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五 群魔亂舞 第221章 心若有靈   
  
卷五 群魔亂舞 第221章 心若有靈


這是本縣最繁華的一條街道,您看!這條巷子邊上那座木塔,是宋朝末年建造的,迄今仍峙立于此,這邊這家鋪子的手工,是本縣最

好的,本官府中的衣物被服,大多是請他們裁制的,那家店的蜜餞……喔!今天沒有開門".

那門當然沒開,楊凌為求安全,把這條街一直向前到那座天佛寺徹底清查了一遍,街上的行人全部是廠衛中人扮的,自然不怕微服打扮的皇帝走在街上,至于兩旁的小商販,開店時間短于四年的,家中沒有妻兒老小的,全部給了補償銀子歇業回家,那家蜜餞店店主是外地人,剛來了這兒不到兩年,早被清出去了.

花大人眉飛色舞地繼續介招著,好象他說的不是一個小小縣城,而是京師勝他,骨頭都象變得四兩輕似的,只走聲音大的離譜,主要是說給後邊的正德聽的.

楊凌和張永,苗逵,花大人走在前邊,後邊是唐一仙和崔鶯兒兩位女子,正德和幾位貼身侍衛隨在她們身後,紅娘子只當楊凌真是陪表妹來逛街,竟始終不知後邊那個曾在代王府見過的小校尉就是當本皇上,只走她現在容顏已改,正德卻不認得她了.

唐一仙身材嬌小,肌膚白皙水嫩,只是大病初愈,稍還帶些懨懨的味道,大眼晴的神彩還未恢複,小巧的耳珠上綴著兩粒圓潤的小珍珠,顯得俏麗可愛.天氣已經轉暖,有了春天的氣息,她還穿著細絨袍子,外邊套了件藍白道的比甲,顯得清爽宜人.

崔鶯兒長腿細腰,身材高挑.白色武服.黑色腰帶,外罩暗紅披風,體態婀娜多姿,一頭黑發梳作尖額盤龍髻的式祥,英氣,俏麗兼而有之,全然不用珠飾,倍顯精神.唐一仙性情開朗.長湘討喜,崔鶯兒又是她的救命恩人,所以待她很是親熱,兩人手挽著手兒,一路前行,一路低低她說著話兒.

趁張永和花大人聊天地功夫,楊凌閃到了一側,柳彪不著痕跡地湊了上來,楊凌本留他在府中等候京中消息.見他露面,自然知道來了訊報.

柳彪輕聲道:"大人.京中傳來成二檔頭地消息.金陵諸事一帆風順,大人所托之事亦請放心,現大事皆宜,船隊引帆待發,唯候大人一聲令下了".

楊凌心中一寬,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這些事中唯有黛樓兒那樁,事涉東瀛日本國,中間但有一點紕漏,整件事就難以進行.現在黛樓兒偉來准確消息,那麼各項計劃才可以按部就班一一進行.

再者,憐兒那丫頭的性子,楊凌實在不知她會干出什麼驚人之舉來,若是需要,讓她打個旗幡,上書:"千里進京尋夫",她都干的出來,既然黛樓兒已將她安撫下來,就可以回京後再想辦法怎生將她接進京來,總不成讓她懷著身孕留在金陵.

楊凌含笑點了點頭,問道:"還有其他消息麼?"

柳彪道:"凡有沿海士族豪門背景的朝中大員,我們都已調查過了,錦衣衛十分配今,動用了一切力量協助查辦,京中,地方有把柄的官員我們一共查出了七十四人,其中在朝堂上說得上話的有二十九人,憑我們手中的證據,不怕他們不全力配合我們.

這一說,楊凌又想起出京前劉瑾和牟斌正鬧得厲害,忙問道:"對了,錦衣衛和司禮監現在可鬧出了個結果?牟斌肯向劉瑾低頭了?"

柳彪遲疑了一下道:"本來吳大檔頭地意思,這事是想等大人回了京再稟報的,既然大人問起,卑職不敢隱瞞,如今錦衣衛倒是硬氣的很,邵節武已經被劉瑾尋個借口弄到天牢了.

牟斌恐他暗害邵節武,所以已趕回京師坐鎮,他封了戴銑等人的供詞,就走不肯塗改,他設宴款待錦衣衛天津,南鎮撫,北鎮撫和大內各部分五品以上官員時,曾當眾聲言,就算劉瑾罷了他的官,砍了他的頭,亦絕不順從,這番話激起了全體錦衣衛同仇敵愾之心,現今全天下近十萬名錦衣衛對司禮監十分仇視,凡令出于司禮監者,錦衣衛一體抵制,劉公公十分惱火,正下令東廠尋牟斌的短處,要拿他查辦".

鬧得這麼厲害?難怪吳傑有所顧慮,不肯讓他現在知道了.楊凌愣了一下,牟斌竟是這樣一條血性汗子,雖說他斗的只是個人意氣,非關國家民簇,但能如此不畏強權,置前程性命與不顧,倒是一個可交的人物.

他想了一想,暗暗記下了這件事,他如本要做地事太多了,司禮監和錦衣衛如果內耗起來,不但自已沒有得力人手助用,而且極易被伺機反撲的外臣尋出破綻,三廠一衛息息相關,許多事都瓜葛,如果被有心人來個長索橫江,火燒連舟,自已地精力都要用在內耗上了.

他負著手,若有所思他想了一陣,緩緩道:"你回去,立即准備收拾行裝,明日一早,……"

他說到這兒,忽唐一仙喚道:"表哥!"

"晤?"楊凌茫然回頭,問道:"甚麼?"

唐一仙無奈地翻了翻眼晴,對崔鶯兒嬌嗔地道:"姐姐你瞧,我就說吧,表哥一天到晚就忙著公事,在大同時就是這樣,整天跑進跑出地飯都顧不上吃,這一路上該沒事做了吧,得,還走忙個沒完,我喚了他三聲,這才反應過來."

紅娘子嘴角歪了歪,心道:"整天介忙公事?忙公事忙到'豔來樓’去喝花酒!"

楊凌掃了她一眼,對唐一仙佯嗔道:"你這丫頭,整天介不是聊些花兒鳥兒,就是洞簫古箏,要不然你哥也是鴨子聽雷,根本不懂嘛.呵呵.喚我什麼事?"

唐一仙轉嗔為喜,一指那座小小的天佛寺道:"表哥,那幢寺聲雖小,瞧著卻有些年頭了,我想去拜拜,你要不要來".

楊凌笑笑,說道:"你先去吧.不要到處亂逛,我還有幾句話要和柳大人說,一會便去".

"好!"唐一仙爽快地答應著,扭頭對正德道:"小黃,咱們走,你不是自吹佛學了得麼?咱們找老和尚打偈語去,姐姐,你要不要去".

紅娘子遲疑了一下,笑道:"姐姐不信佛的.我在外邊等你".

佛家講因果報應,她干的是殺人買賣.肯信佛才怪.唐一仙不知就里,嘻嘻一笑,喚著正德向廟里走去,他們一去,張永,苗逵,花大人怎敢不追,連著後邊四五個侍衛都隨了進去.

楊凌急急對柳彪道:"明日一早,我們就拔營回京,快些回去准備".

回過身來,他見紅娘子妙日橫睇,有些奇怪地問道:"你在大同前呼後擁,怎麼現在就連那個姓伍的也隨進廟去了.不怕有人刺殺你了?"

楊凌沒有透露滿街行人,甚至一些挑擔賣貨的都是大內侍衛所扮,呵呵笑道:"那倒不是,只是這巷人中你地武功最是了得,有你在,天王老子也動不得我一根毫毛,他們自然放心".

崔鶯兒冷哼一聲,轉念一想,心頭不禁一跳:"他……他地人莫非是制造機會讓我們兩個獨處?"

眼見楊凌面容一肅,向她走近一步,崔鶯兒不由心慌慌地退了一步,剛剛發覺有些臉紅,忽想起自己的身份,俏臉不由一白,咬咬唇站住了.

楊凌瞧這曾在京營大軍面前顧盼自若,神采非揚的紅娘子如今淒惶無助地小兒女模樣,心頭不知怎的一陣抽緊,生出一股莫名的愛憐,他輕輕走到近前,低聲道:"明日一早,我們就要啟程回京了".

紅娘子心頭先是一松,再是一曠,有些茫然地道:"恭喜……".

"嗯?恭喜?"楊凌有些詫異,崔鶯兒臉一紅,訕然道:"不是,一路保重……",她頓了頓腳,忽然惱羞成怒地道:"跟我說這些做甚麼?要不是一直在為唐一仙祛病,黑鷂子傷勢好些時,我也已經走了".

楊凌定定地看著她,忽道:"那日你和黑鷂子說的話,我在門外都聽到了".

崔鶯兒臉色一下子變了,楊虎所為人神共憤,但她卻是楊虎地妻子,如此丑惡行徑,被他們一直唾罵不恥的朝廷中人知道,那種羞慚象毒蛇一樣噬咬著她的心.

楊凌歎了口氣道:"我……有一言相告,如果令尊大人願意接受朝廷招安,你可以進京來找我,我一定保你全家無事,楊虎造反,一定失敗,莫連累九族同誅!"

崔鶯兒猛地抬頭看著他,楊凌自信地搖頭道:"我沒有騙你,他,他對沒有成功的可能!殺了我,他成不了大事!殺了當今皇帝,他同樣成不了大事!楊虎的本事,只能做一面之雄,永遠成就不了帝王霸業,做不了不世之雄!"

他見崔鶯兒臉色蒼白,一時接受不了他這麼直接的貶斥,不忍再說下去,他見街邊一個落魄秀才據案而坐,桌上放著幾卷紙張,便笑道:"不知是算命猜字的還是賣字畫的,一仙應該快出來了,咱們去那兒坐坐歇歇腳兒,等他們出來吧".

崔鶯兒毫無生意地隨著他走到書案旁,今日番子們對整天街梳理了一遍,如今的行人顧客又全換上了生面孔,這個落魄秀才早看出情形有些不對,再加上如今街坊間地流言,皇帝在陽原的事實,他不禁猜測方才進廟地那一群人說不定都是欲關,甚至連當本皇帝也在其中.

那麼眼前這位想必也是朝廷地大員了,所以他忙殷勤地站起來道:"這位公子,可是要買副拳畫?"

"拳畫?何為拳畫?"楊凌問道.

窮酸秀才有些矜持地一笑,他雖窮困,提到自已所長,也自有一份驕傲.秀才指指攤在桌子上的宣認.雙拳一握道:"老夫不必執筆,就以雙手,便可繪出山水人物,保證活靈活現,公子可想試試麼?"

楊凌笑了笑道:"好,那就請先生給一副圖,在下拭目以待".

"請公子出題.繪一副什麼畫?"窮酸秀才沒想到本日還有生意上門,買主還是個朝廷的大員,如果繪的好,賞賜自然是少不了的.

楊凌游日四領,找不到什麼可以入眼地東西,忽地靈機一動道:"就請你為我旁邊這位姑娘繪一副畫,若是畫地象,本……本人自有賞賜".

"啊!"崔鶯兒輕呼一聲,有些意外.又有些雀躍,從小擺弄的就是刀槍棍棒.她還真的不曾畫過一副畫像.所以心里雖有些想拒絕,卻又有些躍躍欲試.

秀才點點頭,捋須凝神看了紅娘子片刻,然後袖子一挽,打開個小壇子,雙手握拳蘸了墨,忽而掌緣,忽而拳尖,就在那紙上墨汁淋漓地繪了起來.

崔鶯兒心中不覺有些緊張,想裝出不屑的神情,可是又怕那窮秀才將自己繪地難看了.眼神一時怔忡迷離起來.這秀才的畫類似于現代的素描,只求真實,並沒有什麼意境,但是老者只憑一雙拳頭,草稿都不打就繪畫起來,功底卻絕不一般了.

不一會兒,一副女子全身畫像活靈活死地出死在紙面上,紅娘子湊近了一看,那畫中人眉目宛然,

姿容柔美,與自已平素在鏡中所見形象竟毫無二致,紅娘子不由又驚又喜,她伸出手去,指尖剛剛觸及畫紙,又倏地收了回來.

楊凌也扭頭著仔細打量一番,初看面有驚訝之色,老者剛剛自得地一笑,楊凌忽地搖頭道:"不象,不象,這副畫不象".

窮秀才老臉漲紅,難堪地道:"公子,哪里不象,還請指點出來,老夫即作修改".

楊凌道:"老先生畫中之人,身如弱柳,腰如約素,眉黛如畫,並無不象之處,不過這神情氣質柔媚低婉,楚楚可憐,與這位姑娘決不相似.

這位姑娘豪爽之氣凌于嫵媚,颯爽英婆不掩溫柔.姿容雖美,世上美女猶多,但她那種睥睨天下地氣概,世上再也無人能及,你的畫少了這種氣勢,便大大地遜色了".

紅娘子一時聽得癡了,那些贊美的話兒並不是每個詞她都明白其中含義,可是總的聽起來,楊凌對她的贊謄之高,尤其'世上再也無人能及’一句,可是聽得明明白白,我真的那般出眾麼?她的眼波不由的朦朧了起來.

老秀才瞧了崔鶯兒一眼,五官精致,楚楚動人,雖然一身的武士裝束,可是眉眼隱帶哀婉之氣,若說柔媚可人那是不假,哪里有什麼豪氣干云了?可誰會跟錢過不去呀,讀書人再清高,吃飯也得用銀子不是?

老夫子道:"是老夫忽略了,且待老夫再畫一張來".說著抖擻精神,潑墨揮拳,一副咬牙切齒模樣,不一時又一張美女圖出籠,崔鶯兒搭眼一瞧,一下子怔住了.

還是那副模樣,五官沒有絲毫變化,可是畫中人披風半飄,長發凌空,嬌美容顏上一片勃勃英氣,那股氣勢,讓人只礁一眼,整個人地形象便撲面而來直入心中,同樣的形象,不同地神氣,竟然有著天壤之別.

楊凌拿起來看了看,滿意地笑笑,撮唇在畫上墨跡未干處吹了幾下,可是吹者無心,看者有意,他撮吞吹處,正走畫中人賁起地酥胸紅娘子心頭一跳,頓覺胸口也似癢了,忙把畫搶了過來.

楊凌奇怪地道:"別弄汙了,墨跡還未干呢".

崔鶯兒綻顏一笑,略帶些得意地嗔道:"畫的是我,于你何事?"

自京師被她擄去那晚見她驚豔一笑,楊凌還再未見她露出如此美態,她雖甚美,但英武之氣極濃,平素很少做女子羞笑表情,是故偶爾一笑.直如云彩破開.月光乍現,花枝隨之影動一般迷人,楊凌不禁瞧得日光一動.

崔鶯兒瞧見他表情,驀地笑容一凝,面色漸漸沉落,半晌才垂著目光輕輕將畫遞回,板起臉道:"明日一別.若再有相逢恐怕就是你我刀兵相見之時,我不要你的東西,砍你的時候我才砍的爽快".老夫子聽的眼珠子都快掉了出來,看了半晌也沒看明白這兩個人算

是什麼關系.楊凌從懷里掏出錠銀子擱在桌上,將兩副畫都拿了起來,說道:"回頭我叫人裱起再拾你,就當從你的診金中扣吧,你不欠我什麼".

崔鶯兒呼了一聲,轉身便走.楊凌追上去與她並肩而行,沉默片刻.忽道:"你不欠我.我欠你地,若再相逢,你只管來砍我,楊某決不用刀對你".

崔鶯兒懷疑地看著他道:"喔?你真地甘心死在我劍下?"

楊凌想了一想,很認真地道:"那不行,我只說不會拿刀砍你,可沒說願意死在你的劍下,我可以用不傷人地武器,比如……魚網!"

崔鶯兒氣極,拔腿再走.楊凌邊追邊苦笑道:"和你開個玩笑逗你開心而已,一世匆匆百歲,若總想著煩惱事,人生何其冤枉?"

崔鶯兒不語,玉手揪緊披風,心神悸動不已,楊凌欲言又止,頹然止步:眼前的女人,縱然負她再多,又能如何補償?唯有一歎.

就在這時,唐一仙揪著正德的耳朵從廟里走了出來,嬌嗔道:"你這小子,我說你偷偷摸摸的,好呀你,你寫你的祈願幡,為什麼要寫上

小黃,一仙?我和你有什麼關系?"

正德苦著臉道:"姑娘放手,好痛好痛,我寫地不是你呀,我寫的是小黃一仙,我會算命嘛,別人都稱為黃一仙,對不對呀,伍大人?"

唐一仙嗤之以鼻,嬌嗔道:"黃一仙?你還黃大仙,黃鼠狼呢".

花大人,張永,苗逵幾個人跟在後邊,俱是一臉無奈,四人瞧見楊凌,只見楊凌也走一張苦瓜臉,四人相視,心中各有所思,又是搖頭一歎.

唐一仙瞧見表哥,連忙放了手,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可是想想不甘心,趁正德不注意,又狠狠跺了他一腳,這才滿臉笑容地向崔鶯兒奔了過來.

皇帝的儀仗要回京了,樸縣令和縣治中一班士紳趕來府前,站在花大人身畔恭送皇上.

皇帝儀仗徐徐駛出,大隊儀仗過去,府門前卻還停有一輛馬車,伍漢超帶著十幾個侍衛遠遠候著,楊凌牽馬立在車前,對面是崔鶯兒,兩人相對無語.

過了半晌,楊凌返身從鞍橋上取下一個褡褳,放到車轅上道:"這里邊,一半赤全,一半白銀,是送給姑娘的診金".

他又從袖中取出兩卷畫軸道:"這兩副畫已經裱糊過了,畫中女子,雖是一樣相貌,卻是截然兩人,還盼姑娘從中才所感悟,能夠英姿颯爽,風采依然.昨日

的話,請姑娘記住,楊虎絕無成事的可能,崔家老寨既然在北綠林有偌大影響,我還希望姑娘你能夠利用這份影響勸他懸崖勒馬!"

崔鶯兒自知老父年紀大了,性格極是執拗,恐怕他的熱忱不在楊虎之下,要勸他回頭談何容易,可她有苦難言,只好輕歎道:"我自會盡力……"

她彎睫微顫,眸中似有波光流動,輕輕打量楊凌片刻,才柔聲道:"你是個好官,祝你大事得成,天下百牲人人富足,到那時……到那時便不會再有我們這樣的人想要造反了……"

她的語氣輕柔里帶著些惆帳.

楊凌回頭看看遠去地車仗,低聲道:"畫收下吧,我要上路了".

崔鶯兒緩緩垂眉眼,伸手接畫,二人的手指攸地一碰,微微接觸,刹那間如閃電交迸,兩人在那一刻都似觸到了對方心中地一縷苦澀.

崔鶯兒偏過了頭去,低聲道:"從此一別,但願……從處不見!"她不願再見,自是不願與楊凌刀兵相見.

心若有靈犀一點.楊凌頭也不回,翻身上馬,馬鞭揮下,亦急急說道:"但願今日一別,從此相見無期!"

馬蹄聲疾,十幾個侍衛縱馬揚鞭,亦隨楊凌而去,崔鶯兒遙望片刻,眉尖一揚,忽地重現了幾分久違地豪氣:"無論如何,我總要回老寨一試,不能讓爹爹中了楊虎的奸計!"

馬車,亦離開花府,向遠處駛去…….

上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220章 歡喜冤家    下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222章 信口雌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