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五 群魔亂舞 第192章 代王納妃   
  
卷五 群魔亂舞 第192章 代王納妃


楊凌眼看著書信,耳聽著台上傳來的唱曲聲音,心里亂烘烘的,一會兒歡喜,一會兒擔憂.馬憐兒守制未滿三年,若是此時迎娶過門與禮不合,難免要受人攻籲.

不守禮制可不是件小事,足以成為有心人手中的有力工具,縱然有皇帝的庇護,不會因此罷官,時時受人攻擊,以此作為短處,無論做什麼事難免要受掣肘.

放任憐兒獨自在江南,尋個借口將她隱藏起來偷偷生下孩子倒不難,只是未免太虧待了她,這兩年偷偷摸摸,埋名隱姓的生涯,一定會對憐兒造成很大的傷害.

楊凌心亂如麻,一時想不顧一切派人到江南將憐兒立即接回府來,一時又想起如今想利用自己的權勢和地位為大明,為百姓做些事情,比不得當初無所牽掛,可以率性而行.

沉吟半晌他才想起如今憐兒懷有身孕還不足三個月,等到腰身漸粗不能遮掩至少還有兩個多月,那時自己早已回了京城,此事大可從長計議,倒不急于現在就拿主意.

他將那番子召進書房,匆匆寫就三封書信,一封寫與幼娘,信中並不諱言和憐兒的事,囑咐幼娘通過內廠送去一筆銀兩和滋補物品,另一封寫與馬憐兒,告訴她自己目前正在塞上巡邊,回京後一定盡快妥善解決她的去留,讓她安心在江南相侯.好生照顧自己.

第三封卻是寫與成綺韻,她現在是內廠在金陵的最高首腦,憐兒一個女子獨自寄住在伯父家中,不安排得力的人手照應,他實在放心不下.

楊凌將三封信加了火漆封口,囑咐那番子速速交與軍驛送回京城,望著他匆匆走出門去,他站在哪兒想想,忽地呵呵笑了起來:

原來只愁沒有兒子,這可倒好.幼娘和憐兒比著賽著似的生,幼娘倒也罷了,辛勤耕耘一月有余,總有一次中的,可是憐兒一箭中招也未免太幸運了吧?莫非自己真有楊家將的優良基因?

戲服,鑼鼓裝了幾大口箱子,正德賞賜豐厚.那些戲子只道是欽差楊大人賞的.這兩日在驛館唱戲,收入比在街頭搭台賣藝高出兩倍不止,回去後每人都能多分上幾文銀子,所以個個興高采烈.

戲班子雇了輛大車,將行頭拉回普渡寺門口租住的一溜兒平房,班主平大頭蹲在一只石碾子上,眉開眼笑地對大家伙兒道:"大家這兩日都辛苦了.明日歇業一天,大家好好歇歇.不過可別忘了練功,後天代王爺府上唱堂會,可是一唱五天."

他笑眯眯地道:"都說咱們是草頭班子,是呀,要不是大同正打仗,請些名角不容易.王爺府上哪有咱們班子立足的地方?這論藝業咱比名角們就差了不成?沒有機緣呐.這次咱們在欽差楊大人府上唱了三天回頭再在代王府上回來,咱們班子的名聲就起來啦.

以前咱們見過的最大場面是縣太爺的後花園,如今有如天子親臨的欽差咱們見著了,過兩天風子龍孫的排場咱們也要見識到了,大伙兒都給我提起精神來,王爺的賞賜可比欽差老爺還要多呐."

人群中一個女子聽了目光一瞬,靈活有神的眼睛深深盯了他一眼,便擠了過來.像他抱拳道:"這位爺可是班主?"

平大頭微微一怔,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眼前這女子一身寒酸的土布衣裳,不過以平大頭的眼力,卻看得出這少婦臃腫平凡的衣褲下身段兒極其窈窕,她的眉眼五官也極為嫵媚動人,可惜的是白嫩面皮上細細點點的小麻子波壞了她的美感.

平大頭噌地跳了下來,矮墩墩的身子還不到那少婦肩頭高,他也按照江湖禮儀拱手道:"不敢當,小老兒就是領著一幫苦哈哈混個口食罷了,姑娘是?"

那少婦微微一笑,大大方方地道:"小女子是走單幫闖蕩江湖賣藝的,如今混口飯吃不容易,我看大爺一臉福相,能撐著這麼大的門面,也必定是有擔當,講義氣的漢子,所以想加入您的戲班子,不知大爺意下如何?"

平大頭笑道:"哪里哪里,不過我這戲班子以唱戲為主,女人可是不能登台的,雖說有些雜耍馬戲,不過是過門兒空隙里給爺們解悶兒的,你會些什麼呀?"

那少婦呵呵一笑,說道:"馬術,射箭,對打表演,小女子樣樣在行."

平大頭大搖其頭道:"不行不行,咱這班子養不起馬,再說如今有了欽差府,王爺府的生意,今後名聲大了,走的必定是大門大戶,跑馬射箭,舞刀弄槍的玩藝兒可進不得人家."

少婦眼珠一轉兒,笑道:"走繩高竿翻筋斗,這些哄人的玩藝兒小女子也曉得."

平大頭又待搖頭,一個秀秀氣氣的聲音插口道:"這些玩意兒跑江湖賣藝的有哪個不懂呢?瞧你一個婦道人家獨自在外也不容易,那你就表演一下翻筋斗吧,若是翻得好,我便做主收下你了."

這人身上還穿著繁複的戲服,水袖如云,蛾眉粉腮一雙水汪汪的杏眼,正是平家班的台柱子程小云,雖說他是男人,可扮女人扮慣了,不獨說話柔聲細氣地,舉止形態也帶著些柔美.

在他面前,平大頭雖是班主,也得賣幾分面子,忙也笑道:"不錯,那你就試試身手吧."

敲鑼打鼓拉琴吹笛的樂師們都嘻嘻哈哈地湊了過來,圍成了一個***.那少婦笑吟吟地點了點頭,說道:"那就多謝班主和這位老板了,小女子現丑."

只見她大大方方走到場子中央,抱拳走了個台步,忽地立在當地長吸一口氣,然後陡地翻起筋斗來,她的筋斗翻得沒什麼花梢兒,以手支地,雙足連環後踢,雖說身手極是利落.可也沒有出奇之處,平大頭和那程老板不禁微露失望之色.

不料這女子翻了幾個筋斗後,忽地身形加速,那筋斗翻得又快又急,幾乎成了一個風車般的圓輪,動綿連綿極盡美感.纖腰柔韌有力,平大頭眼睛不禁亮了起來,旁邊已有人高聲叫好.

凌空翻,云里翻,金鯉倒穿波,細腰巧翻云,種種高難度動作不斷作出,始終綿綿不絕,不見絲毫停頓,平大頭在別人一連串的叫好聲中呵呵地高聲道:"夠了夠了.不用再翻了,收拾收拾跟大家伙兒一塊去吃飯吧.從今兒起,你就是平家班的人了."

那女子凌空連翻兩個筋斗,笑吟吟地落在地上,臉部紅氣不喘,她拍拍手上塵土,拱手道:"多謝班主."

程小云微微一笑.說道:"我叫程小云,姐姐叫什麼名字?"

那女子眸光一閃,笑答道:"我叫柳鶯兒,今後還請程老板多多照顧."

程小云抿嘴笑道:"嗯,柳鶯兒,好名字,鶯鶯燕燕春春,花花柳柳真真,事事風風韻韻.嬌嬌嫩嫩,停停當當人人.姐姐這身段兒模樣,若是穿上戲袍勾上臉,煞是好看呢."

化身柳鶯兒的紅娘子聽出他是贊自己名字好聽.卻不知說的是什麼意思,所以只是干干一笑,沒敢搭他的話茬兒.

楊虎一幫人原本是綠林大盜,平素若要綁架大戶,也不過派上兩個人事先踩踩盤子,了解了解肥羊的家境,勢力,家中布置格局,便趁夜間上門擄人,從無耐性在一地長期布置眼線探子,如今想要對付大明皇帝,卻是兩眼一抹黑,想要知道它在哪兒根本無從談起.

紅娘子見丈夫利欲薰心,明知被彌勒教利用,卻執迷不悟地做著皇帝夢,心中憤憤難平,屢次勸誡未果,她向五叔談起心中苦悶,不料五叔一番話卻讓她的心徹底涼了下來.

不管怎麼說她究竟是個女人,在崔老大這樣極為重男輕女的土匪頭子眼中,楊虎這個女婿還比女兒重要的多,眼看著這些年楊虎招兵買馬頗有成色,崔老大的心也熱了起來,盼著自己的女婿能打下江山,崔氏一門能封王封侯.

所以這次十幾座山寨被剿,楊虎的勢力大受損傷,老寨的兄弟們對他是真命天子的傳言已起了疑心,五叔等幾個崔老大的心腹私下也和他商談過此事,崔老大已暗示無論這謠言是真是假,也要盡力扶助女婿,祖祖輩輩的做山賊不如搏上一把,弄個王侯公卿來做做.

這次崔老大主動要自己的人來幫助楊虎,一方面是向各山寨表明自己的態度,一方面也是聽了楊虎敘述,知道因為襲殺威武伯府的事,女兒和女婿鬧了別扭,擔心女兒大小姐脾氣發作,對楊虎有所詰難,所以才派了她的五叔前來壓制她.

紅娘子聽說爹爹如此態度,不禁大失所望,只不過雖然有五叔這位長輩的壓制,她不能同楊虎大鬧,但是紅娘子性烈如鋼,心中有了主意時便是崔老大也休想改變,她聽了五叔的解釋也不當場暴發,回頭卻收拾收拾悄然一走了之.

她知道楊虎等人並無他策,要找出正德來只有監視楊凌一途,所以也喬裝改扮注意這驛館的一切動靜,這個戲班子每日去欽差行轅唱戲,早已被她摸個明明白白,在她想來,代王是正德皇帝的王叔,他納妃的日子正德若真在大同,十有八九是要去祝賀的.

那麼彌勒教還有楊虎等人,便極有可能在那時下手,她要阻止楊虎為人利用,破壞彌勒教的計劃,便也要想辦法混進去,是以才扮作跑單幫的江湖人,成了平家班的一員.

正月二十二,代王納側妃.

伯顏的大軍已轉移到平順,壺關一帶.大同百姓松了口氣,晚上睡覺再不用穿戴整齊,包袱放在枕邊隨時准備逃命了.代王府上更是張燈結彩,喜氣迎人.

一輛輛車轎,一匹匹駿馬載著宣府,大同一帶的文臣,武將們,來向這位代王爺祝賀.三邊總制楊一清因為皇帝在大同,對邊關防務極是重視,原本已向代王府提前送來賀儀賀書,表明因為軍務不能親自來賀,惹得代王老大不痛快,不料今日也忽然改變了主意,急急帶了三百親軍.趕到代王府祝賀.

代王府的外圍,仍是甲士林立,王府內卻是笙歌四起.紅娘子混在戲班子里也進了王府,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王府遠比她想象的要大,而且王府有自己的戲班子在後殿演出.傳差來大戲班在中殿演出,象她所在的這種規模的八個戲班子只是在王府四面外殿院中搭建戲台演戲,根本接觸不了核心部分.

整個代王府都在一片歡聲笑語當中,比較肅靜的地方只有銀安殿,社稷壇,風云雷雨山川壇,皇廟和家廟積善寺.典膳所供應的美酒和膳食,代府客接待賓客,等級接納禮物,重要的客人由王府總管親自接入.

紅娘子所在的戲班子在端禮門內,承運門外,各部大臣進出都逃不出她的眼睛.院子里戲台早已搭好.台上的繡花門簾台帳,掛燈等已齊備.按規矩唱堂會第一出戲都是《天官賜福》.

一心想把平家班建成大同最紅的戲班.待邊境評定下來時還要借應邀去欽差行轅和代王府演出的噱頭來個九邊巡回演出的平大頭自然也要按這規矩來,雖說他的戲班不太正規,這出戲也學得不全,不過好在在這兒院子里看戲的都是些前來賀婚的文臣武將們的侍衛書童,家仆下人,他們看的倒也不挑剔.

尤其是天官賜福一演完,《呂洞賓三戲白牡丹》,《張天師大畫符》一類略帶葷腔又不犯王府忌諱的戲一上來.更受那些侍從家將們的喜歡.

"奉旨巡邊欽差,皇上親軍侍衛統領,內廠大都督楊凌楊大人,京營督軍張公公到!",隨著唱禮官高聲唱喝,剛剛在戲路中間上場表演下來的紅娘子聽在耳中,霍地抬頭望去,只見一位面如冠玉的書生笑吟吟地走了進來,他穿著一身昂貴的貂皮袍子,外罩姑絨大氅,身材修長,卓爾不群.

十二名年輕英俊的校尉按刀緊隨其後,身旁那位張永張公公雖然穿著湛藍繡金的蟒龍袍.可是肩背半勾,腳下倒的飛快,倒像是一位王孫公子邊的奴才一般.

紅娘子唇角歪了歪,隱隱露出一絲笑意,這位將軍今日來賀喜未著戎裝,儒雅地穿著配著他眉目清秀的面龐,大氅飄開,腰間五彩錦帶上一枚翠玉微微搖曳,那氣派......如果她今天來是想綁只肥羊回去,只看這模樣,那是非他莫屬了.

在王府總管的陪同下,楊凌,張永過承運門,到崇信門,楊凌腳步微微一頓,扭頭向後看了一眼,目光與十二名侍衛中那個站在中間的小校一碰,那小校露出一個帶這些調皮的笑意,楊凌不易察覺地向他點點頭,和張永並肩走了進去.

欽差的侍衛也不准進入王府內殿,自有王府執役將他們引到崇信門旁的側殿,這里流水席一字排開,許多將軍和文官的侍從正在胡吃海喝.

大同因為是邊陲軍鎮,所以就連這王府也不止講究富麗堂皇,建築,院牆也都堅固高大,王府四角高牆上都有堡壘,駐紮侍衛.不過一進了"燕子居",這處北方的王府花園倒也假山迤邐,曲廊飛簷,具體而微.

"燕子居"小徑曲折,穿過去一進入謹德殿,王府總管就欠身笑道:"兩位大人,王爺納妃之禮尚未舉行,請二位先至側殿休息,吉時一到,咱家就引大人去銀安殿宣讀皇上詔書,恭請王爺,王妃舉禮."

楊凌和張永含笑點頭,轉身折向左側偏殿,殿門口站著兩個小太監,見他們走到門口.忙將駱駝絨氈毯一掀,二人一走進去就是一怔.

殿內光線較為昏暗,一走進去有刹那地不適,二人視力恢複正常,才發現這偏殿中已經站了幾位大人.大同巡撫胡瓚,三邊總制楊一清,旁邊一位文官補服于大同巡撫胡瓚一樣,一時卻想不起大同還有哪位文官品秩與他同為從二品的.

殿內左邊是茶幾官帽椅,右邊是一鋪火炕,炕上有炕桌,正前面一面屏風,這時屏風後也閃出兩個人來.一個黃袍蟒龍,身材肥胖,正是今日的新郎官代王爺,那張胖臉上少有的帶著一片肅然.

旁邊那位大人四旬左右,頜下三縷微須,面容清瞿,兩只眸子如深邃的星辰.一襲仙鶴補服,赫然是加封一品的當場大學士楊廷和.

楊凌與張永一看,心道:"壞了,今日這喜宴要變鴻門宴,楊廷和一到,少不得風刀霜劍,哭諫皇上回宮."

二人對視一眼,目光之意都在告訴對方:"兄弟,你先上!"

*************

正德在長條凳上坐了,隨口吃了點東西,覺得扮作校尉固然有趣,可是在這王府里規矩太多,遠不如在街頭看戲自在,他閑坐一陣,聽見外邊喝采聲不斷.唱曲兒的抑揚頓挫,勾魂兒一般,忍不住起身向外走去.

那十一名侍衛都是大內的一等一高手,名義上說是欽差侍衛,其實職責就是保護皇帝,一見他起身,那些人立刻都不著痕跡地站起身,悄悄圍攏過來.

一位侍衛首領悄聲道:"皇上,您要去哪.是出恭嗎?"

正德瞪了瞪眼,低聲道:"出宮!出了宮還是不自在,走到哪兒都有你們,這里是代王府,還能有賊人不成?遠遠的跟著,不要煩朕,朕去瞧瞧熱鬧."

正德說完哼了一聲,向端禮門內的院子里走去.

程小云正在台上嬌聲吟哦,一襲白衣,如墨絲般的秀發上插了一朵鮮豔的牡丹花,水袖如云,翩翩起舞,把個牡丹花妖得秀美姿態扮得栩栩如生.

正德走到台下,正面人堵如潮,兩名侍衛已搶在前邊,看見人多悄然堵住不許他過去,正德無奈,看見一個繡紅衣,短打扮,纖腰如縷,酥胸賁起的小娘子一條腿蹬在矮椅上,正重新打著?卷千層浪的綁腿,便笑嘻嘻地走過去道:"這位姐姐,可是表演武功麼?"

崔鶯兒抬起頭來,正德暗叫一聲可惜,身材如此姣美妖嬈的姑娘,可惜滿臉小麻子,敷了粉等上台,與面熒熒嬌嫩的很,還看不出甚麼,這近處一瞧可就大為遜色了.

紅娘子見是個軍中校尉,看年紀不過十五六歲,唇上還有稚氣的茸毛,不過眉目五官十分英俊,說活也客氣和善,沒有尋常大兵的油滑匪氣,心中倒也升起幾分好感,她系緊綁腿,伸手挽了挽鬢邊發絲,嫣然笑道:"在王府里,姐姐表演武功給哪個看?不過是高竿繩技翻跟斗的雜耍把戲罷了."

正德眸子一亮,興奮地道:"雜耍嗎?那比武功更加好看啦,姐姐幾時再表演,我給你鼓掌叫好去.

"

紅娘子覺得有趣,忍不住抿嘴笑道:"小兄弟,你倒有趣,王府的賞銀有定例的,你喊破了嗓子,也不會加錢的."

正德不服氣地道:"這樣嗎?那讓楊......我家欽差楊大人賞你好了,我是楊大人的親兵,你若演得好,我告訴大人,他一定會請你過府表演,重重賞賜的."

紅娘子被他孩子氣的話逗得咯咯直笑,她忍俊不禁地福了一福,笑道:"那小女子謝過官爺了,若真得了楊大人的賞賜,小女子一定分給官爺一半."

正德很仗義地擺擺手道:"不用客氣,不用客氣,我跟著我們大人吃喝不操心,不愁沒錢花."

台上當當幾聲鑼響,程小云如流云一般閃出戲台,呂洞賓和妖道黃真人在鑼鼓中上台去了,博得滿堂喝彩的程小云雙頰嫣紅,顯然也有幾分得意,他提著裙裾下了舞台,後邊搭了一座換衣勾臉的帳篷,程小云向紅娘子叫道:"柳大姐,幫我換身衣袍."

崔鶯兒答應一聲,向正德笑盈盈地道:"小兄弟,姐姐要去忙了,下一出唱完姐姐要上台表演翻筋斗,你記得來看呀."

正德急忙點頭答應,見這位緋衣女子閃身進了帳篷,便東張西望一番,折身向承運門右側偏殿走去,長年在宮中侍奉,不敢違逆聖旨的大內侍衛不敢靠的太近,只是四下跟著一齊向右側走去.

一個高挑兒宮裝侍女在另兩個侍女陪同下高傲地走出承運門來,偏偏正德性子急,這路上又人流不息,他左閃右閃的繞著人群,走到門中央,一腳踩住了那侍女拖在地上的裙裾後擺.

那個侍女唉呀一聲,急忙提住裙子,漲紅著臉回過頭來,見不過是個小小校尉,便狠狠瞪了他一眼,嬌斥道:"瞎了你的狗眼,在王府里走路也不帶眼睛嗎?"

正德被人大罵,倒是一點不生氣,只覺得她昂首挺胸,高高傲傲地走出來,現在手忙腳亂狼狽不堪的模樣十分有趣,他忍著笑作揖道:"姑娘恕罪,是小可莽撞了,真真的對不住了."

那侍女抖了抖裙擺,見後擺上好大一個腳印,越發的感覺氣惱,她憎惡地瞥了正德一眼,啐道:"我呸,還小可,你當自己是公子還是少爺?一個大頭兵,還小可,馬不知臉長!你也是有身份,有出息的人物?哼!"

她說完把頭一昂,如同一只驕傲的孔雀般又揚長而去.

正德皇帝摸摸鼻子,被她搶白地說不出話來,旁邊搶過來的幾名侍衛見皇上被個王府侍女一通奚落,都忍不住偷偷竊笑.

旁邊一個女孩兒的輕柔嗓音帶著笑意道:"莫怪她,羽姐姐是王妃娘娘身邊得寵的侍女,連大總管也讓她三分呢,你年紀這麼小,就做到大將軍的親兵,將來一定會有出息的.英雄不怕出身低,等你做了大同總兵,再來拜見王爺,羽兒姐姐一定會對你另眼相看的."

莫說大同總兵,就算是做全國兵馬大元帥,又怎入到正德眼里,不過有個女孩兒如此善解人意,而且絲毫不在意他的出身,聽了這番話他心中還是暖暖的,這可是不知道他皇帝的身份,而對他如此高看得第一個女孩子呢.

正德轉過身正要向身後那個女孩兒道一聲謝,可是這一眼望去,忽然悠地一下,七魂六魄斗飛了出去,整個人泥雕木塑一般呆立在那兒,張口結舌半晌說不出一個字來.

眼前的女子並非王府侍女打扮,她穿一件月湖色衫兒,青色狗皮毛茸邊的比甲,纖腰上系著裙拖六幅湘江水的湖水綠湘裙,雖是小家碧玉,卻出落得雪膚香肌,嫵媚有致.身材嬌小玲瓏,臉蛋兒俏麗生輝,盈盈含笑的上翹唇角上有一顆美人痣,懷里正抱著一只尾巴五顏六色的大鸚鵡.

正德嘴唇翕合了半晌,眼前那個十四五歲的嬌小女孩兒奇怪地看看自己身上,然後嘻嘻一笑,歪著頭向他俏皮地道:"怎麼啦?是不是我長得很漂亮?"

上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91章 家中來信    下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93章 知音難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