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四 楊凌下江南 第131章 箭已在弦   
  
卷四 楊凌下江南 第131章 箭已在弦


楊凌在海甯呆了五天,每日親自陪同高文心為鹽兵和自己的親軍上藥治傷,並且派鄭百戶等人協助種千總訓練衛軍.

衛軍的刀不如倭寇,暫時又無法解決這個問逛,鄭百戶窮思竭慮,讓衛軍加強弓弩手和長槍手的力量配備,雖然訓練一時不能見效,但是教給了他們方法,堅持訓練下去,日久自可看出成效.

這些衛軍不堪一擊,最重要的原因是軍心渙散,如今種千總憑著二十人與等量的倭寇死戰不敗的戰果,一時信心大增,痛定思痛之下,整肅軍隊極為嚴格,賞罰分明等措施看似毫不起眼,卻在潛移默化地改變著這只軍隊.

三司官員和蘇杭兩地的知府,以及名士豪紳這幾日絡繹不絕,前來海甯慰問官兵,一時旌表如云.這可是江浙閩粵一帶沿海省份打擊倭寇最精彩漂亮的一仗,五百軍兵對一倍的倭寇,竟讓倭寇留下了四百具尸體,這種戰果令四方衛所刮目相看,飽受海盜騷擾之苦的百姓和富商們揚眉吐氣.

那些鹽兵已得了布政使,指揮使司衙門的搞賞,這些前來探望的商栗家資億萬,出手更加闊掉,言必稱壯士,出手饋贈動輒是萬兩紋銀,楊凌分文不取,閔文建又不是截留的貪官,所以每個官兵都攢下了一份不俗的家當.

這些鹽兵痞氣甚重,平時偷雞摸狗也沒少被當地百姓唾罵.這時卻成了百姓眼中的英雄.走到哪兒只要一說是鹽運司地官兵,百姓都肅然起敬,哪怕到餐館兒吃頓飲,老板都不肯取錢,這情景看在那些衛軍官兵眼中,真是又慚又愧』,深受刺激.他們直恨不得讓逃跑地倭寇馬上再來一次,以便有機會讓百姓們知道,他們也是男人,不是怕死的孬種.

布使政已著人將捷報傳送京城,楊凌也秘密寫下一份奏折,將目前沿海情勢詳細敘述一番,飛馬轉報京城.他的那番打算並沒育馬上稟告正德,因芳那位小皇帝性格沖動,做爭不計後果,如果他見了楊凌的建議馬上迫不及待地施行.萬一被內外臣工所阻,楊凌將來再提出來就失去了奇兵之效.

直到第五日,楊凌准備了二十輛大車,准備攜帶傷兵返回杭州,這時吳濟淵派了廖管事也來勞軍.他已將對外貿易的利弊得失詳細記下,連同唐伯虎的十美圖一並送來,楊凌將廖管爭迎進客廳,欣然打開那幅聞名已久的十美圖欣賞.

十美圖中另外九幅都是這位唐大才子偷竊蘇州美女相貌,然後繪制而成.這位唐解元地眼光果然不俗.九位美人研姿豔態,顧盼嫣然,個個瞧來都嬌豔動人.

看她似玷還喜,欲拒還迎的摸樣,顯然那畫上只露出一臂的人物是她心中愛慕不已的情郎,能將人物刻畫的如此生動,唐伯虎的畫技果然出神入化.楊凌瞧地愛不釋手,便扯了兩根絲線系上做為記號.

除了十美圖,自然還包括老唐免費贈送的那幅'月夜後庭花’,這雖是一幅春宮圖,卻是出自唐伯虎的手筆,楊凌怎麼舍得毀掉,只匆匆看了一眼也系好絲線放進那堆畫中.

廖管事笑眯眯地道:"欽差大人,我家老爺聽說大人在此地抗倭大獲全勝,為江南百姓出了一口惡氣,著實歡喜的很,所以派小人帶了豬牛財物,饋贈大人的親軍和抗倭鹽兵,請大人查收."

楊凌連忙擺手道:"廖管事,吳先生贈送本官這些禮物已太過厚重,如果再讓他破費,本官可是惶恐不安了,那些東西還是請廖管事帶回去吧,吳先生這番美意,本官心領了."

廖管事不以為然地道:"大人,我家老爺財大業大,蘇杭兩地有數不清的產業,倭人橫行,吳家每年總要收些損失,如今大人狠狠打擊了倭寇,我家老爺也受益非淺,將士們在前方用命,贈送些錢財也是應該的,大人不必客氣了.

再說,蘇杭兩地數的上名號的士紳名流都已有所表示,我家老爺世代居于江南,若不對將士有所表示,豈不是被百姓唾罵為富不仁,吝嗇無良麼?小人受了老爺指派,若是大人不收,小的可沒法向老爺交待,大人還是成全了小地吧."

楊凌無奈只得隨了他出去接受吳家饋贈地禮物和匾額,一出了大廳,恰瞧見高文心為受傷將士敷藥裹傷回來,楊凌忙停住腳步道:"文心,廖管事給我送來了幾幅畫,你切把他們收進箱中,今日就要啟程返回杭州了,江南才子唐寅的大作,可不能碰壞了."

高文心答應一聲,回大廳中見桌上堆著十多卷畫軸,她想起那十美圖中有一個便是自己,有不知那位自稱的江南第一才子把她畫成了什麼摸樣,連忙逐幅打開查看.十美圖中個個都是萬里挑一的美女,燕瘦環肥,麗質盈盈,各具特色.

高文心起了比較之意,瞧見那些美女相貌不凡,心頭更是緊張,再打開了一幅,卻是當日誤會輕薄于她的那幅春宮圖,高文心不禁面紅耳赤地啐了一口,趕緊的把它丟進畫卷中.

當她找到自己那幅畫像,瞧見畫中摸樣,依稀便是根據當日楊凌和她在柳樹後的情形衍化而來,頓時羞紅了俏臉.這幅畫動人.又令人浮想翩翩,將她嬌媚動人地神態刻畫地淋漓盡至,若論相貌,那九大美人春必遜色于她,可是畫中多了那一只手,和她低回委婉的神態,這幅畫頓時便凌駕于九美之上.

高文心瞧了心中喜悅.對那畫春宮的不良書生也不禁產生了幾分好感,她抿嘴一笑,小心地系好畫卷,眸光一轉,瞧見方才匆忙塞進畫卷中的那幅春宮還沒系上,便將桌上剩下的兩根絲線都系在上邊.

她想起自家老爺平時一本正經,原來也喜歡這種東西,心中不禁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可憐那唐大才子畫春宮,白白挨了一個大嘴己,這楊大老爺藏春宮.只因是這美人兒心上之人,卻只是含羞一笑,待遇天差地別,賣在不同.

高文心握著手中的春宮圖,想起方才匆匆一瞥畫中所見的無邊***,想起如果自已有朝一日和老爺…,她地心中一陣搖動,仿佛那畫中畫的就是自已和楊凌,不禁象燙了手似的趕緊把它丟開.

女兒情懷如詩如幻.這時十八九歲的大姑娘大多早已為人妻,為人母.你叫蜜桃兒般的成熟的女神醫怎能不顧影自憐,春心蕩漾…

…………………………………………

楊凌一返回杭州,柳彪就匆匆趕來見他.海甯抗倭的事傳到他耳朵里時,把他嚇的魂飛魄散,兩個帶兵隨大官船返回杭州的百戶被他劈頭蓋臉一通臭罵,要不是消息傳來時戰況已有了桔果,都指揮使司也緊急加派了兩衛官兵將海甯入海口死死扼住,以防再出不測,他真想拋下一切立即趕赴海甯.

如今楊凌回來了.要他處理的事也已有了眉目,他匆匆從龍山趕回,見了楊凌又仔細打量一番,見大人果然沒事,這才放下心來.這麼久地相處,楊凌仕途起起伏伏的他一直都陪在身邊,現在不止是因為個人前程全系在楊凌身上,他對這位上官也是真的頗有感情.

楊凌經過這趟蘇州,海甯之行,更想早日了結江南之事,盡快趕回京城,是以一見柳彪立即問道:"鉚彪,我要你辦的事怎麼樣了?

柳彪說道:"大人,龍山衛指揮事丁林,已取得重要證據,不過這小子似乎臨時又起了悔意,遲疑著不肯交出,我對他說他的證據也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只憑龍山衛兵丁不足定額一半,畢春吃了多年的空餉,我們就足以收拾他,這小子才把證據交出來."

說著他從杯里掏出一個布包,遞與楊凌道:"大人,這是丁林記下的畢春和袁雄的不法證據,時間,地點,相關人等一應記錄在案.另外,京里的秘旨昨夜也已送回."

楊凌一聽京中秘旨,不禁霍地站了起來,急問道:"在哪里,快拿給我看看"

柳彪翻起袖子,解開密密綁在臂上地布條,取出一塊軟軟地黃綾,楊凌急忙接過來,展開看了看,忍不住露出微笑道:"皇上一向尚武,我就猜到他聽說了衛所如此腐敗無能,必然龍顏大怒,呵呵,皇上要我便宜行事,奉旨緝查期間代天巡狩,全權處理江南一切不法事宜,有了這道旨意我們拿人就名正言順了."

柳彪輕聲笑道:"大人這一趟蘇州之行鬧的轟轟烈烈,他們縱然有些疑心,這回也戒意全消了.本來嘛,要論賦稅之豐,三位鎮守太監之中他居于末,大人先查杭州,再赴蘇州,擺明了更重視糧茶和織造賦稅的來源,不過大人來了以後,袁雄還是有所收斂,目前稅卡已裁撤了四成,最近蟄伏在龍山衛一直安分守己."

楊凌冷冷一笑,說道:"等我一走,他安分守己這些日子虧收的銀子又會加倍從百姓身上撈回來,哼!不過也不能對他不聞不問.太過疏遠難免令他生疑.公司他,五日之後,本官要去龍山衛巡查."

柳彪會意地笑道:"是,大人這顆安心丸給他吃下去,保證他會安生等候大人,不過……我們什麼時候動手?"

楊凌目光一凝,說道:"從明日起.本官要請杭州官員士紳,應酬三日,再多送他一顆定心丸嘛.你連夜趕去海甯,原計劃稍稍改變一下,不必剝奪種千總地兵權了,這幾日接觸,本官覺得詞人倒還可用,只要監視嚴密些便可.三日之後,抬衛軍和鹽兵日暮起程,連夜赴龍山衛.四更天,本官要他們出現在龍山衛大營!"

柳彪振奮地道:"是,卑職遵命!如果大人沒有旁的事,卑職就告退了."

楊凌想了一想,忽地問道:"對了,我叫人回京,順道探查一下京中內官外廷地行蹤,司禮監和內閣可有異動?"

柳彪一拍腦門道:"卑職只顧高興,險些忘了此事.呵呵,大人收心好了,現在京中的官員們可顧不上大人了,大檔頭說,皇上現在取消了午朝,早朝也常常赤道,內閣三大學士為此率領文武百官整日苦諫,和皇上經常發生爭執.

皇上大婚後,對皇後和兩位貴妃娘娘十分冷落.經常偷偷溜去豹房游玩,他授意谷公公等人收羅了十頭豹子養在那里,派了三百武士負責訓練,別的費養不算,養豹子每日光肉食就支用六十斤,為了這件事,禦使台和翰林院每日上奏百疏,朝廷上為了皇上荒廢朝政,嬉玩糜費之事已傷透了腦筋".

楊凌吃了一驚,疑惑地道:"我出京才不過一個月,怎麼會出現這麼多事?皇上雖然貪玩,若無人慫恿引誘,也不會如此荒唐走板,可是……內廷有王岳,范亭,谷大用他們也在司禮監管轄之下,怎敢如此胡為?"

柳彪新道:"有你這個如日中天的內廠廠督做朋友,他們有什麼不敢做的?"不過這話他可不敢說出來.

楊凌皺著眉想了半晌,總覺得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劉瑾等人如此大膽有點不太尋常.他知道有王岳那些人在頭上壓著,劉瑾等人並沒有飛黃騰達的野心,他們平時哄著皇上游玩,不過是討皇上歡欣,撈上點便宜罷了,現如今他們這麼做,必然引起外臣的仇視,他們沒有這麼大膽子,至少現在絕對沒有,這里邊一定有鬼.

楊凌想到這兒,對柳彪斷然收到:"通過我們的消息網公司大檔頭,密切注意內廷外廷一切消息,有任何動靜都要隨時呈報給我."

柳彪見他神色凝重,也不敢再嬉皮笑臉,連忙答應一聲,見楊凌似乎想著心事,這才告辭退了出去,安排好一切後立即趕赴海甯.

楊凌現在己不是初出茅廬時的雞鳴驛丞,朝中打擊政敵含沙射影,縱火燒身的陰謀手段多少了解了一些,他出京時就擔心內廷外廷會對他不利,現在聽了正德的異常行為,一時猜度不透其中原因,不禁暗暗提起了小心,生怕是對手設下的圖套,原本他還急著想趕回京去,有了這層戒慎,卻提起了小心,不敢輕舉妄動,怕一腳踩進對方設下的陷阱.

楊凌待柳彪離開後,坐在椅上將自己南下以來的所作所為仔仔細細地推敲了一番,沒有發現可供人彈劫陷害地地方,提起的心才稍稍放下.

這時,珠簾一響,一個嬌悄的身影兒悄悄閃了進來,楊凌扭頭一看,只見高文心立在門旁,便笑了笑道:"這麼早,又該針灸了麼?"

高文心幽怨地看了他一眼,這位大佬爺倒的確沒把他當傭人,可是卻當成了私人郎中,難道不是為了治病,自己就不能來看他麼?

楊凌站起來伸了個懶腰,說道:"來吧,每日一針,現在一日不紮,我還不習慣了呢.呵呵,對了這祛虛健體地治法一定要半年後才生效的麼?"

雖說有高文心溫柔的玉手按摩也算一種享受,可是每日那最後一針.都要紮得一柱擎天.害得他還要趴在那兒靜候二弟心平氣和,一日兩日還能忍受,天天如此,又沒有幼娘,雪兒那幾個小妮子在,這就像是喝上一杯春藥,然後再用冷水澆下去,天長日久還真地是有點苦不堪言了."

高文心臉兒一紅.她誑騙楊凌說是為他強身健體地方子,其賣是用來治愈不孕地藥方,這方子用上就該有些作用,至于現在是否管用,就算她是神醫也看不出來呀,瞧老爺一臉地不情願,她只好硬著頭皮說道:"是的老爺,這方子不用足半年,是毫無效果,所以老爺一定要堅持服藥針灸才是."

楊凌無奈地道:"罷了.進內房用針吧."

楊凌趴在床上,察覺到高文心一副欲言又止地摸樣,忍不住笑道:"我說今日為何用針這麼早,你是不是有甚麼話要對我說?

高文心一愣,隨即低下頭道:"婢子……婢子沒有話要對老爺講……不過……老爺是不是忘了有話要對婢子說呢?"

楊凌奇道:"我有什麼……啊!你是說……."他趴了會兒,才無奈地道:"一會兒用完了針,換身衣服陪我出去走走吧.到了這里這麼久.走到哪兒說是看風景.其實還不是迎來送往的看人?在太湖和你泛舟賞荷算是這次下江南最愜意的事了,我們一起去游游杭州地小巷,到時……我再說給你聽."

…………………………………………,,

江南的小巷,就象書香滿身的江南才女,叫你咋看一眼,就驚覺它地美麗,可是在它身邊走上多少遍,你也摸不透它那幽美神秘隱藏著的秘密.

一走進小巷.似乎一下子從萬丈紅塵它進了煙雨舊夢,幽雅靜宜,讓人的腳步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些.

楊凌和高文心一身士子打扮,踏著青石板的路,慢慢踱入小巷,午後的陽光細細地灑落在兩旁的屋簷上,巷地兩旁,一棟棟灰瓦白牆的屋子靜靜矗立.那灰瓦已飽嘗了風雨的侵襲,顯出一種滄桑的晦暗.

小巷中很甯靜,偶爾來往的行人也是悠閑的,懶散的.前方四名番子拌成路人,隔著十步左右,謹慎地打量著路人為他們開路,後邊也是四人,保持著同樣的距離慢慢跟在後邊.

到了楊凌今時今日的地位,想要一個人出去走走,享受一番自由自在地個人空間,根本就是妄想,如今地情形已是鄭百戶最大的讓步了,人有所得,總要有所失的.

灰瓦白牆中間或有幾間鋪子,或是裁縫店,或是面館,或是雜貨鋪,鋪內的主任大多在打躉.箱子左側的房子後邊就是一條悠靜的小河,這些房屋是依水而建的,推開後窗,便是湍湍流水.右側房後矮牆外就是一條官道,大有"牆里秋千牆外道,牆外行人,牆里佳人笑"的別樣妖嬈.

跨過一座歪脖榆樹掩映下地小橋,是一條長長的走廊,左側臨水,右側全市一些酒樓,酒樓都不大,格調卻很高,似乎都是一些百年老店,門前廊柱褪盡了油漆,鏤花的窗格古色古香.

楊凌在一棟酒樓前停住,對一幅俊俏工資打扮的高文心道:"走吧,咱們上樓去吃寫東西."高文心和楊凌肩並著肩走在著幽靜的小巷中,心中安逸之極,真想就這麼陪著他走下去,聽說他要上樓飲酒,高文心知識淺淺一笑,溫順地點了點頭.

酒樓中沒有人,此時竟然一個客人也沒有,老板和小二都趴在桌子上打著瞌睡,那種悠閑倒真是令人羨慕.就樓鄰水,此時樓中還沒有客人,二人上了二樓,在臨窗的位置坐下,窗前擺了兩盆燦爛怒綻的金菊,上方掛了一只鳥籠,兩只鸚鵡正在籠中歡叫.

楊凌讓老板推薦了幾道菜,不一時酒菜端上.醃汁狗肉,活魚鍋貼,火腿筍絲,蜜汁糖藕四色精致的菜肴.兩壺溫熱地黃酒,楊凌只顧悶頭喝酒吃菜,高文心存了心事,哪里吃得下,它淺嘗輒止,一雙妙目知識看者楊凌,等著聽他說出那個大米迷.

楊凌眼見挨不過去.只好撂下筷子,輕輕歎息一聲道:"這里菜肴精美,環境幽雅,又有你這樣可心可人地女子相伴,真如天上人間,可惜……我能享用的時光卻已不多了."

高文心皺起秀氣的眉毛,疑惑地道:"老爺,你……你這話從何說起?

楊凌無奈地一笑,輕輕道:"因為……我的陽壽只剩下一年,一年之後魂歸她府,從次世上再無楊凌其人"

高文心詫異地張開櫻唇.愣了片刻功夫,咻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她平素為人號脈只須一指,此時心上人突出驚人之語,關心則亂,芳心大急之下竟然搭上三指.

揚凌任由她握住手腕,柔聲道:"你是個好姑娘,你對我的情意,楊某並非泥胎木塑,心中又豈會不知?以你高貴的身份.要不是家中聚遭不測淪落為奴.就算你我有緣相見,也根本不可能生了情意,這也不是天意麼?"

楊凌終于擔然承認對她也萌生了感情,若是換一個時間說出,高文心不知要何等驚喜,可是她現在只想知道楊凌有何致命暗疾,競是恍若未聞,只是凝神聽著楊凌脈搏.

楊凌輕輕說道:"如果你願意……我和你結成異姓兄妹可好?回京後我請皇上赦了你地奴籍.你比幼娘她們年長幾歲,見多識廣,要懂事的多,我故去後,還望你多多照顧她們."

高文心驚惶地盯著他,顫聲道:"你……你脈搏平穩有力,絕無任何病症,為什麼要這麼說?"

高文心家破人亡,自傾心于楊凌後,已把他看作最親近的人,唯一可以依靠的人,這時驗不出他有病疾在身,偏偏楊凌說的鄭重無比,決不象是開玩笑,高文心擔驚受怕,額上已急出汗來.

楊凌見了不忍,反手握住她溫暖的小手,嘴角露出一絲無奈的苦笑:"不用查了,我沒有病,這是命,懂麼?閡羅叫人三更死,誰敢留人到五更?文心,你有神醫之稱,可既稱為醫總要有病才醫得,卻醫不了人命啊."

高文心吃吃艾艾他道:"老爺,你……你說自已只有一年性命,是……是有人給你算了命?命相之學,玄虛處太多,你……你太糊塗了,怎麼相信這些東西?啊!難道是張天師拾你卜算的命格?"

這世上除了張天師,還有誰敢算命時直指別人壽祿幾何?而且叫人深信不疑?高文心霍地站了起來,就要去找張天師問個明白.楊凌急忙站起,拉住她手道:"與張天師無關,總之……這個人的道行比張天師還要厲害百倍就是了,明年最遲十月將近,就是我壽終之時,幼娘她們三個,我已覺得虧欠太多,你說……我怎忍心再誤了你的青春?"

"這怎麼可能?"高文心聽地又氣又急,古人雖說信命,可是還沒聽說誰敢算命說別人壽命剩下幾年的,真要有人這麼算卦,估計就要從大師變成神棍,被官府指稱"妖言惑眾"活活打死了.

老爺明明健康的很,偏偏煞有介事地相信這些鬼話,原來他不接受自己,不是嫌自己歲數大了,也不是嫌自己是家奴身份,卻是……卻是……高文心恨不得馬上找到那個說楊凌只剩下翌年壽祿的人,狠狠打他一個大嘴巴,

她恨恨地跺了跺腳道:"不行,我去找張天師,若你真有什麼好歹,張天師怎麼會視若無睹?這分明是有人胡言亂語,故意危言聳聽,

她此時一身男人打扮,癟眉跺腳卻是一付女兒嬌態,瞧來十分可愛,楊凌堅決地搖了搖頭,道:"傻丫頭,我是那種輕信折中虛妄之言的人麼?不要去找天師了,就是他也未必看地出來,不過我說地話是絕無虛假的,所以……你的一番情意我是決不能接受地,"

楊凌見她急得快流下淚來,忙嬉皮笑臉地哄道:"咱們要不要打個賭?明年地這個月份,我若死了,你要在我靈位前和我結為兄妹,然後安分嫁人,若我不死,便是說騙你,到時……我就嫁給你得了,呵呵和."

高文心瞧他嬉皮笑臉的摸樣,也不知他說是真的假地,說他是真的吧,那副欠揍的無賴摸樣實在不象,說是假的,可那眼神里分明蘊涵著一種深深的悲哀,自己怎麼會喜歡這麼個人啊!

楊凌長長吸了口氣,振作精神道:"我們現在這樣,做一對紅顏知己,有什麼不好?難得你我單獨出來,你瞧這里……咦?"

楊凌指者窗外,其掛地張大了眼,然後走過去扒著窗戶想下望,高文心莫名其妙,也忙跟了過去,只見窗下是條流速緩慢地小河,此時正有一條烏蓬船兒緩緩飄過去,長的憨壯結實,知識從上邊望下去,那孩子脖子上有一個紫紅碩大的肉瘤,若是看仔細了叫人頭皮發麻,

此時那孩子站起來大聲想後喊道:"阿爸,久久什麼時候從廣東回來?他說回來時要給我帶龍眼和例荔枝的,這都三個月了還沒回來呢?"

後邊搖櫓地漢子呵呵笑道:"你這孩子就是嘴讒,都這麼大了也該懂點事了,你阿媽在高老爺家織紡很辛苦的,別總纏著阿媽給你買零嘴吃了."

楊凌嘶地吸了一口冷氣,"這孩子,也是無父無母,我看著可憐,就收留了下來送到這里,恩,那是去年夏天的事了."莫清河這句話如同驚雷一般在耳邊響過,楊凌茫然望著那輕輕飄搖著遠去的小船兒,心中只是想:"他為什麼騙我?不過是收留個小孩我又沒有提出去看那些孩子,他為什麼要找個少年冒充他收留的孩子來騙我?這麼怕我生疑心,他到底做了什麼?"

楊凌忽地驚醒過來,轉身就往樓下跑,高文心不知出了什麼事,慌忙追在他身邊,只搶下兩階台階,高文心"哎呀"一聲,一腳踏空扼了腳脖子,她扶住欄杆痛的臉色蒼白,嘴唇都哆嗦了起來,

楊凌見狀急忙回頭扶住她,那八名番子方才見二樓沒人,便在一樓據了兩桌,要了酒菜看守,這時見大人急匆匆搶下樓來,連忙丟下筷子迎上來,

楊凌壓低嗓音道:"杜,去兩個人,沼著後邊那條河走,追上一條船,船上有個頸上生了肉瘤的孩子,跟出他的住處,查請他的一切,快去!"

兩個番子急忙應了一聲,轉身奔出了酒店.楊凌架住高文心道:"你怎麼樣了?

高文心苦著臉道:"好疼,腳崴成了,我……我走不得路."

兩個番子見大人在樓梯上架著人走路不便,想從他手中接過高文心,高文心哪肯讓他們挨著自己身子,楊凌無奈,一哈腰抄起她地腿彎兒來,將她打橫抱起,高文心順勢雙手環緊了他地脖子,腳上雖紮心似的疼痛,嘴角卻已悄然綻起一絲甜笑.

如果你的女件崴了腳脖子,你替她脫靴除襪,搽些藥酒,然後會怎麼樣?

答案很筒單,什麼事也不會發生,她會大大方方說聲榭榭,然後大大方方把手伸給你,讓你扶著她去打車,等她一進家門兒,就沒有你什麼事了.

如果在一個對于女人來說,腳比名節,貞操還要重要,許多女人連身子都給了男人,卻把自己的腳當成更隱秘的部位不許男人碰一碰的年代,她肯坐在床上,讓你脫靴除襪,輕柔他的蓮足,那代表著什麼?

高文心知道那代表什麼.所以她含情脈脈地看著楊凌.貝弧微露朱唇輕咬,一雙漂亮地丹鳳眼也媚的成了一條絲線.

低著頭很認真的替她揉著腳的楊凌不知道,"男人的頭,女人的腳,只能看不能摸"這句話他沒聽過,所以楊凌不但摸了,而且摸的還挺仔細,

在高文心她心中.從這一刻起,她已完完全全是楊凌的人了,一生一世,再也嫁不得第二個男人,楊凌心中卻在慨歎:高文心的玉足真美,這是他見過的最美的一雙腳,漂亮身材的女人不好找,漂亮臉蛋的女人更不好找,而漂亮雙足的女人,,,,,,

高文心的雙足腳形纖秀,纖掌楚楚那肌膚雪白晶瑩.泛著溫潤的光澤,當真是如玉之潤,如緞之柔,腳有上地肉色便知透明一般,十個腳趾的趾甲都呈淡紅色,像十片小小花瓣,

曹植說’凌波微步,羅襪生塵’,李白說’覆上足如霜,不著鴉頭襪’,就連正天憂心忡忡憂國憂民的杜甫也寫過’羅襪紅藻豔’,如果不是見過秀足柔滑纖美致四斯的美人,怕是不諱發出這樣的感慨吧?

高文心被他撫弄的渾身燥熱,春心蕩漾,想起楊凌一再的無情拒絕,視自己的真情如無物,竟是因為那麼一個可笑的說法,她地心中又不禁有些著惱,這個男人呀,為什麼自己偏偏喜歡了他?可是既知只是一個無稽地說法,汽不是正代表著自己終身有望了?

她咬了咬唇,不適的扭動了下身子,欲待問他兩人既已至此,他何時娶自己過門兒,可是話到嘴邊卻變成:"老爺,我……我好多了,你不是說三個鎮守太監中莫公公為人算是最厚道的麼?怎麼……呀!是不是他將那些孩子都拐賣給別人了?"

楊凌輕輕搖了搖頭,道:"不諱,他盤剝的雖然不算厲害,在這江南也可算是日進斗金了,賣及格孩子能掙多撒錢?我奇怪之處就在這里,他沒有必要算計及格孤兒,可是如今看來,他收養的那些孩子下落確實有問題,看起來越小的事如果他極力隱瞞,一定有大問題,著件事我一定要差清楚."

高文心靜了靜,使勁吸了幾口氣鼓足勇氣一橫心道:"老爺,江湖術士故意虛言通河,大多是為了騙人錢財,什麼一年陽壽,根本信不得的,你……我……."

楊凌苦笑一聲,那真相中的真相實在驚世駭俗,如果全說出來沒准兒高文心會把他當成借尸還魂地妖怪,他怎麼敢說出來,只好含糊地道:"我並不是個糊塗人,若不是有十成把握,我不諱這麼說的,文心,唉,我是真的命不久矣……唉,其中曲折,不提也罷".

他說著抬頭看了一眼,見高文心暈紅著臉,長長的睫毛下那雙眸子里滿是委屈和幽怨,忙又低下了頭,可是腦袋一低,柔軟的袍子貼著身子,微微呈現的是高文心那一雙修長成熟的大腿,鼻端還傳來淡淡的少女馨香,他我著滑嫩玉足的雙手動作也不禁遲疑起來.

高文心見他仍癡信術士之言,執迷不悟,心中氣苦不已:這袋子老爺說的冠冕堂皇,好呀,幼娘是元配,你娶了,玉兒雪兒是皇上賜的,你也娶了,如今你都……你都……,還說什麼義結金蘭讓我嫁人,我還嫁得出去嗎?

高文心想到這里,銀牙一咬,悄悄從發絲中抽出一枝金針我在手中,楊凌正低著頭給她輕柔著腳腕,後頸就在她的眼皮底下,只消輕輕一針,神不知鬼不覺的,這個無情人今夜就可以變成自己的郎君.

"要不要刺下去?"高文心問著自己,捏著針尾的手已緊張的牲畜滲出了竟竟的汗水,她柔腸百轉,芳心中掙紮不已,千百個念頭轉來轉去,那握針的手只是發抖,竟是舉不起來.

上篇:卷四 楊凌下江南 第130章 錢塘大戰    下篇:卷四 楊凌下江南 第132章 觀魚之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