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五 群魔亂舞 第187章 兵至大同   
  
卷五 群魔亂舞 第187章 兵至大同


楊廷和怔了一怔,繼而勃然大怒,他一提馬,上前一步喝道:"大膽!你可知面前是什麼人?"

別看這三人星夜出京,跑得狼狽不堪,可是看那氣派裝束,劉大棒槌也覺得該是了不起的大官,聞言翻了翻眼睛道:"你們是什麼人?"

楊廷和見大軍已經加速前進,眼前這個混賬大兵卻帶著二十騎侍衛一字排開,把個入山口堵得嚴嚴實實,不禁心中焦急,他厲聲道:"你眼前的三人,是京師來的內閣三大學士,有極緊要的事要見楊將軍,快快讓開,延誤了大事要你的腦袋."

一聽對方的來頭如此之大,劉大棒槌氣勢也不禁一窒,但隨即想起楊大帥對他一個小卒如此重用,就這麼偃旗息鼓地放他們過去,既辜負了大帥的信任,也不免要受到軍中戰友的訕笑,劉大棒槌鼓起勇氣道:"奉大帥諭,請三位大人回京,標下軍令在身,不敢放行!"

楊廷和想不到一個小小校尉竟然如此頂撞,他怒不可遏,馬鞭向劉大棒槌一指,怒喝道:"你……你好但的膽子!你長了幾個腦袋?"

劉大棒槌豁出去了,把心一橫,鼻孔朝天道:"軍令如山,天王老子也休想過去."

焦芳沒想到楊凌居然派了個四六不懂得大兵來和他們交涉,楊廷和空有滿腹經倫,和這莽撞的士兵大道理講不通,官威又壓制不住,焦芳眼見楊廷和出糗,心中暗暗快意.

李東陽伸手制止欲暴怒揮鞭的楊廷和,捋著胡須對劉大棒槌和顏說道:"這位校尉,不知者不罪.你是軍中士卒,料想不知我們三人聯袂出京是何等重大的舉動.

你忠于職守,甚是可嘉,但茲事體大,事關江山社稷,大明億兆百姓,本官勸你立刻閃到一旁,放我們過去,至不濟也該把我的話回複楊將軍,看他是否改變主意,耽誤了我們的事,你一個小小校尉可是擔待不起呀.你要知道,縱是當今皇上在此,聽說我們三人同來,也會曉得有驚天動地的大事稟報,萬萬不會耽擱一步."

劉大棒槌一聽樂了,他見這位老先生說話文縐縐地,忽想起一句戲詞兒,便昂昂然,乾淨利落地答道:"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楊廷和氣急而笑,說道:"李大人,這小卒粗鄙不文,不通世務,和他說這些簡直是對牛彈琴,來人呀,給本官硬沖過去.我倒要看看,他一個小小校尉敢把我們怎麼樣!"

楊廷和一聲令下,手下隨從便提馬向前,焦芳反而撥轉馬頭閃到一旁,向他手下侍衛暗暗使個眼色,故意閃在後邊.

劉大棒槌急了,將尚方寶劍高高一舉,厲聲大喝道:"尚方寶劍在此,可以先斬後奏,我看誰敢上前!"

眾隨從猶豫起來,楊廷和也厲聲大喝道:"事關國體國運,漫說一柄佩劍,就是當今皇上在此,又有什麼闖不得的?給我沖過去!"

劉大棒槌見那些侍從聞言真的縱馬直沖過來,倒也不敢就真的揮劍砍人,他急中生智,匆忙將寶劍往腰中一插,拈起黑黝黝的八尺長鐵棍,"嗚"地一聲,掄圓了一棍子敲在沖在最前邊的一名侍從地馬腿上,那匹馬一聲悲鳴,轟然跪倒在地,馬上的侍衛滾落馬下,阻住了後邊侍衛的去路.

劉大棒槌嘿嘿一聲冷笑,大喝道:"打人先打馬,把馬腿都給俺敲折了,俺倒要瞧瞧他們如何追得過四條腿!"

二十名侍衛聞言,都掄起長槍專敲馬腿,三位大學士的侍衛都是普通的官兵,匆匆出京時不過隨身佩了把刀,再加上衣著單薄,沒有內罩出門遠行的皮襖,凍得手腳麻木,舉止不靈,馬術也不及這二十名侍衛精湛,哪里躲避得開.

槍杆比不得鐵棍,雖未敲斷馬腿,也敲得那馬兒負痛嘶鳴,一通亂蹦亂跳再顧不得主人勒缰指揮,調轉馬頭拼命向來路逃去,奔出數十丈遠才被侍衛勒住,但無論如何呵斥踢踹馬腹,都逡巡著不敢再靠近過來.

既然撕破了臉皮,劉大棒槌的兵匪習氣發作,楊廷和親自驅馬過來時,也被他揮棍將馬趕開,雞飛狗跳地鬧了一陣,三大學士和數十名隨從地馬匹都被敲折敲傷了馬腿,一瘸一拐的難以遠行,劉大棒槌扭頭瞧瞧大軍遙遙在山嶺之間,只看見一片旗幡招展,不禁哈哈大笑,一撥馬帶著二十名侍衛撒開四蹄揚長而去.

李東陽饒是胸有城府,也被這撒潑的士兵氣得臉色鐵青,他站在地上,牽著半曲著腿兒不斷悲鳴的馬兒,望著遠遠行去的大軍半晌說不出一句話兒來.

居庸關守軍參將得了稟報,早早頂盔掛甲趕到城關,待楊凌大軍一到,驗過欽差關防印信,立即打開城門,楊凌也不和他客套,大軍隨即越關而過.

楊凌擔心劉大棒槌阻不住三大學士,待在後軍等待,待見到二十一匹戰馬風馳電掣般奔來,問明阻攔的經過,知道三大學士並未受傷,楊凌不禁大喜,立即率著余部出關去了.

守關參將將城門又轟隆隆地關上,楊凌一顆心算是放回了肚中.守關參將不認得三大學士,他們匆匆追來,定不會帶著軍中頒發的通關文碟,縱然追到關下,也休想說動居庸關守將開關放行了.

大軍迂回西南方向,一路疾進,沿途再不折入小縣,休息住宿都是就地駐紮營帳.這日大軍踏上了靈丘古道.靈丘縣一帶,曾經是趙武靈王"辟地千里",漢武帝劉徹北擊匈奴,三國曹操駐兵屯田,北宋楊家將抗遼守邊之所.

一路行來,無論行軍住宿,正德都與士卒同行同止,平地騎馬,山路步行,始終不曾踏入車轎一步,縱是個嬌生慣養的大家少爺,怕是也吃不得這種苦,何況是從小被人珍寶般呵護地朱厚照.

他竟有這般毅力,和平時不務正業,嬉戲玩耍的模樣大相徑庭,不單是楊凌,便連張永也大為意外.大軍沿著古道來到一座群山環抱間的峻嶺,忽然看見前方駐紮一支軍隊,看模樣怕不有三千余人.

雖說這里距靈丘縣已不足十里地,可是在這峻嶺之上貿然出現一支軍隊,看那營帳好似已經駐紮了一段時間,楊凌可不敢大意,他一面命大軍就地休息,暗暗加以戒備,一面令中軍官前去詢問.

不一會兒,中軍官帶著一位將軍匆匆走進中軍大帳,正德扮作侍衛也站在楊凌背後瞧著.那位將軍四十出頭,人長得倒魁梧精神,遠遠見了楊凌他便滿臉堆笑迎上前來,拱手施禮道:"下官是大同巡撫胡瓚胡大人麾下,大同左衛指揮使刁化神,見過楊大人,楊大人一路辛苦了."

楊凌心中奇怪,前方戰事正緊,胡瓚卻派了三千軍兵駐紮在這里干什麼?

雙方寒暄幾句,楊凌請他落座,問道:"刁指揮,這里是什麼地方?前方與韃靼雙方膠著,正是用兵之時,何以大軍卻駐紮在此?可是有什麼要務麼?"

軍中機密,縱是朝中大臣也是不宜隨便詢問的,但是楊凌除了勞軍,還負有巡視,轄制前方整個戰局的權力,必要時可以用金批令箭和欽差金印調動前方大軍,故此出言詢問並不逾矩.

刁化神是胡瓚親信,京師派遣內廠提督,京營提督巡邊地事已通過軍驛先傳了過來,他知道楊凌地底細,自然不敢出言虛誑,忙說道:"大人有所不知,此地去大同,崇山峻嶺中處處關防重重,唯有通向這條古道處沒有險要關隘.

韃靼在前方被楊總制拖住,想退也退不了,如今軍糧耗盡,又討不了什麼便宜.韃靼奸細不知怎地探出了這條小路,派出千余人馬從山中小路避過各處關隘奇襲靈丘,擄走大批財物糧草,胡巡撫得訊恐韃子嘗了甜頭再次派人來襲,是以命下官率軍在此駐紮."

楊凌這才知道其中端倪,想起方才所見形勢,此處是峻嶺間一處隘口,如果想有千人以上的隊伍迅速穿越群山,也只有這一處沒有設防的隘口易于通過,真難為那些韃靼奸細,不知費盡多少周折,才算打通了這條劫掠的供給線.

不要小看一條道路在戰爭中的作用,如果韃子借助這條秘密通道不斷繞過前方大軍從我後方取得給養,戰事拖下去勝負依舊難以預料,少了這條給養線,敵軍士氣就會大減,就連驍勇地韃靼將領們也會失去繼續作戰的勇氣.難怪隆冬臘月,這三千人馬卻在山中駐紮,苦守在這山嶺上.

楊凌點頭道:"原來如此,我的大軍今夜也在這里駐紮吧,明早啟程繼續奔大同.對了,這里叫什麼地方?"

刁指揮道:"此地古稱瓶形寨,至宋,元時稱為瓶形鎮,因為這嶺頂方圓九百余丈天生平坦,四四方方,故此我大明立國後,靈丘縣志上將此地改稱平型嶺."

雙方敘談一番,楊凌將刁指揮送出中軍大帳,站在嶺上極目遠眺,此時日落西山,余暉淡淡,重重疊疊的雪上籠罩在一片淡紅的光暈之中.

正德走近楊凌身邊,手搭涼篷遠遠眺望一番,說道:"嗯,瞧這群山之中,果然只有此處是可供大軍通行的隘口,從嶺上直撲下去,靈丘縣城不過在咫尺之間,小縣城矮牆低,沒有險要可恃,實在危險.

只是在這嶺上長期駐紮軍隊,也太辛苦了些.張永,你記下,回京後著兵部在這座平型嶺上再築一條關隘,以為天險屏障,列入邊防重要關隘之中,就叫平型關."

張永連聲應了,楊凌聽到這里不禁驚奇地看了正德一眼,心道:"平型嶺,平型關,剛才我怎地沒有省起,原來……鼎鼎大名的平型關竟是正德下旨築造的."

正德瞧他目光有異,不禁笑道:"楊卿何以這麼看我?朕說的不對麼?"

楊凌連忙笑道:"說的是,在這險要處築一道關隘,防范韃子確實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不過被動防禦沒有攻不破地雄關,我們還應該……"

正德接口笑道:"我們還應該富國強兵,主動出擊,滅強虜于國門之外,是不是?"

君臣二人互望一眼,不禁一齊撫掌大笑.

大軍終于到了大同,三邊總制楊一清率軍駐紮在長城關隘上,目前正在鎮羌堡.那里原來和關外開有馬市,依長城外側緊傍長城建有馬市圍城.

為便于就近指揮,所以楊一清將軍營設在那里,大同巡撫胡瓚親自押運糧草赴鎮羌堡,目前正飛馬趕回.聞訊趕來迎接的是巡撫衙門的各級官僚,他們將楊凌的大軍接進城去,一路行去,只見這座原本繁華的大城市顯得有些蕭條,街上官兵比百姓還多.

眾官員將欽差迎至驛館,此處的驛館比起楊凌住過的昌平驛館自不可同日而語.驛館內豪華的第三進院落專門接迎過往大臣,布置十分奢華.楊凌駐紮于驛館之內,驛館內外由自己的二百親兵和三百名大內侍衛居住,其余官兵安置到學宮和校場駐紮.

忙碌了好一陣才安頓下來,送走諸位大人,楊凌回到驛館,將正德迎進驛館安排給自己居住地房間,笑道:"皇上,這一路該吃的苦也吃過了,如今總算有個舒服些的地方,你還是住在這里吧,好好養精蓄銳,等到臣通知了花當,一切安排妥當,便去白登山上與他談判."

正德點了點頭,問道:"楊一清正在鎮羌堡,何時能夠返回?朕想了解一下詳細軍情."

楊凌蹙眉想了想道:"伯顏急于脫身,可是他這次偷雞不成蝕把米,各部落損失慘重,韃靼內部原本就政局不穩,他不占些便宜又不甘心退卻,如今和楊一清互有攻防,戰事激烈,臣想還是不通知楊大人皇上駕到的消息,由臣去鎮羌堡看他便是."

正德大喜,說道:"甚好,朕正想去關上瞧瞧戰陣厮殺的場面,到時我和你一起去.對了,代王是大同的藩王,你既到了,按禮該去拜望,你准備什麼時候去?"

楊凌說道:"今日已晚,不便去代王府遞貼晉見,臣想明日再去拜望,皇上可是也想去麼?"

上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86章 秀才遇兵    下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88章 各有所思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