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1章 景隆逃獄   
  
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1章 景隆逃獄


納采,問名之期,楊凌來到乾清宮正殿,只見乾清宮丹陛聖教坊司的人正在演奏禮樂,正殿內,一大幫太監,宮女,忙前忙後地布置著,殿中臨時設了兩張桌子,鋪上杏黃色緞子桌布,一桌上面放"節",另一桌上面放著"問名"詔書,旁邊盡是准備送往五軍都督府都督都知夏儒夏大人府上的禮物.

今日皇帝大婚,劉瑾幾個上不了台面的東西自然沒有露面的機會,楊凌找不到幾個熟識的大人,自在殿下站定,待欽天監監正莫道維神氣活現地宣布吉時已到,楊凌才瞧見正德皇帝打扮得齊齊整整在內官,侍衛,太監簇擁下隆重登場,在樂曲聲中步入乾清宮正殿開座.

有資格前來恭賀道喜的文武百官,王公大臣伏地叩拜,高呼萬歲.宣制官奉詔書,站在東側丹陛上,高聲宣詔,任命正,副二天使,去夏大人府上納采,問名.

這些程序楊凌已背得滾瓜爛熟,旁邊又有禮部鴻臚官可以有樣學樣,趨進趨退的倒也似模似樣,奉了聖旨,禮部鴻臚官任正使持節,楊凌任副使捧著問名詔書,儀仗,鼓樂頭前開路,自乾清宮出發,打開午門浩浩蕩蕩直奔夏府.

負責護衛隊儀仗的內官侍衛統領是苗逵,一路上正副二使並轡而行,苗逵自在側後率領禦馬監和大漢將軍儀仗,待到了夏都督府上,夏大人跪接天使了.把寫著女兒姓名,簡曆,生辰八字兒等內容的"表"呈交正天使,設盛宴招待天子使臣時,苗逵才得以與楊凌同桌而坐,至于儀仗,鼓樂和侍衛,只能蹲在院中捧著大海碗帶菜帶飯地勉強吃上一口了.

楊凌與不熟悉的官員不善言談,但他雖是副使,卻是當今皇上最寵信的外臣,而皇帝的內官近侍,皆與他交好,夏儒雖然馬上就要貴為國丈,也深知女兒要受皇上愛寵,少不得皇帝最寵信的內外臣子配合,因此對楊凌極是熱情.

楊凌等人納采,問名完畢,還要回宮覆旨的,所以夏家准備地酒水都是度數較低的江南米酒,清香中帶著股糯甜.天氣炎熱,這酒極解渴的,楊凌不免多喝了幾杯.

他趁鴻臚官和夏都督交談之際,喚過夏府一名仆役,問明淨手之處,起身向同桌眾大人告了罪,折身向茅房走去.

那家仆役殷勤地將他引至側院,指明地方便退了開去,今日夏家裝飾的富麗堂皇,花團錦簇,便連茅房口上也掛上了大紅凌,夏家的茅房砌得如同花閣一般,門口兒為了遮擋,植了幾棵櫻桃樹,紅瑪瑙似的櫻桃嘟嘟嚕嚕綴滿了枝頭.

楊凌拂開一枝探出的樹枝,走進去解手之後剛要離開,苗逵也閃身走了進來,楊凌想起苗逵是個太監,解手的時候自己在旁邊必然有點兒令他難堪,忙笑道:"苗公公,下官先回席上去了.

苗逵退了一步,擋住他去路,微微探頭向外看了一眼,這才呵呵笑道:"楊大人且慢,咱家跟來就是想和楊大人攀攀交情,給你我行個方便的."

楊凌心中一動,不動聲色地道:"苗公公此言怎講?還望能對楊某說個明白."

苗逵微微一笑,說道:"嗅家是不見真佛不燒香,今日舉動實是一片赤誠,廠督大人難道還信不過咱家麼?"

楊凌心中暗吃一驚,第一個念頭就是八虎之中必有人與苗逵沆瀣一氣,建內廠是正德皇帝昨日臨時起意,當時殿中並無小太監侍候,就算兩廠一衛如何了得,也不可能無孔不入到這般地步,除非劉瑾,谷大用,馬永成,戴義四人中有苗逵的心腹.

楊凌心中暗暗吃驚盤算,臉上卻堆起笑意道:"哦,原來苗公公說地是這件事兒,呵呵呵,楊某不敢相瞞,皇上忽然下了這麼個旨意,楊某也正丈二金剛摸不著頭呢,核計著過上幾天沒准兒皇上的心思就淡了,所以這八字還沒一撇的事兒也沒敢往外張揚,不知苗公公說的方便是……"

苗逵一雙細長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嘿嘿笑道:"咱家奉先帝爺旨意重開西廠還沒多久,這事兒多少有此經驗.說起來今後你我都是要為皇上辦事的,楊大人籌辦內廠如果有什麼為難的地方,只須一句話,咱家必定全力協助."

楊凌淡笑道:"多承苗公公關懷,要說起來東廠開了有些年頭了,西廠也有先例在前,楊凌就算奉了聖旨新建個內廠,也不過是小門小戶小打小鬧罷了,上不得台面的東西,說來實在沒有什麼可操辦的,不敢勞公公費心."

苗逵本也沒指望楊凌答應,聽了楊凌的話,苗逵收了笑容,表情凝重地道:"楊大人,外廷對于咱們廠衛可是一點好感也沒有,至于咱們廠衛內部,東廠錦衣衛是穿一條開襠褲的,西廠雖說有督察東廠,錦衣衛的職責,可是他們樹大根深,實力雄厚,咱家可是在范亭,張繡手上吃了不少啞巴虧.

咱家做了這西廠廠公,人人看著風光無限,可是每日里疑心吊膽,生怕有什麼把柄落在他們手中,哪象面子上那麼好過.楊大人一開內廠,不但對他們有掣肘之權,而且還要將司禮監稅察之權奪于自己手中,簡直是將他們的一條大財路給斷了,恐怕……到那時滿天下的東廠番子和錦衣衛都要絞盡腦汁想著尋大人的毛病了."

他陰惻惻地一笑,道:"擋著他們財路的人,向來只有死路一條,楊大人不擔心一朝失手陰溝里翻船麼?錦衣衛一百八十道酷刑.烹煮,抽腸,鋸割,斷椎,灌鉛,梳洗,每一樣都是能讓鬼聽了都發抖的酷刑,而且大人有家室之累,就算聖眷正隆,也架不住東廠錦衣衛有心算計吧?

咱家這西廠是以禦馬監為班底,如果咱家沒有料錯,楊大人成立內廠,必以神機營中親信籌組,你我嫡系同出于軍中,彼此可謂大有淵源,所以咱家才冒昧進言,不知楊大人以為如何?"

楊凌聽了這才恍然,他心中飛快地盤算了一番,自己雖同錦衣衛有著密切關系,但一旦發生利益沖突,就算張繡肯放過自己,錦衣衛整個權力層也斷然不肯甘休,而東廠,乃至東廠背後的司禮監,被自己搶去稅監之權,更是絕不會放過自己.

苗逵如此開誠布公,就是料到了自己必然面臨的局面根本沒有選擇的余地.看來西廠重開,攤分了東廠和錦衣衛的部分權力,明里暗里已經遭到東廠和錦衣衛的打壓了.所以苗逵才迫不及待地想拉自己作為盟友.

這對自己來說實是難得的機會,這件事合則兩利,分則兩敗,如果自己真被推上那條路,那就是沒得選擇地選擇.楊凌想到這兒,當機立斷道:"楊某自奉了聖旨,心中也自忐忑不安,如果有苗公公提點幫助,那是楊某的福氣.彼此合作,楊某求之不得."

苗逵眉梢兒一挑,呵呵笑道:"好,咱家沒有看錯人,楊大人果然爽快,如此我們便一言為定."

苗逵說著舉起手來,與楊凌輕輕相擊三掌為誓.

西廠廠公苗逵,內廠廠督楊凌,便在當今皇後娘家的茅廁之中定下了合作大計.

………………

泰陵上,一群蓬頭垢面,衣衫襤褸的囚犯赤著腳,抱著嘩啷作響地細鐵鐐,在監式的號子指揮下,努力地拉著纖繩.地了鋪著一排細木,數十條繩索系著一只碩大無比的石龜,正在向工地上拖運.

但是這些囚犯只能負責地面工程和周圍的河道清理,果樹栽種等工作,要害地方是絕對不許他們經手的,如果要這些囚犯進到地宮作工,那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們要給皇帝老兒陪葬啦.

此時運往工地的石龜,龜甲上方是一體雕成的一座聖號石碑,整只石龜因此奇重無比,身子前傾與地面幾乎成了三十度角的囚犯群中,忽地有個犯人肩頭的繩索斷了,那人猝不及防,一頭栽到地上,嗆了一嘴土,下鄂頓時鮮血淋漓.

他吃疼之下還未及慘呼,劈頭蓋臉又挨了監工幾鞭子,抽得衣衫破裂,露出後肩細皮白肉,被抽處已肉綻血流,痛得他一哆嗦,倏地扭過頭來凶狠地瞪向那監工.

這監工也是牢犯,只是與工頭關系較好,才得了輕閑差事,本來就是凶神惡煞的人物,被人多瞧一眼都能動刀子的痞貨,見這面目清秀的犯人竟敢不服氣,不禁冷笑道:"狗娘養的,還敢瞧老子?"說著長鞭呼嘯,"啪"地又是一鞭子,抽得那犯人一激靈,頸上頓時鮮血淋漓.

這挨打的囚犯就是南京禮部尚書王瓊之子,工頭兒早得了戴公公的囑咐,對這個新來的囚犯要好生照應,平素什麼活苦,什麼活髒就安排他去干什麼,吃飯最後一個,睡覺挨著馬桶.

那些犯人原本就喜歡欺負新人,瞧見工頭兒舉動,更是有心買好,這個眉清目秀,一表人材的書生,被他們呼來喝去,折騰地苦不堪言.

可是這個一看就是不通事務的紈绔子弟,剛來是畏畏怯怯的象只兔子,慢慢地卻象脫胎換骨似的,變得越來越堅強,這些本來就是苦力出身的犯人也叫苦不迭的苦活累活,他居然咬著牙挺了下來.

前日晚上,有個好男風的囚犯趁他疲憊不堪呼呼大睡時,想扒下他的褲子弄弄這個細皮嫩肉的書生.他驚醒過來竟象野獸般一聲嘶吼,撲過去咬住那人耳朵不放,最後被人拉扯開時,他竟將那人耳朵整只撕下,大口吞咽下去,嘴角血跡淋漓如同魔鬼.

這一來倒把那些囚犯震住了.普通的犯人就此不敢再隨便欺負這個看起來文文弱弱的年輕人.王景隆從刑部大牢剛剛解往泰陵時,內閣三大學士的貼子就到了,這三個人便是內相王岳也不敢不給幾分面子,何況戴義,所以他不得不打消將王景隆整死的念頭,但既是欽犯,讓他吃些苦三位大學士也無話可說.

如今的王景隆,再不複當日風度翩翩的佳公子形象,披頭散發,臭氣熏天,和那些囚犯毫無二狀.那些監工見他挨了一鞭子竟不畏怯,瞪著一雙野獸般血紅的眼睛死死盯著自己,不禁惱羞成怒,手中長鞭刷刷地抽下來,怒喝道:"作死麼?還不快去干活,當老子不敢打死你?"

此時兩輛送菜的騾車晃晃悠悠地從旁邊經過.車上販菜老板瞧見有人挨打不禁笑道:"哎喲,大爺您可悠著點兒,這鞭子耍得是好,可這鞭梢兒一個不小心,莫要鉤走了小的眼珠子."

這菜老板話說得風趣,又開口奉承那監工犯人是大爺,那監工覺得甚有面子,不覺呵呵一笑收了手,得意洋洋地道:"怕個甚麼,我這鞭子二丈外能滅得了蠟燭,還能刮到你臉上去?哈哈哈,過去過去."

王景隆感激地瞧向那販菜老板,目光到處身子忽地一僵,眼中放出狂喜的光芒,瞬也不瞬地死死盯著販菜老板旁邊坐著的幫傭.

那人四十多歲,面目平庸.看起來毫不起眼,但王景隆一眼就認出他是父親身邊追隨三十多年的內書房管事王平.王平對父親忠心耿耿,漫說王家現在還沒有倒,哪怕王家淪落到沿街乞討的地步,他也不會拋棄舊主,如今父親已去南京赴任,他扮作菜農到陵上作什麼?

王景隆的心不禁怦怦急跳起來,王平瞧見小少爺折磨得幾乎不成人形,眼淚幾乎下來,他急忙使個眼色,倏地轉過了頭去,趁人不備拭去眼角淚水.

王景隆會意,乖乖地走回去系好繩子隨著監工的號子努力地拉動石龜,這一刻他渾身熱血***,似乎充滿了使不完的力氣,父親沒有忘了他,父親為了自己,竟然甘冒殺頭之險,派人來救自己出去了.

王景隆功名被削再不能出山仕為官,就是這欽犯身份都不知道哪一年皇上才會開心赦免,所有的一切,都是拜玉堂春所賜,他對玉堂春已恨水能將她剝皮拆骨,一口口吞掉才能解了這無邊的怨毒之意.

靠著這無窮無盡的仇恨,一切折磨羞辱他都隱忍了下來,他的前程沒了,人生毀了,心中唯一的目標就是要把玉堂春活活折騰死才甘心,如今終于有了機會,王景隆怎會不欣喜若狂.

石龜被拖運到地方,囚犯們又被打發到帝陵側栽植果木,王景隆被安排扛著兩只糞桶,去五谷輪回之地擔挑官兵工匠們特征的排泄物.王景隆兩只肩膀早被磨得潰爛不堪,一直沒有機會痊愈,擔著扁擔那陣痛楚似欲鑽心.

他挑著兩擔糞便蹣跚走過一叢草木,耳邊忽地一聲喚:"三公子!",語落,管事王平從草叢中倏地鑽了出來,鬼鬼祟祟地四下看了一眼,撲過來抱住王景隆淚流滿面地道:"公子,你怎麼被折磨成這副樣子了?"

他瞧見王景隆蓬頭垢面,赤裸的腳踝血跡斑斑,身上被鞭笞地不成模樣,不禁傷心流淚,王景隆急忙放下擔子,厲聲低喝道:"現在不是哭的時候,快說,是不是父親叫你來教學秩序稱?"

王平擦了擦眼淚,忙不迭點頭道:"老爺知道咱們家是得罪了幾位築陵大臣,公子爺到了這里必定九死一生,因此臨走時已安排了一切,忠小的將您救出去."

王景隆焦灼地道:"怎麼可能?帝陵外圍有官兵把守,你看我現在模樣,又戴著腳鐐,逃不出多遠,就要被人抓回來了."

王平忙道:"少爺忽急,老爺已有萬全之策了",他抬頭四下看看,一腳踹翻了糞桶,拉拄王景隆手道:"快.跟小的來.",說著一扯王景隆,鑽進了草叢之中.

王瓊為了寶貝兒子煞費苦心,他臨走之前已安排最為忠心的家仆王平留在京中,先找到刑部一個當年他提撥推薦的管事幫助買通一伙亡命之徒協助,打聽到給陵上送菜的人家後,命他們盤下了這家菜店,然後制了輛有凹槽翻板可以藏人的騾車,准備將兒子救出.

只是這計劃中獨缺一具身形相似的尸體,是以才拖延了這麼些時日.直至昨天,王平打聽到一戶人家的秀才去世,年齡身形與王景隆相似,這才趁夜盜墓,取了尸體趕上陵來.

方才到了工地卸了蔬菜後,王平趁人不備和人將那尸體帶到僻遠山谷中.系上鐵鐐,換上一身仿制地破爛囚服,將臉頰砸得稀爛,然後拋入谷中,這才趕回來搭救少爺.

王平將王景隆帶到那停在草叢邊的騾車上,重金買通的那幾人正在車子周圍,狀似剛剛解手回來,四下觀察著周圍情形.王平匆匆上車.掀開一塊木板,露出一個僅容一人躺下的凹槽,急道:"少爺,快躺進去."

王景隆也顧不上說話,急忙搶上車去躺進凹槽,王平蓋好木板,緊張的心情一放松,竟一下子癱在車上.雇傭的那幾人中領頭的是一個滿臉絡腮胡子的漢子,他見事已辦妥,吐掉嘴中的草梗,跳上車輕輕跺跺木板道:"牛老板,這個就是你兄弟?事已辦妥,咱們趕快回去吧,剩下那一半銀子……"

王平陪笑道:"黃老大盡管放心,銀子我已叫人備好了,只要我兄弟一離開泰陵到了安全的地方,剩下的七百兩銀子便馬上雙手奉上."

一臉胡子的黃老板呲著黃板牙兒滿意地一笑,招呼道:"兄弟們上車,走啦."

王景隆躺在車底,屏著呼吸,心都幾乎跳出了腔子.車子駛出泰陵工地,守在外圍的官兵見是每日送菜的那兩輛騾車,隨意向空車上看了看,便揮手放行了.

王景隆的身子一直繃得緊緊的,好象隨時都能呼地跳起來,聽到那軍官喝令放行的聲音,王景隆象被抽去了筋兒一般癱在里面,這時才驚覺全身被一層冷汗濕透.

他躺在車底,咬著牙在心底獰笑發誓:"我回來了,玉堂春!你等著吧,王景隆被你害得這麼慘,我不會就這麼隱姓瞞名苟且偷生,我要你死!一定要你苦不堪言地死!哈哈哈哈……!"

*********

皇宮西北部的雨花閣前,兩名小太監打開殿門.楊凌和身著一身便服的正德皇帝一左一右站著,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遲疑半晌才神色怪異地踏時大殿.

殿中供奉著五具佛像,每具佛像都有一人來高,勉強看出好運佛像都是一男一女子互相摟抱,只是長相體態都怪異了點兒.

後邊隨進四個小太監,手里捧著托盤,楊凌從盤中取出三枝香來,小太監趕過去,在主佛像的香案上點起香燭,楊凌就著燭火將香點燃,揮手撲熄了火,遞給正德.

正德走上前去看看那五具奇形怪狀的佛像,然後舉手供了三供,將香插入香爐,四名小太監見狀悄悄退出了宮門,將宮門掩上.

楊凌這才干咳一聲,說道:"皇上,人倫大事,上祭宗廟,下續香火,皇上大婚在即,應該對此有所了解才是,咳咳,請看這里……".

他走到第一尊佛像前,蹲下身去尋到禮冊上說明的機關,使勁兒搖了幾圈兒,然後轟隆一聲響,那男女合體的佛像便機械而生硬地做起了交合動作,楊凌尷尬地指著交合部位道:"皇上,您看這里,聖人也說,男女飲食,人之大欲存焉,人成年之後,就會娶妻成親,這夫妻嘛,就會做這交合之事,就象這……這樣……".

正德皇帝看得小臉一白,吃驚地道:"楊侍讀,你說,就……就……就這樣?朕和皇後也要這樣嗎?"

楊增值瞧他膽戰心驚的模樣,不禁苦笑:似乎自己事先想得太簡單了,到底要怎麼說才能讓他感興趣呀?難不成給他來段兒葷段子?就算是講葷段子,就這配音配圖也影響情緒呀."

楊老師硬著頭皮想道:"只要不讓他產生畏怯心理就好,我實在教不明白……不是上過這理論課之後,皇上還要和八位選出來的'司門’,'司帳’,'司寢’宮女行房事麼,有那些年長些的宮女陪他作愛,他還能不懂麼?我這個老師……還是混混算了……"

上篇: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0章 大婚副使    下篇: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2章 熱身運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