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3章 馬昂從軍   
  
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3章 馬昂從軍


大清早的,楊凌騎著馬,四平八穩地趕往驛丞署.說者無心,聽者有意,他昨兒提了句馬鞍子太硬,幼娘連夜給他做了一條厚褥子,搭在馬鞍上輕飄飄,軟乎乎的,他直擔心把自自給晃悠下來.

誇官游街一般地晃到驛丞署門口,忽地由遠而近馬蹄聲急,十余匹快馬疾馳而至,楊陵抬頭一看,一眾衣甲鮮明的衛士簇擁著一位頂盔掛甲的將軍,正是那位畢春畢都司.

畢都司滿面春風,與昨日盛氣凌人的氣勢大大不同,他倒握馬鞭,把手一拱,赫赫笑道:"楊老弟,多承關照,本將特來道謝呀".

昨晚關受英押運糧草回去,把楊凌的話原封不動地對他學說了一遍,重複之時關受英仍是一臉的驕傲,這個一根腸子通到底的親兵隊長對楊凌的話大為受用.

畢春久經官場,倒不會因為幾句聲情並茂的話即將楊凌引為平生知已,不過還是感覺十分快意,對楊凌憑添幾分好感.清晨至城中蹓馬,想起這位驛丞,他一時興起,干脆直接拐到驛署來表示謝意.

楊凌忙上前客套一番,畢春聽說他要去拜祭一位長者,倒不便馬上走人了,于是也進去憑吊一番,以免失了禮儀.

一行人進了院子,見院中停著閔縣令那頂綠昵小轎,原來眾位同僚一早到了縣府,先去看望大人,閔知縣中的一箭創口不深,全因箭上有毒才暈迷這麼久,這一醒來身子就無大礙了,聽說馬驛丞已死,想起昨晚只有楊凌陪他,頗有兔死狐悲之感,當下不顧勸阻,也乘轎趕來吊唁.

馬昂兄妹想不到楊凌能找來這麼多有身份的人吊唁,別看閔知縣平時和馬驛丞稱兄道弟的,一來那是有銀子供著,二來馬驛丞好歹有個錦衣衛的牌子在身上,要不然差著好幾級呢,人家能來那是天大的面子.

至于楊凌陪著進來的這位將軍......你想想一個縣郵政局長過世,副省級領導來參加葬禮,家人是什麼感覺就知道了.

這些人兩兄妹有些原本一面都沒見過,自然都是沖著楊凌的面子來的.一想到這里,馬昂對楊凌真是感激涕零,只是馬憐兒看向他的目光感激中多了幾分幽怨,令楊凌莫名其妙.

畢春原來只是進來走個過場,可是一見到馬憐兒,一時又舍不得走了.他沒想到在這小地方居然能看到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絕妙美人兒,娉娉婷婷十五六歲年紀,渾身縞素,一副弱不勝衣的模樣.

吹彈得破的容顏如同花瓣初綻,凝霜帶露的,真是說不出的嬌俏,自已三房妾侍也都算得上江南佳麗,竟然沒有一個及得上她六分美貌.

直到兩兄妹到他這位品秩最高的官長面前拜謝,畢都司才收回戀戀不舍的目光,正襟危坐受了他們一禮,然後虛抬右手說道:"二位請起,令尊為國捐軀,畢某也是無比尊重,前來拜祭一番也是應該的".

兩兄妹拜了一拜卻不起身,馬昂道:"將軍大人,馬昂想加入官兵,殺韃子,保大明,為父報仇,請大人成全".

"這......"畢春不由遲疑了一下,他要是兵屬營,隨便收幾個人那倒容易,但他的軍隊是衛所制,手下的兵都是軍戶,父傳子,子傳孫,代代相傳的,雖然私下也有冒名頂替當兵的,可是當著這麼多人公然收下,可就不便了.

馬憐兒抬頭道:"將軍大人,我兄長學得一身武藝,做個馬前卒尚還使得,求大人能給他機會為父盡孝,為國盡忠".

見這美人兒軟語相求,畢春身子骨酥了半邊,一雙三角眼都眯了起來,頭腦一熱道:"好吧,快快起來,你既懂武藝,又通文墨,先到我身邊做個親兵,任什長之職,將來立了軍功,再升你的官".

馬昂喜孜孜地磕了個頭,站起身來.什長雖小,畢竟也算一位軍官,馬昂一向自視甚高,自信憑自已的武藝在軍中不但可以替父報仇,而且可以謀個官職.

自家兄長有了出路,馬憐兒也替他高興,只是想到兄長從軍,剩下自已一人,不免暗自神傷.

戰事未明,畢春不敢久留,稍坐片刻便告辭返回軍營,囑咐馬昂辦完喪事再去軍營報道.閔大人箭傷未愈,不克久坐,縣衙一眾官員都各有事務要忙,因此也先後告辭離去.

按理說,馬家兄妹應該守靈七天,然後讓老父入土為安,不過那時講究落葉歸根,如果死在外鄉,一般都停棺在寺院等地,待有機會再運回老家安葬,有些家境貧寒,禁不起長途運送開銷的,棺槨甚至一停就是十多年.

兩兄妹一番商議,決定將棺槨寄放在雞鳴驛的普渡寺,待日後再運回家鄉.如今馬昂報仇心切,急于從軍,雖不按制守靈,這也算是盡孝了,自然不會有人指責.

但這一來馬憐兒要如何安排,可就成了難題.楊凌見馬昂望向自已,便道:"馬兄不必擔心,小姐還住在這里便是!"

馬憐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板著臉道:"我兄妹現在和驛署可是再無瓜葛,住在這里豈不是名不正言不順".女人最愛記仇,尤其是被人寵慣了的美女,楊凌只當她還記恨那個小吏,便道:"這有什麼?一會兒我幫你去安排便是".

馬憐兒翹著鼻子道:"我和你一不沾親,二不帶故,到時指不定有些什麼流言蜚語呢".

馬昂瞪眼道:"誰敢?再說......不沾親是有的,怎麼不帶故了,我和楊老弟也算得上好朋友了,幫我招顧一下妹子有什麼關系?"

馬憐兒跺了跺腳,扭過頭去不理這個呆子.楊凌暗暗盤算了一下,倒覺得馬憐兒說的有理,因為只是代理驛丞,他連家眷都沒有搬進驛丞署來,如果容納一個年輕的姑娘住在這兒,還真沒准會招來些閑言碎語.

閔縣令方才臨走時還說已著人去通知他內弟了,不如讓她先去得幼娘同住幾天,自已搬到驛署來住,等正式任命頒下來,那時自已那間小屋讓給她住便是,心里盤算著,他對馬昂道:"小姐說的也有道理,住在這里是有不便,我看請小姐先住到我家去......".

他說到這兒,一看馬昂嘴巴張的象河馬打哈欠,馬憐兒的一雙柳眉也豎了起來,忙補充道:"呃......先與拙荊作個伴兒,我搬來驛署住就是了.等韃子退了,小姐再決定行止不遲".

馬昂喜不自禁,這樣安排還有什麼不放心的.馬憐兒瞥了楊凌一眼,想了想也沒有再做聲,這事兒就這麼定了下來.

當天,韃子只派出小股部隊與明軍做試探性接觸,雙方都在試探對方實力,誰也沒有投入主力作戰.

近晚時分,楊凌帶人幫馬昂兄妹將馬驛丞的棺槨移寄普渡寺,一切安排妥當,馬昂便去畢都司軍中報道了.楊凌將馬憐兒帶回了家,幼娘是個熱心女子,又對這位落難的大小姐同情得緊,聽說只是來借住幾天,自然沒口子地答應了.

馬憐兒對楊凌冷若冰霜,見了韓幼娘倒還親熱,這讓楊凌大大松了口氣.這一整天馬憐兒對他連笑都冷冷的,假假的,楊凌也不知道自已哪兒得罪她了,還真怕這位馬千金到了家里對幼娘也耍小姐脾氣,他受得了氣,可是卻不能忍受任何人給幼娘氣受.

幼娘書讀的少,但是性情溫柔,為人乖巧,知道什麼當說,什麼不當說.馬憐兒從小在塞外長大,最受不得中原飽讀詩書的女子們拿腔作調的模樣,與她倒是甚談得來,不一會兒兩人就十分熟絡了.

驛丞署,一個人影悄悄地閃進了門房,向門房問道:"驛丞大人在不在?"

現在這個門房原來是個驛卒,因為在城上時腿受了傷,行動不便,而驛署現在又缺人手,就讓他和原來的門房暫時調換了職務,他還以為來人問的是代理驛丞楊凌,坐在炕頭問道:"大人剛剛出去,你有什麼事?"

他邊說邊打量一番,只見來人一身普通百姓的衣服,狗皮防風帽的帽沿兒緊緊壓在眉上,滿面風霜之色.

那人聽了從懷里摸出一封用火漆密密封固的書信,遞給他道:"我從關外來,還要連夜趕回去,麻煩把這包東西轉交驛丞大人,告辭了!"

門房點了點頭接過油紙包,那人推開房門,又閃進了茫茫夜色當中.門房看了看書信,見火漆封印處畫了一尾怪魚,他也沒有在意,打了個哈欠,將信摞在了床頭.

上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2章 暗表情衷    下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4章 風雨欲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