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四 楊凌下江南 第128章 太湖泛舟   
  
卷四 楊凌下江南 第128章 太湖泛舟


那個黑膚矮胖的漢子得意洋洋地說罷,眼珠子才漸漸地恢複到正常角度,他一眼瞧清眼前站著的莫府管家,不由得大吃一驚,面上頓時變了顏色.

李管家笑嘻嘻地道:"李大老爺真是威風,我家老爺也想嘗嘗這寒山素菜館的風味,看來要白來一趟了".

李貴這時才瞧見門外站著幾個人,其中只認得吳濟淵和莫清河,兩個人竟是一樣的神色,面噙冷笑,淡淡而視.

李貴心中暗罵一聲,知道著了吳濟淵的計,今天顏面掃地是免不了啦.可是莫清河主管米糧稅賦,而他是蘇杭兩地最大的地主,可以說莫清河饒他一分,便是米糧萬擔,緊他一分,便是失去大把的銀子,對這位財神爺他可是一點不敢得罪.

李貴慌忙搶出門來,點頭哈腰地道:"莫爺,您老人家來了,哎呀,小的不知道是您老人家,您快請進,小的可有日子沒見您啦,想孝敬您都沒機會呐,難得您老人家來蘇州,小的為您接風洗塵!"

莫清河淡淡一笑,說道:"吃素菜講究個意境,李員外在的話可就不太適合了".

這位李大員外看這像個粗人,心眼兒卻不少,他聽出來莫清河損他滿身銅臭,臉上不禁一陣紅一陣白的,訕訕地道:"是是是,小的不知莫爺還請了客人,您幾位請進,小的馬上就走,這帳您老人家可千萬讓小的來付,就算賞了小的面子了".

吳濟淵瞧這橫行蘇州府的李貴灰頭土臉的模樣,心中十分暢快,他見李貴還在討好莫清河.便插口道:"不勞李員外破費了,吳某人既然請了幾位大人來游蘇州,這點錢還是花地起的".

李貴見吳濟淵宴請莫清河.顯然彼此關系非淺,旁邊一位貴介公子,一個道人看起來也不是尋常人物,更不敢露出倨傲神色.茶館內跟出的幾個打手擼胳膊挽袖子本來氣勢洶洶地.這時也都躡了,李貴見莫清河正眼也不看他一眼,忙訕訕地哈著腰,直到吳濟淵含笑請惡劣楊凌等人進去,這才慌忙離去.

李管家得了莫清河吩咐.哪敢輕易放過他,早就笑吟吟地跟了上去,莫清河所說的教訓,當然不會是叫人扁他一頓,估計李管家追上去,恐怕要狠狠敲他一筆,非讓他肉疼三天不可了.

吳濟淵將幾人讓進雅間.歉然道:"草民不知這李貴會來.擾了幾位大人雅興,實在罪過".

楊凌見里里外外站的都是隨從,連帶著素菜館地老板,小二也誠惶誠恐起來,他微微蹙眉道:"今日咱們只是以私人身份游覽風光,如此大動干戈也確實不妥,我想....可否麻煩伍先生准備些普通百姓的衣衫,一會兒咱們去太湖游覽,還是輕車簡從的好.我的人麼,只挑幾個人隨行就是,其他的人在官船上等候,只是...要委屈天師兄妹換身衣服了".

張天師這一派雖是修道之人,其實不是重大典禮,設壇祭祀地時候,穿著也與常人無異,對此自無異議,鄭百戶聽了楊凌吩咐.,他身負楊凌安危之責,可絲毫不敢馬虎,急忙找上廖管家,要他從速安排,自己從番子中挑了身手高強,機警多智的二十多人,向廖管事問明游覽路線,先期趕往太湖准備去了.

莫夫人輕輕解開披風,侍女在一旁接過站在她身後,她俏巧地坐在莫清河身邊,柔聲道:"老爺,妾身有日子沒來蘇州了,我想去見見布政使夫人,再說,不坐這大船兒我又頭暈,太湖我就不去了".

說著她向楊凌和張天師歉然一笑,楊凌在她面前總是有些不自在,一聽她不同去太湖,心里反而一陣輕松.莫清河點了點頭,輕輕拍拍她的手,柔聲道:"好,你也不必急著回來,回程時我著人去接你便是."

他轉回頭來,悄聲對楊凌道:"拙內與布政使牛大人的如夫人是手帕交,來了蘇州不去拜訪不太安當,而且咱們泛舟太湖,若是大船便沒了韻味兒,若是小船拙荊又有暈船的毛病,她不去也罷."

楊凌聽了點了點頭,心想:"聽說這位莫夫人是江南名妓,不知布政使牛大人那位小星是否也是風流場上的人物."

他想著不禁抬頭看了莫夫人一眼,不料莫夫人那對剪剪雙眸也正'含情脈脈’的瞧著他,楊凌見了頭皮頓時一麻.

這位莫夫人雖出身青樓,可是卻無煙視媚行的感覺,那一顰一笑都是那麼秀美清雅,今日她穿了身素白羅裙,更襯得如出水某蓉一般,眉顰春山,眼凝秋水,嬌媚動人.

那雙會說話的眼晴溫柔的瞧向旁人時,或許並未有意挑撥情色,也叫人想入非非,更何況楊凌那日曾被她暗中挑逗,怎麼會不心虛?

這一轉眸回避,卻又瞧見高文心正站在對面,一雙明眸也正瞬也不瞬的看著他,楊凌更是渾身的不自在,好似被她看出了心中忌憚似的.

高文心今日穿著的果然是昨日楊凌誇獎過的那身翠綠衣衫,充滿江南水鄉風情的普通女孩兒衣裳,穿在她這個氣質高雅恬靜,體態窈窕端莊的北方俏女子身上,別有一番韻味,雖然那種氣質與莫夫人如水一般的萬種風情截然不同,卻另具一種甜脆的俏美.

楊凌忍不住柔聲對她說道:"文心,本官無須侍候,你也累了,廖管事,請您另置一桌酒席,讓她……呃……和莫夫人的兩位侍女也進餐休息吧?"

欽差大人坐上首席,還不曾說什麼場面話,先牽掛著安排他的侍女休息用餐?這侍女真是侍女嗎?

吳濟淵聽了楊凌的吩咐,仔細打量高文心兩眼,高文心雖是一身侍女打扮,可是和莫夫人那兩個俏婢站在一起.那種大家閨秀的雍容氣度她們哪里及得萬一,吳濟淵心中一動,不禁暗想:"這位姑娘風度氣質實在不象個下女.欽差大人對她如此憐愛,莫非他們……?"

吳濟淵想了想覺的不妥,原先准備下的厚禮似乎少算了一份兒.連忙喚過廖管事來,附首悄悄又囑咐了幾句.

**********************************

太湖風光,山清水秀,渾然天成.這方山水融淡雅清秀與雄奇壯闊于一體,碧水遼闊.煙波浩淼,峰巒隱現,氣象萬千.

楊凌,莫清河,吳濟淵,張天師四人扮作游湖書生,張符寶也換了身小侍女的衣衫,梳起了三丫髻,蹦蹦跳跳跟在後邊.

她的模樣本來就長得十分嬌俏討喜,一換上女裝.那宜喜宜嗔的俏美面孔宛然如畫.連這幾日見慣她道裝打扮的吳濟淵都雙眼為之一亮.

鄭百戶帶著四個人則扮作家丁,懷中暗揣利刃,肩上挑著食盒,警惕地四下打量著,不時有扮作游人或船夫的番子悄悄向他打著手勢,示意一切無疑.

此時已是下午時分,太陽不再酷烈,微微帶了些紅暈.蘆葦隨風搖曳著婆娑的身影.湖面時不時吹來一縷清涼的湖風,散發著清澀的爽意,拂在酒意微熏,臉孔漲熱的楊凌等人臉上,身覺周身舒爽.

鄭百戶先期派來的番子,已喬裝打扮散布在眾人准備蕩舟采菱的湖泊附近,湖上雖有些游人,也都是三三兩兩的搖著一只小船兒,舉止自在道遙,看不出絲毫可疑的模樣.

此時正是菱角漂香的季節,前方是數頃的荷花,碧荷連天,間或掩映著粉的,白的荷花,還有成熟地菱角,那碧綠地荷葉看不出一些凋零枯敗跡象,一片綠意盎然,所以也參差竄起的荷花有這綠葉陪村,也更加顯的嬌豔.

吳濟淵領著一行人來到一座小亭旁,駐足笑道:"大人喜歡清清靜靜的游湖,所以草民也不敢太過聲張,我叫廖管事安排了幾葉小舟,咱們今日且泛舟采菱,在這荷濤花海中蕩漾一番,待回到這岸邊,我們再剝些新鮮的菱角就著清酒暢飲一番如何?"

楊凌在這些人身份地位最高,酒席宴上大家自然不斷向他敬酒,所以雖再三推托,仍然喝的微醺欲醉,胸臆間也有些翻騰.他一聽上了岸還要再喝,不禁苦笑不已.

這里的荷花叢一直連到岸邊,岸上植了一排垂楊柳,系著十多條小船兒,廖管事領著幾個人正站在樹下,瞧見幾位大人到了,他正著人將系著小船兒的繩子解開.

就在這時,一陣優美清脆的歌聲從湖上傳來,那甜甜的歌聲唱道:"桃花紅來楊柳青,清水塘里種紅菱,妹種紅菱哥種藕,紅菱牽到藕絲根."

歌聲委婉動人,曲調清新優美,楊凌等人聽了忍不住向湖中望去,只見一艘小型畫舫正搖搖晃晃向岸邊駛來,船頭一個紅衣紅裙,束著一條粉紅色腰帶的婀娜女子赤著一雙雪足正邊歌邊舞.

船尾的船夫已停止搖櫓,船頭分開綠葉紅荷,平平的如同劃開一面鏡子,悠然駛向岸邊.艙中一個月白輕衫的年輕書生舉著酒杯搖搖晃晃的走出來,向那紅衫女子笑道:"好一首清甜的曲子,正好用來下酒,只是不知蓮兒姑娘這紅菱情牽的是哪位公子呢?"

那紅衣似火的悄麗女子格格兒一笑,舉手擲過一枚蓮子,昵聲道:"當然是你徐公子,還能是哪個人呢?"

那位白袍公子面龐通紅,顯然醉意己深,聽了這話他放聲大笑,醉眼朦朧地回顧艙內道:"瞧瞧蓮兒姑娘多會說話,只是這張嘴許了我,昨兒宿于你繡床上的怎麼卻是子畏兄呢?"

高文心本來聽那歌聲十分歡喜.但是聽他們這番對答,曉得是幾個風流書生邀了青樓妓女游湖,不禁微微皺了皺眉.神色間有些厭惡.

這時那艙中又有一個白面微髯的青衫人走了出來,他手中握著一把扇子,大約四十歲上下.白淨的皮膚上已有淺淺的皺紋,雖然滿面笑意,可那神情似乎仍從骨子里透著一股落寞.

他放蕩不羈地笑道:"怎麼,昌谷剛剛給玲瓏兒梳了頭,這還不足一個月呢.就打起我的蓮兒的主意了麼?"

叫蓮兒的紅衣女子纖腰一扭,從那白衫書生旁翩然一閃,乳燕投林般撲入那青衫書生懷中,甜笑道:"說的是呢,徐公子好沒良心,枉我玲瓏妹妹對他一往情深,看我回去不向玲瓏兒告他的狀才怪……".

青衫書生哈哈大笑著攬住了她的腰肢.轉頭向岸上瞧時.一瞧見高文心,那書生神色忽地一怔.這位年約四旬的青衫書生,微醉地眼神朦朦朧朧的,但是定睛瞧人時仍十分有神.

他的目光直盯著站在亭中的高文心,上下打量幾眼,臉上便露出欣喜的神色道:"這樣卓爾不俗,氣質幽雅的女子,好久不曾見過了,哎呀.竟是一個侍女麼?這蘇州府何人使的動這樣的女子為婢?"

他把那扇兒在手中連敲,滿面惋惜之色,只差要捶胸頓足的慘呼一番了.

艙中聽他大聲贊美,頓時狗吃屎般又搶出兩個書生來,當先一個大胡子,一襲墨青色長袍,長長黑黑的胡須直垂至胸部,手中舉著一只碩大的酒杯,足足頂得上一只小碗.

兩個人瞧見高文心頓時雙眼發亮,一迭聲道:"子畏法眼,贊譽的女子必然不凡,哎呀呀,果然端莊嫵媚,別具韻味,當為之浮一大白."

高文心聽他們對自己品頭論足,一雙黛眉不禁蹙了起來,若不是因為眼前有好幾位有頭有臉的人物,她身為婢子如果胡亂言語會給楊凌丟臉,早已對這幾個書生發作了.

吳濟淵瞧她面色不豫,心里擔上了幾分小心.方才在寒山素菜館他可是親眼見過欽差大人對她的寵溺地,吳濟淵不怕這俏婢不悅,卻怕惹得欽差大人發火,他連忙上前一步呵斥道:"希哲無禮,不得胡言亂語."

瞧他直呼那人表字,看來彼此還是熟識的人.那個大胡子聽見有人喚他,連忙手搭涼蓬向他仔細瞧了兩眼,方暢然大笑道:"原來是吳翁當面,這便好了,這便好了,征仲,快取你的畫匣來,我要將這女子繪下,吳翁可千萬應允晚生啊,大不了我回頭送你一幅山水便是."

吳濟淵尷尬地對楊凌道:"呃……楊大人,這幾位是吳中四大才子,平素就放浪不拘慣了,大人勿怪.青衫的這位叫唐伯虎,平素以賣文鬻畫為生,此人最擅畫仕女圖,只是他眼界甚高,賞常抱憾沒有值得他落筆的人物,所以今日見了大人的侍女風姿出眾,一時忘形才失了禮儀,我這就趕走他們便是".

楊凌一聽唐伯虎三字,身子不由得一震,唐伯虎!這位名聲赫赫的人物竟然活生生站在他的面前,楊凌又驚又喜,聽到吳濟淵要趕他離開,連忙扯住他,喜形于色的道:"不可不可,吳先生快快請……請他們幾位上來,楊某久聞江南四大才子之名,今日得見,真是三生有幸,要是這麼放走了他們,實在遺憾之至".

吳濟淵沒想到楊凌也聽過吳中四才子之名,聽他如此贊譽,做為鄉人也覺臉上有光,他連忙高興地叫廖管事將唐伯虎四人請了上來.

這四位才子進了小亭,先見過了吳濟淵,四人中祝枝山年紀最長.家境也最富裕,與吳府過從甚密,所以最是隨意.上來只是笑嘻嘻施了個禮,仍擎著他那超大號的酒杯飲個不停,文證明和徐禎卿相對就要拘束一些.

楊凌仔細打量這四位名聞遐爾的大才子,只見他最想結識的唐伯虎,方才忘形之下雖然不拘行跡,可走進了亭子,一聽說那侍女並非吳府婢女,卻是這位連吳濟淵神色間都畢恭畢敬的貴介公子的侍女.神色間頓時拘謹收斂起來,那副神態實在不象想象中狂放風流地江南第一才子,令想一見唐解元風采的楊凌失望不少.

他卻不知這位唐伯虎雖在民間傳說中風流狂放,不拘禮法,其實曆史上的唐伯虎,在四大才子中一生最為坎坷,生活極其落魄,他骨子里雖狷狂自傲,憤世嫉俗,可是為生活所迫.也時常要向人低頭.哪里還狂放的起來?

這位唐解元十六歲中秀才,恰與楊凌中秀才的年紀相當,可那命運可差的遠了.他十九歲娶妻徐氏,家中經營著一家酒店,生活倒也愜意.

可是後來災難卻接踵而來,先是他的父親中風過世,母親因太過悲傷也隨之而去,不久妹妹在夫家喪亡.緊跟著妻子產後熱盛,因病過世,孩子出世僅三天也隨母親去了.

唐伯虎受了這一連串的打擊,好不容易在好友的幫助下振作了起來,續娶了妻子何氏,苦心讀書,可他進京趕考時又被人誣告行賭主考,被押入大牢,後來雖查無實據放了出來,卻判他一生不得出仕為官.

這位多才多藝的大才子仿佛受到了命運之神的詛咒,這一連串的打擊,弄的他家破人亡,窮困潦倒,妻子也嫌他貧窮離他而去,兄弟又跑來分家另過.

唐伯虎散盡家財,身無長物,到處流浪了一陣,到此時他才返回蘇州不到兩年,生活剛剛有了些起色,又娶了一位青樓妓女沈九娘為續弦,在蘇州以賣文鬻畫為生.

楊凌聽說他要為高文心作畫,不禁喜出望外.在他想來,能得唐伯虎的丹青,那是何等榮幸,當下沒口子的答應了.

唐伯虎本來心中忐忑不安,還怕他不肯答應,見他點頭唐伯虎也喜形于色,他生怕楊凌反悔,連忙興沖沖的招呼文征明取來畫匣,立即鋪開攤子要為高文心作畫.

高文心見他們狎妓同游,心中本來就無好感,如今叫她端立在那兒讓人作畫,在她這位大家閨秀出身的女子眼中,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兒,所以心中極為不願.

楊凌瞧出她神色不悅,便走近她悄聲道:"文心,不過讓人畫出相貌來,有何不悅呢?這位唐公子的畫可是大大的有名,我前日得了江南第一名妓的墨寶,今日若能取得這位江南第一才子的丹青,將來可是要作為傳家之寶的,你的容貌氣質,萬中無一,就委曲你站上片刻,讓他畫下吧,多年之後取出再看,別有一番味道呢."

他是言由心聲,高文心卻會錯了意,聽說他要將自己的繪相作為傳家之寶,留給子孫後代,那言外之意……一想到這里,她的心兒頓時小鹿兒般通通亂跳,歡喜的千肯萬肯了.

祝枝山擼著大胡子站在一旁只顧飲酒,這位在有關唐伯虎的傳說中一向充當搞笑人物的才子,瞧他舉動也甚正常,並沒有瘋瘋顛顛的行為.

只是他那酒量實在駭人,不時叫那船夫去船上再替他打些酒來,最後干脆把壇子擺了上來,坐在一邊攔上自斟自飲.

唐伯虎早已鋪開攤子,認真的畫起了高文心的畫像,文征明和徐禎卿還有楊凌,莫清河一干人都好奇地立在他背後觀看,張符寶卻嫌氣悶,拉了哥哥陪她到河邊去玩了.

這邊唐伯虎剛剛繪出一個輪廓,祝枝山忽地想到了什麼似的,猛地干了一杯酒,跳下欄干怪叫道:"壞了壞了,我怎麼也跟著起哄?這十美圖真的要成了!"他頓足大叫道:"三百兩啊三百兩,失算失算,我老祝這回可賠了".

唐伯虎只抬起頭來哈哈一笑,便低下頭去繼續繪畫.神色間卻有些得意.楊凌恍惚記的好象有個什麼'九美圖’與唐伯虎有關,不禁好奇地問道:"甚麼'十美圖’?"

文征明呵呵笑道:"今日游湖是老祝的主意,這趟湖游下來.要花掉三百兩,他可真的失算了",他見楊凌似乎身份極為高貴.但為人和氣,毫無權貴世家子弟的氣派,便笑答道:"楊公子,希哲兄和子畏兄打賭,只要子畏兄在一年之內繪下十張仕女圖來.而且我等四人皆公認其為美女,希哲兄便輸給子畏兄三百兩銀子.

只是這十位美女難尋呀,蘇州玄妙觀最多女子出沒,唐兄常到那里蹲守,瞧見真正地人間絕色,便仔細記下,然後繪出圖來.只是這消息漸漸透露了出去.誰家再有女眷去觀內上香.都會先遣人將這位大才子攆的雞飛狗跳的不得安生.

結果子畏兄七月時便已繪出九位美女,這第十位卻遲遲再也尋不到人,我等只道子畏兄要輸了這番東道,想不到今日卻有緣見到尊府這位姑娘,呵呵,這也算是天意,要讓希哲兄送給子畏一筆銀子花用."

楊凌聽的好笑,原來這幫才子也和旁人一般無聊.無所事事時也是以美女作為話題,居然還以此打賭.

他蹲在唐伯虎身邊,見唐伯虎妙筆勾抹,手中的畫己繪出六分模樣,雖然那眉眼五官還只是粗淺輪廓尚須雕琢,人物也未上色,但是一個栩栩如生的美女己躍然紙上,不禁贊道:"唐兄的人物果然畫的惟妙惟肖,筆力著實不凡呐".

唐伯虎畫的起勁兒,聞言眉飛色舞地道:"楊公子過獎,美女鍾天地靈氣,本身便是一幅美煥絕倫的畫,在下只是以手中筆,繪其風情之萬一罷了.美女之靜,嫻雅幽潔,美女之動,翩若驚鶴,其發,其眉,其眼,其唇,其膚,其頸,其腰,其足無處不可入畫,其美可以入詩,可以入畫,可以入酒,可以入夢矣."

楊凌沒想到這位大才子談起女人來竟也一套一套兒的,文征明也是畫道高手,對于畫道理解不凡,最能理解唐伯虎話中之意,而且他對唐伯虎的人物繪畫技巧也是極為推崇的.

這時他見楊凌興致勃勃,心中深有同道中人的感覺,便興致勃勃的對楊凌道:"楊公子且稍待,畫舫上有子畏昨夜剛剛繪就的一副絕妙畫兒,待我取來你瞧!"

唐伯虎風流倜儻,雖娶了蓮兒姑娘的閨中膩友沈九娘為妻,但仍時常留連青樓,這些姑娘們戀其才情,也從不向他索取渡夜之資,這位蓮兒姑娘也是他的傾慕者.

她大眼紅唇,膚白如脂,也是一個美人兒,不過今日唐伯虎一見了高文心就贊不絕口,蓮兒自覺姿色叫人比了下去,所以一直站在一邊,嘟著小嘴兒有些不甚愉快,這時聽文征明說要取昨晚繪就的一副畫來,她雖在氣惱中,仍是禁不住俏臉兒一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似乎有些羞澀.

文征明匆匆跑回畫舫取來一個卷軸兒,他回到亭中剛剛將畫軸扯開一半,一陣風來,險些將畫吹斷.文征明便拉起唐伯虎道:"子畏兄,停一停,先讓楊公子見識一下你昨日繪就的***圖".

文征明說完,就搶過唐伯虎手中畫板,將手中卷軸打開夾在板上,楊凌一瞧,那畫兒並非黑白兩色,竟然上了顏料,畫中是一個體態豐腴動人的裸體美女,她半跪在塌上,腰間搭著一段紅綾,一手掩著羞處,纖腰微塌,嬌眸回轉,顧盼嫣然間,神情依稀便是那位蓮兒姑娘.

後邊一個男子伏在她臀後呈交合狀,旁邊留白處有龍飛鳳舞兩行小字:"半簾清風,一塌明月,半似含羞半推脫,回頭叮嚀輕些個,不比尋常浪***',這圖竟是一副旖旎動人的春宮圖.

楊凌從來不曾聽說過大才子唐伯虎畫春宮,他目瞪口呆地盯著那圖,指著畫兒說道:"這……這是唐兄所繪?"

文征明笑道:"正是,畫筆細膩,人物傳神,唐兄畫的春宮不下百幅,這一幅我最是喜歡,已向他討了來,我與楊公子一見如故,如果你喜歡,我便轉送與你如何?"

楊凌干笑道:"呃……江南第一才子也畫這種畫兒麼?呵呵,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徐禎卿笑道:"聽楊公子的口音,想是來自北地不知南方風氣,繪這畫兒也沒甚麼,其實許多大家閨秀也傳抄臨摹這春宮畫兒呢,不過出自子畏兄之手的可都是堪稱珍品的,世坊間爭求的很呢."

唐伯虎對這副畫兒似乎也極為滿意,他取過畫板,輕輕撫著畫兒笑道:"何止南方,就是京師附近也是風氣襲然呐,天津衛的手巧女子大多精于此道,不但平時繪畫,每至年底還繪出這春宮畫兒在市集上出售,當地稱為,女兒春,,楊公子既來自北方,不知此事麼?"

高文心按照唐伯虎的指點坐在小亭攔杆上,側著凝視太湖煙波,讓他繪畫.她坐的久了只覺肩頸有些酸疼,回過頭來正要活動一下身子,忽地瞧見楊凌和那幾個書生正對著畫板指指點點,便是吳濟淵和莫清河也在人群後面顛著腳尖兒觀看,還道畫像已經完成了.

她欣然站起,走過去喜悅地問道:"唐公子可是已經繪完了?"

高文心問著話兒,低頭一瞧那畫,雖然反向瞧著,可那畫兒大致繪的什麼她已一眼認了出來,這一下她的俏臉刷地一下變的雪白,仿佛血色一下子被抽空了,緊接著卻又突然變的通紅,整個身子也都發起顫來.

她萬萬沒想到這個人竟是以她相貌繪出這麼一副畫兒來作踐,高文心只氣得頭暈目眩,她想也不想抬起手來,"啪"的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抽在唐伯虎的臉上,嗔罵道:"你無恥!"

高文心說完,兩行眼淚已忍不住滾滾落下,最叫她難堪痛心的是:楊凌不但不惱,居然……居然也和那般人一起對著畫像指指點點.如果他真的喜歡自己,把自己看成他的女人,他會這麼對待自己,任由自己被人輕踐麼?

高文心想到這兒,心痛欲絕,她雙手掩面,一轉身便向湖邊沖了過去.

上篇:卷四 楊凌下江南 第127章 姑蘇城外    下篇:卷四 楊凌下江南 第129章 踏浪而來是冤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