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五 群魔亂舞 第157章 開門見山   
  
卷五 群魔亂舞 第157章 開門見山


楊凌的臥室分外間和內間,韓幼娘正在外間燈下替楊凌裁剪著衣料.楊凌帶回來許多貴重衣料,不過大多是女子所用.內中有葛布二十匹,楊凌替丈人和舅哥留了五匹,余者留用.

那時葛布極為精貴,只有浙江,廣東和江西向個地方出產,最精細的出自廣東雷州.這二十匹葛布是雷州上品葛布,每疋(pǐ同"匹")不過三丈一二尺,就價值紋銀三兩.

幼娘的女紅比玉堂春,雪里梅高明多多,所以親手裁剪,想為相公做套合體的袍子,瞧見楊凌和高文心一前一後進了門,韓幼娘直起身子,用小手輕輕捶著腰肢向文心笑道:"姐姐來了."

高文心已拭去淚痕,她生怕幼娘看出端倪,匆忙答應了一聲,假借回頭掩門的機會避過了臉去.楊凌初時聽了高文舉的話十分憤怒,待想通了卻只可憐這人云亦云,自命不凡的學子,況且有高文心這屋關系,他更不便嚴苛,所以心事已完全拋開了.

看見幼娘捶腰,他心疼地道:"你呀,早叫你把料子送去鋪子里做,非要自己動手,累了就歇歇吧,我又不急著穿."

韓幼娘開心地答應一聲,說道:"相公先請姐姐針灸吧,你喝了酒要早些睡下,我再剪完這一段也就歇了."

楊凌嗯了一聲,見高文心已趁機會閃進了房去,他也走進了房間,大大方方地除去了外袍,一撩小衣趴在床上,將褲子褪了褪,露出了半邊臀部.

高文心默默地坐在床邊,將十余枝銀針一一插進他的臀後部,然後按著一定的順序逐一輕撚著.楊凌下巴搭在雙手掌背上,神情若有所思,過了半晌他緩緩地道:"文心……"

高文心"嗯"了一聲,輕聲道:"老爺不適了麼?我輕些便是."

楊凌扭過頭來望著她模樣,忽然微微地笑了.高文心瞧著有點發慌,吃吃地道:"老爺笑什麼?"

楊凌輕輕搖了搖頭,說道:"十八歲,只比我小了一歲,是大姑娘了麼?呵呵……不算吧.其實還是個小女子呢,可你十八歲就名冠京師,與金針劉他們並列京師三大杏林高手,若從這方面說,也算是個大姑娘了."

高文心聽他一會兒大姑娘,一會兒小女子,不知他想說些什麼,眨著眼也不敢胡亂搭話.楊凌看出她有些迷惑,輕輕一歎道:"沒什麼,有感而發罷了."

他沉吟片刻,說道:"都是我一向疏忽了,自以為沒拿你當奴婢也就是了.卻忽視了別人的看法,過兩日我去宮中時和皇上說說,削去你賤民的身份.如果……文舉不願再住在這兒,我再替你們找幢房子……"

高文心心中一顫,失聲道:"老爺,你……你要趕我走?"

楊凌嗯了一聲,高文心俏臉兒刷地一下白了,只聽楊凌說道:"不是趕你,是趕走一個奴婢,你不再是楊府的奴婢,就不必人前以婢子自稱,人後才能和幼娘姐妹相稱,你恢複了女神醫的身份,誰再敢造謠生事,辱你清白,我才能削他的功名,治他的罪!"

如果不再是世奴,彼此之間不可逾越的障礙也便消失了,機會豈不更大了一些?

高文心想能了這一點,心中忽然有些喜悅,她輕輕低著頭,用細不可聞的聲調嗯了一聲,又不放心地道:"老爺不生文舉的氣麼?他……他只是個讀死書的呆子,老爺不要見怪."

楊凌笑笑道:"說起來他只是愛惜讀書人的身份,想避嫌罷了,我不會和他計較."

高文心心里面輕松了許多,手上也輕快起來,過了一會兒,她才猶豫道:"恕婢子多嘴,聽文舉說,府學,太學的人都群情激憤,將老爺和八虎相提並論,指為……"

她悄悄看了看楊凌神色,見他輕松自然,這才壯著膽子道:"指斥為……國賊呢.婢子知道老爺的為人品性,可是外人不知道呀.老爺不曉得士子們的厲害,所謂眾口爍金,文人們一張嘴,足可以毀了一個人呢."

她垂下頭,幽幽地道:"李繼孟幾句胡言,就攪得這四鄉八鄰的百姓把老爺當成了欺男霸女的惡人,其實……文舉一開始在府學還為大人辯解,只是夫子和士子們將八虎的惡行樁樁件件都和大人聯系在一塊,大人與八虎交從過密,怎麼辯解也無人肯信,反把他罵作奴才,他又氣又惱,才想離開楊府表明心跡.大人如今的權勢地位,本不必結交八虎那種聲名狼藉的人物,要知民心可用,失了民心,婢子擔心對老爺您大大不利呀."

楊凌反問道:"何謂民心?民心是大勢所趨,這個大勢就是利,為民謀利者便得民心."

他想起了袁崇煥的一件事,不禁感慨地道:"我記得有一個國家,關外蠻族進攻這個國家時,有位袁將軍獨守一座城池,誓死不退,城中百姓覺得自己財產可以得到呵護,都無限感激.可是仗越打越隊,眼看城池不保,百姓擔心蠻族會報複屠城,那時不但錢財沒了,便連命都沒了,許多人便開始大罵袁將軍是為了立功升官,荼毒百姓,責怪他兵力不足就不該苦戰累民.幸運的是蠻族頭領不慎在攻城時被打死,就蠻軍潰退.性命和財產都保住了,百姓們慶幸之余,又痛哭流涕,把袁將軍視為再生父母了."

楊凌意味深長地一笑道:"僅從這件事你看出民心是什麼了麼?民心就是利,避害趨利就是民心,別以為老百姓會笨,所以民心可恃,民心可用,民心更可爭.只要我做的事有利于民,他們中大多數人是站在我這邊呢,還是那些士子們的空話一邊?

莫說八虎現在並無大惡,就算他們真是大惡,目前可以合作,我也不能為了面子上的榮光與他們交惡.何況……我也不會蠢到自己做的事見了實效,才去爭取民心."

他嘴角翹了翹,車行,酒肆,青樓,商舍……這些地方三教九流,各個階層都有涉及,讓他們被包圍在我的人海戰術中吧,如果他們的左鄰右舍,丫環奴仆,馬夫書童,甚至夫人兒女,都能接受至少不反對我的政見,我倒要看看這些被孤立的大臣和士子們還能堅持多久.

楊凌見高文心沒有動靜了.不禁回頭一望,只見自己屁股上邊明晃晃十多枝銀針搖搖晃晃,煞是壯觀,高文心卻在癡癡發呆,不禁失笑道:"文心,你在做什麼?我瞧著自己跟個刺猬似的,莫非這也是療程之一?"

高文心臉兒一紅,驚醒過來,連忙動手又診治起來,吱吱唔唔地道:"不是,婢子是在想那位大人,他的用心不被人理解時,一定很是心酸."

"婢子知道老爺做的事是為了天下百姓,才不計個人名譽.不管別人怎麼看,怎麼說,文心都會陪在你的身邊,脫奴籍……婢子真的好想,不過不管別人怎麼笑我,罵我,我決不離開楊府,離開老爺!"

楊凌怔然瞧著高文心,燭光映照下她輪廓優美的臉龐上,那雙眸子堅定,平靜,坦坦蕩蕩,這麼大膽的表白,讓楊凌聽著一陣沖動,差點兒跳起來將她擁入懷中.

只是他稍稍一動,滿屁股銀針亂晃,這才一下清醒過來,壓抑了心情,趴回枕上,輕笑道:"好,你不想走,沒有人能趕你走.只是……這針瞧著實在滲人,咱還是先專心把針紮完吧."

高文心情竇已開,如何看不出方才楊凌眼神中的含義,都怪……都怪……她懊惱地咬緊了嘴唇.

李大學士府.

楊凌和李東陽並肩走進書房.李東陽詫然望著楊凌,不知道他冒昧來拜訪自己是何用意.

楊凌打量著這間書房.書房古香古色,幾案里邊一張紫檀木的八仙桌,桌上放著鎮紙,硯台,還有幾摞高聳的公文,桌旁一個大肚敞口的青花壇子,里邊矗著十幾卷宣紙畫軸.再往後邊是木制的朱漆金花屏風,隱隱露出一角床榻.

楊凌見了不覺有些意外,他沒想到李東陽竟然會在內書房見他,照說這麼極私人的地方除了府中的人和極親密的朋友,一般是不會往這里相請的.

楊凌的目光回到李大學士身上,兩人身前各有一只細瓷的茶杯,房中沒有燃著炭火,稍稍有些冷意,杯中熱氣嫋嫋升起,未及面前卻已消去.

李東陽終于有些按捺不住了,試探著問道:"楊大人今日到訪,不知有何要事?"

楊凌恭敬地笑了笑,說道:"大學士公務繁忙,尋常的小事下官豈敢前來打擾.實在有一樁事關朝廷和黎民百姓生計的大事,下官想先征詢一下大學士的意見."

李東陽心中翻了個個兒,如今的楊凌對皇帝的影響力無人能比,他有八虎那班狐朋狗友,又在內閣安插了一個焦芳,論權勢更是無人能比.而且兩人可說素無交集,他有什麼事來找自己商議?

莫非趕走了劉,謝兩位大學士還嫌不足,他又要設計將自己清出朝廷以便獨掌大權?李東陽暗暗提高了警覺,呵呵笑道:"楊大人年紀雖輕,才干卻超卓不凡,如此客氣,老朽可是受寵若驚了.其實大人若對朝政有所見地,大可直接上折眾議,若說私下商詢,劉公公身居內相,焦大學士又是大人的好友,似乎還輪不到老朽置喙吧?"

楊凌正色道:"李大人是說八虎和焦芳?八虎貪權好利,無知平庸,豈是可以商議的人?焦芳雖有才干,但頂多只能唯唯喏喏,遵旨施政,若論見識眼界,目光長遠,放眼當朝,除了李大學士,在下還能向何人求教?"

李東陽眼皮一抬,霍然瞧向楊凌.目光炯然地瞧了半晌,嘴唇翕合半晌,竟是不知該如何答對.

上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56章 會議圓滿結束    下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58章 各取所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