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5章 伏兵四起   
  
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5章 伏兵四起


楊凌聽到喚聲回頭一看,只見韓幼娘和馬憐兒各撐一把傘,徑直跨越庭院步履輕盈地向他走來.馬伶兒還是一襲白裘,俏麗得如同畫中人般不可方物.

韓幼娘身材比馬憐兒要矮些,穿著藍色百格裙,淺粉色比甲,雖無馬憐兒那般一望驚豔,但是清秀的臉蛋兒,溫柔的笑意,象個鄰家小妹般俏麗親和.

她挎著一個藍布蓋著的籃子,傘偏向籃子一方,另一側身子落滿了雪花.楊凌忙走下緩步階,先向馬憐兒頷首示意,然後迎上去接過幼娘手中的籃子,拉著她走向廊下,一邊替她拂去額頭,肩上的雪花,一邊問道:"這麼大雪,一大早兒的來做什麼?"

韓幼娘收了傘,呵著凍得微紅的手指,小鼻子皺如春水漣漪般甜甜地笑道:"給相公送飯菜呀,我還煮了兩個雞蛋呢,相公操勞公事,可不能餓肚子".

楊凌嗔道:"你呀,我在驛署還怕餓著不成?"他拉著幼娘,回頭對馬憐兒說:"馬小姐,快進屋吧,廊下有風,小心著了風寒".

馬昂從軍,從民藉變成軍藉,是要到縣衙登記的,馬憐兒見今日雪大,本想改日再去.但是見幼娘要出門,便跟著出來先拐到了驛署.

這時見人家小夫妻儂情蜜意的模樣,馬憐兒心中略有失落,她除下連衣的帽子,將一頭比黑緞子還要柔亮的秀發向後挽了挽,頓了頓靴上的積雪,默默地隨進了屋子.

楊凌匆匆吃罷飯,剛剛放下筷子,那個門房就一瘸一拐地走了進來,見新任驛丞的夫人和上任驛丞的女兒都在,他也不敢多留,忙拿出昨日收到的那封信遞過去,陪笑道:"大人,這是昨晚送來的書信,來人指定要交給大人".

楊凌不知何人會寫信給他,拿過信來刷地撕開封口,這才注意到背面火漆封印旁有個怪魚圖案.楊凌心中不由一震,錦衣衛的密函?昨天看過那些是已經拆開的,倒不怕什麼.但自已可不是錦衣衛的人,如今胡亂拆看錦衣衛的密信,可別惹出什麼禍事來才好.

信既已拆開,這時也顧不上考慮那些了,他抽出信紙,只希望里邊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那麼縱然被人知道想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了.

楊凌細細看了一遍信中內容,頓時放下心來,信中並無什麼機密要事,說起來反而是一件可以公開的大喜事,他匆匆將信收好,興奮地道:"原來閔大人前夜斬殺的敵酋是韃靼王子,這回閔大人可是立下大功了!"

他興奮地一擊掌,說道:"我現在就去告知大人,幼娘,你和馬小姐先在這兒待會,等雪小了再回家".

韓幼娘乖巧地點點頭,楊凌興匆匆地往外走,馬憐兒想起一事,忽然道:"楊兄,我和你一起去,家兄昨日走得匆忙,我去替他更改民籍".

楊凌自無不允,當下招呼驛署馬號又牽來一匹馬,二人直奔縣衙.閔縣令正趴在炕上讓郎中換藥,聽了楊凌帶來的消息,先是嘴巴張大足以塞進一個雞蛋,呆了半晌,他又要過書信反複看了兩遍,然後象只下蛋的老母雞似的咕咕咕地笑起來.

他本來是怕笑的聲音大了震裂傷口所以才這樣笑,卻不料這樣隱忍的低笑,身子顫得更是厲害.

楊凌見他笑得痛苦,自已也覺好笑,敢情莽撞也有莽撞的好處,誰曉得這莽夫順手一刀,就摘下了這天大的功勞?

閔大人笑著笑著,那絲笑容忽然在他臉上凝結住了,他想了一想變色道:"不好,伯顏猛可的長子是個殘廢,聽說他一向甚為看重這個二王子旭烈孛齊,如今他兒子被我殺了,韃靼大軍卻輕易退卻,實在可疑.

方才軍中通報,今日凌晨我軍已開拔尋找敵蹤,如果伯顏猛可親率大軍來給兒子複仇那可大大不妙,這個消息需馬上告知何參將才行,楊師爺,你快追上何參將,把這個消息告訴他".

楊凌聽了也知事情緊急,連忙答應一聲,匆匆跑了出來.馬憐兒銷了民籍,正在前廳門房中等他,見他臉帶急容匆忙上馬,連忙也牽了馬跟上,問道:"楊兄,何事這般慌張?"

楊凌高聲道:"今晨大軍開拔追擊韃子去了,前日閔縣令斬殺的既然是韃靼王子,恐韃子未必是真的退卻,若是他們心存報複,恐怕是以退為進,暗中設伏,我去追趕何參將,把這個消息告訴他"說著楊凌撥轉馬頭直奔南城.

馬憐兒翻身上馬,原地兜了兩圈兒,想到自已哥哥也在軍中,若真有韃子埋伏,亂軍之中豈不可虞?她終是放心不下,馬鞭一抽,也向南城疾馳而去.

城外大營此時只剩下一些老弱殘兵守營,楊凌問明大軍出發已一個時辰,心急如焚,立即沿著被大軍車馬踩踏得泥濘不堪的道路急追.只是城外的道路比不得城內四平八坦的馬路,楊凌初學騎馬,緊張地提著馬缰呼哧帶喘,倒比胯下馬還累.

他奔出一里多地,聽見身後馬蹄聲響,扭頭看見馬憐兒也疾奔而來.她不知何時已將裘衣脫去,露出一身碧綠色的裙襖,上身套了件狐皮背心,身段兒說不出的動人,縱馬馳騁的動作更是無比優美.

馬到跟前,楊凌急道:"憐兒小姐,你怎麼來了?也好,你馬術好,快些趕去讓大軍停止前進,以防不測".

馬憐兒黛眉微蹙,說道:"軍隊行止,豈會聽我一個婦人說三道四?那封密信帶來了麼?"

楊凌一拍腦門道:"糟糕,我忘在閔大人那里了".

馬憐兒聽了冷哼一聲,忽地伸手一按馬背,腰杆兒一挺,竟然騰身站到了馬背上.馬仍在飛奔不已,這份騎術實是了得,馬憐兒對楊凌道:"松開馬缰,我來騎馬".

楊凌茫茫然丟開馬缰,卻不知她要如何控制,只見兩馬並轡,馬憐兒縱身一躍,已輕輕巧巧地落在楊凌身前,靴底向後一磕命令道:"馬蹬給我".

楊凌雙腳抽離馬蹬,只覺身子不穩,忙不迭地一把摟住了馬憐兒的纖腰.馬憐兒突然被男子摟住了腰肢,雖然早有准備,還是脊背一僵,腹部繃緊了起來.

她長長吸了口氣,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撿起缰繩道:"抱緊了,我帶你這位驛丞大人去見何參將!"

馬憐兒在塞外長大,一身馬術十分了得,這兩個人身子又都很輕巧,加起來還沒有一個重裝甲士沉重,二人一馬雙跨,不但沒有影響馬速,在她高超的控馬技巧下跑得反而更快更平穩.

這時何參將的大軍已進入臥虎山.昨夜派出的探子今晨帶回情報:韃子已將二里半,五里鋪的車馬牛羊席卷一空,派人運回塞外去了.但敵軍仍未退走,雞鳴驛受挫後,他們退守榆木屯,分出小股部隊正在附近村鎮劫掠.

何參將得到准確情報喜不自禁,反正前方到雞鳴驛只有這一條路,不虞被人抄了後路,所以他盡起五路大軍冒雪疾行,想給韃子來個奇襲.

用葉禦使的話來說,大雪漫漫,韃子更不會料到我軍突至,昔年李愬雪夜入蔡州,立下不世功勳,這次突出奇兵,盡殲敵軍,亦可青史留名,直追古人了.

大軍離城六里,進入葫蘆谷,這山谷兩側是綿延不斷的高山,中間是一條葫蘆形的山谷,何參將雖然立功心切,到底不是新兵雛將,還沒被功利沖昏了頭腦,當下命令大軍暫停前進,探出探馬先去前方探查.

葉禦使見何參將停軍不行,便跟了上來,馬鞭遙遙一指前方山谷道:"大人,前方峽谷兩側山勢不急,兩側距山頂延伸數百丈,山上無遮無掩,根本藏不得兵,如果韃子把埋伏設在山峰上,距離如此之遠,弓箭刀槍對我大軍毫無威脅,有這數百丈的緩坡,滾木擂石也難以發揮作用,勿需擔心".

劉公公從車轎中探出身來四下打量著道:"嗯,咱家雖然不知兵事,但是看這山上光禿禿的沒遮沒掩,的確藏不住人,兩側群山環抱,韃子想前後包抄也是絕不可能,何況韃子人馬比我們還少,以少圍多如何辦得到?我們盡可放心前行呀".

何參將微笑道:"呵呵,兩位監軍說的是,本將只是擔心這山谷狹窄,我軍只能排成一字長蛇,前後不得呼應,若是韃子在前方設伏,後續兵馬無法馳援,不能發揮兵員優勢,勢必造成較大傷亡,且待探馬探明敵情再行不遲".

過了小半個時辰,四名探馬紛紛回報,前方不見敵軍,山谷中積雪也未見車馬踐踏.要知道現在雖然雪勢甚大,但是如果有大隊人馬行動,也不可能掩藏所有的足跡,何參將聽了放下心來,立即傳下將令,要前後備軍加快速度,迅速穿越山谷,直插榆木屯.

五千大軍聽了號令繼續開拔,隊伍浩浩蕩蕩,如同雪嶺中一條長龍.賀士傑賀都司率本隊先鋒,堪堪穿越葫蘆谷的中後段,馬上就要走出山谷了,忽地前方谷口"咚咚咚"戰鼓雷鳴,樹起旆旗無數,與此同時兩側山坡上一陣梆子響,刹那間白皚皚的山坡上憑空冒出無數人影,四下亂箭齊飛,雕翎滿天,竟比飛雪還要密急.

上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4章 風雨欲來    下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6章 奪路而逃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