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二 閉著眼睛闖京城 第61章 不良學生   
  
卷二 閉著眼睛闖京城 第61章 不良學生


"少年兒童正是長身體的時候,睡眠不足會嚴重影響身心發育的".楊凌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在心中暗暗嘀咕.要不是他還有幾分自知之明,知道自已的身份,一定會對面前這位滔滔不絕的侍講學士謝遷提出鄭重抗議.

木齋先生正講得興高彩烈,唾沫橫飛,端端正正坐在案後的朱厚照和楊凌肩並肩兒,一臉木然,眼神呆滯,這種石化狀態已經持續了快一個上午了.

但是半個時辰前楊凌開始打哈欠,從他打了第一個哈欠開始,就象傳染一樣,兩個不良學生的哈欠開始此起彼伏.

哈欠一打完,溢出的淚水就讓眼睛變得濕潤了,看在謝遷眼中,還以為太子和楊侍讀被自已精彩生動的授課內容所打動,于是講得更加來勁了.

楊凌又無聊地打了個哈欠,悄悄撇了撇嘴.先雞起床不說,這老學究講的課也實在是枯燥無味,聽說朱厚照三個師傅里邊他的課講的最是無聊,還真是不假.估計那些內容是古往今來的太傅們的標准教材,足足講了上千年了,滄海都變桑田了,他講的仍是那些亙古不變的內容.

既不聯系實際,更不展望未來,至于世界局勢?笑話,在謝大學士眼中,除了大明還有世界嗎?更可惡的是這大學士仗著自己高考狀元的功夫,淨說些書尬垃里刨出來的內容,還盡是生僻字,好象不如此不足以展示他的博學,

楊凌以手觸額,假裝低頭沉思,借著手掌的掩護開始溜號,他歪著頭打量著一旁的古董架.紅木古董架上是一排排的稀世奇珍,楊凌的目光停留在一只溫潤透亮的白玉葫蘆上,好漂亮的羊脂玉葫蘆,一看就價值不菲,那優美的線條,就象......就象幼娘的胴體.

脂玉凝光,曲線圓潤.呵呵,我平時都被幼娘刀削般的香肩和細細的蜂腰給騙了,只以為她的身材都是嬌小玲瓏的,可是當她俯在床上,一頭溫柔的秀發半掩住紅潮似火的俏臉時,那雪白的,窄窄的肩膀兒,纖纖一握的腰肢,襯得下邊兩團玉股異樣的肥美圓碩,和那苗條的上身形成無比誘人的對比.

那兩瓣春彎玉股雪溜溜軟彈彈的,隨著自己顛狂的動作,晃起了一波波眩目迷人的白浪,在幼娘似不堪忍受,卻又頑強的抵抗著的嬌喘呻吟聲中,前端觸處嬌嫩嫩滑溜溜,快美無比,真是令人銷魂呀.

當一番顛狂後,把她輕盈的身子赤裸裸地抱在懷里,坐在膝上,兩個人也不說話,就這麼臉貼著臉兒,靜靜地坐著,聽著她的呼吸,感著她的心跳,那種貼心的感覺......

真真愛死她了,趕明兒得抽空兒給幼娘置辦些妝台,立鏡,羅帳,紗衾,我要盡我所能,讓幼娘活得更開心,這麼好的娘子,我可不能虧待了她,才是個十六歲的小姑娘,擱現代還靠爹媽養活照顧呢,她就天天給我洗衣做飯,持家渡日,天天四更就得起來給我做飯,唉,在她眼中,她是依在我身上的藤,可在我心中,她才是我倚靠的樹啊.

楊凌正在胡思亂想,衣襟忽然被朱厚照扯了扯,楊凌一怔,剛剛抬起頭來,身前案上啪地一響,謝遷將戒尺在案上重重一敲,然後負著手走開,冷聲道:"楊侍讀以為我說的如何啊?"

"啊?甚妙,甚妙,振聾發聵,聞之如醍醐灌頂啊!",楊凌一個激靈,從性幻想中驚醒過來.

旁邊的難兄難弟朱厚照幸災樂禍地偷偷竊笑,同時雙手在桌面下靈活地結著大手印,看不出他學這個倒很是熟練,只見他金剛印,獅子印,智拳印,日輪印,寶瓶印,十指如蓮花般綻開,動作既熟又快,看得人眼花繚亂,口中也竊竊低語道:"我灌,我灌,我灌灌灌,寶瓶灌頂,二利能成金剛王廣大佛語灌頂,密三甚深灌頂,無二無別大樂灌頂......".

朱厚照正灌得不亦樂乎,謝遷忽道:"太子面露微笑,定是有所領悟了,就請太子解釋一下如何?"

"啊!啊?什麼?"朱厚照慢慢抬起頭,臉色立即刷成一副白癡狀,傻不愣瞪地看著謝遷.楊凌同情地望他一眼,心有戚戚蔫.

這孩子真的都快學傻了,說起來是夠可憐的,現代學生上課還有個體育,音樂,美術啥的消遣一下,可這小子天天淨上政治課與語文課了.

楊凌咳了一聲,手指在額頭抹了抹,朱厚照眼角瞥見了頓時會意,他苦著臉對謝遷道:"謝大學士,我的頭有點兒痛,唉喲,隱隱作痛,一想東西就疼".

楊凌在桌子底下向他豎了豎大指,朱厚照嘴角牽了牽,也在桌底向他回了個手勢.早已候在一旁的谷大用聞言蹭地一下蹦了出來,象挎著盒子炮的漢奸似的翹著腳尖左顧右盼,如臨大敵地尖聲道:"太子爺頭痛了麼?快!快來人呐,快去喚太醫,遲了要你腦袋!"

站在門口的小太監一溜煙兒去了,謝遷吹著胡子瞪著眼,半晌卻只能搖頭一歎.李東陽昨兒說太子一課之間跑了八回茅廁,今兒自已上課不見他要去廁所還暗自慶幸,想不到他屁股沒問題了,這腦袋又出毛病了,唉,太子如此玩劣,這可如何是好啊".

謝遷十分郁悶地離開太子宮,與他擦肩而過的是三個提著袍裾,一溜兒小跑的太醫,後邊跟著一串背箱挎包的小藥童.

謝大學士站在宮中思忖再三,太子是國之儲君,他如此好嬉戲,不求學,這可算不得小事,自已受陛下之托,教導太子,就當鞠躬盡瘁,肝腦塗地,如今太子這麼頑劣,就算得罪了太子,此事也該稟報陛下知道.

謝遷思忖已定,一轉身直奔乾清宮.

乾清宮禦書房內,弘治正大發雷霆,他恨恨地將一封軍情急報擲在案上,說道:"北元韃靼實在是太囂張了,小王子剛剛劫掠而歸,火篩又以三千之眾繞過懷來沿線邊軍,從山中小徑奇襲延慶,若非卓游擊飛馬馳援,他豈不是要登堂入室,直撲京師了麼?"

侍在一旁的中官太監苗逵細聲細氣地道:"皇上勿怒,火篩區區三千之眾入我大明,就如一條泥鰍入了大海,能撲騰起什麼風浪?我大明兵強馬壯,只是咱們國土廣闊,分兵把守,處處小心.

一個守,一個攻,戰和均操于敵手,咱們顧此失彼,這些蠻人卻毫無顧忌,才能乘隙而入罷了.老奴只須五千兵馬,必能禦火篩于國門之外,打得他落花流水,從此不敢輕啟戰端."

剛剛奉詔進宮的劉健聞言急忙道:"陛下,如今卓志奇,劉瑛已率軍將火篩趕了出去,蒙人游騎劫掠,來去如風,若貿然出兵,恐勞師動眾,損民傷財,卻難尋得敵蹤,請陛下三思."

弘治聽了不禁猶豫,苗逵聽說火篩只有三千人,有心要立下這份功勞,一聽劉健勸阻,急忙道:"陛下,火篩只率三千眾就敢侵我大明,燒殺搶掠如入無人之境,若不嚴加懲處,恐蒙人囂張日甚".

李東陽急忙道:"陛下,出師遠征豈比尋常,糧草兵馬都需籌備,一俟齊備了,火篩已在千里之外.況且臣聞火篩其人,赤面頎偉,驍勇善戰,勇武絕倫,縱然追上,未必便能奏功,再者火篩乃是北元滿都古勒可汗的東床佳婿,其孤軍深入,輕車簡從,可以只率三千之眾,一旦出關則必有大軍接應,若主動出兵,恐怕無五倍兵力于敵,難以奏效,".,

"這......",弘治心中一直對太祖,成祖的文治武功頗為神往,聽說蒙人如此囂張,極想出兵一戰.但他一向最是重視朝臣意見,何況是朝中重臣.如今劉健,李東陽兩位三位大學都表示反對,弘治不免心中躊躇,那股出兵的渴望不免冷了下來.

就在這時,小黃門進門稟報:"皇上,謝大學士求見".

弘治大喜,連忙道:"快,快宣他進來".謝遷快步走進書房,剛想告太子的禦狀,忽地發現劉健,李東陽都在書房,不覺怔了一怔,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下去了.

他與劉健,李東陽同為帝師,雖然彼此相交甚篤,但也不願當著他們的面向皇帝告狀,那樣豈不是表明自已無能,教不得學生?

上篇:卷二 閉著眼睛闖京城 第60章 鄭和海圖    下篇:卷二 閉著眼睛闖京城 第62章 三公一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