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五 群魔亂舞 第182章 請君相送   
  
卷五 群魔亂舞 第182章 請君相送


五城兵馬司里,小小的衙門凶神云集,東廠,西廠,內廠,錦衣衛和刑部的大員們鳩占鵲巢,把巡城禦使擠到下位,扮起了傳話的小厮.

因為第一封信是在五城兵馬司收到的,各部大員都趕到這里,希望第一時間得到進一步的消息,五城兵馬司周圍連著擴展出四條街去,盡管大雪紛飛,夜色如墨,也密探暗布,敢有夜間偶然路過的行人,立即被不知哪兒冒出來的人左右一挾,便擁進了路邊的小房子里去.

二堂上眾大員們不斷收到各自不同渠道搜集上來的情報,可是正所謂一人藏物,萬人難尋,偌大的京師,要隱藏幾個人,實在是再容易不過,始終沒有什麼有用的消息.三更天時,劉瑾和幾個熬不得夜的大人叫人將炕桌搬下去,擠上炕去打起了瞌睡.

兵馬司的大堂也早已亂成了一鍋粥,典史,主簿,巡檢老爺們一個個都不得回家,全在堂上各自忙著,伍漢超在大堂上走來走去,他已經兩天兩夜沒有合眼,頜下青青的胡茬子冒了出來,眼睛里布滿了血絲,猶如籠中的一只困獸.

他錯將蒙面女子當成了紅娘子,初出茅廬好勝心切,只想生擒那大盜,作為投效內廠的大禮,想不到卻中了調虎離山之計,如今楊凌生死未卜,想想可能的後果,他就不寒而栗.

伍漢超踱到一張矮幾旁,桌上一盞油燈光亮如燈,一個主簿披著皮襖,正拄著下巴似睡非睡,伍漢超瞧見桌上攤著厚厚的案卷,順手拈起看了看,瞧見上邊一條消息,便俯下身敲了敲桌子.

那主簿睡得正香,忽然被他驚醒.他不認得伍漢超,不過這位公子雖非官差打扮,這兩日卻常見他同廠衛的人一同出出進進,像是來頭不小,那主簿倒也不敢小覷,忙揉了揉眼睛道:"公子,您有什麼事?"

伍漢超指著那案卷道:"北城破爛胡同的地保說,這兩日有個陌生的游方道人時常出入,今兒一早有個倒馬桶的伙計發現他從一幢未完工的道觀里出來.派人查過了麼?"

那主簿點了點頭,神志醒了醒又搖了搖頭,伍漢超勃然大怒,一把將他提了起來,喝道:"到底查是沒查?"

那主簿苦著臉道:"公子放手,放手,請聽老夫說話,咳咳咳,喘……喘不上氣來啦."

伍漢超重重一哼,放松了手,主簿揉了揉喉嚨,喘息道:"公子,查不過來呀.咱們人馬雖多,可如今北京城風聲鶴唳,分兵把守的,看護各個衙門和大人們府邸的,巡城的,滿京城鋪出去,可就不夠用了.

自打朝廷貼出了懸賞文書,這兩日收到的線報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個個說的有鼻子有眼,結果每次派出大隊人馬都白跑一趟,抓到的全是些行竊的,打劫的,詐騙的,沒有路引官籍的流民,甚至通奸養漢的,大牢里都塞滿了人了.

京師如今這般情形,便連客棧都不願意招待客人了,更別提寺廟道觀了,那游方道人無處掛單,寄住在城郊破廟里再尋常不過,可疑的都查不過來呢,哪有人手去查他呀?"

伍漢超冷哼了一聲,轉身走開了,那主簿翻翻白眼,撇了嘴角.伍漢超沒看到這消息也就罷了,但是人在絕望時若有一絲線索就忍不住要胡思亂想,這條消息在他腦海中始終徘徊不去.

伍漢超找把椅子坐了,卻越想越是煩躁,不親自去看一看,這事兒總是梗在心頭,他霍地站起,從椅背上抓起外袍匆匆穿上.

柳彪臉色陰霾地從二堂走了出來,看見他模樣迎過來道:"伍公子,如今只有等著大盜們再次送來消息了,你已經兩天沒有合眼,連飯也不肯吃一口,這般下去等得到了大人的消息,你也捱不住了."

伍漢超強笑道:"多謝柳兄關心,大人被擄,是我有虧職守,每思及此,實在是坐臥不甯."

柳彪瞧他模樣,疑道:"你還要出去?"

伍漢超道:"北城線報說,這兩日有個游方道人出沒于一幢未完工地道觀,我想去查個明白."

那主簿忍不住插嘴道:"大人,北城一帶,包括那幢未完工地道觀,兵馬司也是查過的,並未發現任何異樣."

伍漢超反詰道:"道觀雖查過,可曾查過那個道人?你既說那道人可能是寄住在那里,如今天氣寒冷,那道觀內可有被褥或生火痕跡麼?"

"這個……",那主簿語氣一窒,摸了摸鼻子不說話了.柳彪皺了皺眉,悄聲道:"伍公子,皇帝還不差餓兵呢.官兵搜了一天一夜,早已是人困馬乏,如今還未到四更天,加上大雪迷城,我看還是待天亮再點齊人馬去搜查吧."

伍漢超束了束腰帶,將劍掛上,說道:"真若有疑的話,大軍過處早已引起歹人警覺了,我獨自去瞧瞧."

柳彪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便也不再相勸,說道:"好吧,我陪你走一遭."

大雪仍紛紛揚揚,又起了風,呼嘯著卷著團團雪花,夜色迷迷朦朦的,燈光下視線不及三丈,地面上松松軟軟的,柳彪從值更差房叫起四個親兵,六個人騎上馬奔北城而去,一路上重要路口仍有官兵把守,驗過了柳彪的腰牌揮手放行.

樹林內,劉老道,翠兒和一個彌勒教徒呈品字形緊挨著,驚恐加上一番搏斗,讓他們一個個都氣喘如牛:劉老道眼睛滴溜溜亂轉,只想找個機會逃出去,可是那黑漆漆地夜色中隨時可能躥出一個要命的女羅刹,沒有翠兒和那個彌勒教徒地保護,他根本不敢獨自逃開.

雙方甫一交手,在道觀房梁上把風的大盜就隱約聽到了動靜.紅娘子躡在翠兒身後,跟出地洞時尚無法確定她是否起了二心,因此只叫他小心戒備,這時聽到兵刃撞擊聲,不消紅娘子吩咐,便去洞口將里邊的人喚了出來.

群盜還以為被官兵包圍了,留了一個大盜看住楊凌,其他人提起兵刃沖了出來.待沖到林中,紅娘子立即喝令他們困住四周,不許一個人趁亂逃出去.

他們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待聽說這些人是白蓮教余孽,曾經橫行甘陝和山西的彌勒教徒,眾盜反而放下心來.雙方都是一身黑,見不得光,只要不是官兵那就好辦了.

綠林中人最恨的就是背叛,若有人做出對不起弟兄的事,就算是親爹,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找到他執行山規.他們不知翠兒本來就是彌勒教中人,簡單的幾句詢問下,還道她反水投靠彌勒教,頓時心中恨極.

翠兒在這伙彌勒教徒中武功最高,在他們拼死圍堵下雖傷了兩個人,還是被截了回來,紅娘子藝業驚人,在敵群中借著夜色可以放開手腳,根本無需分辨敵我,半個時辰地厮殺,如今只剩下劉老道三個人了.

劉老道腿肚子突突地跳著,忽然啞聲說道:"紅娘子,識時務者為俊傑,如今朝廷出動大軍,你的綠林山寨行將不保.劫擄朝廷命官,那是滔天大罪,你和楊虎已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本教根基雄厚,教徒遍布天下,以你夫妻二人地藝業,如果加入本教,必是一員虎將,你可願考慮麼?"

紅娘子攥緊了染血的短劍,在林中悄然游走,不屑地冷笑道:"還是先為你自己考慮吧,彌勒教用些戲法迷惑愚夫愚婦,向你們獻盡錢財子女,供你們奴役驅使,我們綠林中的漢子也瞧不起你們,殺!"

紅娘子趁著說話對方松懈,猛地團身便進,一劍刺入那個彌勒教徒胸口,彈身又躥入夜色之中,那個彌勒教徒"呃"地一聲,撒開手中單刀,搖晃了一下一頭撲在雪地上,鮮血從胸口汩汩而出.

劉老道悲憤已極,顫聲道:"你這蠢婦,合則兩利,分則兩害,加入本教你和楊虎就可以受封為天師和佛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榮華富貴享之不盡.

不錯,你那兩百個兄弟,是為我們所驅使,替我們送的命,可是人在江湖刀頭舔血,這有什麼稀奇?就憑你?就憑你和楊虎,能報仇麼?"

他啞聲笑道:"就算你窮盡霸州綠林人馬,也休想對付得了本教,這這林中我是魚肉,你為刀俎,只消離開這里,我有用不盡的錢財和人手,你這輩子也別想報仇!"

翠兒也低聲道:"大小姐,休怪翠兒無情,我們是各為其主,教主神通廣大,彌勒降世,他才是真龍啊.你現在知道什麼紫微轉世,應在楊虎全是誑言了?

聽翠兒一言相勸,只要你罷手言和,我和劉護法可以保你在本教地位崇高,你現在知道我實際的功夫不弱你太多了?真若拼命你不撂下幾個人,能殺得了我麼?"

林中一片寂靜,唯有雪落,風飄……

聽到這番話地紅娘子和那幾個大盜,都靜靜地不發一言,過了許久,才聽到崔鶯兒冷冷的聲音道:"要我不殺你也行,你我都是反了朝廷的,我們不會歸順你們,不過要合作也未嘗不可……"

翠兒喜形于色地道:"大小姐,你答應了?"

崔鶯兒幽幽笑道:"別叫我大小姐,想必你在彌勒教中地位也不低吧?你該知道,作頭領地要想服眾,就得對得起兄弟.我們出來時帶著兩百人,他們地父母妻兒還在等著他們過年,如今我連尸首都帶不回去,如何向他們交待?"

翠兒遲疑道:"那……你的意思是……?"

崔鶯兒斷然道:"若不是劉老道,我們何必苦巴巴的趕到京里來送死?你給我殺了這個罪魁禍首,讓我對兄弟們有個交待,我就放過你,而且會考慮同彌勒教合作.你放心,此事天知地知,絕不會有一個彌勒教徒知道是你干的."

劉老道身子一震,色厲內荏地笑道:"哈哈,哈哈,真是好笑,你想挑撥我們自相殘殺,讓你坐收漁翁之利麼?翠兒是本教的仙姬,會上你的當?"他和翠兒本來是背靠背,緊緊挨在一起.可是他嘴里一邊說著,身子卻已悄悄地移開了些,將一半地注意力放在了身後,生怕翠兒冷不防給他一劍.

崔鶯兒嘿嘿冷笑,聲音飄忽地道:"剛剛是誰說過,識時務者為俊傑的?翠兒,你我相交已久,該知道我話出如風絕無悔改,我數十個數,你不動手,我就招呼兄弟們將你們葬送在這里,你的尸首,或許幾天後會被野狗從雪堆里刨出來.一,二,三……"

隨著崔鶯兒一聲聲數著數字,劉老道和翠兒的心都砰砰地急跳起來,猛見她身邊一動,駭得他也急忙一閃,腰間似乎有什麼東西一擦而過,劉老道勃然大怒,回手便是一刀,口中咒罵到:"臭婊子,你真的對道爺動手?"

翠兒閃身時腰間也被擦了一下,感覺是段枯枝,猛然發覺上當,就在這時劉老道已惡狠狠一刀劈來,翠兒又氣又急,劍勢一撩,"當"地一聲,擦出一串火花,翠兒已喝道:"混蛋,莫中了她的計."

就在這時,黑暗中紅娘子連人帶劍,挾著一團雪花,風一般地疾撲了過來,一個冷肅短促的聲音喝道:"殺!"

劉老道一刀劈出,從翠兒地動作和反應,就察覺自己中計,這時看到一團黑影襲來,劉老道想也不想,立即一刀劈去,叫道:"小心!"

紅娘子一劍本來刺向翠兒胸口,矮身避他刀鋒,劍勢上揚,一劍刺在翠兒肩頭,隨即劍身被刀劈中,夾在翠兒鎖骨間地劍鋒猛地一震,疼得她一聲尖叫,眼前一黑幾乎暈了過去.

她想也不想,立即棄劍猱身撲入劉老道懷中,抱著他向前沖了出去,兩個人滾作一團,在雪中滑出丈余才止住沖勢.

劉老道這時已暈天黑地,不辨東西南北.紅娘子抬膝一撞,狠狠頂在他胯間,一聲慘叫中雙掌夾住他的頭顱一扭,"咔"地一聲響,剛剛呼出口的慘叫戛然而止.

翠兒中那一劍還可忍受,可是劍夾在骨縫里再被刀一劈,幾乎將鎖骨劈開,她半跪在地上,好不容易才直起腰來,便絕望地發現身邊已然圍上了幾道陰沉沉的身影.

崔鶯兒冷冷地道:"把她拖進觀去!"

翠兒未及開口,便覺頭皮一緊,被一只大手扯著頭發將她提了起來,然後雙肩上又各捱了一掌,兩條手臂頓時軟軟地垂了下來,傷處受這一擊幾乎痛暈過去.

幾條大漢拖著翠兒向道觀走去,崔鶯兒獨自站在原處一言不發,留下來的幾個漢子喚道:"嫂子……"

崔鶯兒低聲道:"他們縱然留下眼線,一時也湊不出人手來了,不過還是小心為上,去四處轉轉,這兒……待不得了."

兩個大盜應了一聲,悄悄轉身走了,崔鶯兒仰起頭來任由雪花飄拂在臉上,化作涼涼的水珠.雪好大,地上幾具尸首很快地,就披上了一層白雪.

崔鶯兒抖了抖肩,返身走回觀內.楊凌待在最里邊一間石室內,只聽到外邊有女人聲音慘叫連連,卻被盜匪押在室內出去不得,他還道這些匪眾耐不得寂寞,深夜擄了女人來玩弄,心中狠意大盛.

崔鶯兒走下洞去,見翠兒身上染血,原本俏麗的臉蛋兒被打得瘀腫紅紫,披頭散發形如厲鬼.胡大錘提著她地頭發,正要再狠狠一掌摑去,崔鶯兒冷斥道:"住手!"

她走到翠兒面前,緩緩盤膝坐下,冷冷凝望半晌,才問道:"我問你三件事.一,虎哥如今情形如何?二,你和劉老道既是彌勒教的護法和仙姬,費盡心思混入我們山寨到底想干什麼?三,既然想利用我,為什麼要殺我?"

翠兒吐出一口帶血的唾沫,喘息著道:"你殺了我好了,休想從本仙姬這里得到一點口風,然後成為官府的一個糊塗鬼,哈哈……呃!"

黑鷂子一腳踹在她小腹上,翠兒淒厲的笑聲頓時止住,崔鶯兒淡淡一笑,有趣地到:"仙姬?聽說彌勒教神通廣大,可以五鬼搬運,可以點鐵成金,可以刀槍不入白日飛仙,糊弄得一班百姓神魂顛倒,好,我就來領教領教翠兒仙姑地手段."

她笑吟吟地起身,從牆上拔下一根燃盡的火把,劍刃隨意割了幾下,砍成了帶著棱刺的錐形,然後走到翠兒身邊,忽然掀開她的裙子,伸手便撕她地褲腳.

里邊是月白襖褲,里邊絮著棉花,可是崔鶯兒手勁奇大,哧啦一聲,一截粉嫩纖秀,曲線優美的小腿露了出來,翠兒瑟縮了一下,顫聲道:"你做什麼?"

崔鶯兒柳眉一挑,舉起黑呼呼的木樁悠然道:"我在想,如果在你腿上開道口子,把這木樁插進去,直插到你的大腿,不知道你們這些能請得上大羅金仙附體地妖道是不是還禁受得住."

翠兒臉色慘變,她垂下頭沉思半晌,才慘笑道:"罷了,我曉得你紅娘子的手段,落到你手里,也沒想過活著出去,我告訴你,只求你……能給我一個痛快."

崔鶯兒一笑道:"聰明,過來,說小聲些,你要的,我答應你!"

天色微明,雪花小了,卻也密了,如同下著粉沫子.紅娘子和五個大漢押著楊凌深一腳淺一腳地向外城走去,楊凌凍得臉皮子發紫,他眯著眼避著風雪,踉踉蹌蹌地跟在紅娘子後邊.

北城是外城,外邊沒有城牆.外城城牆到了嘉靖年間為防禦外敵才開始修建,可惜准備不當,原本計劃繞內城一周,但是因財力不足,只修了南城一面,東西抱接內城後便草草收工了.

這時的京師平素的城禁,盤查都集中在內城城門,但是由于朝中重臣被擄,現在外城出入口都設了營帳關卡,每個關卡一個把總,嚴格盤查出入行人.

還不到五更天,加上大雪,關卡只有四個衛兵抱著槍瑟縮著身子站崗,遙遙看見幾個男女行來,那士兵立即喝道:"什麼人這麼早出城?官引戶籍拿來,你,一個人過來,其他人不許靠近."

由于嗆風,那士兵的聲音聽起來不大,崔鶯兒停住腳步,看了看那五六座營帳,大笑道:"去叫你們領兵的將官出來,就說霸州大盜紅娘子要見他!"

伍漢超和柳彪率著四個親兵進了北城破爛胡同,到了那幢道觀前,伍漢超飄身下馬道:"柳兄,我進去看看!"

他飛身進了大殿,空著半邊房梁的大殿飄進了不少飛雪,因為回風堆在一面壁下,另一面卻滴雪全無.他看了看空蕩蕩的正殿,側門兒開著,兩側的偏殿還沒蓋,只有個架子,里邊一目了然.

他向前走了幾步,柳彪也已提著刀跟了進來,繞過殿柱,一看到那面香案玉台,兩人就不由得一愣,香案側方一個洞口露在那兒,伍漢超大喜,急躍過去見里邊似有閃動地亮光.他俯身在地聽了聽里邊動靜,嗆地一聲拔劍出鞘便躍了下去.

柳彪攔阻不及,忙和跟進來的四個侍衛舉刀守在洞口,稍頃地功夫里邊伍漢超顫聲道:"柳兄快下來,這里沒人,只有一具女尸!"

柳彪聞言忙縱身躍了下去,過了會兒功夫,兩個人又急急地跳了出來,伍漢超說道:"這女人身形體態與和我交手的人極為相似,尸體尚未僵硬,洞內火把未滅.他們離開不久,看里邊遺下的東西,該藏匿了五六人才對,極有可能便是這里了."

柳彪喝道:"祁掌班,立即去叫人,到內城口,召集人馬給我翻遍整個北城!"

那侍衛聽說有了廠督的消息,連忙興沖沖地答應一聲,轉身跑了出去.柳彪沉吟道:"如果這里便是他們地藏匿之地,他們潛遁他處,為何不將洞口好生遮掩?除非……"

伍漢超接口道:"除非他們已不想藏匿!"

柳彪臉色一變,急道:"糟了.難道楊虎並不在我們手中的消息,他們已經知道了?如果這樣,他們會去哪里?"

兩人對視一眼,齊聲說道:"出城!"

紅娘子等人就在近百名甲胄鮮明,刀槍林立的官兵面前大模大樣地騎上了他們的馬.馬只有五匹,其中還有兩匹是馱馬,紅娘子和楊凌共乘一騎,另外兩個身子瘦削些的共乘一騎.

紅娘子夾緊馬腹,一只手攬著楊凌地腰,一只手舉著短劍橫在他頸上,對呆立在一旁手足無措的大胡子把總校笑顏如花地道:"多謝將軍賜馬,楊大人出入皇宮的牙牌你驗過了,可是一點不假.我現在要請你家楊大人送我一程,如果你敢追來一兵一卒,這百余名官兵可以保證,楊大人就是你逼死的,你自己和內廠的虎狼去解釋吧,駕!"

她抬腿一磕馬腹,在一串豪爽的笑聲中揚長而去.

伍漢超和柳彪一路趕來,半途遇上了那倒黴把總派回報信地士兵,話未聽完二人就飛馬追到關卡,只見到一群官兵立在風雪中,那個胡子把總滿頭滿肩都是白雪,看到他們追來,臉上地表情也不知是哭是笑.

馬跑出片刻,一離了官兵視線,就離開官道沖進了曠野.楊凌忽然道:"你沒打算交換楊虎?"

紅娘子譏誚地道:"他真的在你們手中麼?"

楊凌默然,半晌才道:"你們逃不掉的,就憑這幾匹馬,還有這麼大的雪,你們走不出十里路."

紅娘子哈哈一笑道:"多謝楊大人關心,我倒多虧了這場雪.大雪彌漫,地上不見蹤跡,路上不見行人,百余丈外看不清一件東西,天地茫茫,後邊縱有追兵百萬,能奈我何?"

她眸光一轉,忽然一挾楊凌的腰,將他擲下地去,楊凌跌出兩步,穩住了身子,沉靜地望著她道:"你要殺了?"

紅娘子兜著馬繞著他轉了兩圈兒停了下來,兩人眼神對視,雪花在兩人之間飄搖而下,迷離了他們的容貌,紅娘子吸了口氣,忽然道:"冤有頭,債有主,真刀真槍敗在你的手下,是我們本事不濟,綠林漢子不記這個仇.

挑撥我們進京殺你的人是彌勒教的人,那個彌勒教的奸細,我的貼身侍女翠兒已經被處死,你也看到了,這兩百條人命,我會向彌勒教索取的.楊大人,我紅娘子說話算話,今日借你出城,就放你一命!"

紅娘子一兜馬頭,對手下喝道:"走!",說完在馬上回頭,向楊凌翩然一笑:"楊大人,你是官,我是賊,我丈夫敗在你手上,來日,咱們戰場上見,這個場子我會找回來的!駕!"

說完,她也一揚馬鞭,健馬四蹄翻飛,追著幾名手下去了,楊凌怔怔地望著他們的背影消失在彌天漫地的大雪中,一時仍不敢相信她會如此輕易地放過自己.

馬行漸遠,前方仍是一片空曠迷茫,沖在最前邊的紅娘子忽地勒馬,喝道:"走,去豐台,換了咱們的良馬,借這天地之助,遠離京師!"

胡大錘一邊與她並轡而行,一邊猶自不平地道:"嫂子,虎哥雖說已經脫離險地,可是咱們怎麼不趁勢殺了那狗官呢?這麼放過他,兄弟實在不服!"

紅娘子淡淡一笑,反問道:"殺了他?殺了他彌勒教如何對皇帝下手?彌勒教不對皇帝下手,朝廷會集中全力去為我們報仇麼?"

胡大錘恍然道:"啊!嫂子是說……"

紅娘子截道:"趕快走,他以為咱們逃回霸州,咱們偏要跟著他去大同,彌勒教拿咱們當槍使,這回我要借朝廷這杆槍,對付他李福達!"

上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81章 陰謀敗露    下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83章 君欲遠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