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4章 大忠似奸   
  
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4章 大忠似奸


兩名候在班房外的衙役正在閑磨牙,陡聽房中一聲驚呼,不禁駭了一跳,他們慌忙踹開房門一看,只見兩張椅子倒在一邊,那囚犯已掙脫了繩索,將楊大人撲倒在地.

二人急忙撲過去擰住王景隆胳膊,卻發覺他身子已軟綿綿地毫無力氣,身下的楊凌滿身鮮血,也不知傷在何處,不禁怔在那兒.

楊凌喘息著道:"快將他拉開,這人……這人瘋了,掙脫了繩索猛撲過來,奪了本官的佩劍,險些將我殺了."

二名官差見楊大人不能說話,這才放下心來,忙將王景隆尸身丟在一邊,趕緊地把他扶起來,一邊向外邊喊道:"快來人,囚犯脫困,行剌楊大人啦!"

大堂上諸位老大人正在焦急等待,楊芳,王鏊幾人對楊凌成見已深,聽了王熙鳳平一面之辭,只道楊凌公報私仇,要利用督建泰陵的機會將王景隆折磨死,這在官場上是常見的事情,自然深信不疑.

王景隆求告無門,為示活命只能逃獄進京告狀也實在可憐,一時動了惻隱之心,生恐楊凌利用權勢壓迫巡城禦使將王景隆用刑打死,所以急急趕來,不料到了這里卻見楊凌人證物證俱在,竟然是王景隆買凶報複,頓時傻了眼.

幸好李東陽一番入情入理的話打動了楊凌,只要他不追究,以眾人的影響,皇上必不敢再加重王景隆的罪名,也算對故人有個交待了.劉健吃了口茶,猶豫地向李東陽問道:"賓之,你看楊凌肯網開一面麼?"

李東陽撚須笑道:"大人放心,楊凌並非心狠手辣之輩,趕盡殺絕的事他是做不出來.何況三公六部為欽犯求情,就是皇上也要賣幾分薄面,何況楊凌雖是苦主,事實上沒受什麼傷害."

王鏊冷"哼"一聲.憤憤地道:"他的面子還真不小,進京不到一年,每個月都要鬧出些事來,說起來帝陵一案,王尚書只是受人蒙蔽,才附議要求嚴懲楊凌,頂多罰優傣半年略施薄片也就是了,如今卻被趕到金陵.王景隆一進糊塗,為了替父解圍告他強買妓妾,按大明律以反坐論處,就算罪加三和等,處以最高刑罰也不過是杖一百,流放三千里,何況他被削去了功名亦可抵罪.偏偏他倒黴碰到皇上親自聽審,這欽犯當的實在冤枉.如果我們這些老家伙連這麼一個世侄都救不下來,今兒這事傳出去可是丟盡了臉面."

禮部尚書王華打趣道:"大明開國以來,三公六部一齊出面求情的欽犯,不是官身的除了洪武朝的沈萬三,大概也就只有王景隆一人了,難道楊凌的面子比太祖皇帝還大麼?"

他這麼一說,大家面上神色頓時緩和下來.說得也是,沈萬三多次拂逆君上,洪武皇帝最後還不是賣了臣子們面子,收回聖旨,改賜死為發配麼,如今坐在大堂上的官員哪個品秩不比楊凌高?不過是要他網開一面,免致王景隆于死地,他敢一意孤行?

戶部尚書韓文掃了眾人一眼,見楊芳,王鏊等人一臉的得志志滿,不禁暗暗搖頭,憑著他們的面子,他倒不信楊凌敢把王景隆怎麼樣,他只是擔心王瓊愛子心切,罔顧王法,果然遣人救王景隆脫逃.王景隆要不是倒黴成了欽犯,以王家勢力,這誣告罪也沒什麼大不了,但是如今既是欽犯,救他脫困就是無視君主,這罪可就不輕了.

他想了一想,瞧見胡周也在堂上,又不便說出心中擔心,楊守隨坐在旁邊,瞧見他臉色,知道老友心中所慮,不禁微微一笑,伸出一指在他襟上飛快劃了幾字:"家奴擅主,查無實據."

韓文瞧了輕輕"啊"了聲,是了,王瓊在朝中沒有仇家,只消以此理由搪塞,誰會落井下石,對一個七旬老人救子行為窮追不舍,豈不令人不恥麼?

他向楊守隨微微一笑,正要有所示意,便聽到堂下傳來驚呼囚犯行剌,幾位大人不由霍地站了起來,又驚又疑地望向外邊,只見一個衙差飛快地跑進來道:"啟稟大人,那囚犯掙脫繩索,意圖行刺楊大人."

"什麼?楊大人(那人犯)如何了?"胡周也顧不得自己官兒小了,和楊霖抑著問道.李霖問的是王景隆生死,他擔心的卻是楊凌的死活,如果楊凌在他這兒出了事,罷官滾蛋是免不了啦.

衙差哭喪著臉道:"楊大人受了傷,滿身是血也不知有多重,那囚犯已被楊大人反手刺死了."

劉健頓了頓足,領著幾位大人慌忙向堂下臨時囚禁待審犯人的班房跑去,到了班房中,早已聞訊趕來的玉堂春,雪里梅抱著楊凌正哭得淚人兒一般,幾位大人瞧見楊凌一身是血,也不知是王景隆濺的,還真是嚇了一跳.

楊凌畢竟是頭一次殺人,雖說聽了王景隆那般惡毒心思,怒不可遏,畢竟心中恐慌,加上自刺一劍也確實痛疼,所以臉色慘白,驚惶的神情倒不似裝地,再看地上躺著的王景隆,那絲惡毒陰險的笑容還掛在臉上,顯得異常猙獰,情形瞧起來真得如衙役方才所言.

李東陽震驚,痛惜,懷疑的神色在臉上一閃而過,趕過來扶住楊凌問道:"楊大人,你傷勢如何?"

楊凌見他問都不問事情經過,那雙眸子卻緊盯著自己神情,似乎想從中看出端倪,心中也有點發虛,好在他本來就臉色蒼白,誰也看不出問題,楊凌答道:"大人,下官也有心放過他,孰料他恨意太深,竟突然掙脫繩索奪了下官佩劍在我臂上刺了一劍,幸好他體力不支,下官搶回劍來,反將他刺死了.下官……下官倒不礙事."

李東陽看不出破綻,失望地站起身子,怔怔良久才歎息一聲,無力地擺手道:"楊大人沒有大礙便好.趕快替楊大人包紮一下,再送醫好好診治."

楊凌見這些人個個目光如炬,生怕待得久了言語間露出破綻,忙掙紮著站起來道:"下官已簡單包紮過了,只是失血過多,有些頭暈,實在不克久持.各位大人,如此結局實出下官所料……唉,下官……下官先告退了."

劉健等人瞧著他被玉堂春,雪里梅一左一右扶持著,搖搖晃晃走了出去,過了半晌楊守隨怒吼一聲:"胡扯!這小人分明是不想放過王景隆.居然假意應允,故意殺人,真是陰險!"

韓文苦笑一聲,用他剛剛劃過的字回道:"暗室之事,查無實據,這事只能成為無頭公案了."

在場幾位大人除了王華相信楊凌所言,李東陽有所懷疑外,其他人皆不相信王景隆會脫縛殺官,那不是自尋死路麼?是以滿面憤懣,可是這事兒真的是查無實據,又能無法質問楊凌.

謝遷苦笑一聲,歎道:"只是……當初我等信誓旦旦會保得王景隆無事,如今實在愧見故人了."

劉鍵此時已定下神來.微微搖頭道:"多說無益,唉!等兵馬司驗過尸身,老夫會派人來替他收斂尸體的.賓之,這事實在難以啟齒,麻煩你寫封信,告知王尚書吧."

李東陽默默地點了點頭,扭頭對胡周道:"將一眾人犯移交刑部審問,告訴他們,案情進展要隨時呈送給!"如今刑部尚書位置還在懸空,暫由大學士李東陽代理刑部,此案既涉欽犯,又鬧出了人命官司,小小的五城兵馬司自然無權過問了.

胡周聞言如蒙大赦,趕緊忙不迭地答應了.

楊凌坐在馬轎內,玉堂春,雪里梅也不避嫌疑地一左一右偎著坐著.王景隆只圖一時痛快,一番惡毒語言氣得楊凌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殺氣大起下將他殺了,但自刺這一劍他可不會太深,身上的血主要是王景隆腔中所濺.

可雖說如此,眼見他臉色蒼白,如今除了血袍,身上仍是一股血腥氣,二女如何不怕?玉堂春眼淚汪汪地道:"老爺,都是婢子不好,婢子擅作主張,連累老爺受傷,婢子願受老爺責罰."

楊凌心中猶在想著王景隆那些惡毒語言,聽了忍不住冷笑一聲道:"那個畜生,不思己過,只知歸咎他人,好象全天下都欠了他似地,該殺!"

"嗯?"玉堂春心思何等奇巧,聽了這話一雙妙目頓時詫然望向他,滿面疑問.楊凌心中一凜,雖說二女不會害他,這個秘密還是永遠不要揭開地好,他緩了口氣,轉寰道:"我好心想放他一馬,他居然刺我一劍,還不該死麼?"

要里梅恨恨地道:"老爺說得對,咱家又不欠他王家什麼,一直是他們在找咱家的毛病,伏著他老子做過多年的官兒,朝中人事雄厚,一而再再而三,欺人太甚了,不懂得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麼?死了都是活該!"

楊凌微微一笑,這小妮子比較單純,又愛恨分明,倒是好哄得很.玉堂春見他神色緩和下來,心頭一陣輕松.楊凌轉首瞧見,不禁又板起了臉,說道:"你不要得意,捅出這麼大漏子,我不罰你,府上的人還不都翻了天去?就算你誤以為是生"父上門求助,難道這事兒不該讓我知道?"

玉堂春聽他呵斥,一時自憐身世,不禁眩然欲泣.她是被楊凌贖買回來的,注定是人家的私有財產,無論是為婢為妾,都改變不了這種從屬關系,就算是生身父母也決定不了她任何事.

如今她瞞著老爺將私蓄財產偷偷拿出來饋贈生父,楊凌只須報官說上一聲,將她拉到公堂亂棍打死了也沒人同情她,她雖篤定楊凌不會這麼對她,聽見楊凌這般正顏面厲色,心中仍是又惶又怕.她卷著衣角作垂著頭不敢看楊凌,只是怯生生地道:"婢子知錯了.老爺要打要殺,婢子都不敢有絲毫怨言."

楊凌看她要哭出來的樣子,也不忍逼迫過甚,他扭過頭去道:"知錯就好,回去自己打夫人領家法!"

雪里梅才不信楊凌舍得責罰她們,如今聽他說讓玉堂春找幼娘領家法.夫人那麼好的人,待她們又象姐妹一般,怎麼會舍得責罰,老爺這分明是有意放水了.她躲在楊凌背後不禁悄悄吐了吐舌頭,從楊凌背後伸出手去.扯了扯玉堂春衣袖,向她扮個鬼臉.

楊凌在親軍護衛下回到家中,韓幼娘得了消息緊張的小臉雪白,慌慌張張地拉著他手,又不敢擅自去解他臂上包紮的傷口.只急得跺腳道:"快,快去請文心姐姐來."玉堂春見夫人模樣,又羞又愧,垂著頭站在一邊不敢作聲.

高文心這幾日不知在忙些什麼,搬了一大堆的醫書,沒事便在房中翻翻寫寫,韓幼娘見她有事要忙,平素也不叫人去打擾她.這時高文心正在房中翻看古籍,被雪里梅和一個小丫環拉了手就拉到夫人房中,愣愣地不知出了什麼事.

這女人一研究起學問來,也和男人一般有些不修邊幅,高文心文雅恬靜.頗象個大家閨秀,加上氣質雍容,個頭兒高挑,身材又比韓幼娘,玉堂春幾人成熟,平時便是穿上婢子衣服那氣質也不象是個服侍人的女子.

現在被她直接從自己繡房中拉了出來,只穿著家居的襦襖,一條湖水綠的敝口褲,繡發蓬松,那種成熟女子模樣兒說不出得動人.尤其體態豐盈,下身修長,穿著柔軟貼身地褲子,身體優美的曲線呈露出來,十分得誘人.

楊凌不是頭一次見到女人穿褲子,尤其她上身又是短衣,自到了這時代裙裝看多了,乍一瞧來感覺很是親切.高文心被他一看,頓時臉蛋兒一紅,急忙地走到他側邊,探視他身止傷口,不敢直接落在他的目光下.

那種敝口褲雖說是家居常服,卻是從棉褲發展來的,只可在內宅中穿著,要出門時外邊還是要套羅裙的,她怎好意思被楊凌注視?高文心臉熱熱地替他解開臂上胡亂捆紮的紙,巾,擼起袍袖查看了下傷口,不禁籲了口氣,微笑對韓幼稚娘道:"夫人不用擔心,老爺創口不深,現在血也止了,沒有大礙地,待婢子取些白藥來敷上便是."

韓幼娘聽了這才松了口氣,對楊凌嗔怒道:"相公帶了那麼多人去,怎麼還傷了自己,早知道幼娘就陪你去了.剛剛兒的可真是嚇死我了."

雪里梅嘴快,憤憤地把王景隆意圖劫走玉姐兒,被捕後又恩將仇報,謀刺老爺的事說了,聽得韓幼娘也憤怒之極.高文心聽了眼珠一轉,瞧向楊凌的眼神兒卻有點怪疑.

只見高文心遲疑一下,說道:"老爺,這傷口並不礙事,不過……長好後難免要留下較大的疤痕,請老爺移到婢子醫房之中,讓婢子施以刀針可好?老爺放心,婢子敷上麻藥,絕無疼痛的."

楊凌不以為然地笑道:"何必這麼費事兒?傷口又能不在臉上,有個傷口……呃……好吧",他說著一抬頭瞧見高文心眼色,里邊有幾分了然,幾分狡黠,楊凌可不是真的秀才,一見這種怪異的眼神,立即省到:莫非這劍傷是自刺還是他人刺傷,這時的人就可驗出?是了,角度,力道都有差異,若是對創傷有研究的人,難免會看出端倪,高文心這是要幫我做手腳了.

韓幼娘聽了又擔心起來,急道:"姐姐相公不是沒有大礙麼?怎麼……怎麼還要施以刀具?"

楊凌和高文心對視一眼,彼此心知肚明,楊凌不禁笑道:"幼娘,女神醫的醫術你還信不過麼?我聽說過,這才是高明的醫術,傷口會好得更快些的,你不用擔心,我這不是能走能跑麼?呵呵呵……"

楊凌笑吟吟地站起身來,說道:"我過去就好.你不要跟來了,免得見了血肉又擔驚受怕."

高文心眼中閃過一絲哲學神色.見他當先走出了門去,才微微一笑,對韓幼娘道:"不要擔心,姐姐只須兩盞茶的功夫,保證還你一個好端端的相公便是了."

韓幼娘臉兒一紅,假意嗔道:"幼娘當你是親姐姐,你現在也學雪兒她們取笑我,要是有朝一日……哼哼,人家可不喝你敬地茶呢."

高文心臉騰地一下紅了,又羞又惱地張了張嘴,可是又不敢把話說絕,她恨恨地跺了跺腳,趕緊逃了出去.

韓幼娘雖說見丈夫行動自如,也對高文心的醫術十分信得過,還是想跟去打個下手幫幫忙,可是她剛剛邁出兩步,玉堂春已怯怯地扯住她褂子,委委曲曲地道:"夫人,老爺受傷是因為婢子引起,請夫人責罰婢子."

韓幼娘啼笑皆非地道:"誰想得到王景隆會掙脫束縛行凶傷人呀?你別跟著添亂了."

玉堂春跪了下去,傷心道:"不管怎麼說,這事總是因為婢子引起,再說……再說老爺吩咐小婢找夫人領家法,婢子怎敢不從?"

韓幼娘趕忙地扶起了她,莫名其妙地道:"這怎麼說的,咱家哪有什麼家法.家法……呃……家法……".

************

第二日,刑部右侍郎魏紳就將審理結果呈報了李東陽,案子審得極為順利,根本不曾動刑,王平便招供受老爺招待留在京城照應公子.見公子在陵上折磨,這才擅作主張,雇了些人去救他出來,如今反害了少主人性命,只求一死.

那些流盜早有萬一被捕的准備,眾中一辭說是生活無著,流竄四方討個口食兒,受了王平重金誘惑,才幫他盜尸,救人,劫擄他人家眷.

魏紳調查一番,情況屬實,至于這些流盜身份,說地天南地北哪兒都有,既已取了口供,也沒有千里迢迢派人取證的道理,便將案卷移送李大學士.

李東陽見案情不曾牽涉王瓊,心中甚喜.漫說這主使人並無實據查到王瓊頭上,就算有甩懷疑,老友落魄金陵,幼兒又遭慘死,他也不會再做出落井下石的事來.

看看魏紳判得還算公允,按大明律,謀劫囚,造意者絞,從者流一千里,謀綁架未遂,主使者臨十年,從者杖一百,監一年,兩罪並罰,判了王平腰斬,幾個流盜杖一百,流放三千里,發配涼州雜木口遞去所充當車夫,俾運軍需.

李東陽拿起一張票簽來,提筆想了想,在紙簽上寫道:"量刑公允,擬欲許可.然皇上大婚在即,普天同慶,不宜郵包血,擬主犯絞立決,從犯赦杖刑,發配涼州.臣謹身殿大學士李東陽,六月二十七日."

兩行筆畫圓勁豐潤,遒麗的小楷寫罷,李東陽提起票簽來吹了吹,在簽上塗了點膠糊,輕輕粘在卷宗一角.

他蹙著眉毛望了那卷宗半晌,忽地扯過一張紙來,懸筆疾書,在紙上寫下楊凌兩個大學,下邊又寫下善惡,忠奸兩行小字,端詳片刻他提筆一勾,將"惡"字抹去,狼毫筆端懸在那"忠奸"二字上卻遲疑良久,難以著墨.

他歎息一聲,輕輕擱下筆,悠悠地道:"大忠似奸,大奸似忠,貌奸實忠,貌忠實奸,老夫一生閱人多矣,奈何……還是看不透你……"

上篇: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3章 不做君子    下篇: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5章 各有隱私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