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三 初登大寶 第91章 定計除奸   
  
卷三 初登大寶 第91章 定計除奸


楊凌聽到'韓幼娘’驚呼時的聲音,便已覺得不對勁兒,于是這一巴掌已經收不回來,"啪"地一聲響,手感果然與幼娘不同,綿綿軟軟的雖有彈性卻不像幼娘那般結實.

楊凌正發愣的功夫,韓幼娘掐著一把水靈靈的小蔥兒,從里屋攸地一下響了出來,口中驚喜地叫道:"相公回來了?"她這一跑出來,瞧見面前情景也不由的呆住了.

楊凌莫名其妙地摞下懷中抱著的女子,那女孩兒臉蛋羞的跟紅瑪瑙似的轉過身來,楊凌一瞧竟是玉堂春,自己的臉也騰地一下紅了,他訕訕地道:"你怎地穿了幼娘衣服,還……還剪短了頭發,這個……這個……我……"

玉堂春滿面通紅,芳心中也不知是羞是惱,見自家老爺訕訕的頗不好意思,她也怪不自在的,慌慌張張的還忍著羞意蹲身施禮道:"大人回來了".

蘇三施過了禮,眸光一轉,瞧見從里屋趕出來的幼娘和小云正瞧著自己,頓時更加困窘.想起方才楊相公一巴掌拍的那叫一個響,現在臀部上麻辣辣的都直癢癢,幼娘姐姐和小云一定是聽見了,她忍不住捂著紅布似的臉蛋兒趕緊跑了出去.

小云姑姑忍著笑道:"小婢見過老爺!"說著她不待楊凌答話,趕緊見機閃了出去.

楊凌嘿嘿干笑兩聲,說道:"她怎地穿了你衣裳,還剪了頭發,我一時……".

韓幼娘表情怪怪地道:"兩位妹子衣衫都有繡花,為了給皇上服喪.便換了穿我的,她說今後不用歌舞娛人,就……就剪了頭發",她說著話兒.已走到楊凌身邊.仔細打量他半響,幼娘嬌軀一縱,已翩然撲入楊凌的懷中,顫聲道:"相公,人家……人家好想你……都想死你了……."

這一聲喚蕩氣回腸.喚得楊凌也不禁兩眼濕潤,幼娘小鳥依人般地依偎在他懷中,眼波盈盈,撫摸著他的面頰癡迷地道:"相公黑了/瘦了,可是……也強壯了,斯文中還多了些威武呢."

楊凌眨了眨眼睛,欣然道:"當然了,相公現在可是威武伯呢."

韓幼娘溫柔地點著頭道:"嗯,妾身知道了.這事傳著快呢,街坊們早向妾身道喜了."

楊凌蹙了蹙眉,奇怪地道:"怎麼老是妾妾的,你一向不這麼說話,聽著怪別扭地."

韓幼娘抿嘴兒一笑.柔聲道:"相公現在有官有爵,家里可不能沒點規矩,以前妾身不懂事,這還是請教了玉兒妹子才曉得的."

楊凌搖頭笑道:"相公不喜歡,聽著像你矮我半頭似的,還是自稱幼娘我喜歡",他俯身在幼娘耳邊.低聲道:"尤其是你樂極的時候,一直叫著'幼娘要死了,幼娘要美死了’,相公聽了心里就像有根水草兒在撩撥著似的,癢癢著呢."

韓幼娘聽地紅了臉,羞羞怯怯地道:"相公,妾身……人家……".

楊凌瞪了瞪眼,手掌威脅地從她的纖腰移下去,蓋住豐隆的翹臀,作勢輕拍了兩下,幼娘嬌軀一顫,忙不迭道:"幼娘,幼娘,是幼娘想相公了."

楊凌美滋滋地笑了笑,柔聲道:"真的想了?"

韓幼娘趕緊認真地點頭:"嗯嗯嗯,想了,真的想了."

楊凌微微眯起眼,壞笑道:"都哪兒想相公了?"

韓幼娘已不是未經人事地處子,一聽相公這話,臉頰頓時紅的像朵盛開的石榴花,咬著嘴唇不敢答這羞人的話兒.

楊凌在她辱上親了一口,呵呵笑道:"我的寶貝兒還害羞呢,相公不問便是."

韓幼娘頓時松了口氣,不料楊凌又道:"那你說,想相公哪兒了?"

韓幼娘嚶嚀一聲,把發燙的臉蛋埋進他懷里,小拳頭一通胡亂地捶打,嘴里昵聲不依道:"相公好壞,相公一回來就欺負人家."

楊凌抬起她的下巴,見小妮子顰眉似鎖,嬌喘如絲,貝齒輕咬著紅唇,顯得分外嫵媚動人,心中頓時情熱不已.他再也忍不住一把將幼娘攔腰抱了起來.韓幼娘趕緊攬住了他的脖子,吃驚地道:"相公……你……你做什麼?"

幼娘對上楊凌那對噴火的眸子,立時醒悟過來,馬上身子也軟了,力氣也沒了,反對地聲音更是說不出來,只敢吃吃地道:"大……大白天兒的,門……門……".

玉堂春,雪里梅和小云在院子里站了半晌,就見一只草鞋伸出來哐哐兩聲將門踹上了,片刻的功夫就聽里屋一聲嬌呼,過了片刻只聽大老爺的聲音怪叫起來:"呀,你的手剝了蒜地!好熱,好辣……嗯……喔……喔……"

看看再無聲音傳出來了,雪里梅臊得面紅似火,壯著膽子趴在玉堂春耳邊顫顫地道:"老爺好過份,怎麼……怎麼白晝宣淫哪."

玉堂春被她急促的鼻息噴在耳朵里,自己鼻翅急促,臉蛋兒嫩的像要滴出水來.她還沒說話呢,小云忽然紮撒著沾滿白面的小胳膊大驚小怪的叫道:"壞了,壞了,人家的饅頭……".

…………

楊凌將王景隆送出門去,回到堂屋中坐下,不由長長地出了口氣,虛情假意的客套還真夠累的.這位王三公子比他還大著兩歲,可是人卻幼稚地很.明明對他滿懷的怨恨,神色間根本不會掩飾,還要低聲下氣地求人,也真夠難為了他了.

旁邊扮作婢女地玉堂春乖巧地遞過一杯茶來.楊凌接過喝了一口.瞧了她一眼笑道:"你看這位王公子如何?"

楊凌接見王景隆時,特意把玉堂春和雪里梅都叫了來扮作侍女,想看看她們對王景隆的看法.玉堂春昨日被他在臀上拍了一巴掌,一直不好意思見他,直至今日被他召喚.才羞羞答答地出來.

聽了楊凌問話,她側頭想了想,蹙眉道:"這位王公子雖是世家子弟,但胸無城府,言語幼稚,看起來也不過爾爾.我覺得他央求大人的話實無幾誠意".

楊凌聽了大出意外,這兩人不該一見鍾情才對麼?怎麼蘇三對他卻是這麼個評價?

他卻忘記了記憶中的蘇三與王景隆相遇是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那時地王景隆不過是一個年少輕浮地紈绔子弟,空長了一副好皮囊,而蘇三卻是倚樓賣笑的妓女,根本無權挑選恩客.能遇到這麼個年少多金,又俊俏多情的官宦子弟已是燒了高香.她怎麼不就此將自己的幸福系在他的身上.如今心態身份不同往日,她看人自然角度也有所不同.

另一邊雪里梅嫣然笑道:"王尚書有三個兒子,大公子在金陵為官,二公子在杭州為官,這位三公子年紀比長兄小了三十歲.聽說是王尚書第妾生地庶子,不過王尚書五十歲上才得了這個幼子,所以對他十分的寵愛.

這位王公子平素與京師貴介公子們章台走馬,柳巷賞花,也是個一擲千金的主兒,不過他頗有名氣才氣兒,將來沒准兒也是要做官的.王家一門官吏,門生故舊甚多,今日大人賣他個順水人情,對自己也是大有助益的."

楊凌笑了笑,往椅背上一靠,閉上眼睛想了想,這位王景隆的確是一表人才,雖有些浮華不實的神氣,不過那是京師這些貴介公子的通病,也不算什麼問題.

只是瞧這兩位姑娘和他根本不來電,看來什麼一見鍾情,夙世姻緣都是扯淡,人的感情是最不可琢磨地東西,際遇一變,很多事情都不可再循常理來了.

他歎了口氣,站起來伸了個懶腰.不料他的手剛伸出去,玉堂春就條件反射地向旁邊一躲,倒把楊凌又好氣又好笑,他閃眼瞧見雪里梅捂著嘴兒在一邊偷笑,不禁假意嗔怒地瞪了她一眼,擺了架子喝道:"放肆!去拿官袍,老爺我,要進宮."

…………

王景隆騎在馬上神思恍惚,自見了那兩個靈秀脫塵的美婢,那驚豔的倩影便一直縈繞在他心里,方才在楊家不敢抬頭多去看上一眼,這時候想起來滿腦子就是一個美字,卻想不起她倆的清晰模樣了.

昨日他來拜訪楊凌,只有一個小丫環來應門,今日複來,果然如願見到了楊凌,而且得到了他幫忙進言地允喏,更令他驚羨的是,立在楊凌身後的兩個美婢.

那兩個美貌婢女千嬌百媚,麗質盈盈,比自己的夫人可要漂亮許多了,更難得的是,雖說那兩位姑娘都是侍女,可是那種神情氣質卻有大家閨秀的風范,看著實在叫人心動,王景隆想著兩位姑娘的嬌俏模樣,不禁惋惜地歎了口氣:從來佳子配才子,怎麼她們卻落到了楊家,真是明珠蒙塵啊.

前方行人漸多,王景隆搖搖頭,拋開憐花惜玉地心思,放緩了馬速.這些日子老父出了事,王景隆四處奔波求救于父執輩的官員,平素吟花賞月的所在也顧不上去了,今日實在推卻不過,他已答應好友去"醉仙樓"飲宴.

如今得了楊凌那權臣答應幫忙,想必父親定可無恙出獄,王景隆的焦慮也輕了許多.他來到"醉仙樓"下,一個小二滿臉堆笑地迎上來道:"喲,王公子,您可有日子沒來啦,快樓上請,還是綠珠閣,公子爺們都等著您呐."

王老尚書被皇上下了大獄,這小二也早聽說了,可是他哪敢當面找不痛快,只是故作不知,王景隆將馬缰往他懷里一丟,嗯了一聲徑直上了三樓.

"醉仙樓"在京師算是一流的大酒樓,一共三屋,四四方方的樓閣,中間圍成了個院子,植著許多奇花異草.平素這晨飲酒談笑,絲竹雅樂聲起,美妓翩躚起舞,端的是人間天堂.

如今舉國為皇上服喪,雖然大明的酒樓客棧都照常作生意,以接待南來北往的客商行人,不過音樂舞伎是嚴格禁止的,所以清靜了許多.

三樓綠珠閣內,六位貴介公子正在飲酒談笑,見王景隆進來,一個公子撫掌笑道:"順卿,你可來的遲了,該當自罰三杯才是."

男子二十行了成人禮,便可賜以表字,王景隆的表字順卿就是這位楊霖公子的父親楊芳楊詹事取的,兩家一向有通誼之好.王景隆強笑了笑,抱拳施禮道:"小弟路上先去了趟威武伯府,所以耽擱了些時間,諸位兄台好友莫怪,莫怪."

楊霖聽了推杯道:"甚麼?順卿竟去求那威武伯?哼,那奸佞讒言媚上,鼓惑聖君,朝野誰不側目視之?順卿竟向他屈服,求他為令尊出面,此事傳揚出去,王老尚書一世英名都要蒙汙了."

旁邊幾位公子都連連點頭,刑部侍郎的公子趙雍冷笑道:"聽說那賊子為了留在皇上身邊,勾結內宦讒言在京師劃出皇莊七座,改任了皇帝的親軍侍衛統領,如今又鼓動皇上下旨,不許富省官員在本省任職,以至大臣們怨聲載道."

另一位公子也不悅地道:"十年寒窗苦讀,誰不想功成名就,錦衣玉食,得以風風光光衣錦還鄉?我是浙江人,難道我若做了官只能去苦寒偏僻之地,卻不能回家鄉任職麼?順卿結交這樣人物,真是叫人不恥!"

王景隆被說的玉面通紅,羞憤地道:"諸位好友,家父年老邁年高,如今被關在天牢中,為人子的怎能不憂心如焚?我雖強顏歡笑,上門求助,其實恨不得將那賊子銼骨揚灰,才解我心頭之恨."

楊霖拍案道:"這才是讀書人的風骨,奸佞不除,朝野不安,如今楊凌根基未穩,還有機會除去他,若坐看他勢大,豈非天下禍事?"

趙雍歎道:"談何容易,如今他正在陛下的面前得寵,三位大學士雖對他不滿,似乎也無意除去他,我等百無一用的書生,能奈何得了他麼?"

楊霖笑道:"賢弟何必自甘菲薄,楊凌既是奸佞之臣,必多不法之事,我等若是用心探訪,總能抓住他的把柄,到時將確鑿證據吳于禦前,還斬不得他麼?就算皇上寵信他,此法行不得,只要我們尋了機會,就憑我們七個滿腹經綸,飽讀詩書的才子,難道就想不出辦法懲治這賊子麼?"

王景隆精神一振,恨聲道:"不錯,我們可以著家丁仆役盯著他,搜羅他違逆不法的證據,一朝將他扳倒,我們七君子之名聲傳宇內也".

上篇:卷三 初登大寶 第90章 焦芳用計    下篇:卷三 初登大寶 第92章 皇莊風云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