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五 群魔亂舞 第201章 毒因欲起   
  
卷五 群魔亂舞 第201章 毒因欲起


楊一清等人聽了他與侍衛這番對話,都是全身一震,驚訝莫名地看了看那容貌普通的老婦人,再看看楊凌,神色間仍是一片驚疑難信.

老婦人聽了侍衛轉述的話,輕蔑地咕噥了一句蒙語,但瞬即醒悟失言,一雙老眼霍地睜大緊張地盯視著楊凌.

只見侍衛回頭對這位氣質沉靜的青年將領又說了幾句漢語,然後他的臉上忽然浮現出燦爛而得意的笑容,滿都海頓時明白一時不察,被他用言語套出了自已的真實身份.

她如泄了氣的皮球般跌坐在床上,旋即不甘地抬頭大聲說了幾句,侍衛轉首對楊凌道:"大人,她說請大人不要枉費心機,我們無法用她威脅任何人,生命是佛祖的饋賜,她會珍惜,但是為了大漠草原,她可以隨時犧牲自已".

楊凌笑笑,對滿都海鄭重地道:"就我個人來說,很是欽佩皇後陛下為大漠付出的一切,你珍愛蒙人的生命,但是漢人的生命同樣珍貴!我們,不是你們眼中的鳥雀牛羊!"

侍衛返身又咕嚕起來,楊凌扭頭對侍衛頭領道:"看好她,這位婦人是極重要的人物,不可讓她離開你們的目光所及!"

那侍衛並不知楊凌欽差身份,但是見楊凌一直與他對答,總制三關的大將軍也立在一旁並不置辭,知道這人必是官職極高地大員.忙畢恭畢敬地應了一聲,招進幾名侍衛就在室內看顧著老婦的一舉一動.

楊凌和楊一清等人下了樓,一下樓梯楊一清便忍耐不住道:"楊廠督.這位婦人便是……便是伯顏可汗的滿都海皇後?草原上不是傳說她已經病逝了麼?"

楊凌笑道:"她又不是傳說中地人物,是生是死何必要靠傳說?既是傳說那便必是不實之言."

杜人國一拍腦門,驚奇地道:"楊欽差好厲害,我被這個可敦那個可敦墩得昏頭轉向,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她竟是曾經叱咤風云的滿都海.

這女人十分了得,昔年攜著八歲的小娃娃可汗征伐瓦刺.在塔斯博爾圖大敗瓦刺,喝令瓦刺自此以後房舍不稱殿宇,冠纓不過四指,在家許跪不許坐,吃肉只准用牙齒咬不准用刀子切,還把他們的聖地烏蘇克改名叫......好象叫了魚的名字,真是想象不出如此霸道的女英雄竟是這麼一個不起眼地普通老婦人."

楊一清輕歎道:"落翅的鳳凰不如雞,叱咤風云靠的是權力,而她……無論自願或被迫.顯然已遠離了權柄,楊大人怎麼會認出是她的?"

楊凌道:"軍事打的從來就不是單純的戰陣,昔年劉邦被困白登山,千軍萬馬都殺不出去,陳平妙計.只靠一幅美女圖,就讓匈奴四十萬大軍乖乖退卻.能夠影響戰局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內廠探子深入大漠,我便授命他們無論什麼消息都要詳細記下送回.

對于韃靼各部落間的恩怨情仇,貴族酋長們的家事更是細細了解,所以本官略知一些關于滿都海地秘聞,再加上苗公公,許將軍擄人回來的細節,兩相猜照,這才揣測出幾分."

幾人回到桌旁坐下.苗公公想及自已抓的是伯顏可汗的夫人,草原上赫赫有名的滿都海斯琴,這是奇功之上又添奇功,不禁眉開眼笑地道:"這老婦人竟是伯顏地王後?哈哈哈哈,想不到想不到,柴禾堆里撿個金雞蛋,楊大人方才對她說些甚麼,竟讓她開口承認了?"

楊凌笑道:"火篩久有不臣之心,只是勢單力薄不敢公開反抗.火篩娶的是滿都海之女伊克錫公主,滿都海對他的野心一定有所了解,我方才誑她說,請她安心住在這里,火篩已與我們聯手,所以我們對她並無惡心,待火篩襲殺了伯顏,大明與韃靼交好,便送她回去.

她驚怒下反駁的語氣盛氣凜人,儼然還在火篩,伯顏之上,韃靼王公貴婦除了滿都海,誰有這個資格?我再點明她身份,瞧她神色,便再無懷疑了".

張永疑惑地道:"關于滿都海,咱家來大同後也略知一二,她是滿都魯可汗的小哈屯(夫人),滿都魯死後,下嫁他的侄孫伯顏,一直掌持著韃靼大權,近五六年來,伯顏權柄日重,這位夫人卻漸漸銷聲匿跡,瞧這模樣,該是伯顏將她軟禁起來了?如今伯顏已近乎統一蒙古諸部,聲名如日中天,她一個垂死老嫗能起什麼作用?"

楊凌想了想韓林送來的有關這位皇後的資料,然後說道:"滿都海是索古汪古部落地人,父親是蒙古貴族,曾任丞相之職,她嫁給滿都魯做小哈屯(夫人),生有兩女,長女博羅克沁公主,嫁給了?加思蘭太師,次女伊克錫公主嫁給了火篩,這兩個女婿都是蒙古大部落領主.

滿都海與七歲的伯顏成親後,曾掌持朝政十余年,在她指揮下征伐瓦刺,擊敗蒙古異姓貴族權臣之首亦思馬因,可以說伯顏手下的悍將許多都對她唯命是從,同時她與伯顏生有七子一女,所以無論對于韃靼王族,各部落貴族,她都擁有極大的號召力和影響力".

楊一清擔憂地道:"恐怕不那麼樂觀,從許泰看到的情形看,伯顏長大成人後,已開始忌憚王後的權力和影響遠在其上,所以才將她軟禁起來,只是她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伯顏也不敢輕易將她殺死,只得先放出風去,試探各部落反應.

她在伯顏手中.是殺也殺不得,留也留不得,落到我們手中.只怕伯顏反而要撫額稱慶了,你也看到了,這老婦人對蒙古部族忠心耿耿,根本不介意伯顏與她個人之間地思怨情仇,她是絕不會挺身而出利用自已的號召力對抗伯顏地.

而且她遠離蒙古部落,更利于伯顏將大權收攏在自已手中.他若聰明,大造聲勢說夫人被我們擄走,同仇敵愾之下……我看……這一次我們是幫了伯顏地大忙了".

苗逵和許泰聽了都有些忐忑起來,楊凌搖頭笑道:"可惜他不該早早放出風去說滿都海已死,更不該將她單獨囚禁在部落之外,這麼說不是自打嘴巴麼?未知滿都海死活之前,伯顏勢必靜觀其變,甚至隱瞞消息.只是不知他現在已經知道了多少".

許泰遲疑了一下,咽了口唾沫道:"大人.我們所襲的營寨……絕無一個活口,行軍大漠時又全是蒙人打扮,伯顏縱有懷疑,也未必敢斷定是我們所為."

楊凌聽了先是一怔,隨即便省悟那些負責軟禁滿都海的韃子固然全被殺了.那個侍女恐怕亂軍中.....,許泰這是知道事關重大,兩相權衡這才說出實話".

他心中暗歎一聲,故作不知地道:"他拿不准情況,我們就不妨以靜制動,滿都海可敦落在我們手中的消息嚴格保密,至于滿都海不肯配合,這也沒有關系.草原上有野心的狼,不只一只兩只,不需要滿都海肯做什麼,有野心的人只要知道了她地處境,自然會利用她來大作文章."

他環顧眾人,拈起一片肉來扔入沸鍋中,微笑道道:"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她促成了韃靼的強大,衰敗也將因她而起.奇貨可居呀!

楊總制,此事應稟知代王,在大同城內尋一幢住處,將她好生安置下來,消息一定要絕對保密.她心里牽掛著草原,只要不逼迫她做任何事,她會好好活下去的.等到某只猛虎長齊了獠牙,對伯顏躍躍欲試的時候,我們再把她交出去,給這只猛虎增加一對翅膀".

楊凌說的雖然平淡,但是在場眾人無論文武,都可想象出其中的血腥味道,張永和苗逵不禁偷偷看了他一眼,心道:"這家伙,心也夠黑的啊!"

杜人國卻豪爽地大笑道:"妙!此計甚妙,他***,每年不知多少百姓破家,多少婦人上吊,妻離子散慘不忍睹,對這些韃子就是不能婦人之仁!

欽差大人好本事,本將殺人要動刀才見血,你動動嘴皮子,恐怕殺的人比本將還多,嗯……讀過書地人就是不一樣,這叫啥來著?對了,書里自有大刀片!"

消家寨並不小,楊虎所說的地方不過是隸屬于肖家寨的一個小山村,處在半山腰上,冬雪封山,百姓們很少出門,偶爾有個親戚串門四鄰八居的都看得見,所以楊虎直至夜色沉沉才悄然入山.

這個地方他走私關外好馬籌集錢財時曾來過多次,因此輕車熟路,到了門前扣響門扉,在一陣狗兒的狂吠聲中,肖老四披上大棉襖提著燈籠來開門,瞧見是楊虎一行人,頓時嚇了一跳,連忙將他們讓了進去.

肖老四只干過不到兩年地馬賊,由于大腿在官兵剿賊時被砍瘸,這才離開霸州返回家鄉,楊虎販馬走私,時常來他這里過夜.

肖老四悄沒聲兒的將幾人讓至後院兒住下,這才拉住楊虎緊張地道:"楊老大,你瘋了不成,如今這是什麼時節?關內關外十多萬大軍在打仗呐,這個時辰誰敢賣馬給你,萬一被官軍當成奸細,跑都跑不了啦".

肖老四已退出江湖.謀刺皇帝這樣地大事楊虎怎敢說與他聽,聞言笑道:"肖四哥說的是,我這也是不了解行情.因為有機可趁呢,結果到了這兒一匹好馬也沒搜羅到,想要離開可一路關卡重重,沒辦法只好到你這避避風頭,等風聲小些再走."

楊虎說著從懷里摸出幾粒黃澄澄,圓溜溜的金豆子遞到肖老四手中,笑道:"四哥住在這窮山坳里也不容易.人吃馬喂地不能花你的錢,喏,這幾粒金豆子你先拿著".

肖老四知道他這金豆子不是什麼好來路,便不客氣地接了過來,嘟囔道:"住在這兒倒不妨事,我兼著保長呢,村里都是老實巴交的山里人,一輩子沒進過縣城,知道家里來了客人也不會亂嚼舌頭根子.等風聲小了便趕緊離開吧,如今地生意不好做呀".

後邊一溜兒石砌泥堆稻草鋪頂的房子,中間到好一些,是楊虎夫妻的住處.肖老四方才將幾人安頓在後院時,已送了些簡單地吃食.

楊虎將一瘸一拐的肖老四送出後院兒.走回屋簷下,正要回到自己房中,忽地聽到左邊房中隱約的說話聲中提及自已的名字,腳步不覺頓了頓,悄然走了過去.

這幢房子久無人住,窗根已經破了,窗紙瑟瑟露著些縫隙,楊虎貼著窗根向內望去.只見馮福至和綽號大尾巴狼的郎老二,胡大錘正住在這間房中.

馮福至一邊往炕中間的爐洞中填著木柴,一邊嘮叨道:"今日你們也看到官軍地勇猛了,那個號稱鬼王的千總,我的天爺,擱咱綠林里也是頭把交椅地好漢,我看虎哥也未必是他對手,一刀斷馬,那份威風,嘖嘖嘖!"

胡大錘愁眉苦臉地道:"在霸州的時候.看官兵那慫樣,我還以為天底下的官兵都一個德性,哎,結果在京師,兩百個高來高去的漢子被人家一口吞掉,眉頭都不皺一下.

今兒官兵的威風就不提了,單說要不是那群韃子來地巧,咱們中了楊凌的計,這百十來斤全得摞在那兒,殺皇帝?到現在連皇帝的影兒都沒見著".

大尾巴狼嘴牙咧嘴地搓著腳丫子,嘿嘿笑道:"說起來你們注意跨虎嫂子沒有?對那姓楊的大官好象不一般呀.

自她嫁到咱們山寨,你們什麼時候看她細聲細氣地和人說過話兒,瞧她和那姓楊的欽差說話時那聲兒柔的跟大閨女似的,低眉順眼羞羞答答,嘖嘖嘖……!

哎,大錘,在京師時虎嫂不是抓了姓楊的兩天嗎?是不是日久生情呀?聽說讀過書地人都是一肚子花花腸子,最會哄人了,要不然紅拂女咋一門心思跟了李靖,楞是不喜歡虯髯客呢.咱們虎嫂是在綠林長大的,可沒見過識文斷字的先生,這沒准兒……".

楊虎聽的勃然大怒,紅娘子自洞中出來,那眉眼神態躲躲閃閃的,他原本就心中起疑,只是想起娘子一向的為人,才打消了心中疑慮,想不到這班兄弟也看了出來,還在背後亂嚼舌頭,可這種事如何出頭澄清?

楊虎越聽越怒,正要憤憤然轉身離去,就見馮福至往炕洞里又丟了幾根柴,拍拍手也上了炕,懶洋洋地罵道:"把你那臭腳丫子挪遠點兒."

他往炕頭上一躺,雙手枕著腦袋,悠悠歎氣道:"別扯那些沒用的,嫂子是那種人嗎?我倒覺得嫂子說的話實在,咱們在霸州做山大王,何等道遙自在?自打進了京和這位楊凌搭上了線,是損兵折將,如個連灞州的山門都被官兵抄了.

劉神仙是他娘地彌勒教的,那群妖人說的話能信麼?虎哥不是坐江山的料啊,咱們山頭的弟兄沒說的,可要被歸順咱們臥虎山的各路好漢知道,還能死心踏地的捧虎哥當老大麼?"

楊虎聽了氣得雙手發抖,他原本嘯聚山林時並沒有太大的野心,可是被劉神仙一番話吹捧的信以為真,貪念一起,就在人心里生根發芽,現在投入那麼大的心血,患得患失間他再也不複當初的灑脫了.

自從那日聽了馮福至的話,表面上他裝的若無其事不以為然,其實心中卻極在意,劉神仙關于他是紫微轉世,真龍天子的誑言,曾是成就他的聲名,激勵他的雄心的一件利器,如今卻成了他的一塊心病,成了頸下逆鱗,碰都碰不得.

聽了馮福至這話,他只覺得是自己兄弟在拆他的台,心中越怕什麼,馮福至越說什麼,偏又說的是實情,害他聽的怒火中燒,卻心虛的不能出面,那種複雜心情,實在難以表述.

楊虎暗暗咬著牙,一個狠毒的念頭漸慚在心中形成:"我已經投入了那麼多心血,付出了那麼大努力,如今我忝居北綠林第一條好漢,憑的就是我真龍天子的身份,回去後他們一旦露了口風,豈不前功盡棄?"

"鶯兒……不管怎麼說總是自已的妻子,她不會拆自已的台,霍五叔老謀深算,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可是這些一條腸子通到底的大嘴巴怎麼辦?叫他們幫著自已騙人?這話如何說的出口?"

楊虎悄然踱開,望著天空冷廖的星辰思忖再三,目中陰冷的光芒漸漸凝聚成了一條線.他攥緊了拳頭,那個曾攸忽而過的念頭重又浮現在心頭,象毒蛇一般噬咬著他,將毒液一點點注入他的心頭:"成大事者不拘小節,無毒不丈夫!"

上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200章 草原之後    下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202章 你殺我,我殺他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