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五 群魔亂舞 第204章 叩關請見   
  
卷五 群魔亂舞 第204章 叩關請見


王龍被五花大綁,浸了水的牛筋勒得結實,稍一使力就能勒破衣衫陷進肉里,他目光發直的跪在那兒,看著面前這位蘇州吳府的大公子搖身一變成了欽差大老爺,真是欲哭無淚.

被他戲罵為沒胡子的老兔子的張永,真象一只兔子似的,佝僂在椅子上,紅著一雙眼晴死死地盯著他.

張永脫了外袍,炫著他那身湛藍鏽金的玉帶蟒袍,百十多酒客也象變戲法兒似的,變成了佩刀帶劍的官老爺,另外一些沒變的,自然是扮證人和扮苦主的,一會兒功夫"鑫盛樓"就變成了刑部正堂.

如果這時再加上些鼓點鑼鈸,簡直就是一場荒誕的鬧劇.

找來扮演被王龍搶進府去,後來又被他拋棄的良家婦女,真的已經到了婦女的年紀,連楊凌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歎了口氣,暗想:"早知道還不如讓那草台班子的當家花旦程小云來扮苦主呢,這兩位大媽實在是……唉!"

楊凌歪了歪屁股,悄聲問道:"柳彪,你從哪兒找來的這兩位,能不能行呀?"

柳彪干巴巴地小聲道:"大人,正經人家的女人不肯扮這路角色,而且用本地的人又怕被人認出來,卑職這是連夜從懷仁毛家戲班請來的兩個專管做飯的婆娘,完事給了銀子悄悄送走,安全.大人覺著不合適?"

楊凌苦笑一聲道:"算了,湊合著用吧!"

楊凌要地只是一個借口,只要一個可以搜查王府,如果沒有證據不致陷入被動的借口,這就簡單了.兩位大媽聲情並茂地哭訴了一番如何被王龍這個人面獸心的家伙始亂終棄的狗血情節後,又異口同聲指說他府中還藏著擄來的民女,請青天大老爺明查.

楊凌既然是青天大老爺.自然要來個明查.楊凌聽罷冷笑一聲道:"王龍,本官奉旨巡察邊關軍事民情.既然接了狀子,自然要一查到底.我現在就派人帶這兩位苦主去你府上搜查,若有憑據,你二罪並罰,想跑也跑不了,若無其事,我治她們誣告之罪.責你沖撞欽差之過,你看本官可還公允嗎?"

王龍慘笑一聲,閉目不語.

他又不是傻瓜,如何看不出楊凌亂入人罪,分明是別有用心?

他的府中就算金銀成山,美女如云,也不怕楊凌去查,唯獨西大院兒那已加工了大半地軍械若被查出,這通敵罪名就足以抄家滅族了.

後宅地下密室彌勒教的祭壇若被查出,又加一條謀逆大罪.朝廷對于謀逆者刑律之慘酷,他是知之甚詳,點天燈,五馬分尸,凌遲,抽腸,活剝人皮,其慘厲讓人恨不能早死,如今不知自已哪里露了破綻,楊凌既有備而來,就憑內廠地這些番子,能查不出來麼?

楊凌問了這話,也不覺得虧心,見王龍閉目不答.他只將手一擺,柳彪抱拳一禮,轉身便走,那只紅了眼的老兔子蹭地一下從椅子上蹦了下來,咬牙切齒地道:"我跟你去!"

楊凌被他驚人的彈跳力嚇了一跳,看來太監確實太女性化了,這也太愛記仇了,不就是被人推了個跟頭,罵聲老兔子麼?我被紅娘子斥責為廢物,提溜著弄到地洞里關了兩天.也沒這麼大氣呀.

既然張永自告奮勇,他也不好攔阻,任由張永隨著柳彪點齊了早已候在另一條巷中的兵馬氣勢洶洶直撲王府.

楊凌提著心事在樓上踱著步子,只擔心什麼也查不出,王龍在大同官方,地方都是風云一時的人物,雖說給他羅織了罪名,終究有些理虧.

唐一仙不知其中利害,小正德不怕其中厲害,兩個不知愁滋味的小家伙坐在一邊竊竊私語,一對壁人相依而坐,讓人暢所遐想.

楊凌測耳聽了聽,兩人竟是在討論音樂.

正德向唐一仙吹噓道:"你琴蕭雙絕,我音樂上的造詣也不淺呢,這沃來到邊關見了金戈鐵馬,大漠長河地景象,我心中甚有感觸,我要創作一首曲子,名字都想好了,叫《殺邊樂》,鼓舞軍心,殺盡邊寇!"

唐一仙雙手按在凳上,悠著兩條腿好奇地道:"調子是什麼樣的,你哼來我聽聽".

正德干笑道:"曲調麼…一我還沒想好,等我想好了就哼給你聽".

唐一仙吃地一聲笑,說道:"蛤蟆吞天啰".

正德奇道:"甚麼意思?"

唐一仙歪著頭調皮地笑道:"吹大氣唄".

這時王府中已哭聲震天,雞飛狗跳,一隊隊官兵沖進府去,猶如沸油里倒了碗冷水,頓時炸了鍋.百姓都湧上街頭,將王宅圍的水泄不通,花磊街上也是人山人海,熱鬧非凡.

混亂中,兩個穿著皮袍的漢子匆匆走進太白居,來到二樓臨窗雅座外,門口那個青年人聽了二人敘述忙令其中一個守在門口,自己帶了另一個閃進門去.

俞員外和青袍人立在窗前,正神色凝重地看著對面情形,聽到門響回頭瞧見那皮袍漢子忙問道:"小楚,打聽清楚了麼?王家發生了甚麼事?"

小楚抬起皮襖袖子拭了拭頰上汗水,緊張地道:"回護法,方才有人在'鑫盛樓’和王員外家的'十二錦屏’較量樂技,那樓上女子色藝雙絕,王員外一時心動,便搭梯過街,趕到鑫盛樓中想重金買了那歌女.可是不知怎地現在卻被人抓了起來.

聽說那樓中是微服私訪地欽差楊凌和張永,他們說王員外沖撞欽差,又有人告他強搶民女,現在己遣人去府中搜查了".

"遁詞!"俞護法一張彌勒笑臉變得鐵青:"王龍搜羅美女從不強搶入府授人口實,他是大同有頭有臉的人物,就算沖撞欽差.這罪也不致抄家".

青袍人袖著手冷笑道:"欽差既然微服私訪,哪兒那麼巧.這邊王龍沖撞了欽差,馬上就有人曉得跑來告狀了?就連進府搜查的官兵都來得這般快?一定是王龍哪里露了馬腳,必須馬上應變,王龍這條線要馬上切斷."

俞護法定了定神道:"還好,和他有聯系的人並不多,我馬上通知王虎,包昀離開,連我也得馬上走了".

青袍人攔住他道:"等等.你不要去,派個機靈點地去看看,有機會就通知他們,如果情況不妙就顧不得了,楊凌能順藤摸瓜抄到王龍這兒,難保不會派人盯著他們".

俞護法點點頭,頓足道:"只可惜我們苦心經營多年創下的這份基業了,大法師也快些離城吧,就算王龍口風緊.只要那些軍械,甚至本教地祭壇若被搜出,勢必全城戒嚴,到時就走不得了".

青袍人點了點頭,仰天長歎道:"王龍也罷了,王虎在西城,是本教下一步棋中一個關鍵,只可惜……如今計劃不得不變了,唉!天不佑本教呀."

他腳下重重一頓,帶著那個青袍男子急匆匆離開太白居,快馬直奔城門.

如狼似虎的侍衛們在幾名百戶地帶領下左右分開.沒有登堂入室直趨後宅,而是沿著前院兩邊的月亮門,沖進左右跨院里去,穿過花園,客房,仆役房,直奔王家自已的工匠鋪子,砸開倉庫進內搜查.

見此情景,一些膽大的家仆們開始搶些比較值錢的物什兒藏回自已的仆人房,後院那幫花枝招展地小妾們一邊使出吃奶地勁兒哭爹喊娘,一邊不斷地往身上藏掖黃白之物,纖細的腰身不一會兒功夫就變得如同懷胎六月一般臃腫.

官兵出現在王府閣樓上時.這幫美女和丫環嚇的抱成一團大聲尖叫,以為也要被送官究辦了,不料那官兵卻沒理她們,徑沖到窗口大聲稟報道:"稟欽差大人,王家搜出狼牙箭頭十箱,韃靼人慣用雕飾的皮甲一千多具,馬鞍五百多副,另有馬蹬,馬掌等物,皆是違禁軍械."

巷下看熱鬧的百姓轟地一聲炸了,王龍巧取豪奪不假,不過他不是地主,生意又多是走私買賣,所以和百姓們並沒有什麼摩擦,王府被抄,許多百姓還本著親不親,一鄉人的想法對他抱以同情,暗暗唾罵欽差.

如今一聽他私通韃靼倒賣軍械,百姓們頓時怒不可遏,為虎作悵的漢奸本就是漢人最痛恨的敗類,甚至比韃靼這頭猛虎更叫人憎惡,深受韃子欺害地大同百姓對這種人更是恨不得食其肉,寢其皮,咒罵聲和怒吼聲頓時喧囂震天,不少人喊叫著要求軟差大人將王龍五馬分尸.

楊凌聽了松了口氣,他看了眼面如土色地王龍,走到窗前朗聲說道:"原地看守,不得妄動一件物品.另外派人速速呈報代王府,請王爺和巡撫衙門派人徹底查抄王家!"

他又向窗外百姓拱手道:"似這等禍國殃民的敗類,朝廷一定會嚴懲不貸,但是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總得查明證據公示百姓,才可將這些敗類明正典刑,代王殿下,胡巡撫和本官一定會給大家一個交待,各位鄉親父老稍安勿躁!"

楊凌一番話贏來一片喝彩和歡呼聲.楊凌目光匆匆一瞥正欲退回房中,忽地覺得人群中似有一道熟悉的目光閃過,定睛再去尋時,人頭攢動,卻已看不出什麼異樣.

他微微蹙了下眉,又仔細打量一遍,這才死心地拱拱手,退回桌旁道:"把王龍押下去,打道巡撫衙門!"

紅娘子扮作一個粗衫鄙服布巾包頭地村姑.膚色都用姜計染的臘黃,好似一個病奄奄的鄉下人,霍五叔扮作一個挑著冬菜沿街叫賣的老漢站在她旁邊.

方才楊凌那道目光與她一碰,若有實質一般,駭得崔鶯兒芳心一震,急忙垂下頭來.心頭怦怦直跳.她感覺到楊凌的目光仍在人群中找著她,只急得手心都攥出汗來.心中只叫:"見鬼了,我扮的如此尋常,誰都懶得多瞧我一眼,他怎麼好似認出了我似地?看不到,這麼多人,他一定看不到我".

崔鶯兒下巴低到了胸口,小腿地肌肉都繃緊了起來.腳跟兒懸著,也不知道她是准備拔腿便逃還是要縱身躍起,好在四周全是人,古怪地姿勢未引起別人注意.

直到楊凌退回房去,崔鶯兒才長出一口氣,只覺後背膩膩的,竟已嚇出一身冷汗,崔鶯兒定了定神,忽又覺得懊惱不已:

方才多好的機會.我只要當眾擲出一枝飛鏢,軟差遇刺的消息必定傳遍天下,我便可趁機離開,我怕他甚麼?他一個文弱書生,我一根指頭就摞得倒,太行群盜那麼大的陣仗,紅娘子單槍匹馬,出入自若,把誰放在眼里了?他一個臭書生,我……我干嘛要怕他?"

這時大內侍衛們從酒樓中走出.開始清開道路請欽差登轎啟行,百姓們擁擠著向後退開,被清離酒樓五六丈遠,,百余名侍衛站成三排攔在圍觀的百姓們面前,楊凌,張永匆匆出來上了轎子,唐一仙也有一頂小轎,她抱著古箏上了小轎,一行人徑奔巡撫衙門而去.

霍五叔咳嗽一聲.說道:"閨女,閨女,閨女啊!"

霍五叔嗓門越提越高,崔鶯兒才如夢初醒地猛一抬頭,驚慌地道:"啊?甚麼?"

霍五叔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低聲道:"走吧閨女,咱還要去集上把菜賣了呢".

"哦,好!"崔鶯兒巴不得有他這一說,連忙跟在他旁邊向巷口走去,到了人少的地方,霍五叔低聲道:"專才他探向窗外地刹那,多好地機會,你怎麼不動手?"

霍五叔練的鷹爪功夫,兵器不甚在行,暗器更不在行,而且紅娘子心中並不想殺楊凌,所以自告奮勇攬下差事,決定尋找機會由自己下手,霍五叔協助逃離.

官兵包圍王宅時,消息轟傳開來,他們在鼓樓那里聽說了,匆匆趕到這里適逢其會.方才崔鶯兒遲遲不動手,機會稍縱即逝,霍五叔再想催促也晚了.

崔鶯兒有點心虛,虧得臉上塗了姜汗神色不甚明顯,她搪塞道:"方才……我怕一擊不中,再無機會,本想等他再探身出來……嗨,再找機會吧."

霍五叔不疑有他,點頭道:"嗯,看他昨日去白登山,今日訪鑫盛樓,也是個不安生的主兒,只要盯緊了他,機會一定找得到.他去巡撫衙門,定是商量分贓去了,嘿嘿,王龍販私貨,運軍械,家里金山銀山嬌妻美妾,這位欽差可以大撈一筆了!"

崔鶯兒想也不想,沖口說道:"不可能!他不是這樣的人!"

霍五叔一呆,崔鶯兒咬了下舌頭,訕訕地道:"此人雖是咱們的對手,但操守品行,可比許多官兒強多了.五叔,白登山下共禦韃子,白登山上守諾放人,咱們以前遇過的官兵,可有一條這樣響當當的漢子麼?"

霍五叔沒有應聲,只是默默點了點頭,心中也犯起了核計:"這孩怎麼相信起官府的人了?我是看著她長大地,這孩子雖說沒讀過書,可是品行端正的很,絕不會做對不起丈夫的事,但是虎子起事在即,她卻對朝廷中人動了婦人之仁,難怪虎子和她嘔氣,唉!瞅有機會,我還是獨自把楊凌除掉吧,免得這孩子誤了大事".

霍五叔進城時帶了干菜,若是原樣帶回或找個地方丟掉恐引起別人懷疑,所以匆匆趕到集上以較低的價錢處理掉,這才起身出城,不料到了城門口卻見城門緊閉,一些百姓聚在門口吵吵鬧鬧.

崔鶯兒不知出了什麼事.向旁邊一個老漢打聽道:"大叔,這是咋了?"

老漢瞧她是個病秧秧地莊戶家閨女,便道:"閨女是要出城吧?趕快去投親靠友吧,今兒個是出不了城啦,剛剛欽差大人抄了王龍的宅子,代王爺和巡撫衙門又派了人去詳查.從內宅佛堂下搜出間密室,里邊竟是彌勒教的香堂.他的弟弟西城將軍王虎聞訊反出城去,被欽差大人設下的伏兵抓了回來,現在代王爺下令封閉四門索拿邪教余孽呢".

"啊!"崔鶯兒和霍五爺飛快地交換了一個眼神,大同首富,交游廣闊的王龍王員外就是彌勒教中人?

眼見城門是出不去了,二人轉身向回走去,霍五爺不敢置信地道:"王龍是富甲一方地大財主,想不到竟是彌勒教的妖人.他交游廣闊,這一來受到牽連地人一定不少,我們怎麼辦,到什麼地方避一下?"

崔鶯兒出了一口惡心,心中正無比快意,聽了他的話想了想微笑道:"不急,咱們先回鼓樓南街,瞧瞧王家什麼情形了,俟天色暗了.咱們再想辦法覓個妥當的去處藏身."

看熱鬧的百姓仍圍在王龍府前,大門洞開,官差們進進出出,清點財物,鎖送人犯.由于事涉通敵,謀反兩樁大罪,闔府上下所有人等一體鎖拿入袱,一一甄別後才能決定是釋放還是作為同謀問罪.

由于證據確鑿,兩項殺頭大罪在身,勿需封宅請旨,代王直接下令抄家.可憐顯赫一時的王家嘩拉拉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偏偏那些樹倒之後的猢猻想逃也逃不出去,男監女牢一時人滿為患,王府家財被抄沒一空.

姜妄侍婢,家仆門童全被鎖進牢中,細軟財物,珍寶字畫也裝箱運回衙門,余下些笨重龐大的物件兒一一登記造冊,能搬移地全挪到庫房中上鎖封條,最後朱漆大門砰地一關,蓋著代王府和巡撫衙門兩道大印的封條交叉一貼.原本奴仆如云的這幢豪宅頓時成了空宅.

崔鶯兒眸光一閃,低聲道:"五叔,今晚就住在這棟宅子里吧."

霍五叔目光一亮,贊道:"妙!果然是極安全妥當的去處!門前有官兵把守,我們趁夜時從側面潛進去,有了這處好地方,在大同再住上十天半月也不會被人發現,只是虎子他們久不見我們回去,必定焦急萬分."

崔鶯兒搖頭道:"不會,王龍抄家的事明兒就會傳遍諸鎮,虎哥得了信兒自會猜到官兵鎖城……",她說到這兒忽見幾個巡捕提著刀左瞧右看地走在街上,見到有些可疑的人便攔住盤問,忙扶住霍五叔急道:"我們走".

一個打扮相貌毫不起眼的村姑,偎著一個扛著纏麻繩扁擔的老漢匆匆走在夜色朦朧的大同街頭,這情景再尋常不過,沒有人多看上一眼.

代王,欽差,巡撫三堂會審,王龍地案子判得乾淨俐落.

王龍私造軍械售賣敵寇,參予邪教蓄謀造反,證據確鑿,其弟西城裨將王虎,玉石商人包昀亦參予其中.代王爺親自主審,據說王龍竟當堂掙脫束縛,悍不畏死地撲上去要刺王殺駕,代王大怒,立即下令將王龍,王虎,包昀及涉案的家將,奴仆共計六十二人,押至鼓樓外高台上行刑問斬.

這些人被押上法場時,已被打得皮開肉綻毫無人形,劊子手大刀舉起時,氣息奄奄的癱在地上老老實實受了一刀,沒有一個喝一嗓子'頭掉了碗大個疤’,'二十年後又一條好漢’的場面話,做死囚做的這麼不敬業,今攢足了勁想贊聲好的看客們大失所望,繼而破口大罵.

人頭在鼓樓下一溜兒掛開,王龍罪大惡極,驕橫益甚,又擅稱王爺,宅稱王府,代王命劊子手劉小刀將他剝皮作鼓.置于鼓樓,每天聞那鼓聲,真讓曾信奉彌勒教地普通百姓為之心驚肉跳.

代王又命人橇開鼓樓下青磚,掘地三尺,將王龍的薄棺埋于地下,讓萬人踐踏.以懲王龍之罪,將花磊街更名為歡樂街.大同百姓山呼萬歲,果然象過年一般快樂.

因王龍一案牽連了許多官員,軍中將領因有王虎成例在先,無論有無證據,凡與王家過從甚密的,皆調離原職,以防不測.大同城中暗流湧動,這場大清洗沒有三五個月時間恐怕休想真正平息下來.

代王府地牢,本來是用做看押偷盜,犯奸的王府家仆地私獄,所以比起官府大牢要簡陋的多,但是此刻地牢地木門卻換成了厚重的鐵門,內外各有十余名隸屬內廠地番子持刀械弓弩嚴密看管,整個地牢所在的院落戒備森嚴,嚴禁未奉諭命的任何人出入.

地牢刑架上,吊著一個身著血衣,披頭散發的大漢.頭軟軟的耷拉著似已陷入暈迷當中,楊凌坐在他面前椅上,上下打量一番,蹙眉道:"什麼都不招?"

柳彪看了眼那個兩頰深陷地囚犯,說道:"是的,能用地酷刑卑職都已用上了,王龍自度必死,始終不發一言".

楊凌瞧瞧那囚犯破衣下裸露的大腿,一條深深的,難看的傷口,黃紅色的膿血從傷口中仍在不斷滲出.短短幾天功夫.這條壯碩的大漢已被折騰的不成人形,也不知是受了怎樣的酷刑.

楊凌怵然道:"白蓮教自宋,元以來,例朝例代都受到朝廷打擊,可是傳承數百年卻始終屹立不倒,果然有他的獨到法門,在這樣地酷刑之下就算鐵人也捱不住,王龍養尊處優近十載,酒色財氣熏陶之下,仍是這般狠辣.若是彌勒教中高層人物人人這般難纏,倒是不好對付".

柳彪苦笑道:"這人的確是個狠角色,不過卑職在錦衣衛多年,多少也見過幾個,最叫人無奈的是王龍一受刑就暈倒,不受刑時想暈倒還是暈倒,所以卑職拿他毫無辦法".

"呃!暈倒?如何暈倒?"楊凌十分驚奇,連忙追問道.

柳彪苦笑道:"只要卑職一用刑,王龍就會自動暈死過去.囚犯被迫招供,大多是受刑時肉體痛楚難忍,超過他能承受的極限.可是王龍一受刑就昏死過去,待他醒來,受刑瞬間令人崩潰的極痛已經過去,而且只要他想,就算平時不受刑,只要傷處難以忍受,他也是想昏就昏,白蓮教歪門邪道的功夫果然不少".

楊凌聽了隱約猜出這應該是種類似自我催眠的功夫,白蓮教幾百年來以宗教吸納教眾,對于能輔助蠱感人心的戲法魔術,口技催眠那真是學有專精,王龍既是彌勒教安排在大同斂財的重要人物,必定有所專長.

可惜,這種技藝不被視作妖術,也必被當成旁門左道,正途中人不屑學,既便懂也沒人敢說出來,官府到哪去找這樣的人物?要是高文心在這兒就好了,料想憑她地本事必可使得王龍乖乖吐實,可惜……如今只有帶王龍回京,再讓文心想想辦法了.

楊凌遺憾地歎了口氣,起身說道:"既然這樣就不要迫之太甚了,給他治治傷,暫且關著.王龍被抓後彌勒教在本地的勢力一定紛紛聞風藏遁,但他們不會舍得將發展起來的勢力全都拋棄從頭再來!

王龍被殺的消息他們十天不相信,一個月不相信,那半年總該信了吧?過些日子風平浪靜了,他們還會卷土重來.到那時,本官一定可以掏出王龍心里的東西,我也會卷土重來!"

出了地牢,在四名侍衛的陪同下來到院外,候在這兒的王府四大管家之一的王安迎上前道:"大人要回去了?"

楊凌微笑道:"是,有勞王管家了".

王安呵呵一笑道:"欽差大人這般客氣可折殺老奴了,大人不見見王爺了麼?"

楊凌道:"王爺新婚燕爾,下官就不叨擾了",他說著做了個請的姿勢在王安陪同下向承運門走去.出了王府,繞過九龍照壁,楊凌正要扳鞍上馬,遠處兩騎快馬飛奔而來,伍漢超立即按劍攔在前面.

楊凌眯眼望去,看服飾不過是一將一卒而已,馬到近前那位將軍飛身下馬,楊凌這才瞧清是大同總兵杜人國地義子,參將荊佛兒.

他風塵仆仆,顯然一路從城外趕來,一見了連忙上前叉手施以軍禮道:"末將荊佛兒,參見欽差大人!"

楊凌忙道:"將軍少禮,行色如此匆匆,是有要事稟報王爺麼?"

荊佛兒笑道:"非也,末將先去了欽差行轅,聽說大人在這兒,這才急急趕來".

楊凌動容道:"出了甚麼事?"

荊佛兒飛快地看了眼左右,跨前一下,低聲說道:"花當率兀良哈部,翁牛特部,烏齊葉特部及建州,海西,野人女真三部首領已經到了,各部盟首領的使者在得勝口外立帳,叩關請見大明特使,楊總制特命末將飛報大人".

楊凌聽了不由精神一振,脫口道:"他們終于來了"!

朵顏三衛和女真三部自東向西,一進入韃靼的勢力范圍便謹慎起來,五千人馬忽而急行數百里,忽而如老牛破車一般拖延不行,叫人難以掌握准確行蹤,而且一路探馬四出.

楊凌考慮到花當率數千騎遠離根基,必定小心翼翼,而且他本來就是前來會晤大明皇帝,派斥候一路跟蹤行跡並無意義,如果被他發現反而弄巧成拙,是以他一進入韃靼勢力范圍,便將自己的探馬撤了回來,所以無法准確了解花當的到達時間.

荊佛兒微笑道:"是,奉楊總制軍令,末將和許泰許參將護衛大人前往."

楊凌拳掌一合,哈哈笑道:"好,有你兩位境將,龍潭虎穴也可去得了,如今關外,唯伯顏,火篩,花當稱雄,本官就去會會這位朵顏三衛的大首領."

上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203章 欲加之罪    下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205章 唇槍舌劍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