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四 楊凌下江南 第125章 明查暗訪   
  
卷四 楊凌下江南 第125章 明查暗訪


高文心見他亂動.不禁又氣又惱,一時忘形拍了一巴掌下去,"啪"的一聲脆響,連她自己也愣了.楊凌張大了嘴巴,扭著頭愕然瞧了她半響,高文心才醒過神來,她慌忙跪在地上說道:"婢子舉止無禮,請老爺責罰!"

別說她只是楊凌的侍婢,就算是他的妻妾,和丈夫再怎麼親昵也沒有打他屁股的道理,那可是極大的不尊重.高文心幫人看病時,就曾聽說有位舉人老爺休妻,罪名是妻子行止無狀,其實就是和丈夫歡好直時有點忘形,被舉人老爺識為不敬,害得那位妻子羞憤自盡.

楊凌倒沒有這種大男人該有的覺悟,只是被她突然的舉動給弄愣了,這時一瞧她駭的嘴唇都白了,自己反過意不去,于是笑呵呵地道:"是我不好,突然起身讓你措手不及,唔—下次按摩時手法輕一些就是了."

高文心見他根本不曾生氣,還替自己推說成正在按摩,這才放下心來,她忸忸怩怩地重新站起來接著給他施針,待拉開內衣,現出臂部在尾椎處施針,瞧見他臂丘上被拍處紅了一片,高文心不禁暗暗吐了吐舌頭,有意無意的便用掌背輕輕替他按揉幾下,那玉手肌膚光滑,觸之極覺舒服,倒令楊凌飄飄然有些得意.

楊凌一做完針灸,立即整衣而起,說道:"府中的丫環仆役都是莫公公的人,于我平素處理公務多有不宜.有你在我身邊就夠了,不需要另著人服侍,這幢小樓必須完全在我們的人掌控之下,你叫鄭百戶帶著番子們接手,讓莫府的人統統離開,然後再叫柳彪來見我."

高文心見他神色鄭重,確有公事要辦.不敢再加阻攔,忙應了一聲,高文心出去一盞茶的功夫,番子們開始在樓內樓外不崗,將所有的丫環仆役趕出了這幢獨立的小樓,里里外外布滿了內廠帶來的侍衛,隨後房門一開,一個普通番子打扮的人悄悄閃了進來.

楊凌在桌邊坐著,剛剛斟滿兩杯茶,經過這一番折騰.他的酒意已醒了幾分,眼神也恢複了清明.看見柳彪進來,他擺擺手說:"不用客氣,來,坐下回話!"

柳彪拱手道:"是,卑職見過廠督大人."他走近了輕輕在對面坐下,近月不見驟然見了楊凌,他的神色間也有些欣喜.

楊凌推過一杯茶,說道:"柳千戶這些日子辛苦了,我讓你打聽的消息怎麼樣了?"

柳彪道:"大人,卑職一下江南,立即撒下偵緝網,將帶來的人扮成巷商,游客四處打探消息,三位鎮守太監把持江南稅賦多年,勢力雖無所不在,可也因此,他們的所作所為根本無從掩飾."

他說到這里,顯然對自己的成績十分自豪,所以神色間有些自矜.他拿起杯來喝了一口潤了潤喉嚨,然後從懷中掏出一個小本子,雙手遞過來道:"大人,卑職所查的東西都記在這上邊.

我先說說關稅鎮守兼龍山衛所監軍袁雄,袁雄職司專門在重要城鎮,關隘水陸運輸線上設卡征稅.比如運河線上,他每隔四十里就設稅使攔江截稅,一船揚帆三四百里,至少要叫五六次稅,本地一些規模較小的店鋪不堪重負,綢緞店,布店,雜貨店多有倒閉的."

楊凌聽地蹩起了眉頭:"賦稅過重,短期看收利頗豐,但是這屬于涸澤而漁,壓制了工商業的發展,從長期來說對國家和百姓大大不利,袁雄每隔四十里就設稅卡,顯然超出了朝廷規定的條件.

不過這些措施必定也得到了司禮監的同意,不能做為制裁他的手段,況且內廠發展之所以這麼迅速,就是因為有這些不法又合法的苛稅,所以內廠的行為才大有市場,要完成自己更遠大的目標,暫時的犧牲是必須的."

他沉吟良久,暗暗盤算了一陣才道:"嗯,這事本督已記下了,他可有其他不法行為可供彈劾的?"

柳彪微微一笑,似乎早知道這一條不足以治袁雄的罪,他胸有成竹地道:"有,我派人裝扮成賣酒食的小販,同龍山衛所的官兵打過教導,聽他們酒後發牢騷,戶部發的軍餉,只有四成能落到他們手中,期于的都被袁監軍和衛所指揮等官員貪墨了.

而且,衛所官兵本來人人都有自己的土地,這些年來,也早被當地豪強和將校使用強買強賣等手段掠走,以致許多官兵為了家人生活只得逃走當了亡命.

龍山衛所本該有駐軍6500人,目前實有官兵只有2800人,而且大多是老弱病殘,期于的都被吃了空餉,至于軍械,那更是少得可憐,許多戰船早已不能用,有上官臨檢時就臨時征漁船充數.倭寇來襲時只能望風而逃,幾千里的海防線,幾乎形同虛設."

楊凌聽的怒不可遏,啪的一趴桌子道:"想不到內陸軍務如此廢弛,難怪我在京師時聽說哪怕區區數百人的倭寇上岸,也能如入無人之境,四處襲擾……"

他說到這兒忽的想起一事,奇怪地道:"不過……我在雞鳴縣時,倭寇來襲.征調的南兵兵員充足,裝備也不錯,似乎……柳彪,你確定打探的消息無誤嗎?"

柳彪奇怪地道:"卑職查的十分仔細,不會有誤.由于南方沒有韃子那樣的強敵威脅,倭寇上岸劫掠一番也就走了,根本不敢久峙,所以兵備一向廢弛,大人所的北調南軍是何人統率?"

楊凌說道:"呃……我也不知他們屬于誰的軍隊,不過我記的領兵的都司名叫畢春."

柳彪聽了失聲笑道:"大人,龍山衛所的指揮使正是畢春,其實南兵北調,為防朝廷看出破綻,所征調的軍隊通常都是從各地衛所中抽調精銳充數,由于此事對江南各地的衛所均有好處.所以各位將領都很支持,大人所見的畢春軍隊必定也是幾支衛所拼湊起來的最強戰力了."

楊凌聽了發了半天愣,才恨恨地道:"好手段,別的事我尚可隱忍一時,他們自毀長城,這卻忍讓不得了,我就先拿他來開刀,殺雞儆猴,讓沿海的衛所都收斂一下,你繼續搜集他們的情報,招呼儀不要打草驚蛇."

柳彪興致勃勃地道:"卑職遵命,這第二位,再說說織造稅監鎮守李大祥,蘇杭絲織業分工極為嚴密,現有干工,紗工,緞工,織工等專門的工匠,開設織造坊大富商還聘用大批專門負責打線,染色,改機,挑花的女工.

李大祥為人倒是不太囂張,不過蘇杭織造天下聞名,其利甚大.他暗中讓親信冒充商人.利用職權壓價收購,從中牟取暴利,蘇杭一帶的富豪敢怒而不敢言.

比如松江府百姓大多以織布為副業.日成一匹,萬千百姓每日產出的布匹就是日以完計,嘉善地區小民以紡紗糊口.產量更是極大.此地有句話叫'買不盡松江布,收不盡魏塘紗’,這些布匹紗紡全被他壟斷壓價收購,再集中轉賣四方,從中可以獲得暴利,所以他自然不必象袁雄一般搞得天怒人怨.

況且湖州一帶種桑養蠶,山東河南百姓大多種植棉花,蘇杭織造需要從這些地方大量運入原料.由于袁雄掌著關稅,阻礙這些東西地運送,對他發財大是不利,所以他和李大祥矛盾很深."

楊凌暗暗點了點頭,其實集中采購,運轉,出售自有它的好處,如果李大祥盤剝的不是太厲害,能給百姓留個活路,這件事此時大可不必與他計較.

畢竟自己雖掌著稅監司,卻不能親自坐鎮天下各地,最後還是要依靠這些人來為他辦事,如果朝廷從法制上,制度上不能盡善盡美,換上一批人不見得就比他們廉政.想要吏制清名,不是一躕而就的事,就算沒有這些權監,有這等暴利可圖,換上一批官兒難道就沒有貪官?

楊凌想到這里點頭道:"嗯,此人雖然貪墨,心倒不算是太黑,是個可以籠絡的人,對了,這位莫公公又如何?"

柳彪笑道:"三位鎮守太監中,名勝最好的便是這位莫公公,江南田賦是折銀兩收實物的,本朝開國之初,就規定米麥四石折銀一兩,後來折銀率大變,米糧一石就要征銀一兩.此地農民賦稅等于加了三倍.

百姓們說一畝官田七斗收,先將六斗送皇州,只留一斗完婚嫁年,愁得人來好白頭,可見稅賦之重,要不是江南富庶,魚米豐收,百姓早活不下去了.

由于百姓要將糧食運出來賣出去折成銀兩才能上交賦稅,中間本來就有損耗,又有個袁雄不斷抽稅,他們運出來五斗,能拿回三斗的錢就算相當不錯了.

莫公公鎮守江南以後,每年秋收十分,就派人使了官船主動上門收購,雖說比市價略低了一些,可是算上關稅和損耗,百姓的得利還是大于自己運送出售,因此都樂于賣給他,故此莫公公的名勝是非常好的,江南百姓稱之為善人."

楊凌那起在船上見莫公公膽大包天,連呈給皇上的貢茶都敢掉包,只當他是掉在錢眼里不怕死的閹貨,想不到卻有這般善行,不禁奇道:"這麼說,他倒是個清官了?"

柳彪呵呵笑道:"清官倒算不上,畢竟這麼做他也要從中牟利,江南是魚米之鄉,那麼多的糧食他如果每石糧食都稍稍賺上一點兒,彙集起來也是座金山了.不過不管怎麼說畢竟百姓也得了好處.這些百姓才不管你貪不貪,只要反摸時能對百姓照顧一些,他們感激不盡了."

"何況……莫公公對于茶葉,香料,藥品,鹽巴等價高量少的物品看管極嚴,至于役民用工的事也不可少,這一來折算銀兩也極為豐厚.只是三人之中,莫公公算是最寬厚的,若逢災年,他還常常舌棚施粥.活了不少人命,所以名聲極好."

楊凌站起身來,在室中慢慢踱了幾步,沉思半響才斷然道:"好,你明日一早便離開,將你的忍受抽調到袁雄那里,重點給我查辦他.至于我自己麼……呵呵,本大人江南之行,只負責游山玩水.其他可就不負責了,明日我就到獅子村品茶去."

柳彪做為楊凌心腹,早知他的計劃,聞言站起道:"大人這是要打袁,拉李,莫了?"

楊凌笑了笑道:"呵呵,總不成一棒子統統打殺了,到那時天下間所有的鎮守太監都給摞了攤子,朝廷無銀可用,豈不是把稅監司又推回司禮監去了?"

他雖是這麼說,莫清河置換貢茶的事仍橫在他心中難解,所以想明日去龍井村獅子山上親自視察一番,這個時節自然沒有什麼好茶.他此去查看一是想讓三大鎮守太監寬心,以為他也只是虛應聲勢,並無心辦人.二來也是想旁敲側擊,探探莫清河的口風.

柳彪笑應了一聲,正要轉身退出,楊凌忽地想起方才瞧見的那樁怪事來,忙又喚住他,問道:"柳彪,有件事我要問你,咱們大明太監……也可以娶妻麼?"

柳彪怔了怔,他暗查三位鎮守太監,對他們的家事自然了如指掌,所以稍一愣怔就恍然笑道:"大人可是見過莫公公的夫人了?"

楊凌訝然道:"你也知道?難道……莫公公是本道出家……啊!成家後才半道進的宮?"

柳彪失笑道:"大人誤會了,其實宮中的太監與宮女結為夫妻也不在少數,不過他們不叫夫妻,而被稱為'對食’,'菜戶’,有異性之間,還有同性之間的,此事古已有之.本朝洪武皇帝時曾經禁過一陣子,後來也就聽之任之了,現在即使是皇上,皇後聽說了,也不會干預.

那些地方上的公公有權有勢,不但會娶妻收養子,而且娶的妻子還常常是官宦人家好女孩兒呢,莫公公這位夫人倒是出身風塵,聽說以前是江南'春雨樓’的第一名妓."

楊凌想起那位美女的絕世風情,不禁失笑道:"我說著呢,今日見了她嚇了我一跳,還道那莫公公是入宮前娶的妻子,不然怎麼這麼大膽竟敢公然以太監身份娶妻過門."

他說著想起那個江南女子的萬種風情,卻嫁給了一個太監,不禁搖頭一歎,深為惋惜.

柳彪道:"大人,你別看他們是假鳳虛凰,這些太監夫妻比起常人更加恩愛異常呢.宮中的菜戶,常常一但兩情相許,便互敬互愛一生不渝,若是偶爾有太監或宮女移情別戀,對方常常痛不欲生,甚至因此自盡上吊,這等密辛宮中屢見不鮮.

他們大多一方若是死去,對方也終身不再選配,在自己房中供著對方的靈位,每至忌日常常悲號慟,哭得死去活來,他們的感情……實非我們常人可以理解.不過在宮外娶妻,是否也能恩愛如一,卑職就不知道了."

楊凌對太監娶妻確實有些心存鄙視,聽了柳彪的話,這才省起那些人雖然生理上已不能稱做男人,但是心理上卻比普通男人更加迫切地想過正常人的生活,說起來也著實讓人同情.

楊凌赫然失笑道:"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本官受教了,只要人家你情我願,我們的確不該因為他是太監就說三道四的."

第二日,當地官員土士紳一一前來正式拜訪欽差大人,尤其是那些昨日沒有資格為楊欽差接風洗塵的官吏和士紳.

所有來拜訪的人自然不會空著手來,或銀票,或珠寶字畫,或土特產品,珍貴藥材等等不一而足,楊凌有意把自己打扮成一個無所作為的貪財好利的形象,所以是來者不拒.

高文心不知就里,她不喜歡自家老爺變的這麼市儈,心中有氣又不好發泄.所以雖奉了楊凌差使坐在那兒充當帳房先生,卻對送禮的人不搭不理的.

好在那些人早打聽到楊凌此來只帶了這麼一個美貌的婢女,而且聽說她常常在每日晚間偷偷溜進欽差房去,誰還敢當她是侍女對待?倒也沒人敢得罪她.

江南是天下最富庶的地方,那些富豪家資億萬,登門拜訪權傾朝野的內廠廠督,豈敢送些尋常禮物?雖不敢說是奇珍異寶,所送的東西也都價值昂貴之極.

高文心正在一項項記著,忽的番子領進個大鹽商.這人居然送來四個美女,兩個高麗人兩個東瀛人,四個女子模樣雖不及高文心漂亮,可往那兒一站,那種異國風情倒的確新鮮.

高文心真的火了,她提著毛筆就沖進了客廳,楊凌剛剛送走一個茶商,瞧她拎著只毛筆,氣鼓鼓的嬌俏模樣,不禁笑道:"怎麼了?誰又惹你生氣?"

高文心酸溜溜地道:"人家送的禮物,婢子都著人收到倉房中了.現如今有人送來四個活物,婢子不知是不是該放到老爺的床上,特來請示老爺."

楊凌眼珠轉了轉,笑道:"送到我床上?呵呵,可是有人送來了美女麼?走走走,出去瞧瞧."

他還道有人送了江南美女給他,出去一看竟是四個異國女子,那腰間背著小包袱的自然認的是東洋人,不覺怔了怔.

那個大鹽商正恭候欽差大人傳喚,瞧見四個番子簇擁著一位錦袍玉帶的少年公子出來,那位記帳的美人兒提著只毛布跟在後邊,嘴唇兒撅的都能掛只油嘴了,曉得前邊這位就是欽差大人,不禁受寵若驚地陪笑下跪道:"草民杜策拜見欽差大人."

楊凌道:"本官下江南,只是巡查本地稅賦情形,不想勞動地方士紳名流,杜先生百忙之中還來探望,本官愧不敢當啊."

那大鹽商杜策陪笑道:"哪里哪里,草民有幸見到大人,那是草民的福氣,呃……草民聽說大人風塵仆仆,身邊連個使喚丫頭都沒有,所以特意買了四個侍婢送與大人侍侯起居,請大人笑納."

高文心在旁邊咳嗽兩聲,楊凌聽了心中暗笑,他可不想下次江南弄一堆美女回去,把自己的家變成大觀院.楊凌正要出言婉拒,只聽一個粗大嗓門笑道:"原來杜老板也來了?跑的倒比我快,哈哈哈,你送美人兒也該送些極品才是,想當初有位我見猶憐的人間絕色對楊大人芳心暗許,楊大人還婉拒再三呢,怎麼會看上這幾個女人?"

說著話兒,就見一位滿臉大胡子的文官,雙手端著腰帶腆著肚子大步走來,楊凌抬眼一瞧,正是當初一刀斬下韃靼王子的雞鳴縣令閔文建,連忙搶前兩步,握住他的手欣喜地叫道:"閔大人,數月不見,可是想死我啦."

閔文建仍如當初一般粗獷,只是肚子更大了些,他急忙掙開手來,下跪施禮道:"下官閔文建見過……"

楊凌一把把他扶了起來,責怪道:"我的閔大人,來了江南,瞧你說話文縐縐的,怎麼這些繁文縟節也講究起來了?若沒有大人的知遇之恩,哪有在下的今日,你可再不要這般客氣."

閔文建立身來笑道:"該講的禮儀總是要講的,哈哈,大人自去了京師常有奇聞傳至江南,閔某聽說了時而提心吊膽,時而歡喜無限,原來還要四下活動,想將大人調到江南,這可倒好,大人來是來了,卻不是閔某調得動的啦,哈哈哈……"

鹽商杜策上前陪笑道:"鹽運使大人原來與欽差大人是故交哇,失敬失敬."

閔文建用一雙綠豆眼瞄了他一眼,笑道:"怎麼?是不是對本官有種肅然起敬的感覺?"他又看了一眼那四個異國美人兒,說道:"別叫她們杵在這兒了,你也算是八面玲瓏的人物,難道沒聽說過當今天子下旨賜妾的事麼?楊大人那是什麼眼界,這幾個黃毛丫頭哪看得如大人的法眼?"

楊凌聽了失笑道:"閔大人,你到了江南不過幾個月,現在可是出口成章啊,實在令人刮目相看."

閔文建聽了哈哈笑道:"沒辦法沒辦法,整日介聽他們說這些詞兒,耳朵都出繭子了,怎麼也能記得幾句."

楊凌一邊與他談笑,一邊將二人讓進客廳,叫人上茶接待.

那位杜鹽商其實還做著別的生意,這次就是來杭州接收楊凌官船代為傳送一批京中貨物的,眼見自己送來的美人兒不合欽差大人心意,也不能就這麼白來一趟啊,要知道攀上這棵大樹,以後有點事兒他隨便發個話,不知要頂多少用.

杜老板想到這里,從懷中摸出一對兒珍珠耳環,這本來是從金陵買來准備送給最寵愛的嬌妾的,雙手呈過道:"是草民莽撞了,那四個女子草民一會兒就領走.這對珍珠耳環只是小小禮物,實在不成敬意.大人可一定要賞個面子."

那對珍珠耳環造型纖麗雅致,珍珠圓潤飽滿,大小均勻.色澤光亮迷人無暇,放在掌心放著幽深的潤澤光芒,一看就是極昂貴的珠寶.楊凌順手接了遞給高文心,見她還提著筆,便笑道:"不用記了,這對耳環送給你好了."

高文心臉兒一紅,瞄了他一眼,就翩然轉身走了出去,那種突然露出的羞喜神情極為動人.杜老板露出恍然神色,心道:"原來欽差大人迷上了這個女子,難怪他不收我送的美婢.這位姑娘姿容可的確勝過她們不止一籌了."

楊凌與二人攀談了一番家長里短,杜老板心意已經送到,情知欽差大人和閔大人久別相逢,勢必有些心里話兒要講,所以待了一會兒便起身告辭.

送走了杜策,楊凌與閔文建重新落座,閔文建道:"大人,此次南下一定要抽空去海甯一趟啊,左右不是太遠,到時讓我也盡盡地主之誼."

楊凌笑道:"若有機會,定然是會去的,閔大人在海甯一切還好麼?"

閔文建道:"還好,此地富庶遠非北方可比,不過這里的軍隊比起咱們邊軍可差的太遠啦.聽說海把邊如今日本各地的大名正在作亂,常有一些失勢的武士,浪人無處立足,便勾結一些商船,跑到咱們則後兒到處打劫.

他***,偏偏就有本地的一些奸商,土豪,流氓,海盜們,給他們通風報信,替他們帶路,甚至直接參加搶劫.

我剛到海甯時正趕上倭寇來襲擾,幸好鹽運司自己有只三百多人的護送隊伍,戰力倒比官兵還要強些,那些倭寇認輸倒不多,讓我帶著人把那些兔崽子狠狠教訓了一頓,一把大砍刀劈死了二十多個呢,目前倒沒見他們再敢來我鹽運司生事."

楊凌又一次聽到倭寇這個詞,不禁注意地問道:"這些倭寇勢力很強大麼?"

閔文建不屑地道:"戰力不及韃子,人數上更是一群游兵散勇.不過這海岸線太長,防不勝防的,加上這里軍隊太過軟弱,常常百十來人的小股倭寇上岸,就足以橫沖直撞了.

我聽說日本各地的諸侯彼此打仗爭權,手里都卻銀子,也有些諸侯曾想和咱大明做買賣,可惜咱們允許經商的口岸和允許交易的貨物太少,不能滿足他們.

那班家伙狗急跳牆,干脆組織人馬和咱們的不法商人勾結起來暗中走私,若是被水軍追的急了做不成買賣,便轉而改行做強盜,他們來了就走,往大海里一躲,我們還真奈何不了他們."

楊凌心中一動,暗想:"原來這些海盜有的倒是因為想正當做買賣不成,才轉行做了海盜,以前只聽說倭寇殘暴貪婪,時常劫掠沿海百姓,這個原因倒是從未聽人說過."

楊凌默默點了點頭,想了想說道:"要解決這些問題,看來要疏堵並行才可以.一方面加強武力,使其有所忌憚,不敢輕易來犯.二來還要開設正當的通商口岸,主動與其做買賣,互惠互利,有何不好?

那些海盜們只憑劫掠,能從百姓手中搶去多少東西?大多只夠他們糊口罷了,若有利益可圖,這些人勢必搖身一變,成為商人……"

楊凌說到這兒,忽地住口:整頓軍隊,內廠的人做得到嗎?開設通商口岸?朝中文臣不點頭,這政策可行嗎?權力,人脈不夠,人們的思想意識還需要改變,太多太多的條件不成熟,所以這一切,根本不是他現在能做得到的.他有機會,有時間去做這些事麼?

閔文建可聽不懂這些東西,見他蹩著眉頭似為江南百姓擔憂,忙笑道:"大人不必擔心,倭寇多來自海上,海上行下船必須依靠風力,所以什麼季節刮什麼風,倭寇什麼時候登陸,大多是有定數的,想變也變不了.

咱們有了准備,他們就翻騰不起多大風浪.頂多搶搶漁村,也沒多大能耐.唔……一般每年四,五月間和九,十月份適于行船,倭寇會在那時跑來劫掠,我來見你之前已經叫鹽運司的官兵嚴加戒備,只要熬過這兩個月,他們再想來就得等到明年四月啦."

楊凌與閔文建正在聊著,鄭百戶跑進來道:"啟稟廠督大人,莫公公已備好車轎,請大人同去獅子峰視查."

楊凌聽了站起身來,歉然道:"閔大人,你我久別重逢,我本該置酒與你好好聊聊,只是今日我已與莫公公商定同去茶山巡查.不知閔大人住在何處,待我今晚回來,再派人去請你來,咱們把酒言歡,不醉無歸."

閔文建豪爽地笑道:"憑你我的交情,還講那些客套作啥?只是你遠道而來,要見你一面不容易,所以我才偷空跑來.鹽運使大人老父病危,已告假回鄉,那一攤子活兒我可不敢撂下太久,所以今日就得趕回去了,大人若是能來海甯巡視,咱們再各個痛快吧."

楊凌欣然道:"好,難得來江南一趟,海甯我一定會去."

閔文建眉尖一挑,狡獪地笑道:"既知難得來江南一趟,那麼……金陵去是不去?"

楊凌怔道:"南京?此次巡視江南稅賦,好象不必去南京吧?"

他嘴里說著,心中暗想:"去那里做甚麼?王瓊正在南京,那老頭兒雖說對自己恨之入骨,其實本性不壞,我可不想難為他,可這一去難免要與他碰面,他的兒子死在我手里,到時見了他還不知是一種什麼情形呢,至于馬憐兒……唉!"

閔文建嘿嘿笑道:"路程並不太遠,其實抽空兒你也不妨去金陵瞧瞧,"他微笑說道:"我運鹽去南京時,曾巧遇馬驛丞的愛女.那個小妮子,對你楊大人可是情根深種啊,若是你辜負了人家,連我都瞧不下去."

他說著從他的袖中摸出折疊起來的一張紙,塞進楊凌手中道:"這是她的住址,呵呵,我可言盡于此了,去不去你自己拿主意."閔文建辦妥了此事,似乎十分開心,咧著大嘴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樣.

楊凌將他送出門去,看見門口已停了兩頂馬轎,鄭百戶帶些番子,還有稅吏和莫府的一些仆從站在門外.

楊凌與閔文建告辭,看著他上了轎子遠去,自站在蔓延著爬山虎的綠牆下,望著牆邊綠柳清河,摸索著手中的枝條癡癡怔立良久.

恍惚間,他似乎看到一個身著白衣,如同一枝綽約朦朧,弱不勝衣的芍藥般倩秀的美人兒自水間翩然躍出,正眉目含情地向他走來,那款款的步態,無處不媚的舉止,令人為之失神:"

君似名月我似霧,霧隨月隱空留露,

只緣感君一回顧,我便思君朝與暮.

魂隨君去天涯路,衣帶漸寬不覺哭,

惜歎年華如朝露,何時銜泥巢君屋……

三十六輪明月後,當為君作霓裳舞……"

楊凌喃喃吟完這最後一句.想起三十六輪明月後,自己和馬憐兒早已人鬼相隔,殊途難遇,心中不由一陣悲苦,他狠了狠心,將那張寫著馬憐兒詳細住址的紙緊緊攥成一團,正要順手拋下河去,卻聽身旁一人拍掌贊道:"好詩,好詩,若是卑下猜的不錯,這定是位多情的姑娘贈與大人的了."

楊凌回頭一看,只見莫清河站在身邊欣然鼓掌,他那位風情萬種的俏夫人立在一旁,也是目泛異彩,顯然極為欣賞.

江南風氣開放,迥異于京城北方,莫清河這位夫人倒也沒有太多避忌.自家老爺要去獅子峰,她便送出門來.恰聽見秧齡吟誦這首詩,不禁贊賞地對莫清河笑道:"老爺,妾身自今年六月聽到蘇州才子唐寅,為他的桃花庵別墅所作的那首《桃花庵》後,再不曾聽過如此有意境的好詩了,若是楊大人不見怪的話,可否容妾身將此詩記下呢?"

莫清河皺眉作勢道:"莫要無禮,怎可如此讓大人為難?"

楊凌笑道:"這卻無妨,"他說著順手將那紙團揣回懷中,說道:"待本督和莫大人從山中回來,再誦于夫人聽便是."

楊凌當著一位有老婆的太監,不便稱其為公公,改口稱之大人,莫清河夫妻二人聽了頓時臉上現出十分歡喜之色,莫夫人已巧笑倩兮地道:"方才只顧品這詩中意境,未曾記得全詞,大人只須再吟誦一遍,妾身便能記下."

楊凌驚訝地看了她一眼,倒沒想到這女子博聞強記,有過目不忘之能,當下他又將那詩說了一遍,莫夫人凝神聽了,然後喜不自禁的一擊掌道:"妾身記下了,我這便回去錄下."說著她喜孜孜的呀不到別,竟自穿花拂柳一般,領著兩個丫環回府去了.

莫清河向著他背影無奈的一笑,對楊凌道:"賤妾一向無狀,令大人笑話了."

楊凌道:"率性而為,是為真人,尊夫人性情坦率,毫無心機,這樣有何不好?呵呵,本官答應幾位客人,所以出來的晚了些,勞大人久候了,咱們這便去獅子峰一游吧."

莫清河聽他說"游"獅子峰,不禁呵呵一笑,二人各自上了馬轎,楊凌到了百二十人番子,莫清河也帶了四十名稅吏,一同奔向獅子山.

杭州有淡妝素抹的西湖,清清漣漣的富春,潮來潮去的錢塘,南吳山,北孤山,風景之處甚多,其實她的風光主要在于柔媚的江南園林和人文景觀,很多自然景物人為的痕跡很重,若是拋開那層意境,也就什麼都算不上了.

比如西湖邊上的蘇小小墓,要不是因為她是風流千古的江南名妓,有諸多文人墨客留下的"幽蘭露,如啼眼.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蓋.風為裳,水為佩……"一類的優美詩句,光看那一具墳塋,也就沒什麼味道了.

杭州風光本不以山見聞,獅子峰更是普普通通,在見慣了世界名山的楊凌眼中更是乏味之極,但就上這瞧來普普通通的一處山峰,卻產出了天下聞名的龍井好茶.

蘇杭的山,虎丘因泉而名,飛來峰因靈隱寺而名,這獅子山就是因龍井茶葉而聞名天下.

官轎進了山中,早有負責看守此山的稅監率人急匆匆迎了上來,將兩位大人讓進依山而建的一幢木屋當中.

楊凌在竹椅上坐了下來,呵呵笑道:"如此月份,若是在北方,早已秋風習習,百木凋零了,這地方卻是草木蔥郁,而且天氣依然如此酷熱."

莫清河說道:"江南水鄉,還算涼爽,再往南往內陸一些,可就更加炎熱了.來人呐,快給大人上杯好茶,解解暑氣."

楊凌聽了好茶二字,心中不禁暗暗冷笑,他摸了摸懷中揣著的那一小袋茶葉,只待那茶水端上品了滋味,便要當中向莫清河問個明白.不過他既已存了收服莫清河的念頭,倒也不想太為已甚,只想點撥壓迫他一下,令他臣服便是.

一個穿著寶藍色襟袍,蠟染的淡色花裙,纖腰上系著黑色腰帶,發系布巾的采茶女子,臉蛋上帶著盈盈地笑意,輕輕巧巧地走進房來,麻利地沏好壺茶,為楊凌和莫清河各自端上一杯.

楊凌端起那杯茶來,見雀舌般的茶尖兒還在水中滴溜溜地打著轉兒.楊凌瞥了莫清河一眼,慢條斯理的將杯子湊到鼻端下嗅了一嗅,不由又愣在那里.

這茶味道馨香撲鼻,與他在上海鎮時所品的極品皇尖味道完全相同.莫清河私藏好茶,供奉宮廷的茶葉比這要差了好許多,如今他當著自己這位京中來查辦的欽差,竟絲毫不知避忌,坦然將這茶葉奉上,難道他就不怕自己發覺有異,參他個欺君之罪麼?

楊凌愣怔了一下,抬眼望著笑吟吟正等著他品嘗味道的莫清河,按捺不住地問道:"莫大人,你這茶茶香四溢,沁人心脾,果然是極品皇尖啊.不過……本督在京時也喝過宮里的禦茶,皇上喝的貢茶比起你這茶葉來,可是差了不止一籌,不知莫大人做何解釋呀?"

上篇:卷四 楊凌下江南 第124章 詭譎難明    下篇:卷四 楊凌下江南 第126章 蓄勢待發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