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7章 生死一線   
  
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7章 生死一線


"嗚~~!",弓弦嘈切,利箭離弦發出麻人的一聲低吟,百余點寒星直射前方,這時已看不清具體哪個士兵的表現,只看到如同決堤的洪水般的明軍整體停滯了一下,前面便齊刷刷倒下一片,但這已是韃子能射出的最後一撥箭.

明軍被一股求生的極大力量推動著,沒有人擂動戰鼓,也沒有人發令沖鋒,所以的人已無法停下腳步,人群略一停滯,便在後方人流的推動下義無反顧地向前沖去,一波波前仆後繼,如同海浪一般迅速吞沒前浪,向前拍擊著.

堵在谷口的韃子就象巨浪中屹立的一塊礁石,凶悍的以利刃切割著人體,沖擊的巨浪掀起了浪花,但這浪花卻是鮮紅的.

山坡上,韃子弓箭手已無法進行壓制,因為敵我雙方已擁擠成一團,卡在谷口做著殊死的搏斗,他們只有拋下弓箭,拿起刀槍從山坡掩體內沖殺下來,從兩翼與明軍撕咬成一團.

隨即,只能擁擠在後邊被動挨打的士兵在部分將佐的帶領下開始反沖掩體,沖上山坡殺向後沿縱深.一個缺口的打開,就象多迷諾骨牌翻倒,整條完美的包圍圈失去了作用,韃子紛紛沖殺下來.

葫蘆谷兩個半圓形平地上也同時展開了肉搏,而兩個狹窄的谷道上則人挨人,人擠人,人人都想甩開步子飛快地趕向谷口,但又幾乎是腳不沾地的被人流裹攜著緩慢而洶湧地前進.

血腥的味道在冰冷的空氣中蔓延,大雪仍在飛揚,令人牙酸的金屬摩擦聲,和令人心顫的金屬入肉聲交替著響起,血與肉在飛雪中構畫出淒豔的圖畫.

後邊人頭攢頭,前方能夠交戰的士卒卻不過百余人,雙方一有死傷者,立即便有生力軍源源不斷地撲充上去,兩軍膠著的地方開始漸漸被死尸和鮮血堆砌出一條分界線.

地上尸體群中不斷有摟抱成一團滾打著的士兵,繼續撲上來的人根本沒有時間去分辨敵我,也沒有時間去幫助他們,踏著他們的身體和鮮血,新的對手已經惡狠狠地撲了上來.

蔚為壯觀的萬人群毆開始了,這是一場真正的大混戰,兵不見將,將不見兵,每個人手中都握緊了兵器,尋找的只是一雙仇視的眼睛,然後大吼一聲猛撲上去.

前後左右都是刀槍劍戟,不時還有冷箭橫飛,這時候人命是絕對平等的,一個統率千軍的將領也可能被一個最卑微的小兵一刀捅死.什麼武功技藝都用不上了,根本連閃躲騰挪的空間都沒有,就是砍砍砍,殺殺殺!山谷中象***了的水,***了的血紅色的水,而唯一的渲泄口就在楊凌他們所在的谷口.

迄林達達的部下都是殺人不眨眼的悍將,但是"洪水"急于喧泄的力量太龐大了,他們的生命也在被對方收割著,谷口的打開已是時間問題.

保護葉禦使和劉公公的盾牌手一手持圓盾,一手持短刀,盡忠職守地簇擁著他們象谷口移動.但人流太擁擠了,葉禦使只是一個踉蹌摔倒在地,立刻就有無數雙腳踏上去,有韃子的,也有在他眼中卑微無比的士卒的.

沒人有時間去看看腳下踐踏的那團肉是屬于一個卑賤的士卒,還是屬于一個高貴的大人,掠奪生命的刀槍就在他們眼前飛舞,他們只剩下一個本能,為了求生揮動武器的本能.

兩個試圖把他拖起來的盾牌手只是一哈腰,就被不可抗拒的人潮輾倒,無數雙腳繼續踩了上去,這使其他幾名士兵硬起心腸再也不去看上一眼,整個人流無論敵我,完全被一股龐大的力量裹脅著不由自主地向谷口移去.

楊凌傻了,在這樣的亂軍之中個人再神勇都無濟于事,何況他的體力連一個小兵都不如,他本能的反應就是哪里人少,就往哪里逃.刀光劍影,呐喊厮殺聲中,他唯一能記得的責任,就是拉緊了馬憐兒的手,她是跟著自已來的,自已做不到一個人逃走.

所有的人都在想著沖出谷去,沖出谷就是生路.但楊凌卻知道在這亂軍中他根本沒有能力逃到谷口,就算不被韃子殺死,他單薄的身子也會被自已人擁擠倒地,成為一團被踩爛的肉泥.

楊凌拉著六神無主的馬憐兒漸漸脫離了這道洪流,奔上了山坡,隨著明軍的反撲,厮殺范圍的擴大,他們只有逃向更高處.

韃子注意到了山坡上站著的兩個人,立即就有人提著刀沖了過來,完全是本能地反應,消滅一切敵對生命的反應.

看到了不同的服飾和打扮,他們本能的反應就是屠殺.現在雙方的人都已成了最嗜血,最瘋狂的生物,那一雙雙血紅的眼睛已沒有絲毫理智,它只是本能地尋找著生命,然後毀滅它.

楊凌暗暗叫苦,他現在也只剩下了一種本能,那就是逃命.谷中的人流就象一條奔騰的河,互相輾軋著,沖擊著,那氣勢只要投進去,立刻就會被拍成碎片,所以他只能向更高處逃.

在幾個野獸般嗬嗬怪叫著的韃子追趕下,兩個人用盡全部力量向山頂逃.最初是楊凌拖著驚慌失措的馬憐兒逃,距山頂還有二十多丈時疲憊不堪的楊凌開始被馬憐兒拉扯著向上跑.

這副軀體真的太缺少鍛煉了,楊凌感覺心跳如奔馬,兩耳轟鳴,大腿的肌肉突突亂跳,那種窒息的痛苦讓他幾乎要放棄逃命,甯可被韃子一刀斷頭.

但是馬憐兒顯然不這麼想,雖然她的喉嚨也發出了與仙女般外表不相襯的喘聲,但是已經從絞肉場般的大屠殺震撼中清醒過來的她,開始用盡全力扯著楊凌逃命.

如果現在有人坐在另一空間看著他們,一定以為自已是在看著電影慢動作,大雪飄舞著,前邊一男一女兩個人慢吞吞地挪動著步子,後邊幾個凶神惡煞舉著刀的人明明跑動幾步就可以追上,可是偏偏也邁著同樣慢吞吞的步子,瞪著一雙噬人的眼睛鍥而不舍地追逐著.

兩個人終于跑上了山頂,一看到眼前的情形馬憐兒不由倒抽一口冷氣,最後一絲逃生的希望破滅了.山脊窄窄的,山的另一面是近七十度的陡坡,根本無路可逃.她絕望地放開楊凌的手,回頭望了一眼窮追不舍的韃子,攸然探手入懷,摸出了馳馬出城前收進懷中的金簪,抵在自已的咽喉上.

楊凌氣喘如牛地指著她,他已喘得連一句話也問不出來了.馬憐兒酥胸急劇起伏地看著他,晶亮的眼神十分複雜,她眸光一轉,看到幾個韃子獰笑著已要爬到山頂,不禁淒然一笑,回過頭來又深深地望了楊凌一眼,然後雙眼一閉,攥緊簪子向自已的咽喉猛地刺了下去.

楊凌渾身的肌肉都因用力過度而在哆嗦,他已累得一動也不想動了,但是看到馬憐兒的舉動,他還是拚盡全力猛撲上去舉掌一揮,"啪"地一下打歪了馬憐兒的手臂,五指刮過了馬憐兒的臉頰.

馬憐兒被簪尖在咽喉上劃破一道血痕,金簪脫手飛出,俏臉上五道指印宛然.她怔立在那兒,驚愕地望著楊凌.楊凌知道她是怕被韃子糟蹋才欲自盡,這時既無力也沒有時間解釋了.他踉踉蹌蹌地撲到陡坡前,前方雖然沒有路,但是要想逃命,似乎這已是唯一的路.

回過頭赤手空拳同那幾個彪悍的蒙古戰士搏斗?不用想他也知道刀光過處,自已的大好頭顱就要立刻和身體分家.他打量著這近乎筆直,令人目眩的山坡,一邊緊張地盤算著活命的可能,一邊向馬憐兒招著手,嘶聲道:"過......咳咳......過來!"

追擊的韃子中已有兩個攀上了山脊,他們方才在山谷中砍殺了半天,已大耗體力,現在一路追上山來也累得氣喘如牛,看見山頂的情形,知道面前這兩人已無路可逃,兩個韃子放下心來,他們以刀拄地呼呼地喘著粗氣,現在他們也需要恢複舉刀砍人的力氣.

兩雙凶狠的眼神打量著面前這一男一女,慢慢地,兩個韃子眼中的酷厲之色漸去,開始換上一種淫邪的眼神,那兩雙淫邪的眼睛象刀子一樣"扒"著馬憐兒的衣裳,失去的力氣因為雄性的本能開始飛快地恢複過來.

馬憐兒的父親在塞外承擔錦衣衛情報搜集工作時,公開身份是一個皮貨商,經常與韃靼各部落打交道.馬憐兒從小就聽說過韃靼部落間為了占有水草豐美的草原,各部落間的不斷為生存暴發的戰爭.聽說過被征服者的妻子女兒淪為女奴慘遭種種凌辱的事跡.女人落在這些野蠻人手中,身價還不如一頭牲口,下場實比墮入地獄還要慘.

馬憐兒看見那兩個身子橫著豎著幾乎一般粗,長得如同野人一般的韃靼漢子眼中冒出了熊熊欲火,不由得機靈靈打了個冷戰,渾身寒澈入骨,她唯一的選擇便是朝楊凌奔去,心中只想:"罷了,不能留個全尸,便一齊跳下山去給野獸裹腹吧,怎麼也勝過被人作踐至死".

上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6章 奪路而逃    下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8章 長夜漫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