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二 閉著眼睛闖京城 第51章 五箭連珠   
  
卷二 閉著眼睛闖京城 第51章 五箭連珠


春意初現,雪融冰消,平原上綠草茵茵,遠處的山巒上卻仍是白皚皚地冰封未解.今天春風徐徐,天晴氣爽,湛藍的天空上飄蕩著團團白云.草原上叢生的新草,土地濕潤松軟得如同地毯.

畢都司和新上任的張縣令以及軍中,地方的一些官員騎著馬已繞過了雞鳴山,前方是一片草原,幾只鳥兒貼著草皮翩然飛過.張縣令是弘治十二年的進士,雖是個近約三旬的書生,但是駕馭這種軍中戰馬,騎術倒也稔熟.

畢都司與張縣令並轡而行,扭頭向他微笑道:"畢某一直以為學舍中的騎射之術只是虛應其事罷了,方才聽貴師爺說張大人使得動二百石的弓,百步之內箭無虛發,那可真是文武雙全了".

他說著目光卻不經意地瞄了馬憐兒一眼,馬憐兒騎在一匹棗紅馬上,穿了一身墨綠色的獵裝,墨綠色的薄綢披風,仍著白弓鞋,系白腰帶,肋下還佩了把象飾品似的小彎刀.斜挎弓,背箭壺,那一身頗有塞外異族風韻的颯爽勁裝使她更是明豔照人.

春風拂起墨綠的披風,騎裝將她玲瓏姣好的胴體曲線襯托得恰到好處,那不增不減恰到好處,充滿青春氣息的身體曲線在披風里若隱若現的十分迷人,畢都司想到再過兩日便可將這妖嬈的小美人兒摟在懷中,不禁欲心大起.

他心里實在懶得理會縣太爺,恨不得這草原上只有他和馬憐兒,兩個人以地為床,以天為被,胡天黑地一番才好.不過他畢竟是有身份的朝廷大員,漫說馬憐兒現在還不是他的妾室,就算已被他收進房中,這時他也當和同僚們在一起,若是只顧陪著自已的愛妾,可就太有失身份了.

張縣令聽了畢都司的"恭維",矜持地一笑,撫須自謙道:"大人過獎了,本縣在學舍時雖也習得弓馬,哪里比得大人和軍中諸位驍將,至于那三石的弓麼......本縣倒是拉得開,不過百發百中......呵呵呵,畢將軍想必不知道吧,我們閩地學舍中的箭靶,方圓足有一丈".

直徑一丈的巨靶?畢都司聽了先是一愣,然後哈哈大笑,旁邊眾官大多是北方人或軍中將領,也不禁面露微笑,有的連忙咳聲掩飾笑意,直徑一丈的巨靶,若說百步之內箭無虛發,實在也沒什麼好吹噓的,南方學舍中的箭靶如此巨大,他們還真的沒想到.

馬憐兒騎在馬上,臉上似笑非笑,神思恍惚的只顧想著自已的心事,馬昂小心窺視妹妹的表情,見她神色平靜,還當妹妹見了畢都司頂盔掛甲,前呼後擁的威風,已被他的英雄氣概打動了,一顆心這才放進肚里.

馬憐兒早上被哥哥誑出來,說是邀她踏青打獵,馬憐兒芳心有了歸屬,心中歡喜,也不想和唯一的親人鬧的太僵.況且她在塞外時幾乎每日騎射,自返回中原後倒是久不嘗此道,便也欣然答應了.不料待她騎了哥哥帶來的戰馬出得城來,卻見到一大群軍中,地方的官員,畢都司竟也赫然在內,這才明白哥哥的心思.

馬憐兒有心撥馬便走,但是當著諸多不知情的官員,這樣做未免太過失禮,恐怕她前腳剛走,便又要有諸多關于她的猜測和非議出現了,以前她還可以對別人的眼色不屑一顧,如今她已把自已看作楊家人,卻不敢象以前那樣無所顧忌了,只得隨著踏上了草原.

昨晚得到幼娘暗示的接受,自已將來嫁入楊家已是板上釘釘的事,馬憐兒心中又是踏實又是甜蜜,完全陶醉在自已的情緒當中,那雙清澈晶亮的水汪汪明眸,不時隨著她的思緒或微笑或羞赧,配合著她標致動人的五官,說不盡的動人.

畢都司看著她時那種熱烈的目光她也注意到了,她見畢都司自恃身份,不但不敢靠近來和她攀談,甚至連看她一眼都要藉故和別人說話時,才飛快地掃上一眼,好象生怕丟了他大將軍的架子,心中只為他的虛偽感到好笑.

楊大哥,唉!楊大哥!

馬憐兒想起楊凌,心中就甜甜的,楊大哥才不在乎別人想些什麼,又怎麼看他,那日兩人從山中回城,閔大人,江把總他們都在城頭,可是楊大哥進了城,卻只是把哭得淚人兒般的幼娘緊緊摟在懷里,哄著她,逗著她,旁若無人,他那雙眼睛看著幼娘時,就象看著他心中的瑰寶.

馬憐兒想到這里,不禁心中發熱,只要有一天,他也能用那樣呵護愛憐的眼神看著我,漫說等上三年,就是等上三十年,等上一輩子,我也願意.

想著想著,馬憐兒又不禁淺淺一笑.

側面一直盯著她看的江彬瞧了她菀若桃蕾初綻的動人一笑,眼睛都直了.那天馬憐兒從城外回來,衣裙肮髒,發絲凌亂,看在他眼中就已視為天人,如今她淡施粉妝,一身勁衣,美得令人屏息.我的天啊,要是把這麼個花不溜丟的大姑娘壓在身子底下.......

江彬咕咚咽了口口水,抬頭恨恨地看了畢春一眼,暗想:"***,我要也是個大將軍,說什麼也要討這麼個娘們,這輩子才不算白活啊".

畢春要討馬憐兒為妾的消息,他從畢都司軍中親兵口中也聽到一些風聞,今日畢春邀本地諸位官僚游春,唯獨帶了這麼一個女子,其實不止是他,在場的官僚們大多也猜出幾分了.

前邊草叢中忽地竄起一只肥狍子,沖向不遠處的山灣,關受英大聲喊了起來:"大人,快看那里,有只狍子!"

這些人人人身背軍弓,此時紛紛提弓在手,但是一眾官員卻無人動手,那些親兵們箭枝連發,只是堵截那只狍子的去路,將它驚嚇向他方,獵物?當然是留給將軍大人來射的.

那只可憐的傻狍子被親兵們准確的箭法嚇得東奔西竄,在場的武將之首畢都司和文官之首張縣令兩人手里提著弓,拿著箭,卻誰也不動手,還在那里你推我讓,互相謙遜,不外乎說些請大人先射一箭,中個頭彩,讓我等見識一番的官話.

馬憐兒見他們打個獵也這般虛偽客套,全無踏青狩獵的樂趣,不由暗哼一聲,鄙夷地偏過頭去.畢都司的貼身侍衛鄭大鵬縱馬馳到前方,向畢春和張縣令道:"諸位大人,今日馬小姐是我們之中唯一的女子,我看這頭一箭不妨請馬小姐出手,馬小姐一身戎裝,弓馬箭術也必然不凡呀".

號稱使得三石的硬弓,百步之內箭無虛發的鄭大人,面對著幾十步外那只肥狍子還真的有點兒打怵,生怕一箭飛出去真的中了頭彩:滿堂的倒彩,所以聽了鄭大鵬的話如遇大赦,連忙撫掌笑道:"甚好,甚好,巾幗不讓須眉嘛,就請馬小姐射這一箭,我等拭目以待可也".

畢都司正中下懷,一雙三角眼都變得溫柔起來,他總算有機會堂而皇之地看著馬憐兒說話又不怕別人取笑非議了.當下側身望著馬憐兒笑道:"馬小姐,就請你一展身手如何?"他這一說,眾人立時閃開一條道路,把馬憐兒讓在了中間.

其實這請馬憐兒先發一箭倒真的是因為鄭大鵬的一句無心之語,畢都司才臨時起意想討好她.可是馬憐兒不知內情,還道是畢都司與親兵串通,早已設下這個局,心中更是厭惡.

她雙眼一眯,彎如弦月,笑笑地道:"畢將軍身經百戰,殺氣迫人,張大人百步穿楊,箭無虛發.小女子背了張弓也不過是虛張聲勢,哪兒敢在兩位大人面前露丑?我還想見識一下兩位大人的神勇呢."

她嗓音柔柔的,甜甜的,其實也不過是故意讓嗓音脆了些,但是從這樣的美人兒口中說出來,別人就感覺嗲聲嗲氣,說不出的動人了.

馬昂一聽就知道糟了,自已妹妹的脾氣他最是了解,知道妹妹一用這種口氣說話,就是耐性快耗光了要發火的時候.他剛想沖上來打個圓場,不料旁邊江彬一聽馬憐兒這種銷魂蝕骨的聲調,骨頭一軟,差點兒一頭從馬上栽下去.

這時大家都聽著馬憐兒說話,他又離馬憐兒最近,頓時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江彬饒是臉皮夠厚,也有點訕訕的不好意思.好在他甚有急智,連忙笑道:"哎喲,張大人這一說巾幗不讓須眉,我倒是想起楊驛丞的夫人來了.

戰場上什麼時候允許女人來過?可是那日韃子攻城,楊夫人女扮男裝,協助我軍在城頭奮勇殺敵,可不正是個巾幗不讓須眉的花木蘭麼?楊夫人曾一箭射死在城下挑戰的韃子,我下城收拾尸體時,見那人箭從後頸入,咽下三寸出,透體而過,一箭致命,真是好箭法,哈哈,好箭法".

畢都司聽了呵呵一笑,道:"楊驛丞手無縛雞之力,想不到楊夫人倒是一身好武藝.馬小姐,你也不要推辭了,不如你也一展身手如何?"其實馬憐兒箭術如何,他倒不在乎,也就是哄她開心,逗個樂子,就是失手了,也權且一笑,女人嘛!

馬憐兒對韓幼娘可說是心存感激,已把她當成最親近的姐妹,但是人的心理最是微妙,潛意識里她又深怕幼娘比她更得到大家認可,她將來的地位已不可及得幼娘,若是幼娘再處處比她出色,她心里更沒有安全感.

所以一聽江彬提起幼娘箭術出色,馬憐兒頓起好勝之心,當下不再推辭,反手摘下弓箭,右手後探,竟從箭壺中摸出五枝箭來,眾人不由驚咦一聲,不知她要做什麼.有些不識武藝的文官更是暗暗竊笑,還當她根本不懂箭術.

馬憐兒一提馬缰,縱馬馳上幾步,棄缰提弓,右手倒提四枝箭矢的雕翎,只將一枝箭搭在弦上,長吸一口氣,如抱滿月,攸地拉開弓弦,一箭射了出去.

眾人還來不及轉頭去看那箭中是沒中,馬憐兒如同變戲法一般,右手一撚,又是一枝箭搭在弦上,手法快捷無比,只聽弓弦"繃繃"連響,五枝箭如同流星趕月一般,一箭銜一箭嗖嗖地射了出去,箭箭連環,一氣呵成,令人目不瑕接.

五箭射出,馬憐兒反手將弓又斜挎回肩上,一撥馬頭轉了回來,笑盈盈地道:"小女子失手了".

眾人正目瞪口呆,聽了這話抬頭看去,只見五枝箭箭尾沖向這一方,成五角形將那嚇得瑟瑟發抖的狍子圍在中間,五箭間距幾乎完全一樣,如同丈量了一般.

過了半晌,畢都司手下一名將領才驚呼一聲:"連珠箭法!傳說韃子的哲別神箭手最快也只能一手九箭,馬小姐竟然發得出五箭連珠,好厲害!好厲害!"

眾人聽了不管懂的不懂的都連聲贊美,畢都司又驚又喜,更是不吝溢美之辭.馬憐兒烏溜溜的大眼睛示威似的向江彬一瞟,面上帶著幾許得意.

就在這時,遠處有一騎疾奔而來,眾人都轉首望去,只見那人越來越近,奔得近了才看清那人身上穿著驛站的號衣,騎了一匹驛馬,奔到面前拉住缰繩,滿面焦急地人群在巡視.

馬憐兒一見,認得是幼娘的大哥韓威,忙馳上兩步,問道:"韓大哥,你怎麼來了?"

韓威滿面大汗,也不知是急的還是累的,他舉起袖子一邊拭著臉上的汗水,一邊說道:"馬小姐,我找你找的好苦,京中忽然來了一位公公,奉了皇帝的聖旨,宣楊凌即刻進京.妹子和妹夫讓我告訴你一聲,可我不知你們在何處打獵,這一通跑呀,左右附近我都跑......".

他還沒說完,馬憐兒一聲驚呼,雙腿一挾馬腹,縱馬如飛,頭也不回地直奔雞鳴而去.眾官員面面相覷,那些縣衙的官兒們更是竊竊私語,神色詭異.馬憐兒一聽楊凌走了,火燒屁股一般連句禮節性的話都沒留下,她和楊凌一不沾親,二不帶故,要說兩人沒有私情,誰信哪?

畢都司臉色鐵青,一雙三角眼棱光四射,身子微微發抖.馬昂縱馬到了他身邊,怯怯地道:"畢......畢大人......".

畢都司冷笑一聲,一扭身張弓搭箭,弓弦悲鳴,利箭嗖地一聲將困在五枝箭圍中不敢動彈的狍子射穿在地.

上篇:卷二 閉著眼睛闖京城 第50章 一團和氣    下篇:卷二 閉著眼睛闖京城 第52章 懵懂進京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