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五 群魔亂舞 第155章 奸臣擴大會議   
  
卷五 群魔亂舞 第155章 奸臣擴大會議


"大哥這些日子來過麼?"楊凌稍飲了幾杯,俊臉微醺,一邊向臥房走,一邊問道.

"嗯,來過的,聽老管家說還沒進門兒就碰到了楊千戶,兩人站在門廊下聊了一陣兒,結果他進了家門,只說來探望我,問起相公的情形,大哥卻推脫說不知."

韓幼娘說完,幽幽地道:"其實……越是這樣,我越是擔心.我知道他們都瞞著我,相公在南方一定有什麼大事發生,那一刻我真想去找你,可是幼娘真去找你,一定給你添亂.平素在家里我還得裝著若無其事,若是我慌了,家人就更沉不住氣了."

楊凌聽了停住腳步,握住了幼娘的小手.廊下的紅燈在蕭瑟的秋風中搖曳不止,忽明忽暗的光給幼娘俏美稚純的臉蛋兒籠上了一層迷離的光暈.

楊凌輕輕摟住了她柔軟的身子,嗅著她身上淡淡的香氣,柔聲說道:"我的幼娘長大了."

美人在懷,纖纖素手在握,四眸相對,望著幼娘眸中柔柔的情意,楊凌一時只願這樣的時光和感覺永無止盡地蔓延下去,過了許久,他才輕聲笑道:"只是……長大的是你的心,幼娘的身子可還是個豆蔻年華的小姑娘,讓相公一見了就忍不住想把你和口水吞了下去."

韓幼娘被相公的目光望得心象化了似的,魂魄飄蕩著不知身在何處,聽了他這句調笑的話,臉色微微地暈紅起來,她的眸子垂了一下,嬌聲道:"那你不吃呀,幼娘巴不得鑽進相公的肚子,時時刻刻隨在相公身邊呢."

楊凌邪笑道:"這個可有點兒難度,把相公吃進你肚里,卻還勉強辦得到."

韓幼娘聽了頓時臉上發燙,捂住了臉頰不依地扭著肩膀嗔道:"相公又來胡說八道."

楊凌嘿嘿笑道:"胡說八道?我的幼娘好象最喜歡聽相公胡說八道呢."

一陣秋風拂過,帶來一片涼意,楊凌瞧幼娘穿得較少,便牽起她的手道:"走,咱們回房去."

掩了房門,又走進里間,幼娘挑亮了燈盞,閃到屏風後邊除去外衣,楊凌瞧著屏風上映出的窈窕身影,忽地想起一事,說道:"等我一下,我去取點東西."

楊凌也不等幼娘回答,匆匆走出了房間,過了陣兒再回到房中,只見素色暗提花羅床幔已經放下,卻沒有合攏來,韓幼娘坐在床畔,只著紅綢筒褲,淡藍比甲,正睜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望著他.

她的一頭秀發已經放了下來,本來英挺俊俏的臉蛋兒帶上幾分柔媚之氣.淡藍色的對襟比甲解開了兩個扣子,中間一抹粉嫩的肌膚微微夾成一道誘人的乳溝,兩邊露出淺粉色的肚兜來,小佳人活色生香,叫人怦然心動.

她見相公兩手空空,不禁問道:"相公取什麼東西去了?"

楊凌呵呵一笑,匆匆除去外袍,走到床邊說道:"往里邊點兒,相公給你帶上."

韓幼娘兩手撐著床向里邊挪了挪,好奇地道:"帶上什麼?"

楊凌一拉她纖美的腳掌,癢得幼娘情不自禁地縮了一下,然後又乖乖地伸出來,只是因為怕癢,腳趾都可愛地蜷著.

楊凌從懷里掏出一對銀腳鏈兒,這對純銀打制的細鏈兒做工精美之極,每只腳鏈上拴了三只銀鈴,自懷中一掏,就發出悅耳的鈴聲.

光看這純銀的質地,顯然是不及送給玉堂春和雪里梅的珠寶名貴,但韓幼娘是楊家大婦,那滿匣的珠寶都是隨她取用的,她自然不會因此疑心丈夫不寵愛她.只是她畢竟也才十六歲,不是相公親手送到她手中的首飾,難免心中稍覺失落.

這時見了這對漂亮的腳鏈兒不禁眸中泛起喜色,她抿著嘴兒一笑,順從地伸直了大腿,讓楊凌溫柔地替她把腳鏈兒系在纖秀的足踝上.

輕輕抬起腳丫兒晃動了一下,一陣悅耳的鈴聲呼起,韓幼娘不禁欣然笑了.楊凌呵呵笑道:"怎麼樣,喜歡麼?"

韓幼娘心不迭地點了點頭,楊凌笑道:"有些女孩兒,給她配上精美的首飾,是愈增麗色,可是有種女孩兒,她自己就是一顆明珠,一塊美玉,不加修飾,愈顯其美,相公也是費了好大力氣,才找到這對素色的腳鏈兒,勉強配得上我的幼娘."

恐怕一籮筐鑽石也趕不上楊凌這句贊美的話兒讓幼娘開心了,她自知容貌不及玉堂春和雪里梅嬌美,卻不知美和俏是兩回事,她那種宜喜宜嗔的俊俏模樣才是最叫人從心底里喜歡的,楊凌這番話說出來,喜得她是心花怒放,滿足的她真是甘為相公死上一百次都無怨無悔了.

楊凌瞧著她眼睛水汪汪的,卻故意歎了口氣道:"只可惜,這對飾物遠不及玉兒她們的名貴呢."

韓幼娘甜甜一笑,搖搖頭昵聲道:"幼娘喜歡,是相公送的幼娘就喜歡.相公親手送我的每樣東西,幼娘都珍惜著呢."

楊凌知道當初在雞鳴驛時送她的那粒小珍珠,如今實在是拿不出手的首飾,可是幼娘一直如珍似寶地珍藏著呢.

他感動地攬過幼娘,在她甜美的小嘴上輕輕吻了一口,然後躺直了身子,長長舒了口氣道:"你喜歡就好,一路鞍馬勞頓,真是乏了,嗯……快睡吧."

"嚇?"韓幼娘睜大了一對楚楚動人的眸子,驚訝地看著微闔雙目的楊凌,半晌才吃吃地道:"相公……要……要睡了?"

楊凌閉著眼嗯了一聲,含糊地道:"剛喝了酒,困著呢,快睡吧."

"……哦……!"韓幼娘那不會掩飾的小臉蛋上滿是失落的神情.怯怯地答應了一聲.女人是不能從男人身上跨過去的,楊凌已經躺下,她就爬到床角兒,想繞下來去把燭火吹熄.

楊凌忍著笑,瞧她粉紅色的筒褲,裹著渾圓翹挺的臀部爬到床邊,忽地一下坐了起來,呵呵地笑著一把攬住她的細腰,扯得她跌坐在自己懷中.

韓幼娘駭了一跳.待到翹臀感受到楊凌下體的變化,才曉得被相公戲弄了,她羞嗔不依道:"相公又戲弄人家."

楊凌啜著她圓潤的耳垂,含糊地低笑,大手已探進她的褻褲,撫摸著她光滑圓潤的臀肉,韓幼娘嚶甯一聲.不敢推卻相公的手,只把雙手掩著臉龐,羞怩地顫聲道:"相公,讓人家……讓人家熄了燈好不好?"

楊凌除去她的比甲,一件緋紅色的肚兜兒,頂起胸前兩團優美的蓓蕾,輕薄的湖絲肚兜遮不住若隱若現的挺翹雙峰.

在楊凌的動作下,酥胸見了光,窘得幼娘趕忙用手遮住了胸部,但隨即便被楊凌攬著腰肢,把褻褲也除了去,然後才在她光溜溜的小屁股上清脆地拍了一巴掌,低笑道:"乖媳婦兒,去吹蠟吧."

"啊?!"韓幼娘赤裸著胴體又羞又怕,哀求道:"相公,饒了人家吧."

楊凌被她青春稚嫩的胴體也勾起了心中欲火,實在不想再浪費時間,他哈哈一笑,松開韓幼娘自己跳下了地,大大方方將衣服全除了去,韓幼娘瞧了臉上一陣嬌紅,不禁羞澀地扭過了頭去.

楊凌吹熄了燭火,跳上床去.夜色中,韓幼娘羞怯地偎入他的懷中,卻被楊凌的大手在鼓騰騰的胸上捏弄了一把,然後肩上一沉,被他向下邊按去,口中低低笑道:"既然你不肯吹那根蠟燭,那就吹這根吧."

"嗯……唔唔……"一時間夜色朦朧,朦朧中卻是無邊春色……

不知過了多入,一陣悅耳的銀鈴聲響起,繡床上兩團柔和的光暈映著一對在空中急促搖擺著的纖纖秀足,和兩條粉膩的大腿間微微冒汗的英俊面孔.

韓幼娘吃驚地聲音響起:"呀……相……相公,這鏈子……會發……發光的……"

"呵呵,六只銀鈴里盛的都是價值連城的夜明珠,寶貝兒說它亮不這呢?"

"啊!小心撞壞了它們,相公……讓人家摘了去吧."

"好……好……等你把相公吃進肚里再說……"

又過了許久,一對纏綿的人兒依偎著躺在榻上,身上橫搭了一條柔滑的緞被,楊凌的腳尋找著幼娘的腳丫兒,腳趾的觸碰讓她怕癢的避開,輕微地鈴聲繼續響起.

終于,他的腳霸道地把幼娘的小腳丫緊緊絞了起來,一團光暈將它們緊緊纏在一起的腳映現在夜色中,楊凌這才開心地笑了起來.

幼娘趴在楊凌懷中,慵懶的聲音輕輕地道:"相公,你去金陵,有沒有見到憐兒姐姐?"

"……嗯……見到了."

"她還好麼?"

"嗯,還好,現在寄住在她的伯父家里."

"唉!憐兒姐姐還要兩年才能進咱楊家,她一個人寄住在別人那兒,雖說是親戚,日子一定也不好過."

"唉,這是禮制,誰有辦法呢?我也想過這件事,所以臨走時送給她伯父三千兩銀子,讓他好生照顧她.對了,她特意親……親手……做了年糕送給你,現在也不知盛在哪口箱子里了,明兒讓文心找出來,你蒸了嘗嘗."

"嗯,相公……給我說說你去南方的事情好不好,我只隱約聽說一些,都是家人從外邊聽說的."

她格格地笑起來,說道:"百姓們傳說相公是龍虎山張天師的高徒,作法喚來巨浪淹死了上萬的倭寇,還說相公中了惡人奸計被連天大火燒過,卻毫發無傷,相公真的這麼神勇麼?"

楊凌嘿嘿笑道:"怎麼?不相信相公這麼厲害?"

"那要……聽過了才知道,相公說給我聽聽嘛."

楊凌壞笑道:"聽過了怎麼能知道?要做過了才知道,今兒咱一夜不睡,相公也一定要你知道相公神不神勇……"捧住她的螓首,纏綿的密吻中,他的身子又慢慢覆上了幼娘柔軟的嬌軀.

動人的嬌喘呻吟伴著清脆悅耳的銀鈴聲,再次在輕憐密愛中響起:"呀……人家討饒了……相公神勇……好……好神勇—饒了幼娘吧……"

半個月,朝廷的動蕩漸漸平息了.

東廠范亭和幾個大檔頭,據說在內廠進攻當晚,就在混戰中反抗被殺,一了百了了.

王岳和司禮監四大首領則被發配去南京孝陵各菜,路上遇到"劫匪",除了抱頭鼠竄的戴義和老王岳,其余三人全被盜匪殺死.

楊凌聽到登門探望的谷大用說出這個消息時不禁輕輕一歎,這結局他自然早就知道,可是張壽等人這些年來培植散布在各地的親信不在少數,如果讓他們安然待在南京,誰知道又會使出什麼陰謀.所以他狠下心來同意了劉瑾的計劃.

不過王岳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平素又沒有什麼心機,楊凌知道他已經沒有反撲的能力,不忍讓他橫死,所以曾婉轉對劉瑾表達過自己的意思,如今看來他還是聽了自己的話了.

戴義現在是萬萬不能留在京里的,楊凌已答應讓他先過去段時間,等風平浪靜以後任命他為鎮守太監,這官兒雖沒以前大,便實惠卻遠超以前.戴義自然樂于從命.

谷大用見楊凌聽了只是點了點頭,沒有其他表示,又繼續說道:"劉公公聽了大人的意思,出面向皇上保薦,今日早朝時皇上已任命焦芳為文淵閣大學士,入閣理政.另外一位大學士人選尚未決定,李東陽保薦了詹士府的學士楊廷和.皇上對他也甚有好感,本來有意答允,不過這位侍講學士可不是我們的人,劉公公怕他將來和咱們作對,現在正拖著呐,不知大人是不是另有更合適的人選?"

"楊廷和?"楊凌記起兩人在府中交談,彼此倒甚為投機,這人倒是個從不誇誇其談的實干人物,只是目前也實在不知他對自己的計劃是反對還是支持,如今自己聲稱重傷在家,諸事都由八虎出面,也不便去探他口風,這位置再虛懸個把月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想到這里,他頷首道:"劉公公這麼謹慎是對的,讓他先拖著,咱們看看再說.可別弄個冤家上台,那可是自找苦吃了."

谷大用眉開眼笑地道:"大人說的是,咱家也是這麼想的."

楊凌又問道:"錢甯還沒去金陵上任吧?"

谷大用道:"沒有.張繡罷官還鄉,牟大人榮升提督指揮使後,這段時間正忙著清理錦衣衛,錢甯暫時坐鎮北鎮撫,一時是顧不及和邵節武交接差事的."

楊凌微微一笑,錢甯雖然貪財酷厲,不過對自己一向友好,有他做南鎮撫司鎮撫使,對自己是大有助益的.南鎮撫司掌握著軍中工匠的調度使用,如果朝廷一旦同意開禁通商,有他在那里,造船方面就不用自己太費心了.

谷大用見他面露微笑,想起另一件更開心的事,不禁說道:"對了,南京科道給事中戴銑,四川道監察禦史薄彥徽等人不識相,居然還在聯名上疏請皇上挽留劉,謝兩人.可惡的是他們在奏疏中大罵我等是奸佞,真是豈有此理,我們做奴才的陪皇上出游玩樂就是本份,何曾做過什麼壞事?"

楊凌吃了一驚,動容道:"朝臣和地方大員們開始聲援劉謝了麼?他們發動了多少人?"

谷大用輕蔑地道:"哪有什麼大員?大部分是些言官,閑秩的官兒,唔……我想想,六科給事中呂翀,劉菃,南京兵部尚書林瀚,六科給事中戴銑,還有剛剛回京的右都禦史楊一清,十三道禦史薄彥徽等."

谷大用說到這兒,臉色漸漸發青,怨毒地道:"最可惱的是戴銑,蔣欽,他們竟說我們如騸牛騸馬般朽而無用,只可為奴,不可持政,這兩個……這兩個該殺的畜生!"

楊凌瞧他手掌按在桌上,手背上青筋暴起,眼中滿是羞惱的光芒,也覺得這兩位禦使有點太損了,一個人品德好壞,才學如何,和他是不是太監有什麼關系?

身體健全的男人若被人說他無用,最不濟還要大打出手,在奏章里拿別人心里的瘡疤大作文章,嘲諷他人身體缺陷,這也是讀書人行為麼?

這種事楊凌又不知該如何相勸.只好含糊地道:"這些人手捧聖賢書,除了讀書人看起過誰?更何況文中多有以狷狂自傲,以為這才是文人風骨的蠢蠹,谷公公不必過于計較了,皇上對這些人如何查辦了?"

谷大用長長喘了口氣,抓起杯來狠狠灌了口茶道:"這些書呆子,咱家懶得和他們計較,可他們如此辱罵我等,豈能善罷甘休?劉公公以他們無端構陷之罪請了聖旨全權處置,罵得重的,就抓起來治罪.罵得輕的,就罷官降職.那個都僉事呂翀,以前與劉公公有舊,所以劉公公放過了他,可他竟又上一折,直接參奏劉公公,現在關進了大牢.倒沒打他,就這麼關著吧,啥時候這倔老頭子服了軟再說."

楊凌見他臉色鐵青,似乎那種屈辱感仍未消失,不由得心中一動:宦官身體有缺陷,自覺矮人一頭,所以一有機會就撈錢撈權,常人是為了享受,他們的心理中倒有八成是為了能得到別人的尊重.

這個自卑若是利用的好,說不定鼓動他們做一番大事,得以名垂青史的誘惑更甚于那些好名的文人,再加上自己和他們的良好關系……

楊凌沉吟不語,谷大用從羞怒中清醒過來,見他蹙眉沉思,以為他是擔憂百官又生波瀾,便安慰道:"大人不心擔心,除了這二十一人,別的官兒縱然心有不滿,也都隱忍不發,六部九卿不知打的什麼主意,咱家就沒見一個出頭的."

楊凌沉沉一笑,重複了一句道:"二十一人……二十一人……"他忽想起成綺韻和他打過的賭,一時感慨不已.

輕歎一聲,他抬起頭來,對谷大用道:"各位公公剛剛就任要職,需要處理的事情太多,咱們這些日子匆匆往來,還不曾好好聊聊,這樣吧,明日谷公公代我將幾位老友請上門來,由我作東,咱們飲酒相聚一番如何?"

楊凌在他們只是個普通奴才的時候,就能平等對待他們,言談舉止間從無任何不敬,神態上也沒有任何輕視的模樣,可以說拋卻官場上的利害關系,這八個人對楊凌也是感到很親切的.

如今楊凌與他們利益攸關,至少目前可說是鐵板一塊,一損俱損,一榮俱榮,八虎自己才學不足,外廷中又只有這麼一個盟友,所以隱隱然都是唯他馬首是瞻的.

一聽楊凌這話,谷大用欣然道:"好,這些日子咱家剛剛接手東廠,收編人馬,清理范亭的親信,忙得不可開交,如今剛剛得了空閑.前些日子朝政停頓了幾天,如今積攢的奏折甚多,全靠李大學士一人撐著呢,連帶著皇上這些日子也清閑不得,我們幾個不用常在跟前伺候,明兒就一齊來你府上相聚."

楊凌含笑道:"不不不,晚上,明晚兒來吧,除了你們八位,再把焦大學士,牟提督和錢鎮撫請來,咱們飲酒同歡,同時……我還有件大事要同你們諸位面議!"

上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54章 利字當頭    下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56章 會議圓滿結束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