朝會,我可是整整一宿沒睡覺了."

玉堂春柔聲道:"妾知道,只是妾瞧老爺不只是

疲倦,好像還有些不開心呢."她穿著一襲滾銀邊的蔥白色斜綾紋小襖,紈色靴裙,頸間掛著一串晶瑩玉潤的珍珠項鏈,眸上帶著一抹關切.

楊凌低笑,輕輕一拉,玉堂春嬌軟輕盈的身子就輕輕俯在了他的身上,楊凌閉起眼睛,說道:"來,把果餞喂給我吃."

玉堂春頰生紅暈,卻聽話地拈起一枚果餞,用豔若櫻桃似的紅唇輕輕噙住,輕輕湊到了楊凌唇邊,楊凌啜住果餞,就勢吸住她柔軟輕薄的櫻唇,一番密吻才放過了嬌喘細細的玉堂春.

楊凌咽下果餞,輕歎道:"你倒可心,看得出我的心事,唉!我的確有些不開心,劉大夏,馬文升都是忠心耿耿的老臣,只是他們明明在做錯事,卻自以為是在為國,為民做好事.唉,用這樣的手段,又激又騙地把他們擠兌得告老還鄉,我心中的確是有些過意不去."

楊凌輕輕撫摸著玉堂春修長標致,骨肉勻稱的大腿,玉堂春溫馴地偎依在他懷里,柔軟精美薄裙下的肌膚,撫觸溫涼,說不出的香柔軟膩,好似比杏仁豆腐還細,光光滑滑的,一股愉悅的感覺從楊凌指尖直傳入心里.

他閉目似眠,腦海中卻想起了成綺韻返回江南的前一天夜晚,兩人在書房的一段對話:

"他們以為猝不及防的'大朝會’就是我們發起的最後決戰,錯了,這不是過是'引敵入彀’,致勝之本就在于他們倚為憑仗的最後堡壘,是在朝會之後的特使朝拜,這個消息一來,他們才算量敗塗地.

盡管如此,大人仍不可大意,須防他們卷土重來,就要把他們的力量徹底打垮,所以這最後一計,就是釜底抽薪.任憑這些老臣狡詐如狐,也會以為我們調虎離山,把他們的首腦人物調一部分出京城就是釜底抽薪了,卻不知我們的真正目標卻是留在京里的得力人物."

成綺韻攏裙斜坐,神態自然,莞爾輕語,像個摘花編冠,拍手甜笑的小女孩,與她冷靜犀利的言語絕不相稱,燭光閃爍映在俏臉上,有股神秘的動人之美:"這些官兒呀,能拉的拉,能壓的壓,不能拉不能壓的就讓他回家!"

成綺韻笑得甜甜地說:"大人一向心軟,可是這次卻萬萬手軟不得,等到調出京的人心急火燎地回了京,大事已成,內援已失,他們就玩不了甚麼花樣兒啦."

"不能手軟……",楊凌想到這里歎息一聲,輕輕咕噥道:"劉,馬兩位老人家一個七十歲,一個八十歲,唉!也該歇歇了……"

上篇: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32章 兵貴神速    下篇: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34章 頑童皇帝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