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四 楊凌下江南 第143章 紅楓樹下   
  
卷四 楊凌下江南 第143章 紅楓樹下


楊凌與成綺韻就她提供的計策又細細參研一番,排訂了一些細節和實施的時間,然後喚進柳彪,吩咐他從內廠設在金陵的車馬行抽調一部分人手劃歸成綺韻統率,不足者再從各地抽調補充.

楊凌對成綺韻笑道:"成姑娘,從今日起,我任命你為內廠二檔頭.目前先劃拔二十人給你,單獨成立海運司,由你負責.朝廷允許解除海禁前,這些人手足可供你使用,將來海禁一開,你勢必需要大量人手,那時可以再從內廠和江南就地招募."

楊凌雖欣賞成綺韻的才能,但是彼此畢竟相知太淺,如果暗派親信跟在她身邊監視,或者對她約束太深,以她的精明,必可瞧出端倪,不免要離心離德.

與其如此,不如示之以誠,放手讓她去做.目前內廠實力主要散布在車馬行,財源和情報搜集皆集中于此.司稅監剛剛掌握在手中,將來要倚助的還是各地稅監,只要他們誠心歸順,就可以迅速接收一股現成的龐大力量.

這兩支力量掌握在手中,他就足以將內廠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中.成綺韻現在雖與于永,黃奇胤並列二檔頭,可是權力不可同日而語.既然單獨劃出個海運司,她能掌握調配的力量也僅限于此.

這樣只有海運司能夠成立,並且足夠強大,她的實力才壯大.而海運司,沒有涉政權,司法權,偵緝權,與海運有關的水師也另成一系統,這就足以保證她必須依附內廠才能保障她的權益,將她牢牢地綁在自已這輛戰車上.

成綺韻也明白楊凌用意,不過自已剛剛投效到他門下.楊凌肯如此重用,並將這麼大的責任交給她,足以證明他的看重.至于有所戒備,在她看來實是理所應當,是以絲毫不以忤.

楊凌從懷中摸出一抉象牙腰牌,遞給成綺韻道:"鯊魚王不是還有所懷疑麼?成檔頭就持了我的信物,盡快與他聯系,籌備一韌事宜,我在金陵再多呆幾天,有了你的准確消息我再回京".

有柳彪在旁邊,成綺韻也神色肅然,恭謹有禮,再不敢巧笑嫣然媚于語言.她上前一步,忍著痛疼舉起雙手,從楊凌手中接過腰牌,恭聲道:"卑職領命,這便回去准備,定不負廠督大人厚望".

室內寂寂,楊凌坐回椅中,闔上雙目將今日的事又細細回味了一番.成綺韻提供的辦法,以及今日會見南鎮撫司鎮撫使邵節武所聽到的消息和京中的動靜.這些事,固然有人向他提供消息,為他出謀畫策,可是最終取舍抉擇的人卻只能是他.一個判斷失誤,付出的代價就是萬劫不複,他又怎敢不再三權衡,軸軸斟酌.

鼻端忽嗅到一陣淡淡請香,隨即肩頭一松,一雙溫暖的小手正在輕柔地為他按摩.楊凌長長籲了口氣,卻沒有開口說話.

高文心不禁擔憂地道:"老爺,你可是太累了?要不要上床歇息,讓奴婢為你推拿一番?"

楊凌搖了搖頭道:"等晚上用過了針再說吧".

他沉默半晌,細細思索著今日在紅船上聽邵鎮撫說過的話,終于下定了決心.他輕輕拍拍高文心的手背,揚聲說道:"叫鄭百戶來見我".

鄭百戶匆匆踏入大廳,施禮道:"大人喚我?"

楊凌點了點頭,站起身道:"派人知會邵鎮撫使,本官要見他,還是老地方".

楊凌望著鄭百戶匆匆離去的背影,不禁幽幽一歎:"世事難預料,張大人呀張大人,當初你簡拔我進入錦衣衛,一定不會想到今日我卻要成為你的對手吧?"

"什麼?二檔頭!個姐你……你居然能做官?你不是開玩吧?"楚云,楚玲兩個俏麗婉約的江南美女異口同聲地驚叫著,櫻桃小嘴兒張地好大.

成綺韻坐在椅上,象男人一樣分開雙腿,直起腰扳,威嚴地掃了她們一眼,冷斥道:"什麼小姐?敢對本官如此無禮,來人呀,把她們拖下去,屁股統統打爛".

說完她噗哧一笑,掏出楊凌給她的腰牌一晃,笑道:"你們以為是假的?我也以為是在做夢.女人做官,這位楊欽差……我真是琢磨不透了."

楚云,楚玲雀躍地奔到她身旁,摸著那面象牙腰牌,楚云欣然道:"真的呢?女人也可以出面做事,也可以入朝為官?楊大人好了不起,想人所不敢想,為人所不敢為,難桂小姐青睞于他了".

楚玲烏溜溜的眼珠兒一轉,笑嘻嘻地道:"小姐,是不是那個俊俏的欽差大人被你迷住了?小姐能讓他欲仙欲死,他自然任小姐予取予求了".

成綺韻臉兒一紅,微帶慍色道:"你們兩個雖出身青樓,身份卑微,好歹仍是冰清玉潔的身子,這種渾話以後不許再掛在嘴上了".

楚玲不知小姐以前對那些葷言葷語從不忌諱,怎去個日卻轉了話風.她吐了吐舌頭,乖巧地應了一聲.

楚云問道:"小姐,是不是你把楊虎謀反的事告訴了楊大人,他才如此重用?"

成綺韻搖了搖頭,黛眉微微蹙起,幽幽歎氣道:"楊虎造反,目前正在招兵買馬,廣蓄錢糧,這事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現在不急,待解決了海禁之事再說吧".

其實今日去見楊凌,這件事她原本就沒打算告訴他.在她心中,這世上的男人一直只有兩種,一種是瞧不起她身份的所謂正人君子,另一種就是謀取她姿色的酒色之徒.

投靠楊凌,在她想來仍然不過是互相利用,北方綠林楊虎蓄謀造反的事.她原本視作一個重要籌碼,根本沒打算現在告訴揚凌.楊凌對她慨然許以重任,此舉大出她的意料,一時沖動下她也曾想合盤托出.但是對男人的多疑,最終還是讓她的理智占了上風,將秘密又咽了下去.楊凌這個人是不是可以托,她必須還得再看看才成.

成綺韻盤算了一陣,站起身來吩咐道:"玲兒幫我換藥,云兒去取我那套男人衣服來.如今帶著一幫男人,可是不便以女相見人了.我馬上再去見見彭老太爺,盡快把這事定下來".

京師一派風雨欲來的緊張情形,估計只有那個玩得不亦樂乎的小皇帝感覺不出來.內廠雖然剛剛成立又豈能毫無耳聞,只是吳傑為人謹慎,困為一直沒有得到准確情報,他不敢將一些捕風捉影的信息傳遞給廠督.是以正在抓緊加派人手,四處偵緝朝中動向.

楊凌以雷霆手段力折江南三大鎮守太監,天下各地稅監自覺東廠已不可倚靠,現在紛紛向楊凌表態效忠,各地拖欠數月的稅銀開始啟程押運赴京.東廠范亭,錦衣衛張繡見此情形坐立不安.恰在此時王瓊竟主動與他們聯絡,獻上一條絕戶計.二人視為至寶,立即依計行事,在京師秘密籌劃起來.

但北鎮撫使牟斌與錦衣提督張繡卻不是一條心,他的才能,人脈不在張繡之下,原本對張繡就有些不服,現在張鏽下令錦衣衛全面配合,從屬東廠,更讓他大為不滿.

西廠苗逵早看出他的野心,也曾多次試探拉攏,但牟斌深知西廠勢力遠不及東廠,所以一直不動聲色,不拒不允.直至苗逵最後掀出底牌,說出已與內廠聯手,牟斌一番權衡之下,才決意結盟西廠,內廠,聯手倒張滅范.

范亭,張繡對付楊凌的計劃他也不知其詳,但是從二人行動也看出他們志在楊凌,是以一經結盟,立即便聯絡他的好友.對目前地位早有不滿的南鎮撫使邵節武,許諾只要自己坐上提督之位,就提校他為北鎮撫使.

兩個野心家一拍即合,但是這計劃當然絕不能少了實力最強的內廠廠督楊凌.他和苗逵為避東廠耳目,不敢南下聯絡楊凌,各自通過秘密渠道,將親筆信交付邵節武,要他速速與楊凌按洽.

楊凌上次約見邵節武,聽他說了牟斌結盟之意和倒張的條件,一時還有些猶豫.他有今日,可以說全因張繡用他為錦衣衛百戶,從任職驛丞開始,雖說張繡別有用意,畢竟對他肅提拔之恩,沒有他,就沒有自己飛黃騰達的今天.

直至成綺韻趕來,有了說服朝廷解除海禁的計策,他才感覺到當務之急必須要掌握更大的權力,而現在看來,第一個障礙就是東廠和錦衣衛,彼此的矛盾已不可調和,心中才拿定了主意.

他密約邵節武,暗暗定下了西廠,內廠,北鎮撫司聯手對付東廠,錦衣衛的反制之計.如今東廠錦衣衛在緊鑼密鼓地准備對付他,他也下令內廠做好應變准備,同時將各地得力的人手暗暗抽調回京.西廠和北鎮撫司也在不動聲色的籌劃著一切,一場大風暴即將引發,而引發的關鍵人物就是楊凌,所有的人和布局,都在等著他,等著他回京.

一早,楊凌輕衫軟靴,只帶了幾名番子,兩輛車轎來到長亭酒家,接憐兒同游棲霞山.一大早,柳彪已派出一隊番子,把棲霞山自上而下梳理了一遍,然後在山腳四處團團圍住.這次游山,除非有人自天而降,否則再也休想看到半個人影兒了.

棲霞山有三峰,主峰鳳翔峰卓立天外,東峰名曰龍山,西峰狀似伏虎,山上楓林,烏柏林連綿成片.

楊凌和馬憐兒乘車來到西山腳下,仰首上望.只見漫山紅葉層層疊疊,那株株楓樹緊緊相挨.如團團火焰在熊熊烈烈燃燒,瞧了令人心神一曠.

馬憐兒有心上人相伴,神態間一直喜悅不禁,她跳下車,從車上取下一個食盒,拉住楊凌道:"楊大哥,這里山並不高,風景卻極優美,我們上山尋一處風景雅麗之地,一同飲酒賞楓可好?"

山腳下兩個樵夫打扮的人向楊凌打了個手勢,楊凌瞧了微微一笑,對隨來的鄭百戶說道:"你等且在山下等候.我陪憐兒姑娘上山一游".

山路彎彎,兩旁楓林高低掩映,疏密相間,紅影閃動,盡顯萬種風情.如霞如錦的紅葉,與柏樹交相輝映,更顯得五彩繽紛.

楊凌從馬憐兒手中按過食盒.與她一邊低訴別後各自情形,一邊慢慢登上山巔.此時太陽高升,燦爛無比,紅楓在陽光照射下交彙出一種更為奪目的光芒,豔紅充溢了半邊青天,馬憐兒望著這蔚如云霞的美景,一時瞧得癡了.

楊凌微笑著望了她一眼,憐兒今日穿了身月白衫月白裙,頭上三丫髻戴了三朵翠綠色的花環,簡淡梳妝,卻更現嫵媚.

楊凌看著她開心快樂的樣子,心中也暖洋洋地.這個刁蠻可愛的小妮子,說起來真正無憂無慮,開心快樂的日子有過幾天呢?能讓她這麼開心,這趟金陵也算沒有白來.

馬憐兒挺起酥胸,迎著那溫柔的風,臉上的神情似乎也已醉了.二八妙齡的佳人巳輕開始孕育著成熟女人的風韻.剪裁合體的衫裙,腰間一條潔白的腰帶,勒得那小蠻腰兒細細的,酥胸也顯得更飽滿了些.楊凌看著自己眼中的'美景’,情不自禁地握了握她的手,一痕滑膩攸然襲上心頭.

馬憐兒扭過頭來,嫣然道:"楊大哥,咱們到林間去,坐在楓林中,飲酒賞楓葉吧."

楊凌微笑道:"好,今日一切皆聽從憐兒小姐安排".

馬憐兒羞笑著望了他一眼,若有深意地道:"是你自己說的,楊大人,可反悔不得".

地上是多年積累的厚厚的松軟的落葉,漫步在一片彤紅,和煦溫暖的林間,身畔是一個渾身雅豔,遍體幽香的美人兒,那是怎樣的愜意舒坦?楊凌不禁欣然點頭.

幾株密密的紅楓樹,在隱蔽的巨石後圍成了一個小空間,馬憐兒提著自己的裙擺鑽進林去,從楊凌手中接過食盒,拿出一方疊得整整齊齊的白絹,鋪在松軟的落葉上,俏巧地坐在上邊.

楊凌環顧了一下四周優美的風景,彎下腰去拔下一根青草,微笑道:"在五柵嶺時,我們鑽在一個雪洞里取暖,黑漆漆,冷冰冰地,如今的風景卻仿若天堂,這味道實是不可同日而語."

馬憐兒正在將盒中酒菜一樣樣他擺在上邊,聽了這話卻柔聲說道:"楊大哥,憐兒心中,卻一直對那一晚念念不忘……只要有你在我身邊,在哪里憐兒都覺得是人間天堂".

楊凌心中一陣感動,悄悄望去,那低頭溫婉,合羞而笑的憐兒,正無比深情地望著他.她的肌膚如新雪乍陳,兩彎細細的柳眉猶如遠山含黛,在楊凌的注視下,那白晰的臉蛋兒漸漸羞紅了起來.

她掩飾地轉過頭去,從盒中拿出兩只酒杯,斟上淡綠芬芳的竹葉青,輕輕放在盒蓋上.

兩個人對面而坐,馬憐兒低頭舉杯,白瓷細杯襯著她潤紅的香唇,淡綠的酒液,緩緩從那紅唇中渡入,風光無比旖旎,看得楊凌心中一蕩,尚未飲酒,他已有些醉了.

筍干燒鴨胗,鹽水鴨,水八仙,油炸豆腐果,一樣樣小萊精美可口,酒至半酣,憐兒的粉腮巳躍起兩抹桃紅.

她打開食盒的最下邊一層,慎而重之地拿出一抉年糕,情意錦錦地對楊凌道:"楊大哥,你知道……我……我做不得什麼菜的,為了你來,我……我學做了年糕.本來,這是該過年的時候吃的.過年的時候,我不能在你身邊,這東西放得住.過年的時候,你和幼娘妹妹一起吃,就象……我也在你身邊,好不好?"

說到這里,她地眸中已有淚光閃動.楊凌感動于憐兒的心意,他接過來,使勁地咬了一大口.

憐兒緊張地看著他,問道:"味道好不好?"

年糕這東西,只要材料對頭,踩得筋道,口感味道就錯不了,還有什麼好不好吃地?可楊棱又怎忍拂了美人之意,做大煞風景點事?

他咽下年糕,又使勁咬了一口,含含糊糊地贊道:"嗯,味道特別香,憐兒果然心靈手巧,你和誰學的?"

憐兒喜不自禁地道:"嗯嗯,我問了一下嫂子,就跑回去……昨日連夜做的,聽說蒸好的粉頭要踩得筋筋道道才好吃,可真累壞我呢,你喜歡吃就好,呵呵".說著她輕輕捶著小腿,一雙眼睛喜得彎成了月亮.

楊凌呵呵笑道:"聽你一說好象還做了不少?踩這東西可很累人的".

"你也知道怎麼做年糕?是呀是呀.整整一大盆,那粉頭粘粘的,粘在腳上,我抬都抬不起來,累得一身汗.後半夜才洗得澡,倒花了半天功夫洗腳上的面".

"呃?啊?嗯……"楊凌心里有點兒納悶,他小心翼翼地問:"你怎麼做的?不是在大木盆里鋪一張乾淨的布,然後將蒸好的粉頭放在布上裹好,再穿上套鞋上去踩麼?怎麼會粘腳?"

"啊?"馬憐兒遲疑著伸出一根手指按住自己的嘴唇,疑道:"放什麼布?我……我就是把粉頭倒在大木盆里,然後光著腳進去踩……套……套什擊鞋?"

楊凌"噗"地一聲,一口年糕直噴了出去.他失聲笑道:"我的天,你光著腳直接踩年糕?呵呵,哈哈,哈給哈……".

馬憐兒頓時漲紅了臉,"我……我不知道……可我……我的腳事先可洗得干乾淨淨,非常非常乾淨"她訕訕地表白.

楊凌連忙點頭:"那當然那當然,決不會有味道,我也卻實沒吃出味道,真的".

馬憐兒急了,借著酒意,她蜷起腿來,脫下繡鞋,解開雪白的羅襪絲帶,露出一對白皙柔嫩的小腳丫來,伸到楊凌面前道:"你看,真的干乾淨淨,我費了半夜功夫,你……你不要嫌我呀?大不了,我……我今天再重做一回".

憐兒的小腳丫長得纖秀柔美,粉紅色的腳掌滑潤光澤,五個整齊小巧的腳趾並在一起,腳背細膩,足踝軒細,肌膚晶瑩剔透.

她不敢看著楊凌說話,那滾燙滾燙的臉蛋兒緊貼著楊凌,呢喃的呼吸還帶著些淡淡的酒氣,楊凌嚇了一跳,連忙說道:"你說什麼?你喝醉了麼憐兒?不可以,你會後悔地,你一定會後悔的".

馬憐兒鼓足勇氣,顫聲表白道:"是,我是後悔,後悔沒有早些把自已給你,我……我不要再等兩年那麼久,你回去後,就能和幼娘妹妹生小寶寶了,可我還要等你兩年.我要給你,我要得到你,就是現在……".

頭上的三丫髻環被輕輕扯了下來,頓時一頭漆黑如墨,清亮如油的青絲傾瀉下來.馬憐兒忽地翻身坐起,跨坐在楊凌的身上,勇敢地直視著他,眸子亮晶晶的:"憐兒愛你,老天送你來江南,如果我還要委曲自己苦等你兩年,我才會真的後悔!"

她忽地一扯腰帶,雙手抓住衣襟左右一分,楊凌眼前霎時一片耀眼的白膩,白如堆雪,雪尖兩抹嫣紅.馬憐兒象高高在上的女王,低低地,一字一字地道:"楊凌,不要讓我恨你,我要你現在愛我!"

那對椒乳不大,但是乳形優美,筍形的,大小正堪一手掌握.乳房的顏色象瓷一樣光滑細膩,尖挺結實的乳房上兩粒嫣紅的櫻桃嬌嫩欲滴.她的臉兒紅紅的,一雙明媚的眼晴卻像是蒙上了一層霧氣.

楊凌的魂魄轟地一聲,出京以來壓抑已久的男性欲望被她嬌美動人的神態攸地喚醒,他的意志也在憐兒的勇敢和堅決下瞬間崩潰.視覺的快感迅速在他的心湖中蕩漾起層層漣漪,使他欲火熾燃,下體已堅硬如鐵.

楊凌攸地抱緊了她那動人心弦的纖秀胴體,反身把她壓在身下.憐兒嬌弱的身子被推倒在柔軟的草地上,白皙的俏臉旁一叢茵茵綠草,幾棵嫩嫩的綠芽被她紅唇的呼吸輕輕吹動著.

陽光從紅楓樹間照射下來,風吹影動,斑斕的光影撫弄著她婀娜動人的身子.乳白如玉的嬌美乳房在楊凌的撫弄下翹挺結實起來,兩顆緋紅色的小櫻桃豎立著,嬌嫩無比.

馬憐兒無限嬌羞地望著他,當楊凌伸手去解她的永裳,她只是緊張地抓了一下他的手,就攸地放開,轉而去遮自己的眼睛.

那肌膚是芬芳的,光滑如玉,整個玉體在憐兒羞澀的呻吟聲中完全裸露出來,兩條白生生的腿兒羞澀地糾纏在一起,楊凌看到這撩人的要態,所有的堅持都拋到了九宵云外.

也許他會後悔,可是現在如果還能挺身離開,他不知道是不是會更後悔.那美麗輕盈的身子曲線流暢,優美動人.

憐兒羞不可抑,忽地一聲呻吟,攸然轉過身去,烏黑秀麗的長發散亂在她光滑圓潤的頸背和肩頭上,細細的柳腰使那渾圓,眩目,柔軟豐盈的臀部展現著驚人的美麗曲線,高聳的圓丘間優美的弧形溝壑讓人心蕩神馳,仿佛那是可以讓人升入仙境的蟠桃.

楊凌眼中射出熾烈的欲焰,他嘶聲問道:"憐兒,你不後悔麼?"

憐兒忽地轉過身來,一把抱緊了他的身子,緊緊閉著眼,使勁地點了點頭,昵聲道:"憐兒後悔,後悔你早來了兩個月,不能讓憐兒……讓憐兒為自己的相公懷上一個寶寶,我要你,我還要你給我……給我一個孩子,我,和你的……".

"啊……,憐兒……"

一對互相愛撫的身體漸漸湊成了最契合的姿勢,似乎是水到渠成的.隨著一聲顫抖吸氣的呻吟,憐幾纖秀的雙腿忽地一挺,腳趾緊緊扣向腳向,大腿急劇地顫抖了兩下,又緩緩地放松下來.

她閉著眼,長長的睫毛兒恐懼地顫動著,雙手扣緊了楊凌的腰間,小嘴兒緊張地踹著氣,但是眉間卻溢起一團喜氣:她終于成了楊大哥的女人,再也沒人能改變這種關系.

她咬著牙,忽地摟緊了楊凌的腰,楊凌那一絲不忍,也在她的嬌呼聲中完完全全進入了她的身體……

許久,許久,在楊凌的溫柔中,憐兒苦盡甘來,慢慢體會到了那種無比奇妙的感覺,柳腰隨著他的挺動開始有了款款的扭動……

許久,許久,楊凌半跪著,將她白嫩的腿兒搭在肩頭,一雙纖秀的腳丫輕輕在空中晃動,那風光,比滿山楓葉更加奪目.

一陣風來,幾許紅葉飄搖而落,落在她緊閉的雙眼上,遮住了她的羞.落在她卉起的玉峰上,遮住了那一抹嫣紅.

紅楓樹下,只見白如堆雪,豔豔猩紅,隱隱風聞婉轉嬌吟……

上篇:卷四 楊凌下江南 第142章 妙不可言    下篇:卷四 楊凌下江南 第144章 上中下策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