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五 群魔亂舞 第174章 猛虎突圍   
  
卷五 群魔亂舞 第174章 猛虎突圍


前方有數十棵棗樹,中間一條道路,過了那座橋便是高老莊.樹葉落光,長得奇形怪狀的老棗樹在夜色中顯得有些詭異.

楊虎熟悉路徑,他舉手一揮,當下奔了過去,眼看距那棗樹林只有二十多丈距離,前方林中忽地一串火花燃起,夜色中看的甚是清晰,楊虎見狀大駭,腳下一頓的功夫,半空中一顆火球炸開.

火花絢麗,爆炸的聲音卻甚小,煙火乍閃又滅,前方林中忽地現出許多人影,影影綽綽也看不出有多少人,但幽幽的月光下,利刃反映出鱗鱗的寒光,靜默中卻是殺氣盈野.

緊隨在楊虎身旁的悍匪馬二驚叫道:"虎哥,鷹爪孫早有准備,並肩扯活吧".

楊虎也吃驚不小,瞧這架勢官兵顯然是早就埋伏在這兒了,怎麼就走漏了消息了?

楊凌既有准備,今夜要想動他看來是沒有機會了.楊虎暗暗懊惱,但心中並不畏懼,官兵的無能他是早有領教了,尋常的土匪沒有數倍的官兵也不敢輕易招惹,何況為了刺殺正德皇帝他帶進京來的都是了得力的手下.

楊虎夷然不懼,冷眼向前觀望,只見林中忽然出現的人大約在二百人上下,人數相當,他更是鎮定,立即向手下高聲叫道:"兄弟們不要亂,珍數不多,馬上往後撤".

就在這時,左右的大盜又有人驚叫道:"虎哥,這邊也有人.***,我們被困住了".

楊虎驚然向左右望去,月色斜映,他看到左右曠野中忽然也平地乍現無數官兵,這些人一言不發,只是默默靠近,一股無形的壓力和殺氣叫人心驚.

楊虎見了心中一緊,田老四遠遠的已叫道:"後邊也有人,虎哥.往外沖吧".

楊虎頓了頓腳,咬著牙道:"兄弟們,沖出去.到了地方得了馬匹立即分路離開京師!"

這時四下突然出現的官兵已接近至二十丈外,隱約聽到有人喝道:"射!"

順風送來嘈切嚓嚓之聲,一片慘呼聲起,四下已有幾十名悍匪中箭倒地,人群頓時大亂.楊凌手下的番子,全是軍伍出身,軍伍作戰,弓弩為先,只求盡量殺人.誰和他較量個人武藝?

軍中有硬弩殺傷力可及千步之外,弓箭則在三百步內可致人死地,楊凌的神機營以火器為主,除了楊凌的五百近衛,大多不擅弓弩.

如果出去大批火器開戰,在這京師近郊,聲響一則驚嚇了百姓,二來若傳入宮中,恐易引起朝廷忌憚.所以楊凌這些官兵全配備了連珠匣弩.

這連珠匣弩只能在四十丈內近射,但一匣十枝,殺傷力驚人,二十丈內,可貫穿皮甲直入人體.內廠現在儼然是天下第一大官商,在于永經營下財源滾滾,連造價昂貴的連珠神弩也足足配備了一千具之多,這麼近的距離當然予取予求.

眼看這麼多忠心耿耿的兄弟喪命矢弩之下.楊虎目欲噴火,他大叫道:"兄弟們,往外殺",說著手執鋼刀向就近地神機營官兵猛撲過去.

悍不畏死的綠林大盜們哪吃過這麼大虧,經過片刻的慌亂,血腥氣激得他們凶性大發,立即揮起兵器隨在身後向官兵反撲過去.

"呃……",一個大盜剛剛搶出幾步,利矢貫喉而過,他余勢未盡,又奔出幾步,這才重重摔在地上.那弩矢矢身短小,矢發無聲,在夜色之中就算以楊虎地功夫也目力難及,楊虎將刀揮得風雨不透,頃刻間已搶前十余丈,磕飛了四五枝弩箭.

楊虎身旁的人不斷中矢倒下,楊虎目眦欲裂,眼看再沖前十余丈就能殺入人群,尋得一線生機,忽地大腿一床,腳下一個踉蹌跌跪在地上.

楊虎伸手一摸,一枝弩矢只余矢發尾,箭頭深深地射進大腿,楊虎不及拔出短矢,他把刀一丟,忍痛摸向腰間,兩手連揚,十二柄飛刀接連擲出,中刀的官兵紛紛栽倒在地.

十幾個武藝高強的盜匪趁著楊虎打開的缺口悍然沖入人群,與官兵交戰起來,曠野中力劍相交,鏗然有聲,官兵人數雖眾,單打獨斗卻不是這些江洋大盜的對手,幾名匆忙拔出樸刀迎戰的官兵被砍翻在地,其余的大盜趁機蜂擁過來,與官兵展開了混戰.

方才幾輪矢雨破空而至,矢密如雨,連箭影子還沒見到,二百名巨盜就倒下了大半,剩下六七十人大多武藝極高,人也機警凶悍.有的一見周圍兄弟中箭,立即仆倒滾近,有地干脆扯起被射死的同伙當肉盾,保全了自己的性命.

楊虎將腿上矢箭拔去,抓起狹鋒單刀挺身而起,幾名番子揮刀沖了過來,楊虎震天價一聲大吼,撮腿一踢,一大蓬凍硬的泥土被踢散開來,滲著積雪向幾名番子撒去.

幾名番子掩面後退,這片刻的功夫,楊虎一聲獰笑,縱身一躍,單刀橫拖,自一人腰間劃過,已將那番子開膛破腹.楊虎大懚神威,果然如虎入羊群,刀鋒過處血濺冰雪,頃刻間已有六七人被他斬于刀下.

這一番交手,楊虎才發現其中奧妙,原來這些番子都披了斗篷,那斗篷顏色奇怪,灰一道白一道的顏色扭扭曲曲,就是在近處,藉著月光夜色背對著他和兄弟們交手的那些番子都不易辯識的清,難怪他們在三十丈外潛伏了數百人,以自己的耳目都沒有發覺.

悍匪勇猛,番子人數卻多,而且雖技不如人.卻沒有一人膽怯後退,那六七十名大盜少半身上也早已中矢受傷,只要動作稍有遲緩,立即就有四五把鋒利地樸刀將他撕成碎片,這一會兒功夫官兵雖死傷數十人,盜群也只剩下三十余人.

楊虎見一個兄弟被番子砍中了大腿,屈膝便倒,那番子利刃揚空已當頭向他劈落,手中單刀立即脫手飛出.嗚地一聲沉嘯.狠狠貫入那番子背心,楊虎拳打腳踢.將一名番子踢的哇血摔開,厲聲大叫道:"不要戀戰,走!"

說著當先向外沖去,眾盜匪立即緊隨其後,楊虎腿上傷口未裹,這一番行動撕裂了傷口血流如注,他卻恍若未覺,一路前行腳下一路踢踏,足尖過處.凍土浮雪飛濺四射,番子們收刀略一遮擋地功夫,見機快的匪首已兔起鵲落沖入人群絞殺.

這幾十名大盜一旦彙集起來突圍,四下聚攏來的番子能與之短兵相接的只有眼前這些,人數優勢立即不見,竟然被他們漸漸沖出人群.

這些番子是柳彪二人精心訓練出來的,但是臨戰經驗卻不足,只有那些什長是戰陣經驗豐富,又隨著楊凌在江南經過數場大戰.一個什長眼見自己人武藝不及這些凶悍地大盜,短兵相接是以已之短迎敵所長,立即喚過弩匣未空的番子,向前主拼死阻攔的手大叫道:"統統退開,不要和他們混戰,趕快……".

他一語未盡,楊虎已聽出不妙,倒身一縱.如同猛虎疾撲,已縱到他地身前,幾名番子利刃剛剛舉起,楊虎已霹靂般一聲大喝,右手鐵拳挾著風聲"砰"地一下擊中了那名什長地胸口,將他胸膛都打得凹了進去.

那會長一句話哽在喉中,身子騰空飛出,砸翻了幾個手下,一時喉中嗬嗬,七竅都滲出血來,眼見是活不成了.楊虎身形一矮一轉,避過兩柄鋼刀,左肘一抬,撞飛了一個番子,右足向後踢出,踹中一人小腹,順手奪過一柄樸刀,空中頓時血雨飛揚,周圍刀槍林立,竟是無人能近得他身.

楊虎乘隙沖回盜匪群中,厲喝道:"跟我沖,擋我者死!"

這些番子還沒見過這麼凶悍勇猛的強盜,氣勢頓時為之所奪,楊虎和幾個北方縱橫綠林,最是驍勇剽悍地大盜開路,手中兵刃掄閃劈砸,下手決不留情,竟被他們殺開一條血路,三十多個志在拼命的大盜遁入了茫茫夜色當中.

威武伯府大門洞開,門前兩串紅燈亮如白晝,中堂上小兒手臂粗的巨燭長燃,楊凌長發一束披于肩後,身穿海水藍的箭袖棉袍,套著件無袖的對襟背子端坐堂上,顯得俊逸風流.

成綺韻頭戴軟腳幞頭,身穿圓領窄袖長袍,唇紅齒白,有點焦灼地在他身前轉來轉去,柳彪立在堂門口兒,一個番子急匆匆奔進院兒來,向他低低說了幾句,柳彪擺手讓他退下,轉身來到堂上,成綺韻立即迫不及待地道:"柳大人,怎麼樣了?"

柳彪贊道:"果然不愧是大盜楊虎,北方綠林最悍勇的山賊,廠督,成大人,楊虎率眾約二百人,在我伏兵攻擊之下,仍帶了三十幾人殺開一條血路,突出了重圍".

楊凌和成綺韻聽了同聲問話,楊凌問的是:"我們的人傷亡如何?"成綺韻問的卻是:"可派人輟上?藏馬之處伏兵妥了麼?"

兩人話一出口,成綺韻臉蛋兒便是一紅.

楊凌心中暗暗歎了口氣,這個女子還是太過注重利益,太過于考慮自我,根本不在意別人地死活.

雖然她為楊凌默默作了這麼多事,溫情款款,無怨無悔,便是個鐵人兒也該被她一縷柔絲化了心腸,可是楊凌始終存著幾分戒意,就是為了這個原因.

她可能是對自己動了真情,但楊凌不知道這份情在她心中多大份量,不知道她一旦遇到強大的外界壓迫,不得不和自己發生利害沖突時,會不會棄情取利,做出背叛出場的行徑.

她的經曆太複雜,固然叫人同情,可也因此鍛煉的她心如鐵石,唯利是圖.不經過長期考驗和縝密觀察,其堅貞度著實叫人難以放心.

柳彪對楊凌道:"廠督不必過于牽掛,我們傷,亡不過數十人,盜伙除了十多個重傷被俘地以及逸走的三十多人,余者皆被殺死."

說完又向成綺韻笑笑道:"成大人放心,彭檔頭親自率了火銃營趕去數里外的路坳里設伏,這伙殘匪若是不去,明日緝緹四出,他們就只能束手待縛.若是去了.今夜便插翅難飛."

楊凌點了點頭,說道:"是本督低估了這伙山賊.真想不到他們驍勇尤勝于海寇,原以為除了楊虎夫妻便再無高手了呢".

成綺韻黛眉兒微蹙,對楊凌道:"大人,原以為他們會傾巢而出,事偕便遠遁他方,是以咱們的伏兵皆設在城外,楊千戶只領了二十多個兄弟在城中監視.

消息說楊虎是單人離開宅院,他地娘子怎麼會還留在城中?就不怕這里出了事,她再無機會離開?還是另有陰謀?"

楊凌搖頭道:"我也沒有揣度出他們夫妻的用意.夜晚閉城便是本官也不能叫開城門",他起身在房中來回踱了幾步,霍地抬頭道:"不能等了,遞消息進去,叫楊一清立召五城兵馬司的人去抓……去抓紅娘子".

崔鶯兒房門"叩叩"一響,她立即驚醒過來,問道:"什麼事?"

她掀開簾幔兒,為了等丈夫回來,她沒有熄了火燭.看看那蠟燭已燃過半,崔鶯兒不覺柳眉一皺,瞧這光景該已三更天,楊虎和劉神仙還在飲酒?

門外翠兒的聲音低低地道:"小姐,快快起身,咱們馬上得離開".

紅娘子抓起衣裙匆匆套上,下地趿了鞋子拉開房門見劉老道也和翠兒立在門口,不覺一怔.一邊系緊領口一邊問道:"出了什麼事?楊虎呢?"

紅娘子一頭青絲從肩後瀉下,領口露出的肌膚豐膩動人,霧鬢云鬟,睡態慵懶,說不出地嬌媚可人,劉老道不禁瞧地目光一凝,他不敢露出窺貪神色,忙垂下了目光.

翠兒吃吃地道:"小姐,姑爺二更時分就離城去威武伯府了,此時怕是已經事發了,咱們得趕緊離城才行."

紅娘子一怔,旋即頓足怒道:"他還是不死心!你好大的膽子,怎麼現在才對我說?"

劉老道忙陪笑道:"夫人,瓢把子執意要去,要老道替他遮掩,翠兒姑娘也是剛剛知道,他在城外路坳里備了馬匹,要老道三更天通知夫人,趕快出城去與他彙合,如今時辰剛好,還是快些走吧,待天亮楊凌被殺地消息傳進城來,要走可就難了."

紅娘子氣的柳眉倒豎,她話也不說,翩然退入房中,房中轟地一聲關上,翠兒不禁吐了吐知道,劉老道卻露出一絲奸計得逞的詭笑.

稍頃的功夫,房門再次打開,紅娘子換了一身青色的緊身勁裝,絹帕包頭裹住滿頭青絲,小蠻腰配了一柄短劍,一雙爬山虎的軟底弓靴,神情冷肅,英氣逼人.

崔鶯兒怒沖沖地道:"走,隨我出城!"

上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73章 悄悄進村    下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75章 生死未卜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